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五

一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二人又等了好一阵子,外边的光亮慢慢消失,可那雪声仍是未止,哎,也不知还要下到什么时候!除了这雪声之外,也没怎么听着外边动静,应该也是因为雪太大,所有人都躲到了华佗庙之中!

童陆被冻得不行,轻声问道,

“小乙哥,再不行动,我怕是就再动不得了!”

小乙笑着回他,

“那有什么办法,现在想要退缩,也是不可能了!”

童陆哆哆嗦嗦,又道,

“那些家伙动作也太慢了吧,这么晚了还不过来!看吧,天黑了吧,又得遭罪了吧!”

小乙回道,

“再等等,应该就要来了!”

童陆也知没有退路,只不过,还是要说出口来才会觉得舒服!多动动嘴,也才能让自己不至于昏睡过去!

“最好把他们全给冻死,那也就用不着我们出手了!”

小乙回他,

“哈,你想得倒美!”

二人正说着,突然又听到有人讲话,这一声倒是提神,二有立马凝神关注!

“四爷来了,四爷来了!”

这人喊得大声,想必也是对所有人说的,这话音一落,便是又听到了其他人言语,

“四爷来了?在哪儿呢,在哪儿呢?”

之前那人喊道,

“离这也只一里了,还是快些准备准备吧!”

小乙心道,这家伙好大的排场,还得先令人过来吩咐一声,做好迎接准备!知晓这家伙很快就会回来,小乙也是颇为激动,他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棍子已经按捺不住,跃跃欲试了!

过不多久,又有一人来报,

“三爷四爷都来了,三爷四爷都来了!”

小乙心头一惊,怎么,又来一个?正好一齐收拾了?!不过,小乙反倒有些担心了,他也见识过这老三的厉害,自己绝对没有把握能够胜得过他!若他真的来了,再加上这许多人,还真是不大好对付呢!童陆当然也明白的,有那老三在,自己二人或许要更加小心一些才是!二人伸长了耳朵倾听,不敢再有丝毫的放松!

只一里地,很快就到,小乙二人听到的动静可是不小,人来的真是不少!二人不敢贸然行动,趴在雪道之中人,一点儿也不敢动弹!

“三爷,四爷,这里,这里!”

听得出来,是那个黑虎使在讲话!听他这声音,并无任何惧怕之意,哎,这倒是有点儿意思啊!

那方有人回上一声,

“黑虎使,虫子如今又在何处?!”

黑虎使大声回道,

“这边请,三爷四爷见了便知!”

呵哟,还真是不卑不亢,这样看来,黑虎使的地位,似乎也不比他二人差上太多啊!

小乙听着哧哧直响,好大动静,后来又听到数人呼呼的喘气之声,小乙觉得奇怪,又仔细听了听,思索一阵,方才明白那边究竟是何情形!嗯,是啊,应该是好些位拉动着一辆雪车往这边过来,呵,还真挺会享受,连雪都不用踩了!

那些位行得极快,直往小乙二人这方过来,不过还好,并未到达跟前,只是从二人旁边数尺之外经过!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小乙等人放火之地!呵呵,留给他们的,也只有一堆火灰而已!

黑虎使的声音也近了些,他也来到了这边,

“四爷,你交待的事情,我没有办好!虫子都被人放火烧了!”

这话讲完,好长一阵沉默,无人讲话,气氛可是比这雪夜还要冷呢!良久,那老四方才讲出话来,

“烧了,烧了就烧了吧!这几年黑虎使尽心竭力,我们都看在眼里,这一时的失误,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

没错,是他的声音,那个毒神的四弟子,曾经在南海之中见过,此人心口不一,手段毒辣凶狠,可是不好对付!小乙本以为这老四会痛骂对方,毕竟是他的心血啊,或许还会有别的重要用途!可小乙明白,他这话绝对不是出于本心,你想啊,若是真不在乎,又何必亲自过来呢,而且,还带着老三一齐来呢!

老三也开了口,也是这声音,确实就是他二人!只听他道,

“黑虎兄弟,哎,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黑虎解释道,

“都是属下无能,不敢找借口搪塞!”

老三又道,

“风雪突袭,这是老天的意愿,没能看好它们,我想也是情有可原的吧!老四啊,你也莫要再责怪黑虎兄弟啦!”

老三说得倒是简单,这上万虫子,喂了三年,就这么几句就过去了?

老四情绪有些不佳,道,

“都烧成灰了,烧成了灰了!这些蠢东西,怎会扑到火上去呢?!”

黑虎使回道,

“四爷,我们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个新掘的土坑,里边,里边看上去应该是骨灰,数量不少,至少有个五六人的!”

这也被他们发现了,不过,那只是一堆尸骨,根本看不出什么!

老四问道,

“这,这……”

黑虎使回道,

“属下以为,有人在此处烧尸,正巧被虫子们遇上,它们,它们已经太长时间没有吃过人肉了,所以全都扑了上去!那火停不下来,虫子们因而被烧成了灰烬!”

老四淡淡回来,

“不,不对,不对!这虫子的脾性你最是清楚,它们最是怕火,又怎敢冲上去抢人肉吃呢?再说了,即便去了,那也不可能全都被烧死!定是有人刻意安排,用尸体来将它们全都引了过去,而后四面放火,这才将它们烧了个干净!你们看这一片,应是四周先着了火,那火墙把虫子们围在了中间,一层一层慢慢烧了个干净!”

黑虎使道,

“若真是有人刻意为之,我定会查出真凶……”

老四打断他话,又道,

“在这雪地之中,能够同时点燃这许多柴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想,他们应该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才做成的!还有,他们人数也应不少,你们想想看,若是人少一些,又如何能够同时点燃这一圈,叫这虫子一个也没能跑掉!哼,可恶,实在可恶!”

老三忽又讲道,

“老四,你这脑子还真是好使啊,这都能想得出来!换作我啊,也只有干着急的份!”

老四苦笑一声,回他道,

“三哥,你可莫要再打趣我了!我啊,这次可是把脸都丢尽了,以后可没脸再见师傅了!”

老三回他,

“没关系,没关系,有这东西如虎添翼,没这东西,咱们也能成事,这也就是锦上添花的,没什么要紧!”

这家伙一齐讲出好几个成语,虽然讲出来显得有些生硬,但用法却似乎没什么问题!

老四长叹一声,又道,

“雪这么大,咱们还是先到华佗庙中待上一夜,待这雪停再走吧!”

老三回道,

“好,好,就去那儿歇歇,兄弟们都累了,也要好好歇歇才行!黑虎兄弟,走吧,走吧!”

三爷四爷吩咐,当然管用,他们迅速撤走,声音慢慢远去,很快就再听不着了!

小乙待一切安静下来之后,方才拉扯了童陆,对他讲道,

“陆陆,你有没有觉出不对劲来!”

童陆小声回他,

“是不对劲,这老四太过平静,我想可能下一步就会杀人啦!”

小乙也是一般想法,回道,

“还能不能动,能动的话,咱们去到华佗庙外,听听他们怎么斗法!”

童陆活动活动身子,腰都快要断了那般!

“走,走,咱们或许真能坐山观虎斗呢!”

二人慢慢退了出去,可之前踩踏出来的雪路,也早被下一波雪给填上了!不过还好,刚才有人从此处经过,直往那华佗庙而去,二人很快摸索到,顺着过去,倒也不太费劲!华佗庙中生起了火,隐隐约约能够见着火光!二人冒着大雪直往前走,亦是走得十分小心,极少发出声响!风雪这么一拍打,小乙的脸很快就僵了,这外边果真是比那雪洞之中还要冷上许多,二人早想明白,待近了之后,还是再挖上一个钻进去才行!

小乙二人已然靠得极近,虽然还下着大雪,可前方的光亮已是明晃晃的了,二人此时与那华佗庙相距,应该也只二三十步了!还好有这雪帮忙,否则二人怕是早就被人发现了!小乙拉了拉童陆,二人瞧准了方向,慢慢挖掘了起来!这方积雪太厚,下方也都成了冰,这雪洞也只能挖得浅些,不过,这黑夜之中,避开对方监视,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二人挖得亦是十分小心,不敢有任何的怠慢!这华佗庙中人的讲话声音,当然也是随着二人雪洞进度慢慢清晰起来!

“呵,白龙兄,你竟还带了酒来,可真是太贴心了吧!”

是老三在讲话,当然也正是对那白龙使讲的!

白龙使笑了起来,回道,

“让三爷四爷见笑了,你们也知道我的,我可是一日都离不得酒,所以啊,也总会随身带着些!嘿嘿,也是巧了,遇上这么大的雪,这酒啊,可就成了稀罕东西了!来,来,给三爷四爷倒上!”

老三回道,

“哎,我们把你的酒给吃了,那多不好啊!”

白龙使回道,

“三爷放心,酒可不止这些哦!我总是怕喝不够,所以手上人也都会捎上一些,喽,你们看看,他们可不都背着酒囊的么?!”

老三大笑,回道,

“哦,哦,还真是啊,一,二……八个,啧啧,应该也够咱们吃了!还好老二没在,否则啊,你这点酒,还是不够他吃的!”

白龙使又道,

“来,尝尝这酒又有何种特别之处!”

老三吃了一口,那声音大得出奇!他赞不绝口,道,

“好,好,真是好啊!这皇帝老儿吃的酒,果然不同凡响!”

这真是个粗人,只知道说好,至于这酒究竟有何特别之处,却是一个字也讲不出来!这酒竟是皇帝老儿吃的酒,也许是某个地方进献的贡酒吧,他们竟能拿到这酒,看来也是有些本事的!小乙等人之前想过的那事,或许他们的目标正是东京城,从这酒上,也能看出一些端倪了!

老四也回了话,可是要懂行许多,只听他道,

“酒味醇正,回味悠长,略带些苦味,又很快化为甘甜,嗯,确实算是好酒!”

老四的情绪不大好,说出这话,也是点到即止!小乙二人一听这话,更觉得他有问题!

老三听了老四言语,立时拍起手来,

“说得好,说得好,老四就是比我有文化!”

白龙使笑道,

“三爷四爷喜欢,那就多吃一点!”

老三又道,

“黑虎兄弟,你也吃啊,你也吃啊!”

黑虎慢慢回他,道,

“好,我也吃!”

他的情绪,可是比那老四还要差些,看来他也是有了危机之感,这老四或许正想着如办他,二人心中角逐开始,也不知什么时候就要爆发出来!小乙当然想他们早些出手的,自己二人躲在这地方,确实是不大好受的!

黑虎使该是吃了酒,说了一句,

“嗯,确实是好酒!”

白龙使笑道,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片刻的沉默之后,老三方才又问出话来,

“老四,我一直没搞懂这虫子,你与我说说可好?!”

非得提人家伤心之事,这老三看来也没安什么好心,呵呵,他兄弟二人之间应该早就在明争暗斗了,所以老三这般问话,倒也能够理解!

老四略有迟疑,而后方才回话,

“不知三哥想要问些什么?!”

老三笑嘻嘻,又道,

“听说这虫子最喜欢吃人肉,可老四你又偏偏不给它们吃,这又是为何呢?还有啊,这一喂就是好些年,啧啧,有这般耐心的,也就只有老四你了!”

老四淡淡回道,

“这虫子是师傅他老人家培育出来的,十分的精贵!喜欢人肉,也是天生惧来,一量让它们遇上,可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我与师傅要了些虫子过来,经过一番试验,死得只剩下几只,不过还好,最后还是活了下来!别看这虫子厉害,但却是十分的娇贵,你若不给它好吃好喝,时刻照顾着,它很容易就一命呜呼了!所以,想要让它来帮我们做事,可得多费苦心才行!黑虎兄弟安排他的手下帮我养着,他十分的尽心,上次我来看时,已然有数万之众,可真是让我大感意外!我喂给它们毒草,正是看中了这虫子不会被这草毒死,反而会把毒素累积在体内,这样一样,可不更有用处了么!不让它们吃人肉,当然是人肉不容易得来,还有,把它们的胃口撑大,以后怕是不好听我指挥了!”

老三大声回应,

“哦哟,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老四,你可真是思虑周全啊!那么,这些虫子被烧成了灰,可否用来制毒?!”

老四无奈回他,

“我就是看中这是活物,才这般费尽心力来养,若是想要用毒粉,又岂会费那许多功夫!那些残渣粉沫,看着都心烦,不要也罢!”

老三哦了一声,又道,

“哎,老四,你可知道那空空儿?”

小乙二人皆是一惊,这二人竟是提到了空空儿,二人精力更加专注,只听那老四如此回他,

“空空儿,个头小小,怨气极重,我倒是见过一面!师傅曾亲自见过他的,这倒是难得,看来还是有些潜力的!嗯,三哥为何又会突然提到他哟?!”

老三回道,

“正是因为你这虫子啊,所以才想起了他!我听人说,他用这种虫子炼制出了尸人,哎哟,实力当真可怕呢!”

老四嗯了一声,又道,

“这事我也听说了,上次扬州秀坊,师傅让他去的,结果什么事都没办成,也不知后来逃到哪儿去了!至于用这虫子炼制尸人,我想,或许不是他自己办到的吧!”

老三回道,

“哎,老四,你的意思是,这空空儿,得到了师傅的指点,所以,所以才炼制出了尸人?!”

老四认真回他,

“三哥,你自己想想啊,这世间除了师傅,还有谁能做到?!再说了,这虫子我可是问师傅要了很久方才要到,这空空儿又是从何处得来,想想也就明白了呀!”

老三恍然大悟,道,

“哎哟,还真是,老四,你这脑瓜子,就是比我好使!可是,可是师傅为何会如此看中这空空儿呢?!”

老四回他,

“哎,师傅他老人家的想法,你我又怎会猜得到呢,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要找个帮手吧!”

老三又道,

“是啊,是啊,师傅他老人家如何想法,咱们还是莫要去猜了!”

二人稍停片刻,却又听到那白龙使讲话,

“三爷,四爷,这肉烤得差不多了,嗯,真是太香了,快来尝尝,快来尝尝!”

老三回了话,道,

“呵哟,你这白龙,也太会过日子了吧,在这地方能够吃上肉,可真是不容易啊!来来,让我尝尝先!”

白龙使笑呵呵回应,

“好嘞,三爷你请!”

老三吃东西,吧唧着嘴,好不大声,小乙总觉得他是故意做给老四看的,老四正自伤心,他却这般表现,可不叫人更加难受!老三该是吃了一大口,而后大声称好,

“白龙兄弟啊,这又是什么肉哦,好吃,好吃!”

白龙使笑道,

“这是驴肉哦,我骑马骑烦了,所以换了个驴,这不,遇上了大雪,这驴子腿短啊,可是费了老力了!正巧遇到了黑虎手下几个兄弟,听说有事,所以我便骑它赶来了,呵呵,叫你们见笑,其实不是我骑它,而我开道拖着他过来了!听闻三爷四爷要来,我想着,这地方没什么好东西,但也不能让大家饿了肚子不是,哎,突然想起这驴,呵,可不就是它了么!”

老三赞不绝口,又道,

“我可太长时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的,老四,你也得尝尝,烤得可是刚刚好,一点儿不过!”

白龙使笑道,

“四爷,你请尝!”

这个时候,老四应该也在吃肉,其余人等没有言语,可能也是在等他如何评价吧!

不多时,老四方才言道,

“确是好吃!改日入了东京城,白龙兄你拿这本事去开个酒楼,我想也是不愁发财的!”

白龙使大笑,回道,

“四爷,借你吉言,若有机会啊,我还真要去试上一试!”

老三突然问道,

“哎,怪了,这地方也不像是常有人来啊,为何还会备着些干柴?”

白龙使回他,

“这个,这个我来的时候摆着一小堆,后来见着上边耷拉着一大根梁,于是取了下来,火不用太大,想来也是够烧个一夜了!哎,对,对,黑虎兄弟常在此处,定是知晓又是怎么一回事!”

老三这又转而问那黑虎使,

“黑虎兄弟,你可知有谁常在此处?!”

黑虎使回道,

“是些做买卖的,不过,做的并非正当买卖,与我们接触过几次,有过一次冲突,这之后大家心照不宣,互不干涉!我们之间相隔五十里地,划清界限之后,再无来往,自那之后双方相安无事,直至今日!他们常年在此活动,所以备上些干柴,也在情理之中!”

老三一拍脑门,又道,

“哎哟,你们想想看,烧那虫子的,是不是也是用的这些干柴!”

谁都知道的事,却是被他咋咋呼呼讲出,实在让人心烦,小乙更加确信这家伙是在处处针对老四!

黑虎使接着道,

“嗯,应该正如三爷所说,那柴火是从这里拿出去的!”

老三又道,

“我就说嘛,我就说嘛!”

这人真是让人讨厌,若不是忌惮他的功夫,小乙真想第一个解决了他!他还没完,再次吼了起来,

“啊,啊,你们说,会不会是他们干的好事!”

黑虎使回道,

“倒是有这可能!”

老四却突然又开了口,道,

“也没准,埋着的那些,正是他们的尸骨!”

这话一出,再无他人言语,停歇了片刻之后,又才听到老四说话,

“不论如何,这事都与他们有关,哼,寻到了他们,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这一声说得极狠,这才像是一个恶人该有人的气势嘛!

过了一会儿,老三方才开口,笑道,

“哎,老四啊,莫再生气,气伤了身体,可就划不来了!来来,这酒肉正好,咱们吃喝起来,把那烦心之事抛到九霄云外去!来,来!”

老四大出一口气,道,

“好,好,就听三哥的,不想了,不想了!来,来,吃酒,吃酒!”

听上去,似乎一片和谐,可小乙明白,那暗流仍在涌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爆发出来!吃喝一阵,轰的一声,好不厉害,小乙二人皆是一惊,不知发生了何事,难不成,有人已经按捺不住,动起手来?!

不过,听到老三的讲话,此事另有原因!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