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三

三三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三人一齐往那东京城奔跑过去,梁多果真是好手,小乙二人初时勉强还能跟住,可时间久了,也是渐渐被他拉开,梁多时常会跑慢一些,让二人追赶上来。也不知跑了多久,天上云开,露出几片大洞,星辰闪闪,却仍是不见那月儿影子!有了些许星光,几人行动,也是容易了许多!

终于到了城下,小乙看那守城兵卒,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个,还真是奇怪得很!难不成,对方还未有行动?哎,不对啊,若是还没行动,那些个设下关卡的家伙,又能跑到何处去呢?

梁多身上有急件,把信物出示之后,对方可不就放行了么,小乙二人当然也是沾了他的光,不用再去爬狗洞了!当然,梁多应该也是常来常往,那些位例行公事,检察了信物,亦是不忘打趣他两句!进行城内,一切都很平静,仍有些醉鬼还在吃酒,哇呼哇呼叫唤不停!这样看来,更是没有任何异样了!

小乙轻声说道,

“梁多,我们先去听音阁,你把事情办完,便来找我们可好?!”

梁多认真点头,回道,

“好,好!”

他突然反应过来,听音阁可是那种地方,忽又红了脸,回道,

“听音阁?这个,这个……”

小乙回他,

“事关紧急,来不得与你解释,总之办完事后,便来找我们!”

梁多这才回道,

“一定,一定,你们先去,我很快就回来!”

梁多转身飞奔起来,小乙二人亦是立时行动,直往听音阁方向过去!

很快便到了那石桥,石桥那方仍是灯火明亮,街道之上行人亦是颇多,似乎与往常并无任何分别!再看那听音阁,里边黑漆漆的一片,看上去似乎是没人的!二人奔至跟前,门口关上了一把好大的铁锁,黑黑的,在这夜里可是很不明显!

小乙轻声说来,

“人或许都不在了,也不知又会去到何处!”

宁大人道,

“沈沐阳既然说了会照看好小陆他们,我想,应该也不会有事!也是,这听音阁已经太过招摇,待在这儿,很不安全!”

二人很默契的往回走开,到了那石桥下边停下!

小乙道,

“老宁说的也有道理,沈姐姐定会把他们全都安顿好!”

宁大人又问一句,

“小乙,你可有想过,我们接下来要去何处?!”

小乙回他,

“我本来想要去皇宫看看,可现在,又不这么想了!”

宁大人下巴一扬,疑惑问道,

“为何又变了主意呢?!”

小乙回他,

“因为咱俩也就两个人,即便再厉害,遭到对方围攻,亦是没有什么好结果!沈姐姐为何把兵符给我,可不正是想要我带着援军过来么?咱俩若是这般回去,根留在城中又有什么区别!”

宁大人道,

“虽是如此,但咱俩也已经尽力,想必也不会有人说三道四!”

小乙又道,

“可我还是想要再试上一试!”

宁大人皱起眉头,又问,

“怎么试?!这几日以来,沈沐阳她们应该也是四处准备,调集兵马回城,可结果越是很不令人满意!我想,她也早就料到咱们会空手而回,只不过,给自己多一点儿希望,多一点儿安慰罢了!”

小乙回他,

“老宁,再与我走上一趟,没准能行呢!”

宁大人虽说不解,不过仍是点下了头来,回他,

“好,就是刀山火海,我也与你一齐!”

小乙拍拍他,笑道,

“够意思,有这一句,就是一齐死了,那也值得!”

宁大人笑笑,又道,

“说说看,你是怎么想的?!”

小乙回他,

“见到了他,便想起了这个!”

宁大人一愣,回问一句,

“梁多?这又是为何?!”

小乙拍拍宁大人,道,

“走吧,这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小乙拾起一颗小石子,扔向了刚才跑来的这位!这人到了听音阁前,便是格外的小心,脚步也是放慢了许多!没错,这人正是梁多,刚才与小乙二人分开,没想这么快就过来了,真是快得要飞起那般!梁多被这小石子打到,转头一看,见小乙和宁大人已在桥下,尴尬笑起,又连忙跑了过来!在这灯红酒绿之地,他的脸被照成了一种好生奇怪的颜色,当真滑稽!

梁多喘了几口气,道,

“原来你们在这儿啊,我看门关着,还以为你们从窗户翻进去了呢!”

小乙道,

“走吧,边走边说!”

梁多重重点下头来,三人慢慢远去离开了这一条街!

来到水边一处僻静之地,梁多方才问来,

“小乙哥,咱们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小乙回他,

“当然是再去寻找援军了!”

梁多摸着头,又问,

“这个,这个又要去哪儿寻呢?!”

小乙回道,

“去你舅舅家!”

梁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回了一句,

“我舅舅家?!啊,他?他可早就没人搭理了,找他又能做些什么!”

小乙回道,

“我在想,你舅舅当年也是那叱诧风云的人物,能不认得些厉害角色么?!他毕竟也是老江湖了,经验极为丰富,即便他现在已经被人遗忘,那也必能给出很好的建议!所以,找到你舅舅,让他为我们指明方向!”

梁多想明白后,连连点头,回道,

“是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走,走,我这就带你们过去找他!”

三人穿街走巷,不多时,便到了一条宽大街道,一抬眼,便见着高宅大院,呵,气势颇足!再往前看去,还有几家,也都是一般,看来这里都是大户人家住的地方!梁多到了此处,亦是换作了步行,小乙不知他为何这般,不过还是学着他如此做了!

梁多道,

“舅舅家就在前边了!”

小乙回他,

“住得地方倒是不错,想来这日子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梁多笑笑,回道,

“你见到他,便晓得怎样了!”

街道尽头,靠水的一家,便是黄大人的宅邸了!另一边是座桥,桥边似乎还有好些马车,也不知为何会堆到此处!与另外几家一样,门口挂着两只大灯笼,不过,黄大人家这两个,可是更有份量,比其家的大了不少,与这大门一对比起来,可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

梁多上前敲门,很快有人响应,梁多自然也是熟客,所以那门亦是应声而开!门开一条缝,从中露出半个头来,见得果真是梁多,这才又把门给推开了些,这也足够一人进出了!梁多向那位介绍小乙二人,那人犹豫了一阵,这才又点头同意了!小乙二人进入府内,谢过那人,这才与梁多一齐往里边行进!

小乙很是好奇,这院子里边推了好些木头竹子,也不知是做何用途!难不成,是黄大人太过悠闲,做起这木工的活计了!小乙也来不及多想,梁多又道出一句来,

“舅舅这些日子以来,每日操劳,这会儿应该也是刚睡下的!”

小乙问他,

“黄大人又在搞什么呢,如此神秘!”

梁多笑着回他,

“你见到这后,便都晓得了!”

梁多对这府内十分熟悉,走得很快,府内虽大,人却极少,除了那守门的,可就再未见过别人!这么清冷,哎,又怎会像个大官之家呢!

来到一间小屋前,梁多开口朝里问话,

“舅舅,你睡了么?!”

里边没有回应,梁多又道一声,

“舅舅,着火啦,快起来救火啦!”

呵哟,这一声出来,里边人可是大声叫唤起来,

“什么,哪里着火啦,别愣着啦,快,快些去救火啦!”

真是奇怪,这么简单一句,便让他着急成这个样子!果然是黄大人的声音,虽然这么长时间未能听过,但小乙还是立时能够分辨得出来!

梁多呵呵直乐,又道,

“舅舅,骗你的呢,什么事都没有!”

里边黄大人怒道,

“你这臭小子,这么晚了过来骗我,是找打不成?!”

梁多这才正经说话,

“舅舅,我有重要的事情要与你说,还有,小乙哥也来了,你还记得他么?!”

黄大人咦了一声,很快回了一句,

“小乙哥?就是桂州城里,带着个大肚子的那小乙?!”

小乙开口回他,

“黄大人,正是小乙!”

小乙听得里边动静,而后灯火这亮起,往这门口处过来!门儿吱呀一声开启,黄大人穿着件薄衫,举着一只火烛,笑脸相迎,

“呵,真是小乙呢,你倒是稀客,外边冷,快些进来坐,进来坐!”

小乙笑着回他,

“黄大人,这,这方便么?!”

梁多抢话道,

“方便,这里最是方便,要是去到别处,怕是连下脚的地方都没了!”

黄大人伸手推了梁多一把,而后把门大打开,又道,

“快,快些进来吧!”

这天极冷,小乙当然也不忍心看到黄大人被冻着,所以拉了拉宁大人,回他道,

“来来来,我们也都不客气了哦!”

小乙和宁大人进来,黄大人又推了梁多一把,似乎不想要他进来!不过梁多还是死皮赖脸挤入,再把门给关上!

这是处小小屋舍,放了一张小床,两条长凳,还有一张摆着笔墨的方桌,可就几乎把这屋子都给装满了!黄大人把手中火烛放置在烛台之上,这才回身去拿外衣!他看着三人脸上都是通红,于是转而对梁多说,

“快去生些炭火过来,这屋子里边也是很冷!”

梁多回道,

“我,我?”

他似乎不大愿意去,黄大人也不知从何处摸出一块木头,便要往他身上扔去,梁多见此情形,自然也不敢违逆,开门出去了!

黄大人笑呵呵道,

“小乙啊,你来了京城,竟也不提前说上一声!”

黄大人似乎比以前清瘦了许多,鬓角亦是起了些花白头发,眼眶亦是黑了一圈!之前听梁多说来,他如今真是没太多事做,修身养性,还能干瘦下去,实在令人不解!

小乙回道,

“这不就来了么!呵,不过啊,并非来做客,而是来找麻烦的!”

黄大人把外裳紧了紧,眨眼问来,

“找麻烦?哦,也是,这大半夜的过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好事!嗯,说说看,遇到了什么难处!”

这事十分紧急,所以小乙也是未有隐瞒,立时回了他,道,

“黄大人,这可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能不能力挽狂澜,可就要靠你了哦!”

黄大人眉头微蹙,回话道,

“我?现在要我玩玩水,倒还可以,至于其他嘛,怕是有心也是无力呢!”

小乙又道,

“那我简单说来!”

之后,小乙把情况简单介绍给了黄大人知晓,黄大人听着听着,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就似被人抽了几十个耳光那般!小乙讲完之后,他仍是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是啊,这事告诉任何人,都不可能轻易相信!可是,黄大人也曾做过一方大员,亦是与毒神打过交道,知道他的厉害,若真如小乙所言,对方准备得如此周全,那这一次,没准真要皇朝颠覆了!啊,这可是他绝对不愿看到的!黄大人的拳头握得极紧,更是不住的颤抖!良久,方才听他道出一句,

“可我,我也是有心而无力了!”

小乙正欲说话,却听得门外声响,一人撞开了门,接了黄大人的话,道,

“小乙哥,我就说嘛,我舅舅可是早就今非昔比了!”

梁多抱着一大盆炭火过来,炭火并不大,但这小屋也是因这一盆火,立时变得温暖如春!

无人回话,梁多又道一声,

“小乙哥,你看舅舅这样儿,怕是真的找错人了!”

小乙摇头不止,可眼神却一直停留在黄大人身上,他相信,黄大人定能想出好办法来,再多给他一点儿时间,他就一定可以!再说了,小乙此时也实在不知如何继续,这京城之大,他能够依靠的,可是没有太多人选了!梁多直是叹气,也是不再继续讲了,是啊,外人在场,怎么也得给自己的舅舅一点儿面子嘛!

宁大人突然讲话,道,

“黄大人,我也曾做过官,知道这做官的难处!今日之事,咱们也是尽力而为,勉强不得!”

黄大人半眯着眼看了看宁大人,而后轻点几下头,冷静回他,

“我晓得,此事越急,越是办不成!”

梁多又道,

“舅舅,你不是认得那么多人么,可否找他们问问呢?!”

黄大人苦笑一声,回道,

“你这小了,故意挖苦我不是!我这院子,多长时间没有当官的来过了,我现在去找人家,怕是连别人的面都见不着呢!”

梁多长叹一声,又道,

“可惜了,可惜了!”

宁大人又问一句,

“我刚进来之时,见得这府内堆放有不少木头,黄大人你是否每日沉浸于木活木艺呢?!”

这话小乙刚才也一直想问,那么多木头放着,难不成还是怕这冬日不够烧的?!

黄大人一愣,而后回道,

“不,不,我只是在做些试验罢了!”

小乙与宁大人一齐出声,

“试验?什么试验?!”

二人很有默契,就似一人发出的声响那般!

黄大人嘴角一动,好不尴尬,轻声回道,

“这个,这个怎么说才好呢!”

梁多插话进来,说道,

“我舅舅现如今可是京城之中不可或缺的高官呢,百姓们的是否能够安居乐业,亦是与他大有关联!”

小乙二人更是奇怪了,又回转过头去看黄大人,黄大人怒视梁多,却也没再开口说话!

小乙问道,

“黄大人现在又是何官位呢?!”

梁多回道,

“这个可厉害了,舅舅可是这巡火房的大掌柜,这东京城中哪里着了火,用不了几时,他的人马便会出现,还这天下一个太平!”

梁多这般说来,可又是让黄大人难堪了!巡火房的大掌柜?这又是什么大官啊!

黄大人瞪了梁多一眼,又笑了起来,道,

“所以嘛,我得多多试验,再不断改良灭火工具,用最小的代价灭火,让百姓们的损失,降到最低!这院子里边堆的木头之类嘛,也都是做这用途!”

小乙心中有所触动,黄大人怎么来说,也曾是那一方大员吧!如今就混了个灭火队的队长,真是让人唏嘘不已!小乙明白,这是有人故意这般安排,要的就是让他放下手中兵权,安安稳稳待在某人的眼皮子底下,看你还能闹出什么动静来!不过,看黄大人说得如此淡然,心态倒也实在不错!

小乙道,

“黄大人,这么大落差,不知你心里又作何想法?!”

黄大人回道,

“我呢,倒是没什么,只是时常思念亲人,哎,本想着待这冬日过去,便去将家眷全都接来,今日听你们说起此事,怕是又要耽搁了!”

梁多指着自己,问道,

“我也是亲人,舅舅你也常会想我么?!”

这小子也不知何时变得如此油嘴滑舌!不过小乙明白,他与黄大人关系也是极好的,要不也不会讲出这样话来!

黄大人呸了梁多一口,回道,

“去你的,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梁多呵呵直乐,不再多言!

宁大人问道,

“黄大人,你可有想过,为何会给你安排下此种职务呢?!”

黄大人笑笑,回他道,

“我来到东京城,也有两年多了!最开始这一年多啊,也没安排个正事做,每日游手好闲,我都快被逼疯了!我向圣上请示过多次,每次都是一样回复,说我往日太过劳累,让我在京城之中多歇上一些时日,待我完全恢复之后,再予以重任!呵呵,一次两次还行,一直这般,我也就懂得了,或许我这一辈子都也只能这样了!我不再去请示,曾与我有过交往的官员,亦是慢慢远离,到最后,应该也就只有我自己与自己玩了!哎,怎么说呢,初时还有些难过,后来嘛,也就无所谓了,浑浑噩噩过这余生,不也挺好!有一日,在城中闲晃,忽有一间草屋起火,那火烧得极快,迅速蔓延开来!哎哟,那火烧得太大,又没几人敢去扑火,官府派了人来,一看这等情形,也都傻了眼!好吧,那一场火,把半条街都给烧掉了!死了好几人,更有数十人受伤!我悲愤至极,后又做出深刻反思,是啊,若是有那么一只专职的扑火队,若是发现火情,在第一时间集结,赶到之后立时开始灭火,即便不成,那也能用火将周围房屋烧湿,让火势不再轻易能够蔓延开去!当然,这么做了,能也救得更多人不是!这念头在我脑中生起,我便开始行动,再次递交请愿,没想到,在第二日圣上便给了我回复,给予了我强有力的支持!有了钱,有了人,自然什么事都好办了!我很快组织起一只勇敢坚毅的打火队伍,每日巡夜亦是全副武装!据我不完全统计,这半年多来发生的火灾,可是比以前少了七成!更有,在遇到火情之后,我的人马也能在最短时间之内赶到灭火!人员伤亡和损失,也都降得极低!”

黄大人说着这事,亦是欢欣鼓舞!是啊,他最想要的,还是为百姓们做实事,扑火队虽然很不起眼,但却与民生息息相关,他们和兵将一样,一样是在保护百姓!

小乙听他说出这些话,也是十分的感动!百姓有这样的好官,真是天大的幸运!

小乙道,

“黄大人,若是让你一直这般下去,你是否也会愿意呢?!”

黄大人回道,

“我当然愿意,每日与这水火打交道,也是乐在其中呢!”

小乙笑了笑,又道,

“真好,真好!”

梁多举起大拇指,对黄大人道,

“舅舅,你可真了不起!”

黄大人白他一眼,回他,

“你别废话,我可不愿搭理你!”

这俩人斗嘴,还真是有趣得很,小乙听了,也是会心一笑!是啊,他二人来到东京城中,做的事,也都是最最平凡之事,可是,他们却仍能从这平凡之事当中获得快乐,实在难得!

这几人当中,自是宁大人最为冷静,他眼神一动,忽又道出一句,

“黄大人,你可有想过,为何皇上要如此针对于你!”

黄大人不住点头,回道,

“我自然是知晓的!”

小乙也多半能够猜得出来,必是皇上心中对黄大人多有忌惮,这才把他从远处召至眼前,不与他安排正事,自然也是想要多多灭灭他的威风,好叫他知道,若是没有皇上,他可就什么都不是了!

黄大人面部表情本是十分自然,忽而又把眼珠子瞪得老大!他缓缓站起了身,大声说来,

“或许,或许还有一个人,能够救得天下苍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