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七

八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芳姐睁开了眼,不过,又是经过好长时间,方才完全清醒!她见着阿果和众秀坊姊妹都好好在旁,心中一块大石落下,总算是安下了心来!她微微一笑,说道,

“好了,好了,一切都好了!”

阿果喜极而泣,说道,

“芳姐,有你在,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

芳姐让阿果扶她坐起,几人一齐过来帮忙,刚才坐立好,芳姐一眼见到了小花,亦是激动不已,

“小花,小花!”

她努力抬手,要唤小花过去,小花见着芳姐叫她,也是起了身。树哥伸手拦了一下,她在树哥手臂按了按,树哥这才让开了道来!小花来到芳姐身边蹲下,伸手过去握紧了芳姐的手!

芳姐微微笑起,说道,

“好孩子,好孩子!”

小花眼里都是泪,说道,

“芳姐,你身子好些了么?!”

芳姐拉住小花的手,把那衣袖向上扯了扯,露出了一个翠绿翠绿的玉制手镯!所有见着此物的秀坊姑娘,也都惊呼起来,芳姐把小花的衣袖放下,轻轻拍拍她的手背,又道,

“嗯,坊主还是把它给你了,小花,如何决定,就看你自己选择了!”

小乙心道,这镯子定是有什么特别之处,要不别人见了又怎会有如此反应!再一想,是了,这东西或许就是坊主的信物,只有成为坊主,方才能够戴上它!这样一来,芳姐的话也就能够说得通了!小乙又看了一眼树哥,哎,若是小花选择留下来当这坊主,又怎么可能与树哥成双成对了!这样对他来说,是不是太过残忍了呢?!

小花抹了一把泪,道,

“芳姐,我怕我,我无法胜任!”

她略停片刻,又道,

“芳姐,我想,我想还是你先接任坊主之位,秀坊在你的带领之下,必能重新振作起来!”

小乙看得出来,多数秀坊姑娘都不大喜欢小花,也不知是何原由,刚才小花讲出此话,各人眼中都快射出光芒!哎,小花人缘不大好,要真的当了坊主,怕是不容易做好的呢!

芳姐笑了笑,用极慢的语速回道,

“我?我已经这个模样了,又如何能做得了!你放心大胆去做,芳姐只要还有一口气,便会支持你到底!秀坊,也必能在你这儿更上一层楼!不过,你若还放不下他,哎,那我也不会勉强!”

小花回头看了树哥一眼,树哥面无表情盯着地面,忽的又似毒性发作,抱住了头,不住往身边柱子之上撞击!

小花看了看四周,觉出千斤万斤压力,实在不敢作出决定,

“芳姐,我,我……我真的……”

芳姐笑笑,又道,

“没关系,无论你做出怎样选择,我都全力支持!你再好好想想,再好好想想!”

小花噙着眼泪,点下头来,回道,

“嗯,多,多给我一点儿时间!”

众人皆是沉默了下来,一片寂静,好生诡异!好一阵子,方才又有人讲出话来,

“喂,小巍公子,若是小花接替了坊主之位,你会不会特别,特别的遗憾呢?!”

是童陆在讲话,呵,这家伙为何会这般讲来呢,还真奇怪得很!

小巍公子淡淡一笑,回道,

“我是外人,不好过问这秀坊之事!不过,我相信,无论谁是下一任坊主,都能让秀坊重振雄威!”

童陆大笑起来,又往前走了几步!他此时已然恢复了平时装扮,不过那一身衣裳,却是没有换下,又听他道,

“哎,我刚才掐指一算,呵,可是把这几日来发生的事算了个清楚!嗯,就不知小巍公子,还有秀坊的姊妹们有没有兴趣听了!”

小巍公子眼中突然暗淡了一下,似是有些闪躲!小乙看得清楚,又更觉不对!不过,童陆这家伙,又是从哪儿知晓实情,难道也只是道听途说,又或是胡乱猜想?!

小巍公子笑笑,回道,

“小巍对此事也多有疑惑,小哥若是晓得实情,大可讲来听听呢!”

童陆呵呵直乐,回头朝芳姐轻轻一揖,又道,

“芳姐,那我可就献丑了哟?!”

芳姐虽然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未有拒绝,只道,

“陆小哥,请!”

有了芳姐的授意,秀坊姑娘们虽然大有不解,却也未有再说出一句来!小乙又看了小花一眼,小花却是时不时往树哥那方看去,从她表情也能看出她实在很难做出选择!

童陆清了清嗓子,又道,

“那咱们又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嗯,想想,还是从我们到扬州这天吧!哦对,正是前日夜里!路上碰到了树哥,相谈甚欢,他引领着我们进了城!而后,他自己个儿跑开,去寻小花去了!嘿嘿,他们可早已有约,当然,他二人也不避讳,就给在了人最多的地方!后来,我们寻到了树哥,却只见得他一人!树哥好不难过,以为小花生他气了,所以一通喝啊,直把自己给灌醉了!”

有人问了一句,

“我们可没兴趣听你说这乱七八糟的,直接说正事,莫讲其他!”

小乙往那边一看,呵,却是那白喜在讲!这家伙在自己主子面子,也是这般态度,看来平日里也是嚣张跋扈惯了!

童陆抬起手来,轻声回道,

“莫急,莫急,这事可大有关系,能够帮助我们判断分析!嗯,大家想啊,小花为何没有赴约?没错,只因她与坊主一齐出了城!她们为何出城,想必大家也都知晓的,她们这是要去惩奸除恶!没错,刚才进来的诸位姊姊也都亲身经历,自是不会有错了!”

童陆左右看看,停顿片刻之后,又来说来,

“嗯,后来发生的事嘛,大家也都听过的!姑娘们被带入了对方设下的陷阱之中,对方准备极为充分,所以姑娘们也是损伤惨重!哎,就连坊主她老人家,都葬送了性命,实在可悲可叹!不过,经过姑娘们的努力,以及巍公子派去的人马相助,总算还未有全员尽殁,这个啊,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不过啊,小花也活着,或许是他们未有预料到的!因为她的出现,恐怕会让事态朝另外一个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啧啧,这个嘛,可是有些人不愿看到的哟!”

童陆讲到此处,又是转向了小巍公子那方,小巍公子仍是那般气定神闲,似乎根本不关他事!小乙瑶儿也都看出来了,童陆定是知晓了其中秘密,方才敢如此说话!奇怪,奇怪,他又是从何处得知的呢?二人哪会知晓,也只有继续听他说来了!

童陆抿了抿嘴,又道,

“再说咱们秀坊之中,呵,动静也不比外边小呢!我也是好久好久没有见过空空儿了,没想到,他竟是变成那般模样,哎哟,差点儿没把我吓死呢!他会用毒,我也知晓的,不过,他竟能用毒虫杀人炼尸,这可是闻所未闻哦!好可怕,若不是有人相助,如今场内,多半也都死了吧!这也太过可怕了!”

说到此处,众秀坊姑娘亦是一阵后怕,是啊,那般情形,她们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忘记的!

童陆点头,又道,

“天亮了,空空儿不敢再留,于是带着手下走了,可谁曾想,却是正好碰到了小巍公子的手下!这双方交战,立时分得高下!空空儿被生擒,而他的手下们,也是难逃被抓的恶运!这样一来,算是全军覆没了吧!呵呵,真好,真好,这时间把握得正好,实在是分毫不差啊!一出现就有如此完美形象,简直如那天神下凡那般,即便是那戏中,也没见过如此神奇一幕吧,嗯,你说呢,小巍公子?!”

小巍公子仍只是微微笑着,不作回应!童陆朝他直点头,又接着道,

“秀坊的姊姊妹妹也都见了吧,哇塞,这等美男子,那可真是秀色可餐啊!啧啧,又有钱,又有权,长得还这么好看,性子还如此之好,试问哪个女子不会喜欢!若是换作我啊,我也要不顾一切奔入他的怀抱呢!哎哟,哎哟,不好意思,说远了,说远了!嘿嘿,咱们接着再来!嘶,话说小巍公子成了救世主,押着空空儿回到秀坊,本是想要把人交给秀坊,让她们自行解决!可后来又怎样了?小巍公子竟是被空空儿擒住,带出了城!哎哟,这可奇了,小巍公子如此人物,手下亦是个个精明能干,又怎会犯下如此低级错误呢?!莫不是,这其中还有什么猫腻呢?!”

那白喜大呵一声,道,

“你这小子,莫要胡乱说话!”

白喜虽然恼怒,但也要给小巍公子留些面子,讲话不敢太凶!

童陆看了看他,哦了一声,回问一句,

“哎,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哟!啧啧,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了呢!”

有人说话,却是那阿果,她说话直来直去,实在可爱得很!只听她道,

“他说他叫白喜!”

童陆思考片刻,一拍脑门,回道,

“哎哟,原来是你啊,呵,你怎么还有一只耳朵呀!”

这话实在有些伤人,那白喜半边脸亦是一阵红一阵白!

童陆又笑几声,接着道来,

“哦,白喜,咱们现在还是说小巍公子,你呀,先靠边一些才是!”

这话一出,更是让白喜气极,若不是小巍公子还在,或许他立时要冲过来与童陆厮打起来呢!

童陆吹了一口气,又接着说道,

“以下言论,仅是我一人猜想,仅作参考,仅作参考!嘿嘿,看大家听得挺有兴趣,我心里也是欢喜的很呢!”

童陆这德性,真是让人又爱又恨!他再次清了清嗓子,接着道来,

“大家想啊,秀坊姊妹们分了开来,空空儿那边,不也是两队人马么,啧啧,再看看咱们的小巍公子最后力挽狂澜,仍是兵分了两路!哎哟,那么多人都没能找到地方,小巍公子却是能够精准打击,可真是神了哦!这就不得不让人联想了,嗯,或许,或许小巍公子他们,早就知道秀坊会出事,也早就清楚会在何处发生!当然,这时间的把握嘛,之前咱们也都讲过,要不然,空空儿又怎会着急着在天明之前离开呢!嘿嘿,你们想想看,我说得有没有道理哟?!”

白喜大怒,道,

“放你娘的狗臭屁,我们家公子……”

讲到此处,方才发现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于是闭上了嘴!

芳姐皱起眉头,说了一句,

“白喜先生,可否莫要打断陆小哥言语,先让他讲完可好?!”

阿果也道,

“闭嘴吧你!”

芳姐开了口,秀坊姑娘们自然也是听她的,纷纷看向白喜,白喜的脸一下子白了,于是闭了嘴,往后挪步,藏到了一人身后去!

童陆笑看着白喜,待他藏好之后,又才接着道来,

“再接下来,大家也都知晓的,小巍公子从空空儿手中逃脱,顺利回到了秀坊!哎哟,这可又很奇怪啊,空空儿这么会用毒,随意给他服上一些只有自己才能解的毒,嘿嘿,何愁他会逃走?哎,索性咱们就算是空空儿一时未留神,让小巍公子逃走了吧!可大家是否留意过,小巍公子回来之后,可是更加的,怎么说,意气风发了,有没有,有没有啊?!”

众人窃窃私语,也不知是否真的发现有小巍公子有些不同!瑶儿在小乙手指尖上轻轻触碰了一下,二人其实早就有所察觉,此时经童陆提起,亦是更加确信了自己想法!

童陆呵呵笑着,又朝小巍公子看上一眼,道,

“嘶,我这想法实在大胆,说出来,连自己也要被吓一大跳!”

童陆这家伙跑到树哥面前,一把抓住了他,又道,

“树哥,你可得保护我哦,要不说出来,怕是有人要对我下手呢!”

树哥头顶上破开,流出不少淤血,神智似乎更好一些,他挽了挽袖子,回童陆道,

“嗯,包在我身上!”

童陆这家伙也实在狡猾,知道秀坊这边能够动弹的最厉害的那人便是树哥,于是先去到他身边,以防真的有人对他下手!小乙见此一幕,亦是不住摇头!

童陆揪住树哥衣衫,又道,

“你们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是,是这小巍公子的人马,早就与那空空儿串通好了,一齐来唱这一出戏!呵,空空儿扮黑脸作恶,而小巍公子呢,则是大红脸,所到之处,黑恶尽诛!”

这话讲出,场中众人皆是大惊,当然也包括小巍公子手下的众位好手!当然,若真是小巍公子串通好的,自然也不会告诉他们,所以说,吃惊也是正常!小乙未能看到那白喜的表情,不过他心中清楚,这白喜定是知晓实情!再看小巍公子,脸上终于也是有些挂不住了,不过还在极力支撑!

芳姐欲要起身,小花阿果急忙过来相扶,芳姐示意二人带她往前,二人却是怕对方真是敌人,所以未有动弹!芳姐一再坚持,二人方才往前走出两步!

芳姐努力平复自己激动情绪,问道,

“陆小哥,你,你接着说呢!”

童陆向芳姐笑了笑,又道,

“好,好,芳姐莫要着急,也莫要太过激动,顺其自然,顺其自然便是!嗯,咱们接着说,接着说!嘿嘿,刚才说到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唱黑脸的用力过猛,差点儿坏了好事,还好有人帮着,否则这一出戏,可就唱崩了!也怪小乙哥和他的臭娘们,空空儿为何这么惨,与他们也有不小的关系,所以啊,空空儿报复心起,差点儿连累了诸位秀坊姑娘!万幸,万幸,大家都没事,都没事!可是,大家有没有想过,啧啧,除了你们之外,却仍有那许多秀坊姑娘丢了性命呢,是你们比她们武艺更强,又或是运气更好一些呢?!”

这话一出,所有秀坊姑娘皆是一震,阿果身子一晃,芳姐那侧不稳,差点儿摔到地上!阿果一个劲儿的道歉,芳姐也只是让她接着扶起自己!

童陆看众人表现,似乎很是满意,双接着说来,

“哦,你们也想不通吧?嗯,我先前也没有想到,可是后来遇到了那谁,呵呵,这联系起来,也就能够明白了!你们仔细想想,死去的和活着的,是否可以大致划分出界限呢?比如说,死了的诸位,或许都是坊主的心腹呢?!”

小乙听到此话,亦是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哎哟,这也太可怕了吧,若真是如此,对方的目的,可不就是要把坊主还有效忠她的弟子尽数歼灭,从而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小乙不由得看向芳姐,是啊,坊主和她的人都没了,受益最大之人,也必定是芳姐了!看众多秀坊姑娘对芳姐的态度,真是到了那个时候,由芳姐接替这坊主之位,可不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么!想到此处,小乙也是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童陆抬起手下,笑道,

“别激动,别激动,我这说法是否成立,可还是未知数呢,只不过,先与你们提到这点罢了!你们再看看自己的衣衫,是否与小花的有些不大一样呢!我刚才注意到这个地方,嗯,好像还真是有些不同的哟!”

童陆指着自己身上那衣裳的胸口处,带了些小小碎花,再看小花那件却是并无此物!各位秀坊姑娘亦是细细查看,这小小碎花并不明显,却是真实存在!众人脸色很不好看,不仅仅是秀坊遭了难,损失了这许多姊妹,更重要的是,这或许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而决定自己是否能活的,也并不是自己武艺多强,运气多好,而是自己身上是否有这小小碎花!都这都是事实,这不仅对于个人,而且对于整个秀坊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羞辱!

童陆轻叹摇头,又道,

“若是还不相信,再去旁边看看死去的姊妹们,验证一下!”

芳姐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说道,

“阿果,你去看看,你去看看!”

芳姐说出这句,亦是大咳了起来,阿果虽然不愿离开,可是芳姐吩咐了,她也只能照办!阿果之外,另有好些位跟了上去!

童陆叹道,

“秀坊之中早就出了内奸,做这许多铺垫,所以对方才会这般轻易得手!”

阿果等人很快回来,脸色很不好看,不用想,应该都如童陆所讲,死去的胸前,并无那小小碎花!

阿果大口喘气,回了芳姐话,

“芳姐,死去的姊妹们,真的,真的都是没有,没有碎花的呢!”

看得出来,阿果看是害怕,她不会说谎,而且与她一同去的还有好几人,也都是一脸的苍白,这还不能说明问题所在么?!

阿果突然回头问道,

“童陆,既然,既然早就安排好了,为,为何不在前一日就出手呢?”

童陆苦笑着回她,道,

“这个嘛,我可不知晓,不过,若是让我来猜,我想或许会是这样!嗯,说出来,你们也别要怪我哟!我想,或许是,他们想要证明实力已然超出了你们的认知,你们即便做出了万分准备,亦是没有一点儿用处!呵呵,可真是杀人,又诛心哟!”

这话讲出,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是啊,正如童陆所讲,实力差距摆在眼前,你不得不服!

安静了好一阵,阿果又问,

“既然,既然我们这般差劲,他们,他们又为何要单单留下我们呢?!”

阿果本不该说这话,可是,她讲的,也并无过错呀!

童陆点点头,回道,

“这个倒好解释,因为秀坊的名号,就是他们最为看中的东西!你们想啊,这么大的秀坊,难道只有你们这些位么?不说这秀坊与四方门派相交甚密,也不讲秀坊姑娘遍及天下,随时能够齐聚起一只不可小觑的力量!咱们只道这江南一域,若是谁能控制了秀坊,可不就等于控制了整个江南武林,这还不够诱人么!”

童陆的话引领着众人接近真相,这场中气氛,冰到了极点!不少秀坊姊妹,也是把剑给提了起来,随时准备战斗!而对方见着此等情形,也不得不补充了许多高手进来,好似又有一场战斗即将打响!

童陆看双方似乎又对峙上了,于是轻笑一声,又道,

“别急啊,别急啊,咱们还没说完呢!嗯,让我再梳理梳理!咱们再看这计划,虽然空空儿这边有些波折,但也还算顺利!城外呢,亦是节节胜利,就连坊主也都倒在了血泊之中!可谁曾想,坊主拼掉了自己的性命,却是保住了小花这一枝独苗!而且,小花还亲眼见着了咱们的小巍公子,呵呵,这可实在是大意失了荆州哟!”

芳姐咬紧了牙,又问,

“你之前所言所语,都能讲得通,可小花在城外见着了小巍公子,这可说不过去!”

童陆笑着回来,

“哎,这可不就是我最初讲的么,若是有两人长成了一模一样,不就全都讲得通了么!”

小乙已然对童陆佩服得五体投地,呵呵,这世上除了他,想必也没几个能够看得如此清晰呢!

童陆笑笑,又道,

“阿果,你嗓门大,去到窗边,朝外大喊一声‘小巍,你给我进来!’然后,咱们就再接着看这好戏吧!”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