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一

三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童陆说出这一句,自己还不觉如何,宁大人和沈沐阳,却是一齐站起了身!他二人面面相觑,脸色也都很不好看!二人也不言语,只是这般站着,场面显得十分尴尬!

童陆弱弱问了一句,道,

“怎么,这阴女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小乙也道,

“咱们坐下说,坐下说!”

小乙扯了扯宁大人的衣袖,宁大人微微点了点头,这才慢慢坐下。沈沐阳待宁大人坐定之后,又才轻轻坐下,说来,

“其实,也只是一个传说罢了!听人说起,这阴女会有某种特质,能够在无形之中,让强者更强,所以,这庙堂坊间,还是有不少人愿意听信这类言语,四处搜寻这般女子!不过,这样女子还是极为少见,多有是无功而返的!”

小泥鳅奇道,

“不过是一个女子,竟能有这般能力,这也太过夸张了吧!”

童陆回道,

“我虽然也有些不大相信,但听得多了,好像又越发觉得对了!若是刘大小姐没有对我们说谎的话,或许在她身上能够得到应验!”

宁大人道,

“阴女的事情,我也是听到过许多次,听说,这黑市之中,已经是有价而无市了!”

小乙很是不解,又道,

“我仍是不能理解,难道一个男人不思进取,娶了一个阴女,便能飞黄腾达了么?!”

宁大人回道,

“有时候,一个好女人,确实足以改变一个人!所以,这样的事情,或许还真的有的!”

小乙又道,

“那这样的女人也是很多啊,又怎会因她是阴女而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宁大人轻叹一声,回道,

“我也说不清楚,但这世上之事,有时就是这般神奇,叫你不得不信!”

小乙明白他的意思,是啊,这世间如此多奇人怪事,又岂能全都说得清楚么!

小乙又问,

“那今日之事,你们怎么看呢,与这阴女的身份,又有多少关联呢?!”

宁大人摇头回道,

“没有关联,至少我没能看出来!”

童陆道,

“那你干嘛这么激动?!”

宁大人轻叹一声,回道,

“只因从来只是听说,未有亲自见过罢了!”

沈沐阳道,

“这女子似乎不那么简单,我回去之后,也得让人查查才行!”

小乙对沈沐阳道,

“沈姐姐,你对昨夜之事,又有何种看法呢?!”

沈沐阳回道,

“来这之前,我也早就想过了,他们既然能够有如此精准的判断,必然早就对当前各方情况了如指掌!”

小乙不住点头,回道,

“是啊,所以说,我们的一切行动,也都在人家的监视之下!正巧了,刘大小姐这么个弱女子,反倒是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因而才会因此救是了太子的性命!”

沈沐阳眉头紧锁,回道,

“是啊,我最担心的,正是这个!单单针对太子,或许背后之人,不会那么简单!”

小乙问道,

“对了沈姐姐,会不会是皇上身子抱恙,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所以,才会有人为了争夺皇位而大打出手!”

沈沐阳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回道,

“不,不!皇上身体很好,再活十年也不是什么问题!”

沈沐阳说到此处,眼神亦是暗淡了下来!这可让人看不透了,到底那皇上是好呢,还是不好呢?

小乙正欲再问,童陆却是抢先开了口,道,

“沈姐姐,你觉得,咱们如今的防卫是否能够就对得来?!”

沈沐阳似乎没多少底气,摇头回道,

“我本不该涨了他人志气,来了自家威风,只不过,现如今京城之中确实是没太多人手了!虽然已经派人去救援,但远水救不了近火,还是得早做打算才成!所以,我们已经派了多人四方求援,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童陆又问,

“自咱们再次见到,已经有三日了,难道,难道还没有回信不成?!”

沈沐阳脸色更加难看,回道,

“这个,若是不出意外,明日便会有人过来了!”

童陆有些担心,又道,

“沈姐姐,我有个不祥的预感,既然,既然他们对咱们的行踪都了如指掌,那你们派出去的人,又有几个能够顺利突围呢!”

沈沐阳一时沉默了下来,良久方才回话,

“说得没错,这也是我最最担心的!我们现在的处境,真是十分的危险了!本以为一切都很平静,没想到,这城内早已暗潮涌动!”

小乙道,

“沈姐姐,依我看,还得继续续求援,既然咱们被人盯上,那便找其他人去,我就不信了,他们还能拦下所有人!”

沈沐阳不住眨眼,连连拍着头,又道,

“哎,我这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想不清楚呢!”

小乙道,

“沈姐姐不用担心,小乙愿意帮这忙,定然会把消息传达清楚!”

宁大人也道,

“不错,仅凭咱们的人手,可是挡不住的,我与小乙一齐去,若是遇上难缠的,也能分开应对!”

沈沐阳连连点头,回道,

“好,好,那就辛苦你们了!哦能,这个,这个你们拿着,算是信物,王师一见,便知出了大事,定会过来相救!”

沈沐阳这东西肯定不同凡响,它被一张白色绢布包裹住,小乙接过之后,放入了怀中,而后回她,

“沈姐姐放心,我们一定把东西带到!”

沈沐阳又道,

“嗯,我相信你们!你们出城之后,便往南去,大约一日路程,便能见到南军,若是快些,也能在一日之间往返!”

小乙回道,

“明白,沈姐姐放心,我们一定把援军带来!”

沈沐阳看了童陆一眼,又道,

“小陆他们你也大可放心,我会安排好的!凭着京城之中的有生力气,我想即便对方再强,我们也有信心多撑几日!”

小乙心里有些奇怪想法,可现在还是不好说出!宁大人站了起来,急急说道,

“小乙,那就走吧,再晚,怕是不好走了!”

小乙起身,二人与其他人告别,简单一句小心,便包含了所有,二人出门之后,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飞快奔去,从那马厩之中牵了两匹出来!骑马飞驰,很快便出了城!

行不多远,宁大人突然放慢了速度,小乙知道他发现了异常,于是也跟着慢了下来!

“前方有埋伏,咱们可得当心,若是无法一齐突围,我留下缠住对主,你一人去请援!”

小乙回道,

“好,见机行事!”

二人又突然发力,狠狠的在马屁之上抽了一记,马儿吃痛狂奔,可比之前还要跑得快些!小乙在前,宁大人紧跟在后,二骑驰骋,后方好长一串烟尘!小乙时刻注意着前方,忽的前方路面泥土一动,他的长棍亦是早就在马前等着了!呵,果真是一根绊马索,若是二人提前未能发现异常,还真就要被这一下摔个狗吃屎呢!小乙的棍尖早已绑着叶风送的枪尖,这一下过去,绳索立时一分为二,马儿身子只是略有一晃,根本没有任何影响!两骑迅速通过这一关卡,后方这才现出了人来!一行七八个,个个都是凶神恶煞的主!

“站住,站住!”

对方大声叫喊,可小乙二人却只当没听到一样,仍是不住抽打着马屁!小乙回头一看,这一片平地之上,不知何时立起了一根小树,之前过来时,定是没有的!小乙明白,这是对方的暗号,若是见到此树,应是表明有人突围!呵呵,这样看来,在二人前方,定然还会有关卡,也不知等在那儿的人,能耐会不会更大一些!二人当然也管不了这许多,继续往前方行进!

远处有一座桥,小乙二人远远的便见着了人,呵呵,比起之前那几个,块头果真还要大上几分!又走近一些,小乙心头大惊,这些位,不正是与空空儿一齐去到秀坊之中作恶的那些人么!啊,不是吧,他们不是被抓住了么,怎会又跑出来了呢?!难道,又是那神通广大的毒神?小乙知道他们是有真本事的,所以当然也不敢大意!

二人又近了一些,对方却是越发的兴奋,哇呜哇呜大叫了起来,

“哎呀,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这小子啊!”

他们也认出了小乙,各人手中的家伙也都呼呼作响,看来这一架,可是非打成了!

还未靠近,又是雪上加了霜,那路面之上,竟是安放了尖尖的长钉,二人未能及时发现,待见着之时,已然晚了,马儿踩了上去,直把蹄子都给戳穿了!二人也都是身经百战之人,在这危及关头,也只好弃了那马儿了!脚在马背之上用力一点,身形飞转,跳了开去!马儿跌倒在地,扑向前方老远方才停下!而它们的身体之上,又是多扎上了几根钢钉!

宁大人大吼一声,道,

“小乙,分开走!”

这话还未讲完,二人已然各往一边飞奔起来,这么长时间没见,默契倒还真足!

迎面一刀砍来,小乙略一低头,那刀锋擦着头顶飞过,折返过来,刚好打在了长棍之上。小乙也是借了这力,弹跳起来,长棍一收一放,直往那人握刀之手而去,虽只轻轻划到,却是把他的两根手指给切了下来!对方哪能料到,小乙这轻描淡写的一下,竟是如此的厉害,那人手指被切掉,刀握不稳,落在地上,哐啷一声,而后又是片刻之后,方才听到那人大叫出声!是啊,这十指连心,当然痛了!

当然,对方也不是吃素的,很快抢攻上来,将那人护到身后!小乙动作再快,也没有机会再给补上一下!左右两把刀影上下左右翻飞,配合得可是天衣无缝!若不是小乙刚才借了之前那人之人,怕是就要被对方缠住了呢!小乙当然不会恋战,一棍弹开前方那位,飞快奔走!很快,又有一人挡到前方,小乙飞身而起,长棍在手中转动起来,直直戳向了那人心口!那人壮如牛,嘴角竟是带着笑意,他双手抵住刀身,想要以此来作抵挡!小乙自是震惊无比,这家伙为了留住自己,可是连他自己的命也不要了?

不过,对方也是太小看小乙了,当然,他也未见到这枪尖的厉害,所以也是不能怪他!小乙这一下,直在对方的马面之上戳出了一个大洞来!枪尖直入心口,又从另一侧捅了出来!那人震惊之余,低头看了自己胸口一眼,完全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而他还没来得及叫出声,身子却又被小乙长棍一带,转过身去!二人瞬间换了个位置,后方追赶过来的大刀,结结实实砍在了他那无比宽阔的后背之上!呵,果然是好兄弟啊,知道他已经不行了,给了他一个痛快!小乙趁此机会,迅速拔出了长棍!血水从那洞里涌出,他也只能呜呜几声低沉嘶嚎,慢慢往前倾斜,嘭的一声倒在地上!

小乙刚一转身,欲要奔走,却是听着一人大喊,

“小乙,跳入河里,他们不会游水!”

小乙此时三面受敌,他当然明白,刚才那壮汉也是太过自负,自己才能一招制敌!对方知晓了小乙的厉害,自然会多加留心,他们人多,自己若是硬拼,确实不是一个明智之举!刚才说话那位,自然就是与他一同赶来的宁大人了,他已然入了水,也很暂时摆脱了对方追杀!小乙朝他那儿看了一眼,水流速度极快,却仍能见得他身边冒出了血来!啊,宁大人受伤了,不过,似乎还没危及性命!

小乙不敢多想,飞快跳入了河流之中!对方一见这般情形,也是气急败坏,有几位竟是把刀也给扔了过来,不过,小乙有长棍在手,那飞来的大刀,根本就威胁不到他们!对方在岸边追赶,可是又有草木拦阻实在是提不起速度,最终,也只好眼睁睁看着他们顺流而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二人顺水漂流,好长时间方才抓住水草上岸!对方没能追来,应该是安全了!二人上岸之后,嘴唇发白,根本说不出话来!这时节,水温已然极低,这水流速度也是奇快,更是把人冻得不行!二人相互搀扶着起身,移步至阳光下边,这才舒服了一些!当然,即使再难受,二人也不敢多作停留,还不知对方又会在何时赶来,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不好办了!所以,还得继续行动,当然,多多活动,也能让自己冰冷的身体暖和起来!这地方可不好走,四处稀烂,坑坑洼洼,不过也好,也是不用担心对方骑马追来了!

小乙看到宁大人小臂之上有条口子,有个两寸长,不过好在不大深,他帮着宁大人缠绑之后,也就没再流出多少血了!二人一边走着,一边说话,

“老宁啊,你还能不能行?!”

宁大人笑了,他竟是笑了,实在难得!听他回道,

“我还真是小看了这些人了!不过小乙,这么久没见,你的武艺,已是远远超过我了!哎,没办法,有的人啊,天赋如此,上限也只能到这了!”

小乙知道他是在说自己的武艺已经到了极限,再想有大的提高已是不能!小乙拍拍他肩头,笑道,

“小伙,你还年轻,可别早说放弃哦!”

宁大人回道,

“我自己实力,自己当然清楚的很!至于你,刚才见你那几下,我就已经看出我们之前的差距了!而且,你还有更多的提升空间,这江湖,最终会是你的江湖!”

小乙大笑,回道,

“你可千万别要这么讲,说得我都不好意思啦,哈哈!”

宁大人道,

“不过,你还是别要笑得太早才是!”

小乙不想再提这个,于是问些其他,

“老宁,咱们接连遇到两个关卡,你有什么看法呢?!”

宁大人立时换回了之前冷血表情,回道,

“我以为,他们很快就要动手了!要不然,又怎会这般明目张胆!”

小乙同意他的看法,也道,

“没错,若是对方发现有异,派兵出来围剿,他们更是求之不得,那样一来,城中更是空虚,呵呵,胜算可又要大曾了!”

宁大人回道,

“没错,没错!所以,城中守军绝对不能再分散开,被对方个个击破!与此同时,咱俩走这一趟,更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了!”

小乙知道后果的严重性,是啊,若是王朝被颠覆,也不知又会有多少百姓深受其苦,这天下刚才平定,或许又要兵戎复现!大宋如今国力昌盛,外族并不敢随意进范,可一旦改朝换代,这东南西北诸方势力本是虎视眈眈,若是一齐发难,没准就要被对方瓜分了!哎,说一千道一万,最终还是苦了百姓啊!

小乙道,

“你真觉得咱们能把援兵叫来?!”

宁大人回道,

“若是咱们可以,想必别人也一定能行,为何还要来,只盼着会有奇迹发生吧!不过,我仍是相信,咱们能够做到!”

小乙苦笑一声,道,

“原来老宁你也与我一般想法啊,哈哈,哈哈!”

宁大人轻叹一声,又道,

“今日听你的沈姐姐说起当前局势,其实谁都知道事情已经到了何种严重地步!你想,都明目张胆的刺杀太子了,还有什么不能做呢!”

小乙不住点头,又问,

“老宁,你还是十分相信沈姐姐的话吧!”

宁大人回道,

“这是自然,她没有必要说谎,除非她并不信任你们,故意试探!可她眼中的焦虑我看得出来,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小乙又道,

“是啊,我也相信,沈姐姐不会骗我们,而且,也是真心实意为民做事!”

宁大人又笑了笑,问道,

“小乙,你可知你的沈姐姐到底是何人物,为何她会有如此本事,可以把兵符随意交出!”

小乙惊道,

“你说,沈姐姐刚才给我的,是兵符?!”

宁大人回道,

“当然,若非兵符,咱们又如何能够调得动军队呢?!”

小乙想想也是,也只有这东西,才能叫得动人,要不随随便便找个人就能调动,可是太过儿戏了!他忽而又想,这么重要的东西,自然是皇上所有了,若非他最最信任之人,他又怎会轻易把这东西交给对方!而这救命的兵符竟是掌握在了沈沐阳的手中,她,她的身份地位,可是不得了呢!

小乙问道,

“老宁,你可是认得沈姐姐,知道她是什么人?!”

宁大人回道,

“我虽然不认得她,但可能,大概能够猜得出来吧!”

小乙心头噗噗直跳,忙问,

“你与我说说啊,她到底,到底是怎样人物!”

宁大人稍稍缓了缓,这才回他,

“怎么说呢,我也是多年这前偶然听到的一些传闻!联想起来,倒是与你这沈姐姐有些相像,不过是不是她,可就不好说了!”

小乙忙道,

“快说,快说!”

宁大人笑了笑,回他,

“这个嘛,可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可比你现在还年轻,驻守在北方极寒之地,抵御外敌!忽有一日,天降暴雪,那雪大得,直让人睁不开眼睛!只是下了半日,便积起了一尺多深,那雪之大,可想而知!有人说了,此等异象,必有大灾大难发生!众人自是人心惶惶,毕竟这里是极北之地,随时都可能会有战事发生!所有人都担心北方蛮夷趁此时机来攻,有时忽然掉了脑袋,还不知怎么回事!可我并不担心,因为我们觉得可怕,对方也是一样啊,他们若是有这般能耐,冒着如此大风雪前来袭营,那我们也早就被他们杀光了不是?!后来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们还是像往前一样,慢慢熬过了冬季!直到第二年入了夏,方才听到了确切消息!没错,皇上死了,死的日子,算起来,还真就是那落雪之时!几位老将气得晕死过去,他们与皇上四方征战,出生入死,感情自然也是深厚无比!我能够理解,但我没有过这种经历,而且,我连皇上长什么模样都不曾知晓,所以,虽然有些震惊,但也不至于像他们那样!皇上死了,当然是晴天霹雳,可更让人震惊的是,继承皇位的,却并非皇上的某儿子,而是他的亲弟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