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一

六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也觉十分奇怪,瑶儿和阿果说了这许久,却是不见芳姐出言调和,直到这时,方才开了口,也不知她又有怎样想法!她这话讲出,阿果倒也听话,不再多言。至于瑶儿嘛,当然也不会如何,只是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大舒服!

芳姐笑道,

“你们俩呀,先吃点茶消消气!”

芳姐把茶端了起来,分别递到瑶儿和阿果手上,二女略有迟疑,不过还是把那茶给吃了下去!二女虽然嘴上厉害,其实心里都清楚的很,阿果定然不是小乙的相好,而阿果如此说来,也只是想要好气气瑶儿罢了!所以啊,吵归吵,停下来其实也很容易!

芳姐看她二人也不再接着说了,这才又道,

“阿果,去后厨拿些吃的喝的过来嘛,难得见你的朋友,总得好好招待一下才行嘛!”

阿果吧唧一下嘴,回道,

“这,这,好吧,好吧!”

阿果把那茶碗放下,转身去了!小乙长出一口气,默默喝起了茶来!

芳姐待阿果走后,方才对瑶儿讲道,

“阿果这孩子啊,倔得很,你也别放在心上!”

瑶儿回她,

“我才懒得跟她置气呢!”

芳姐笑道,

“这样最好,这样最好!”

小乙问她,

“芳姐,这阿果怎么会来到秀坊呢?!”

芳姐没有直接回话,却是先行问来,

“小乙,你真的认得阿果么?!”

小乙点点头,回道,

“认得,她本是在大理国中,一处极美的湖边住着,与外界少有来往!几年前,正巧遇到了我们,便一路跟着!到了建昌府地界,便与我们分开,这后来又去了何处,可就不得而知了!今日遇着她,我也好生惊奇,她竟是跑得这么远了!”

芳姐微微点下头来,又道,

“哦,原来如此!这阿果一年多前来到扬州城,没人知道她从何处来,又要往何处去!后来重伤一回,坊主将她救下,带回了秀坊之中。问她什么,她都是摇头,极少与人讲话!脾气不小,坊中姊妹也没几个与她讲过话,不过,倒是听我的,所以大都跟着我一齐了!哎,我知她心中有事,可是无论怎样都不开口,我心头着急,尝试了各种办法,仍是没有一点儿用处!后来,我四处打听她的来处,想要寻到个熟人,或许能够让她吐露心声!今日听着她与瑶儿吵闹,其实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二人听了这话,方才明白了一些,瑶儿自然也不会再与她计较了。瑶儿忙着问道,

“芳姐,你刚说她受了重伤,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呢?”

芳姐回道,

“这个不知,哎,这苦命的孩子,血流了好多好多,差点儿就救不回来了!不过,她的身子啊,还算结实,恢复得也比常人快些,总算还是保住了命!后来坊主让我照看她,也教她一些武艺,可她心不在此,连些皮毛都未学得进去!既然这样嘛,那我也不勉强,就让她跟着我,在这清静地方待着吧!”

瑶儿又问,

“那她这样的人儿,又岂得久待得住呢?!”

芳姐回道,

“她倒还算听话,我有闲暇之时,也会带着她去外边转转,她偶尔与人斗几句嘴,也只是一吐口舌之快而已!可是,我始终觉得她心中藏着许多事,也很想帮她解开心结!”

瑶儿点头回应,

“哦,所以,芳姐是想要让我们帮帮她喽!”

芳姐笑着回她,

“是啊,小乙是这一年多来,第一个认出她的人,有小乙在的话,或许真能有些用处!”

小乙回想当年情形,其实并不十分清晰,不过,有些东西,可能也只有他知晓的了!小乙想了想,回道,

“芳姐,能不能让我与她单独谈谈?!”

芳姐笑笑,回道,

“这个嘛,我倒是无所谓的,只是看瑶儿同不同意了!”

芳姐打趣二人,瑶儿此时却又显得十分大肚,呵,这女人啊,还真是复杂得很,只听她道,

“没关系啊,你们慢慢谈,我与芳姐也聊些其他,说完之后,咱们再一齐回去!”

芳姐又道,

“嗯,凡事莫要勉强,我怕她一时接受不了!”

小乙道,

“芳姐,你还真是对她爱护有加呢!”

几人说着,便见着阿果背着东西往这方过来!呵哟,这小妮子也真够贪心的,背后背着一大只背篓,就这几人吃,又哪里用得了那许多!小乙心头好笑,看来是真的想要好好招待几人!阿果很快过来,头上也是冒出了汗,不过小乙知道,她是吃惯了劳苦饭,所以这点小活对她来讲,算不得什么!

“呵,今日后厨剩下好些东西,我看没人吃,便多拿了一些过来!”

阿果如此解释,一边动手把吃的喝的从那背篓之中拿了出来!这小桌哪里能够摆得下,于是重重叠叠好几层!她竟还拿了酒来,直接一人一抬,递送到各人手中!哈哈,还真是豪气得很哟!

“来,该吃吃,该喝喝啊!”

小乙笑道,

“呵,要都像你这么吃,那秀坊的姐妹怕是都要饿了肚子了!”

阿果回道,

“听说她们到外边去了,可能还要一两日才能回来呢!后厨姊姊准备得太多,所以才让我一并拿来的!快啊,再不吃又得凉了!”

嗯,小花她们多半是有要事需要处理,所以才会如此匆忙,甚至没来得及给树哥带个口信!不管了,今日啊,就好好与这阿果叙叙旧才是!

小乙打开了酒坛,闻了一闻,却又立时停了下来,转而对瑶儿道,

“臭娘们,你闻闻这酒味!”

瑶儿把酒拿去闻了闻,惊道,

“这酒,这酒与江边遇到的那大哥的酒,真就是一模一样啊!”

小乙吃了一口,果真是一样!正思虑着,阿果却是有些不喜,说道,

“怎么,不想吃就还给我,别作那样子给我看!”

小乙哭笑不得,只好把江边发生的事情,挑了重点解释与她们知晓!阿果一听这说法,立时跳将起来,

“什么!竟是有人偷了我们秀坊的酒去,还做那档子恶事,实在可恶,实在可恶!那些人又在何处,我定要给他们好看!”

哎,这酒竟是秀坊自酿,呵,这可有意思了!

小乙笑道,

“这个嘛,我可不得而知了!”

芳姐突然说来,

“依你们这般说的,我还真可能知道一些哟!”

小乙问道,

“芳姐,你是说你知道那些人么?”

芳姐回道,

“我也是听人说起过,这些人早被官府盯上了,前一阵子也是组织了不少兵将,计划着要将对方一网打尽!后来听说大胜而归,也是带回了几十号犯人呢!”

小乙也是激动的站了起来,

“全给抓住了?!那,那带头的大哥,是否也被擒获了呢?!”

芳姐摇头回道,

“这个没有,听说那人太过狡诈,官兵虽然尽了全力追捕,却还是让他逃走了!不过,他的手下,却是几乎全都被抓,这个时候,也都蹲在大狱之中了!”

小乙长长叹了一口气,慢慢坐了下来,

“哎,还是被他逃脱了!”

芳姐问道,

“你们刚才说,这酒?”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这酒如此特别,我是不可能认错的!芳姐,咱们这酒,应该是不会对外出售的吧!”

芳姐脸色稍稍有些沉重,不过还是平静点头,回道,

“这是自然,秀坊的酒,从未对外,也极少会被带出去!听你们刚才所言,那人竟是能够一气拿出这许多秀坊的酒,看来这事并不简单,或许还与咱们秀坊中人有关!嗯,这事,我一定得告知坊主,彻查清楚才行!”

阿果很是生气,又道,

“秀坊之中,肯定有那吃里扒外的,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小乙笑道,

“你啊,先别要生气,吃上一口酒先!”

阿果出了几口气,这才把酒端起,架势摆得足,不过,她也只吃了一小口而已。又听她道,

“先不说这个,对了小乙,那个什么童,哦对童陆,还有白青,他们又去哪儿了呢?!”

小乙正要回话,瑶儿却道,

“白青找她师傅去了,陆陆嘛,这个时候也该醒来了,找不到我们,可能正在骂我们呢!”

阿果瞧瞧二人,又道,

“呵,果然是个男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朝三暮四,见异思迁,有了媳妇忘了娘!”

她越说越是离谱,本是在骂小乙的,却又把几人惹笑!

芳姐往远处看了看,说道,

“阿果,你帮我守着一下,我去办点事,顺便把事情安排一下!”

阿果眨了眨眼,回道,

“好的芳姐,我一定不会让任何生人进来!”

芳姐起身,瑶儿却又抱住了肚子,大喊,

“哎哟,我这肚子好疼,芳姐,你们这儿的茅房在哪儿,我得去方便一下哟!”

芳姐笑笑,伸手过来,又道,

“走吧,我带你去!”

瑶儿抓住芳姐的手,而后又是一齐往里边去了。她们去到何处,小乙不知,但她知晓的,她二人是刻意躲开,好让小乙与阿果单独相处!二人本是旧识,应该会让阿果放轻松一些,那些她所受的遭遇,若是能够说出来,对她来说应该也会是极好的!

二女走远,消失不见之时,小乙方才开口笑说,

“阿果,现在只有我们俩了,有些话,总该能说了吧!”

阿果装作什么都不知,回他道,

“什么话啊,你这是什么意思哟!”

小乙吃了一口酒,笑道,

“那我来问吧,嗯,你说,从那酒馆出来之后,又有怎样经历呢?”

阿果眨眨眼,回道,

“不就是到处走走么,没什么可说的!”

小乙问道,

“真的?就这么简单?!”

阿果回道,

“当然啦,就这么简单!”

小乙想起一个人来,问道,

“那你,可有寻到那万人迷?!”

阿果略一迟疑,方才回道,

“什么万人迷?”

阿果的眼神之中有些闪烁,哎,或许这就是突破口了!

小乙又接着道,

“不是说那男人长得很好看么,你也是追随他去的,怎会又说不晓得呢?!”

阿果思考了好一会儿,回道,

“哪有这么个人,我怎么不记得了呢?!”

二人说了好长时间,可仍是没有得到任何有意义的线索!阿果把自己的心守护得严严实实,一点不给小乙机会去了解她!小乙也与她说了好多自己经历的事情,当然也有自己与瑶儿的那一段雪中往事!阿果听得入了迷,竟是一脸的艳羡!哎,看来啊,她对这感情之事,还是颇为在意的,或许正是因为经历了某段刻骨铭心的情感,才会有这样眼神!小乙看得明白,可无论怎么说,阿果却是对自己的事闭口不提!哎,小乙当然也不愿强求,他心头想着,总有一天,她会敞开心扉,重新做回那个乐观开朗的阿果!

虽然阿果不说自己的感情之事,却和小乙聊得十分开心,她也会把见到的有趣人物讲给小乙听,说笑一阵,吃些东西,再喝上几口,还真是一对好哥们那般!也是,阿果来自大山大湖之中,自带几分豪气,与小乙对饮,仍是丝毫不落下风!小乙当然也不会与她喝太多,每次都是点到即止!

不知觉间,天竟是慢慢黑了下来,阿果身形一晃,这才问了一句,

“啊,天要黑了啊,怎么这么快!哎,她俩这是掉茅厕里边了么,这个时候还不回来?!”

阿果摇摇晃晃起身,小乙也跟着站起,她却伸手出来,大声说道,

“不用,不用扶我,我可以的,我可以的!”

她转身也差点儿歪倒,走起路来,更是左右直摆,不过还好,还能慢慢往前走着,应该也没多大事吧!小乙站在她身后,并未上前扶她!很快阿果便回来了,手里还各握着一只火烛!她过来小乙这边,递了小乙一只,而后走到不远处,把那分岔路口的杆子上的灯火也给点上!一连点了十来个,方才又逝返了回来!

她一屁股坐下,呵呵笑了起来,

“地方太大了,也不大好哟,点这么些个灯,还不是只有我和芳姐享受!来来,小乙,吃酒,吃酒!”

小乙知道她喝多了,趁着她去点灯之时,也是把酒给换成了茶!二人又饮一大口,阿果也没能发现,看来,果真是喝得多了!

小乙笑问,

“你什么时候酒量变得这么好呢?!”

阿果回道,

“也不算太好吧,偶尔喝喝,酒量不就上来了么!”

她又把酒坛端了起来,往里边看了一眼,而后把头往后仰,眯起眼睛,轻笑出声,

“我只有一点点就吃完了哟,你可是要加紧一些才行!”

小乙那一坛也没太多了,于是二人一齐把剩下的些许全都吃完。阿果双手摸着肚子,十分的满意,又道一声,

“酒足饭饱,舒服,舒服!”

说完这一句,身子便不受控制,直直往前,扑倒在了那桌子之上!小乙心头好笑,这样看来,茶水的劲头,好像比酒还要厉害哟!

正此时,远处也是闪现出了两个身影,小乙晃了一眼,便知是芳姐和瑶儿,二人去了好长时间,就是为了让小乙和阿果单独相处,若是能够套出阿果心里的话那是最好,若是不行,开导开导,说些欢乐之事给她听听,也是极好的嘛!二人见得阿果醉倒之后,方才现身,也是给足了小乙时间,当然,即便没有成效,见得阿果与小乙相谈甚欢,并且现场喝得大醉,对芳姐来说,这事可是实实在在的更进一步了!

二人过来,芳姐手里早就备好一条薄被,轻轻搭在阿果身上,她的笑容很温柔,看着醉倒的阿果,也是一脸的宠溺,仿佛阿果就是她的女儿那般!她抚摸着阿果的耳发,轻声道来,

“我可是从未见她那么开心呢,小乙,真是太感谢你了!”

小乙回道,

“只可惜,有些事情,她还是不愿提及!”

芳姐点头,回道,

“这事不急,总算有个好的开始!我相信,总有一天她会把所有心事全都放下,重新做回那个快乐的阿果!”

小乙笑着回她,

“当然,我们也都相信她可以的!”

芳姐又道,

“嗯,你俩先在这儿歇歇,我把阿果送回去睡下。等我哟,我很快就回来哟!”

看来芳姐对二人的戒心又是少了几分,这里空空的,也不怕二人乱走一通,闹出事来!不过,二人也不是那样的人,再加上这里边应该全都是女子,瑶儿又怎会让小乙乱走呢!呵呵,所以啊,就安心在这里等着吧!

瑶儿拍了拍小乙,笑道,

“臭汉子,和人家聊得很开心嘛!”

小乙呵呵笑着,回道,

“还好还好,只是这么些年没见,也都经历了不少嘛!”

瑶儿哼哼道,

“和一个女的,有什么可聊的!”

小乙大笑,回她,

“不是你们让我跟她聊的么,怎么现在又怪起我来了!”

瑶儿嘟起嘴来,又道,

“臭汉子,你跟我都没聊得这么开心过哟!哼,我不管,从今日起,你每日都要与我讲讲以前发生的事情!”

小乙无奈道,

“好,好,每日讲些,臭娘们别要嫌烦就是!”

瑶儿长长叹了一口气,又道,

“我刚才与芳姐一齐看着你们,芳姐对阿果实在用心,就像是娘亲对自己的女儿那般怜爱!臭汉子,我与芳姐说好了,咱们有空便来,多与阿果聊聊,或许她就能好了!”

小乙伸手捏了捏瑶儿的后颈,瑶儿下意识得往前一缩,没让小乙更进一步!小乙停下了手,这才又道,

“臭娘们,只要你不吃那飞醋,我都可以的哟!”

瑶儿瞪他一眼,道,

“臭汉子,你可给我记好了,只能与她吃酒说话,可不能动手动脚的!哦对,也不能正眼看她,谁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生出什么乱子来!”

这话说完,便有人接了话,是芳姐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和,

“哎,又能生出什么乱子呢?!”

瑶儿笑看着芳姐,回道,

“芳姐快来坐下,我呢,正在给我家臭汉子定规矩呢,免得他什么时候又惦记起别的姑娘来,我可是大大的划不来呢!”

芳姐一边笑着一边说来,

“瑶儿妹妹真性情,可是难得一见的好姑娘呢!”

小乙也笑了起来,跟着道,

“芳姐啊,你可别要夸她了,要不她能飞上天去!”

瑶儿大笑,回道,

“我要上天,可是没人能够拦得住我呢!”

芳姐看着二人,满心的欢喜,又道,

“真好,真好,嘴里的臭汉子、臭娘们,心里边,却都是对方的真爱!这等缘分,真是羡煞旁人呢!呵,说起来还会有些不好意思,嗯,若是早个二十年见着你们这样神仙眷侣,或许我还真会去到外边寻个男人呢!”

芳姐竟是说出这样话来,还真是让人意外!

瑶儿不住眨眼,问道,

“芳姐,现在,现在也是不晚啊!你看起来也很年轻漂亮,要是到外边去,也肯定会有许多男人围着你转的!”

芳姐呵呵笑了两声,回道,

“瑶儿妹子说笑了,我呀,二十年前便确认过了,这一辈子不会与男人相好,这不,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一切不也都挺好的么!”

瑶儿靠近到芳姐身边,又问,

“芳姐,可是有男人伤害过你么,那家伙还活着么,若是还活着,我替你去教训他!”

芳姐笑道,

“瑶儿妹子,你这性子实在招人喜欢!呵呵,不过啊,芳姐我呀,是真的从来不喜欢男人,更加没有被男人伤害过呢!你们也不用诧异,像我这样终身不嫁的,秀坊之中还有许多!当然,有些是被伤害过的,也有许多像我一样,根本就不喜欢男人!”

瑶儿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回道,

“是啊,有些臭男人,很是招人烦!包括我家臭汉子,有的时候,我都想要狠狠的揍他一顿解气呢!”

小乙也是无语,也懒得去争辩什么,他当然知道,她嘴巴快,心里却是干净得很的!

芳姐摸了摸瑶儿的手,接着道来,

“哎,女孩子习武啊,可是比男孩子更加辛苦,你能练到这样程度,天资自是卓越非凡,不过师承嘛,或许也不会那么简单吧!”

芳姐已然看穿二人来历不凡,不过,到底又要如何回她,小乙还要仔细思量才行!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