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十

三十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宁大人简单介绍了一下吕大人府中情形,又把这府里地形告知于小乙二人知晓。小乙脑子里边已然把它记得清楚,若是真的遇到贼人,也能更好的应对!

计划并不精细,因为并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当然,龙霸天在明面上,小乙则是机动行事,隐藏在其中的自然也就是宁大人了!宁大人并未停留太久,便告辞而去!

小乙留了下来,拖人带了口信给童陆他们,与龙霸天待了整整三日,也是一连吃了两日酒!直到婚宴那日,方才戒了这酒!

和想象之中一样,进入吕府十分的顺利,各人也都就位,小乙能够感觉得到,这府内可是的许多双眼睛在盯着各处,若真有人敢来,怕是不好脱身了!

院中十分平静,看着那方热闹欢喜,小乙心里却又有了些失落,不过,他还是紧绷着神经,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这一日的表演,直到夜里方才结束!越到这个时候,小乙的心里越是紧张。可是,并未与小乙几人所想,会有大事发生,直到宾客散尽,仍是未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更别说有人欲要对那太子殿下痛下杀手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反倒是让小乙等人有些失望了!

人都走后,小乙与龙霸天也准备离去,出了府门回到龙霸天众人住处,又才见到了宁大人!三人再次坐到亭中,举坛醉饮!天上明日高悬,美得不成样子!

龙霸天一直憋着一口气,大吃一口酒后,方才开口大吐不快,

“娘的,准备了这许久,却是连个鸟毛都没弄到,不爽,真是不爽!”

小乙道,

“若是从安全的角度来看,这倒也是好事,毕竟无人受伤,这也是吕大人最愿意看到的!”

宁大人亦是点下头来,接着道,

“可我总觉得,他们已经准备好了行动的!”

小乙问道,

“老宁,你是说,他们发现了府中有层层的戒备,所以最终还是放弃了!”

宁大人点头回道,

“没错,虽然只是直觉,但我还是相信这是才是真事!”

小乙叹道,

“哎,吕大人还是太过小心,安排了过多人手,所以对方不敢冒然出手,也是能够理解的了!”

龙霸天道,

“嗯,倒也不能怪他,毕竟太子殿下,若是真的出了意外,他又如何担待得起呢!能够理解,能够理解!”

小乙道,

“太子殿下,呵呵,倒是变化不小,脸似乎也圆了好多,脾气好像也是有所收敛,老宁啊,你怎么看?!”

宁大人回道,

“他在吕大人面前,确是个乖小子!”

小乙摇头笑起,又道,

“在外边的时候,可是凶得很呢!呵呵,没事最好,咱们也省下不小心,来,来,什么都别说,咱们只管好好醉上一场!”

三人一齐举起酒来,大口吃喝!

这夜已经极深,小乙想着,今夜干脆就在此处歇下,待明日再回听音阁!宁大人也说好不走了,三人再无顾虑,心情更加欢畅了!

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那月儿已然消失不见,似乎再过不多久,便要天亮!忽的,门外有人敲门,声音颇大,一下子把三人都给惊醒!龙霸天站了起来,一声大吼,

“什么人,这么晚了还要敲门!”

这亭子离得稍远,也只有这般大吼,对方才能听到!

“霸天大哥,你们都回来了么?!”

对方也在大喊,小乙听得清楚,说话之人正是童陆!龙霸天的几个小弟起来查看,龙霸天先是一愣,又忙着吩咐下去,

“快,快去给童陆兄弟开门!”

那几人连忙过去开门,进来两位,正是童陆和小泥鳅!

龙霸天大笑,对他二人喊道,

“两位兄弟,快来快来,回来得太晚,以为你们都睡下了,所以没去叫你们过来!嘿嘿,既然来了,那咱们就多吃几碗!”

小泥鳅提着灯笼,二人快步走来,龙霸天也是准备好了两坛子酒,分别送到了他二人怀中,

“嘿嘿,咱们今日用这个来吃!”

童陆接过之后,又很快把酒坛放了下去,而后轻声说来,

“别喝啦,刘大小姐今日出门,可是到现在都没回来呢!”

听得出来,他很是担心!刘大小姐毕竟是个女子,若是遇上了坏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这已经快要天亮,还未见她回来,或许,还真就出了事了!

小乙急忙问道,

“那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呢?!”

童陆和小泥鳅互看一眼,咽了一口口水,方才回道,

“入夜时分,与小泥鳅又吃了些酒,一高兴,可不就吃多了么!半夜醒转了过来,发现刘大小姐还没回来,这才过来寻你们!我们刚还在说,会不会刘大小姐也去凑热闹,正巧遇上有人捣乱,所以耽搁下来!本以为你们还在办大事,也只想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你们却都回来了!”

童陆看着小乙和龙霸天,一直未有留意到好好坐在旁边的宁大人,他这话讲完,无意间往那方一看,也是被宁大人惊到,

“哎呀,宁,宁大人啊,你,你怎么也在这儿哟!”

小乙并未与他提到宁大人,所以他并不知晓,这么长时间没有见着,当然是倍感意外了!

宁大人挤出一个笑来,回道,

“你好,小陆!”

童陆呵呵直乐,不过,又很快想起刘大小姐之事,于是又收住了嘴!

“宁大人,咱们处理正事,待空了之后,再来与你痛饮一番!”

小乙示意他们坐下说话,小泥鳅把灯笼放到边上,二人并肩坐下,小乙这才又问,

“刘大小姐出门之时,可有说过她要去哪儿么?!”

小泥鳅回道,

“天色大亮之时,她便与我说,要去外边看看,当然也没说酏要去到何处!我说带着她去,她却说她就只在近处走走,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劝过几次,她却一直坚持!我想着,这白日里,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所以也就任她去了!正午时分,她回来了一趟,说是自己看中了一个漂亮簪子,可身上没什么钱了,要向我借上一些争钱,我拿了些给她,她又欢欢喜喜去了!这次见她,我更是觉得不会有事发生,所以,所以也就大意了!这后来,正如陆陆哥所讲,我二人吃醉了,直到不久之前,方才醒来!”

小乙听得明白,又道,

“这个奇了,她自己一人出去,买个东西,也用不了这么久吧!”

童陆也道,

“真是,我们怎么会吃醉了呢,明明没吃多少啊!”

小泥鳅也道,

“我好像也没吃多少呢!”

宁大人突然开口,问道,

“那酒可有吃完,会不会是它有问题?!”

童陆想了想,回道,

“这个,这个可就不大清楚了!要不,咱们再回去看看?!”

这天空开始泛白,看来很快就要天亮,龙霸天本来也欲一齐过去,可他那两岁小孩起了个大早,又把他给留了下来!小乙几人告辞离去,在这天未大亮之前,回到了听音阁中!

宁大人经验十足,拿起了那一坛酒,细细检查了一番,而后说来,

“果真是有些迷药的,只不过药量不大,所以才会这么快醒来!当然,这迷药味道重些,若是再多放一些,肯定也会被他们察觉,所以也就只能到这般程度!”

小乙也拿来看看,果真如他所说,这酒是被下了迷药!

童陆很是疑惑,说道,

“哎,真是奇怪,又会是谁下的药呢?”

小泥鳅道,

“会不会,会不会是那个叫小敏女子,她还在忌恨我们,所以,想把我们迷晕过去,伺机报复?!”

童陆摇摆着头,回道,

“不会是她,她虽然有些凶,可也不像是那会使下三滥手段之人,你看她之前过来,可不也是一马当先么!”

小泥鳅不住点头,又道,

“嗯嗯,也是有些道理!”

宁大人又道,

“你们说,会不会是自己人下的药?”

童陆回看他一眼,道,

“你说的是,刘大小姐?!”

宁大人微微点头,回道,

“她或许是不愿你们出去犯险,因此才会出此下册!吃了酒之后,一觉睡到大天亮,到那时候,什么事都结束了,也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童陆重重点下了头,回道,

“还别说,真是有这可能!哼,从咱们遇着她后,就觉得她这个人怪怪的,一心要来东京城,也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今日这事,恐怕不会那么简单!”

小泥鳅也道,

“为了避免引人注意,我们待在听音阁时,可都是把门窗关上的,若是他人进来,根本用不着使这迷药,依我看啊,多有就是这刘大小姐干的了!”

小乙道,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咱们还是别要胡乱猜测!我以为,无论刘大小姐目的何在,她对我们,并无恶意!”

童陆不住摇头,又道,

“那,那咱们还要去寻她么?没准,没准人家过会儿就回来了!就当是没事人一样,继续扮演她的大小姐!”

小乙回道,

“这么大个人,肯定不可能无故消失,咱们还得找找才行!这样,陆陆和小泥鳅,你俩去往闹市之中寻寻,我和老宁则往远处找找,还是得先把她找着,弄清楚事实真相才行!”

童陆回他,

“好吧,那还有什么办法呢?!小泥鳅,收拾收拾,咱俩这就去吧!”

小乙不住点头,回道,

“好,好!”

四人分成两队,分开来寻,正欲出门,却又听得门外几声轻响!

童陆眼皮一跳,问道,

“啊,难道是人回来了不成?!”

小泥鳅匆匆过去把门打开,映入眼帘的,却是一片雪白狐裘,一位丰腴的中年女子让了进来,却是那沈沐阳!几人皆是一惊,沈沐阳这个时候过来,肯定是有事要与几人商量!沈沐阳一眼见着了宁大人,眼光一闪,却也并未多说什么,侧身进来之后,小泥鳅又很快把门给关上!这个时候,外边可是一个人都没有的,沈沐阳这般过来,应该也不会有太多人知晓!

沈沐阳开口便问,

“这位是?”

小乙简单把宁大人介绍给沈沐阳认识,还特别表态,说宁大人是可信之人!沈沐阳多看了宁大人一眼,还是点下了头来,问道,

“你们都还好吧?!”

小乙回她,

“没有遇到对头,自然是好的了!沈姐姐,你又有何发现么?!”

沈沐阳轻叹一声,道,

“小乙,正如你所讲,是真的有人针对太子!咱们都以为对方会在吕大人家或是来往的路上动手,可谁曾想,却是在太子回到寝宫之后,遭了他人暗算!”

几人大惊失色,亦是忍不住叫出声来,

“什么!”

沈沐阳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又很快消逝不见,又听她道,

“没错,正是这一夜,太子,差点儿遭毒手!”

童陆大口喘气,仍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

“沈姐姐,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太子,太子他真的差儿被人杀,杀了?!”

沈沐阳缓缓闭眼,又轻轻睁开,微微张口道来,

“是的,虽然没死,但亦是伤得极重!我们千算万算,没能想到,对方竟会在我们最为松懈之时痛下杀手!”

小乙奇道,

“沈姐姐,这太子殿下我也是认得的,他的武艺可是不差,对方又是怎样能耐,方能伤得到他?!”

沈沐阳回道,

“这江湖之中的高手不可谓不多,能够杀得了太子的,也是不少!”

小乙又问,

“那他现在怎样了,还有没有生命危险?!”

沈沐阳回道,

“命算是保住了,不过还在昏迷之中,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

小乙长出一口气,又道,

“对方实在厉害,沈姐姐,那时又是怎样情形,可否与我们说说呢?!”

沈沐阳微微点头,回道,

“嗯,咱们坐下来,慢慢讲!”

这个时候,竟然还要慢慢来讲,这沈沐阳也真是沉得住气呢,不过,既然是她要求,那还是坐下来说吧!小泥鳅很是贴心,又在那只剩点点火星的火盆之中加了些新炭!沈沐阳刚才说了这许多,也并未让人回避,所以,她对这几位,应该也是放心的!

沈沐阳半眯着双眼,轻声说来,

“一路无事,太子殿下也是有些大意了!大门刚一打开,他便一马当先进去!正此时,忽听得一人大喊小心,太子殿下也很警觉,立时发现不对,他闪退几步,这才堪堪避开了对方致命一击!不过,对方接下来的杀招,他却未能完全避开,左腹被长剑刺穿,而又臂也被花开了好大一条口子!还好,护卫就在身边,立时上前协助,这才把对方逼退,救下了太子!这一幕,我也是后来听人说起,现在想想,仍是头皮发麻!”

童陆问道,

“沈姐姐,你是说有人大喊了一声小心?也正是这一声小心,提醒到了太子殿下,这才让他捡回了一条命?!”

沈沐阳回道,

“没错,若没有这一声,只怕太子殿下早就成了一具死尸了!”

众人听得心血爆涨,是啊,本以为一切安稳下来,可谁曾想,凶险可比众人之前想象还要多些!

童陆又问,

“那么,叫喊之人,又是怎么发现敌人的呢?!”

沈沐阳又看几人一眼,道,

“我也问过了,说是白日里发现有人鬼鬼祟祟,于是一路跟到了这边,那地方离太子府不远,所以她便多留了心眼!她一直躲在太子府周围,动也未曾动过一下,待太子回来,大门一开,她一眼便发现不对,于是大声叫了出来,就这样,总算是保住了太子的性命!”

虽然小乙不大喜欢这太子,可他毕竟也是储君,若是死了,对大国而言,也不见得会是好事,所以,他还是宁愿他没死的好!小乙又问,

“这人也是机灵,竟是如此坚持,要不是他,怕是又要天下大乱了!”

童陆也道,

“可不是么,太子若死了,这可是滑天下之大稽了!哦对了,沈姐姐,那人此时又在何处呢?!”

沈沐阳回道,

“暂时羁押在了太子府中,毕竟她也是十分可疑的!”

童陆又问,

“可否与我们再多讲讲这人呢,我对这人很感兴趣!”

沈沐阳嘴角微微一扬,回他道,

“当然,你们对她当然会感兴趣,因为,她就是与你们相处多日的刘大小姐!”

刚才本就被吓得不轻,沈沐阳讲出这一句,更是让人害怕,什么,那人,那人竟是刘大小姐?怎么会是她,怎么会是她?小乙头脑之中飞快运转,啊,她怎会出现在太子府门外,又怎会发现得了那些刺客?不对啊,她本就没甚武艺,又怎么可能呢?还有,还有她应该也是初来东京城,又怎会轻易发现异常之人,而后一动不动守在太子府门外?!可回头一想,又很有可能是她,否则她怎会正午过后便不见了人影,又是整整一夜未归!小乙又看看沈沐阳,她真不像是在说谎,这事,多半是真!

众人惊得讲不出话来,沈沐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又接着道来,

“我知晓这事之时,可比你们还要震惊!若是小乙喊出这一声,我都能想得通,偏偏是这文文弱弱的刘大小姐,真是让人想不通了!所以,我把事情安排妥当之后,这才过来找你们,多问问关于她的一些事情!”

小乙总算从震惊之中缓和过来,回她道,

“关于刘大小姐,我们也只知她被那吕麦擒下,可能也是想要送到东京城来,也是巧合,被我们给撞见了,这之后便与我们一路过来。一路之上,好像也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只不过,她的心思缜密,就如同她的哥哥一样,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让她能够发现一些寻常人不曾留意的蛛丝马迹吧!”

沈沐阳半闭了一下眼睛,又问,

“她的哥哥?!”

小乙回道,

“是,她的哥哥!她的哥哥是广州一带小有名气的神捕,我们曾与他并肩作战,也算是一同经历过生死!也正是那时,他的妹妹被人掳走了,他说他定会把妹妹找回,后来分开之后,再未见过!直到后来刘大小姐说起,我们才知她便是刘大人的妹妹!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之间的猜疑,也是少了许多!与他兄妹二人都有过接触,他们之间的关系,亦是颇为亲密的!”

沈沐阳口中念叨,

“广州,刘姓,嗯,这个还真是要好好查查才行!”

童陆忽又讲道,

“哎,不对,不对!刘大小姐自我们相识以来,她的目标似乎就在这东京城!这,这也太过奇怪了吧!”

小乙也道,

“这个,若说有必然联系,也是太过牵强了吧!”

童陆回道,

“是有些牵强,但我总觉还是太过巧合了!”

宁大人久久未曾发言,此时终于发问,道,

“你们说的这刘大小姐身上,可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童陆不住摆头,回他道,

“也没什么特别啊,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罢了!哦对,她虽然武艺不佳,不过胆子却是很大,就连看到了死人,也是不眨一下眼睛,啧啧,这点啊,还真是十分特别!”

宁大人微微闭了闭眼,又道,

“这个确实很不寻常!我也曾听过许多说法,这女人的直觉,可比男人强上太多,你说不清楚她为什么能够发现异常,但偏偏事实就真如她所想一样!这刘大小姐的哥哥是位神捕,刚才听你们说起,他二人亲密无间,那这做哥哥的多教给她一些察言观色的技巧,也能说得过去,所以,她能看出异样来,也是能够理解的!”

小乙同意宁大人的说话,又道,

“没错,既然哥哥行,妹妹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童陆忽的叫出一声,

“小乙哥,咱们,咱们还忘了一件事,忘了一件事哟!”

童陆惊叫起来,吓了众人一跳!他很少会这般激动,应该也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重要事情!

小乙一手按在他肩头,冷静对他讲道,

“别急,别急,咱们慢慢说,慢慢说!”

童陆挨个扫了场中众人一眼,这才咬住了牙,缓缓道来,

“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她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出生,真真正正的阴女哇!”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夜的命名术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