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78 两日不见阴谋遍地,晚宴庆功乐此不疲

78 两日不见阴谋遍地,晚宴庆功乐此不疲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来人正是秋荷,几人入城之后,就再未见过一面。此时秋荷前来,虽说有些晚了,却也算是救了急。

“我刚一听说你们被关在此处,马上就过来救你们!”

童陆嬉皮笑脸笑,

“好姐姐,先别说这许多,先放我们出去才是!”

秋荷沉默了好一会,这才说来,

“这锁头比双拳还大,如何能够打开!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

小乙刚想叫童陆,他却出了声,

“青青,你的青蛇赶紧给姐姐用下,一会儿便好!”

白青朝他吐舌,虽有些不愿,但为了几人赶快逃脱生天,她也就不再揣着掖着了。

秋荷得了那剑,看了几眼,问道,

“这剑好小!如何能够打得开?!”

童陆急忙又道,

“荷姐姐,你尽管招呼,一点都不用担心!”

秋荷有些疑虑,用力砍了一剑,才知这剑的厉害!她没有准星,锁上头被她砍了好多剑,坑坑洼洼的,只几次恰好砍到上次的剑痕之上。亏得青蛇锋利,这才慢慢将锁头切开一边。

小乙四人终于出了这小屋,坐在门口大喘粗气。童陆又在抱怨,

“哎呀,这屋里,真没法待!真是要把人憋死!荷姐姐,多亏有你啊!”

秋荷把剑还给白青,催促几人道,

“咱们赶紧走,一会儿走不了了!”

几人大惊,不知她为何如此说来,

“荷姐姐,怎么说?咱们援军不是到了么!为何还要走!难道洪大人铁了心要收拾我们?”

秋荷慌道,

“先别问这么多!这建昌城我来得少,不知道哪里可以躲藏。咱们快些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不迟!”

小乙看她这般惊慌,心头也是打起鼓来。

“我们知道一处地道,可以直通城外,咱们先去那里。”

秋荷大喜,赶忙道,

“快些,快些,咱们要被捉住,那可惨了!”

小乙几人不问其他,赶紧朝那密道潜去。一路倒也顺利,并未遇到守卫与百姓。

五人一齐钻入密道,出了城来。乱坟坡上依旧是清冷无人,再加上这绵绵细雨,更显得凄凉,甚至还有些怕人。几人寻了处草丛隐蔽起来,这才把秋荷围在当中,听她如何说法。秋荷抬头看那天空,她张开嘴来,又闭上了双眼,任由雨水入喉。良久,这才慢慢开了口,

“我本跟着洪大人,一齐待了好几日,洪大人对我倒是极好,把我安排在城中驿馆,可我偏不,一心想要给他些温暖。拗不过我,于是只好让我留在身边。他住在城头之上,每日都想的是防守作战,真是有些无聊,不过我就喜欢他这样认真的男人!”

童陆哼哼了一下,

“荷姐姐,偏题了!”

秋荷笑笑,又道,

“这几日也算安宁,贼人只是在白日里不断佯攻,倒也没能威胁到建昌城。我建议他好生休息,他却说他一点也不累,一心在百姓身上,如何会感觉到累!哎呀,真是太让人喜欢了!”

小乙三人一齐出了声,

“荷姐姐!”

秋荷缩了缩头,咽了口唾沫,又道,

“这昨日晚些时候收到援军消息,说是第二日清晨便能赶到,到时候与这城中守军一齐出击,定能战而胜之。洪大人难得露出笑来,他……嗯,嗯!洪大人与众将士商议,决定抽出七成人手与援军配合,定要将其斩杀殆尽方可。”

秋荷长舒了口气,又道,

“今日清晨,那援军果然准时到达,势头之猛,真是我平生未见,只觉那人马似是利箭一般穿透敌军防线!站在城头上一看,那敌军哪是对手,只是向四处慌乱退走,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听说皇上亲自带军,洪大人派出的守军也好像换了人一般,都想要在皇上面前表现自己,再加上这半月的憋闷情绪,怎能不够勇猛!我看这敌军大势已去,定然不会再有反扑机会了。洪大人亲自率军去迎接皇上,却是没把我带上。”

秋荷眼中有些幽怨,

“可能他想着见皇上时还是不要带上女子,免得有人在皇上面前说三道四。我不怪他,我知道这是为我好!城头议事厅中没人,我闲来无事,爬到了梁上睡觉。也正因如此,这才躲过了大祸,还知晓了他们的阴谋!”

讲到关键之处,秋荷却是停了下来,急得瓜哥不断搔头,她看了瓜哥一眼,又道,

“别急别急,让我慢慢讲清楚!我正在睡觉,厅中来了几人,我正觉奇怪,又不好下去,就在上边躲了起来。其中一个我认识,正是洪大人手下,那个爱财如命的联络官!”

众人惊起,心想这人只怕就是拿了自己好处的那人,各自屏住呼吸,听秋荷道来,

“洪大人给我说过此人,只道他虽爱财,但也麻利得很,这些年来在他身边任职,从未出过任何差错,是他极为信任之人。可我一听下边几人所言,真是惊出一身汗来。那人说一切准备妥当,就等上边一声令下,便要开城投降!还有,说是还有一封什么图纸被他拦下,图纸是两男一女,三个少年,外带一个秃头一齐带来,人被锁在那防务处了。那些人一听,大笑不止。他们后来商议的什么我也没听清,一心想着快些前去将你们救出来。我摸到那边时,你们都还在,这才让我放下心来。”

瓜哥有些恼火,道,

“什么叫两男一女,外带一个秃头!难道我就不是男人了?”

这事本来极为严肃,听了他这一句,几人也都忍俊不禁。

几人也知事态严重,小乙赶紧问道,

“荷姐姐,那现在建昌城已经被敌军占领了?!”

秋荷点点头,皱起眉头,

“应该是了!我暗中观察了一小会儿,那些人动作极快,而且绝不在少数,现在的建昌城,已经在那些贼人手上了!”

童陆满脸凝重,问道,

“荷姐姐,那公子,哦不,皇上和洪大人追击匪军是走的哪个方向?”

秋荷回道,

“正是北山方向!那些人看似散乱,但也都朝那北山退去!我们都知晓这北山上方都是悬崖峭壁,根本没有其他出路,这匪军为何这般退去,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童陆又问,

“那北山之上,有险可守么?”

这次换作是瓜哥来答,

“北山倒是有几处险隘可以一守,但守得了一时,又如何守得一世,那北山上又在何处补给?援军这般厉害,不知是否可以直捣黄龙,将那贼首生擒下来!”

童陆摇摇头又问,

“荷姐姐,这建昌城已被匪军所夺,除了咱们之外,是否还有人知晓?”

秋荷摇摇头,道,

“我知道以后,直接就去找你们了,还没,还没来得及通知他人,还有,我也不知道要知会谁才好!”

童陆哎呀一声,大叫不好,

“若是公子这时回来,岂不是掉进贼人陷阱?!”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心中盘算着公子出征时间。童陆冷静下来,示意几人稍安勿躁,

“容我细细挦挦,匪军先是围城佯攻,等待大军来援,他们知晓公子正是立威之时,必然前来解围。待到公子带军前来,一半的部队退往北山死守,其余则趁机混入建昌城。好几千人坚守,这北山想必一时半会也是攻不下来,公子也会回城休整,然后众人不知这城已经换了主人,公子便成了刀俎鱼肉,任他宰割了!”

小乙补充到,

“公子来得极快,粮草之类只怕也是所带不多,咱们当时发现的各路据点,只怕也有部分行动起来,对这后方补给进行抢夺破坏!这众多将士吃不饱饭,又如何作战!现在建昌城被匪军占了,那剩余的粮草也就都没了!咱们现在倒成了被动的一方!哎,那贼首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把这么大的战事看得如此透彻!”

白青难得出声,问道,

“若是匪军本就有如此能耐,为何围城半月却大都只是佯攻?”

童陆摇摇头,叹道,

“难道是为了给众人制造一个建昌城危在旦夕的错觉?好让公子亲自前来?”

众人无法解释,也只能猜测而已,童陆又继续说来,

“不论如何,咱们现在最重要的事,便是通知公子与洪大人,千万莫要进了敌人圈套!”

几人起身,去寻公子与洪大人,希望他还在北山督战。刚转过山头,远远的看到建昌北城门,一队骑士整齐划一,正在入城,城头站着几人,一人身穿白甲,手持宝剑,威风凛凛,他旁边一人佝偻着背,又矮小了几分。其余人等分列开来,护着二人。

瓜哥结结巴巴指着那方叫道,

“那就是皇,皇上!还,还,还有洪大人!”

小乙童陆白青眼神呆滞,面无表情,秋荷却是跳将起来,便要奔下山头,进城救人!瓜哥一把将她抓住,说道,

“咱,咱们走密道,不然你还没见到人就被抓住了!”

那队官兵刚一进城,城门猛的关上,似乎也没人发现有何异常之处。城头上那人正指点江山,意气风发!众人在此处干着急,看那人如此表现,都好想上去抽他一个耳瓜子,不过也都只是想想,没人真敢这么去做。

又回到乱坟地,众人各自深吸一口气,依次钻入了密道之中。城中百姓欢心鼓舞,好不欢乐。公子一来,匪军闻风而逃,百姓口中早已传了个遍,公子心中定然也是乐开了花。几人混入百姓之中,小乙长棍十分扎眼,便用银两换了块长布裹上,倒是没这明显了。来到北城门处,人山人海,眼里尽是人头,看不清前方发生了何事。小乙抬头一看,明白过来。原来是公子正在安抚百姓,什么怪自己没能早些赶来,这才让百姓们受了苦,还有战后各种物资的补给与分配之类。童陆咬咬牙道,

“这公子倒是真有一套,美名就这样传遍天下了!”

瓜哥半年多前才回到大理国,这是第一次见公子,他只觉他和蔼可亲,若真能像他说的那般,倒也真是一个为国为民的好皇帝。

“荷姐姐,你以前有没有注意到这里的守卫,他们的手腕上是否会栓戴红色细绳?”

童陆凑到秋荷耳边,这般轻声问道,秋荷思考片刻方道,

“倒是没太注意,应该是没有的!啊!我知道了,这红……”

他嘴已经被小乙堵上,她向小乙点头,明白过来,

“我懂了!我懂了!”

几人四处看来,除了公子和洪大人的近卫之外,似乎其余所有的守卫都戴有红绳。童陆摇摇头道,

“哎呀,公子这次惨了!亏他还想出这么多唬人的话来!小乙哥,这次我们实在帮不上忙,就只有你和瓜哥多出力了!”

小乙明白他的意思,

“你们三人混在百姓之中,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千万不要逞强!”

秋荷还要多言,却被白青拉住,小乙向二人点头,与瓜哥一齐挤出了人群。童陆三人则是聚在一处,在人群中四处游走。

公子好容易才讲完,与众百姓告辞,可这百姓们却是久久不愿离去,公子去而复,又是三次,真真做足了戏!几人也都叹服不已,若是论演戏,只怕无人是公子的对手。

小乙瓜哥已经换上了守卫军服,与那大多守军一样,身穿铠甲,手戴红绳。二人跟着一队人马慢慢摸上了城墙,童陆三人则是远远注视着这方。

天色暗了下来,公子好说歹说,百姓才陆续回到家中,没了那匪军驻扎在城外,大家也都安心,也终于能睡上个好觉了,一切似乎恢复了往日情景,几处酒家灯火通明,重新开张做起夜晚生意。

城头议事厅内,火光明亮,似白昼一般,这里被临时改造了一番,正在举行宴会。公子与洪大人还有各部首领排次坐下,酒菜不断端来,初时众人还小心翼翼,不敢大声讲话,可酒一多,便没了那许多顾忌,各人推杯换盏,甚至有人上前搂住公子碰头说话,公子也喝了不少,只不过顾及颜面,不敢再喝更多。

小乙瓜哥从那宴会准备之时,便趴在了梁上,天色暗下来,这厅中打起火把,躲在梁上倒也真是不易被人发现。这宴会进行的十分顺利,小乙也注意到那守卫也慢慢全变成了系红绳之人,最后也只剩下公子身后几位近侍,他们不是别人,正是那点苍六雄的六位传人,其中一位与小乙交好,正是秦朗。小乙注意几人,都不吃不喝,神情严肃,秦朗最小,表情也是最为怪异,非常不自然。由于初来乍到,哪能认得这些守卫,宴中乱成一团,那守卫全换了竟也没能引起他们注意。小乙心想,这几人虽然武艺尚可,可要做这护卫,只怕还是要欠缺一些经验的。

洪大人酒量实在是浅,几杯下去,就趴了桌。公子踹他屁股,他也只是用手摸一摸,之后就又昏睡过去,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皇上,这吴大人率军堵住了北山入口,那群贼人又没粮草供应,过不了几天必然来降,咱们不费一兵一卒,便解了这建昌府之围,皇上真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那贼人一见皇上便是落荒而逃,有如丧家之犬一般。咱们有新皇如此,也是这大理百姓之福啊!”

“皇上上任几个月来,各方各面都颇有建树,将来必能开疆拓土,成就一方霸业!”

“……”

小乙瓜哥二人听众人这般说话,浑身的不自在,恨不得将耳朵堵住,不再听这马屁言论。

酒过三巡,并无异常,小乙注意众人都已放松了警惕,其中也包括那六位小侠。小乙心道,这点苍六小侠也应该好生锻炼一翻,非到危急时刻,自己与瓜哥还是不要现身为好。又等了好长时间,这厅内依旧热闹非凡,想来这军武之人平日习惯喝酒,酒量也都大得惊人,众人四处转战喝酒,场面十分混乱。战事已定,公子示意众人随意,自己则让人倒上一杯清茶慢慢品鉴起来。

一人进了厅中,上前向公子施礼道,

“下官朱由拜见皇上!皇上,咱们的亲卫军,还有各位将军手下都已经安排妥当!”

小乙一听,心中一拧,这声音这般熟悉,他怎会忘记,正是与敌私通,骗取他们钱财的那位。

“很好很好!这么晚了朱大人还亲自督办,真是太过费心。还没吃点东西吧,来来来,我这还有些酒水和肥肉,你拿去用吧!”

皇上御赐的东西,那可是宝贝得很,朱由赶紧接过小侠递来的酒水,慢慢退到一边享用。

小乙早已知晓这朱由底细,对他就格外的上心,也想看看他还要使些什么花招。朱由吃完酒肉,上前跪谢公子。

“皇上,洪大人已经醉倒,不如先送回房中休息,他这些日子以来整日操心守城之事,都没曾睡过一个好觉!”

公子点头道,

“洪大人有你这般贴心下属也是他的福气,去吧去吧!”

那朱由找人将那洪大人扶了下去,自己跟着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依旧跪在公子面前,

“皇上,这,这,有些请求不知皇上能否答应。”

公子笑笑,

“有何不可,你们都是有功之臣,是该大大有赏!”

那朱由扶手陪笑道,

“不是为我,而是为一位勇士,今日他冲在最前,杀了数十匪军,真是英雄了得!我们平日里关系不错,他在门口气得四处乱窜,只因皇上赏了我酒水肥肉!皇上您看,是否也赏些给他,免得以后他给我穿小鞋!”

公子哈哈大笑起来,

“有意思,有意思!请这位勇士上来,我亲自给他倒酒割肉!”

朱由笑容堆满脸颊,回道,

“多谢皇上,我这就去知会于他,带他过来叩谢皇上!”

公子袖子一摆,示意朱由下去,朱由连忙叩头退下。不多时,便带上了一位黑脸将士,身穿普通军服,他满脸横肉,面相倒是有些凶恶。六小侠提高了警惕,目不转睛盯着这人。那人上前,跪倒在公子面前,大声道,

“皇上,向您讨杯酒喝!”

小乙心想这人定然不是自己人,需得多加防范才是,他握紧黑棍,待要紧要关头便要施以援手。

“好说好说!勇士好身板,想必喝酒也不会含糊,这酒杯太小,不如换作大碗如何!”

那人始终低着头,回道,

“大碗也不尽兴,直接抱坛直饮那才痛快!”

公子一听,一拍大腿,大声叫好,

“好!好!这才是真勇士!”

秦朗递过一大坛酒来,那人起开封口,抬起便喝,一大坛酒水也只是片刻便见了底,常人这般喝法会洒出极多,他却一滴也未浪费,是真有那酒功夫!公子拍手叫好,众将也都大醉,心不在焉的附和着,没有人理会这边。那汉子喝完酒,把酒坛递还给秦朗,跪下来,又道,

“皇上,这朱由子还有肥肉吃,不知皇上是否也能赏我一些!”

众人皆笑,公子对这人也有了好感,赶紧令人取来肥肉,足足有三四斤重,他自己用剑切好,递给那人,那人接过肥肉,大口吞咽,油水顺着嘴角不断滴下,吃得十分满足。

众人看得呆了,心想这人好大胃口,先是大坛酒水,后又吃了这三四斤肥肉,若是换作常人,只怕是要把胃也给撑破了。那人吃完交回肉盘,又跪了下来。众人言论纷纷,却听他说来,

“皇上,还有一事,不知皇上是否……”

公子笑着回道,

“尽管说来!”

那人慢慢抬起头来,

“不如,把您的皇位也借来坐上几天?!”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