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74 少年提刀全无人性,上下齐心再退匪军

74 少年提刀全无人性,上下齐心再退匪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十指使力,早已怒极。他慢慢起身走开,三人则留在在原地等待。不多时,小乙回来,带上四套衣衫和随身武器,给各人分了。

“这衣服好臭啊!”童陆离得老远,干呕起来,

“这人怕是十年没洗过澡!我可不穿!”

小乙把衣服堵他脸上,轻声道,

“不想找上麻烦就先穿上,若是被人发现,你可要想想后果!我要不在旁边,你们怎么办?即便猫在此处,也是不安全的。”

三人身形瘦弱,直接把那衣衫套在外边仍显得十分宽大。

“我去了,你们小心一些,尽量只在外围游走。注意我的去向,陆陆你这么机灵,她俩的安全交给你了!”

童陆眨了眨眼睛,没说一句,小乙点点头,在脸上抹了些泥,起身离去,慢慢混入人群之中。人群中用棍的很多,那身后黑棍倒也不很突兀。小乙挤了好一阵,这才稍稍靠近那妇人一些。垫脚一看,那妇人右臂也被砍了下来,双臂血淋淋,全身也都沾满猩红。看她如此,只怕再活不成。小乙看她应是没了再活的机会,也只好把营救重点放在那小孩身上。

最大的孩童砍下两臂,不停挥舞大刀,甚是得意。接下来,便换作老二来了。有了大哥的示范,这二哥也丝毫不含糊,上来就把刀往腿上使劲。一刀没砍正,又补了两刀,这才卸下一条腿来。小乙心中早已怒极,很想冲上前去,可这不仅救不了她,很有可能会激怒这些恶匪,连同那孩子一同被害。

轮到年纪最小那位了,不到十岁年纪,却是早就失去了孩童的天真浪漫。又是一把大刀,他拿起刀来,甚是吃力,但眼中尽是杀意,常人见了都不寒而栗。妇人已然气绝,血水仍旧不住下滴,城头上各人尽皆惊惧惶恐,内心的愤怒已极,就待洪大人发令,便要出城以命相搏。再看那洪大人,微微低头,却是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孩童来到跟前,早有他人将那柱子放倒,他吃力提起刀来,用力上举,顺势向下,不偏不已,正好将那妇人头颅砍了下来。血水已然流尽,颈部切口也只很少的血液冒出。头颅滚开几步远,头发黏着血水,又把那地上灰土沾了一层。那小子把刀插入地上,走上几步,揪着头发提了起来。他高举那头颅,众匪欢呼雀跃,极尽欢娱。他开始奔跑,两个兄长也跟在身后,三人在城下奔走,以示炫耀。城头箭失飞来,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小乙心想,这妇人这般死法,真是太过凄惨,无论如何也要为她保住这个孩子。小乙已然摸到近前,离那昏睡孩童也只三五步远,心想,若此时人群乱起,便是营救的最佳时机。正思虑间,那城内有杂乱之声传来。小乙心头一紧,莫不是守城将士忍受不住,要出城来?小乙抬头看那城门,竟是慢慢启了开一条缝来。这边,数百号精英早已移换至最前方,众人持盾冲锋,势如破竹,城头那方反应过来时,这些人也已然快要到达城下。多日消耗,这箭失之类早已不能持续供给,完全无法压制这汹汹来势。门开之后,守城将士也同时往外冲,与那悍匪战在一处,这些人个个生猛,仗着门宽有限,这才打了个难解难分。可架不住敌方人多,又有身后补刀的奸人。小乙心知不好,原来这城内早有内奸!这洪大人治军极严,若不是奸人反复挑拨激将,又怎会随意打开城门,失去这最佳的屏障。还好这城门不大,官军奋起拼斗,这才勉强抵挡住这第一波进攻。可城门一半已被众匪抢住,难以再次关闭。小乙抬头看了一眼洪大人,他脸上红成一片,几缕头发散落下来,伴着他嗷嗷的叫喊声上下起伏不停,他拔出佩剑,似要下去与贼人一较高下。

原本只那几百精英前去攻城,几处大喊冲刺之后,这后方众匪也开始往前扑进。小乙识得那几声,虽然粗犷了些,却还是能够听出是童陆白青。他们正四处鼓动,把这方阵营搅乱。小乙余光扫到那三个孩童,实时愣了一阵,之后便嗷嗷叫着奔向战场,三人一冲,这后方便彻底乱了。小乙也加入了其中,周边各人推搡不休,不时有人被挤倒,小乙也是顺势一扑,起来时,早已将那孩童揽入了怀中。早先寻的那衣衫甚是宽大,孩童身材瘦小,刚好能够藏在衣服中间。小乙把黑棍护在胸前,趁着乱不断向那城门挪步。

好容易才挤到了城门前,这城内守军拼死用圆木战车火器之类抵抗,双方在门口僵持住。身旁几人相互推搡,小乙只余光一扫,便发现了童陆三人,。三人都被刚才分尸惨况吓到,与小乙聚到一起,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小乙心想,他三人身材瘦小,在这人群中倒是窜得快些。他微微点头,与三人一起向门口挤了过去。

守军极是顽强,这盗匪不能一举攻破城门,时间长了,也是不断泄气,城门口倒下尸体,敌我均有。小乙看那尸身挡住城门,便与其余三人一同向外搬弄尸体,众人一见,也是接力将那尸体送出,也算是帮了大忙。

交战之地也都是些猛士,打得难解难分,小乙几人挤到身后,在他们身上使了些手段,城内守军顺利借势而上,惭惭占了上风,盗匪被慢慢逼退,良久,那城门重新回到了守军手中。

“走!”小乙大吼一声,他身旁的盗匪都一愣神。

小乙一棍将那守军长矛挑起,童陆三人钻到最前方,也是仗着对方不防和绝世利器,挑断了两人脚筋。那两人狂嚎起来,队伍更加混乱。小乙转过身来,瞬间向前重重点了几下,不偏不倚,都直直命中对方胸口。力道之大,那最前几人向后跌倒,后方支援不稳,竟是前后摔倒了十数人。守军一见这般情形,也是明白了一二,迅速将四人放入城来,趁那盗匪混乱之际,将这城门再度关闭。

这城门一闭,城内顿时欢腾起来,守城士兵松了口气,许多连日帮忙的民妇也是忍不住流下泪来。小乙几人被士兵围在当中,待到脱下外衣,看到了洪大人的小公子,这才被众人所完全接受。小公子始终昏迷,没亲眼见到母亲死状,也算是一种幸运了。有官兵接过小公子,背到后方安抚。秋荷向众人简要说明了外部的情况,马上有人上报给了洪大人。不多时,洪大人便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真是英雄出少年!若非几位,咱们建昌城内的百姓可就要遭殃了!”

小乙三人看他模样,似乎妻子的惨死并未对他产生任何影响,心中也是有些不快,都闭嘴不言。秋荷却是迎到洪大人跟前,说个没完没了,把她知晓的这外边的情况一股脑全说将出来。小乙三人正省得清闲,靠在城墙边上,补充些官兵送来的水食。秋荷与那洪大人说道了许久,洪大人的脸上始终看不出喜怒之色,小乙心想,这人如此隐忍,自己妻子惨死当场,脸上丝毫不见痛楚,儿子惊吓过度,也是一眼没去瞧过,做这一方父母官,不知是否真是那百姓之福,不过就现在来看,他在各个方面来说,倒也是个为民作主的好官。

“洪大人,刚才对方攻城,咱们也就仗着这城墙坚固。你认为还能坚持到几时?”小乙走上前云,问那洪大人道。

洪大人摇摇头,回道,

“这城中有井,仓库有食,吃喝倒是也能坚持数月。只是这兵员武器,实在是无法补给上来,若是再有这般进攻,只怕一次也坚持不住了!今日也是多亏几位小侠,才暂时保住了城池!”

小乙点点头,又问,

“对方是何人,为何这般凶狠?”

洪大人轻挑眉头,

“本是山上土匪,平日劫道的勾当,官兵拿过多次,可都没能捉拿归案。你看这些人也有分别,那些勇武好战的,便是平日里惯常作恶的悍匪了,脏兮兮、瘦弱些的,则大多是入伙不久的灾民。这领头的姓白,长得倒是极黑,真名不得而知,手下人叫他“阿则”,倒也只是普通。此人不知有何手段,倒是让这许多手下服服贴贴,敬为神明。我想初时,他们也只是想抢些衣食财物,可后来,这阿则野心大了起来,竟是想要夺这建昌城!可恶至极!可恶至极!我派出去的信使,也是再无回音!”

几位官兵过来,在洪大人耳边讲了几句,洪大人点点头,转头对小乙几人说来

“还有些要事,几位请到我府上歇息,咱们晚些时候再来商议对策。若是那匪人再来,还请几位小侠为我建昌百姓伸出援手!”

说着便要安排下去,小乙连忙推辞,抱拳回他,

“伸张正义,义不容辞!只是这盗匪吃了败仗,应该不会这么快再来攻城。去您府上太过麻烦,我们就在城中随意走走,若有需要,洪大人尽管开口便是。”

说完,小乙拉着童陆白青向洪大人告辞,秋荷向他不停眨眼,是铁了心要跟在洪大人身边。小乙自认对这城池攻守也没有太多办法,留下来也没甚用处,这洪大人似乎也都置办得妥当。这建昌城不大,若是对方来攻,也能很快回来支援,于是三人便在这城内四处闲逛去了。

城内兵士匆匆忙忙,百姓战战兢兢,丝毫也无往日幸福和谐的繁华景象。几家小酒馆开着门,倒也坐了些人,不过都只是低声交谈着这前方战事。小乙三人转了两圈,便在地势较高的台阶上坐了下来。这建昌城建在斜坡之上,自北向南逐渐降低,有沟渠穿城而过,本是城中百姓主要饮水来源,这战事起,便没人再取渠中之水了。幸逢雨天,再加上这百十步之外那口水井,城内守军和百姓们的饮水短时间内,吃喝倒是不成问题。几位巡逻的官兵走过,其中有人认得小乙三人,向几人点头示意,然后转过墙角,再不见身影。

童陆手托腮,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水井倒是精贵,还有专人守护。”

他瞪大眼睛,又道,

“咦,这井,就叫‘大水井’哟!嘿嘿!嘿嘿!”

小乙仔细一看,那井边确有一石块,上边刻有“大水井”三个大字,再看那石块,只怕也是有些年头了。

“我爷爷的爷爷说,他小时候就常在这井边玩了!啧啧,好长时间啦!”

三人转身看来,却是不见人影。正奇怪时,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井水量足,供给这半个建昌城肯定不成问题。水质又是极好,好些城外的百姓都来这取水食用。用这井水酿酒,也要比外边的好上许多。”

童陆趴在墙上,惊奇道,

“嘿嘿,这家伙在里边呢!难怪看不到他!”

小乙笑笑,抬头再看这建筑,只在三人高处有一小窗,窗户横竖交叉着极粗的铁棍。童陆一看,大笑出声,

“哈哈,这好像是牢房啊!说话的没准是个杀人犯哦!”

里边那人大怒,吼道,

“你他娘的才是杀人犯!在这建昌地界,谁人不认得我!谁不说我忠肝义胆!我他娘的就奇怪了,莫名其妙被关进大牢,真是晦气!”

童陆一听也是乐了,回道,

“准是你晚上睡着了,然后起来干了坏事,装作自己不知道呗!”

那人一听,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你在骂我!小崽子!待我出去,定要把你屁股打成两瓣!”

童陆哈哈大笑,

“我屁股本来就只两瓣啊!你要哪般打法!”

小乙也觉得有趣,朝里叫喊,

“大哥哪里人啊,怎么称呼?”

里边那人马上接口道,

“承蒙江湖朋友抬举,道一声‘瓜哥’!”

“瓜哥!……”

小乙三人大惊,齐齐叫出声来!

那人也觉奇怪,

“怎么?你们难道没听说过?”

童陆接口道,

“当然听说过啊!我们在那金河边的小酒馆,差点被你杀人劫财,哼哼!你做的好事,真是报应啊!报应!”

里边那人大怒,

“他娘的!我什么时候去过什么金河的小酒馆?还劫财?杀人?真他娘的乱说!”

童陆继续说道,

“哼,别狡辩了,莫不是这样,你怎会被抓起来?我说这位大哥,做错了事,就要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好好改造,不然,咔嚓一下,一刀就把你狗头砍下来!”

那人怒极,

“在这建昌府,即便是洪大人,也要给我几分面子,你小子竟然这般侮辱于我!我……”

小乙早已猜到事情原委,童陆如此精明,又怎会想不到,只是逗弄这里边的真“瓜哥”罢了!小乙笑笑,说道,

“‘瓜哥’消消气,我们那日遇上假的‘瓜哥’,差点着了他的道,所以有些怨气罢了!刚才都是逗你玩呢!”

里边沉默了一会,才听那人说来,

“你们是说有人装成了我的样子,四处作恶?到头来,恶事还算到了我的头上!”

童陆笑笑,回道,

“哈哈,我现在好想看看你长的什么模样,和那假的比较比较,谁的头更圆更大!”

瓜哥似泄了气一般,勉强能听到他声音,

“原来他们说的都是真的!要是让我逮住他,哼……”

童陆打趣道,

“你先能出来再说吧,哈哈!若是捉不到那人,你不是要被关上一辈子?!”

里边没了声响,又听童陆继续说来,

“我说瓜哥,现在外边乱糟糟的,你在这牢中吃喝不愁,还真是享受啊!”

瓜哥一听,这才说道,

“这外边乱着,我也焦心啊!若是出来,也能为乡亲们出些力气!本人不才,但不论人脉气力,在这建昌府地界也是能算得上号的!”

童陆嘿嘿笑了起来,

“你倒是有头有脸,怎么不见有人救你出来!”

瓜哥语塞,等好一会这才说来,

“气不打一处来,真是烦透了。几位有没有酒水?给赏个一壶?那狗日牢头,说是听了令,只能供给饭食,快憋死我了!”

小乙摸摸身上,一滴也寻不出来,再看看童陆,倒还有个半囊好酒。童陆看着小乙,幽幽说道,

“可别打我这酒的主意,我可不想给他喝,上次的事,他也是要负责的!”

小乙拍他肩头,笑笑,

“行啦行啦!回头再给你加满就是!”

小乙一把夺过酒囊,向后退了几步,飞速奔向墙头,借力向上,再用黑棍一撑,单手迅速抓住了窗户上的铁杆。

“嘿呀!你个小子身手了得!这么高空手就爬上去了?”

小乙笑笑,回道,

“还是要费些力气的,这酒先喝着,等这战事完毕,你又洗脱了冤屈,咱们出来再来对饮!”

小乙从明处朝里看,却什么也看不清楚。窗口大小刚好能把酒囊递过去,小乙朝瓜哥声音传来的方向轻轻一抛,瓜哥双手举起,正好接住。他打开酒囊,用力吸了几口,

“哎呀,好酒!好酒!”

然后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小乙看他如此心急,也是好笑,

“瓜哥好酒量,看来平日可没少喝!可酒就这么点,也不知道省着点喝!”

瓜哥喝了酒,极为欢喜,

“来这足有半个月了,可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还没有酒,可把我憋坏了。我这牢房本是为高官贵人准备,好在我与洪大人还有些交情,这才让我住了进来。若非如此,也遇不到你们几位!真是多谢,多谢!”

瓜哥摸摸头,继续说道,

“小兄弟,这外边什么情况,听牢头说已经围城好些日子了!我这有劲使不上啊!真是!哎!”

瓜哥用手捶墙,打得咚咚直响。小乙笑笑,回道,

“围了个水泄不通,人手紧张,武器也即将耗尽,只怕是要守不住了!也许就在这一两日了吧!”

瓜哥有些心急,

“听说那些人极是凶狠,是也不是!”

小乙长叹一声,道,

“非常凶狠!今日当着数千人的面把洪夫人给分了尸!”

瓜哥暴怒起来,

“什么!什么!这帮禽兽!啊呀呀!我要剐了这群恶贼!啊呀呀!”

小乙突然想到了什么事,

“我说瓜哥,你可是在这建昌城中长大?”

瓜哥有些奇怪,随意回道,

“自然是的,这大水井边上就是我家了!”

小乙继续问道,

“不知这城中是否有密道通向城外,非常私密的那种?”

瓜哥在房中走来走去,走了好一会,忽然他一拍脑门,

“哎呀,城西破庙后院有条密道,小时候从那里出去过!这密道不知什么时候修的,刘家小子和我同岁,那年院里地陷了一块,我们好奇,便钻进去玩耍,谁知道密道极长,直到城外一里之外了!回来之后却被人填土堵住,就再无人知晓了!啊呀呀,是啦是啦!这是个好计呀!咱们再去找找,没准就找到了啊!”

小乙一听,惊喜非常,

“瓜哥,具体位置在哪,有了这出口,咱们就能主动出击了!”

瓜哥急得直摸头,

“位置,位置!我也记不清了!好些年了!哎呀,我这头!哎呀呀!”

瓜哥把他的头拍得啪啪直响,他在牢房之中不住转着圈。

“瓜哥别急,咱慢慢想!”

“若是到了那里,可能会记起来!可是,可是!”

小乙还要说话,外边有人吼道,

“什么人!这可是牢房重地!”

领头那人便是晨时接过洪公子的侍卫,身后跟着三人,看样子也是来巡逻的。认清是小乙几人之后,态度缓和了些,

“这里是牢房,几位小侠还是去别处逛逛吧。”

小乙有些尴尬,转身跳了下来。

正此时,四处号角之声不绝,那侍卫大惊,朝四周大喊,

“贼人攻城,布防布防!贼人攻城,布防布防!”

众人奔走开去,周围军民一同守城去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