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80 诸事已了生死难断,甘苦自知前路漫漫

80 诸事已了生死难断,甘苦自知前路漫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洪大人来到厅内,他之前醉酒,倒是不知期间发生了何事。不过他也是聪明人,看到厅内这般景象,心知定然有事发生。他慌忙赶到公子身边,双腿一软,滑跪下去,可怜他这老膝,只怕还要好长时间才能恢复。秋荷见他这样,面上也不太好看。洪大人还未开口,公子便抢先说道,

“无妨无妨,如今没事了,你先起身,后面的事就你来处理了!”

公子转身要走,忽的又回转过来,道,

“这,这瓜哥,护驾有功,他那档子事,也都是被人陷害,放了吧。”

洪大人赶紧答应下来,低头目送公子走出门外。几位小侠跟在身后,也不言语。小乙向秦朗点了两下头,秦朗这才追了上去。众人听候洪大人差遣,很快便散了去。

公子第二日清晨便回那大理城去了,洪大人不敢冒然处置贼首,只暂时将他关入大牢之中,如何治他也还需要征求公子意见。这群匪没了首领,一下乱了方阵,城内城外还有那北山上的众匪也都很快来降,建昌匪乱也算是落下了帷幕。

建昌府又慢慢热闹起来,恢复了往日情景。建昌百姓不知那日晚间兵变,只知道皇上一来,贼人便举手投降,直把公子吹上了天。洪大人倒是善于处理这善后的工作,他事必躬亲,每一项都安排得井井有条,也难怪这建昌百姓如此爱戴他。秋荷始终跟在洪大人身边,他虽然有些不太自在,久而久之,也就对她有了些情谊,当然,秋荷对那小洪极尽讨好,也是促成二人好事的重要一步。小沙子送信有功,公子赏了不少银钱,他却不肯收下,只留下一句,“我只愿做她一人的英雄!”。小沙子不让众人陪伴,只是一人护着丫头尸体回到家中,他还说,要在最美的地方,为她建一座最美的小屋。小沙子任务完成,却也记下了小乙的请求,药箱和铁锅几日之后便有人送到了秋荷家中。至于瓜哥,带着小乙三人为那二十八位弟兄安排了后事,便整日待在酒馆喝着闷酒,小乙三人不断规劝,他却只说喝个几天就好,他朋友多,喝醉之后,倒也不愁没地方住,小乙也就随他去了,白青开了些解酒药,交给酒家备上。这几日消耗了太多体力精力,小乙三人也想着好生休整一番,三人不愿住城中,于是秋荷将他们安排到家中。秋荷不在家中,就只秋老一人独居了,一日两餐按时按点,其余时间,大都在邛池边上钓鱼,钓上的鱼儿,只留下当日食用之量,其余全部放回,邛池鱼多,倒也能满足每日所需。

这日,起了个大早,三人立在小船之中,看着秋老钓鱼,

“小乙哥,陆陆,你们看,秋老这般生活,还真是让人羡慕呢!咱们以后老了,也和他一样,找个清静所在,钓钓鱼,种种菜,再喂些小鸡小鸭小猫小狗什么的,哎呀,太幸福了!”

童陆瘪嘴回白青道,

“青青,那样不会太无聊了么!我看你也不是能闲下来的主,可别再想这些了!”

小乙笑笑,说道,

“陆陆,没准以后你就不这么想了。咱们这一路,不知要多久,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或许这一辈子都停不下来也说不定呢!哎,不想这许多,咱们先在这邛池之中游耍一番才是!”

这邛池水美,视野极佳,行船此间,看那四周山峦起伏,在水中交相辉映,让人心旷神怡。岸边水面大片水草,红黄小花遍布其中,从远处看来,似是铺了一层鲜艳地毯,细柳轻垂,似那少女长发,轻轻压在这地毯之上,隐隐透着一丝神秘半点娇羞。

小乙三人沿岸边行船,被这美景折服。三人正陶醉间,忽听得岸边有人叫唤,小乙朝那方看去,只见那人座下高头大黑马,身背一支长枪,一手牵着缰绳,另一手使劲向着这边挥舞,他双腿轻夹马腹,骑马与这边行船保持同速。

“喂,小乙哥,陆陆哥,白青姐!”

小乙朝那边回喊,

“小朗,你怎么回来了!那边事情处理好了么!”

秦朗大声回道,

“公子让我过来处置那贼首,刚好在此处遇到你们!你们倒是有些闲情逸致!”

小乙回他道,

“若是不急,上船来,咱们好好说说话!”

秦朗笑笑,回道,

“不了小乙哥,我先去把事办好,一会再来寻你们。”

小乙知他有要事在身,不好多留,

“那行,午时建昌北城门口的那家小酒馆见,瓜哥也在那里,咱一起喝上一杯!”

“那一会见!”

秦朗双腿一夹,马儿飞的起速,马腿轮换几次,就已奔得老远。

“小乙哥,你说小朗这次过来,会如何处置那贼首!”

小乙摇摇头道,

“不知道啊,公子的心思谁猜得透!”

童陆笑笑,说道,

“管他如何处置,咱们现在就只顾享乐,过几天就去到成都,再也不回来了!”

小乙不知他为何这样说来,

“咦,陆陆,你不想再回来了?”

童陆认真点头,道,

“烦都烦死了,也没亲人在,回来干嘛!没准哪天被人弄死,那可划不来!”

小乙知他还在记恨,也就笑笑了事,不再说这档子事了。

三人游了小半日,这才弃船上岸,直奔那建昌北城门小酒馆。果然不出所料,瓜哥还在此处。小乙看他低头撅嘴喝酒,模样甚是怪异,只觉好笑,

“瓜哥,你这杯子可是拿反了哦,这杯底可是装不了太多酒哟!”

瓜哥左右摇晃了几次头,这才仔细查看手中紧握的酒杯。果不其然,自己只是用那杯底倒酒来喝,难怪这酒坛之中酒水不见少。

“小乙兄弟,童陆兄弟,嗯,还有白青妹子,赶紧坐下,陪哥哥我喝上一杯!”

三人陪笑,坐了下来,白青浅笑道,

“瓜哥,只喝一杯哟!”

瓜哥要来几只酒碗,倒满酒来,小乙一闻,道,

“咦,今日这酒为何与往日不同?”

瓜哥喝了一口,几滴酒水从嘴角流下,他用手抹去,笑道,

“这是洪大人给的,说是白让我蹲了这么些天牢,把自己珍藏的好酒匀出一坛来。这不,刚好被你们遇到!哎,怎么这么巧!”

小乙一口喝掉半碗,只觉入口微呛,略烧喉头,入胃之后气血上涌,有鼓怪气窜将出来,打出一个小嗝,倒是有些与众不同。又听瓜哥说来,

“这酒似乎不是本地烧制,好像是些贡品,先皇送给洪大人的,他一直没舍得喝。我想啊,既然你不喝,不如全给我喝了,他又小气得很,不再多给一坛。小乙兄弟你看啊,以我俩的酒量,这一坛还不够解渴的!”

小乙笑笑,把碗中酒水喝完,道,

“我看这酒馆的酒也不错,也不比这贡酒差上多少,你要喝多少我都陪你!不过,就只限今日,过了今日你若再喝,我非把你扔到邛池里边喂鱼不可!”

瓜哥有些迷糊,问道,

“小乙兄弟,今日你怎这般奇怪!不过酒,还是要喝的!”

白青嘟着小嘴道,

“瓜哥,若不是我的药,只怕你都快把自己喝死了!你这样喝,难道就没有什么念想了?”

瓜哥双手捂住脑袋,使劲攥了几下,道,

“念想,念想,嗯,没什么念想了!”

白青眉头微蹙,又道,

“难道你兄弟们的在天之灵,愿意看你这般喝下去么!还有,还有,你整日这样,那假瓜哥就真的成了真瓜哥了!他在世上作恶,毁掉你一世英名!你还……”

瓜哥忽然抬起头来,吓了白青一跳,

“哎呀呀!我我,我怎么把他给忘了!不对不对,我得亲手把他捉住,我兄弟们的仇,他也有一份!”

瓜哥一口把他那碗中酒水喝尽,然后,那大头直愣愣落下,直把桌子敲得咚响,引得四周酒客齐刷刷看了过来。小乙三人仔细一看,他竟然已经睡着,前后只一句话的功夫。小乙怕稍一惊动,瓜哥又精神起来,索性把自己衣衫给他盖上,让他就在桌上睡个好觉。童陆上下嘴皮咂个不停,酒水嗞了出来,弄湿了一小片桌面。白青看他如此恶心,不由抱怨起来,

“陆陆,你这样让人好难受!为何要浪费这酒水!”

童陆不听她说,又嗞了一口,方才道来,

“这洪大人的酒,我就是要多浪费一些才是!哼哼!咦,小乙哥,你看,小朗过来了!”

小乙白青朝门外看去,果然是秦朗,他抱着一坛酒,笑嘻嘻朝这边走来。童陆发着牢骚,

“又是一个酒鬼,哎,像我这样点到即止多好,非得喝个你死我活!”

秦朗没听到他说什么,看瓜哥趴在一方,就只把那酒往桌上轻轻一放,瓜哥动了一下,又安静下去,应该是睡得极熟。

“小乙哥,刚才洪大人送的酒,我直接拿了过来,正好少算些酒钱!”

童陆有气无力道,

“哎,我真为咱酒馆老板抱不平呀!人家到这都是买酒喝,可这倒好,酒水全自带了,白白吆喝半天,没进一分钱!”

那店小二耳朵尖,赶紧来到这桌,把童陆那方擦拭干净,说道,

“客官,看您说的!瓜哥平日里对我们多有照顾,他的朋友随便喝点酒水真不算什么事!我这就给您几位再来点下酒小菜,稍等片刻,稍等片刻!”

说完,他便下去准备小菜,几人也对瓜哥人缘竖起大拇指。

“小朗,还没问你,公子打算如何处置那贼首?”

秦朗有些犹豫,结结巴巴说道,

“还是要杀了,这才能平民愤!”

童陆本来无精打采,听他这一说,却是来了精神,因这秦朗从未说过假话,只这一句,大家也都知道了答案。

“小朗,公子打算怎么处死他,是砍头?还是绞死?或是绑上大石沉入水中?”

秦朗明显答不上来,反应却是快了一些,

“就是砍头,对,当着百姓的面将他斩首!”

童陆笑着又问,

“什么时候问斩?我们也去看看!”

这次秦朗没有犹豫,

“就明天!”

三人已然知晓,杀头确实不假,但被斩之人却定然不是那贼人首领。三人不好再问,也只好随意说些其他。

那坛酒很快喝完,几人未尽了兴,又叫来两坛,边喝边聊。秦朗这几个月也算长了见识,他虽说的不够精彩,倒也让小乙三人好生羡慕。说得兴起之时,却有一人匆匆赶来,在秦朗耳边低声说话,秦朗皱起眉来,问他道,

“怎么回事!”

那人贴耳讲话,秦朗越听脸色越发难看,

“怎么会这样!”

小乙三人很是好奇,不知他二人在说些什么。

“小朗,有什么事,要不要我帮忙!”

秦朗摇摇头,回道,

“不用了小乙哥,我能够处理好的!”

秦朗说完,把酒喝掉,这才向三人告辞,小乙知他定是有了些麻烦,不过现如今他已经是庙堂中人,也不好再过多干预。秦朗走后,三人心中也多有疑虑,

“小乙哥,这事只怕没这么简单!”

小乙点点头,道,

“无须多说,咱们先把瓜哥送回,再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白青结了账,小乙将瓜哥扛起,这醉酒之人,异常沉重,童陆又在一旁协助,这才不至于让瓜哥歪倒下来。送回瓜哥,三人又来到洪大人府上去寻秦朗。可这儿哪有秦朗踪迹,洪府上下也一切如常。童陆背着双手,来回踱步,

“这就奇怪了,小朗回来建昌城必然与那贼首有关,如今不见了踪影,也定然与那人有关!可他会去哪里!真是想不通!”

小乙心道这建昌府这般大,又到哪里去寻,三人也只好起身回秋老家去,计划明日便告辞离开。那斩贼首的消息已然传开,想必明日必有一场盛大集会,三人也想看看这头如何个砍法。

转过天来,三人收拾好行李,与秋老告别。秋老送了三人几根长长的鱼刺,自己又去忙活他的事了。

来到建昌城中,早已是万人空巷,全都集中到北城门外,要看那贼人身首异处!三人来得太晚,好容易这才挤到了近前,往刑台一看,正好赶上用刑时候。只见那贼人长发散落,低头待斩,一旁刀斧手大刀迅速挥下,头身瞬间分离开来。血水喷溅,足有一人多高,吓得孩子妇孺惊声叫唤。头落在不远处,似乎还未死透,嘴巴一张一合,眼睛也是眨了几下。

“咦,太恶心了!”

童陆捂住嘴来,

“你们继续看,我先出去缓缓!”

说完童陆便朝外挤,刚一转过身来,却又发声,

“嘿,荷姐姐,你怎么在这!”

来人正是秋荷,她来到三人中间,笑道,

“没想到你们也来这看热闹,我在那边看到你们,挤了好长时间才过来,哎,可惜没能看到那贼人被砍头!”

小乙说道,

“荷姐姐,咱们先出去,这里人太多了,说话都听不清楚!”

秋荷点头,几人一齐回到城中,寻了处茶馆坐下,茶馆无人,只自己泡些茶水吃。

“荷姐姐,我们三人准备走了,今日已经与秋老告辞,本想着看完砍头,便去给你说声,怎知在刑场遇到你。”

秋荷张大了嘴,说道,

“怎么说走就走,再多玩些日子也是不迟啊!”

童陆笑道,

“咱们已经待了好长时间,是该走了!”

秋荷口中喃喃,

“怎么和秦朗一样,一开口便要离去。”

白青耳朵尖,听得清楚,

“荷姐姐,你刚说什么?小朗也走了?”

秋荷点点头道,

“昨日来了一次,洪大人还送他酒来着,怎知没几时便回来,说是看不了杀贼了,让洪大人自行处置。他是皇上身边的人,洪大人又如何敢违了他意。他骑马走的,后边还跟着一小队人马,好像是朝北去的,当时觉得有些奇怪,后来一忙起来,就给忘了。”

小乙三人心意相通,各自交换了眼神,便向秋荷告辞。秋荷留他们不住,也只好从了他们,她再三嘱咐,又去洪大人那里要了三匹骏马,这才放心让三人离开。

三人骑马北上,风驰电掣一般,倒是无心再看这沿途风景。这连行两日,便来到一处关口,三人一看便知是何地方。

“小乙哥,过去可就是大宋国了!”

“嗯,想必小朗不会过去。咱们一路北上,也不知是否错过。哎,不如就在此处等上几日,这过往极多,说不定能有些线索。”

三人寻了棵树坐下休整,白青突然叫出声来,声音不大,却是有些突兀,小乙不知她为何这般,静静听她说来,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童陆疑惑问道,

“知道什么!别疑神疑鬼的!”

白青上下左右瞧了个遍,这才开口说道,

“那日斩首,我就觉得哪里不对。刚才见关口检查,一人脱了面具,脸上露出一大块疤痕,这才让我看出一些端倪!你们想想看,那贼首脸上是否有一处疤痕!”

小乙点头道,

“确实是有,可这又有何关系!”

白青一拍大腿,有点激动,

“那贼人的疤痕只怕要有个好些年才会呈现出那般形状,再看被砍头那人,现在想想,也定然不出半年!若我猜得不错,那被砍头的,绝对不是那人!”

童陆咽了咽口水,道,

“这就是了,从小朗的话里就已经猜到,只是没有印证罢了。若真是如此,那就讲得通了!公子想把他收为已用,很有可能会做出这偷天换日之事,既安抚了民心,又偷偷保住了人命。我想,或许公子也是用他那三个孩子来作要挟,这才说动了那人。小朗那日显然是已经完成了任务,这才兴高采烈过来与我等喝酒,但是后来,只怕是那贼人逃脱生天,才匆匆前去追赶!”

小乙听他说完,深表同意,

“很有可能是这样了!”

小乙叹了口气,没想到又生出这许多变故,他朝远处看去,久久不愿相信这等猜测。

“小乙哥,你看那边,似乎有只鞋子!”

小乙顺着白青手指方向看去,极远处的草丛之中确是有只草鞋。三人蹭的站起,飞快跑了过去。小乙拾起鞋子一看,正是那狱中囚犯所穿草鞋,三人大惊,小乙说道,

“莫非是那贼人丢下的!”

三人长舒一口气,彼此不需太多言语,便一齐往那方奔去。

行了三个时辰,眼看天气不早了,小乙看白青腿上被划开了数道口子,心疼极了,于是只好就近找个好地方休整。正寻觅中,忽的听到小丘后边有些响动。小乙探头出去,一看,惊奇道,

“小朗,你怎么在这!”

三人翻过小丘,秦朗拖着一具尸体,场面十分尴尬,

“小乙哥,你们怎么会到此处!”

“小朗,这是?”

“是那贼首,阿则!嗯,死了!我正准备把他埋了!”

小乙拨开那人头发,三人仔细辨认,确实是那人无疑。这间所有猜测都应是真了。小乙又道,

“小朗,是你杀的么!”

“不是,是服毒身亡,我来到这时,他已经死了好长时间,尸体早就凉透了!”

童陆插嘴进来,

“他为何会中毒,真是奇怪!你这样做,所以,这人尸身也不必带回去给公子了?!”

秦朗一听,更是脸色难看,

“你们都猜到了!哎,我不会骗人,但有些事情真不能说。你们既然已经猜到,那就藏在心头,千万不要再对他人讲来。这人若是能活,公子只怕也制他不住,而他也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这样也好,公子也就能安下心来。尸体并不重要,我埋了就是。小乙哥,这天快黑了,不如你给带把手。”

小乙点头,二人一齐挖土,很快便挖出坑来,尸体入坑,填土拍实,做完这一切,二人都未说一句。二人身上汗流如注,可小乙知道,他的汗,更多是最后看那人的一眼才生出的,他只觉得那人突然变了模样,再认不清。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敢再想,更不敢让其他人知晓。

四人到小丘另一面,秦朗整夜没合眼,话也少了很多。小乙三人知他心中郁结,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第二日,秦朗起得极早,他坐立不安,小乙看出他心事,便让他去了。三人坐在河边,看那带着泥沙的河水,心中都不是滋味,最后还是童陆开了口,

“咱们就要离开大理国了,哎,不知怎的,有种感觉,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乙没有说话,白青接上话来,

“陆陆你都没念想,我们就更没什么可说了!希望咱们这一路,都是欢乐!”

童陆干笑两声,

“青青,欢乐倒是有,不过死人也真见过不少!”

白青呸了一声,叫道,

“别,别再提那死人!看活人多好!治病救人更好!”

话音刚落,就听得有人不断闷哼,三人站起身来,那声音却是越来越近,仔细寻来,却是从那河水之中传来。小乙三人定睛一看,只见洪水之中起起伏伏有一小光头,好容易把头抬出水面,呼吸一下,那小光头就又被洪水淹没。小光头手中牵着一支竹杖,杖的另一头还有一人,那人表情呆滞,之前听到的人声也是由他发出。再看那人,身下骑着一只怪物,细细分辨,却是一头肥猪。三人惊呆,又是童陆先开了口,

“小乙哥,小和尚,小和尚,圆心小和尚!还有还有,那个什么蒜头前辈!哎呀!他怎么把头发给拉直了!”

(逐尘录第一卷大理风云完)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