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 四

六 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怪怪的,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童陆这般说来。

芳姐走后,三人仍是待在原处,未有动过分毫!又过一阵,瑶儿方才把那东西取了出来,展开一看,竟是一块小小的牌子,上边刻着一个秀字,哦,这样看来,应该就是这秀坊之中通行的信物了!也对,芳姐想要请三人帮她,当然要把这些细节安排好了!可是,三人仍是像无头的苍蝇那般,根本不知又要从何处下手!

小乙往四周看看,直摇头道,

“咱们现在该做些什么呢?总不能待在这儿,把这来往的人挨个看个遍吧!”

瑶儿道,

“嗯,是啊,咱们又该从哪个方向着手调查呢!”

童陆想了想,回道,

“按照咱们现在所了解的,似乎没有可以着手的点!嗯,哎,之前小乙哥似乎说起过那酒之事,或许,或许也能有些关联!不如,咱们就从那处入手,没准还能有意想不到的突破呢!”

小乙想了想,回道,

“陆陆这个建议不错,其他方面咱们确实不好插手,咱们调查这酒,也应该不会受到太多的关注,行动阻力也会小一些!”

瑶儿道,

“好,好,咱们就来查这酒,若是能够把那大哥给揪出来,也是功德无量的事情!”

小乙道,

“好,那咱们就从此处入手!”

正说着,一位身着粉红衣裙,白色布鞋的小姑娘匆匆赶了过来,她扎了个马尾辫,双剑背在身后,脸色红红,长得也是乖巧可爱,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年纪。小姑娘直奔到了小乙三人面前,便自报了家门,

“公子小姐,我叫小悦,芳姐让我来全力配合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

这小女子说话干脆利落,应该也是个能干的姑娘!芳姐既然安排她过来,应该也是个可靠之人,她与几人一齐行动,在这秀坊行动,当然也会便利许多!

小乙朝她点了点头,回道,

“小悦,有劳了!”

小悦回道,

“公子,咱们现在就去找那些人算账么!”

小悦双拳捏得极紧,牙齿也是咬得咯咯直响!

小乙摇摇头,回她,

“咱们现在都不知他们在哪儿,又去找谁算账呢,再说,已经有这么多人去找了,咱们再去,也是起不到太大用处!嗯,这秀坊之中,或许还藏有诸多线索,咱们再仔细查查,没闪能有更大收获!”

小悦咬着嘴唇,恨恨道,

“我昨晚怎么会睡得那么酣,这么大的动静,都没能把我弄醒!我,我真是太没用,太没用了!”

呃,这小姑娘在自责,她可能真是因为睡得死死,所以才没参与到昨夜的激战之中。不过,她也应该感到幸福,有这许多姊妹至死都在保护着她们,保卫着秀坊!

瑶儿看她抹着眼泪,于是上拉住她的手,轻声说来,

“小悦妹子,咱们千万别要意气用事!如今最重要的,便是把事情查个清楚,才好替姊妹们报仇哟!”

小悦不住点头,回道,

“嗯,芳姐与我说了,让我一切听你们安排!小姐,咱们接下来又要做些什么呢?!”

瑶儿回道,

“先不急,你带着咱们,在坊中四处转转,先了解一下地形,才好做出推断!”

小乙明白瑶儿的意思,这个时候,可不能立时表明自己的意图,当然,不是不相信小悦,而是为了最大程度减少外界影响!

小悦略一思索,点下头来,问道,

“那好,那好,咱们先去,先去?”

瑶儿回道,

“先绕着秀坊走上一圈,若是有可疑之处,咱们再细细查看!”

小悦道了声好,这便带着三人在秀坊之中走动。之前还不觉得,可跟着走了一阵,方才发现这秀坊之大,越出几人之前所想,只单这四周的围墙来说,也得花费不少财力呢!小乙心想,这么宽大,你又如何能够守得了呢,随便从哪进来,你也不易发现的呀,所以说,虽然大,但也不全是好处!秀坊之中四处都有水,四处都能见着桥,若是没人带着,还真容易走丢!绿水之间,花团锦簇,争相斗艳,好一番动人景象。蓝天之上白云流转,在这绿水之中倒映出来,很是好看!建筑物颇多,颜色运用十分大胆,若是只看特定一处,却也觉得格外突兀,但要是站在远处看那全景,可又觉得异常和谐,当真奇妙得很!当然,还有有水车磨坊之类,亦是十分的精致。

小悦带着三人走了好长时间,方才停了下来,问上一句,

“你们饿了么,咱们先去吃点儿东西?!”

她不说还没觉得,可说出口来,每人也都觉饿了!也是,清晨未有吃过些什么,这又转了多半日,自是饿了!

瑶儿回道,

“你别说,还真有些饿了,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嘛!”

小悦呆呆点头头,又道,

“后厨就在前方不远处了,咱们不如一同去吧!”

只见前方那处三面环水,背靠着一座小山,也是一片青绿。下方几棵大树,树后有块宽敞的平地,似是晒着什么东西!有三座小桥直通那处,而小悦带着几人,也正是朝那方向过去,嗯,她说的后厨,应该就是那儿了!再仔细看看,果真有些烟火从树稍飞散而起!

过了桥,便能见着了之前被大树遮挡了的房屋,规模可是不小呢,不过想想,这秀坊如此多人,这后厨自然也要足够大才行!屋子周围摆着许多竹制的器物,各自装着晒得半干的各式菜叶,这太阳如此厉害,想来过不多时,便能将里边的水分晒干!有几位女子在外边忙活,衣裳的颜色与小悦的又不一样,多是黑绿颜色。不过也是,后厨嘛,哪用得着那么光鲜!她们好像是在择菜洗肉,动作也是极快!

小悦应该也常到此处,所以,那几位见着几人过来,却也没有太过惊讶。小悦上前问话,

“姊姊,可有吃的么?!”

一人回道,

“小悦啊,你来得可是不巧,刚才把吃的送了过去,现在要想吃啊,可得等上一会儿了!”

小悦回了一声,

“哦,真是辛苦姊姊们了!”

对方回话,道,

“没什么的,今日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也只能多做些好吃的,给大家补补身子!养好了身子,把那些个杀千刀的碎尸万段!”

“对,对,碎尸万段!”

“……”

她们也在尽力在为秀坊做事,也是处处在为秀坊着想!

小悦问道,

“姊姊们,需要我们帮忙么?!”

那人回道,

“你们做什么,还是到外边歇着,我们弄好了,唤你们来取!”

小悦哦了一声,又道,

“好的姊姊,那我们就在边上候着了!”

小悦带着几人来到水边,这里有块大石,石头十分宽大,也很干净,小悦熟练的坐了下去,看来也是没少来这!

“只有坐下等会了,也是,这么多人需要吃,姊姊们一时忙不过来!”

小乙三人紧挨着坐下,瑶儿把腿荡在外边,轻声问来,

“小悦,怎么感觉你来到这儿后,情绪更加失落了呢?!”

小悦把头埋在膝处,呆呆得看着水面,良久,方才回了话,

“以前总爱跑到这里偷吃东西,今日过来,竟是连吃的都没了,我,我也只是一时之间接受不了罢了!”

瑶儿问道,

“哦对了,咱们这后厨有多少姊妹呢?!”

小悦抬起头来,掰着指头来数,

“有,有十一个姊姊常在后厨,秀坊人多,她们其实也很辛苦的!昨夜出事之后,后厨的姊姊们也过去帮忙,可惜晚了一些!”

瑶儿又问,

“哎,我可听说,秀坊之中还会自酿酒水,也是在这地方么?!”

小悦不住点头,回手指了指那屋子后方,回道,

“后边的林子中间,有一汪清泉,那水质极佳,还带着些甜味,用它酿制出来的酒,也会好吃许多!不过,那水量极少,一个月也酿不出太多酒来!所以,这酒几乎都只作待客或是送礼之用!咦,瑶儿姊姊,你怎么也对酒感兴趣么?!”

小悦如今叫瑶儿姊姊,当然是与几人相处了半日,所以亲近了不少!瑶儿微微点头,回她,

“我家臭汉子,对这酒倒是喜欢得很,每每见到酒啊,都会想要吃上两口!哎,小悦,你就没有闻到酒香味?”

小乙早就闻出来了,这酒味清雅,倒也好闻!

小悦努力吸了几口,终于觉出一点点儿味来,忙道,

“哎,还真是哟,若不是仔细辨别,还真是察觉不到呢!瑶儿姊姊,你这鼻子还真是灵得很呢!”

小悦眨了眨眼,分别看了看小乙三人,又接着道,

“你们,你们不是想要吃这酒吧?!”

瑶儿直摇头,道,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

这话讲出,小悦便起了身,把嘴巴嘟起,又道一句,

“还说没有!好,好,既然想吃,那我这就去给你们拿一坛过来!”

小悦飞快跑开了去,过不多时,便抱着酒坛回来了!小小的一坛,坛口蜡封得严实,包装也是十分精致,这样一小坛酒,可能也是多为送礼之用!联想起之前那大哥带去的那些酒,可又是大大的不一样呢!

小悦把酒递到小乙手里,说道,

“小乙哥,你吃你吃!”

小乙有些尴尬,只道,

“小悦,这个,这个不大好吧!”

小悦回道,

“我已经跟姊姊们说过了,没关系的!再说了,这酒酿制出来,不就是给人吃的么,给别人吃也是一样,小乙哥又怎么不能吃了!”

小乙都快要被她说晕,哎,吃就吃呗,尝尝这味儿,与昨日吃的又有何不同!打开酒来吃下一口,比之前吃的还要醇些,味道也更加浓郁,叫人无法忘怀!小乙问道,

“小悦,这酒,也是几位姊姊酿的么?!”

小悦点头回道,

“是啊,姊姊们可能干了,在我看来,就没有什么事情难得到她们!”

小乙又道,

“可不是么,整个秀坊吃的喝的全都被她们给包了圆了!”

小悦听了这话,脸上也终于带了些笑意,不过,也只一瞬而已!

小乙又吃一口,再问一句,

“小悦啊,秀坊的姑娘们,都不怎么吃酒的么?”

小悦想了想,回道,

“倒没听说谁特别喜欢,只不过,每缝节日时,大家都会小吃一些,很少有喝多了的!哦对,芳姐那儿倒是常备有酒,若有贪嘴的,多半不会直接到这边来,而是到她那里吃去!”

童陆直到此时,方才开口说话,

“对了小悦,你觉得芳姐怎样?!”

小悦不住眨眼,回道,

“芳姐,芳姐,我们都很喜欢她啊,她人好心善,对我们这些姊妹格外的好。我都知晓的,许多姊妹受了委屈,都常去找她说话,说完之后,整个人也就好了!有时候啊,我都想叫她一声娘亲了!”

童陆微微点头,又道,

“哎哟,我说你们怎么都很听芳姐的话呢!”

小悦又道,

“芳姐不仅人好,剑法也是出神入化!坊主平日事务繁忙,很少得空指导弟子剑法,所以,大都时候,也是芳姐代为管教的!”

童陆奇道,

“哎,我总以为芳姐只是个守门人,怎料竟是如此厉害呢!”

小悦回他,

“嗯,芳姐说过,她就是觉得太过辛苦,所以才请求调至后门处作守门人的!可是,即便如此,还是经常有姊妹去寻她,聊上几句,或是请教一番!”

童陆又道,

“哎,小悦,你说你们坊主不大的话,那这坊中事务,会不会就要交到芳姐的手里了哟?!”

小悦愣在当场,片刻之后方才回道,

“哎,别说,好像还真是的哟!这次坊主出门,也是把武艺最强的姊姊一齐给带了去的哦!剩下的姊妹之中,论这威信力,还真就只有芳姐最为合适呢!”

童陆接着道,

“哎,还好有芳姐在,能把这许多姊妹凝聚在一起!”

正说着,后厨那边有人唤道,

“小悦,应该还有没吃的,不如你们一齐抬过去,免得再多让姊妹们跑上一趟!”

几人听了这话,也是立时起身,外边摆上了两大只篮子,里边装的,应该就是刚才做好的饭菜了。说上几句,四人分作两组,各抬一只篮子,这里边东西可多,份量十足,怕是够二三十人吃的了!

四人抬着篮子,从另外一座桥上通过,没用多长时间,便回到了最初见到小悦的那地方!小悦挨个问过,还有些没吃的,都一齐叫过来,简单吃过了事!匆匆填饱了肚子,这又不知接下来又要做些什么了!

该走的人也都走了,天也慢慢黑了下来。众人心中,对这黑夜都有不小的恐惧,是啊,谁知道对方会不会又要过来,再有,这么多姊妹的尸体就摆在侧殿之中,一阵阴风吹过,也是叫人倒吸一股凉气!

芳姐把各处防卫安排妥当,又给三人找好了住处,小悦带着三人过去之后,又是回去帮忙了!这是处临水的屋舍,一共四间,虽然不大却是十分雅致,应该也是专门用来招待客人的!可是,三人又如何能够睡得着呢!这夜里静得可怕,守着这么大的池塘,却是没能听到蛙声,岂不太过不同寻常了!

三人聚到一处说话,只听童陆先道,

“在秀坊之中转了一日,好像也没什么收获哦!”

小乙叹了口气,回道,

“哎,是啊,唯一的收获,怕是只有那一坛酒了!”

瑶儿问道,

“臭汉子,你对这酒,又有什么看法?!”

小乙回道,

“这酒确实就是咱们之前吃过的那些!我想,会不会有这种可能,就是那位大哥与这秀坊某位姑娘有了情愫,所以才偷偷把酒带给了他!而他将酒拿去款待他的手下,这也就能够说得通了!”

童陆也道,

“嗯,倒是有这种可能!”

瑶儿又道,

“哎,除了这一点,其余真是一点头绪也没有了!”

小乙说道,

“没办法,咱们对这地方和这里的人都是一无所知,还是需要多一些时间的!我总觉得,今晚还会有事发生,再等等吧,或许就能找到方向了!”

童陆半闭着双眼,看着头顶弯弯的月牙儿,又道一声,

“那,那你们对芳姐又有何看法呢?”

瑶儿想了想,回道,

“芳姐很好啊,对秀坊姊妹好,对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也是格外的体贴!哦对,你们也看到了阿果,她那样的人儿,也只喜欢与芳姐待在一起,所以说啊,芳姐的品行,应该是根本不用怀疑的了!”

小乙也道,

“臭娘们说得是,芳姐是个老好人,不过,就是这样人物,才会活得辛苦!”

童陆点点头,接话道,

“有时候人太好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谁都来依赖你,你又能够靠得谁人呢!”

瑶儿不住摇头,又道,

“是啊,今日可把芳姐给忙坏了!哎,真希望今夜不会再有什么动静,让众姊妹也好好歇歇!”

童陆长出一口气,仰天轻啸,

“哎,难啊,难啊!为什么这么难啊!”

瑶儿拾起一颗石头,扔到了水中,一声响过后,那湖面也是许久方才平静下来!三人说些闲话,这夜却是过得极为缓慢,看那头顶上,月牙儿只移动了些许,可三人却已是再待不住!

正此时,一盏灯笼慢慢往这方过来,小乙一眼看出那人身形,可不就是小悦!她怎么又来了,哎,身后还跟着另外一个!过了那桥,就到了跟前,小悦提着灯笼,让旁边那位上前!那人手里拿着一个盒子,盒子有些旧了,不过看起来还很结实!

小悦解释道,

“今日辛苦,芳姐让我送些小点过来,哦对了,还有小乙哥喜欢吃的酒!芳姐还说,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今日若还有人敢胆闯入秀坊,那便叫他们有来无回!所以啊,你们吃了这些,便什么都不要想了哟,好好睡上一觉,明日才能有力气来帮我们!”

小乙问道,

“真的全安排好了?!”

小悦回答得十分认真,

“当然,有芳姐在,绝对不会有问题!好了,你们先吃着,我呢,还要去送给其他姊妹,她们白辛苦,还得坚守一夜,可得多补充一些才行!”

说完,便与三人告辞,提灯离开了!

童陆不由笑了一声,道,

“依我看啊,其实是用不着我们的,咱们待在这儿啊,感觉就像是多余的一样!哎,要不然,咱们还是回小泥鳅家里去吧,在他那,或许还能睡个好觉!”

小乙回道,

“耐心一点,总会有收获的!来吧,既然送都送来了,咱们多少也吃上一些!”

小乙打开盒盖,里边分了三层,最上一层有那么一小坛子酒,另外两层,则都摆满了糕点,别说,还挺香。小乙取出一块,自己先吃了一口,酥酥脆脆,又是香甜无比。之后,又取了两块,分别递到瑶儿和童陆手中!瑶儿没甚味口,把这糕点拿在手中把玩,弄碎之后,便一点点扔到那水中,这水里有鱼,或许也是喜欢这味道的!

童陆觉得味道好极,又拿了两块来吃,吃饱之后,又去拿酒,吃了半坛,终于心满意足,侧躺下身子,大打了个哈切,说道,

“既然没咱们什么事了,那就好生睡上一觉!”

说完这一句,竟真的睡着了!

瑶儿踢了他一脚,说道,

“你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怎么能够睡得着呢!”

童陆没有反应,呼呼大睡起来,瑶儿噘起嘴,又给了她一脚,

“哼,这么快就睡成了个死猪样!”

小乙看了童陆一眼,不住摇头,

“这样也好,什么都不用想,也许做上一个梦,一觉醒来,就什么都想清楚了呢!”

瑶儿哼了一声,回他,

“好吧,希望如臭汉子所愿吧!”

瑶儿起了身,伸手去拉童陆,说道,

“快起来,到床上去睡!”

童陆哪有反应,瑶儿又用指尖戳了戳他,还是未有任何回应!瑶儿立时觉出不对,轻唤一声,

“臭汉子,陆陆,他,他这好像是被迷晕过去了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