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一

一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哇哦,送它们上天了哦!”

童陆不由得赞叹一句,这眼前一幕,实在让人心中欢畅!华老头也是心情激动,哇呜哇呜大叫起来!姑娘们脸被照得通红,咯咯笑个不停!最淡定的,却是那刘大小姐,她眼望着这一片火光,整个人就似放空了那般!小乙摊开双手,雪花落到手心,冰冰凉凉,与这前方的一片火热形成鲜明的对比!大火之中的一切,最终也都会化成灰烬,消散开去!

小乙笑笑,说道,

“真好,应是一个都没跑!”

刘大小姐道,

“还好有这许多柴火,要不这么多虫子,如何能够一齐烧完!”

小乙道,

“吕麦等人,应该也是长住此处,所以才会拿这许多过来!这里的冬天应是十分难过,所以啊,多备些柴火,也是有备无患!”

刘大小姐又道,

“我总觉得,这虫子的主人就在这附近,咱们一把火烧了他的虫子,他又怎会放过我么!”

小乙点点头,回道,

“我也想到了,这些虫子或许也是饿得很了,所以才会出来找吃的!刚巧吃了咱们的马儿,被我们给发现!我在想,它们会不会也是空空儿养的!”

童陆道,

“我倒觉得不会是空空儿,不过,这虫子主人,定是和毒神多有关联!小乙哥,咱们若还要继续留在此处,怕是会越发的危险了哟!”

刘大小姐也道,

“是啊,看这天色,过不多时,应该也会要天黑了!这么大的雪,咱们连夜应是走不成的!不如这样,咱们今夜好生歇息一晚,明日坚持一下,走出黑土地去!”

小乙点点头,回道,

“好,就这么办!”

他转身过去看着华老头,华老头本是十分欢喜的,听说要走,又变得十分沮丧。小乙对他讲说,

“华老爷子,我们这几个,肯定是找不着路的,也只有麻烦你一下喽!还有啊,这么大的雪,出去之后,咱们多待一阵,毕竟这里已经不很安全了。待确认再无威胁之后,你要再想回来,我们也不会拦你了!”

华才头道,

“不,不,你送你们出去之后便回来,就是被冻死,被虫子咬死,那我也是心甘情愿!”

小乙心想,这老小子也真是固执得很!不过,也没什么关系,待他送了众人出去,便找个由头让他留下,那个时候他还能不能回去,可是由不得他自己了!

童陆甩着膀子,笑道,

“华老爷子,也不能这么说啊,你想,你要是死了,你这先人的庙,不也就完蛋了么?你能好好活着,才能有机会重建这庙啊,所以啊,你可千万不能想死就死哟!”

华老头一愣,尴尬一笑,不再多言!

小乙看这雪又大了几分,又道,

“你们先回去吧,我一人在这儿看着便好!”

童陆摩搓着手,回道,

“走吧,走吧,没什么可看的了,这么大雪,怪冷的,还是回去的好,回去的好!”

童陆拉扯着华老头,华老头不情不愿,却还是跟着他回了。姑娘们也跟着回去,刘大小姐送她们回去之后,又折返了回来,与小乙并肩而立!二人没有太多言语,只是眼望着那大火冲天而起!

这火烧了足足又烧了半个多时辰,大火熄灭之后,立时冷了下来,刺骨的寒冷,实在很不好受!那虫子本就十分怕火,大火烧了这么久,最后这所有的一切,也都化为了灰烬!小乙心道,这样一来,也就没人再用它来害人了,实在是干了一件大好事!大火熄灭,已然天黑,雪太大,很快便在上边覆盖上了一层!再回头一看,又是一片雪白,之前的行过的道路,也都被雪填满!

小乙轻声说道,

“回去吧,明日再来处理这骨灰吧!”

刘大小姐朝他点了点头,二人这才往回去了,小乙在前开路,一路无言!离得不远,所以也很快回来,进到庙中,立时觉出温暖!不止于此,烤肉的香味也是扑鼻而来,小乙立时食欲大动,把身上的雪沫抖了抖,三步两步赶到童陆身边!

童陆呵呵直乐,递了一块过去,又道,

“这么长时间没来,我还以为你们都被冻晕掉了,正打算过去看看,没想,你们又都回来了!快来吃点儿,这玩意烤得正好,香得不行啊!”

刘大小姐微微笑着走近,童陆也给她拿了一块,

“刘大小姐,没看出来,你也这般扛冻!来吧,吃点儿热的,暖和暖和过才好!”

刘大小姐接过肉来,小口吃了起来,与小乙大口撕扯对比起来,实在是有趣得紧,姑娘们见了,也不由得笑出声来!

童陆问道,

“这么长时间才烧完,看来应该是没有留下活口的吧!”

小乙边吃边回,

“没见有跑出来的,这一次,干得实在漂亮!我刚才一直在想,这些虫子的主人要是得知他的宝贝全都化成了灰,也不知会气成什么模样!”

童陆笑道,

“今日这此,可是比那空空儿的多多了,嘿嘿,肯定不会比空空儿更加好受!”

小乙点头,道,

“把姑娘们送走之后,还得好好查查到底是谁在养着这些虫子才行!”

童陆皱了皱眉,又道,

“我之前一直在想啊,你说这毒神也真够神通广大的哟,这么荒凉的地方,也有他的势力活动!啧啧,而他,为何又要选择此处呢,应该不是无人那么简单!”

小乙又吃了一口,问华老头道,

“华老爷子,你说说看,这里还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华老头想了想,回道,

“特别之处?我可说不出来!”

刘大小姐忽然提醒,

“小乙哥,你说,这里也没什么吃的,为何又要在这儿养这虫子呢?莫非是故意让它们吃不饱的?”

小乙回看她一眼,回道,

“难不成是故意让它们饿了肚子,而后扔到什么地方,叫他们疯狂吃人?!呵呵,没准还真是如你所说呢!”

刘大小姐又道,

“嗯,大家想想看,若是真的如此,他们的目标,又会在何处呢?总不能把这虫子运到千里之外伤人吧!”

童陆不住点头,道,

“刘大小姐想得真是周全呢!若他们真想拿这虫子伤人,目标绝对不可能过远!离这里最近的要紧地方,便是……”

童陆在问那华老头,华老头愣住片刻,方才反应过来,回道,

“是亳州城,是亳州城!亳州城离咱这儿也就五六十里地,虽然不大,但也是很是重要,大大小小的官员也是不少的!嗯,你们以为,他们,他们是要去亳州城!!”

童陆回道,

“只是猜测而已,作不得准的!”

小乙接话道,

“咱们再大胆猜猜,没准他们的目标又要更大一些呢!”

刘大小姐似乎立时明白过来,回了一声,

“又或许,是要直接杀向京城呢?!”

华老头一听这话,身子一晃,差点儿歪倒,

“京城?这个,这个,他们难道是想要造反不成?!”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毒神所作所为,都是在针对当今朝廷,若说他们要深入京城做案,还真是有这可能的!我也曾了解过,从亳州城到东京城,也就只有几百里路,而且,一路之上,也没有太多山水阻隔,通行十分的顺畅,若是一刻不停,长途奔袭过去,在一日之间到达,也不是不可能的!”

童陆深吸了一口气,又道,

“扬州城遇到空空儿,说明毒神在那边也在经营他的势力,在亳州也遇到了他们,这一条线连动起来,还真是直指京城呢!呵哟,我的个乖乖,这毒神真是想要当那皇帝!”

刘大小姐倒显得十分平静,又道,

“不过,咱们也莫要太过担心,毕竟这都是咱们自己个儿的猜测,作不得准的!”

小乙也道,

“是啊,咱们只是说说而已,千万别要把自己个儿给吓着了!咱们今日好生歇息一晚,明日天明之后,便离开这个地方吧!”

华老头满头是汗,这次也终于点下了头来!也是奇怪得很,之前说什么被虫子吃了他都不怕,可刚又讲起可能有人会来造反,却是把他给吓到了,看来,人家还是心怀天下的,与之相比,自己的小小心事,又如何能够与天下大事相比呢!

华老头思索了好一阵,方才又道,

“咱们明早些出发,定能赶到亳州城!”

众人又说一阵,方才歇下,这一夜只有那雪落簌簌声起,还真是睡了个好觉!

小乙与刘大小姐先行起来,雪已然停下,出门一看,没有完全天亮,却也是白晃晃的了,多看上一会儿,眼中也会觉得生疼生疼!二人去到昨日烧火之处,那里本是清了个大坑出来,可此时一看,却几乎都被填平了!小乙在边上挖了一个大坑,刘大小姐则是把那尸骨清理出来,二人将这些尸骨放入之后,掩埋起来!哎,七条人命,死后被火煅烧,剩下的,也就只有那一点点而已,真是让人心酸不已!至于那虫子,已然被烧成了灰,小乙二人清理了好一阵子,未有见过一条完整的虫子,看来这一把火,却是把它们烧了个干净!

忙完了这边,二人又去到另外一侧,把那剩下的两具尸体寻着,拖到远些的地方,挖坑埋下!虽然对方不是什么好人,但让其暴尸荒野,小乙实在也不很认同,这般做了,心里多少也会好受一些!二人动作极快,并未浪费太多时间,回来之后,童陆等人也刚好准备好一切!每人都把能穿得穿上,免得受不住那般寒冷!各人也都分了吃的,分量也够吃上两日的!小乙二人过来之后,众人一齐吃了些,这便出了庙门!

华佗庙中原有的许多干柴,都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最后的一些,也被各人分了背上,以备不时之需!那马腿被烧干了水气吊了起来,若是还有被困之人,也能用它来应急!华老头手摸着华佗石像,久久不愿离开,小乙等在人门口等了他好一阵子,他方才慢慢走了出来!

几人早就商量过了,由小乙和华老头开路。二人拿绳子绑住从庙顶上取下的一根长木,往前拖拽的同时,那木头把雪给拦开,这样一来,开得一条小路,其余人等从中走过,也是要容易许多!二人一齐使力,速度倒也不慢,不过,能不能在今日走出这片黑土地,还真是说不准了!当然,华老头也早有预案,若是进度赶不上,他可是知道一处小小山包,也能挡些风雪,再加上后来的每人身上背着的干柴,生起一堆火,挨个一晚,应该也并非什么困难之事!

今日天气很是不错,没有一点儿风意,那雪飘下几片,又再也见不着了!这样一来,行走在这雪中,心情也会舒畅许多!小乙很有经验,他也知在这白雪之中走得久了,眼睛会受不住,所以,扯下了衣布,给众人绑在眼睛之上,虽然看不清楚,但也好过双眼失明!

这般走了不到一个时辰,姑娘们虽然没有叫苦,但那腿脚都有些不大利索了,小乙知道辛苦,所以每隔一小会儿,便会停下来歇息。也是因为这般,华老头说进度过慢,所以,今日可是走不出去了!于是,众人决定先在华老头说的那地方歇上一晚,待第二日再接着赶路!还好众人早有准备,否则在这雪中挨上一夜,可是不大好受呢!

好些位姑娘的脚都磨出了血来,哎哟,看来还真是娇嫩得很,想来,平日里也很少会干重活,连走路也是极少的吧!如此这般,直到临近天黑时分,方才勉勉强强赶到了华老头说的那地方!小乙借着最后的光亮,看清了那地方,呵哟,还真是个小小的土包,只比这平地稍稍隆起一些而已!不过,有些好处是,这土包中间有处凹陷,若是把那里收拾起来,倒也能挡住三面来风!这等情形之下,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就这里了!

姑娘们行了一整日,到了这个时候,互相搀扶着也都站立不住了,见到目的地就在眼前,纷纷跌坐在地!童陆还算不错,毕竟也是走过那许多路的,刘大小姐的表现,亦是大大出乎小乙意料!二人留下照顾姑娘们,小乙则与华老头往前开道,到了那处小小的“山坳”之中方才停了下来。这小土包有个一人来高,还算不错,能够挡着些风!二人行动起来,把中间的雪清除干净,又把四周的雪给拍实,头顶上伸出一尺多长,也能够挡住少许落雪!这一小片靠着土包“雪坑”,也就是众人今夜的安居之所了!虽然不大,但大家挤挤,也能暖和许多!

童陆和刘大小姐带着姑娘们赶了过来,小乙的火折子点起火来,童陆从怀里取出了珍藏的干草,搭上柴火,将火给生了起来!火光亮起,各人心中都是无比的欢畅!是啊,有了火,就有了希望!童陆照顾着火,小乙则是把地面的冰块收拾干净,把中间位置让给姑娘们!姑娘们挤着坐下,都是叫苦不跌!当然,对于她们来说,实在不是件容易之事,能够做到这份上,已是大大的进步了!童陆一脸的黑,终于把那火弄得稍大一些,这雪坑之中,顿时暖意大增!

小乙拉着华老头坐了下来,笑着说来,

“啧啧,华老爷子,若不是你带着我们来,我们可多半要交待在此处了!”

华老头身子骨格外硬朗,走了这一日,坐下歇息了片刻,便似没事人一样,小乙也对他心服口服!不过想想也是,他能够一人冒雪走到华佗庙,那毅力,也不是寻常之人能够相比的!

华老头回道,

“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姑娘们今日都是好样的,明日路程近些,可是不会有那么辛苦啦!”

小乙笑着问他,

“华老爷子,这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这地方也很不明显,你又是如何找到的呢?!”

华老头回道,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可能也是对这里太过熟悉,到了任何一处,都能感觉到四周又是什么地方!想想看,我也是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了,虽然吃了十年牢饭,但每日都会想起这儿,想起在这里发生的许许多多的事情!所以,这记忆又是更深了些吧!”

童陆取了冰雪烧水,又把各人所带的食物烤热,有吃有喝,当直完美!姑娘们吃喝完后,相互靠在一齐,很快就睡了过去。刘大小姐给她们又紧了紧衣衫,这才放心回来坐下。她眼望着那火堆,不由得笑出声来!

童陆傻傻看着她,问道,

“我说刘大小姐,你这是笑个什么劲呢?!”

刘大小姐回道,

“没什么,没什么,只不过,觉得这些日子好生有趣!”

童陆无奈笑笑,回道,

“有趣?!只差没把命都丢了,还有趣?!”

刘大小姐回道,

“虽是凶险,但咱们不也都化险为夷了么?!寻常人等,怕是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经历吧!”

童陆点点头,噘起嘴来,回道,

“是啊,普通人又怎么会轻易见到那恶心的虫子呢,就咱们见了,可不是倒了血霉了么!”

刘大小姐又道,

“我曾经啊,也跟着哥哥去过许多地方,不过,他对我保护得很好,所以,我也没有机会体会凶险!这次虽然是被人掳走,但一路之上,却也没有过危险,当然,也很少见着人!经历了这许多,也才知道这自由的可贵,即便有这许多艰难险阻,只要能够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那又有何妨!”

小乙填饱了肚子,伸出手去,几乎是把手放到了火上炙烤,烤得烫极,又才放到又耳之上,让它们也能感受得到这样温暖!童陆看他一眼,又是笑了起来,说道,

“他以前啊,或许也是与你一样想法,纵横四海,浪迹天涯!只不过啊,路走得太多了,总还是想要歇歇的!有时,确实也是身不由己,要说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呵呵,也只能当作一句玩笑话罢了!”

刘大小姐陷入了深思,是啊,她就似一张白纸一样,只对将来充满了期望,可又是对它一无所知。她年轻还小,也并无太多江湖经历,如此这般想法,小乙当然也能够理解!小乙想起当年自己一人出山的场景,可不与她十分相似么!

小乙问刘大小姐,道,

“莲儿妹子,到了亳州城之后,你又有何打算呢?!”

刘大小姐回话,道,

“我暂时还未想过,可能会待上几日,想办法与哥哥取得联系,然后,然后就如我之前所想,去往东京,长长见识!”

当然,小乙也知晓的,绝不可能只是长长见识!

小乙微微点头,刘大小姐却又返问一句,

“小乙哥,你们不是也要去么,怎么,你们,你们是不愿与我一同去么?!”

小乙抬起头来,笑着回她,

“没啊,没啊,我只是一心想着回到这黑土地之上,探个究竟!也许会耽搁许多时间,所以,不能保证能与你同道罢了!”

童陆也看得出来,小乙这是故意这般讲的,其实哪有什么不方便,只是他有些不愿这么做罢了!童陆心头亦是了然,这刘大小姐,似乎对小乙暗生了些情愫,她看小乙的眼神,已经很不一样了!小乙这边呢,他已经太过受伤,再也无法接受任何人了,所以,小乙也正好找个由头,与她分道扬镳,免得再生出更多的乱子来!当然,童陆明白,还是要保证刘大小姐的安全之后,小乙才会这么去做!

童陆笑笑,又道,

“哎,这个嘛,都是后话啦,待咱们到了亳州城中,再来考虑也是不迟!”

童陆打个马虎眼,又转向华老头,问他道,

“哎,华老爷子,这亳州城中,又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到时你可得带我们去一一体味哟!”

华老头嘴角上扬,尴尬一笑,回道,

“我,我也只去过一次亳州城啊,哪里,哪里知道有什么好吃好玩!”

童陆张大了嘴,乐得拍起手来,

“不会吧,这么惨,你去一次,就待了十年?厉害,实在是厉害得紧!”

华老头无奈摇头,回道,

“以往都只到过城外,确是没有进去过的!哦对,听说有唱戏的,唱得还算不错,入了城后,倒是可以去听听!”

几人各自分享一些好吃好玩的,竟是讲到了深夜方才睡去,添上些柴火之后,这才闭眼睡去!这一夜无风无雪,有了这火,还有这许多人陪伴,还真是没有那么冷了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