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五

五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毒神笑笑,捂着他肥硕的身子站起了身来!他又往四周瞧上一眼,这才又道,

“据我所知,他们之间有过协议,你的师傅替他办事,当然也会得到相应的好处,而这好处,也刚好能够解释今日之局面!”

小乙问道,

“能够把时间把握得如此精准,这个,这个只能是,只能是……”

毒神眯起眼来,回道,

“没错,就是隐门!叶风实际上,早已控制了隐门,这个,或许就是他们之间产生了间隙的一个重要原因!”

小乙想起之前曾经听说,隐门之中曾有巨变,童陆的爹娘二人本是隐门中人,也因此而受到了牵连,毒神所说此事,很有可能会是真的!小乙又一想,师傅的权利越发的大了,自然会想要更多,他也明白,只要控制住隐门,便能及时掌握各种消息,再加上隐门自身也有极强的实力,他们做事悄无声息,最是干练,当然这也正是叶风的风格!小乙心里有些慌乱,师傅到底想要干嘛,莫非,莫非他也想要做这皇上?!小乙想到此处,更是不敢继续想了,小乙突然觉得,自己的师傅的形象,早就已经模糊,小乙已然记不清楚,他究竟是何模样了!

小乙又问,

“你对我师傅,又了解多少呢?”

毒神回他,

“这个嘛,知之甚少,想要了解他,那便自己去找他,当面问个清楚!”

小乙沉默下来,毒神拍拍肚子,又道一句,

“哎,时辰也差不多了,也该结束了!”

小乙猛的抬头,他这意思,难道是要送皇上上路不成?!毒神瞧见小乙表情,却又笑出了声来,说道,

“你放心啦,我可从没亲手杀过一人,即便他是皇上,那自然也不会让我开了杀戒的嘛!”

小乙很是疑惑,他不是为了杀皇上来的?那他费了这么大力气,冒了这许多风险潜到皇上身边,又是为何呢?小乙搞不懂,又问他道,

“那你亲自过来,就是想要亲眼看看皇上出丑么?!”

毒神眼珠子一动,回道,

“倒也想见识见识这皇宫和这里边藏着的美人儿,哎,看过之后啊,还是觉得索然无味,索然无味啊!”

小乙又问,

“那你,是不想要作这皇上么?!”

毒神大笑起来,声音浑厚无比,气势十足,又听他回话,

“做皇上?我哪有这闲功夫去做皇上!世人多有艳羡,可我却觉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小乙慢慢起身,又道,

“你费了这么大力气,只是为了戏耍皇城,戏耍皇上?呵,也真是够会玩儿的啊!”

毒神回他,

“爱玩,是每个男人的天性嘛!嘿嘿,其实,若是你不出现的话,或许结局又会有所不同!这老天安排小乙你来解救他们,还真是有趣!我呢,自然也会买你个面子,饶了你们的皇上的命!”

小乙盯着毒神瞧看,真是一点儿看不懂他!小乙又问一声,

“你之前说的,会为那友人报仇,今日这般,也算报了么!”

毒神笑道,

“嗯,算是出了气吧,他的小命啊,我也是决定不得!”

小乙又道,

“这又是什么意思!”

毒神回他,

“这个嘛,你待会自会明白的!”

小乙又看了看皇上和沈沐阳,他双手捏紧,又道一声,

“那现在,也该我们两个分个高下了!”

毒神一愣,身子不由得直了起来,哦哦干笑两声,又才回道,

“哟哟,小乙,你真要与我打哟!”

他叫得如此亲切,小乙真觉他是认识自己的,可是,他又怎会真的认识自己呢?!

小乙抬起拳头,又道,

“来!你这是怕了不成?!”

小乙很是坚决,他必须要再试一次,他不相信,自己在毒神面前,连一点儿还手之力也无,同时,他也要证明自己,确实并非与毒神是同路人!他早就等着这机会,他要打败毒神,叫他不能再在这世间做恶!

毒神歪了歪头,似懂非懂点了点头,又才回他话道,

“小乙啊,你要与我打,我又怎会舍得下手对付你呢,哎,真是为难啊!”

小乙瞬间怒了,他如此说话,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小乙握紧拳头,大喝一声,

“别废话,接招!”

小乙立时便要出击,毒神却又连连摆手,说道,

“等等,等等,你用拳头怎么能行,来来来,把这东西还你,你用它,会更好一些!”

小乙整个人都愣住了,毒神那边手上轻动,竟是把小乙的长棍扔了过来!小乙下意识接住,还是不敢相信对方竟是真的把棍子还给了他!

小乙一时有些语塞,说话也是极不流畅,只道,

“你,你,为何要把它还我?!”

他还是觉得奇怪,对方若非太强,那就定会有所图!可是,毒神脸上笑意正浓,仿佛小乙是他极为欣赏的后辈那般!小乙心里突然有些发慌,这家伙为何会这般对待自己,为何总觉他曾在什么地方见过!小乙思索一阵,后又抬起了头来,长棍轻抬,枪尖直指毒神!

“毒神,拿命来!”

毒神仰天大笑起来,那肥大的肚子,亦是不住的颤抖!他双手轻轻搭在了肚皮之上,哪是要打架的样子!沈沐阳在旁见着,觉出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于是伸手扯了扯小乙的裤腿,小乙自是立时明白过来!他心知,二人相距不远,自己只需要猛冲过去,便能一棍封喉!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他一定不能错过!

小乙咬住了牙,身子猛的冲了上去,便要送那毒神上西天!可是,他刚往前一步,身子便已不听使唤,手上腿上,立是绵软无力,就连撑住自己身体已是不能!小乙身子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虽然无力,但小乙还是把棍子紧紧压在了身下!小乙感觉到一股热流从鼻孔之中涌了出来,回到了嘴里,略微有些咸,哦,看来是把鼻血给摔出来了!

毒神来到小乙身边,轻叹一声,说道,

“小乙啊,我对你这么好,你还要对我动手,哎,真是的!不过啊,我也不怪你,你还年轻,比较冲动,再过几年嘛,也就都好了!”

小乙身上动弹不得,可是还能讲出话来,不过说出的话,实在不大好听,只听他道,

“你,你对我下了毒!”

毒神笑道,

“这是当然,我不愿与你动手,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嘛!”

小乙怒道,

“可恶,你这家伙实在可恶!”

小乙已经不知要如何骂他了,说这一句之时,气势也都消减了许多!

毒神又道,

“你是想问,我是如何对你下的毒,对么?嘿嘿,这个容易啊,我在你这黑乎乎的棍子上抹了一把,你接到棍子,可不就中招了么!嗯,之前我还在想呢,你竟能不受我迷毒影响,嘻嘻,现在看来,这还是因为剂量不够的嘛!”

小乙回忆刚才,他把棍子扔了过来,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防范,实在是太过大意了!是啊,这样的人物,他可是随时都可能下毒伤人的!还好对方似乎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否则换作是巨毒之物,或许自己已经再也喘不了气了!这毒神实在是太过可怕,自己的后背,亦是感受到一股寒意!

小乙沉默了,毒神却似打开了话匣子,又接着道来,

“你啊,以后行走江湖,可得多注意一点儿,该出手时出手,该袖手旁观就袖手旁观,老是冲在前面替人出头,实在太不明智!你别嫌我啰嗦啊,这可是无数人的亲身经验,可不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毒神又讲了好些话,都是劝小乙三思行事,小乙忽然觉得浑身不自在,恨不得挖个洞钻到里边躲藏起来!是啊,他可是毒神啊,如此教育自己,要让他人看来,又会怎么猜想他二人之间的关系!明白事理的还好说,不明白的,可不就认为他二人是对父子或是师徒了么!小乙恼怒万分,恨不得一巴掌过去,给他来个大嘴巴子,叫他别要再这般乱说!可是,他一点儿动弹不得,又如何能够做得到呢!

小乙已然讲不出话来,想要抬头,却也只能抬起半寸而已!毒神蹲到了小乙身侧,他这般肥胖,却又不觉如何费力!又听他道,

“怎样,咱爷俩这便走了?!”

小乙大惊,什么,他想要带自己走?还爷俩,啊呸,鬼才与你是爷俩呢!可是,小乙仍是讲不出来,也只有静静听着!

毒神又道,

“嘿嘿,你不说话,那我便当你同意了啊!哈哈,待我把这最后一件事办完,咱们就走!”

毒神站了起来,小乙眼中余光见着他的肥腿正往皇上那边过去,这家伙,不是说不杀皇上么,这又想要做甚?!

很快,又听着毒神讲话,

“喂,我救下了你的女人,你还没有感谢我呢!”

皇上自然是回不了他的,毒神笑呵呵,伸手摸了摸皇上那被小乙打肿的脸颊,而后,他又大笑回头,对小乙讲出一句,

“小乙啊,你这两下打得够狠,没个十天半个月的,别想复原了!不错,不错,办事相当的牢靠!哈哈!”

小乙很是无语,他又在拿自己说事!不过也是,除了小乙之外,他似乎也没更多人可以倾诉!小乙忽又觉得,毒神或许也是清楚自己身份,认得自己的父母!正思索着,毒神又道了一声,

“你看看啊,这沈沐阳回来之后,你对这政事,可就不那么上心了嘛!我可总听人说红颜祸水,沈沐阳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怎会成了一个祸水了呢?!哎,你啊你,还是得好好问问自己才行!”

你还别说,毒神这几句,还讲得挺好!自古以来,可是有不少当皇帝的,因为贪恋美色,从而荒废了朝政,待到他明白过来,已是来不及了!就如他所说,沈沐阳是个奇女子,需要什么样的男人,才能俘获她的芳心呢?小乙当然明白,皇上当年如何英武,沈沐阳倾心于他,也是能够理解的!只不过,现如今他年事已高,精力早就不如当年,朝野之事,他已不再那么在意,反倒是对沈沐阳无法割舍了!为了沈沐阳,宁愿两国开战,为了与她相会,又是不顾自身安全,特意挖上一条密道直通那听音阁!呵,说沈沐阳是红颜祸水,虽然不好听,但似乎也是事实!

毒神拍了拍皇上胸口,又道,

“你可记下了哦,我要想杀你,那可是轻而易举之事,希望啊,你以后吸取教训,好好做你的皇上!”

小乙心中大骇,怎么感觉这家伙是在教育皇上,也不知皇上听了这言语,又会有怎样想法!

毒神忽而又道,

“哦,不对,我不杀你啊,可能还会有人杀你,你要能活,那便做个好皇帝吧,嘿嘿,嘿嘿!我呢,这就走了,走了!”

毒神又在皇上胸口拍了几下,而后又才回到小乙身边,小乙只觉脸上有一小股风气,味道极重,恶臭无比!可说来也怪,吸了这东西,整个人头脑都清明了起来,而后脖子也有了知觉,也是能够把头转过来了!小乙转头过来,见着了近处的毒神,还有离他稍远一些的沈沐阳!沈沐阳脸上梨花带雨,哭成了泪人儿!小乙心头一动,沈沐阳,她会不会是听到刚才毒神所说,以为是自己连累了皇上,导致这一场悲剧!小乙当然明白,她与世无争,即便是皇上,她也不会强求他为自己做任何事情!可是,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个迷乱皇上的狐狸精,到头来,还是要人人喊打!小乙突然觉得好生难过,又是十分的愤怒,是啊,自古以来,每每有这皇帝因女人失了天下,世人便会把责任一概推到了这女人身上,似乎只要没这女人,那皇帝老儿的天下便能长长久久一样!呵,真是可笑至极,可笑至极!

正思索着,毒神又开了口,听他说来,

“哎,能动了吧,嘿嘿,你现在最想要做的,是什么呢?!”

小乙以为毒神在对自己讲话,正欲回他,可又突然听到另一人讲话,

“不,用你,管!”

这一声讲出,十分的艰难,不过,却是格外清晰!那声音从自己的身后传来,小乙转过身去,瞧了个正着!哦,是皇上在说话啊,哎哟,刚才毒神拍了他几下,原来是为他解毒呢!皇上年岁也是不小了,刚才解了毒,身子仍是不大听使唤,因此,即便是爬,那也是相当的困难!他一点一点往前挪步,瞧那方向,应该是向沈沐阳去的!哎,他也真是个痴情之人,即便到了这个份上,仍是要在第一时间赶到沈沐阳那边!

小乙觉出自己有了些气力,于是努力撑起了身子,瘫坐了下来!毒神来到他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而后,竟也是跟着小乙一齐坐下!小乙瞧了他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二人一齐盯着皇上,而另一边的沈沐阳,见到皇上朝她这方过来,亦是拖动着绵软无力的身子向他那方爬去!

这场景让人好生感动,可毒神却是伸出手指向他们,道出了这一句来,

“你看他们两个,像不像是一对虫呀!”

也是,二人身子贴在地面,慢慢朝中间过去,还真像是那虫子呢!小乙浑身仍是无力,若非如此,他定要过去帮忙!

毒神似是猜到了小乙的心思,又道,

“你可别去帮他们,他们这样,所有人可都会被感动得稀里哗啦,哈哈,你们的皇上最爱作秀,这一次,可是个极好的机会哟!”

小乙很是无语,只当毒神没有讲话!

再看那二位,双手已然紧紧抓到一齐,再多努力,终于挨到了一处!小乙看到沈沐阳浑身都在颤抖,皇上虽然轻些,但也没好到哪里去!是啊,几十年的感情,早就超越了一切!他二人没有讲话,只是把头贴在地上,眼看着对方,良久,未曾动过一下!

毒神看不过眼,又道一句,

“真是怪恶心的,不想看了,不想看了!”

可他虽是这般说话,眼睛却仍是望向那方!

小乙回他一句,

“你不说话,没人会当你是死人!”

毒神听了这话,呵呵直乐,又道,

“还别说,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敢对我说出这样的不敬言语呢!”

小乙转头瞄了他一眼,冷笑一声,道,

“我可一点儿不怕你!”

毒神回道,

“对,对,我知道你不怕,知道你不怕!嘻嘻,你是个不错的小子,你若是愿意跟着我啊,我定然不会亏待于你!嗯,我那一堆没用的徒儿都死翘翘了,我这一身的本事,正愁没人继承,要不,你来,我全都教你算了!”

小乙轻笑一声,回他道,

“得了吧,谁要跟你学那害人的东西!”

毒神有些急了,忙道,

“你要知道,用毒最厉害之人,也必是那最懂毒药之人,因而,也会是那最强的解毒高手!我这一辈子啊,也是差不多了,你若把这些都学了去,以后想要用这来救人,那我也是管不着的!”

小乙心头一动,他怎会对自己说出这些,难道,难道他真是看上了自己,想要收自己作他的徒弟?不会吧,毒神要收自己为徒?哎哟,小乙脑中嗡嗡作响,就似有千万只蜜蜂在里边盘旋那般!更可怕的是,他竟还说,可以用他教的本事来救人,这可不像是毒神吧!小乙又转头看了毒神一眼,毒神反过来朝他一连眨了几下,似乎是在等着他的回应!小乙忽然有个奇怪的想法,难不成,毒神这是要放下屠刀了么?!

不过,小乙当然还是不会答应他,于是回了话,道,

“呵,我才不会跟你学这,我只盼武艺精进,能够正大光明的将你打倒在地!”

毒神倒也不恼,又是眯眼笑起,回道,

“你啊,总有一天会想通的,想通之后,便来找我!”

小乙冷冷道,

“你别想啦,我是绝对不可能向你学的!”

当然,小乙也是有这自知之明的,自己根本不是那块料!他回忆起曾经,初时接触到医术,他与童陆便多有排斥,做些粗活,诸如采药晒药之类倒还行,可记那药理药性,可是要把他们给逼疯!与之相反,白青倒是学得不错,若是再有个厉害的老师教导,以白青的聪明才智,定能消化吸收,最终成为一代名医!小乙又一想,这大奸大恶之人,也必然是有真本事的,若他真的愿意放下屠刀,好生教导白青,或许真会有益于世间呢!想到此处,小乙不由得又摇起了头来!不对,不对,这家伙是世间大恶,他的话,又怎么能信!对付他最好的办法,还是一棍过去,打爆他的头才是!

毒神笑嘻嘻看着小乙,又道一句,

“没事,我还有时间,不急,不急!”

小乙狠狠瞪了他一眼,把脸转回过去!

皇上和沈沐阳所中之毒轻了许多,二人趴在地上歇息了一阵,这才相互搀扶着爬了起来。往后挪了几尺,皇上后背靠到了石柱之上,这样撑住了身子,也是要好受了许多!沈沐阳与他并排着,头歪过去,靠在皇上的身上。沈沐阳并闭着双眼,嘴角带出了一丝笑意!在这样的时刻,她最终还是感觉到了温暖!她的男人,在最最危险的时刻,亦是没有放弃她!为了救她,他宁愿舍弃天下人,舍弃所有的荣华富贵,舍弃自己的性命!情深如此,她也应该感到满足了吧!小乙再看皇上,他亦是露出笑来,虽然脸肿了一片,看上去有些不大和谐!

小乙心中颇为感动,可毒神却是不以为然,他揉搓着肚子,问了一声,

“小乙,我问你啊,觉得,这男女之间,最惨的事是什么啊?!”

小乙一听这话,也是一惊,这毒神,又怎会突然问出这来呢?见到眼前这二位恩爱情景,小乙自己也是颇为伤感!他本不愿答他,却又不知为何,慢慢讲出了这话,

“日夜相思而不得,或是近在咫尺远在天涯吧!”

毒神呵呵直笑,用肩膀撞了小乙一下,而后又才说来,

“不对不对,我以为啊,是亲手把自己最爱的人杀死才是!”

小乙瞪大了双眼,转头看向毒神,他仍是盯着皇上那边瞧看!与此同时,亦是响起了皇上那悲痛欲绝的话音,

“沐阳,你怎么了,沐阳,沐阳!”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