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七

〇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我没死,是啊,我竟然没死!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我中了那么厉害的巨毒竟然还能活着!哥哥说,有狗舔了我掉落在地的血来吃,可全都死了!哥哥还说,我的命已经改了,再不是那个容易受伤的小女孩!我开心极了,我终于有用处了,终于能够帮着哥哥了!自那之后,家人对我的态度亦是大为转变!谁能想到,我长久以来期盼的东西,却是如此容易就全得到了!”

女子说到此处,再次缓缓闭上了眼!

“我以为我会永远这般幸福下去,哎,我还是想得太过简单!那日娘亲与说起结亲之事,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是啊,女子大了,总会面临这般选择!娘亲倒也没有要求我必须嫁人,可我却已经产生了排斥心理!那日他们刻意安排我与对方见面,虽然没与我讲,但我也是知晓的!我没办法说服自己,所以背着家人逃了出去!那几日哥哥刚好外出,所以,这事也就我一人知晓而已!可谁曾想到,出了家门,却是被那恶人盯上了!我没甚武艺,很快就被他擒下!我失去了知觉,醒来之时,也不知已经到了什么地方!我大哭,我知道我肯定是再也回不了家了!”

女子泪流满面,却是没有哭出声来,又听她坚定说道,

“不过,我还是没有失去信心,我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里,我的哥哥,他定然会来救我,我永永远远相信这一点!而我时常也会有这样感觉,我的哥哥就在我身边,随时都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

童陆长叹一声,轻声问来,

“哎,都是那苦命之人啊!哦对了,你是被那个吕麦抓来的么?”

女子直点头,回道,

“他武艺不算特别厉害,可为人奸诈无比,实在不容易对付!我数次想要逃走,都被他给抓了回来!”

童陆又道,

“数次逃走?哦,那你跟着这家伙,可是有段时间了吧!”

女子缓缓眨了眨眼,淡淡说来,

“哎,已经,已经有一年多了吧!”

童陆瞪大了双眼,又道,

“一年多?呵哟,时间也真够长的,也不怕砸在自己手里了!”

童陆自知说错了话,朝这女子尴尬摆了摆手!女子倒也不以为意,微微笑起,回他道,

“路途遥远,又多有耽搁,所以才会用了这么长时间!不过,我知道他会带我到东京,那里,应该就是我的归宿了!”

童陆想了想,又道,

“哎,这个,我们见得那吕麦之时,也是在一年多前,莫非那时咱们都在同一个地方?”

女子一惊,问道,

“你们在何处见得他的呢?!”

童陆脱口而出,回她道,

“广州城外,一个小小的酒馆之中!”

女子不住眨眼,回道,

“这个,这个,我,我正是住在广州城!这样说起,时间倒还真能对上了!”

童陆哎了一声,又问,

“姑娘,你姓什么,方便与我们说说么?!”

女子很是犹豫,思虑一阵,还是未有开口!

童陆小乙互看一眼,小乙朝他点了点头,童陆这才又道,

“敢问姑娘,可是姓刘?广州城老刘家的千金大小姐?”

女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脸色大变,急急说来,

“你们,你们怎么知道?!”

童陆一拍大腿,大声说来,

“哎呦喂,这天底下,怎会有这般巧合之事!刘小姐,嘿嘿,我们可是早就听说过你的呢!”

刘小姐眼神有漂移,又道,

“他们又是,又是如何说我的呢?”

童陆回道,

“我只听说,这刘家大小姐,乃是刘家老爷的掌上明珠,至于你刚才所讲,我们可都一点未知了!”

刘小姐听了这话,亦是笑出了泪来,又道

“可不是么,可不就是那掌上明珠么!”

童陆笑笑,又道一句,

“刘小姐,所以说,不知广州城衙门之中,神捕刘大人,会不会就是你口中提到的哥哥呢?”

刘小姐咽了口唾沫,问道,

“你们,你们认得我哥哥?!”

童陆笑着回她,

“不仅认得,还熟悉得很呢!我胶一齐惩奸除恶心,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呢!”

刘大小姐捏紧发拳头,咬了咬牙,又才说来,

“那,那你们可知哥哥现在又在什么地方?我,我好想他,好想他!”

童陆摇摇头,回道,

“哎,那日分别之后,也有一年多了吧,再未见过,也再未听过有关于他的任何消息!不过,他很在乎你,这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的!正如你所说,你总能感觉得到他,而他,也定然不会负你!啧啧,你兄妹二人如此相亲相爱,实在令人艳羡不已!”

刘小姐笑着,陷入了深思之中,或许,她是想起了曾经与哥哥在一起的欢乐时光!没有人打扰她,这夜也似乎没有之前那般冷清了!

姑娘们很快睡着,这一夜没有人打扰,睡得真是太过香甜!刘小姐见她们睡下,又给添了些柴火,而后闭上了眼,慢慢睡去!想来,她或许也是长久未能睡个好觉,今日终于摆脱了对方,闭上眼后,很快睡着!童陆躺倒下去,也很快呼呼大睡,至于小乙,心中还有些事,一直未能放下,直到那后半夜,方才睡着!

第二日醒来,天色已亮,可外边仍是不大亮堂,或许是云层压得过低的缘故吧!小乙把火又生大了些,这才慢慢走出门外!呵,风好大,只是待一小会儿,便冻得不行!啧啧,这鬼天色,还未要冬季便如此厉害,若是真的到了冬天,也不知会多难受了!

小乙紧了紧衣衫,走入了风中!哦,这是一片黑土,格外的平整,四方都是一样,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再看前方不远处,果真如之前所想,是有个向下的凹陷,小乙走上前去,站在边上往下一看!呵哟,可得有个十来丈深,长宽都是不小,若是装满了水,还真是个不小的湖呢!这底部是洼地,都是稀泥,再看边上,几乎是垂直下去,难怪爬不上来呢!侧方不远处,便是那几人的尸体了,正是昨夜小乙与那刘大小姐一同送他们下去的!而离他们不远之外,又有两具死尸,这两人,应该也就是小乙最先处置的二人了!这般看来,即便他们当时未死,被这大风吹上一夜,也是活不成的!

小乙长叹一声,道,

“下辈子别要再做坏人啦,老老实实本本分分活着,岂不挺好!”

刘大小姐不知何时出了门来,正巧听着小乙这句,亦是颇为伤感,

“是啊,本本分分活着,就挺好啦!”

小乙侧转过头,朝她点了点头,回道,

“这外边冷,还是先回去吧!”

刘大小姐回道,

“吹吹风,也能让自己清醒清醒!”

小乙笑笑,又道,

“这样啊,那就过来吹会儿吧!”

刘大小姐来到小乙身边,眼望极远之地,又道,

“小乙哥,我可以这么叫你么?!”

小乙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自己确实是比她年长一些,这般称呼,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小乙又一想,她这样称呼自己,应该也是对自己放下了防备吧,一想到此处,心里也是欢畅许多!

小乙笑着回她,

“当然,这样听来,也是要亲切不少!”

刘大小姐微微点头,又道,

“小乙哥,接下来,你们又有什么打算呢?!”

小乙回道,

“我们本是要去东京的,这次遇到你们,还是想着先把你们安顿她再说!或者,或者拖那信得过的人,送你们回家!”

刘大小姐却是摇头,道,

“不,我不回家!”

小乙很是奇怪,问她,

“哎,你不是说过想要回去么,你想念你的家人,还有你的哥哥!”

刘大小姐却道,

“没错,我是很想他们!但经历了这许多,我总觉得自己可以闯出一片天地来!我虽然武艺不精,也不会什么绝活,可我总相信,人定胜天,没有什么可以难得到我!我不想再成为爹、娘,还有哥哥的负担,我自己也要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信仰!”

这话真是让小乙好生意外,本以为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可从第一次见她之时,便知她的与众不同!她在危险之中,亦是从未有过慌乱!就是掉落到这谷底,也是能够将自己全身都裹满黑泥,这可不是寻常女子能够做到的!她可以拿起武器,为那些小姑娘们拼上性命,也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迷惑对方!也许真如她所讲,这一次出来之后,其实并非全都是坏事,至少让她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让她能够下定决定,去做更好的自己!

小乙不由得赞道,

“刘大小姐,你不一样,你很不一样!”

刘大小姐呵呵直乐,回他道,

“小乙哥,我有名儿啊,你就叫我莲儿吧!”

小乙口齿有些不大清楚,又道,

“莲儿,莲花的莲么?!”

刘大小姐认真点头,回道,

“正是,正是!”

小乙朝她笑了笑,又道,

“这名儿好听,好听!”

刘大小姐半眯着双眼,倒还真是让小乙有些错觉,她这般看来,还真像一个人呢!

正思索着,却又听得童陆在喊,

“喂,这么大的风,你俩站那儿干嘛?”

小乙笑笑,对刘大小姐道,

“是啊,头都吹麻了,还是快些回去暖和暖和!”

刘大小姐点了点头,二人这才转身回来!童陆捂紧了衣衫,不住发抖,见二人往回走,这才飞快跳回屋内!小乙这时方才看到那门楣之上,隐隐约约写着的华佗庙三字。哎,在这一片黑土之上,只有它孤零零的立着,任凭那风吹与雨打,亦是从不报怨一次!走至中途,那风却是夹杂着雪花飞来,撕扯在二人脸上,生疼生疼,很快,那脸几乎就要失去知觉!小乙不由得抓住了刘大小姐的胳膊,快步赶回了庙中!

童陆在门里往外张望,不由啧啧称奇,说道,

“哎哟,这雪可是说来就来啊!”

小乙二人与他擦肩而过,带入一些细雪,童陆身子一抖,也跟着蹦回火边!双手放在火上烤上片刻,立时舒服起来,又听他道,

“我看这里边还有许多柴火,咱们若是不着急的话,还是等这雪停了再走吧!”

风儿似乎又大了几分,四方都是呜呜乱响,可是吓人得很!头顶上的那些危木,也开始摇晃起来,似乎随时都能掉落下来!还好几人所在这位置是在一处角落之中,即便它们掉落下来,寻也伤不到人!再从正门往外看去,可不已经成了白白的一片么,那雪可大,又是伴着狂风而来,这个时候再出去赶路,可不真是疯了么!

刘大小姐皱起眉头,看来也是有些担心,若是这风雪继续,几人又该怎么办才好呢?!不过,她也知晓的,众人都不知这里的地形地况,在这样天气出去,多半是走不出去的!还好这庙中还有柴火和吃食,要吃水的话,也能到外边接上一些,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如今,也只有盼着这风雪早些结束吧!

姑娘们都醒来了,见到外边下了雪,却是格外的兴奋,纷纷跑到门边往外瞧看!刘大小姐看着,也是不由得笑出声来,又听她道,

“她们啊,都住在南方,应该是都中听说过,却是从未见过雪的!我呢,与哥哥去过一次北方,见过雪,所以并不觉得如何惊喜!”

小乙道,

“刘大,……”

小乙正欲称她刘大小姐,可又想起她的名儿,于是改口道,

“哦,莲儿姑娘,咱们还是等着雪停之后,再做打算吧!”

刘大小姐回道,

“好,就听小乙哥的!”

童陆直立起身来,说道,

“莲儿?哎哟,刘大小姐你也真是,就只愿意让小乙哥知道你的名儿么?!”

刘大小姐笑笑,回他道,

“童陆哥,你现在不也知道了么?!”

童陆直摇头,回道,

“得,得,我还是不说话才好!”

童陆去寻了些吃的过来,全都是干肉,再烤一烤,虽然香得很,可牙齿也颇为吃力,撕扯几下,牙缝里全是肉丝,叫人好不难受!童陆给所有人都分了些,自己个儿先吃完后,便倒在干草之上,抠起了牙来!

小乙边吃边问那刘大小姐,

“莲儿,我还想问问,你自己认为,那吕麦会把你送到什么地方?!”‘

刘大小姐显得十分冷静,这个时候,她对小乙二人已然没有太多的怀疑,所以听她再讲,应该多是她真心话语了。只听她慢慢说来,

“我一直在想,他们为何把我掳走,可能,可能也是因为我救了哥哥那次吧!我的身体与常人大有不同,因此有人想要用我的身体,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许也会有这种可能,他们认为我能解毒,若是送给某位极具极势之人,必能得到许多好处!”

童陆一听在说这话题,也是直立了起来,回道,

“哎,我可听说有过这种秘术,能够采阴补阳,把女子的气数全都传给男人!莲儿姑娘你是真正的阴女,而一个甲子六十年,也能算是百年难遇,这世间如你这般的女子,怕是再找不出几个呢!若是这种秘术用在你的身上,啧啧,会不会真能叫人成仙呢?!”

童陆当然也是道听途说,不过,这话说完,这刘大小姐也是红了脸了,她脸上虽然还有泥渍,不过脸已红到了脖颈,又如何能够掩饰得住!也是,这采阴补阳之说,多有涉及男女之事,自是叫她十分害羞的!

童陆见她如此,也是憋住了笑,他又道一句,立时让刘大小姐脸上红润褪去!只听他道,

“你们说,他们会不会把莲儿姑娘你送给皇上呢?!”

刘大小姐沉默下来,眼巴巴看着那燃烧得正旺的火苗!

小乙回童陆,道,

“陆陆,你就别要再瞎猜了!咱们现在已是自由之身,可是不再听由他人摆布了!”

这话题本是小乙起的,可此是却想要止住,童陆当然有此不大痛快,又道,

“咱们不过是探讨探讨嘛,这又有什么问题么!”

刘大小姐眨了眨眼,开了口,道,

“童陆哥说得也并非不可能!不过,若真是皇上,用这种方式拿人,实在有违道义,所以,我认为不会是他!或许,或许是这皇上身边的某位近臣,那也是有可能的!”‘

童陆看了小乙一眼,笑道,

“看吧看吧,莲儿姑娘自己都没说什么!啧啧,我又有个大胆的想法,嘿嘿,会不会是那个家伙,想要找个新欢呢?!”

小乙心头一动,他知道童陆是在说谁!没错,正是与瑶儿的师兄,与小乙也是多有过节的当今太子殿下!童陆虽是随便一说,可小乙却是心里翻腾起来,莫不是真叫童陆说中了么?!

刘大小姐看着二人表情十分不自然,于是开口问道,

“你们说的那家伙,又是何人呢?!”

童陆忙着解释,道,

“是个大官家的公子,总是仗势欺人,我们曾经与他有些过节,所以到了东京,也得离他远些才是!哦对了,我刚才也是随便一说,作不得准,做不得准!”

刘大小姐将信将疑,回道,

“哦,我晓得了!”

童陆笑道,

“莲儿姑娘,为了保险起见,你呀,还是莫要再去东京了吧!”

刘大小姐想都没想,斩钉截铁回道,

“不,我要去东京,我要去东京!我要去看看,这东京究竟长成什么样儿,还有这么多恶人齐聚那里,也不知有没有胆量生出乱子来!”

小乙心想,这女子真不简单啊,明知有危险,仍是继续前往,虽然不知她是真的对东京感兴趣,又或是想要把事情查个清楚,总之其胆识魄力,寻常男子都不一定能够比得上她!

小乙点点头,道,

“那也正好,咱们便一同过去,也能相互有个照应!”

刘大小姐点点头,犹豫了片刻之后,又才道来,

“小乙哥,童陆哥,若是可以,是否能够帮我带个信给我哥哥!就说,就说我想要自己选择自己的人生,让他,让他莫要太过挂念了!待一切安定下来之后,我自会再与他联系,那时再见,亦是不迟!”

童陆歪起嘴巴,回道,

“莲儿姑娘,你何不自己去与他讲呢,我们代为传话,似乎不大好吧!再说,他若还在广州城中,自是好办,若是为了寻你离开了,那又要到哪里去寻呢?!”

刘大小姐眼神很是失望,又道,

“我,我是说如果可以的话,帮我,帮我告诉他一声!”

小乙童陆这才一齐点头,回她道,

“好,好,我们答应你,如果有机会,定会把这话转述于他!”

小乙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这女子性子颇强,或许真能为了一个理,舍弃自己性命!她是否也已经作好的最坏的打算,所以才会拖小乙和童陆将这话带到呢?!哎,不畏权贵是好事,可是飞蛾扑火,是否同样太过悲壮呢?!不过,小乙还是尊重她的选择,他又想,如果自己能够帮得上忙,那便尽力相帮吧!

刘大小姐笑了笑,又道,

“真好,真好,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两位哥哥是否听过广州城中口口相传的唱腔呢,若是不嫌弃,小妹唱于你们听可好?!”

哎,这么厉害,她竟还会这个?

童陆颇感兴趣,回道,

“好啊,好啊,我们虽然不大懂,但对这种东西,也是喜欢得很的!”

刘大小姐嘻嘻笑起,慢慢站起了身来,她来到正中位置,双手交叉放在腰间,先是清了清嗓子,又道一声,

“我也只学个皮毛,大家莫要笑话才是!”

姑娘们一见刘大小姐要唱戏,纷纷退了回来!她们个个瞪大了眼睛,双手在胸前,可是欢喜激动得很呢!童陆这边也是摆出个舒服姿势,尽情享受起来!

再看刘大小姐那边,向众人施了一礼,而后迅速进入了状态,清嗓一开,真就是那人间最最美妙的声音了!她好像是这般唱来,

“一轮明月挂天上,一架蔷薇满园香。貂蝉月下细猜想,义父为何怀忧伤……”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