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〇

四〇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实在不知如何称呼他,也是因为与瑶儿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这般叫他!不过,对方似乎不是很满意,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回了一句,

“算了,还是别这样叫吧!”

小乙问他,

“那,那我又该如何称呼?”

将军回道,

“随便吧,反正别要再那样叫了!”

他如此这般说来,小乙更是十分为难!正自尴尬,宁大人开口说来,算是缓解了气氛,

“拓跋将军,不知接下来,你又有何安排?”

宁大人讲话十分淡定,根本没有一丝惧意,这也让将军颇为欣赏!小乙一直以来都只听到外人叫他大将军,对于这姓氏,瑶儿也只在他面前提过一次而已!小乙知道,这姓氏可不常见,他可不是中原人士!

大将军回宁大人,道,

“叫我拓跋鸿吧,什么大将军,早就灰飞烟灭了!”

小乙又想起瑶儿的名字,拓跋熙瑶,这名儿很是好听,不过,他也叫惯了臭娘们,所以很少用它!

宁大人回道,

“这样也不很好,不如叫你拓跋先生?”

大将军回道,

“可以,哦对,你刚才问什么来着?!”

宁大人又把刚才的话复述了一遍,回他,

“不知接下来,拓跋先生又有何安排?!”

大将军轻叹一声,道,

“把火点亮吧,咱们慢慢说来!”

梁多的手上一直攥着火烛,听了他讲话,立时行动起来,很快,便把那火又给点着!大将军一时之间还是未能适应,把手挡在了面前,梁多一见,又把那烛火给拿远一些,自己则是站在这中间,稍稍挡下些光亮!

小乙直到此时,方才清楚看到大将军,他是瑶儿的父亲,曾经多么风光的一位将军,此时看来,却是比那要饭的乞丐还要不如!他身上的长衫早就破烂不堪,味道极重,他刚在这屋内待了不几时,整个屋子也早已散布了这恶心味道!想想也是,这里边不见天日,一连待了几个月,又怎么可能好呢!再看他蓬松头发,也都成了条儿,一根根的,能当个小棍来使!他手脚裸露在外,亦是黑黑的一片,此时去洗上一个澡,也不知会搓下多少呢来!小乙看不清他的脸,因为这张脸早就脱了模样,黑黑的脸面之上,颧骨高高耸起,眼睛亦是深陷其中,呼吸之时,面门上的一丝长发轻轻起伏,若非如此,还真看不出他是个活人!小乙见他如此,心中也颇为难受,他站起身来,想把身后的衣衫拿去给他,可大将军却是把头抬起,对他讲道,

“不用,不用!”

他就似个怪物那般,直愣愣的看着断腿的那位,良久方才眨了眨眼,说道,

“小午,是你么?!”

哎,大将军竟是认得他?

对方一听到他的名儿,亦满脸的欣喜,回道,

“将军啊,是我,是我啊!没想到,你,你还记得我呢!”

那人颇为感动,眼泪又是不停流出!大将军咧了咧嘴,仿佛笑了一下,而后又才回他,

“记得,当然记得,你每日伺候我起居,也有两年之久,我又如何记得住呢!呵,你倒是比以前胖了些,我也是多看了几眼方才认了出来!”

那小午笑着抹了把泪,道,

“有将军这句话,我死了也是值了!”

将军回他,

“我还记得那次大战,双方死伤无数,你那腿受了伤,再难恢复,我便托了人把你送回到东京城。如今瞧你的这般模样,看来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嘛!”

那小午回道,

“我一直记得将军的大恩,还有,你也对我们讲过,只要能吃得苦,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这么些年,我也一直是这样做的!哦,对了将军,小旭这次也是与我一齐来的,不过,不过他没我这好运,已经,已经把命给交待在此处了!”

大将军眼神落寞,回了一句,

“我听他们讲了,一百多位兄弟,为了我而送了命,真是不值,不值!”

小乙想起在里边他说的那些狠话,或许,也是因为知道有这许多人为他而送了性命,一时难以接受,所以才会忽然大怒吧!哎,他经历过太多战事,老战友死了,又有新人上来,本来应该是早就见惯不怪的了,不过,今日这可是自己人杀了自己人,当然会让他无比难过了!

小乙轻声对他讲出一句,

“他们现在就在这屋外,肢体不全的,我们也都给尽量拼凑在一起了!岳……拓跋先生,你看,是否要去看看呢?!”

大将军瞟了小乙一下,而后又闭上了双眼,

“不看了,不看了,我怕看了之后,就再也忍不下心了!”

小乙正欲再说,大将军又是突然睁开了眼,这次眼神相当的犀利,直盯着小乙面部瞧看!小乙被他看得有些不大好意思,便把头脸转开,可却忽然听到大将军大喊起来,

“别动,别动!”

小乙把脸转了回来,哎,他想看,那便让他看吧!反正都成了一家人了,看清楚也好,看清楚也好!大将军看了好长一阵,方才长叹一声,,说话亦是带着粗气,只听他道,

“小乙,你,你可知道你是哪里人?!”

小乙想都没想,回他道,

“我也不知,不过,听阿爷说起,祖籍应该也是宋人吧!”

大将军半眯着眼,又瞧了一阵,又道,

“你再过来一些,让我看个清楚!”

梁多以为,大将军应该也差不多适应了,所以,也是让了开来!这样光亮更甚,将军看着,也是更加清楚!

小乙来到跟前,稳稳站住,大将军亦是起了身,把脸几乎贴到了小乙脸上!二人身高几乎一致,只不过,小乙看上去粗壮了些,应该也是由于大将军长久被关押的缘故吧!大将军又是仔仔细细看了一遍,他拿手摸了摸小乙的背后的长棍,良久之后,又是突然仰天大笑了起来,笑得整个屋子都在颤动不止!他笑了好长时间,最终一屁股坐到了床板之上!其余人等面面相觑,实在不知他为何这般!小乙亦是满头雾水,只能尴尬陪笑!

大将军拍拍自己身侧,说道,

“来,坐到我身边来!”

小乙虽有疑惑,却还是乖乖过来坐下!大将军突然伸手过来,一把抓住了小乙的手腕,他用了很大力气,小乙的手似是快要被他抓断那般!他这力道,当真了得,即便被关了这几个月,那也比普通人强上太多太多!小乙很是奇怪,他为何又会如此激动,是与瑶儿有关么,他对自己还算满意,所以认可了自己么?!所有人都很是奇怪,梁多亦是寻了个地方坐下,仔细看他二人!

大将军身子发颤,良久方才又笑出了声,道,

“好,好,瑶儿跟了你,真是天意,天意!哈哈,哈哈!”

小乙很是不解,又道,

“拓跋先生,这,这又是什么意思呢?!”

大将军微微笑起,回他道,

“我说啊,你与瑶儿,那是上天的安排!老天爷给了我你这好女婿,真是对我太好,太好了!”

小乙尴尬一笑,咽了一口唾沫,又是不知如何再讲!

大将军笑了一阵,又才问来,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长得像一个人?!”

小乙不住眨眼,回问一句,

“长得像一个人?这又是什么意思?!”

小乙忽又想到,啊,莫非他是认出了自己不成?他,他可是他认得自己的父母或是亲人?!自己从记事以来,便只知自己叫安小乙,至于自己的父母到底是谁,阿爷也是从未与自己讲过!他又突然想起了无名他师傅对自己讲过的话,又是忍不住大声问来,

“拓跋先生,你,你可是认得我的父母?曾经有个仙人,他也与我讲过这话,他说他知道我是谁,却是未有明确说明!我百思而不得其解,对他的话亦是将信将疑!可今日,又听你这般说来,我,我可又觉得他说的不假,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与我说明可好?!”

大将军问道,

“仙人?又是怎样一个仙人?!”

小乙大致对他介绍了无名的师傅,还有对方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大将军一边听着一边不信住点头,听到最后,又是大笑不止,最后方才开口说话,道,

“我认得他,认得他!你说他是仙人,那也不为过!他的话你还不信,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小乙发现宁大人也在不住点头,哎,难不成他也听说过那位仙人?小乙又问一句,

“所以说,拓跋先生,你也是认得我父母的么?!”

小乙心中噗噗直跳,自己的身世,并无太多人知晓,仙人已逝,大将军就在面前,他当然要问个清楚了!不过,大将军似乎不愿再多提及此事,回他道,

“仙人不是说过了么,你莫要再关注这事,对你对瑶儿,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仙人都不愿说的,我又如何会讲呢,你也要明白,我们可都是为了你好!我能够告诉你的,只有……嗯,若你真是他们的儿子,那么,与我家瑶儿,正正好是那一对!至于他们是谁,我是绝不可能告诉你的,我想,他们即便还活着,也会与我同样想法!所以,你也莫要再问了!”

大将军转过头来,再次仔仔细细看了看小乙,而后双手搭在小乙手上,轻轻抚摸起来!小乙能够感觉得到,他对自己情感如此深重,看来,自己的父母,与他之间的关系,也绝对不会简单!他既然不愿讲出,那他自己去查!

大将军很是开心,又道,

“你以后可得好好保护瑶儿,最好啊,远离这江湖是非,做对闲云野鹤,享受这世间一切美好!到时候啊,多生下几个娃娃,老了老了,也能享享清福!”

小乙不知他为何这般来讲,鬼使神差回了一句,

“拓跋先生,那你呢,不与我们一齐么?!”

大将军呵呵直乐,回他道,

“我?我啊,离开了战场,也就什么都不是了!我也想过那样的生活,可是,或许这老天也不会同意的吧!所以啊,也就不去想了,不去想了!”

小乙又问,

“咱们现在不是已经逃出来了么,以你的本事,想要躲起来,还不简单?”

大将军笑笑,回道,

“我?哪里走得了呢!”

大将军慢慢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而后说来,

“我这一身,恶臭难忍!我的乖女婿,帮我烧些热水来,让我好好洗洗吧!”

小乙还欲再说什么,宁大人却是开了口,

“小乙,咱们一齐去吧,让拓跋先生安静呆会!”

小乙看他一眼,轻轻点下头来,又道,

“拓跋先生,你先歇歇,我们这就去想办法!”

大将军笑着回来,

“好,好,你们三个去吧,我与小午再聊一会儿!”

小乙心道,也不知几人之前对话他是否听见,可他身经百战,知晓这许多人为他送了命,当然也早就猜到了许多事情!这个时候,他把小乙三人支走,单独与小午说话,应该也是想要了解具体的情况,才好做出下一步安排!宁大人一个眼神,小乙也是明白了,三退到门口,小乙轻轻把门拉上,至于他二人又要再说些什么,三人也是再不知晓了!

出了这屋门,可是冷得不成样儿,被那冷风一吹,连嘴巴可都张不开了!怎么会这么冷,这样的天,是否真就如那传言所说,天有异象,人间必有大事发生!三人往旁边那屋过去,只因他们刚才搜寻之时,早已发现那里边有只大木桶!那木桶正好可以装上热水,给大将军沐浴使用!木桶被撞翻过去,不过还算结实,所以也只摔破了点点,小乙简单修理了下,一点儿不影响其使用!再往里,便是好大一个土灶,灶旁也有柴火,烧火亦是方便得很!本是最简单的取水,此时却反倒最难了,只因那小小沟渠之中,水可早就冻成了冰!这深夜之中,又去何处寻呢,所以啊,三人也就只能就地取材,把那冰块敲碎,拿到锅里烧煮,这样一来,可又要慢了许多。

大将军都不急,那小乙也是没什么可着急的了!小乙又单独燃起一堆火,让这屋内更暖一些!屋子暖和起来,装在大桶之中的冰块,也是在慢慢融化,小乙一边烧着火,一边说来,

“都快要天亮了哦,咱们这一次,也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宁大人半闭着眼,回他道,

“这个嘛,可就由不得我们了!若是连这一晚都坚持不住,那也真是不值得咱们去救了!”

梁多也道,

“是啊,是啊!将军都没着急,那便不用担心!他可是身经百战之人,自会懂得拿捏分寸!”

小乙轻叹一声,道,

“在这样情形之下,咱们竟在烧火,哎,真是不知怎么说才好呢!”

小乙拨弄那柴火,火光闪闪,这屋内影子晃动不已!

宁大人道,

“这才是大战之前的宁静,我倒是对明日如何发展更加感兴趣了!”

梁多道,

“是啊,是啊,我现在也是一点儿睡意也无,明日必然有一场恶战,不过,胜利的,必然会是我们这一方!”

宁大人突然讲出一句,

“小乙,刚才听你们说起,你的身世,可不一般呢!”

小乙微微点头,回他,

“我也有这种感觉,只不过,他们都不曾明言,我又如何能够猜测得到呢!”

宁大人回道,

“虽是如此,但我还是个建议,希望你能听听!”

小乙问他,

“嗯,老宁,你尽管说来!”

宁大人道,

“虽然他们认出了你,但是,也都一样不愿让你知晓!我看得出来,拓跋将军是很看中你的,他这样做,自然也是为了你好!所以,如果可以,可否听我一句,永远,永远不要再接开这层伤疤!”

宁大人竟会说出这样话来,让小乙颇为吃惊!是啊,就如他所讲,为何他们都不说,或许自己的身世还与许多人事牵连,若是自己追究下去,真有可能会反过来影响到自己!小乙当然明白,可是,越是听人说起,就越想要把它弄个明白!明知可能会带来灾祸,可仍是想要继续往前!

小乙回他道,

“自从与仙人见过之后,我也想过许多次!阿爷为什么不与我讲明自己的身世,或许正是因为牵扯的实在太多!久而久之,其实我也早就淡忘了,我父母到底是谁,对我来说,可能也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可到了现在,似乎这答案就在眼前,你让我如何不往这边去想呢!哎,我答应不了你,但我也会努力控制我自己,尽量,尽量不去勉强,一切顺其自然,或许什么时候,这谜底便自己出现在我面前了呢!”

宁大人点头笑笑,又道一句,

“好,好,这样最好,这样最好!我还想说,无论如何,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小乙好生感动,笑着打趣他,道,

“哦,之前不一直追杀我么,怎么,现在又要反过来保护我了?!”

宁大人笑道,

“人嘛,总会变的嘛!”

他能够讲出这一句,小乙亦是十分欢喜,有人说过,这朋友不在于多少,有那么一两个真心实意的,那也就足够了!以宁大人的性子,这世间应该也没几个愿意与他做朋友,小乙算是个例外,或许也是他唯一的朋友了吧!

小乙朝宁大人笑了笑,又把火给生得更旺了些!梁多不住倒水装冰,不知觉间,那些个冰块,也都化成了水,灶上铁锅,还有木桶之中的清水,亦是慢慢升起了白烟!

又过一阵,有人轻轻敲门,小乙知道是大将军来了,于是快步过去开门,当然,不用开门也能认得出他,只因他身上那股味道,也早就从那门缝里边传了进来!小乙开门,大将军光着脚,笔挺挺站在门口,小乙将他让了进来,说道,

“拓跋先生,这水也差不多了,可以洗了!”

水虽然还不十分热,但对于习武之人来讲,已然够了,再有,这旁边还烧着水,再要添加热水,也很是方便!

大将军朝三人各点了点头,又才说道,

“小乙一人在这儿帮我便是!”

宁大人和梁多起身欲要出门,却又被大将军给叫住了!

“小梁,你先在这儿等等,小宁,可否与我找张白布过来!”

宁大人立时点下头来,回道,

“好,马上回来!”

宁大人动作奇快,他很快取了白布回来,似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一张白布,长宽皆有二尺,裁剪得整整齐齐,虽有些灰尘,但也仍是雪白雪白!大将军见了,十分满意,回了一声,

“多谢!”

而后他又转向小乙,借了一把刀。

大将军把那白布平放在地面,这才又道,

“东京城东北方二十里,有大队人马集结,把我这东西带上,交到他们手里,他们一见,自然就会明白!天亮之前,我在北门等着,过时不候!”

小乙似乎猜出了他要做什么,当然,他也未有拦阻,是啊,这正是他作为大将军应该做的事情!果然如小乙所料,大将军拿起了刀,轻轻放在左手手心,握紧之后,右手往下一拉,带出了好多血来!他慢慢握住了拳头,那血水自然滴下,正正好落到白布之上!小乙也曾听过无数人写血书的事迹,啧啧,在别人口中讲出来,那场面可都是荡气回肠!可是,如今亲眼见着自己的岳父大人做起这事,却丝毫没有这种感觉,小乙反倒是觉得如此这般太过儿戏了!

大将军并没有用手蘸着血水来书写,却只是在空中移动起拳头,任这血水滴下,自然成字,这血水也不很粘稠,其实很不好写的!当然,相比而言,这样定是会多浪费许多血,不过,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一个将军来说,这点儿血,根本算不得什么!

小乙三人凑近过来瞧看,白布之上,歪歪扭扭的血条,慢慢组合成了四个大字,梁多见了,也不禁念了出来,

“忠,义,拓跋!”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