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四

三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是什么人,怎么才能找到他!”

小乙听着黄大人言语,立时站起身,如此问来!

梁多也是十分好奇,问道,

“舅舅,你现在已经成了这个样儿,还会有人给你面子么?!”

黄大人尴尬一笑,回道,

“这个,这个嘛,倒是不用你来操心!”

小乙又问,

“黄大人,人倒是说啊,那人到底是谁?”

黄大人回道,

“这个,这个!我知道他一定能行,只不过,想要找到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他身边的人,都是厉害角色,想要见着他,又是难如登天!”

梁多道,

“说了半天,也不知他究竟是谁!还有,舅舅你也不知道他是在哪儿么?那咱们又要去哪儿寻他!”

黄大人回道,

“至于他是谁,你们一见便知!而他的藏身之地,也就在东京城,至于具体位置,我也曾多方查探,并未发现他的踪迹!”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黄大人,这东京城如此之大,要想寻到一个人,谈何容易!”

黄大人点头回他,

“我也知道困难重重,不过,要想救人,那还是得试上一试!”

宁大人问道,

“黄大人不愿提起此人,必是有些深意!不过,我们如何才能说服他,让他助我们一臂之力呢!”

黄大人回道,

“你把今日对我讲的一五一十告知于他,他自然就会帮你们了!还有,这些日子,我差不多已经把城中寻了个遍,或许,或许你们可以到近郊找寻,没准能有些收获!”

小乙又问,

“我们怎么才能确认是他!”

黄大人回道,

“他是个死刑犯,身边肯定会有许多人守卫,所以,只要发现了守卫,多半就能寻到他了!不过,他的身份特殊,所以守卫亦是相当的厉害,你们要想能够见着他,可得十分的小心才行!若是被发现了,可能也是无法脱身了!”

小乙奇道,

“黄大人,既然他是死刑犯,难道不该押入天牢之中等死么?既是如此,又怎会押至城外,难道不怕他跑了么?!”

黄大人道,

“可能也是为了掩人耳目吧!而且,各处的大牢我也都派人打听过了,他并不在那边!城中亦是没有发现蛛丝马迹,所以,我才建议到外边找找!是否能够找得到,可就要看天意了!”

小乙口头念叨着,

“近郊,死刑犯,高手看护!嗯,我记下了,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出发!”

宁大人也道,

“总得试上一试才行!”

梁多看二人这就要走,又看了看黄大人,道,

“舅舅,我也跟着小乙哥他们一齐去吧,我对这里的道路十分熟悉,一定能够帮得上忙!”

黄大人略有迟疑,不过还是点下了头来,回他道,

“也好,也好!你也长大了,也该是做大事的时候了!去吧,希望你们能有足够的运气吧!”

三人站起了身,向黄大人告辞,黄大人眼中有种说不出来的伤怀,也不知他为何这样!三人匆匆出府,直往城门而去!梁多身份特殊,对方自然也不会阻拦,三人顺利出得门外,借着已然快要落山的月儿光亮,慢慢往前走着!

宁大人突然说道,

“梁多,你有没有觉得你舅舅与往日不大一样?!”

梁多想了想,回道,

“倒也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问他那位是谁,他却是支支吾吾不去说明,这可真是不大像他!”

宁大人道,

“是,这也真是奇怪!”

梁多又道,

“舅舅说的那人如此厉害,必然不是普通人!哎,你们可有想到,会是何人?!”

宁大人道,

“仅一人之力便能力挽狂澜,说实话,我是一点不信的!”

小乙也道,

“是啊,我也不会相信,一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以一敌百吧!再说,再说……”

小乙讲到此处,却是停了下来,停了好一阵,方才开口继续,

“不对,我想到一个人,或许,他,他能只手遮天!”

宁大人很是疑惑,忙问,

“你说的这人,又会是谁呢?”

梁多也道,

“不可能吧,怎么真有这样人物?!”

小乙情绪高涨,深呼吸一口气,而后方才道来,

“若说有这般人物,这普天之下,我也就只能想到一人!没错,我与他也有极深的渊源,他就是,他就是……”

梁多此时变成个急性子,又道,

“小乙哥,你快讲啊,可是急死个人了!”

小乙被他打断,又是停了片刻,方才说来,

“他就是我的师傅,叶风!”

梁多没听过叶风名儿,问道,

“小乙哥,你的师傅叶风?倒是没有听过,不过,小乙哥既然这么厉害,那你的师傅,也定是厉害到了极点,所以,他就能够有这能耐了么?!”

宁大人淡淡说来,

“叶风,当年一人打遍天下各大门派,名声大噪,后又突然消失在江湖之中,没过几年,也就无人再提及此人了!也对,能够道得出名姓的门派,都被他收拾过,自然也就不好意思再说起他了!小乙,我相信你的判断,若黄大人说的那人是叶风,或许真能做到这一点!”

小乙心跳加快,又道,

“是的,我想,即便是蒜头仍在世,也无法做到这一点!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师傅!在南方再次相遇之时,师傅手下可是有不少能人,武艺厉害至极,世所罕见!而且,这样的人,可不止一位!师傅的实力急剧增加,自然会引起的大宋皇帝的注意!众所周知,这大宋如何建国,皇上又岂会任他做大!所以,师傅被猜疑、算计,也都是迟早的事!既是皇上针对于他,黄大人自然也是不好提及,免得被他牵连,连这点差事也没得做,可就划不来了!”

宁大人微微点头,回道,

“有些道理,不过,我以为黄大人的格局不会如此之小,断不会因为丢了差事而故意隐瞒!我想,或许是他二人之间,曾有过某些特殊联系,所以才不好明讲罢了!”

小乙回他,

“老宁说的是,黄大人多有也是因为这才对我们有所隐瞒!这样说来,还真就能够说得通了!”

梁多道,

“希望真是如此吧,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儿,那样也会好找一些!”

小乙看了看天,这已是到了后半夜,看来用不多久,可就又要天亮了!沈沐阳之前说过,无论如何,也能坚持几日,希望她不是随意说说!

小乙长出一口气,问道,

“梁多,你看咱们又要怎么走才好呢?!”

梁多回道,

“这城外极宽极大,实在不好找的,确实如舅舅所说,咱们要想找到他,也真的是要靠运气呢!”

小乙轻叹一声,道,

“早知道,咱们还是各寻一匹马儿!”

梁多呵呵直乐,回道,

“有时马儿走不了的地方,人却能走,这个嘛,也是各有利弊吧!怎样,往哪个方向去碰运气,可有想好?!”

小乙缓缓闭上了眼,心中默念一阵,忽然睁开眼,一手指向那方,道,

“好,咱们往北方绕行过去,我总觉得会是那儿!”

宁大人道,

“好,既然选到了方向,咱们这就开始吧,各自分散一些,也能把网撒得大些!”

小乙可是一连两日未曾睡过,可此时却又是无比的清醒!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救人,此是又觉得那人会是叶风,自然也就更加上心了!这夜里寒风吹过,三人一路奔走,却都不觉严寒!没跑多久,天边生出一片白光,越发的刺眼,不希望这白日这么快就到达,可他还是如期来了,不差一分一毫!

三人一路往北,足足跑了多半个时辰,方才停了下来!前方一条小河拦住去处,这地方没有桥,亦是没有摆渡的小船,若想过河,那也只有往上下游多走走,又或是干脆直接跳入水中,横渡过去,只不过,在这样的寒冷冬季如此做来,多半下去就起不来了!小河水流不快,略微有些浑浊,两旁积起了不秒泥沙,也有几片平整的沙滩!太阳出来,晒到上边,金黄金黄,很是好看!水中也有几处沙洲,虽然那花草早已枯黄,但仍有不少飞鸟往来其中!

梁多大喘着气,道,

“怎么都不会过了河吧!嗯,咱们还是到别的地方看看才是!”

宁大人道,

“要不,咱们顺着这河再看看,没准能有意外收获!”

小乙也道,

“好,我就觉得会在北方,既然这小河由东向西,咱们便沿着它来寻找!”

没有太多人走这,所以并不十分好走,更别说奔跑了!也好,三人可都累得不行,也正好换个方式歇歇!三人一路向西,走了许久,见着一处渡桥,桥上有人来往,好不热闹!当然,有了人,道路自然也就好走了!

三人继续西行,又过一阵,发现了一座小山,山不高,可树木却是极为茂盛!三人想着登高望远,于是爬上了这小山!很快到了山顶,瞧看这四周,多是田地,在这田地之上,也是零星散落着不少茅舍,这般看来,还真是很好看呢!小乙心中想着,这个季节,也正是农忙之时,各家都在顾着自己家的那些田地,数月之后,若是再登此处,必是满眼金黄,那麦香阵阵,让人心花怒放!

小乙问道,

“梁多,你可有来过此处?!”

梁多回道,

“来过啊,还不止一次呢!你们瞧,俩上这小山,便能把这四周看得清楚,所以啊,闲暇之时,约上三两好友,带上些酒肉之类来此游玩,也是很不错的!”

小乙看远处也有一座小山,指着那方问来,

“那边又是什么山呢?!”

梁多回道,

“哦,那是万岁山,那地方普通人可是进不得呢,为何叫万岁山,可不就不让人随便进么!”

小乙微微点头,梁多忽道,

“啊,会不会在那儿!咱们去万岁山看看,没准就能找着呢!”

宁大人不住摇头,而后回道,

“不,不,黄大人既然如此上心,又岂会想不到那儿,定然也是寻过不止一次,所以啊,我们也没什么必要再去那儿了!”

小乙十分赞同,也道,

“没错,是个人都能想象得到,咱们自然真是没有必要再去!嗯,走吧,我看这里也没什么可看的了,再往西方走上一走!”

三人下了山,从那田间穿过,农家人辛苦劳作,也只为来年能够有个好收成,一家人不至于饿了肚子,也就心满竟足了!孩子们帮着大人作事,玩皮是他们的天性,坚持不了多久,便又与伙伴们打闹起来了!大人们叫骂不住,也就随他们去了,不过,还是嘱咐一句,让他们莫要跑得太远才是!小乙见此一幕,心中也是惆怅不已,他想,若是能够跟自己心爱的人儿一齐,每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孩子们环绕身边,嬉戏打闹,可不比浪迹天涯,受尽各种苦楚快活太多太多!

很快穿过这一片良田,又往前走了许久,仍是未发现什么异常!头顶的太阳正猛,三人行了这许久,也都累得很了,于是寻了棵大树,坐到了树下歇息,当然,他们也得好好讨论讨论又要往何处去寻!这树旁有条小溪,里边的水倒是清澈,都能见着鱼儿在里边游走!梁多常四处奔跑,所以也是随身带着水袋,他去接了些水,给众人解渴!

梁多说来,

“这午日的阳光还厉害得很呢,咱们还是多歇上一会儿再走!”

小乙回他,

“嗯,咱们像那无头的苍蝇那般四处乱转,哎,真是不好办的!”

梁多道,

“两位哥哥啊,咱们从昨夜进城,不论是城门守卫,又或是这乡野农夫,都是一如往常的嘛!会不会,会不会是咱们搞错了啊,根本就没事发生哦!”

宁大人回道,

“太子殿下遭到刺杀这是事实,当然上边也不会对外公布此事,免得闹得人心惶惶!再有,那城外的勤王之师,为何又会突然消失不见,这总算是异常了吧!再有,我与小乙一同出城,遭到贼人暗算,这可是事实,你看我这手,可不像是自己划的吧!”

梁多吐了吐舌头,浅笑一声,回道,

“哦,算我没说,算我没说!”

小乙补充一句,道,

“风雨之前,总会出奇的宁静,今日便是如此,这城内看似平常,只怕早就暗潮汹涌了!”

宁大人道,

“所以,咱们还得抓紧时间!”

梁多摸着肚子,道,

“那也总得把肚子填饱才有力气吧!”

小乙回道,

“你俩在这儿歇着,我去弄两条鱼来!”

小乙起身来到溪水边上,水面不宽,水深似乎也只有没过膝盖,确实有几条鱼儿游着!小乙也没多想,从溪边寻了块木头,挥动起来,往那水面疯狂拍打起来!梁多很是好奇,跑来看看,一眼便见着一条鱼儿翻起了肚皮浮到水面之上!

“哎哟小乙哥,你这办法好哟,我下次也得试试!”

那鱼儿虽然没被打到,但也是被小乙这几下拍晕,所以才会浮了起来!这溪水之中鱼儿可是不少,梁多跳进水中捞鱼,捞到一条扔到岸边,再接着去捞下一条,鱼虽不大,但也不算小呢,这样鱼儿最是好吃!不多时,便足够三人食用,小乙不再拍打,梁多也是跟着上了岸!处理干净之后带回到树下,宁大人已然把火给生了起来,这鱼烤熟了吃,那才滋润嘛!

宁大人烤鱼也是一把好手,把那鱼儿穿到早已准备好的枝条上,架在火上烤了起来,那火可是不能烧到鱼儿,所以,自然也会烤得慢些!小乙靠在树上,只等着他烤好叫自己来尝!再看梁多,他可是一边看着那鱼儿,一边流着口水,瞧他那模样,可是恨不得立马把鱼肉抢来,全都塞入嘴中!

小乙自从遇到宁大人之后,总觉得他太过刻板叫真,不过这时烤鱼,却又是见得他的另一面!没错,是不一样,他的眼里也是闪闪亮,隐隐透露着温柔!小乙欲要问他,可又是不想打扰他!小乙心想,或许因这烤鱼,他想起了曾经的往事,又或是曾经见过的某些人吧!

远远的,有两个小人儿往这方小跑了过来,越近之时,走得越发的慢了。这是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女儿稍长一些,不过也只有六七岁模样!看他二人衣衫,虽有不少补丁,但也还算整齐,因在这田地之中折腾,弄得一身的泥灰!脸蛋和小手,亦是红扑扑的,这冬日虽有阳光,但也是冷得很的!那女孩儿比男孩子儿高了半个头,看那眉眼,竟是十分相似,应该是一对姐弟吧!二人到了跟前,那四只小眼睛,也是再离不开宁大人手中烤得鱼儿!

宁大人也早就发现了他们,抬头看他二人一眼,而后问来,

“你俩都是狗鼻子不成,这么老远就闻着味儿了?!”

两个小孩儿一听这话,亦是乐了,哈哈大笑起来,互相指着对方,齐声说来,

“说你是狗鼻子呢!”

“说你是狗鼻子呢!”

“……”

宁大人笑着说来,

“别急别急,还得多烤一会儿,要不吃坏了肚子,可就不好了!”

女孩儿回道,

“不急不急,我们不急!”

呵呵,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小乙觉得这女孩儿好生可爱,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咽着口水,当然,最让人欢喜的是,她的一只手,已然抓住了男孩儿的衣裳,若是宁大人把鱼递过去,她把小孩儿往后一拽,自己定是能够第一个抢到!

宁大人笑着问来,

“嗯,你们是姐弟么,可是就住在这儿?!”

女孩儿回他,

“对呀对呀,我们从小就一直住在这儿的!听你们说话,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宁大人回道,

“嗯,我们可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

女孩儿又道,

“我可见过很多外来人呢,东京城里边,到处都是,有些人还长得黄毛,可吓人呢!”

小乙听着这话,不由得笑出了声,她说的,自然是西域来的异族人,小乙也曾见过,所以并不觉得十分奇怪。

小乙问她一句,

“小姑娘,你也经常去东城城里玩么?!”

小女孩回道,

“也不经常去的,不过爹爹做完了活,心情一好,便会带我们去!东京城里可好玩了,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每次过去,爹爹都会给我们一个买一个!”

小男孩也抢着道,

“是啊,是啊,爹爹可好了,每次给我们买糖吃!”

一说到这糖啊,二人的口水更是忍不住往下流!

宁大人又检察了一下手中的烤鱼,那鱼皮已被烤得金黄,鱼肉也是刚刚好,小乙自是懂得,这火候最是得当,口感也是最佳!宁大人把两串鱼儿递到两位小孩儿面前,二人各拿一串,倒也没再抢!当然,小女孩在宁大人递出两串烤鱼之时,也是随即把揪住自己弟弟的那手给放开了!是啊,每人一串,用不着争抢,自然也没必要再拉着了!二人拿着鱼儿,别提多高兴了,连连道谢,而后又往一旁过去,寻了个倒下的树干坐下吃鱼!

小乙心想,这东京城果真厉害,连这城外乡野之间的小小孩童,也是这般懂事有礼貌,他们也不怕生人,性格开朗,实在难得!小乙看他们吃鱼吃得极快,又提醒了一句,

“你俩可要慢着些哦,别要被那鱼刺卡了喉咙!”

小女孩吃鱼很厉害,一大块鱼肉入了嘴,没几下,就吐了一小堆刺出来,她很是得意,说道,

“不用担心的爹爹早就教过我们吃鱼,我们也都熟练得很了,绝对不会卡住了!”

小男孩也道,

“没错,爹爹教过我们,我们可厉害了!”

两个孩子都十分崇拜自己的爹爹,小乙倒是对他产生了一些兴趣,于是又问,

“我看好多人在田地里忙活,你们的爹爹应该也在那儿吧!”

二人听到这话,一齐低下了头来,小女孩很是沮丧,回道,

“爹爹说他要出去办事,说是最快几日便回,可是,他已经出去大半年了,还没回来!呜呜,我们好想爹爹,好想爹爹啊!”

两个孩子提及此事,鱼也不吃了,轻轻放到一旁,哇哇大哭了起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