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五

三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你们的爹爹可有说过他去做什么了没?”

宁大人轻声问话,那姐弟二人又哭了一阵,而后才由姐姐回话,

“只是说要出去一趟,就什么交待也没了!我们也常问娘亲,她也说不清楚的!”

小女孩抹了把泪,又接着道,

“爹娘都是务农,农闲之时,也会去到城中做些小买卖补贴家用,家境虽然不富裕,但也还算不错!可是爹爹走后,就只有娘亲一人照顾我们,我时常见着她背地里流泪,可是辛苦得很呢!”

宁大人道,

“你们两个都是好样的,也会努力帮着娘亲做事,对么?”

小男孩不住点头,回道,

“是,是,我们都会帮着做事!”

宁大人又问,

“你们爹爹是一人去的么?”

小女孩回道,

“不是,爹爹是与阿叔一齐去的,他们说定之后,便走了,阿叔也是一样,没有回来过!”

宁大人又问,

“你们可知爹爹和阿叔以前是做什么的么?”

小女孩回道,

“这个,这个可就不大清楚了,听娘说起,爹爹以前打过仗,可英勇了,他也时常带我们练拳,只不过,我和弟弟常睡懒觉,爹爹心疼我们,也不勉强!”

忽的,远处响起一女子叫声,好像是在喊“妮子”什么的,这姐弟二人一听,亦是起身往回看了一眼!

小女孩道,

“娘亲在叫我们了,我们得赶紧回去啦!谢谢你们的烤鱼!”

宁大人轻笑出声,把所有串起的烤鱼都递了过去,说道,

“来,把这些都带上!”

姐弟二人不肯,宁大人直塞到了手上,二人这才终于接过,又连连称谢,这才小跑着离开!跑开老远之后,还又停了下来,朝这边摆起手来!

梁多叹道,

“没爹的孩子,真是苦啊,也不知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宁大人轻声说来,

“或许那么简单呢!”

小乙也道,

“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半年多前,我们应该是在扬州,秀坊出了大事,还好挺过来了!”

宁大人道,

“嗯,这事我也听说了,是挺惨的,要想恢复元气,还是要很长时间!”

梁多咽了一口唾沫,又道,

“两位爷,咱们肚子也饿着呢,不再去弄些吃的来?!”

小乙呵呵笑起,站起身来,又与梁多捉鱼去了!不过,刚才容易,此时鱼儿受到惊吓,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不过,倒也没多费太多时间,便够三人吃了!宁大人一边烤鱼,一边说话,

“我以为,每个人的体力精力都很有限,咱们三人,还是歇息一阵,连夜不睡,实在伤身,若是遇到麻烦,反倒是多有阻碍!再有,既然是被保护起来,白日去寻,更是容易引起对方注意!所以,咱们还是晚上行动比较好!”

也是,小乙和宁大人都是两天未有合眼,精神都开始有些恍惚了,再加上一直是高强度奔走,再这样下去,多有要把自己身体给拖垮,那可得不偿失了!所以,小乙还是很认同宁大人的想法,回他道,

“自然是好的,咱们吃完,就好好睡上一觉,待天色暗了,再继续行动!”

宁大人抬头看天,天上湛蓝湛蓝,万里无云,真是个极好的天气!他不由得发出感慨,道,

“哎,要是这人间,也似这般清亮,那该有多好啊!”

小乙也看了一眼,笑着回他,

“若是夜里也是这般万里无云,也不知是不是好事呢!”

小乙说得也是,若是晴空,月色星光照耀之下,路自然也是好走的,但也有弊端,若是真的发现什么,己方不也很容易暴露出来么?反过来来说,效果也是正好相反,哎,所以说,有利必有弊,根本无法做到完美!

宁大人很快烤好了鱼,三人吃过之后,又在旁边生起一堆火来,这样靠在树上歇息,也不会觉得冷了!小乙心中虽是有事,可这个时候确实是困得很了,一闭上眼,还是立时就睡着了!待再醒之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小乙看着那火快要熄灭,于是又给添了些柴火。宁大人也醒来了,梁多还睡得正香,年轻人嘛,当然能吃能睡才好!

小乙忽见远处有一大坨东西往这方过来,待它又近了一些,小乙不由得笑出了声,

“老宁啊,你看那两孩子,还真是懂得心疼人呢!”

原来,是那姐弟二人带了床被褥过来,只不过,孩子个头太小,也只能一齐用力方才能够拿得动,近些之后,方才看清手脚,确认是他二人无疑!

宁大人微笑起来,回道,

“真是两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二人目不转睛看着他们,并没上前相帮,小乙还真想看看,他们小小的身体之中,还能爆发出怎样的力量!两个小孩到了跟前,身子摇晃得更加厉害,终于到达,宁大人方才伸出了手拿住,笑问一声,

“怎么,这是给我们的么?!”

这是一床棉被,不算太厚,但也是把两个小孩子累得够呛!他们红扑扑的脸上,洋溢着笑容,这笑容纯洁无暇,实在令人动容!

小女孩说道,

“刚才做完农活,我们过来找你们玩,见你们都睡了,所以没有打扰!我一想啊,这么冷的天,你们就这样睡着,肯定会生病的,所以,我和弟弟就回去拿了床棉被过来!应该能够管用!”

小女孩水汪汪的大眼睛,好生漂亮,又这么懂事,实在招人喜欢!

宁大人又道,

“你们可太能干了,来来,坐下歇歇!”

宁大人身边那块木头正好可以坐人,他拍了拍木头,示意二人坐下说话!

小女孩却是直摇头,回道,

“娘说了,让我们送完之后便回,这天黑得早,外边很不安全的!嘻嘻,那我们这就走了哟!”

两个小孩子笑得眯起眼睛,朝着小乙几人不住挥手,而后转过身,手拉着手,蹦跶着跑开了去!宁大人抱着那床棉被,久久不曾动弹!两个孩子很快走远,往那几处灯火去了!

小乙笑道,

“看来住得不远,应该是没什么危险的了!”

宁大人也笑了起来,手上抚摸着那床棉被,轻声道来,

“若是天下人都能像他们一样温暖,那又怎会还有流血与杀戮呢!”

小乙拍拍他肩头,笑道,

“老宁啊,多愁善感,可是一点儿不像你啊!”

宁大人摇了摇头,回他,

“也是我多想了吧!”

宁大人把那被子叠得齐整,好好放在一旁,看了看天空,长出了一口气,道,

“把梁多叫醒吧,准备准备,也该出发了!”

小乙也看了看天,回道,

“今晚怕是又见不到月亮了,或许,还真是个好兆头呢!”

小乙说完这话,伸脚踢了踢梁多,梁多挣扎了好一阵子,方才睁开了眼!三人把之前剩下的烤鱼吃完,又拿些水带上,这才灭了火准备出发。宁大人还不忘把那被子抱上,小乙明白,他这是想要把东西还回去,因为这一次离去,或许就不会再回来了!

天上没有月亮星辰,所以很快黑尽,三人并不十分着急,慢慢往那灯火处慢慢行了过去!行至一半,小乙宁大人忽然停下,梁多继续往前,却被小乙拉住,拽了下来!梁多正欲问话,却又被小乙捂住了嘴!梁多也知道发现了什么,也就老实了下来!

三人蹲坐在地,直眼看着前方,梁多仔细观瞧一阵,也是发现了那黑暗之中出现了一个影子!三人已经适应了这黑暗,所以才能发现那身影!个头不小,应该是个男,他弯腰行走,若是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来!走了一段距离,又蹲了下去,觉出没有危险,这才又接着往前行进!而他的目标,竟与小乙三人一样,正是那小女孩去往的那边!那里有几间小屋,其中之一,必然也就是小女孩家了!小乙有种感觉,这人绝对有问题,要不然,也不可能有如此表现!至于他为何如此小心,还真是让人费解!

三人一动不动待着,注视那人往前行进!那人亦是用了好长时间,方才到了那灯火处!其中一处灯火晃荡不止,没错,正是他要去的地方了!几声犬吠,那人把身子贴到了窗边,那犬似乎又大意了,没再觉出什么异常!那人小心翼翼,不时朝那窗里探看,可是,窗户应是被纸糊上了,所以他也是看不着里边,他略微有些着急,恨不得伸手把它撕开!可是,他又不敢,几经犹豫,又是把身子贴在了窗边,不再往里查看!他既不进去,又是久久不愿离开!

小乙轻声说了一句,

“待会跟住这人,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宁大人回道,

“嗯,总算是有了目标,即便不是咱们想要的,那也必然有些用处!”

梁多压低声音,问道,

“你们说,那间屋子,会不会就是两个小孩的家呀,若是那样,这人,这人岂不很有可能是他们的爹爹呢!”

仅看那人那番举动,三人也都看出来了,这人并非什么窃贼,他是十分在乎这屋里的人的!若真是那两个孩子的父亲,他既然回来了,为何又不进门呢!他肯定还有什么事没做完,所以才不能回去!不过,他太过思念自己家人,所以才会冒险回家,看上亲人一眼,又或只是听听他们说话,也已经足够!

梁多又道一声,

“他会不会是坏人呢,是那些毒神的同伙!”

小乙轻轻摇头,回道,

“若他是那一对姐弟的父亲,我还真是不大相信!你看看那两个小孩子的言行教养,爹娘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所以,我宁愿相信,他是要去做很重要的事情,所以才会弃妻儿于不顾!”

宁大人也道,

“没错,这棉被,已然说明了一切!他肯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而且,他要做的事,也绝非一般之事,若是被家人知晓,或许反倒是要连累到家人,所以,他才不敢进门,只是这般听听!”

梁多叹道,

“哎,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总想给自己孩子最好的东西,自己有困难之时,却又把所有事情藏在心底!真是!哎!”

三人就这般蹲坐着,竟是足足待了多半个时辰,这么冷的天,可是把人冻得不轻!那屋内灯火灭了之后,又过了好一会儿,三人方才又在黑暗之中寻到了那人身影!那人直到此时,方才有所动作!他似乎在掏什么东西,而后将其放到了那窗边,若是里边人打窗户,立时能够发现!小乙心想,或许是留给妻儿的最后的东西吧!那影子又再流连一阵,方才走了开去,可能也是孩子刚才睡去了吧!

宁大人轻轻说了一句,

“可得跟好了,别要把他给弄丢了!”

小乙问他一句,

“老宁,你还要继续把这被子抱着么?”

宁大人回道,

“当然,要不还能扔了不成?!”

宁大人也是个有情有义之人,从这一点儿,也能看得出来!

梁多却道,

“宁大哥,你再拿着他,又怎么去追上人家?还是放下,改明儿多买几床过来,给他们全家都换新!”

宁大人却是直摆头,回道,

“不,我把它背起,就不会碍事了!”

小乙知道他的脾气,这股子拧劲儿上来,谁都说不通,所以也就任他去了!宁大人很快把棉被背在身后绑好,三人这才往那影子靠了过去!那影子走走停停,也没走得太远,三人始终与他保持着距离,他一停下,三人也就停下,他走三人又跟着走!虽然天黑,但此处多是田地,也是没有把他给弄丢!

行了许久,忽而又见得另一个影子,二人碰了头,蹲了下来说着些什么!哎哟,这样看来,还真与那小女孩说的一样,还有一人,她叫他阿叔!啧啧,三人心中已有计较,这人是那一双姐弟的父亲无疑了!这么晚了,他们还想要干嘛,这四面都是田地,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虽然好奇,但三人仍是保持着耐心!

二人又是待了好久,小乙实在受不住,也是轻声说了句玩笑,

“老宁啊,你背着那棉被,倒是暖和,要不换我背背?!”

宁大人双眼直盯着那方,回了一句,

“莫要说话,他们要走了!”

那二人终于商量妥当,半蹲着起来,往那东方潜行过去!哎,白日里,三人就是从那方过来的,也没能发现什么异常的,由这二人带着过去,会不会就不大一样了呢?!三人也来不及多想,亦是勿勿赶了上去!

二人初时行得极快,可越到后来,就越发的慢了!再往前方,又见几间小屋聚集,在这片良田之中,确实也不少见,此时几处灯火,方才显得有些人气!小乙记得,白日里曾经过此处,也是一切正常,不过,对方养的狗儿,却是拉帮结派,很不友好,朝着小乙三人不住叫唤,三人走得老远,仍能听到狗子们的喊声!

那二人又停了下来,小乙依稀看到,他们从背上取下了包袱,从里边拿出了什么东西,而后紧紧握住,慢慢往前过去!一声狗吠,把那二人给吓个不轻,不过,二人倒也镇定,将刚才拿出的东西轻轻在地上!狗子冲了出来,双眼闪闪,可这之后,却又不再叫了!

梁多一看,立时猜到,

“他们这是想要把狗迷倒,哎哟,他们会不会是偷狗贼呢!”

小乙回他,

“莫要乱说,他们只是想要让那些狗子闭嘴!”

梁多恨恨道,

“白日里追了我们好远,把这些家伙统统毒死才好!”

宁大人道,

“若是猜得不错,他们的目标就在这几间屋内!”

小乙也道,

“是啊,他们似乎是要去找什么人,不过,这里似乎都是寻常百姓,他们寻这些人做甚呢?!”

宁大人回道,

“谁知道呢,看看再说吧!没准,没准真像梁多所讲,是那偷狗贼呢!”

小乙轻笑一声,回他,

“不错嘛老宁,你也会开玩笑了!”

三人不再多言,继续看着前方!狗子果真是在吃东西,它们也是有情义的,一狗发现了吃的,也不能把其他的忘掉,这样最好,一次性解决所有问题,这事也才能有进展嘛!

前方二人又动了起来,上前查看那些狗子,没有狗子发声,二人总算是大计得逞!当然,他们的目标自然不会是这些狗啦!二人继续往前,蹲靠在了一小屋旁!他们把耳朵贴到了墙上,静听着里边动静!不过,似乎不是他们想要的,于是又换到了另一间去!这一间窗内火光明亮,里边人似乎还不愿早早入睡!二人趴着听了一会儿,又是换到下一间!

梁多问道,

“这两人也真是奇怪哟,有必要如此这般小心么!”

小乙回他,

“这可不简单,咱们跟着过来,可是来对了!”

宁大人也道,

“没错,或许,咱们要找的人,与他们要找的,便是同一人呢!”

梁多一惊,回道,

“不会这么巧吧!”

宁大人回道,

“你舅舅不是讲过么,想要寻到他,是要靠缘分的!今日刚巧遇到两个小孩子,后来也是因为要送回棉被,方才遇到了那人!若非这般,我们又怎会来到此处!再看这二人,分明就是想要找出一人来!”

小乙也道,

“呵,谁能想到,就让他住在了农户家中!此处离那大道可是不远,若是没记错的话,再往前不多远,便是那小山了!这么多人来来往往,却也没人发现他就在此处!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次,可能也算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了吧!”

一想到这屋内或许关的就是自己师傅,小乙心里也是噗噗直跳,这么长时间未有见过他,也不知他过得还好不好!

宁大人忽道,

“别说话,有人出来了!”

果然,有一人从其中一间屋舍走了出来,大冬天的,却把那裤腿卷得老高,也不怕冷!小乙清楚看到他的大腿,肌肉强健有力,干活也定是一把好手!他往把灯笼提得老高,把脸也印了个通红!他应该是听到了什么动静,所以才会出来查看!他在近处看了一番,又往那几条倒下的狗子走了过去!

小乙看到那二人慢慢往这灯笼处靠拢过去,他一想,这二人应该也是怕被对方发现,才会往那人走了过去!若是他没能发现狗子,那还罢了,若是被他发现,那二人若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将对方制服,或许还能继续行动!

那灯笼越发靠近,那人口中也是唤了一声,

“呜,呜!”

应该也是在唤那狗子吧,不过,狗子贪吃,又如何能够回得了话!

“有什么事嘛?”

屋内似是有人在问话!举着灯笼这位一回头,说了一句,

“臭狗也不知跑哪儿去了,哎,真是!”

屋里人回话,

“管求它们的,在外边冻死了也是活该!怪冷的,快些回来,再喝上一碗!”

哦,里边人竟是在吃酒呢!这大冷天,吃些酒,倒也能暖暖身!

打灯笼这位笑着回道,

“好,好,我撒泡尿就来!”

那家伙竟是开始脱起裤子来,啧啧,你说你要尿尿,也离自家远些嘛,就这么尿在那我,不觉得骚得慌么!他那裤带稍紧,一只手解不开,于是,又把那灯笼放在地上,用两手来解!解了好一会儿,方才完全松开!这家伙一边尿,一边左右摇摆,一时向下,一时又挺起,可是尿得四处都是!他倒是舒坦了,却是把小乙几人恶心到了!若非还有大事要做,小乙都想冲上去踢他一脚了!

他尿完之后,也是不急不忙系着腰带!小乙也真是为那二人捏把汗,毕竟那几条狗子离他不远,若是灯笼再往前一点,定能看个清清楚楚!那脸上带着笑意,心满意足俯下了身,拿起灯笼转身,小乙提起的一颗心,方才放了下来!

可是,事有多变,那人刚往前迈出了半步,却又停了下来,他把那条腿收回,再次转身过来!啊,他张开嘴,又瞪大了双眼,他一定是发现狗子了,要不,又怎会做出这般表情!

他又往那狗子处走了两步,与此同时,侧方二人一齐飞出,两把长刀,亦是直往他头上砍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