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四

八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什么?小巍公子回来了?怎会这么快?

不仅仅是阿果这么说,不少秀坊姑娘,也是站起了身,小声私语起来!哎,这样说来,应该是真的了!空空儿押着小巍公子出去,这才没过多久啊,这样的话,空空儿会不会也被抓住了呢?等不多时,门口现出一人身形,可不就是那小巍公子么!

小巍公子往前几步,温柔一笑,而后开口说道,

“小巍让大家担心了!”

树哥抱着头,紧跟着进来,他头又开始疼了,到了门口,一头撞了上去,就很快好了起来!他乐呵呵来到小巍公子身边,说笑道,

“小巍公子真是神人啊,还没出扬州城便摆脱空空儿了!哎,只可惜啊,没能把那空空儿留下,也不知他将来又会如何祸害世人!”

小巍公子回道,

“这点大家放心,我的手下已经全力追赶了,他定然逃不了的!”

小乙问道,

“小巍公子,刚才发生了何事呢?!”

小巍公子显得很轻松,回道,

“无人拦阻,所以车马通行十分顺畅,很快出了城,那空空儿一时兴奋,手上放松了一些。我也是趁此机会逃了开去,他出了手,向我下毒,我也只能侧身闪躲。没想,那车马撵上大石,弹跳起来,也是把我给甩了出去!我翻爬起来,欲要再追,可那车速度极快,我尝试追击,却是被它越拉越远!正此时,我的手下和树哥也都赶到,于是便跟着一齐回来了!”

树哥笑道,

“我早就说了,小巍公子吉人自有天相,当然不会有事啦!”

小乙白他一眼,打趣道,

“树哥,你又是什么时候说得呢,我怎么没听着?!”

瑶儿也笑了起来,说道,

“树哥,你这嘴啊,也是油滑得很哟!”

树哥呵呵直乐,又道,

“这不重要,不重要,重要的是,嘿嘿,小巍公子安然无恙,这不比什么都强么!”

小乙看向小巍公子,总觉又有什么不大对劲,正想再问几句,却是瑶儿先开了口,只听她这般说来,

“小巍公子,你这车马,出城门亦是无人敢拦,呵,你的身份啊,怕是不简单哟!”

小巍公子往她这方看了一眼,笑着回她,道,

“嗯,那么姑娘又有何看法呢?!”

瑶儿慢慢坐了起来,又道,

“若我猜得不错,你本是赵姓,不知是与不是?!”

小巍公子微微一笑,回道,

“嗯,为何如此猜测?!”

瑶儿回他,

“若非如此,试问谁敢明目张胆私藏这般规模的亲卫,进出扬州城,又怎么可能如此从容!呵呵,小巍公子,你觉得我讲得对么?!”

小巍公子仍是那般笑着,点下了头来,回道,

“嗯,姑娘说得,倒是有理!”

树哥一脸错愕,表情十分夸张,问道,

“小巍公子,你真是,你真是皇室一族啊?!”

小巍公子没有出声,门外却是闪进了一人,嗯,是那个半个都被包裹住的那位!他来到小巍公子身边,轻声说来,

“诸位既然都已经知道了,也请替公子保密,可好?!”

小乙明白,他这般人物,越少人知道他的身份,便越是安全,这人有此说法,也就能够理解了!不过,所有人听说了他的身份,还是多少有些吃惊的!

瑶儿笑了笑,接着说来,

“嗯,你的堂兄近日可好呢?!”

小巍公子一听这话,脸色竟有极大转变,不过,他还是很快恢复过来,淡淡回了一声,

“回姑娘,都很好,都很好!”

小乙知道瑶儿是在问那太子,这人若真是皇族,那必定会有些反应,刚才小巍公子这等表现,应该还算正常!或许,真就被瑶儿说中了呢!

瑶儿呵呵一笑,又道,

“还别说,你和你堂兄的长相,还真有那么一些相似呢!”

小巍公子又是浅浅一笑,回道,

“嗯,姑娘倒是细心得很!”

那半面男外这边看了几眼,突然往前一步,手指瑶儿,大喝一声,

“逆贼之女,呵,还真是巧得很呢!”

这一声真如惊雷,可是把人吓得够呛!他是谁,竟是认出了瑶儿不成?还有,他说的这逆贼,可是指的瑶儿的父亲,那个曾经驰骋疆场,威风八面的大将军?!啊,这一声逆贼,真是让人心寒啊!

瑶儿怒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试试!”

瑶儿的脾气立时上来,对方却也是毫不示弱,高声喊了一句,

“来人,把这逆贼余孽拿下!”

外边人一听这话,立时冲了进来,一行五六人,可都是壮如牛般的汉子!脖颈上青筋暴起,可都是厉害的角色!

小巍公子皱起眉头,问道,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啊?!”

那半面人回道,

“公子,这是瑶儿大小姐,你也曾听说过的吧!她爹前些日子私通敌军,密谋叛乱,还好早些败露,要不这天下,怕是要易主了哦!”

小巍公子犹豫一阵,闭上了嘴,看来他也很难做这决策!

半面人一挥手,又道,

“嗯,还不快去把人拿下!”

这一变化,让所有人都大为震惊,秀坊姑娘们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乙站起身来,横棍在前,将瑶儿揽在怀中!

瑶儿哭喊起来,

“你们胡说八道,我爹怎么可能私通敌军,怎么可能!”

小乙也道,

“事实究竟如何我不知,我只知道,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碰她一下!”

小乙生起了莫名心火,这些家伙,怎么感觉比空空儿手下的那些位还要可恶!他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但是,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放手,不能让他们把瑶儿抓去!

对方围拢过来,半面人冷冷道,

“包庇余孽,一样得而诛之,你们还在等些什么!”

那几位倒还算有些礼数,一人说上一句,

“小兄弟,我们也是奉命办事,别要让我们为难啦!”

小乙笑道,

“我的女人,叫你们随便拿去,那我又算个什么!你们想要拿她,先要问问我的棍子才行!”

忽然又有秀坊姑娘在替小乙二人说话,

“诸位,事情尚未弄明白,是否可以暂缓一下呢,瑶儿姑娘她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啊!”

阿果暴怒起来,双剑已然握在手中,跳到小乙瑶儿身前,指着那几位,大声说来,

“我不知道什么大将军,什么私通外敌,我只知道她叫瑶儿,为了我秀坊几乎拼掉自己的性命!你们想要拿她,先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呵,阿果竟是如此血性,还真是让小乙大感意外!她这一声,亦是把对方震住,未有再继续往前!毕竟这是秀坊的地盘,你要在此处拿人,也还得听听她们是何说法!

半面人又道,

“难道,你们连公子的话,也不听了么?!”

几人回头看向小巍公子,小巍公子略有犹豫,最终还是摇了摇头,道,

“先处理秀坊之事吧!”

半面人仍是不依,又道,

“公子,捉拿余孽一样是紧要之事,可不能……”

公子打断他话,道,

“你先退下吧!”

半面人相当生气,只不过,他毕竟是个下人,不好再多顶撞上司,只好朝着小乙瑶儿这边甩了甩衣衫,往门外走了出去!

“等等,你先等等!”

是小乙在说话,他叫住的,也正是这位半面人!那人转头看向小乙,狠狠说来,

“你又有何事!”

小乙笑道,

“我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干嘛老针对我家臭娘们,原来是你,呵呵,这也算是公报私仇了吧!”

众人齐齐看向这半面人,半面人微微抬头看向小乙,未有说上一句!小乙呵呵笑了两声,又道,

“老远见着你啊,我便觉得奇怪,你这家伙为何这般打扮!进来之后,我又仔细观察,总觉是在哪里见过!呵,我看你对我家臭娘们十分厌恶,总算想了起来!哈哈,若我猜得不错,你是只有一只耳朵,是与不是?!”

那半面人露出凶相,又道,

“呵,你倒还有点见识嘛!”

小巍公子很是疑惑,问道,

“你们之前认识?!”

小乙笑道,

“白喜,你是白喜,你的模样我还记得,嗯,没错,与你堂兄白尺,是有些相似的!嗯,你的耳朵正是臭娘们切掉的吧!”

众人都很惊讶,他们不仅认得,竟还有这样特殊关系!被人切掉了耳朵,那种滋味当然不好忍受,所以这半面人对瑶儿恨之入骨,想要借今日机会将其拿下,也就能够理解了!众人此时再看白喜,反倒是带了些同情意味!

没错,这人正是白喜,当日在南海之上,被瑶儿切掉了耳朵,谁曾想到,几人却又在这千里之外再次相遇,还是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相见,真是缘分不浅呢!

小乙又道,

“哎,白喜,我记得,臭娘们好像是切了你两只耳朵,哎,怎么,你又长了一只出来呢?!”

白喜只遮住了半个头,能够看到另一只耳朵,这又是何道理!

白喜恶狠狠道,

“若不是遇到了神医,我怕是连一只耳朵都保不住了,若真是那样,可真就没脸见人了!”

小乙略一思索,问道,

“你说的是,小二黑?!”

也是,在那船上,有这能耐将断耳接续上的,除了那小二黑,还有何人!小乙一想到小二黑,心中便生起了希望,是啊,若是能寻到他,定能将瑶儿体内巨毒祛除!只不过,他现在又在何处,哎,真是无从知晓呢!

白喜冷笑一声,道,

“神医的名儿,也是你能直呼的?!”

小乙无奈摇摇头,回他道,

“你这脾气,倒是要改改才行,要不尽早要吃大亏!”

小乙忽又想起一事,这白喜,又怎会跟这小巍公子待在一起,这可真是太过奇怪了!毕竟他是商人出身,身份地位与这皇室一脉可是大有差别,而且,似乎小巍公子还挺相信他的话,更是让人想不通了!

白喜不住点头,又道,

“我先出去等着,你们俩,一个都没想逃!”

白喜一招手,带着几人下去了!不过,他们又多留了两人守在小巍公子身边,可能也是害怕小乙学那空空儿,再次上演那擒贼擒王的好戏!不过,他们也是多虑了,小乙这个时候,怕是连个普通的秀坊姑娘都打不过,更别提他们了!

瑶儿突然握紧了小乙的手,小乙知她的胸口又开始疼痛了,这毒也真够折磨人的,每隔一时便是如此,可是不好受啊!可是,小乙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白喜带着人守到了门口,由于发现了小乙和瑶儿,所以多派了许多人守在门窗外边,若是发现小乙瑶儿逃出去,也能在第一时间将他们擒获!

这白喜如此紧张,小巍公子却不觉怎样,只是看着小乙二人出神!小乙问他,

“小巍公子,你对大将军之事,又有怎样看法,真觉得他会勾结外敌,祸乱大宋么?!”

小乙这一声十分严肃,那小巍公子回得也是十分肯切,

“一个对大宋忠心耿耿之重臣,又怎会做这傻事!他功高过甚,因此触动了某些人利益,所以,被人陷害,也能想得通!嗯,小乙,你们莫要太过紧张,我怎会安排下去,待查清事实真像,必会还你们一个清白!”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那就多谢小巍公子了!”

阿果见小乙瑶儿暂无危险,于是让了开来,问那小巍公子,道,

“小巍公子,你的人这般厉害,你也不好好管管!”

小巍公子一时开不了口,阿果又是接着道来,

“不论如何,小乙和瑶儿是我们秀坊的救命恩人,你们想要动他们,也得看看我们同不同意!”

小巍公子不住点头,回她道,

“好,好,我们清楚的,姑娘,还有你的同门师姐师妹们也都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做那无礼之事!”

阿果这才把双剑收回,回头看了小乙一眼,说道,

“小乙,你俩放心,只要有我在,绝对不能让他们动得你们分毫!”

突然,有人叫了芳姐,情绪有些激动,难道是芳姐真的出事了?!哎哟,阿果哪里受得住,立时奔了回去,待她扶住了芳姐,便只听得她一人的声音了,

“芳姐,你没事啦,真好,真好!”

她还未有说话,又是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芳姐醒啦,芳姐醒啦!”

这话一出,所有秀坊弟子都把注意力转移了过去!是啊,这秀坊之中,也就只有芳姐一个领军人物,她昏死过去,之后,便再无一人能够领导秀坊弟子抗争!她在这个时候醒来,当然也是给了众人更大的信心!

阿果的声音接着传来,

“芳姐,芳姐,你能听到我么,你能听到我么?!”

除了阿果之外,好些秀坊姑娘亦是激动得掉下泪来,是啊,芳姐没事,她们便有了依靠,也就不会再怕什么了!

芳姐醒来之后,眼神停留在了阿果身上,缓和了好一阵子,这才又看向了其他人!她努力回忆之前发生之事,良久方才问了一声,

“他们退走了么,他们退走了么?!”

阿果哭笑起来,回她道,

“他们都被抓起来了,定会受到访有的惩罚!”

芳姐闭上了眼,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咽了口唾沫,方才又道,

“好,真是太好了!”

阿果安慰芳姐,又道,

“芳姐,你莫要再想这许多,你先闭上眼歇息吧!”

芳姐微微点下头来,回道,

“好,好!”

可她却是突然又睁开了眼,回了一句,

“不对,不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芳姐清醒了多半,立时挣扎着坐了起来,一见到小乙紧紧抱着瑶儿,小巍公子端坐在旁,还有那树哥用头不断撞击着柱子,便知这事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阿果,你老实与我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阿果还未开口,却是小乙先讲出话来,

“芳姐,你莫要担心,一切都已结束,接下来的事情,也会有人着手处理!你啊,就安心歇息,莫要再管那许多啦!”

芳姐思索片刻,又觉不对,问道,

“小乙,你们这是?还有,这位,这位又是谁呢?!”

芳姐看了看四周,各人的情绪皆有不同,而这殿外的天空,也早就亮起,自己昏迷之间,虽然看上去大家都没什么事,不过,这期间,定也是发生了不少事情!芳姐最所把目光停到了小巍公子身上,问出了这一句来!

小巍公子朝芳姐点了点头,轻声回她,道,

“我叫小巍,芳姐,你就这般叫我便是!”

芳姐口中喃喃,道,

“小巍,小巍……”

她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又才问来,

“之前那些人,是被,被你打跑的么?!”

小巍公子起了身,朝着芳姐轻施一礼,回道,

“回芳姐,这是所有人的功劳,又怎能算在我一人头上呢!”

芳姐往四周看了一眼,又道,

“这样啊,那,那可要多谢,多谢小巍公子!”

小巍公子回道,

“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

这话说完,又是陷入了短暂的沉静之中,小巍公子脸上略显尴尬,还是小乙先开了口,说道,

“芳姐,要不先让阿果送你回去歇息,你中毒可是不轻,需要长时间卧床歇息才是!”

芳姐微微摇头,回道,

“不,不,我就守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芳姐倒是干脆,立时表明了态度!

小乙正欲再讲,却又听得门外一阵骚动!这动静可大,可是比之前数次还要厉害!瑶儿痛觉稍减,小乙这才站起身来,透过那窗户往外一看,竟是有不少女子奔走过来!再看这些位,衣着花花绿绿,也都是手握双剑,啧啧,可不正是其他的秀坊弟子么!小乙一见此处,大喜过望,朝着众人大声说来,

“各位,秀坊其他姊妹,也都回来了哦!”

所有人一听这话,也都围到了窗边往外查看,果真如所讲,亦是有人大声叫喊起来,

“啊,是姊妹们啊,哈哈,所有人都安全啦,所有人都安全啦!”

众人竟是欢呼了起来,这也是太长时间的压抑,突然找到了抒发点,便一齐爆发了出来!是啊,本以为对方是将秀坊主力调开,然后各个击破,可此时看来,对方的计谋似乎没能得逞,多数秀坊姊妹,也都安然无恙!芳姐听到众姊妹这般说话,也是高兴得泪流满面,

“好,好,真好,真好!”

虽然没有更多言语,但小乙也能感受得出,她对这秀坊爱得深沉!

片刻之后,又有其他秀坊弟子闯了进来,见得此时情形,也是一惊,而后退到了秀坊姊妹们身前,双剑在前,将所有人护在了其中!小乙一见这些位,约莫有个三四十位,个个怒目相视,双剑握得极紧,就似见到了杀父仇人那般!

阿果大声说来,

“姊妹们,这几个是咱们的救命恩人,可千万不能怠慢了他们!”

这话讲出,这些新来的方才对小乙等人另眼相看!

有人问道,

“院子里怎么这么多人,他们都是从何而来?!”

阿果此时成了代言人,高声回应,

“姊姊们,我们被人暗算,差点儿喂了尸虫,还好有小乙瑶儿,还有树哥他们相助,这才把命给保住!还有,这是小巍公子,他带着自己人,把那些恶贼一并擒获,也是咱们的大恩人呢!”

那女子回问一句,

“这么说,秀坊之中,已经没有敌人了?!”

小乙这才留神说话这位,能够看得出来,她刚才经历过一声血战,衣裳已被划开了好些个口子,双手以及那双剑之上,亦是沾上不少鲜血,或许就在刚才,还在与敌厮杀!呵,果真如自己所料,她们也遇到了大麻烦,此时方才脱身赶来!

阿果又道,

“是啊姊姊,除了一个十恶不赦之人逃走之外,其余人等,都被小巍公子的手下给擒下了!”

这女子大声回应,

“所以说,这外边的,都是你说的小巍公子的手下喽?!”

她说出这一句,当然还是有些吃惊的,不过她们路过来,未有受到对方拦阻,多半也能猜想得到!此时听到阿果言语,又亲见了诸人表现,这才算是放下了心来,于是大声道出一句,

“都是自己人,让外边的姊妹们快些进来吧!”

这话讲完,另有几人跑了出去,或许真是去叫人进来吧!

阿果终是笑出了声,而后却是从她那处又发出了声响,小乙听得明白,说话那人,却是阿果怀中抱着的芳姐,只听芳姐如此问来,

“小雪,坊主她们又在何处,坊主她们又在何处?!”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