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四

二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东京城,是比想象之中还要繁华许多呀!”

刚进了东京城,童陆便是连声感叹,也是,毕竟是一国之都嘛,没点儿内容,又怎么能够说得过去呢!城中人头涌动,好不热闹,一路过来这许多城中,怕是也没几个能够与之相比了!曾听人说过临安城的繁华,可却也只在夜里见过,哎,实在不好对比!

三人行车进了城中,已是从亳州出发的第三四了!这头一日行到半途停了下来观察来往车辆,足足看了一整日,也未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三人决定直接赶到东京城中,再想办法多方调查!这不,刚一进到城中,三人也算是大开了眼界了!三人刚来,不知又要往何处过去,想着带着车马极不方便,于是寻了个地方寄存下,这才徒步走了出来。人很多,几条小街,真是要用挤才能通行!这样繁华,看得久了,也会觉得乏味,三人于是挑了一条沿河的僻静的水道行走,没那么嘈杂之后,心情似乎也要舒畅许多!

小乙看着那碧水流淌不止,说道,

“这东京城看上去还真是不小呢,咱们走了这么久,似乎也没能走到个头,你们说,那吕麦若是真的带了姑娘到东京城,又会将她们藏到何处去呢?!”

童陆回道,

“这个谁知道,总不会藏到青楼去吧!”

童陆只不过是随意讲出,可这话出来,三人可都怔住了!吕麦若是只为了卖钱,那还真有可能卖到青楼去呢,毕竟东京城繁华无比,青楼的生意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儿去,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若是精心包装打造一番,还真有可能成为摇钱树呢!之前小乙也曾想过,只不过觉得这样太过低级,不像是吕麦会做的!

小乙道,

“如今也没有别的去处,咱们不如过去问问,没准还能得到一些线索呢?!”

刘大小姐回道,

“没错,没错,咱们这就过去打听打听!”

小乙童陆都很吃惊,毕竟她也是个女人,不大好到那地方去,可看她此时模样,似乎比小乙二人还要着急兴奋,呵呵,也真是有趣得很!

小乙咽了一口唾沫,道,

“好,好,那咱们这就去吧!”

小乙二人有些不大好意思去打听,刘大小姐却是十分大方,揪住个油腻的中年男子便问,对方一听刘大小姐竟是在打听这个,亦是满脸堆笑,两眼放光,想必那心里也没想什么好的吧!打听清楚之后,三人又才往那方过去!那地方离三人刚才位置并不太远,顺着那水道往下而走,三人行得不快,也未用得了半个时辰!三人上了那石制拱桥,桥上雕刻着精美图案,多有是些花草,浮在石上,栩栩如生。站在石桥之上往那方看去,一排好几家,可不都是青楼么!这些青楼都开到了一处,若是觉得这家不大满意,也无需走太远,出门左右一拐,又是下一家!呵呵,真是不错!楼下有些个买卖人,摆着些手帕绢布之类,哦对,还有折扇木伞,看上去还真是不错!这一长条沿河的街道,此时并无太多人,比起别处来说,可是清冷得很了!也是,毕竟是烟花之地嘛,多有是做那夜晚生意,这还未到正午,自然也就见不到人了!

三人站在桥上说话,却是刘大小姐先开了口,

“这京城的青楼,也不知比起广州城的,又有何不同!”

童陆忙问,

“我说刘大小姐,你真去过青楼?!”

刘大小姐回道,

“我与哥哥一同去过,不过,那时是为了查案,我呢,也是化作了男装!男人们耍的地方,总是有股子恶心的臭味,我去过一次,印象好不深刻!”

童陆不住点头,又道,

“呵呵,你那哥哥也实在有趣,竟是把你也去青楼,嘿嘿,他没有把你扔下,独自入了温柔乡了么?!”

刘大小姐回道,

“才没有呢!我哥哥心那么高,又怎会看上那些女子呢!”

童陆直摆头,道,

“这可不一定哦,有些青楼女子,亦是大有不同,不仅能歌善舞,更是体贴入微,要不又怎会有这许多男人愿意花大价钱来寻乐子呢?!”

刘大小姐摇头回应,

“要说别的男人是这样,我还能理解,说哥哥,我可万万不能相信!”

童陆呵呵直乐,又道,

“好吧,好吧,你哥哥最好,最好啦!”

小乙换个话题来说,

“看上去都关着门,不如去问问那卖伞的?!”

童陆回道,

“刘大小姐,不如?”

不用吩咐,刘大小姐就已经去了,很快回来,当然,她根本不用开口,小乙二人便知道了结果,是啊,这小商小贩,即便知道些什么,又怎么敢随便乱说呢,所以嘛,不知道才算是正常!

虽然没有寻到线索,但站在这桥头之上晒着太阳,还真是舒服得很呢!这桥下的船儿常来常往,不远之外,便有个码头,码头上可有不少人,有人指挥船只停靠,有人在清点货物,有人扛着麻袋装卸货物,干得热火朝天,这天也是好冷,不过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光着胳膊,似乎才能发挥出他们的真正实力!再看另一边,远远的见着一片人头,那方热闹无比,叫卖吵嚷之声混杂起来,变成了乱哄哄的一团,让人听了也觉头皮发麻!小乙心想,呵呵,这里也实在有趣,待到那天黑之后,这桥两边的热闹程度可又要换上一换了,白日里的喧嚣,可不又得转移到这另一边来!

正想着接下来去到何处打听消息,却忽的听到一个熟悉声音,

“哥,咱们可说好了哦,晚些时候,定要过来捧捧场哦!”

“一定一定,一定一定!”

“好咧,好咧,那咱们晚上见,晚上见!”

“……”

小乙童陆一齐回头,二人又是几乎同时开了口中,说道,

“小泥鳅,你怎么在这儿!”

呵哟,说话那人竟是小泥鳅,这可是几人完全无法预料的!小七被送回了秀坊,他好不伤心,难过了许久,之后便向众人辞行了!谁都不知他去了何处,又会寻个什么事做!这世间如此之大,想要寻个人,实在不易,今日忽又见到了他,怎不叫人惊喜!

小泥鳅穿得好不奇怪,像是个跑堂的伙计,又觉哪里不大对头!他本在和一位年轻公子说话,听到小乙二人声音,转过头来见着,亦是立时张大了嘴巴,再不能活动一下!与他说话那位朝着小乙二人尴尬一乐,转身走开了去!小乙二人迎了上去,各揪住了他的一条胳膊!

童陆笑道,

“小泥鳅,这么久没见,你可还记得我们么?!”

小泥鳅愣了好一阵子,终于醒转过来,支支吾吾回了一句,

“是,是小,小乙哥,陆陆,哥啊!你,你们也来东京城了哟!”

小乙拍了他肩头一下,笑道,

“本以为这东京城没个认得的人,谁曾想,刚一赶到便遇到了你!怎样,来到东京城,过得还好么?”

小泥鳅嘻嘻笑起,回道,

“还好还好,还过得下去,过得下去!”

童陆问道,

“哎,刚才听你与那人说晚些时候过来,又要去到哪儿呢?”

小泥鳅有些不大好意思,回道,

“没,没什么,没什么!”

他这回答,一听便知有问题,童陆回头看上一眼,问道,

“哎,小泥鳅啊,你莫不是干起了老本行了吧?!”

小泥鳅呵呵直乐,回道,

“也,也算是吧!”

童陆又道,

“嗯,晚些时候,你在帮那些青楼做事不是?!”

小泥鳅伸出手来,挠了挠头,回道,

“被,被陆陆哥看出来了啊!啊,这事千万,千万别要跟秀坊的姊妹们讲啊!她们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把我的腿给打断呢!”

小乙问他,

“小泥鳅你为何又会来做这事呢?!”

小泥鳅回道,

“这京城虽是繁华,可要想寻个好差事,也不是个容易的事情!我也没别的本事,人生地不熟的,也只能靠着这嘴皮子吃饭了!那日刚巧听香阁欲要寻个伙计,我便过来试试,没想,竟是一试成功,呵呵,自那日起,我便在这儿安下身来!这不,一晃好几个月过去了,对这东京城啊,也算多有了解!嗯,你们有没有想去的地方,我白日里正好有空,带你们四处玩玩可好?!”

小乙疑惑问他,

“哎,你刚才不是还忙活着招揽生意么,怎么现在又没事了?!”

小泥鳅尴尬一笑,回他道,

“这个,哎,这个可就一言难尽了,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正好也到了该吃饭的时候了,咱们过去,边吃边聊?!”

小乙回道,

“不用这么麻烦,随意吃点便是,嗯,我见那边有些小吃,买些过来填填肚子便好!”

刘大小姐走到了小乙童陆身后,朝着小泥鳅微微一笑,小泥鳅看出他们是一齐的,也是点头哈腰不止,而后转身跑开,不多时,便又拿了许多吃的回来!小乙觉得这里风景不错,于是几人便在这桥上边吃边说!

小乙指着最近的那一处,问道,

“小泥鳅,你说的那听音阁,可是那处?!”

小泥鳅直点头,回小乙道,

“小乙哥,你这眼神倒好,这么老远就能见着!没错,就是那儿了,这么大的三层小楼,哎,可惜了,可惜了!”

小泥鳅又是不住摇头,叹息不止。

小乙觉得很是奇怪,又问,

“什么可惜了?”

小泥鳅长出一口气,回道,

“可惜没人去啊,呵呵,依我看啊,应该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

小乙又往那边看上一眼,问道,

“看起来还挺体面的,为何没人去呢,是里边的姑娘差些么?!”

小泥鳅摇头回道,

“怎么说呢,里边的姑娘啊,个顶个的漂亮,随便拉出一个来,都能做了别处的花魁!”

三人都很好奇,童陆抢话道,

“什么!这么厉害,生意还会惨淡,这东京城里,都是缺心眼么?!”

童陆这一声稍大一些,亦是惊动了好些个人,他们纷纷往这方看来,投来的鄙夷眼神!童陆赶紧闭上了嘴,躲到了小乙的身后!

小乙笑道,

“祸从口出,陆陆啊,你还是得小心一些才是!”

刘大小姐问来,

“小泥鳅,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小泥鳅见这么个女子,也对青楼里边的事情十分好奇,思索了一阵,方才回她,

“这个,怎么说呢,男人嘛,来这种地方,可不就是为了寻乐子的么!你能耐大,长得也好看,这自是不假,可你不会哄男人,动不动还要出手伤人,这生意,又怎么能够做得下去呢?!”

刘大小姐瞪珠子瞪得老大,又道,

“这个,这个也太奇怪了吧!我也见过的,那青楼里边的女子,每个,每个都可那,那样了,这个,这个……”

她讲不出来,或许是想起曾在青楼之中看到的暧昧场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冲击力确实够大!

小泥鳅笑道,

“我刚到听音阁干活的时候,见到了姑娘们,也是惊为天人,本以为会有挣不完的银子,谁曾想啊,她们却是对赚钱之事一点儿不上心,偶尔来上几个人,多有都被她们给气跑了!我记得有次,那客人脸都被划破了,立时要去报官,可姑娘们却说他不是个男人,要不要把裤子脱下来让大家看看!那人气得吐出好大一口血来,差点儿就死在听音阁里喽,后来报了官,又是费了好大力气方才摆平!还有一次,我好容易拉到一人,那人很少言语,也少有表情,姑娘们说他是个石头变得,看着都让人糟心,于是送了个面具给他,更夸张的是,还亲自给那人戴上!那人气得大骂,拔出剑来便要伤人,不过,有几位姑娘身手了得,这一出手,便把对方打了个落花流水!那人后来带了数十人过来寻事,双方对峙,引来不少人围观,当然,这事也惊动了官府,几经调停,方才把事态平息!哎,你们说说看,就这般做法,这生意又怎么可能好得起来呢?!”

三人都惊呆了,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青楼,这也太随意了吧!不把客人当人看,这生意确实是没法做的!

刘大小姐又问,

“那么,那么,生意都做成这个样子了,又拿什么养活这许多人呢?!”

小泥鳅回道,

“老板娘有的是钱,根本不在乎这个!她也是真大方,无论发生什么事,给多少钱,也都自己个儿担着,所以啊,姑娘们可不就更加肆无忌惮了么!”

刘大小姐又道,

“那么,小泥鳅你呢?这听音阁中,除了你之外,还有几个伙计呢?!”

小泥鳅无奈笑笑,回道,

“除了我之外啊,就没了别的了!”

三人更是无语,这么单要一个伙计,又有什么意思呢?!

刘大小姐又问,

“这个,那为何又只单招了你一人呢?!”

小泥鳅有些不大好意思,回道,

“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原来,原来是老板娘觉得阁里没个男人,实在无趣得很,于是特意把我给招了进去!”

刘大小姐又问一句,

“特意招你进去?也就是说,她是认得你的了?!”

小泥鳅回道,

“是啊,我之前也不晓得,后来又再见到了老板娘,方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嗯,我从扬州过来,路上正是遇到过她!那时有人在那她麻烦,被我骗走了,我想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会让我到听音阁来帮忙!”

刘大小姐回话,

“哦,原来如此啊!那这生意如此惨淡,你又为何不走呢?!”

小泥鳅笑道,

“这生意虽惨淡,但得的钱,却是别处的三倍有余,什么都不做,便能有这许多钱财,谁又愿意走呢?!不过,我还是想要听音阁好,所以才会每日出来拉客,当然,本地人都晓得那里边情况,所以,也能能骗骗外来人了!若是碰到姑娘们心情好,那自然也能赚些个小钱的!”

童陆笑道,

“你这运气,也当真是好!每日守着这许多美人儿,还能白拿这许多钱,呵呵,真是够美的啊!”

小泥鳅有些不好意思,回道,

“所以嘛,我还是得多努力努力,免得对不起老板娘给开的诱人工钱!”

童陆问道,

“你那老板娘又是个什么人物呢,真是钱太多了没地方花吧!”

小泥鳅回道,

“老板娘啊,长得好看得很,若是再早个一二十年,啧啧,那也是倾国倾城的美貌呢!我听姑娘们说啊,老板娘回来几年间,花出去的银子,那可多得数都数不过来,谁都不知道她又为何如此,可她说了,花钱已经成了她最大的嗜好了,除此之外,再不念及其他!我想啊,她定是受了什么伤,所以才会如此这般作为!我想要安慰安慰她,可是,我一见到她,又是开不了口,姑娘们见了,也觉得好笑,说我全是自作多情!后来啊,我也就不再向任何人说起此事了!”

童陆不住点头,又道,

“嗯,还真是个奇人呢!”

小泥鳅又道,

“可不么!老板娘不仅有钱,武艺也是奇高,我虽然没有亲眼见着,但听姑娘们讲起啊,啧啧,那叫一个英姿飒爽,威风凛凛!哎哟,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了!反正,反正就是厉害得不行!”

童陆哈哈大笑,回道,

“哎,你是不是看上老板娘了啊?哈哈,你这小子,野心可是不小啊,若是老板娘被你拿下了,那你可不就成了老板了么,哎哟哟哟,可不得了,可不得了!”

小泥鳅忙道,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老板娘的年纪,怕是比我娘还要大,可不能这么讲的!”

小泥鳅显然是有些生气了,不过几人与他相熟,他还是有些克制的!

童陆又道,

“好啦,好啦,我也只是与你开开玩笑嘛,莫要当真!对了小泥鳅,你那这么好,怎么也不想着请我们进去坐坐?!”

小泥鳅忙道,

“这个时候,姑娘们还在睡着呢,确实是不大好请你们去的!算算时间,再过一个时辰,她们应该就都起来了,那时再去,比较好些!”

童陆笑道,

“哎,你怎么没住在里边?!”

小泥鳅笑着回来,

“就我一个男人,又怎么好意思住里边呢?!看到楼后边水里的船没,我呀,就住在那儿呢!”

三人往那方一看,哎,还真有船哟!这楼后即是水,水上有两条船儿,虽然只露出头来,可仍能看出,那船绝对不会小了!船头装饰也是不少,看来也并非普通船只,再加上之前听小泥鳅说老板娘很是大方,那这船儿也绝不简单,能够住在里边,应该也是十分奢侈的事了!

童陆拍拍小泥鳅,又道,

“可以嘛,那你还不请我们上去坐坐!”

小泥鳅一拍脑门,道,

“瞧我这脑袋,走,走,咱们这就过去!”

小泥鳅欲要带三人过去,可刚一转身,便听得一女子嘻嘻笑起,大声叫唤,

“小泥鳅,你快过来,我们有事要与你说!”

几人一齐看去,只见那听香阁二楼窗户打开一半,露出了半个头来!当然是个女子,不过,她不修边幅,头发散乱下来,乱七八糟揉在一处,可是,即便如此,仍是能看得出她的美来,小乙不知怎么说,反正是一眼惊为天人!

那女子也见到了小乙几人,应该也猜到是小泥鳅的朋友,于是又接着道来,

“哎,你有朋友在啊,呵呵,正好正好!你带着你的朋友们四处玩玩吧,我们姐妹些个,可要征用了你的船儿哟,少则三日,长则半月,呵呵,你可别要太想我们哟!哦对了,除了我的房间,别的你随意挑选啦!”

女子说完,笑个不停,而后又有其他女子叫嚷起来,意思也很明确,不能住她们的房间!

童陆推了推小泥鳅,笑道,

“怎么,你不过去问个清楚?!”

小泥鳅歪起了嘴,回他道,

“又不是第一次了,没什么可问的!哎,我也没能耐拦得下她们,就让她们去吧,去吧,我也少操心一些不是!”

正说着,那听香阁大门开启,挨个走出了好些人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