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八

〇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雪一下可就没完没了,这黑土地之上,已然积起了厚厚的雪!云层压得极低,即便是白日里,也并无太多光亮!风慢慢停了,可雪仍是下个不止,也不知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姑娘们觉得好玩,跑到外边玩起了雪,觉得冷了,又才回到里边烤火!各人的脸和双手都被冻得通红,可仍是笑得开心无比!

别看这华佗庙破败了,可在这样的极端天气之下,却也是十分管用,救人于多危难之中,方才能够显示其真正的价值!不过,它还是的相当的危险,毕竟这雪如此之大,积雪一多,很容易把那顶部压垮下来!小乙不敢大意,每隔一阵,又要从外边爬上去,将那雪给打落一些!当然,每次刘大小姐都会过来帮忙,从不叫苦叫累!

这雪足足到了第二日天明之后,方才停了下来!雪太大,虽是只下一天,那也有齐腰的雪了!这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叫人叹为观止!云层仍在,也没有阳光直晒,温度本就极低,没个几日,怕是化不干净了!姑娘们初时还觉有趣,可多玩几次,也就烦了,除了积雪,还不知那来去之路,几人被困在这庙中,可真就哪儿都去不得了!

虽是有些吃的,可要满足这许多人,也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坐着不动,少消耗一些,吃得自然也少,也就可以多坚持一阵了!

待在这里实在无聊,还好有童陆在,说说笑话打发时间!当然,几人也是计划着接下来的行动安排,等天气允许之后,再慢慢寻路!刘大小姐也不再那般着急,对于小乙二人来说,也正好清闲几日!小乙也知道,接下来定然还会有许多的艰难,可得好好准备才是!

一连几日,太阳一直未能出来,偶尔还会再飘上一会儿雪,小乙看这外边的雪量,竟是有增无减!哎哟,这样下去,可是不好办喽,毕竟柴火已经烧了多半,吃的也已经剩下不多,再多一日,可就难了,还得早做打算才是!

这天又黑了下来,没有一点儿回暖的迹象,又起了些风,外边冷得不成样子!小乙把门再修理了一翻,这样又要好上许多!

童陆缩在火边,哆哆嗦嗦道,

“哎哟,这鬼天气,还真想要把咱们冻死不成?!”

其实若是不带这些位姑娘,小乙二人自然是不怕的,即便是踏雪而行,二人也是颇有经验!但带上这些位年轻姑娘,可就没办法保证了!

小乙犹豫一阵,还是开了口,道,

“姑娘们,不如这样,待天明之后,我一人先出去探路,寻到援助之后,很快回来!”

刘大小姐道,

“这也是个办法,不过,小乙哥一人出去,实在太过危险,不如让我鲺你一齐,相互之间,也能多些照应!”

童陆道,

“我说刘大小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小乙哥快去快回,没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了,你又如何保证能够应付得来,可别反倒是拖了后腿了!所以啊,咱们就安心在这儿等着便是!”

刘大小姐闭上了嘴,姑娘们都在看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听了童陆之言。

眼看这外边已经天黑,小乙却是突然站了起来,轻声说道,

“有人!”

姑娘们大惊,刘大小姐也是跟着站起,手里握紧了一把从那些匪徒尸体边上捡来的刀!

童陆弱弱问道,

“真有人来了?!”

小乙摇摇头,回道,

“谁知道呢!”

正准备应对,外边又没了声响,小乙觉得不大对劲,于是慢慢往门口移步,又道,

“你们小心一点,我出去看看!”

小乙打了个火把来到门边,把那门板移开,外边积雪过厚,一下子倒了进来!他伸手向外一探,风雪停了,不过还是一样的寒冷!小乙仔细辨别,之前听到声音来处,也是再无任何声响!小乙十分确信,刚才是听到有人在行走,那声音绝不会是牛马之类的动物发出的!小乙回头看了众人一眼,认真点下头去,这才往前迈步,踏入了雪中!

天太黑,火光照不了太远,小乙四处观瞧仍是看不出任何异常!小乙又往那方走了许久,仍是什么都未见着!只有近处白茫茫的一片,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小乙又继续往前,雪太厚,实在难走,不过他很确信,那人就在前方,再也没有动有一下!小乙的长棍直伸向前方,慢慢探看!

又行不多远,小乙突然觉出异常,只见不远之外的雪中,有个大坑,明显是有东西来过!小乙长棍一指,又道,

“谁,快出来,否则我可不客气了!”

那边没有任何回应,小乙再往前一些,隐隐约约现出一知雪道,呵,看这模样,可不是刚才有人过来么!小乙又问一声,仍是没有任何回应,于是迅速往前,直到了那雪坑旁边!

小乙将火把伸了过去,呵,那雪坑之中,竟是趴着个人,小乙大惊,忙问,

“我看到你了,快些起来,否则休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那是个人没错,可小乙连问几声,仍是没有任何反应!小乙再往前几步,长棍已然捅到了对方,连试几下,仍是没有任何回应,真是奇怪得很!小乙心想,这人不知上怎么回来,是想要偷袭自己么?!不过,棍子在手,小乙并不担心,又往前走上几步!小乙的长棍已然碰到了对方,可寻人却仍然没有回应,小乙连试几下,仍是一样!小乙心生疑惑,这几下捅得长不轻,普通人哪里能够承受得住,如此这般,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不成?小乙又往前探了过去,用手拍在对方后背之上,哎,这人身子僵了,这可不是可以装的!小乙一把抓到对方衣衫之上,直往后拖走!那人身子极轻,即便是倒在了雪中,小乙拖着他走,却也没费太多力气!没几下,便退到了华佗庙门外!

小乙大喊一声,道,

“陆陆,快来帮忙,有人被冻坏了!”

童陆没有过来,出现在小乙面前的却是那刘大小姐!刘大小姐一见小乙拖着一个人,也是大惊失色,不过,待她看清那人衣着之后,又才过来帮忙,

“小乙哥,这又是什么人呢?”

刘大小姐这般问话,可小乙又哪里能够答得上来,所以小乙并未回他,与他一同把那人给抬了回去!到了火边烤着,又试探一番,这命啊,算是保住了!应该庆幸的是,这人最后动作发出的声响,被小乙听着,所以才能留下这一条小命!

众人围在这人身边,盯着他瞧看!呵,这家伙瘦得不成样子,看上去已经很老了,怕是有个五六十岁!他花白头发,胡须白了一半,脸上青此一片,应该也是被冻的!令人震惊的是,这家伙只穿着一件轻薄衣衫,在这雪中行走,当然是坚持不住啦!他身上都已经青紫了,不过,在这火的炙烤之下,又是慢慢恢复了颜色!这家伙是个可怜的老人,他能活过来,众人也都觉得欢喜!

童陆突然叫出一声,

“他动了,他动了哟!”‘

小乙仔细看了看,果见那人手指动了一下,很快,那人轻咳起来,身子也开始动弹起来!又过一阵,他忽的睁开了眼睛,一见眼前事物,整个人便弹坐了起来!这人眼睛很小,看到众人之时,亦是大为震惊,他往四方看了一眼,又才说道,

“你们,你们是谁,是谁?!”

童陆叉起腰来,笑道,

“你又是谁呢,我们还想要问你呢!”

那人与十分尴尬,拧成了麻花模样!又缓了缓,方才又道,

“我,我是华智,你们,你们又是谁人!”

这老人面相不大老实,小乙也觉他讲话很不靠谱!童陆笑个不停,又道,、

“哎,华?难不成,你还是这华佗的子孙不成?!”

老者突然又蹦了起来,只不过,他腿脚已然被冻伤,很快又倒在了地上!他满脸的怒气,呵道,

“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童陆嘴角一扬,回他道,

“我们?我们若是不在这儿,你可就被冻死了哟!”

老者又道,

“我有先人保佑,自然是死不了的!”

童陆大笑起来,又道,

“那不如这样,我们再把你给抬出去,叫你自己慢慢爬吧!”

老者这才没那么咄咄逼人,

“你们,你究竟是什么人!”

童陆无奈摇头,回他道,

“我们不就是路过此处,遇到大雪,所以被困在这里的路人嘛!”

那人半信半疑,又问,

“真的?真是路人?!”

童陆回道,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多问题,与你说了是路人,便是路人!”

老者又看了看几位姑娘,方才相信了童陆所言,而后又道,

“哦原来如此,这雪下得却是大得很哟!”

刘大小姐突然问他,

“老人家,你常在来这华佗庙么?!”

老者一听这话,情绪上来,可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他哭成了个孩子,任谁说话都不管用,众人大奇,也就只有等着他哭完再说!老者哭了足有半个多时辰,方才抹了一把泪,不过,他的衣衫再次被浸湿,好似把身体之中的水份全都哭了出来!歇下之后,仍是不住抽泣,看来真是伤心到了极点!

众人眼望着他,他终于止住了哭,深吸了几口气,慢慢说来,

“没错,我姓华,名叫华智,这一带几乎所有的人都认得我!十年前,所有人都爱戴我,每每见着我,都会面露微笑!可后来,这天象变了,瘟疫流行,也是再无人给过我好脸色了!我曾经问过许多人,他们却是对我嗤之以鼻!我也在努力救人,他们又为何会这般救我呢?!后来,我才知晓,他们都觉得我的祖先并不庇护他们,他们给他修庙祭奠,没有得到应有的庇护,所以,他们把一切都归结于此,而我,也就成了孤身一人守着这华佗庙了!”

童陆问道,

“华师傅,依你所说,你曾经是这华佗庙的守护人?!”

华老头有些不喜,回他道,

“曾经?我以前,现在,直到我死了,都是这华佗庙的守护人!”

童陆哦了一声,又道,

“这样啊,那咱们过来的时候,又怎么不见你呢?!”

华老头眼望童陆身后,小乙也看出来了,他是在看那华佗的石像,从他眼中透露出来情感,可是骗不了人!又听他道,

“我从小便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一切,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十年之前,华佗庙仍是常有人来祭拜上香,可忽然间,附近各处的村落,几乎在同一时间生起了瘟疫!这场瘟疫,夺走了远近几千条人命!虽然也有不少大夫冒着性命危险前来支援,可官府封锁各处,很少有人能够赶来,这大夫人数有限,根本救不过来!最后,活下来的,也就只有数百人而已!也正因为这一场瘟疫,再无人愿竟来到华佗庙了!令人奇怪的是,伴随着瘟疫流行,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这里的土地也是慢慢变为了黑色!人们害怕极了,于是纷纷找上门来!我作为华佗传人,当然不会让他们说先人任何不好,于是双方起了冲突!不过,我只一人之力,如何能够抵抗得住!我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石像推倒,把门踢坏,我也只能流泪而已,什么事做不了!他们发泄完毕,又来打我!我承受不住,拼命求饶,可他们毫无顾忌,不愿停手!我觉得自己就要被他们打死了,出于本能伸出了手去抓挠,谁知握到了我平日惯用的柴刀!我心一横,使出所有的力气,直往一人身上砍了过去!你们相信我,我只是想要把他们吓退,让他们别再打我!我根本,根本没想过要了他们的性命!”

众人都已经猜到了接下来的事,这老人家定是砍中了一人,而那人也正是因他而死!

众人都没有说话,又听他道,

“呜,这一下,正正好砍在了对方的脖颈之上,柴刀虽然不够锋利,但这一下使足了力气,只这一下,便切断了那人半条脖子!那血水喷得到处都是,亦是弄了我的满脸!我惊呆了,我从未想过会杀人,而他的同伴见着此一幕,亦是又喊又闹!他们也被吓坏了,连忙奔逃了出去!待他们带着官差回来之时,我仍是呆呆看着那人!呵,呵,我成了杀人凶手,而等待着我的,也就只有以命换命了!不过,那时刚巧皇上过来巡视,正巧遇上我的案子,出于同情,官府免去了我的死刑,只判了蹲坐十年牢狱!”

童陆眼珠子瞪得老大,问道,

“所以说,你老人家刚才坐完牢回来?!”

老者直点头,自己干笑了一声,回道,

“是啊,十年,整整十年,从未离开过监牢一步!这种感受,你们这些年轻人,又岂能体会得了!”

是啊,蹲坐牢房可不容易,小乙与瑶儿蹲了几日,便觉浑身不自在!那还是有人陪伴的情况下,都如此难受,要是真如这老者蹲上十年大牢,那还不如早先死了才好!

童陆回道,

“老人家,你出狱之后,便直往这来么?!”

老者泪眼婆娑,点头之时,眼眶包不住泪,不住往下滴落!他怎么也有个五六十岁,冒着这么大的雪,身着单衣赶来,若非有坚定的信仰,又如何能够做到呢?!几人对这老者,可都是刮目相看了!

老者又往各处深情张望,良久方才又道,

“与我入狱之前,并无太多差别,这庙,修得还算结实!”

小乙问他,

“自那之后,这庙也就破败了!最多,最多也只有些赶路之人进来歇歇脚,哎,与当年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老者艰难挤出一个笑来,又道,

“是啊,曾经啊,人多得数不过来,我每日都能见着新面孔!我还听说,有人专从东京赶来,只为与先人点上一柱香!呵呵,那样情景,以后都不会再见了!”

小乙忽然看到他的腿,好像已经被冻坏了,忙问,

“老人家,你的腿……”

老者回道,

“不碍事,这里有火,烤上一会儿便好!”

小乙回他,

“这怎么能行,这般模样,如果不好好医治,可得落下病根呢!”

老者咧嘴笑开,门牙掉了一颗,好不怪异!又听他道,

“无妨,无妨,这十年,可是没少挨冻,这点儿算不得什么!”

小乙无奈笑笑,也就随他去了,或许真如他所说,暖和一些之后,自然就好了!

老者这时又才仔细观瞧众人,问道,

“小施主们,不知你们又是怎么到的这里呢?我,我在狱中也听说了,这黑土之上,已经没人会来了!需要往来的人们,也大都会绕行过去,这时早就成了荒废之地!”

童陆笑着回他,

“哎,老人家,我刚才不是讲过的么,我们都是路过,你怎的就不相信呢?!”

老者回道,

“嗯,若说你们二人,我还能信,可带上这么些位好看的小姑娘,我可是万万想不通了!”

也是,又有谁能带着这么些个美貌女子赶路呢?!

童陆笑笑,又道,

“嗯,老人家,我倒想听听你如何看法?!”

老者回道,

“我见过的人何止千万,也算是阅人无数了!你们应该不是一伙的吧!”

童陆惊道,一步来到老者身前不远处,坐了下来,又道,

“哎哟,老人家,你可真神了哟,还能看出什么,还能看出什么?!”

童陆慌忙说来,他也是太过无聊,觉得好玩,所以才会对这老者如此感兴趣!老者又细细观瞧一阵,方才回了他,道,

“若我猜得不错,这些姑娘应该都是被人掳来的!”

童陆一拍大腿,又道,

“老神仙,哎哟,真是老神仙哟,这都能看得出来?!”

老者不慌不忙解释道,

“这个倒也不能猜的!你好好看看她们,个个都是如此单纯,这如花般的年纪,又怎会来到此处吃苦受累呢?再看他们衣着装饰,多有不是寻常百姓,试问这富家千金,又怎会单独出门呢?所以啊,她们来到此处,绝非自愿!”

童陆拍着手,道,

“厉害,厉害!那你再看看这位,又有何解法呢?!”

童陆一手指向刘大小姐,老者瞧看一阵,最终还是摇起头来,回道,

“从这位姑娘的眼中看不出任何东西,她把自己掩藏得极深,实在难以破解开来!哎,当年也是最怕遇到这类女子,很难能够说动对方,并且还能自圆其说!”

童陆笑道,

“这么说来,你老人家当年也是常给人算命的喽?!”

老者尴尬一笑,回道,

“我啊,也只是懂些皮毛,偶尔帮人看看面相罢了!”

小乙心道,这看相之人,可不仅要能说会道,还要懂得察言观色,对方脸上,有那么一丁点儿的变化,亦是逃不出他的眼睛!干这一行,最重要的是跟着对方情绪来讲,让对方在潜意识中认可自己,只要达到这一步,便成功了一多半!这老者能够做这活计,看来也是极聪明之人!

童陆又道,

“老人家,既然说到这儿了,我倒还想问上一句,这华佗庙已经废弃了这么长时间,你冒着性命之忧回到此处,又有什么意义呢?!”

老者回道,

“我也不知道还能去哪儿啊,出狱之后,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了,我也只能回到这里来了!我也知晓的,我的一切都是先人给的,我这一生,也都会在此侍奉!最后,我也会死在这儿,永永远远伴在先人左右!”

他口中的先人,自然就指的是华佗了!呵呵,华佗有这么个后人如此待他,应该也能感到庆幸的吧!

童陆不住点头,又道,

“那,那你的家人呢,怎么不去找他们?!”

老者很快回应,根本不作思考,只听他道,

“家人?我的家人啊,也在那场瘟疫之中死去了!呵,我的家,从那时起,也就只剩下我一个了!我在想啊,若是当年不用法外开恩,一刀下去,叫人头落了地,也不会让我再多受这十年的苦了!”

众人都替他难过,不过老者却也很看得开,又笑着说起,

“不过回头一想,老天爷没让我就那样死了,应该也是另有一番考虑!是啊,若是我死了,我又如何能够回到这儿,继续侍奉先人呢?!”

童陆又道,

“你能这么想,确是不易!”

老者笑笑,眼望华佗石像,又道一句,

“我这次回来,便是要重建华佗庙,不死不休!”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