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六

三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见此一幕也是握紧了拳头,他心头一动,这二人也真是要下死手啊,一刀下去,可不就要把对方的头给砍下来么!这样一来,对方当然也是再讲不出话,也就不会发现他二人了!不过,这样一来,对方的同伴自然也很快能够发现少了一人,这二人暴露出来,也是尽早的事,不过,这电光火石之间,也是想不了那许多,砍了,那也就砍了吧!

不过,令小乙心惊的还在后边,那两把刀一齐砍来,势头极猛,对方漫不经心,却在那刀子将要到达之时,用一种诡异莫名的姿势让了开去!呵,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小乙几人一看之下,也明白过来,没错,他们不可能是普通人,在此处住下,也必是有所图!

那二人大刀劈空,倒也没有慌乱,二人身法不错,迅速分开,又从两侧直击过去!对方把那灯笼竿子一提,往后撤走两步,刚刚好闪了开去!两把刀呼呼作响,又往那人头脚砍去,那人倒也不慌,反向二人之间的空位钻了过去!那两刀再次落空,那人身形一转,到了一人身后,伸手一抓,拿住了对方的胳膊!哦不对,那袖子里边竟是塞的干草,竟是一只空袖,根本没有胳膊!那人也是一惊,另一把刀又再次攻来,他把那长袖一挥,长袖被刀砍断,那人却又是提着灯笼闪到了一旁!借着对方来势,轻轻抬起一脚,直踢到了对方的膝处!这一下看似极轻,却是一下把对方踢倒在地!而那断袖之人,再次挥刀过来,也是被那人灯笼竿子挡开,一拳打在胸口,直直跪倒在地!那灯笼晃了几下,烛火仍是未灭!

“哎哟,怎么打起来了!”

有人从一间屋内慢慢走了出来,见着这般情景,不由得说出声来!他并不十分紧张,甚至还在笑着,看来也是见惯不惊了!

倒地的二人还欲站起,却又各挨了提灯笼那位一脚,大刀握它不住,被踢到了旁边,那人倒也没有下重手,只是问了一句,

“一个断手,一个断腿,还算有些能耐,是上过战场的么?!”

那二人没有回话,不过,他们也知敌他不过,再多抵抗,也是徒劳,所以并未继续改动攻击,而是只想着保存颜面,支撑着身体站起!对方似乎对这一点颇为赞赏,于是也很友善的往后退上一步!

又有两人出来查看,也是静静躲在边上看着!

提灯笼那位又道,

“你们两个,勇气可嘉,哎,本来不想为难你们,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你俩可明白?”

断手之人正气凛然,回道,

“只求再见一面,死而无憾!”

提灯笼这位不住摇头,回道,

“你俩倒是厉害,竟能找到这儿来,能耐可是不小,不过啊,我们也无权做这事,所以,满足不了你们!不过,倒是可以把名字留下,待你们死后,我再让转告于他!”

这个他,又会是何人,真会是师傅么?

断腿那位说道,

“若是这样,那我兄弟二人,也只有拼死一博!”

看得出来,这二人加在一处,都绝非那人对手,更别提旁边还有这许多人,他们若再出手,二人更是毫无还手之力!不过,这两位倒还真是有些傲骨,即便知道不可能,也仍然毫不退缩!小乙对他二人,也是要高看几分的!

提灯笼那位淡淡说来,

“我也不想杀了你们,这样吧,你们自行了断,我答应你们,尽力照顾!”

这话虽是不重,但意味深远,二人听后,亦是沉默了下来!是啊,他二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若是自行了断,也算是给他们留下些颜面!

断手那人问道,

“你,你说话可,可算话?!”

提灯笼那人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绝不食言!”

小乙心想,仅这一句话,便能让他二人心甘情愿去死?那位神秘人物,在他们心中,又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那二人互看良久,一齐点下了头来,啊,他二人真的只为了这一句“尽力照顾”而付死?这,这也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那二人慢慢回退,弯腰拾起了各自的刀,然后相对而立,双方距离,正好可以砍到对方!二人相互注视着,而后一齐笑出了声!

“来吧,兄弟!”

“来吧,哥哥!”

二人一齐说话,又是一齐抬刀,刀面贴在脸上,往前一捅,便能杀伤对方!

宁大人紧紧拽住了小乙,他还是了解小乙的,生怕小乙一时冲动,因这二人而暴露了自己!小乙咬住了牙,忍了下来,不过,他内心早已翻涌,一时半会,怕是平息不下来了!

“招!”

“招!”

二人一齐吼出这一声,而后那刀侧翻,立时便要结束对方性命!可说时迟,那时快,那刀已然快要杀到对方之时,不知何处而来的飞箭,亦是直直射向了提灯笼那人!再看那二人,刀身一动,也是正好让过了对方身体!

小乙心头一动,呵,这二人原来是早有后援,刚才有此一出,也是在迷惑对方!而其他人与之配合得也是刚刚好,刚巧在这关头出手,威胁到对方,把人给救了下来!

这一箭只是提醒,接下来飞来的,已然化成了箭雨了!持刀两人立时退到后边,避让开来!

再看对面几位,也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第一箭直奔提灯那人,那人侧身挡开,闪到屋后,另外几人亦是十分警觉,迅速撤走,所以,不论这箭雨如何厉害,应该也是伤不到他们!

箭雨过后,小乙听到侧前方的马蹄声,而后这马蹄声随即疯狂而至,另外一侧,随即也是声势浩大!小乙粗略估计,至少有个百十来骑!呵,几人过来,竟是没有察觉到他们,反过来,也不知是否早就被他们发现!三人没有动弹,继续这般看着,心想,先让他们斗上一会儿,待时机成熟,再想其他!

忽的,火光四起,只见这几间屋舍周围竟是围了一大圈,高头大马背上亦是全都坐满了人!这些人都身披软甲,威风凛凛,马刀闪闪,锐利至极!小乙心头一懔,哎,好似是一队精锐之师呢,瞧他们个个眼神坚毅,透露出来的杀气,似乎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给撕碎那般!小乙三人在这火光范围之外,他们并未往这方看过,所以,应该是没有发现己方的!他们与那二人同样目的,都是为了找出那人,而那人,又很可能是自己的师傅叶风!小乙越发的激动了,这么多精锐在此,把人救出,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他又突然想到,这些人若是真的是救人还好,但若是仇人,被他们捉去之后,下场又岂会比在此处监禁的好?小乙心里计较,还是莫要让他们任何一方得逞才是!如今之计,便是坐山观虎斗,待他们两败俱伤,而后再伺机而动!

“把人交出来,可以饶你们不死!”

一人一手举着火把,大声说来!小乙见这人穿着与其他人略有不同,似乎地位也要更高一级,再有,他那马儿当真神气,绝对是那万里挑一!小乙几人在他身后,所以并未看清他是何模样,也只能从他那魁梧身形,看出一些与众不同来!

他这般说来,可对方却似乎一点儿不怕,反倒是大笑起来,回他道,

“消息倒是灵通,竟能找到这儿来,不过,想要救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马上那人又道,

“无道昏君,值得你们为他卖命么!”

里边人怒道,

“所以说,你们是想要造反不是?!”

那人笑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该如何?我只知道,你们今日若不交人,必死无疑!”

里边人回话,

“此处一动,立时会有人马相助,你们有这自信能够脱得了身?!”

马上这人又大笑,回他,

“你可不知,或许此时,已然换了天了!”

里边人问道,

“什么?你这又是什么意思!”

马上这位笑道,

“我讲得很清楚啊,这天道要变,皇帝也得跟着变嘛!”

里边人又道,

“你们,你们……”

小乙心中大动,这些人,可都是叛军啊!啊,这样看来,他们可不是什么好人,而沈沐阳派出去的诸多探子还有报信之人,多有也是被他们和毒神的手下联合起来,清理了个干净!

马上那位大笑,回道,

“这狗皇帝猜疑之心太重,不知有多少人遭了他的毒手,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将来又该如何,我们不愿去想,但是,肯定不会比现在更遭!你们都是精锐之中的精锐,死了实在可惜,不如与我们一同起义,共襄盛举!”

里边人也笑了起来,道,

“你我不是一路人,不可能走到一起!所以,你也无须多言,要打要杀,尽管过来!要真有那本事,尽管过来拿人!呵呵,我也不怕灭了你们的威风,就你们这些个,还不够我们打的,若是不信,那尽管过来!”

里边人的口气倒是不小,小乙又想起最早的那提灯之人,那身手武艺,小乙也没这把握能够打得过他!看起来,他也就是诸位高手之一,或许还有更厉害的也不一定呢!粗略估计一下,那几间屋内,怎么也有个十来位!双方若是真的对上,谁输谁赢,还真是说不清呢!

马上这位倒也不怯,又道一句,

“真是没商量了?!”

对方立时回应,

“是,让咱们也领教领教大人的高招!”

这一句最后几个字讲得格外有力,竟是把几匹马儿给惊吓到,马上人用力控制,方才没让它们乱了分寸!

马上这位狠狠道,

“好,好,既是如此,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他一手放在嘴里,用力一吹,哨声一起,这百十来骑便开始行动起来!火光闪动不止,马蹄交错而行,声势实在惊人!小乙三人离得远些,也觉得这土地都在震颤,那几间屋内之人的体会,可想而知!

数十骑纵列队形,有人轻呼一声,立时分从四方冲杀过去,那光影闪动之间,在小乙心中留下几张视死如归的脸!几骑冲杀太快,迅速从那几间屋间穿行过去,可是,那马背之上,却是空空如也,想来,刚才听到了几声嘭嘭响声,便是他们从马上落下的声响吧!小乙明白,这般冲杀,根本发挥不出骑兵优势,到了这屋间,不仅自身行动被限制,对方的优势亦是大增!还有,这方若是用箭,这屋子也几乎能够全部挡下,也是对对方构不成威胁!再有,若是步战,那这骑兵的优势更是荡然无存!这样看来,里边人真是没有说大话,他们有这自信能够应付得来!

马上的那位大呵一声,又道,

“下马,围攻上去!”

说完这话,他第一个跳下了马来!也是,这才是他们应该做的,近战厮杀,人多的一方,自然会有更大的优势!几乎同一时间,骑兵亦是全都翻下马来,马刀平举,迅速围攻了上去!前方诸人把火一扔,后方的高举起来,给他们照明方向!双方立时厮杀在一处,虽然未能见着,但仅听这刀剑碰撞和呼喊嘶吼之声,亦能猜到那方战况之惨烈!

那边声势浩大,宁大人也大胆开口,说了一句,

“这般斗下去,绝对是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咱们待会见机行事,把那人给救出来!”

小乙同意他的看法,又道,

“嗯,与我想的一样!”

梁多已经被这阵势吓得瑟瑟发抖,也是不敢再说一句,小乙把他揽了过来,他这才好些!

“小乙哥,他们都好厉害,我一上去,怕是要被他们剁成肉酱!”

小乙安慰他道,

“不怕,不怕,你只管躲起来,我和老宁过去便是!不过,咱们还得耐心一些,方能成事!”

小乙越发的有信心了,这双方人数差距,也正好弥补了单兵实力的不足,这般斗得越狠,对自己越发有利!小乙现在也是顾不得谁是谁非,反正这里边羁押之人,自己是救定了!

那方喊杀之声越发的惨烈,小乙见得几处墙壁早被染成了红色,那是鲜血的颜色,也不知它们都是属于哪一方!有几位被砍杀了出来,而后方的几位也顾不了他们,接着补充了上去!小乙不由得心想,用这人命堆起来的胜利,是否真的值得!

小乙忽又注意到那断腿断手二人,他们开始扒起了窗户,当然,是想要趁乱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不过,二人刚才打开一个窗户,断腿之人想要探头进去,却又被一根棍子直捅了出来!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久久不能动弹,这样看来,伤势不可谓不重啊!断手那位查看几下,又去翻别的窗户,不过,结局亦是一样,根本就连里边是何情形也看不清楚!小乙明白,二人武艺虽然尚可,但与里边之人一对比,那可是要逊色太多太多!所以,他们的努力,最终还是没能起到任何作用!小乙又想起那一对姐弟,这其中一位,也许就是他们的父亲,所以,若是有机会,小乙也会帮着他们一些!

小乙明显见着这队骑兵的数量越发的少了!哎哟,看来这几间屋内的诸人,确实是绝顶的高手呢!这么多高手守着一人,那人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呢?小乙越发相信,这便是三人一直想要寻找之人!是啊,若不是那一对姐弟,还真的不可能寻到他!果真如那黄大人所说,要想寻到人,真是要看运气!还好自己的运气不错,更有人前来帮忙!

双方厮杀许久,仍是未能分出胜负,小乙已然见得几十具尸体被抬了出来,这伤亡实在惨重!小乙注意到,双方都有伤亡,果真是在相互消耗!对己方来说,自是有利,可是,小乙又是见不得这般无畏拼死,若不是宁大人紧紧拽住了他,或许他也会上去掺和一脚!即便小乙见过无数生死,到了此时,仍是不忍再看下去!他把头埋在土里,大口呼吸着这泥土气息!

喊杀之声越发的小了,小乙忽又听到了女人在大吼!他抬起头来一看,呵,竟是见得几位女子正在与外边人搏杀!怎会有女人呢,而且,看她们的动作招式,可是一点儿不比男人差呢!而这围攻的诸位,这时也只剩下了一二十个,那领头人物,亦是浑身都挂了彩,若不是手下人拦在前边,或许也早就被那几个女子刺死了!

小乙欲要冲上去,可仍是挣不脱宁大人的手,宁大人轻喝一声,道,

“再等等,很快就结束了!他们谁是坏人,我们可都不清楚,让他们咬到最后,咱们便是胜者!”

小乙突然觉得宁大人有些可怕,是啊,能够说出这话,可不简单!他又一想,是啊,兵者,诡道也,若是都不使阴招,又哪会弄得天下大乱呢!不知为何,小乙突然感到一丝失落!这失落之感,越发的强烈,很快,整个人都似掉落了深渊那般!

小乙再抬眼之时,这一场大战,已然结束!骑兵首领笑到了最后,他的马刀捅进了最后一位女子的腹中,女子再无力反抗,直直坐了下去!而这位首领,亦是拼到虚脱,手一松,再往前一推,那马刀随着女子的身子倒了下去!他赢了,他也再不需要这刀来护身!不过,付出的代价亦是无比惨重,他带来的人,除他之外,全都战死,没有一个活下来,真的值得么?!他应该也晓得的,若是没有手下以死相护,他也绝对不可能留到最后!不过,无论如何,他活下来了,成为最后的胜者!

他跪倒在地,大口喘气,而后仰天大叫一声,

“啊,啊……”

他在发泄情绪,又是把所剩不多的气力耗去多半!

宁大人拉了拉小乙,道,

“走,是时候到咱们上场了!”

真到了这个时候,小乙却是犹豫了,趁人之危,实在不是他的作风,更何况,现如今就只剩下了一个重伤之人,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这一次的坐山观虎斗,还真是绝对的彻底呢!

梁多已经被吓傻,哭着道,

“我不敢去,我不敢去!”

他自然没见过这么多死人,害怕也是在情理之中,小乙当然也不会勉强!梁多这一句,却是讲得大声一些,引起了那人的注意,那人慢慢转过头来,满脸是血,就连眼中亦是一样鲜红!他见到小乙和宁大人,也不知会是欣喜,或是感到无比绝望!

燃烧着的火把四处散落,宁大人站起身来,往前奔走几步,拾起一把,举在胸前!小乙长出一口气,亦是跟在了后头!二人左躲右闪,尽量不碰到地上的死尸!来到那人身前十步,方才停了下来!小乙未有讲话,却是听宁大人如此说来,

“把他们的命全都交待在这儿,真的值么?!”

对方显然有些恍惚,他没想到,宁大人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眯起眼睛,并不知道如何作答,或是,他已对意识模糊,根本听不清宁大人在说什么了!

宁大人举起火来,环视四周,又道,

“最后你还是没能赢,或许,你是做了最坏的选择!”

那人嘴有似在抽动,宁大人说中了他的伤心之事!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份上,那又有什么好说的呢,不就是死嘛,一闭眼,可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么!

宁大人长叹一声,又道,

“所以,最后得胜的,却是我们,呵呵,无论你愿不愿意相信,这就是事实!”

那人终于扯起嗓子,道出几个字来,

“不,不……”

宁大人很是平静,回道,

“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死了又有什么好的呢?你背叛君主,已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罪,若是就这般死掉,我想连你想要去救的人,都会看不起你吧!”

那人身子一颤,上下一哆嗦,茫茫然睁大了眼睛,那眼中尽是红色,分不清哪里才是眼珠!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