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一

四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梁多和宁大人去了,之前过来的马儿,也早就没影了,所以,二人还是只能用跑的,不过,这一次算是有目标,应该也会轻松一些!这般过去,也不知又要花费多长时间,是否能在将军说的天亮之前送达,可是不好说呢!哎,管他呢,尽力而为吧!

小乙一人伺候大将军沐浴,那热气蒸腾,充满了整间屋子,睁大了眼,也是看不真切,所以,大将军洗去厚厚的黑泥之后,会是什么模样,小乙仍是没能看个清楚!小乙替他揉搓着肩背,可能感受到身上各处的疤痕,这也是常年征战的印记!他很瘦,原本强健的你要的体魄,也已经被摧残的差不多了!小乙忽又想起了瑶儿,她又何尝不是瘦成了皮包骨呢!

“小乙,瑶儿在你面前,还那么任性妄为么?”

大将军舒舒服服躺靠在木桶边上,他闭上了眼,如此这般问来!

小乙回他话,

“她的性子,是要比以前好很多了!只不过,有时遇到让自己不舒服的人或事,仍是会暴躁无比!”

大将军笑道,

“我这闺女啊,真是被我宠坏了!有时都想好好教训她一次,可她在你身边撒娇几句,可又是下不了手了!”

小乙回道,

“嗯,做父母的,应该也都是这个样子的吧!”

大将军又道,

“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后来,我总觉得她应该在江湖之中历练历练,所以还是狠了狠心,把她赶了出去!你所看到的,可都是收敛了许多的瑶儿了,呵呵,第一次见她,想必也很让人烦乱的吧!”

小乙轻笑出声,回道,

“可不是么,差点儿要了命喽!”

大将军一提到瑶儿,便是眉飞色舞,欢喜成了个孩子那般!他听小乙这话,大笑起来,又道,

“哈哈,这小姑奶奶,我也是惹不起的!”

小乙忽又想起一人,问他道,

“拓跋先生,第二次见到瑶儿之时,她身边还跟着一位,瑶儿唤他猫奴,他应该也是你安排下来的吧!”

大将军回道,

“是,不过,猫奴是瑶儿的死侍,算得上是从小看着瑶儿长大的!”

小乙问他,

“死侍?这又是什么意思?我看猫奴也不比瑶儿大多少啊,又怎么说是看着她长大呢?”

大将军回道,

“猫奴比瑶儿大六岁,说他是看着瑶儿长大,也不为过吧!再说这死侍,每全死侍都会有一个主人,在主人遇到危险之时,便由他挺身而出,必要之时,他可为主人而死!本来,死侍不可以出现在主人面前的,怎料,忽有一次,瑶儿遇险,猫奴露了面,却被瑶儿拉住,这下可就再不能藏身了!没办法,瑶儿性子,你也清楚,她又怎么可能让猫奴继续隐身呢!”

小乙不住点头,回道,

“原来如此,难怪那次见着猫奴,感觉他特别的不自在,原来是因为长期不露面的缘故啊!”

大将军回道,

“猫奴为了救瑶儿而死,也算是不辱使命了!”

小乙问道,

“他的一生,都是为了守护一人,对他来说,是否太不公平呢?!”

大将军回道,

“是的,确实是不公平!不过,每个人来到这世上,都会有自己归宿,诸如猫奴之类,他们的生命,也都是为了一个人而活,这也是他们存在这世间的全部意义!”

小乙很是不解,又道,

“为何会有这种人,为何又会是他们!”

大将军回道,

“这么说吧,猫奴一人做了死侍,他便可以养活自己的七八个弟弟妹妹,若是在当这死侍与弟弟妹妹们全都饿死之间做出选择,你又会怎样做出抉择呢?!”

小乙心神一荡,是啊,这世间所受疾苦之人可是太多太多了,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难处!就如猫奴那般,若是可以的,想来他也不会愿意当这死侍吧!

小乙轻吹了一口气,又道,

“我本以为小二黑能够救得了他,谁曾想,他终究还是死在那船上了!”

大将军回道,

“猫奴一死,他的家人,会得到一笔丰厚礼金,只要不胡乱使用,该是可以挨到弟弟妹妹全都成年了!这世间用命换钱的人太多太多,猫奴做的,可比大多数人还要好的!”

小乙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没错,他做得很好,很好!”

小乙忽然又有一个奇怪想法,于是开口问道,

“拓跋先生,若是猫奴他没死,是否,是否就自由了呢?!”

大将军思索了片刻,而后回他,

“虽说这可能性极低极低,但若真是这样,他也算是为主人死过一次,这以后啊,也就恢复了自由身了!当然,他的家人,仍旧可以获得相应的赔偿!”

小乙心中暗喜,似乎猫奴真如他名儿那般,能有九条命呢!他又道,

“这样挺好,挺好!既然没能发现他的尸首,或许还真有这万一的可能呢!”

大将军呵呵笑起,回道,

“嗯,那就借你之言,希望他还活着吧!”

小乙觉得水温低了些,又给添上了些热水,大将军舒服得不行,整个人都钻进了水中,良久方才又露出了头来!他嘴里包着大口热水,喷出一条水柱,就似个爱玩水的孩子那般!

大将军又道,

“瑶儿她娘怀上她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会是个男娃,只有我一人觉得会是女孩!呵,果不其然,还是我看得最最明白!人说生了女儿,总会要嫁人的吧,到时候,又成了别人的孩子喽!可我不这样想,我以为,男女都一样,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所以,我一直把瑶儿当作是男孩来看待!我自己下不了手,所以,便请别人来治她!她在老师们面前表现得还算不错,只可惜,背地里干的坏事,却是一件没少!更要命的是,她的武艺已然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世上之人,若不用诡计,倒是很难伤得到她!我本以为,不会有人敢娶她,可谁曾想,还真有这不怕死的!”

小乙呵呵傻笑,他是在说自己呢,是啊,这个怎么说呢,有时候缘份到了,什么都挡不住!

小乙回他,

“拓跋先生,你说笑了,瑶儿在我面前,还是十分乖巧温柔的!”

大将军忽又严厉起来,道,

“我再提醒你一句,尽快找到瑶儿,能多远走多远,尽量,尽量不要再到东京城来了!”

小乙问道,

“为何?”

小乙问出这两个字,又很快想到,不过,大将军回得更快,

“如今这局势,无论成与不成,咱们都讨不到好处,是非之地,还是离得远远的才是!”

小乙明白,回道,

“好,我知晓的,这事处理完后,再也不来了!”

大将军笑了笑,语气又是缓和了许多,

“好,好,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嗯,小乙,我还有一事,想要好生问问你,当然,你若是不方便,大可不说!”

小乙回他,

“拓跋先生,你尽管问吧,能说的,我必然不会藏着掖着!”

小乙如今也是圆滑了许多,他没有把话说死,自然也是为自己留条后路!

大将军笑笑,又道,

“这要最好,最好!”

他又停了下来,没有接着问话,让小乙很是疑惑,小乙又问一声之后,他方才又开了口,

“叶风,真是你的师傅?!”

小乙想了许多他可能会问到的人或事,可他偏偏问起了叶风!小乙心道,师傅与大将军,他们都是大人物,之前小乙一直以为在这地道之中的会是叶风,一下子换作了大将军,初时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小乙知道,师傅如今是在替皇上办事,只不过,他有相当的特权,并不在那体制范围之中!而眼前这位,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将军,朝野之上,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小乙始终觉得,他们之间,或许还有某种隐秘关联!

小乙回话道,

“是,确实是我师傅!师傅被人算计,被困了整整十年!正巧被我遇上,他见我还算有些天赋,所以收了我为徒!”

大将军哦了一声,又道,

“或许,或许并非因为你有天赋,而是,而是你身后背着的这一根棍子吧!”

小乙惊道,

“这棍子?!拓跋先生,你也认得这棍子?!”

这长棍其貌不扬,却又是无比的坚韧,就连那魔剑之利,也是没能伤得到它分毫!小乙从小便知它与众不同,可是,阿爷却是从不与他说这棍子来历!后来行走江湖,它也一直伴在小乙左右,护他周全,这等情谊实在深极!也曾有好些人见到这棍子,表现出了诧异颜色,当然,也是包括了无名的师傅!今日大将军再次提到它,小乙更觉它来历不凡!

大将军半闭着眼,回道,

“嗯,我似乎,可能,应该也是见过的吧!”

这话实在说不通,他可能也是不想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吧!小乙正欲再问,却又听得他讲,

“咱们不说这个,嗯,继续说说你师傅吧!”

小乙虽有疑虑,不过还是顺着他的话来讲,回道,

“我师傅武艺奇高,我想这世间,或许已经找不到比他更厉害的了!”

大将军微微点头,回道,

“十多年前,他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确实是相当有实力的!如今武艺更加纯粹,或许真就是天下无敌了!”

小乙问他,

“拓跋先生,你也这样认为么?!”

大将军道,

“说来惭愧,我曾有幸与他交过手,不过,连三招都接不下来!呵,这事我可一直耿耿于怀,总想着再来一次,一雪前耻!哎,天赋之事,实在是一道鸿沟,根本无法跨越得了!我也知晓的,即便我再练上三五十年,也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心里一直念着这事,也就只当是在不断的激励自己了!”

小乙回他,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才是将军的要做的事情,至于这单打独斗的武艺,在那千军万马之中,根本不足道也!”

大将军呵呵直乐,又道,

“我知道你在安慰我,不过这话我也是很爱听的!”

小乙笑笑,回他,

“不过,拓跋先生,你真是连师傅的三招都没接下?!”

大将军大笑不止,又道,

“你这小子,还真是学坏了啊!看来,还得让你吃些苦头才行!”

小乙马上换个话题,又道,

“拓跋先生,我师傅后来应该是为皇上办事了,你作为大将军,应该也是清楚的吧!”

大将军回道,

“我知晓的,也不知他从何处寻来的一十二名手下,个个神通广大,都有以一敌百的能耐!我亲见过一次,那驼背老者,一个人就把对方一个不小的门派全都收拾了,而且,出手亦是干脆利落,绝不拖泥带水!那门派私通外敌,早就证据确凿,我也是忽然有了兴致,所以才带着人过去想要将其剿灭!正巧遇到了那驼背翁,之后便被他的武艺彻底折服!后来,我也是多番打听,方才知道是叶风安排人做的!虽然,我知道叶风是在替皇上办事,但对他,还是颇有戒心!”

小乙回他,

“一十二名手下?若都有这般能耐,那师傅的实力,当真了得!拓跋先生,我说这话,你可莫要往心里去啊!”

大将军嗯了一声,回道,

“嗯尽管说来!”

小乙听得回复,方才又道,

“我总觉得,皇上的气度不够,所以才会针对于你!而我师傅,气势正盛,或许会是他下一个打击的目标!”

大将军思索了一阵,又才回他,

“嗯,倒是有些道理!不过,你也还是要多多理解,皇上可不好当,想要把每件事都办得合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小乙明白,直点头,回道,

“嗯,这倒也是,想要大将军倒下之人,应该也止是皇上一人!”

大将军又道,

“你来到东京城,可与你师傅联系过?!”

他还是在说叶风,看来对风是真感兴趣的!

小乙回他,

“还没来得及去找师傅,就遇上了一连串的事情,这不,刚才把你找着的么!”

大将军又问,

“小乙,你觉得你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乙回他,

“我觉得,我觉得……”

小乙一时之间,竟是讲不出话来!是啊,自从和师傅一别之后,也只见过他两次,每次都只是匆匆一面就此告辞,根本没时间过多接触!此时大将军突然让自己说说,自己真是不知从何处讲起

大将军回道,

“哦,既然不愿讲,那便只当我没问过吧!”

小乙回道,

“不,不,不是不愿讲,而是根本不知从何说起!”

大将军笑道,

“是啊,这么些年,连面都没见几次,这师徒的情分,也被挥霍得差不多了!”

小乙突然觉出有些难过,正如大将军所说,时间久了,什么都会淡了!小乙无奈笑笑,不再提及此事!

大将军抬起双手,大大的伸了个懒腰,而后又道,

“这澡也洗得差不多了!小乙,把我的衣裳拿来吧!”

小乙道了声好,去取了衣裳过来!这是干净的衣裳,是宁大人从另一间屋内寻到的!对方也都是好手,所以衣服尺寸也都不小,若是以往,应该是十分合适的,不过如今大将军瘦得太多,穿上这衣裳,该会觉得宽大了吧!

大将军站起身来,手扶在木桶边上,稍一用力,便翻到了外边,他站在地上,背对着小乙!他全身都是棕色,即便在地道之中捂了这么久,仍是未能把这皮肤捂白!小乙看到他整个后背都是疤痕,有大有小,还有几处箭伤,其中一处,离心脏也就半寸而已,若是歪上一些,可就要了他的命了!小乙迅速拿起另一件单衣,大将军接过之后,把身上的水擦干!而后,小乙递上一件,他穿上一件,没用几时,便完全穿戴整齐!

小乙还未正面看清他,可大将军却似乎不想让他见着,他迈开了步,直往门口而去!小乙去拿那烛火,却又听大将军道来,

“都快天亮了,还拿这东西干嘛!”

不知他是不是还未适应得过来,不过,既然他如此要求,小乙还是照着办了!二人出了门,又往后方过去!小乙明白,他是要与死去的兄弟们说上几句,所以,他紧紧跟在后头,亦是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大将军抬眼看天,天上乌云密布,未能见得一颗星辰,他无奈笑笑,又把头低了下来,轻声说来,

“你们真是够傻的,把命葬送在此处,真是不值!呼,我听到你们为我而死,整个人都快要崩溃!我虽无意,但你们,却真的为我而死,我实在难辞其咎!我刚才也想过,要是我早些死了,会不会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可是,待我了解清楚之后,发现真不那么简单的!是啊,也许只有我,才能把所有问题处置妥当!所以,还是我去吧,或许也是再回不来了!你们也不必担心,若我还能活着,必会亲手安葬你们,若是不行,那也会托其他人来做此事!嗯,他,若我不在了,他来!”

大将军竟是指向了小乙,小乙咽了口唾沫,回道,

“对,没错,我也会来!”

大将军呵呵直乐,又道,

“他是我的女婿,可不是外人哟!”

小乙的脸已被那寒风给吹得冻住,想要挤出个笑也是不能,他也只能如此回上一声,

“是,是!”

大将军拍了拍小乙,又道,

“我还是尽量吧,尽量活着回来!”

大将军转过身去,再不回头,走出两步,方才开口,

“小乙,还等什么呢,走啊!”

小乙很是吃惊,这就又要走了!小乙又想起那说书人讲的,似这等场面,如何如何悲壮,如何如何感人,可是,大将军的一席话,似乎与这一点边也沾不上!

小乙迈开了步子,大将军又才继续往前。走过了这几间小屋,远处响起了几声犬吠!

小乙忽又想起了一人,于是问他,

“拓跋先生,小午呢,咱们把他一人留下,会不会不大好呢!”

大将军没有停步,回他道,

“不会,这个时候,他应该也已经回到家了!虽然腿断了,但有家人照顾,应该很快能够好起来!瘸了就瘸了吧,总比死了好哇!”

小乙回道,

“哦,原来一切都安排的了!”

大将军笑笑,回他,

“小午本就不应该再参和进来,所以,我还是坚持让他回去!”

小乙道,

“是啊,他若是跟来,或许挨不过敌人一刀!可他回到家中,却是家中脊梁!”

大将军道,

“这话说得不错,也希望你与瑶儿的小家,亦能遮风挡雨,坚不可摧吧!”

小乙回了一声,

“嗯,一定可以,一定可以!”

小乙看得天边慢慢现出了一条白线,是啊,快要天亮了!

大将军放慢了脚步,轻笑一声,又道,

“哦,这太阳也按捺不住了,也不知与我一同进城的,又有几人!”

小乙回他,

“至少,还有我!”

大将军笑笑,又道,

“没错,至少还有我的好女婿,真好,真好!”

二人不再多言,直往那北门赶了过去!小乙也走过一次,再加上这天也不那么黑了,所以,也是十分好找!二人并未用去太长时间,就已到了城门之下!城门未开,城头之上几处灯火,与以往相比,似乎也没什么不同之处!这城门随时都可能开启,或许,二人会做那第一个入城的吧!

小乙往四周看了看,一片死寂,这么冷的天,没有人也是正常,他想,再多等一会儿,必然就会有人来了!不过,他更希望的是,看到那千军集结,万马崩腾的场面!而在这之后,大将军振臂一呼,所有人呼号响应,就单这叫喊之声,也能让这东京城震上一震!那,是怎样的一种豪情啊,小乙只单想着,也觉心潮澎湃!可是,事实并非如小乙所想那般!良久,天色已是大亮,四周却仍是静得出奇,就连鸟儿的鸣叫之声都未有听着!二人就这般直直站着,反倒是引起了城头守卫的注意,不过,他们也只多看了几眼,也就不再理他们了!

这世间似乎已经将二人完全抛弃,小乙也只能听到属于二人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的声音!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