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〇

八〇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人不慌不忙,把手伸进了破烂衣衫之中,左抠抠,又搓搓,最后手里捏了个什么东西,拿出来之后,又送到鼻尖闻了闻,味道好生美妙,他整个人都陶醉其中!

空空儿大声说道,

“你家伙,搞什么玄乎?!”

那人嘿嘿直乐,回道,

“别急啊,马上就能见着了!”

小乙眼睛看得更清楚了,身体也在迅速恢复,他看了看瑶儿,瑶儿也在朝他眨眼,嘴角还带着些笑意!小乙大出一口气,这样看来,二人应该都死不了!真好,真好!

再看那人,手里好像抓了一把泥,他用力揉捏了好一阵子,这才满意的举过头顶!他大笑起来,说道,

“看看,看看,这可全是好东西哟!”

小乙看他手中拖着一个泥球,黑乎乎的,一想到是他揉搓出来的,也觉有些恶心!这东西又有何用处,实在叫人不解!空空儿当然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接着问来,

“你这家伙,又在搞什么名堂!”

那人笑把泥球收到胸口处,呵呵直乐,回他道,

“嘿嘿,你可千万看好,莫要眨眼哟!”

那人从泥球之上抠了一小块下来,放到了鼻尖闻了闻,满意之后,往前轻轻一扔,落到了那尸虫的中间!说来也怪,尸虫一见这东西,纷纷扑了上去!那人又扯了几小块,分别扔向了其他地方!这些尸虫都很兴奋,疯也似的扑了上去大口抢食,一时间梭梭大响,好不厉害!

空空儿看出了问题,暴怒而起,大声喝骂,

“你这鳖孙,敢动我的尸虫!”

空空儿气得跳将起来,一手指向那人,又道,

“快,快去阻止他,快去阻止他!”

你让这些壮汉与人打斗,他们自然不会违逆,可此时要他们靠近那尸虫,可就不大好使了!空空儿大喝几声,却是无人响应,回头一看,壮汉们已经退开了老远!他捂住了胸口,大口喘息起来,这般模样,还真像一口气接不上来,便要归了天那般!空空儿喘了一阵,方才又道,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完事之后,再来找你们算账!”

壮汉们退得老远,这空空儿只一人守在门口,这样一看,反倒是小乙这边占尽了优势!空空儿不由得往后退出几步,免得这里边有人突袭,保不齐要被人伤到!

小乙眼前这位已经把手中的泥团扔完,而后手在破衣衫上抹了几把,算是清理过了!又听他笑着说来,

“就只有这么多了,你坐着慢慢吃,别急别急!”

那人双手叉腰,两腿前后分开,乐呵呵的看着那些尸虫把他扔出去的东西吃完!尸虫吃完那东西之后,似乎也没什么异常之处,可没过多久,却是相互撕咬了起来!这声音格外尖锐,一声还未平定,另一声又起,在这殿中环绕起来,久久不能平息!这声音好不凄惨,但小乙却很是喜欢,因为他知道,这是己方胜利的赞歌!

空空儿大声说道,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如何对付这尸虫?!”

那人笑道,

“知道的从多了去了,我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

空空儿又道,

“之前,之前有人扔了火把进来,想必也是你喽!”

小乙想起被尸虫围攻之时,从那窗外突然扔进了两只火把,准确又及时,可真是救了众人的性命呢!后来又陷入绝境,这人现身出来,又替众人解了围!这前后一联想,呵,或许还真是他一人所为呢!若真是这样,他可是一连救了小乙瑶儿两次,算得上是二人命中的大贵人了!

小乙开口问他,

“恩人,都是你,对不对?!”

那人呵呵笑着转过身来,看了小乙一眼,又很快把眼神移开,而后回他道,

“嗯,没错,是我!嘿嘿,我可是一连救了你们两次哟,你们可要好生想想,如何报答我才是!”

瑶儿笑了笑,扯动胸口,又是疼得咳嗽起来,小乙轻轻拍拍她后背,待缓和过来之后,方才听她说来,

“你,你为何要来救我们呢?难道就不怕这些人么?”

那人笑着回来,

“干嘛怕这些窝囊废啊,我一个能打一百个,嘿嘿,你们信是不信,他们都不敢跟我动手!”

说完,他便开始活动筋骨,伸伸手,踢踢腿,扭扭腰肢,脖子也是转了好几圈!真如他所讲,那些牛高马大的壮汉,真是没一人有胆进来呢!

空空儿眼见自己豢养的尸虫慢慢死去,心痛无比,那一双眼睛,也终于有了些血红之色!他正欲讲话,外边却有人大吼一声,

“天亮啦,天亮啦!”

小乙透过门窗往外查看,果然见得天边有些发白了!呵,果真是要天亮了哟!小乙听得出来,这人说出这天亮二字,也是有些惊慌失措的!他们很怕天亮,因为天亮之后,他们便无所遁形了!再看那空空儿,脸色更加难看,指着这殿中大喊一声,

“快,快,快去把人给我全都杀光!快,快!”

空空儿再次发出命令,可是,似乎效果不佳,没有一人响应!壮汉们窃窃私语,商量着什么!小乙知道,他们这是打算要走了,他们可不敢再冒这风险!是啊,没把人杀了,却把自己给搭了进去,可是大大的划不来了!还有,还有,刚来的这个带面具的家伙,既能解毒,又能杀尸虫,谁知他还有多少手段呢!空空儿气急败坏,又叫又喊,可到最后,还是没有一人听他的话!

终于有一人大喊出来,

“快走吧,快走吧,再不走可是来不及了!”

这话一出,除了空空儿之外,所有人都有了响应,再有一人说话,

“走啊!”

那人拔腿便跑,其余人等亦是紧跟上去,众人四散而逃,很快就再不见人影了!再看那空空儿,孤零零的立在门口,好不可笑!

小乙扶着瑶儿,慢慢站起身来,二人身体虽然也只恢复了三成左右,站起之时,也是十分费力!小乙目视空空儿,笑着对他讲道,

“呵,对不住了,我们还死不了呢!接下来,咱们换换,让你也尝尝这将死的滋味如何?!”

二人相互搀扶着往前挪步,那空空儿恨得牙痒痒,可他又有什么办法!这个时候,只他一人在此,根本没有一点儿胜算!他当然是明白人,迅速往外退走,紧跟着大喊一声,

“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还会再来要了你们的命!”

说完这一句,人已然飞快逃走,遁入了那最后的一丝黑暗之中!

很快,天亮了,一切似乎又回归了往日平静!

小乙二人转过身来,朝着那带着面具的怪人深鞠一躬,

“多谢恩人出手相救!”

二人一同说出此话,那人却是摸着肚皮呵呵直乐!小乙这时眼睛舒服许多,也终于好好看清了这人!他个头与小乙一般高,身材也比之前看得粗矿强壮许多,身上果真又脏又乱,头发也是粘成了一块一块,似是好些年都没有洗过了!之前以为他戴了个铁制面具,可此时看清之后,方才知晓,其实就只是一块树皮而已,不过,这树皮做得不错,十分贴合!

这人拍拍胸脯,回道,

“哎,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我啊,也只是路过,看到你们有麻烦,这才出手相帮!倒是你们两个,能够坚持那许久,真不是一般人啊!”

那尸虫仍在互咬,不过声音小了许多,或许是已经死了不少了吧!

小乙笑道,

“恩人说笑了,我们接二连三差点被人害死,又怎好意思说自己不是一般人呢!”

那人抑天大笑,朝地上比划了一下,回小乙道,

“快些坐下吧,没个几日,你俩还是别想要好了!”

小乙瑶儿互看一眼,而后慢慢坐了下来!而那人却是自己个儿跑到空空儿之前所站位置,两手一掰扯,竟是把那一扇门给扯了下来!呵哟,这人的力气,也是不小的哟!他把门扛了过来,扔到了即将燃尽的火堆之中。这还不够,他又去卸下几扇窗户,也是一齐扔到火里!那火本来已经看不到什么火星,可加上了这些可燃之物,又是慢慢燃了起来!虽然烧的是自家门窗,可秀坊姑娘却没有一人觉得他有问题!是啊,若不是他的话,或许大家也早就死于非命了!

那人弄完之后,拍拍手,又是擤了一大把鼻涕,甩入火中,这才十分满意的回转过身,对众人讲道,

“齐活!这些尸虫不打到最后绝不罢手,所以啊,咱们慢慢等着,坐收渔人之利!嘿嘿,很好,很好!”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这招实在厉害!不过恩人,你又是如何知晓这对付它们的方法的呢?!”

那人呵呵直笑,回道,

“误打误撞,误打误撞!”

他虽然这般说,可谁会相信呢,他之前那从容不迫的状态,又怎么可能是临时起意呢!能够做到这些,他定是早就对此有所研究,否则,又如何能够让人信服!小乙突然又想起了空空儿的话,他初时以为这是他二师兄,他们是同门,应该也会对这毒虫毒药有所了解!可是,小乙也看得清楚,这人定然不是他,他的身份,可就更加难以猜测了!

他既然不愿意说,小乙二人当然也不会勉强,于是小乙便问些其他,或许他能多作解答,

“恩人,你对这尸虫定是多有研究吧,可否与我们讲讲呢?!”

那人不住点头,一屁股坐到地上,由于衣衫宽大,也是扑出了好些飞灰,他坐好之后,却是四处都觉不适,最后由两手撑住了身子,这才舒服一些,说出话来,

“这尸虫啊,可是从死人身上提取的,后来又经过层层筛选,选出那最最厉害的,繁衍生息!这尸虫也是奇怪,只是爱吃人肉,若是用别的来养,它还真就不大生长呢!所以啊,养这玩意,真是费人哦!”

哎哟,这虫子竟是要拿人肉来喂,这也太过恐怖了吧!小乙又看了那方一眼,心中凉意顿生,是啊,这么多虫子,也不知是用多少人喂出来的!而且,这些虫子还只是那两具尸人中的,若还有其他,死人的数量更是不敢想象了!

那人又接着说来,

“供它们食用的人啊,还必须是活人,刚才死了一小会儿的,它们就不爱吃的!啧啧,想想都觉恐怖哦!”

小乙又问,

“恩人,那两个尸人,又是怎么回事,尸虫又怎么不把他们全都吃完呢?!”

那人觉出姿势不大舒服,又是换了一个,而后方才回道,

“这个可就相当的神奇了!尸虫入了人体之后,便会开始咬食人体,它们都学精了,总是抢着去吃那最可口的脏器,所以啊,才会总想着从口鼻进入人体!呵呵,若非如此的话,你们这些位的脸蛋儿啊,可是早就花了哟!”

原来如此,这些虫子不仅恶心,竟还如此机敏,当真了得!正如这人所讲,这虫子若是见啥吃啥,现场的这些位,应该也早就没了!

那人兴致正浓,又接着说来,

“那两人,也是那高手中的高手,二人实力极强,在被尸虫入腹之后,亦是坚持了许久许久!他们越是挣扎,尸虫越是兴奋,可不就有更多的尸虫进去么!在那最最关键的时候,给他吃上特制的药汤,尸虫便会停止对他身体进行攻击,它们就在人体之中休眠!这个时候,他们也已经变成了尸人了!每日喂药,喂汤,这尸人便能长久存活下来!那些尸虫虽然在睡眠,可对这尸人的影响仍是极大,由于有它们的存在,尸人总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就像你们之前看到的那样,只是一爪,便能把对方的脖颈扯断,一拳亦是打入对方腹部!啧啧,这可厉害惨喽!”

瑶儿不住眨眼,又问,

“这个,这个,恩人,这里边的一切,你也都看到了,对么?那么说来,你可不早就在这外边了哟!”

是啊,能够看到阿欢阿乐互殴,可不是早就在外边的么!

那人咦了几声,又道,

“哎,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嗯,被你打断了,可是忘了说到哪儿了!让我想想,让我想想!哦对了,对了,说到这尸人力量变得格外强大!没错,这就是练制尸人最大的目的,你们想想看,若是自己带阿欢阿乐出去,又有谁人敢惹你呢!咱们再说说这个尸人,他们虽然已经没多少意识,但仍是能够听懂一些人话!多加训练之后,便能吩咐他去办事了!哎,不过,这可是需要投入太多精力,否则尸人没练成,倒把自己给弄没了!”

小乙问道,

“哎哟,对了恩人,若是有尸虫进入体肉,那,那该如何是好啊?!”

那人回道,

“若是不多的话,吃点酒就能将它们弄死!”

说到这酒啊,这人竟是舔起了嘴来,哎,他定是好这一口,所以才会有此种表现!

小乙试探着问他,道,

“恩人是否想要吃些酒水呢?!”

那人立时拍着大腿,叫喊了起来,

“可不就是么,我这本来就是到秀坊找酒吃的,怎知遇到这么一档子事,可不把我给急坏了么!”

小乙强忍着痛,笑了起来,

“原来恩人也好这一口,那我这就去取些过来!”

外边已然天亮,也再不见那空空儿和壮汉们回来,应该是安全了!小乙回头看看那些位秀坊姑娘,说道,

“拿些酒来给姊妹们吃下,也就不怕那尸虫了!”

姑娘们都明白的,当然不会不同意啦!

小乙正欲起身,眼前却又突然蹿出一个人来,他跪倒在地上,双抱住了头,哇哇叫喊两声,大声说来,

“我去,让我去吧!”

说完这几个字,一头往下,直撞到了地面之上!哎哟,这一下撞得可是不轻,他的额头亦是呈了青紫颜色!没错,这人正是树哥,他自从被那空空儿偷袭之后,便一直抱着头,一会儿用手使劲拍拍,一会儿又往地上来撞,弄得嘭嘭直响!小乙也早就注意到他,他似乎并没有中毒的迹象,也是,那东西是从空空儿的嘴里吐出的,所以应该是不会有毒的!树哥这个时候跑了过来,应该也是听到这人说他想要吃酒,所以自告奋勇去拿酒过来!

那人忙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找得着,我自己去就是了,自己去就是了!”

他讲出这一句,就又后悔了,这样说来,可不表示他常有到秀坊之中偷酒吃么!呵,这也太过嚣张了吧!秀坊姑娘们虽然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但出入秀坊如无人之境,也真是叫秀坊诸人蒙羞!

那人很快补上一句,道,

“那,那就有劳树哥了!”

树哥一听这话,又在地上狠狠磕了一下,这才回话,

“客气,客气!我去去就来!”

树哥双手在地上一拍,整个人就似弹簧那般直立了起来,呵,这身手,实在了得!他很快奔出了殿门,临走之时,又在那剩下的一扇门上撞了一下,直把那一扇也给撞落在地!

小乙看着他去了,心里也是乐开了花!

瑶儿忽又笑了起来,说道,

“哎,各位姊姊妹妹,啧啧,我看树哥这样子,对那藏酒之处也是熟悉得很,看来也是没少来的哟!”

秀坊姑娘好不尴尬,看来不仅仅是眼前这位能在秀坊之中来去自如,那个熟悉的树哥,亦是“常来常往”!

阿果突然讲出一句,声音极弱,也是用足了力气!

“恩人,你,你能不能救救芳姐,能不能救救芳姐啊!”

小乙一听这话,方才想起来,芳姐受了伤,又是中了巨毒,早已昏迷了过去!这一会儿只顾着问话,却是忘了她还在危难之中,实在不该,实在不该!小乙与瑶儿搀扶着起身,那人却是抬起手来,示意他二人坐下,而后说来,

“你俩坐着吧,让我看看去!”

二人没有坐着,还是相互搀扶着往那方过去!

那人走在秀坊姑娘中间,好不得意,若他不是刚才救下众人,可不就要被人当作一个淫贼了么!兜兜转转过去,来到了阿果身边,开口问道,

“哎哟,这个,怕是不好治的哟!”

阿果急得大哭,声音有些嘶哑,

“我求求你,你救救芳姐,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众多秀坊姑娘也道,

“求你救救芳姐,救救芳姐!”

这女人啊,一到这种时候,就老爱哭,这一哭吧,便是叫那人手忙脚乱!看得出,他最怕这个,一个劲的挥手,又道,

“好,好,好,让我好生瞧瞧!”

众女慢慢止住了哭,那人翻开芳姐的眼皮查看,又是把脉,又是捏指!好一阵子,又是不住的摇头,

“气息微弱,心率不齐,巨毒攻心,多是没救了!”

众女一听这话,又立时大哭起来!那人哪里受得住,两手狠狠抓住了自个儿的头发,又道,

“啊,好,好,我尽力,尽力!”

他又把一手伸入自己的衣衫之中,搓搓揉揉好长时间,最后取出个小小的药丸,这药丸也只拇指大小,可比他之前那颗小了数倍!这药丸好像是刚才搓揉起来的,黑呼呼的,怪恶心!不过,刚才他也是用这样弄出一个,解救了尸虫危机。此时再取一颗出来,或许还真能派上用场!当然,众人也没有更多别的选择了!

那人小心翼翼把手伸到阿果那边,阿果的手脚还不大利索,不过,努力一把,还是能够抬起来的!她接过了药丸,眼泪也是忍不住又流出来,只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哭出声,只是稍有激动说出话,

“多谢恩人,多谢恩人!”

阿果轻轻掰开芳姐那青紫色的双唇和牙齿,将那药丸送入她口中,又是不住替她拍背,叫那药丸能够顺利滑入胃中!

那人扯着头发起身,又道一句,

“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试试了!事先说好了啊,若是救不了她,可千万不能怪我的哟!”

这个时候,也没更多的办法,只能选择相信他,相信芳姐命不该绝!

正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而后又听得两声嘭响,呵,可不就是那树哥回来了么!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