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三

二三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冰雪大地之上,独有一人身影,茫茫一片雪白,也只能见着他一个!一连数天没出过太阳,今日,总算是冒出了头来,而且,这天上不见一点儿云彩,见着这蓝蓝的天,心中也多生欢喜!太阳就在头顶之上,阳光刺眼无比,照在这雪上,只看一小会儿,可不就再也睁不开了么!虽是如此,但仍是很冷的,毕竟这四方都是厚厚的积雪,想要全都化成水,也是需要时间!

这积雪之中,却是有这么一片十分特别,这里乱成了一片,该烧的,也都烧了个干净,能带走了,应该也都被带走了吧!小乙站在这堆灰烬之中,试想着这里曾经的模样!嗯,有十多间房舍,其中三间又宽又大,从那残骸亦能看得出,住在此处的那些位怕是不止百人!各式工具,诸如锄头锤子之类,亦是被堆到一齐烧了,地面上的那堆残骸,仍旧能让人看出它以往的模样,没错,是几辆马车,是了,雪这么大,这车如何能够拉得走呢!哎,反正,能烧的,全都烧了,没给别人再剩下些什么!

小乙长长出了一口气,自言一句,

“好家伙,倒是跑得快呢!”

小乙与其他人商量好了,自己一人前来查看对方行踪,而童陆等人则是先去到亳州城!可这刚一过来,却只能见到这些,实在令人失望至极!看来,己方还真是小看了对方,他们内部出现了问题,亦是迅速作出了反应,再看这灰烬,可是已然烧了很久很久,若是猜得不错,应是回来之后,就立即撤走了!这个时候再想追击,应该很难了!小乙突然有些失落,哎,若是当时就跟着过来,是不是会要好些呢?不过,这个时候后悔,也是没有一点儿用处了!

小乙又在这一片废墟之中探查,小乙心想,若真如张山和李石所讲,他们只是在此处喂养虫子,那也用不着这么多人啊!直到他发现那积雪之下种的东西,方才明白过来!这是些药草,小乙仔细检查,应该是有毒的,这样看来,他们是在这黑土之上种起了毒草,一部分该是喂给了虫子吃,另一部分,则多有是制成了毒药!啧啧,都觉得这片黑土是不祥之地,没想,对于这毒神的手下,却又是如此的宝贝!

小乙看着远方,眼中一阵刺痛,他赶紧闭上了眼,把黑巾裹到了脸上!

“哎,跟上去看看,若是找不到他们,那便先回去与陆陆他们汇合,把这地方的情况说与官家知晓吧!”

小乙拿了一株毒草揣上,顺着那些人撤走时留下的雪道而行,倒是行得极快!他们撤走的方向,与华老头指示的一致,所以,也是要省下不少时间!小乙想着,他们虽是往那方过去,却一定不会进到城中,毕竟这么多人,很容易引起对方注意!行至落日时分,小乙见得前方道上已然不是黑土,而这处的积雪,亦是浅了太多太多!小乙不由得回头,再看这黑土地一眼!哎,这究竟是什么个地方啊,竟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就连天上的雪量,竟也相差如此之多,哎,猜不透,实在是猜它不透!

天色越来越黑,再往前走,那脚步散了开来,再给寻到统一目标!小乙明白,这是对方故意为之,就是为了让人无法追踪!没办法,如今之计,还是早些去到亳州城中才是!好在这亳州城应该离得也并不太远,头顶的明月散发出别样光芒,倒也能照亮前方的路,小乙寻到一条路,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是直通向亳州城的了!

终于上了大道,小乙也是安心了许多,这道上好生泥泞,不过,在晒了一日之后,泥土干硬许多,倒也十分好走!小乙走得极快,他心中想着,自己一路过来,虽然绕得远了些,但还算十分好走,若是童陆他们走得慢些,没准自己还要先到呢!正思索着,远远的便见着前方有了灯火,延绵好远,若是猜得不错,应该就是那亳州城了!

小乙早听说了,亳州城并不大,不过,却是能通各处,是那中枢之地!来往人马众多,因而也是十分的热闹!当然,它也算得上是京城南大门外的一个重镇,所以在城北处,也是有不少屯兵的,若是京城有难,又或是发现敌情,便能在第一时间发兵阻击!因此,这亳州城虽小,但也是十分的重要!小乙还听那华老头讲过,炎黄时期,帝喾继位之后,也曾定都此处,成汤灭夏,亦是如此!这样看来,它竟也是个千年古都呢!借着那月色,勉强能够看到它这方的轮廓,伟岸雄阔,却又带着些许沧桑,那冰冷细风吹来,也让小乙隐约感受到了它散发出来的古城味道!

小乙加快了步伐,用不多久,便赶到了城外!他慢慢停了下来,驻足观望!那城外似乎有人,其中一个似乎还往自己这方才来了!小乙定睛一看,呵,可不是么,而且那人自己也是认得,看到他身影,便能猜到是谁!没错,来人正是童陆,却是童陆,他形色匆匆,想来也是认出了小乙,这才慌忙起来!还未到达小乙这方,便是唤了一声,

“哎哟,小乙哥,可把你给等来了哦!”

童陆脸上已经僵硬,应该是被冻的,这地方虽然没有黑土地里冷,但四周也还是有不少积雪,小风那么一吹,还是有些冷的!

小乙笑着问他,

“陆陆,怎的,你还一直在这等我来着?!”

小乙又一想,哎,不对啊,他又怎会在这儿,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于是又问,

“怎么了,快说!”

童陆赶到了小乙身边,大喘几下,方才说来,

“小乙哥,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小乙揪住他胳膊,又道,

“出什么事了,你倒是快说啊!华老头和刘小姐又去了何处,怎么不见他们人!”

童陆缓和下来之后,方才慢慢回来,

“他们没事!不过,不过小姑娘们,可就,可就……”

小乙忙问,

“她们怎么了?”

童陆揉了揉脸,又才回道,

“她们,她们全都不见了,全都不见了!”

小乙大惊,费了这么大力气才把她们送过来,怎么会不见了呢!

小乙又道,

“你到是一次说完啊!”

童陆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回他,

“我们来时,姑娘们已经不在了,听客栈的伙计说,他们也没见姑娘们出去过,姑娘们就这般无声无息的消失了!要知道,那可是亳州城中最大的客栈啊,他们还专门嘱咐过的,绝对不能让姑娘们外出!我们多方打探,也是没有任何结果!刘大小姐和华老头去报官了,我呢,到这边等你!”

小乙又道,

“凭白无故就消失了,怎会这么奇怪!”

童陆不住点头,回道,

“可不是么!我们也多方调查过,有个伙计说,曾经见过一人,似乎很像咱们之前遇到过的吕麦!除他之外,我实在也想不到,还会有什么人能够在此处作恶!”

小乙道,

“若真是他,姑娘们应该暂时不会有事!”

正说讲到此处,小乙见得刘大小姐和华老头一齐往这方小跑过来,小乙拉着童陆过去,四人再次汇合一处!

小乙问道,

“怎样,官府怎么个说法?!”

刘大小姐回道,

“他们倒是将信将疑,只不过此事事关重大,他们也是不敢怠慢,所以官老爷才亲自面见了我们!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应该也都开始行动起来了!”

小乙问她,

“那姑娘们的事?”

刘大小姐回道,

“我正要说此事,嗯,刚才与官老爷说起,他们表示也只能尽力协助,毕竟,这亳州城乃是交通枢纽之地,往来客商极多,车马亦是数不胜数,可是不容易的!我想,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多半也只能靠咱们自己了!”

小乙点点头,回道,

“明白,他们也有自己的难处!”

刘大小姐又道,

“小乙哥,官老爷人不错,还给咱们备了辆马车!咱们,咱们接下来又该向何处去呢?!”

小乙想了想,道,

“去东京城吧,我想那吕麦的目的地,多半会是那儿!”

童陆慢慢悠悠说来,

“今日晚了,不如先去客栈歇息一晚,明日再行赶路?!”

刘大小姐道,

“既然有马车,咱们还是连夜赶路吧,那吕麦带着妹妹们走,应该是走不快的,说不定很快就能赶上他们了呢!”

童陆有气无力道,

“累死个求了,哎,你们要有精力,那便走吧,反正我在躺在车里大睡一觉才行!”

华老头抢话道,

“我来驾车,我来驾车!”

小乙摇头回他,

“华老爷子,这些日子,你可是受了太多罪了,我看还是留在此地的好!再说了,那吕麦说不定还没走呢,我想,在亳州城中留个人也是好的!”

华老头回道,

“这个,这个怎么能行,我,我……”

小乙打断他道,

“华老爷子,你对这周围的环境更加熟悉,留下来肯定比我们要管用!我们得到了地方,便会想办法通知你的,咱们一同合作,才能成事!”

刘大小姐也道,

“华老爷子,小乙哥说得对,这里真是十分需要你的!你留下来,绝对会有大用处,没准,咱们都得靠着你呢!”

华老头有些失望,不过最终还是点下了头来,道,

“好,好,我留下来,我留下来!”

小乙把身上的钱全都拿出,塞到了华老头手中,道,

“这些钱拿着,就在姑娘们之前住的那客栈住下,我们才能找得到你!”

童陆也道,

“没错,没错,千万别要省钱,钱这东西嘛,花完了又会来的嘛!”

华老头咬了嘴唇,回道,

“好,好,我记下了,那,那你们一路小心,小心!”

小乙不住点头,回道,

“华老爷子放心,我们一定能够把姑娘们找回来的!”

华老头重重点下头来,几人转身一齐往那城头走去,那里果真已经备下了一辆马车,看来这官老爷所言也是不虚!

四人来到车旁,三人上了马车,与华老头简单作别之后,小乙便扯动马绳,马车开动,慢慢走远!华老头远远守在那处,马车早就消失不在,他人是那般站着,就像是个留守的孤儿那般!哎,也是,自从十年之前那场瘟疫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愿意与他为伴,坐大牢时,想必也没人愿意搭理他!这几日,他与小乙等人算得上是朝夕相处,早已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小乙几人从未嫌弃过他,反倒是处处求助于他,他的生活,似乎突然有了意义!可这才多久啊,小乙几人又要远走,把他一人留在这地方,自是很难让他接受!哎,没办法,如今还有许多事要做,也只有这样了!

马灯很暗,并不能照到太远的地方,所以,小乙这车驾得并不快!那官老爷也很是贴心,竟是在车里安放了几床被褥!童陆一上马车,见到此情此景,差点儿没哭出声来,是啊,他竟然还能想到这一点,实在太不容易!童陆钻到了床被子里边,呼呼大睡了起来!刘大小姐则与小乙坐在车前,一齐看着那前方一片银灰,虽是有些月光,却仍是什么都看不清楚的!

车行之时,亦是带着些微风,吹在脸上,生疼生疼,小乙看了刘大小姐一眼,轻声说来,

“进去歇会吧,我一人可以的!”

刘大小姐回道,

“没关系的小乙哥!我们今日行来,并不困难的!倒是你啊,刚赶到城下,便又一路过来了,实在辛苦!要说歇息,还是小乙哥你去吧!”

小乙笑着问她,

“那你会驾车么?!”

刘大小姐一愣,尴尬一笑,回道,

“不会,不会哦,不过,小乙哥可以教给我哦!”

小乙回她,

“呵呵,我又怎会放心呢,这样,待天明之后,再换你来!”

刘大小姐想想,回道,

“嗯,这样也好,也好!”

小乙看着头顶的月亮,轻叹一声,道,

“被这月光照着,反倒是觉得更加清冷了!”

刘大小姐也抬起头来看着,好长时间,方才回了话,

“是啊,好冷啊!想起在广州家中,我也常与哥哥一同坐在屋顶之上看这月亮!广州城的月儿好大好美,那里不会下雪,月光洒落在身上,还会觉出暖意来!哥哥会给我讲好多好多的故事,我一听到便觉欢喜,于是我们就把时间也给忘了,待到想起之时,哎哟,可不又要天亮了么!呵呵,那样的日子真好,真好,可惜,也是一去而不复返了!”

小乙笑笑,回她道,

“走过许多地方,才发现原来还是家乡的月儿最美,也是,要不又怎会有这许多人,一想到月儿,便忆起家乡呢!”

刘大小姐咯咯笑了起来,

“是啊,是啊,有这月儿陪着,也不觉得孤单了!”

正说着,马车碰到好大一块石头,整个弹了起来,小乙二人还不觉得如何,可把车内的童陆摔开了去,撞到头顶,直把他给撞得醒转过来!他骂骂咧咧说来,

“小乙哥,你驾得什么车啊,可把我给摔惨了!”

这话音刚落,地面更加不平,马车亦是摇晃得更加厉害了!

小乙笑着回他,

“刚才道还算好走,现在这路,你若还能睡着,那我才是真的服了你了!”

果然很不好走,当然也是拜前一些日子连日的雨雪所赐!正如小乙据说,这样情形之下仍能睡着的话,可真是厉害了!

童陆伸出头来看上一眼,又缩了回去,好不痛苦,抱怨道,

“什么跟什么嘛,烦死个人!”

刘大小姐安慰他道,

“陆陆哥,过了这一段,一定会好起来的,你啊,就再忍忍吧!”

童陆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把头给探了出来,说道,

“哎哟,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小乙哥,你今日走了一遭,到底有没有发现什么啊?”

小乙回他,

“我早就想与你们说了,却是一直没能开口!嗯,没错,我确实是跟着过去,寻到了对方的聚集之地,不过,对了地方已经被他们一把火给烧了,成了一片废墟,至于人嘛,也是早走得没影了!若是我猜得不错,他们长驻黑土地中,正是要利用这黑土地,种出毒花毒草,还有,再用花草养出那虫子,成为一大杀器!”

小乙把今日之见闻简单介绍了二人知晓,二人听后,也都沉默了下来!黑土地确实是个好地方,平日很少有人会过去,让他们能够更加肆无忌惮的实施他们的计划!他们之后又去了何处呢,是到了亳州城外,再寻个地方住下,又或是继续往别的地方赶去呢?!

刘大小姐思虑良久,方才又道,

“小乙哥,陆陆哥,我总觉得这些人与咱们一样,也要去到东京城!”

小乙同意她的看法,回道,

“是啊,我也想过,那几位都算是毒神的左膀右臂,他们齐聚在黑土地中,定是有某种特殊的目的,虽然中途出现了一些意外,但他们的目标不会改变,而最有可能的,也是直奔东京城!这里离东京城并不太远,快马加鞭,也是用不了多久的吧!”

刘大小姐也道,

“是的,我也在想,或许有人正计划着颠覆皇权,而这些毒神的爪牙,便是一大帮兄!”

小乙长出一口气,道,

“我们一路过来,对这毒神已经再熟悉不过了,他的野心,也早就彰显出来了,对此,我也并不觉得有任何意外!”

童陆道,

“呵呵,东京城,定会有好戏可以看喽!睡啦,睡啦!”

马车又稳了些,童陆又把头给收了回去,裹到被子之中,当然,这次注意把头给护着,想来也不会再碰到头了!再看那月亮,又是变换了位置,刘大小姐对这方位的判断,却是格外的准确,看来真如她所说,她从小便常看这月儿,虽然与她家乡略有差别,但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所以,该是不用再担心走错道了!

小乙轻声问刘大小姐,

“莲儿妹子,经历了这许多,你可有过害怕的时候?!”

刘大小姐回他道,

“怕,当然会怕,毕竟我只是一个女人!不过,我也知道的,害怕不能战胜困难,所以,无论何时,都要坚信自己能行!我一直在反抗,从未停歇!”

是啊,这个女子,被人从广州城带到这地方,她亦是从未丧失过希望,这一点,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小乙又问,

“莲儿妹子,你很不一般,就如你身上流淌着的血一样!嗯,咱们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你是否还对我们大有戒心?!”

刘大小姐问道,

“小乙哥,我,我并无事情瞒你的!”

小乙笑着回她,

“那你倒是说说看,去到东京城,接下来又要做些什么?!”

刘大小姐一听这话,亦是沉默了下来,她可不止一次说过要去东京城,有时是顺带提起,并不觉得如何,可更多的时候却是刻意讲出,目的性十分明显!所以,小乙早就想过,她的目的,恐怕不止于此!此时偶然提起,小乙说出这句,倒是让她有些为难了!

小乙见她并不答话,于是接着道出一句,

“莲儿妹子,我也只是提上一句,并无太多意思!我知道你想要去东京城,仅此而已,你可千万别要把这话放在心上哟!”

刘大小姐缓缓点头,回道,

“对不起,小乙哥,我,我……”

小乙笑道,

“每个人都会有难言之隐,我能理解的,我能理解的!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以后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能轻易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还有,有时候想法是好的,还是得多听听他人意见,莫要再固执己见,最终伤到的还是自己!”

刘大小姐又是沉默了好长时间,方才回来,

“我知道了,小乙哥,谢谢你,谢谢你!”

小乙笑道,

“不用谢我,不用谢我,我呢,就爱当这老好人!”

二人一齐笑了起来!

马车继续往前,这漫漫长夜,也不知何时是个头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