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75 活物显灵有如神助,内外通联计上心来

75 活物显灵有如神助,内外通联计上心来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看这战事紧急,忙对里边说来,

“瓜哥,事态紧急,你可得想想办法!”

瓜哥也是心急,

“怎么出去?怎么出去!”

小乙回道,

“非常时期,只能用非常手段了!我助你出来,咱们一起去那破庙,探查一翻,总比什么都做不了强。我这有件利器,你看是否能够打开锁链。现在牢房守卫人手不足,我去前边接应你,咱们需得快些才是!”

小乙看看童陆,童陆马上捂住了自己的兵刃,不肯松手。白青轻轻一笑,说道,

“拿我这青蛇去罢,希望能够派上用场!”

小乙接过青蛇,跳上窗来,

“瓜哥,咱们待会见!”

说完,他扔下青蛇,先行去往牢房大门处。

里边瓜哥接了小剑,看也不看,便使劲儿将它朝那锁链招呼。没想只一下,那锁链就被砍下半截。瓜哥大喜,继续砍下一刀。白青在外听到响动,也是心疼得很。

小乙来到牢房正门查看,果然守备极为松散,外边也只三五人站岗,且都心不在焉,只怕也都关心着那外边战事。小乙走上前去,几人不防,被他轻易放倒,还被绑了手脚又堵住了嘴。小乙将几人拖到牢门之内,这才寻了牢房钥匙。正欲进去,一人窜将出来,小乙看他个头不高,头顶秃了大片,只留下周围少许短发,不是瓜哥又是何人!

“瓜,瓜哥?!你动作还挺快!”

那瓜哥右手抬起,用那前臂来回摩擦头顶,憨憨笑道,

“小乙兄弟!嘿嘿!我这可是为了全城的百姓逃的狱哦!你可得为我作证!还有这小剑!”

小乙接过青蛇,笑笑,

“瓜哥好大胸怀!哈哈!不过咱还得快些才是!”

一旁几位牢卒看他二人这般说话,也是气不打一处来,虽然口被堵上,还是呜呜不停的怒骂二人。

瓜哥又有话说,

“小乙兄弟,咱们稍等一小会儿!”

小乙欲赶时间,哪能再容他磨蹭,

“瓜哥,快些呀!你……”

话音未落,又有一人跑了出来,那人极高极瘦,似根长棍,走在人群中也极为扎眼。小乙咽了一口口水,瓜哥则是陪笑起来,

“小乙兄弟,这竹竿子犯了些事,不过早已改过自新,绝对可靠,而且武艺也是了得!咱们带上他,肯定会有所帮助的!他也答应我了,等这大事一了,继续回来坐牢房!”

那竹竿把头点得极快,小乙不知如何办才好,竹竿身后又来了一人,瓜哥一把拉了过来,又道,

“这大嘴还有俩月便能出来,他也是建昌府本地人,听说外边出了事,早就嗷嗷叫要出来杀贼了!咱们也给他个机会吧!”

小乙看看那人,满脸委屈,想来也是坐牢坐太久,太长时间不见那天日。小乙不知说什么才好,那牢中又陆续出来许多人,小乙估摸着得有个二三十个!不说全都武艺傍身,但也较之常人强上不少。几位狱卒眼睛都要瞪出血来,“呜呜”叫喊不止,可这几十号人依次出门,临走时还各自到他们这边点头示意,真是丢尽了颜面。小乙叫上童陆白青,二人也被这阵势给吓到。这一大帮子人走在城中,动静太大,于是瓜哥把队伍分成了几队,各队自行向城西破庙进发。小乙注意观察,这些人唯瓜哥是从,倒真显出瓜哥在这一带的江湖地位。

建昌城不大,最东到最西也就几里地,队伍先后到达目的地,可到这一看,众人皆是傻眼。只见这方只有一片小树林,哪有什么破庙。瓜哥擦着头,大汗淋漓,

“我记得是在这里啊!怎么不在了!怎么不在了!”

童陆上前质问,

“我说瓜哥,你上一次来这是什么时候!”

瓜哥来回踱步,掰着手指计算,

“哎呀!二十多年了啊!我的天啊,怎么这么久了!”

众人失望透顶,几个急性子吵嚷着,这就要冲到外边与敌人决一死战!小乙见场面混乱,也不知如何是好。正说话间,旁边草丛动了一下,小乙上前查看,那草丛中忽的窜出一只老鼠,个头极大,只怕能算得上是那鼠中霸王了。老鼠在人群中四处奔逃,众人也都被吓了一跳。童陆思索片刻,突然出了声,

“大家注意这老鼠,没准他能带我们找到地道!”

众人一听,也觉有理,这老鼠在此处出没,没准那地道被它当做家呢!小乙身手好些,紧紧跟了上去。众人稍稍靠后,分散开来,以免那老鼠换了方向,不好再跟踪。跟着老鼠绕了好几圈,它似乎也被迷晕了方向,这才慢慢停了下来。众人盯着它一动不动,生怕再次惊扰了它。瓜哥慢慢爬到地上,向那老鼠磕起头来,他轻声拜着老鼠,道,

“我的鼠大爷啊!你行行好,带我们出去,若是成了,我这以后每天送来好吃好喝招待你!行行好!行行好!求你啦!鼠大爷!鼠大爷!”

众人都觉瓜哥有些过于玩笑,怎料那大老鼠竟是真有了反应!它吱吱叫了几声,转身跑开,最后从一棵极不起眼的树干下边钻了进去。瓜哥一看,大喜过望,

“哎呀我的鼠大爷啊!你可是我老瓜的救星啊!不然以后怎么再在这江湖上混啊!谢啦谢啦!”

小乙来到树前瞧看,那洞也就巴掌大小,如何能钻进人去!童陆轻笑两声,

“我说瓜哥,你的鼠大爷身子小,能钻进去,可你这大头,如何能够进去!”

瓜哥没理他,直接贴到洞口,努力朝里看去,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他朝里大喊一声,也是没有任何反应。瓜哥失望极了,站起身来,起到一半时,洞中竟是隐约有了一丝回声!众人大喜,纷纷上前。

“哈哈哈哈!我就说拜鼠大爷管用吧!这鼠大爷定然是在庙中修炼,已成正果!哈哈!以后我得常来拜拜才是!”

众人通过那回音,确定了方向,逐步挖掘,竟是真找到了那密道。密道可容两人同时通行,倒也好走,不过经历了这许多年,密道是否有塌方也不得而知。有希望总比没有强,小乙当先进了密道,这二三十人也个个有种,小乙尚未探清前方情形,就已经挨个进了密道。小乙心想,若是前方不能通行,这般退出去,那可麻烦得紧,他只希望一切顺利,不要再生枝节。

比想象中的容易太多,小乙也只清理几处轻微的塌方,便到了密道尽头。出了密道,便是一片坟地,看那草长得如此之长,只怕是个乱坟岗。几十人依次出来,没有一人掉队。童陆衣服被沾了不少泥,正自清理,口中还不停唠叨,

“这衣服就没干净过,真是麻烦死了!麻烦死了!我说瓜哥啊,你这密道当真厉害得很,过了这么多年都没被堵住,还有不易被人发现的换气孔!太厉害了!”

瓜哥刮着头顶,笑笑,

“就是就是!就是就是!”

“蹲下!蹲下!”

小乙轻声叫喊。

众人迅速蹲了下来,大家心中都是了然,定是附近有那敌人出没。小乙注意前方,只见那两人寻了处平地蹲下,应是肚中翻涌,来这疏通疏通。那竹竿儿这就想上前将那二人解决,却被小乙拦住,不清楚周边情形,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才是。

二人疏通完毕,提裤回营。众人摸索向前,看那贼人阵势。这一看不要紧,各人都吓出一身冷汗。小乙三人知晓这外边情形,但再见时,也是心有余悸。只见前方密密麻麻的贼匪,足有千人之众,再朝更远处看去,也是乌怏怏一片,人数只多不少。童陆看着瓜哥,道,

“瓜哥,你别再磨你那头了好吧!快磨出血来了!你这秃顶就是磨出来的!”

瓜哥赶紧回道,

“我也知道啊!可就是停不下来!哎呀哎呀!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这么多人,咱们这二三十号,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小乙心中也是大急,

“咱们人太少,正面上去就是以卵击石!根本没有胜算!”

白青心头纠结,十分紧张,她握紧小乙双手,问道,

“小乙哥,你说怎么办才好!”

小乙想了一会,叹道,

“咱们也只有尽人事,听天命!”

众人也都没甚办法,于是聚了过来,听他怎么说。

“还好有那城中百姓的大力支援,咱们这城池才坚持了这许多时日,但如今物资匮乏,真是到了生死存亡之时!咱们现在唯一的胜算便是求来救兵!”

众人一听,也觉有理,

“建昌城周边都被贼匪堵住,消息完全传不出去。今日入城之前,我们也托人去搬救兵,但是否真能传到消息,也是未知之数。大家是否信我?!听我安排可有异议?!”

众人点头默许,又听小乙说来,

“瓜哥,这里抽出十二人来,分成四队,每队三人,分别去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要做的就是对敌人进行骚扰,让他们越乱越好!为援军前来尽量多争取些时间。这贼人大都是为活计才入了叛军,咱们不要下死手,让他不能产生威胁,反过来还需要他人看护最好!咱们得手一处,便换个地方,等待下次出击,千万确认安全后再行事。注意,不是为了多伤人,而是让敌人慌乱!”

瓜哥点头,小乙继续说道,

“耐力好机灵的要上几人,分别去往建昌府各方向报信,若是遇到江湖好汉,也可一并招来助力!至于其他人,则需要补充城内物资,从这密道送入城中。至于这物资从何而来,就要看各人本事了!对了,咱们从狱中出来,怕是不太好露面,所以还是不要暴露密道位置。我和青青陆陆一起,去寻那贼首,若有机会,咱们来个擒贼先擒王!”

众人觉得极好,瓜哥与众人商议,迅速安排下来,然后各自去了。众人都极有斗志,倒是让小乙觉得十分意外。这狱中之人,常人看来都是些欺善作恶之辈,哪能想到在此危急关头,他们能够抛开性命,救民于水火之中,着实让人感动。小乙让瓜哥留在身边,他熟悉这周边地形地势,倒是极有用处。

瓜哥带着小乙三人摸到了城北半山之上,几人潜伏起来观察下边局势。果不出所料,之前那波进攻只是佯攻,意在让这城中守军百姓慌乱起来。这群贼匪表面看似凶悍,实际上大都战力不强,也就与平常百姓相当,能打的不过数百人,在叛军之中来回穿插,监督众匪,鼓舞士气。小乙轻声说道,

“这贼首也真够厉害的,仅凭这群乌合之众,就生生围住了这偌大的建昌府。封闭消息,安排布阵,也都是井井有条,真是不好对付啊!”

瓜哥慢慢刮着头,回道,

“咱们若非人太少,也能与那守军配合,来个内外夹击,痛击恶匪!”

童陆笑笑,

“瓜哥,这二三十人,也不知是否真与我一道,或许人家就是想找个机会逃脱生天也不一定。若是被敌人捉住,说出这密道一事,那咱们的计划可都要白给了!”

瓜哥急了起来,道,

“不会不会!这些都是我知根知底的,也都不是那贪生怕死之辈!这些人大都只因平日打架斗殴下手凶狠了些,这才被关进牢中。真真没人犯过那不可饶恕之罪。”

童陆突然有了疑问,

“我说瓜哥,这牢中为何这么多人。不是说洪大人在任,各处太平无事么!”

瓜哥摇摇头道,

“他善待百姓确实不假,只是对这江湖中人就要苛刻许多。牢中除了死刑重刑犯人,其他大都是些江湖人士,他们犯了小事,按大事处理,犯了大事,那就等着被砍头吧!哎,虽说有些过于狠辣,但是也更大程度约束了这江湖势力,倒也还是有些好处。总之你们放心,我带出来的,绝对可靠,大事一了,还让他们回去蹲着!”

三人听完,只觉这瓜哥似乎瞬间高大了不少,他头顶越发亮堂,童陆开玩笑,说它太容易暴露,还是抹上一层泥才好,不过也只是玩笑话,各人也没当真。

贼匪佯攻不断,城头守军在洪大人指挥下,也是严阵以待,丝毫不敢松懈。这贼首确实有些能耐,这佯攻队伍不断轮换,也是让各部都能休整,又能继续保持战力,提升经验。小乙看那势头,完全无法想象这样的队伍竟会暴发出这般战力,不说其他,仅这带兵练武方面,真是让人不得不佩服!

眼看就要入夜,天空之中亮起繁星,小乙四人趴在地上,人人腰酸背痛,当然也都换了不少姿势。他们早已寻到那贼首所处位置,只待夜色来袭,慢慢摸上前去,给他致命一击。建昌城外燃起众多篝火,与那星辰相比也不差多少,从半山之上看去,真是十分好看。小乙看了看天色,说道,

“陆陆,你带着青青留下,这事我和瓜哥去就行。”

童陆斜他一眼,笑道,

“小乙哥,你这胆大心也大,你觉得不带上我能行么!”

小乙不知他为何这般说话,又听童陆道来,

“你这白日里这般安排,贼军四处有人骚扰,难道那贼首还不做些防备?你俩现在过去,定然是入了敌人圈套!你想这贼首能把这样的队伍带得有模有样,这点能耐应该还是有的!那贼首是否真在此处,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瓜哥眼看就要大展身手,却被童陆这般打击,急急道来,

“咱们都看了这长时间,命令都是从这传出,难道还有假?还有,童陆兄弟,有这问题,为何不早说,真要把人急死呀!”

童陆尴尬笑笑,回他道,

“我也刚想到不久,正在思考怎么办才好!”

瓜哥捏了一把泥在手中,恨恨道,

“是那龙潭虎穴,咱也去闯上一闯!小乙兄弟,你看!”

小乙摇摇头,道,

“我觉得陆陆说的有理,城防尚在,咱们不可操之过急!”

瓜哥看他这般说,也只好打消了马上袭营的想法。童陆看他有些不快,缓缓伸手上去,轻轻碰到他那秃顶。瓜哥微微一动,想来不太习惯别人摸头。他没有介意,童陆摸了一大把,然后赶紧躲开,

“瓜哥,别生气,咱们好生计划一下,去还是要去的!”

瓜哥一听,也是来了兴致,听他如何说法。

“咱们离得太远,根本无法看清那边情况。擅自猜测肯定是要吃大亏的!因而还得实地探查一番才能定下计来。人最困乏时,正是三更四更天,若是在那时前往,对方守备定然最为松懈!”

瓜哥马上接口道,

“对,对!咱们就那时前往,给他们个措手不及!”

瓜哥说完,正自兴奋,却看小乙三人都微笑着看他,他不知发生了什么,又听童陆说来,

“常人能想到,何况是那贼首呢!”

瓜哥抱头,不知怎么办才好。童陆趁机又在他头顶上摸了一把,

“瓜哥别急!我想这贼首若是真厉害,咱们无论何时过去,都是很难接近他的。所以时间并不重要。不过就我看来,这三更四更天,倒是最为危险!”

瓜哥看他老是卖关子,急急慌慌问道,

“童陆老弟,你就赶紧说,我听你的就是了!”

童陆笑笑,

“总之不要在此时去,其余时间,随意啰!”

瓜哥一听,大咽一口口水,

“这不相当于没说么!”

童陆翻身躺了下来,

“哎,没办法,谁让咱们人少,我和青青又没甚武艺,还是小心一点才好!咱们现在最重要的是休息!是休息!养精蓄锐,待明日正午再去如何!”

小乙同意童陆看法,对着瓜哥说道,

“陆陆说得对,咱们现在去,只怕真要中了圈套。不如休整一番,明日再见机行事!”

瓜哥没有太多主意,也只好听他安排。

几人一同躺下,看那繁星灿烂,银河壮美,着实不似人间。童陆不停眨眼,问道,

“不知小沙子他们现在到哪了,若是顺利,那消息只怕也快传到会川府了!哎,希望他们快些,我这头发都快被薅没了!哎,不会和瓜哥一样,再长不出来了吧!”

瓜哥也不生气,苦笑道,

“听说白青妹子会治病,有空给我看看怎样!”

童陆轻笑一声,

“有头发的瓜哥还是真的瓜哥么!”

瓜哥正想大笑,突然想到此处危险,硬生生给吞了回去,把自己脸憋得通红,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