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九

三九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说清楚一些!”

宁大人十分冷静,如此问他!

那人双手扯着头发,脸色憋得通红,他的又瘦又长,如此这般,反倒是比之前还好好看一些,良久方才听他回话,

“我只是个小兵,具体如何商议的,我实在不知!我也只知道,所有人对皇上都很不满,这一次无论如何,也不会出手帮他了!还有,还有一方势力会进入皇城,没有我们的护卫,皇上绝难得胜!所以,这都早就已经注定好了,今日过后,便会有新皇登基!”

小乙心里噗噗直跳,宁大人轻出一口气,又问,

“你说的是,今日过后?!”

那人重重点下了头,道,

“没错,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时候,胜负已分!”

宁大人咬住了牙,又道,

“不会,若是他的皇位这么容易就被推倒,那就不是皇上了!”

那人双眼迷离,又道,

“他们都说,新皇会比当今皇上好上千倍万倍,他登基之后,百姓们也会比以往过得更好!”

宁大人又问,

“新皇?哪个新皇?!”

那人回道,

“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只是听哥哥们说起,他们都很自信,不会看错那人!我没见过他,自然也只有转述哥哥们的话了!”

宁大人又道,

“你们应该不止这一队人马来寻大将军吧,其余人呢,又去了何处?!”

那人回道,

“全都分散开了,我们的人已经打听清楚,将军绝在不城中,所以,才会安心放人进去!此时,城外各处应该都有我们的人,只需一声令下,便能合到一处!”

宁大人又问,

“你们一共多少人?!”

那人犹豫了片刻,还是回了话,道,

“一共五千人,只多不少!”

小乙一听这话,不由得蹦跳起来,急道,

“什么?五六千人?就在这外边作这看客?!若是猜得不错,你们便是这东京城外的王者之师吧!呵,我本以为,是敌人将你们骗走,哪里想到,你们竟是串通那不法之徒,当了叛徒!”

那人红了眼,回道,

“不,不,我们只是叛了皇上,只是叛了皇上!”

小乙狠狠道,

“只是皇上?呵,说得倒是轻巧!那我问你,皇上倒下了,对天下百姓,会带来什么好处?!毒神是什么人物,你们难道不清楚,你们和他合作,最后也绝对落不下什么好的下场!”

那人略有震惊,抬起头来,一脸茫然望向小乙,反问一句,道,

“毒神?什么毒神?与他又有何干系!”

小乙牙都快要被他咬出血来,回道,

“你们若非与毒神勾结,他的手下,又怎会闯入京城之中!”

那人身子大动,又道,

“不是,不是,哪有毒神,哪有毒神!我从未听说过毒神,也从不知毒神是谁啊!”

小乙冷笑一声,又道,

“你们这些人,真是蠢到家了,被人卖了,还要抢着为他人数钱呢!”

那人不住眨眼,还是不明白小乙在说什么!

宁大人看了看小乙,又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方才慢慢道来,

“小乙,无论如何,咱们都尽力了,若是他气运尚存,必然能够再多坚持!”

对于小乙来说,谁做这皇帝都是一样,只要善待百姓,造福天下,即便是那毒神,只要能够做到这一点,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正如宁大人所言,若是连这一日都坚持不过,那这皇上不当也罢!想到此处,小乙这才松了口气!

小乙对那人道,

“所以说,只要大将军愿意,你们这数千人马,立时能够集中起来,即便是自己想要来做这皇帝,那也不会有人反对?!”

那人略有迟疑,或许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吧!是啊,如今局势,若大将军真的一呼而应,杀入皇宫自己做了皇帝,也不是一件难事!可是,若真这般,那可不就真的应了之前叛乱的说法了么!

那人嘴角有些颤抖,经小乙提醒,他应该也想到了这一点,是啊,若是大将军真的这么做了,或许真就能当上皇帝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又把双手抱在了头上!小乙也冷静了下来,朝着几人笑了笑,而后轻身坐了下来,说道,

“得,该怎样就怎样,我也不强求了!”

梁多咽了一口唾沫,小心问了一声,

“你们说,我舅舅会不会也,也知道此事啊?!”

对啊,黄大人要是早就知道此事,那可真是可怕得很啊!不论怎样,他也是在朝官员,知情不报,尤其是这么重要的消息,那也必定是死罪一条!若是这样来看,倒真不如大将军带人杀到城中,他也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了!

小乙摇起头,微微笑起,又道,

“或许是不晓得的吧,要不又怎会让我们来寻找大将军呢!”

宁大人也道,

“梁多莫怕,如今黄大人算得上是与世无争,应该也不会被特意针对,所以,暂时来说,应该也是安全的!”

梁多“哦”了一声,回道,

“这就好,这就好!”

小乙又看向那人,问道,

“我还有个问题想问!”

那人抬头,回道,

“嗯,你问,你问!”

小乙回他,

“此处如此隐蔽,你们又是如何发现他们的?!”

那人眼神一动,回道,

“这个,这个……”

小乙道,

“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也没什么不能讲的了吧!”

那人思索片刻,点下头来,回道,

“好,我说!这是,这是我家姑娘发现的!”

小乙奇道,

“那个小女孩?她又是如何看出不对劲的呢?!”

那人回道,

“我出去很久,先是去了西方,未有寻到将军下落,这才又折返回来!那日终于回到了东京城,想着给娃娃和他们娘们带些东西回去,于是托了个兄弟送了一匹布回去,还让他捎句话带上,说让她娘亲有空做件衣裳,待我回来,过年时穿!我啊,自然也不知自己能不能回去,或是有没有命可以活,所以,也算是多给他们留下个念想!兄弟回来时,对我讲说,他们母子三人开心极了,都盼着我快些回去呢!我这兄弟与小妹讲道,说我能吃能睡,一切都好,他还说,我一人的饭量那可能够抵得了他三个呢!我家小妹却道,她可是见过厉害的,可要比我还要厉害许多呢!回来与我说起,还笑话我,说我家小妹会说玩笑,说这世间比我饭量还大的,怕是没几个的!我心中起疑,但是仍是不敢确定!我又想,小妹这么大年纪,又怎会去到很远的地方,所以,她见过的人,多半是在这附近!于是,我便在这近处搜寻,没想,竟是很容易就找到了这里!我也是习武之人,对方虽然很少显露身手,可不经意间,还是会不时彰显出来,特别是我时刻盯着他们瞧看,他们又如何能够瞒得了我呢!后来,我与哥哥们说起此事,他们同意与我一同过来看看!这之后的事情,你们也都知晓了!”

小乙接着他的话讲,

“所以,你和你那兄弟二人先来探路,其余人等守在侧方,若是对方只是普通人,应该是连你二人都斗不过的!而你二人常居此地,竟是认不得他们,这可更加印证了一点,他们绝对是有问题的!后来双方起了冲突,那人亦是现了身手,这样一来,可不就完全挑明了么!再有,你们的人说的那些话,应该也是想要再次验证,没想,竟是真的对上了!依我看啊,你们其实并不确认真是他们,所以才会只到了这一百多号人,你说说看,我讲得对是不对?!”

那人听得一愣一愣,后又直直点头,回道,

“没错,没错,是这样,就是这样!”

小乙长出一口气,又道,

“你要打这头阵,也是心知自己也万难抵挡,所以,你在行动这前,又是回到了家门外,想要再多看他们一眼,又或是再多听听他们说话!”

那人的眼泪忽又涌了出来,伴随着他的点头,飞洒了出来,又听他道,

“我哪会想到,将军竟是被人关到了自己家附近!走了这一大圈,竟又回到了此地!”

小乙道,

“这就是缘分了吧,若不是这般,我们又如何能够遇得到你呢!”

那人泪流满面,既然痛苦,又觉幸运之至!痛苦的是,他的这一队兄弟,可都死于了非命!感到幸运的是,自己活了下来,还是那唯一的一个幸存者!

那人忽又想起自己这一行目的,于是慌忙问来,

“我怎么,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将军,将军他现在又在何处,又在何处啊?!”

小乙倒也没有瞒他,指着后方床板,回道,

“喽,在那儿呢,只不过,一时半会儿怕是想不通的!”

那人先是满面疑惑,后又欣喜若狂,道,

“你是说,将军,将军就在这床板下边?!他们掘出一个地道,把将军关,关在了里边?”

小乙回他,

“没错!不过,我们进去之后,没讲几句,便被他哄了出来,差点儿还动上了手!”

那人回道,

“除了敌人,将军很少与人动手,我想,也是长久被关在里边,太过压抑才会如此的吧!”

小乙道,

“这倒没什么,只不过,咱们如何劝他出来,才是首要之事!”

那人沉默了一阵,回道,

“以将军的性子,还是让他再平静平静吧!”

梁多回了一句,

“那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别到时出是出来了,可又没派不上一点儿用处了!”

梁多这话也对,谁都不知道那里边发生了什么,是谁占了上风,又有谁流血牺牲!最后的决战,又会在什么时候,会不会比几人想象之中,还要提早许多?!

小乙无奈摇头,自己对自己讲出一句,

“臭娘们儿那般性子,或许真就是从她爹那儿学来的吧!”

另外三人都转而看向了小乙,他们可都不知道这臭娘们,小乙刚才这一句,自然也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小乙嘴角一动,心酸不已,瑶儿已经走了很久了,她会不会也到各处去寻她爹爹了呢?是啊,若非为了寻她爹爹,她又怎会不辞而别!这个时候,她又会在什么地方,她定是没能寻到,心里,会不会也是难过得很呢?那闻师兄,他可有好好待她,她有没有好好吃东西,有没有胖上几分?还有,她体内的毒,有没有完全清除干净,再也不会复发呢?!想到此处,小乙痛苦不已,缓缓闭上了眼!

宁大人看出不大对劲,于是问他,

“小乙,你刚才说起的臭娘们,是否与里边这位有颇有渊源?!”

小乙慢慢睁开了眼,长长出了一口气,而后方才回他,

“是,臭娘们,正是他的亲生女儿!”

这一句话,似个惊雷那般,在几人耳旁炸响!宁大人不敢相信,又用眼神问询,得到小乙的答案之后,轻叹一声,坐了下去!梁多也觉意外,亦是来到了小乙面前问话,

“小乙哥,不会吧,真,真是他的女儿?!”

小乙认真点头,回道,

“没错,千真万确!她叫我臭汉子,我叫她臭娘们!有时,我都几乎忘了她叫瑶儿了!”

小乙讲出这瑶儿,裹着被子那位亦是用手撑住身子!他正要讲话,却是听得一阵嘭嘭响动,直差没把那床板给打烂!不过好在,那床板极重极厚,木质也是极为特殊,若没锋锐武器,还真是奈何它不得呢!

小乙跳起,大声说来,

“是大将军,快,快把床板打开!”

宁大人也反应过来,是啊,这屋内也就只有这四人,能够闹出这样动静的,也只能是被关在里边的大将军了!宁大人按住了机关,小乙梁多奋力抬那床板,再加上里边有人发了狠力往上推起,这次打开床板,也是容易了许多!

那身影从密道之中闪现了出来,小乙只是见着一个蓬头垢面之人,还未能看清对方的脸,胸口却已然被对方拿住,他并不打算反抗,所以也就任他去了!那人出来之后,破烂衣衫亦是扬了起来,直把那火烛也给扑灭了!小乙自是记得,之前进入密道之中,他也是要求打灯灭了,是啊,在这里边待得时间久了,也是需要多适应一番才行!

小乙正欲问话,这大将军却是大吼出声,

“你把瑶儿怎么了,你把瑶儿怎么了?!”

劈头盖脸的一句,再加上长时间未有刷洗,那恶臭从对方口里传来,实是让人大感恶心!

宁大人见此一幕,亦是不敢上前,忙着解释,道,

“将军,你冷静一些,冷静一些……”

宁大人这话还未讲完,对方却是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紧接着吼道,

“闭嘴,我要让他说!”

他的意思也很明确,他点名要小乙来讲!小乙任他这般揪住,又把双手抬了起来,而后方才回他,

“将军,瑶儿如今没跟我在一起,她中了毒,闻默带着她去寻医问药了!”

将军怒道,

“闻默那臭小子?跟着他,又会有什么好结果!你,你又怎敢把瑶儿交到他手上!还有,她中了什么毒,中了什么毒?!”

小乙也很是难过,解释道,

“秀坊被毒神的手下偷袭,刚巧我们也在,双方大打出手,瑶儿中了一种特殊毒物,每日都会发作,痛不欲生!我们尝试了多种办法,亦是不能完全根治!那日,瑶儿在酒中下了迷药,将我迷晕过去,而后留下一句话,说是闻师兄知晓如何治她身上的毒,所以,便与他一同去了!”

将军爱女心切,朝天哇哇大喊,又道,

“你这蠢货,你这蠢货,为何这般无知,为何这般无知!那闻默又怎么可能会找得到解药,他就是想要拿瑶儿来逼我替他们做事!”

将军手上发力,狠狠往前一推,这力道可是不小,小乙身子直飞出去,重重的撞到了墙上。小乙只觉心肺欲裂,不过,他还是很快挣扎起来,往前几步,再次来到将军面前,大声问他,

“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闻默,又是个怎样的人物!”

将军狠狠道,

“他是什么人物?呵,他不过就是个小丑罢了!”

小乙又问,

“怎么说?”

将军又朝小乙推了一把,只不过,这一次小乙站得很稳,没有退步!将军,一步跨到面前,把脸贴到了小乙脸上,又道,

“他那性子,在官场之上吃不开,也就只能找些旁门左道了!皇上抓我之时,我正欲安排下去,将他擒拿归案,没想到,竟还是晚了一步,到最后,人没抓到,反倒是自己着了道!”

小乙又问,

“那,那瑶儿跟他走了,岂不十分危险!”

将军愣了片刻,又伸手揪住了小乙的衣裳,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应该不会下死手,不过,若是瑶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可绝对不会放过你!”

小乙挺起了胸膛,回他道,

“若是瑶儿有事,我都不会放过我自己!”

小乙讲出这一句,也是让他颇感意外,他终于放开了小乙,把手收了回去!冷静下来之后,方才又问,

“你就是小乙?”

大将军慢慢冷静了下来,听他如此问话,看来也是知道小乙的!也是,大将军是什么人,瑶儿在外边做些什么事,应该都瞒不过他,更何况,是这终身的大事了!小乙还记得从那雁荡山上下来,瑶儿曾经离开过几日,她本是要回去找大将军,可又路途折返了回去,小乙那时在想,她难道正是舍不得自己,才会那样做的!当时觉得十分感动,可此时一想,或许并不那么简单,也许,那个时候大将军就已经猜到自己会有大难,所以,干脆让瑶儿在江湖之中闯荡,也好过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放在刀架之上!是啊,伴君如伴虎,自古功臣难有好下场,眼前这位,可不就是么!

小乙认真回他,

“是,我就是小乙,安小乙!”

大将军口中念叨,

“安小乙,安小乙,这名儿可有何深意?!”

小乙回道,

“并无深意,只因此名顺口好记,所以便与我起了这名儿!”

大将军略有迟疑,又问,

“你与瑶儿的事,我大都知晓的,我很奇怪,这么多王孙贵胄,她连看都不看一眼,为何又会对你青睐有佳!”

小乙回他,

“或许是因为我的一颗真诚之心吧!”

大将军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还真有人敢这么说自己呢!你,真是狂得可以!”

小乙以为,自己也只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并不觉得如何狂妄,于是回他,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瑶儿才愿意跟着我吧!”

大将军又道,

“我不管之前如何,你,必须赶紧找到瑶儿,把她的体内的毒清除,然后好好照顾她一辈子!”

小乙立时回道,

“这个不需大将军吩咐,我拼了性命,也会护她周全!”

大将军又是一阵沉默,这次说话,可是小声了许多,也更温和了许多,

“瑶儿真叫你臭汉子,你也真是叫她臭娘们?”

小乙很是吃惊,大将军竟是问起这来,不过,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小乙亦是回答得十分坚定,

“正是如此!那日我与她一同跌落山谷,各断了一条腿,而后这称呼,便伴随了我们一路!到后来,一说起臭娘们,臭汉子,反倒是觉得亲更加切了!”

大将军呵呵干笑两声,又道,

“这小妮子,总这般调皮,连这也要与众不同!”

小乙想到此处,心里也是一暖,回道,

“是啊,她总是这么特别!”

大将军又道,

“她是我在这世上最最在乎的人,你一定,一定要给我照顾好了!”

小乙明确表态,坚定回他,道,

“将军,我答应你,一定照顾好她!”

大将军笑了,他竟然笑了,小乙能够感觉得到,这笑声之中包含了多少悲苦与无奈,不过,一想到瑶儿,他还是欢喜的,她是他的掌上明珠,她是他在这世上最爱的人儿!

大将军轻叹一声,平静道来,

“我现在已经不再是将军了,你大可换个称呼!”

小乙回问一句,

“不知又该如何称呼?”

大将军回道,

“瑶儿怎么叫,你便怎么叫吧!”

啊,小乙好生意外,他能讲出这话,或许早就认可了自己了!小乙心中突突,犹豫了许久,方才喊出这一声,

“岳父,岳父大人!”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