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八 心疼皇上

五八 心疼皇上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是皇上,这一声底气十足,这才像是一国之君该有的气势嘛!小乙往那方看去,果见皇上慢慢走了进来,他的衣裳沾了大片血迹,不用猜,正是沈沐阳留下的!沈沐阳没了,小乙自是难过非常,不过,看到皇上很快振作起来,也是颇在感欣慰!他用情过深,所以之前才会失了神,不再为情所困,或许对万千百姓而言,也是件好事吧!

“皇上?兄弟们,你们也是见过皇上的,好好看看,他是不是皇上?”

那将军一眼见到了皇上,便大笑出声!小乙听他讲出这话之后,更男确信这家伙绝对不是来救援的!而进来的这些位骑兵,多半也都是他的亲信,他说什么,那便是什么,所以说,你是不是皇上,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重要!小乙又一想,若是之前没有打得那么狠,他这般说法,也不会那么可信了!

皇上又往前走着,前方士兵跳下马来,将其团团围住,一人大喊,

“莫再往前,否则格杀勿论!”

呵哟,这可厉害,就一个小卒,也能对皇上这么叫板!果然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呀,小乙看到此处,也是有些心疼皇上了!

皇上听了这话,却是仰天而啸,狂吼一声,又道出一句,

“那好,来啊,来啊,我倒要看看你到底长了几个胆子!”

小乙听这狂啸,多少也能想象得到皇上当年驰骋疆场的影子,没错,也只有这样的英雄人物,像沈沐阳这般高傲之人,才可能会倾心于他!

皇上步步往前,直逼着对方往后退走,对方刚才还那般强势,这个时候,却是不敢出手了!小乙不知他们心中怎想,不过,只要那什么将军一声令下,或许就不会再管这许多了!更有,若是皇上真的补他们杀死,那场中数百江湖人士,还有那些位宫女太监,也肯定是没有活的可能了!

毒神乐呵呵道,

“我这药啊,半个时辰之后,应该也就能活动了,他们肯定会抓紧时间,啧啧,瞧这局势,似乎不大妙啊!”

皇上只一个人,面对里里外外如此多全副武装的士兵,需要怎样的胆量呢!皇上也不是傻子,他也知道这些人冲入皇宫,绝对不会是来救自己的,可他仍是要出来,这得要多大的勇气啊!小乙一直到此时,方才觉出他像个皇上,亦是对他生出敬意来!

小乙转头看向毒神,又问,

“你把解药给我,我去帮他!”

毒神却是在装蒜,回他道,

“哎呦,我可记不得放在哪儿了!”

说完这话,又是笑眯眯的把下巴放到自己肥胖的手背之上,继续看向皇上那边!小乙知道这家伙一旦想好,绝难改变,于是往他那边呸了一口,而后转过头去!

“哈哈,来啊,来啊!”

皇上又几乎是要把自己的脖颈抵到对方的枪尖之上,小乙见着,也觉心惊!他很想对皇上讲,你可千万莫要冲动,毕竟你只一人,连个帮手也没有,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对方也只是小卒,即便到时怪罪起来,杀了也就杀了嘛,根本对那叛军够不成一丝威胁!

那将军见此一幕,却也一点儿不慌,大吼一声,道,

“再往前走,便把他扎成刺猬!”

小乙心头一紧,这家伙果然发话了,这可都是他的人,也皆是身经百战,这一声令下,皇上可不就要倒霉了么!小乙手上仍是无力,棍子又在毒神手里,也只有干着急的份!

再看皇上那边,脚步仍是未停,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对方显然也是忍耐到了极限,怒吼一声,

“杀!”

长枪直往皇上胸口刺了出去,呵,他们还真的动手了呢!小乙攥紧了拳头,也是替皇上捏了一把汗!不过,皇上虽然年岁不小,但也是从马背上过来的,这生经历的战事,可是比这些位多了太多!长枪未到胸口处,皇上身形一让,将将好避了开来!那枪尖擦着皇上腋下出去一尺左右,皇上猛的身形一转,那枪连带着人,便往侧方飞了出去!小乙也是大感惊奇,毕竟那人个头也是不低,再加上身披重甲,可是不轻呢,皇上这一下,竟把人带飞,真是厉害得紧呢!小乙又一想,皇上这般年纪,还能有些能耐,年轻之时,应该也是异常勇猛的,所以说,他十多年前做了皇上,也没几个不服气的吧!

那人被皇上带走,直往身边那人身上撞了过去,那人见到皇上出手,也是早有防备,不过,还是用了好大力气,方才让同伴止了下来!与此同时,皇上周围其余人等,又是同时出手,一连五六件武器,便往皇上身上各处招呼了过来!皇上倒也不慌不忙,借着那枪之力,又往对手飞身过去!后方几人武器交汇之处,正是刚才皇上所站位置,只不过,他已经让了开去,这几人的招数,可都算是落了空了!

“杀了他,重重有赏!”

那将军坐在高头大马之上,虎虎生风,他微微抬起下巴,直看着皇上,而后道出这一句,不带一点儿情绪!小乙知道,这家伙就没想让这里边的人活着,所以,皇上自然也要死的!皇上一死,这里边的数百位,又岂会有不死之理?呵,这家伙之残暴,恐怕连毒神也不及呢!若是这江山让给他来坐,不知又会改变多少人的命运!

“唬!”

众骑兵一齐叫出这一声,声势之猛,只差没把小乙从墙上震落下去!不过,还是有好处,这地方并不太宽,不能发挥出骑兵的厉害,所以,皇上到现在还能与对方勉力一搏!

皇上身子一转,夺下了那长枪!枪锋在空中一摆,转而劈砍了下去,对方抬起兵刃抵挡,皇上在最后时刻往回一收,枪头在空中一滞,又是晃,再次反击过去!对方哪能想到,皇上如此善于持枪,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一来一回,枪头从他的武器下方直戳过去,在人喉咙处捅出了一个窟窿!而后血流直奔出来,飞出老远!

小乙见此一招,亦是大声称快,没想到啊,皇上仍是宝刀未老,不出手则以,一出手惊人!小乙又一想,自己也能使出这般招数,不过,与皇上相比,无论速度或是力道,还是要稍差一些的!可是,自己有神兵在手,若是遇到刚才那种情况,大可直劈下去,也能要了对方性命!

再看皇上那边,他一招刺死一人,对方的怒火立时高涨,这个时候,即便知晓他是皇上,或许也不会留手了!各人抢攻了上去,皇上的长枪来回穿刺,不过,这时大家更多了防备,他一连使出好几招精妙绝伦的招数,却只是伤到了一人!当然,这也与对方全副武装有关,要不也绝不会是这个样子!

皇上明白自己所处境地,频频避让,被他夺走长枪的那人,也是成了他的护身符,他始终伴在对方身边,对方也是为他挡下了不少杀招!不过,小乙明白,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过不多久,体力不支,对方便能轻松取胜!此时,想必唯一的好事,便是这些人需要赶时间,可不能与皇上再多纠缠,以免再多生事端!

“废物,都滚,让我来!”

那将军发话了,他见着手下人不得力,可不就要亲自出马了么!这话音刚落,他与皇上之间,很快让出一条道来!来不及多想,他身下的战马嘶鸣,竟是直往皇上那方冲了过去!小乙注意到那匹战马,威武神骏,马腿也比其余高出几寸不止,它亦是身披铠甲,威风凛凛!这一骑在极短的距离,速度已是奔得奇快,这马儿的脚力,可是当真了得啊!

皇上正背对着那将军,当然,他要把后边的杀招挡下,才有可能转身对付那将军!当他回头之时,战马已然到了跟前,直直冲撞了过来!皇上手中长枪枪头在后,也只能用这枪尾来挡!枪尾并不锋锐,虽说正正击中了马儿胸前,却是对它产生不了太大影响!马儿来势未减,疯撞过去,皇上整个身子都被它带了起来!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皇上身后也让开了一条通道!皇上身子凌空,已然不听使唤了,还好长枪枪头猛的向下,插入了石板缝隙之中,这才借着长枪之力,停了下来!

可是,那一骑却仍是未有停歇,将军手中长矛又已赶到,直往皇上胸口戳了上去!小乙喘不过气来,这两下太过迅猛,若是换作自己,那也绝难抵挡!皇上刚被战马撞飞,想必内心也是血流涌动,小乙看出他嘴角已然带血,想来是受伤不轻!而那将军这一矛过来,势如破竹那般,谁人能挡,再加上皇上手里已然无一物可挡,想来,也就只有一死了!

小乙不由得闭上了眼,他不忍再看,他知道,皇上定是要随着他的沐阳去了,也好,就让这一对有情人,在这黄泉路上作个伴吧!可是,小乙却又听得一声轻响,马蹄一阵嘶鸣,而后,便再无更多动静了!

片刻之后,又是听得一人言语,

“连皇上都敢杀,你倒是心狠手辣!”

小乙立时睁开了眼,不仅是听到了这言语,更重要的是,这人他认得,可不是刚才各处找寻的大将军么!小乙往皇上那边一看,果真见到那个熟悉身影!拓跋鸿,曾经的大将军,瑶儿的父亲,当然,也是小乙的岳父大人!自小乙下场之后,就再未见过他了!小乙本以为,他对皇上有些积怨,或许会在皇上最最无力之时出手,或只是教训教训他,或是干脆直接杀了了事!他很难想象,如此危急关头,他却是挺身而出,助皇上躲开了这致命杀招!拓跋将军手握长枪,站在了皇上的身侧,而那马上将军,则已经骑马到了皇上后方!也是,速度这么快,当然要来回搏杀的嘛!

“你又是谁,报上名来!”

马上将军长矛直指拓跋将军,问出这一句来!拓跋将军大笑起来,身子亦是跟着狂颤起来,

“我,拓跋鸿,不知你是否听过呢?!”

这拓跋鸿三字一出,小乙能看出来,这场中所有的人都是紧张了起来,看来,这名字在他们心中,或许仍是神一般的存在吧!这马上将军的手下,多不过千人,可拓跋将军呢,那可是统领数十万兵马的正牌大将军呢!他战功赫赫,在军武之中,应该也是名气极大,因而这些人一听到他的名儿,也都肃然起敬!当然,拓跋将军被传已死,众人自然也都听过的,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也不知又有几人能够相信!

马上将军冷笑一声,说道,

“拓跋鸿?那个私通外敌,欲要颠覆我大宋江山的狗贼?哈哈,正好,正好,我今日也一齐送你归西!”

这马上将军也是个急性子,说打便要打,马儿亦是颇通人性,被他轻轻一驱使,又是直往皇上和拓跋将军这边过来!这马可真是好马,立时便已到达,长矛亦是直戳拓跋将军心房!拓跋将军大手一挥,长枪弹起,枪头直往对方矛尖而去!而他的另一手则是揪住了皇上,二人一同往后方倒下,这才堪堪躲过了那战马直撞!拓跋将军刚才那一枪自然也是虚招,目的性也很明确,正是要来保护皇上!再看皇上,他狂喷出一口鲜血,不过,这鲜血吐出之后,反倒觉得好了许多!或许是那口血之前一直堵在喉头,让他一时喘不过气来!

拓跋将军与皇上此时背对着背,互为依仗!小乙忽的想起,之前皇上处处针对于他,此时他反倒是舍命来救,二人之间的关系,实在太过微妙!皇上仍是手持长枪,拓跋将军则是换作了一把刀,这刀正是刚才皇上将杀死那人,也是刚好让他用着!

“没想到,最后却是我来与你并肩作战吧!”

拓跋将军大笑出声!小乙听得出来,他并无责怪之意,无论怎样,他都皇上,天下之共主,自己呢,只能算作是他诸多手下之中的一位吧!他的生死,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重要了!

皇上听了这话,亦是仰天而笑,回他,

“真没想到会是你啊,咱俩今日一齐死了,也算没白白结义一场!”

小乙心头一动,哎,这二人竟是有过结义之举?既是如此,那皇上又为何会如此不信任他呢?哎,或许,还是别有用心之人在挑拨离间吧!

拓跋将军又道,

“哈哈,好,好,今日大战一场,来世再不相见!”

皇上略有迟疑,而后回了一句,

“来,大战一场!”

至于这来世再不相见,皇上选择忽略了它!小乙明白,拓跋将军是真的伤透了心,才会讲出这样话来,而皇上,自然也知自己多有亏欠,亦是多有沉默!

马上将军却是一点儿也不在乎,也是,他这么多精兵,他二人再厉害,又能杀得了几个呢?他骑在马上,矛尖直指天际,怒吼一声,道,

“杀!”

这一声喊出,众将士躁动了起来,直往皇上和拓跋将军那边围拢了过去!小乙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只因看到双方可都开始使出搏命的招数了,二人频频陷入危险之中,虽然还未让对方杀倒,但也都负了伤!皇上胳膊上挨了几下,拓跋将军的后背也被割开了一条口子!

小乙很是着急,忙着说来,

“快,快给我解药,我去助他们一臂之力!”

小乙回头看向毒神,毒神的笑容好生奇怪,他看着那方战场,不住的点头,又道,

“哎,时间也差不多啦,我也该走啦!”

小乙急道,

“解药,解药,快给我解药!”

那边皇上和拓跋将军,二人各击倒一位,算是打了个平手!毒神见此一招,不由得叫起好来,

“这二人年岁都大了,可仍能看出当年之勇啊,不错,不错不错!”

小乙怒道,

“快给我解药,快给我解药!”

小乙这已经是第三次说了,可是,毒神还是只当没听到那样!他眼珠子一转,又才道来,

“用不多久啊,他们就得死了,哎哟,真是可惜,可惜啊!”

小乙狠狠道,

“你,都是你,都是你!”

毒神笑道,

“谁让他们这么笨呢,一齐走了,可不就都好了么!”

小乙道,

“他们可不像你,无论死多少人,你都不会难过一下,掉落一滴泪!”

毒神笑呵呵道,

“哎,你倒是明懂我呢,嘻嘻!”

小乙又道,

“快啊,给我解药,我去助他们!”

毒神直摇头,回他,

“你即便去了,又能救得了他们?呵,别要痴心妄想啦!这可是皇上精心挑选出来的勇士,以一敌三尚且无有胜算,又何况是这等局面呢!”

小乙很是着急,竟是反问他一句,

“那我,那我该怎做才好?!”

毒神哎了一声,反问他道,

“你,你刚才是问我来着?”

小乙确实已经没了办法,咬牙回他,

“是,我是在问你,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毒神微微点下头来,看来也是在思索,怎样为小乙出谋划策,片刻之后方才回他,

“你问我啊,那我问谁去呢!”

说完,又是呵呵直乐,把眼泪都给笑了出来!

小乙看出他是在打趣自己,怒气上涌,欲要大喊出声!他知道,二人本是藏在此处,对方并未发现,可是,如果自己大喊一声,引起了对方注意,必然也会招来杀身之祸,呵,到了那个时候,毒神再想置身事外,可没那么容易了!还有一点,他确定毒神并不想要伤害自己,所以,也算是用自己来赌上一把!

不过,毒神还是一眼看了出来,小乙还未真正发声,嘴巴便已被他那一只大手给捂住了!毒神笑嘻嘻说来,

“你这小子,可真是皮得很呢!好,好,我有办法,与你说便是!”

小乙不住点头,他很着急,眼看那皇上和拓跋将军二人身上又是添了多处伤口,再这般下去,可真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了!小乙催促道,

“快说,快说!”

毒神却是轻叹一声,回他,

“我要走啦,也不知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到你!算了,不想了,不想了!嘿嘿,我之前遇到个极有趣之人,算是相见如故,所以啊,我这就去寻他了,至于毒神嘛,就如我之前所讲,世间再无此人!我的那些个手下,我也各自安排他们散去,以后如何,我也管不了了!”

小乙不知他为何突然说起这个,他言语之中,似乎多有伤感之意!不对啊,他真是毒神么,小乙竟是又有一些不大确定了!他说他要走了,还要去找一个人,那人,又会是谁呢?他之前问过自己,愿不愿意与他同去,可这个时候,他也知道小乙无论如何是走不了了,所以,他也不愿强求,甚至连问了不问一句!看来,他也是了解小乙的!

小乙问他,

“你要去哪儿?”

毒神笑道,

“去老老实实过上几年平常日子呗!”

小乙一时无语,不知如何回他!他心中极乱,毒神,这个一听到他名儿,都会害怕的家伙,竟对自己说,他想要去过几年平常日子,呵,你敢相信?!

毒神见小乙面色凝重,又道一句,

“别要太想我啦,若是有缘,咱们自会再见!现在,就来说说,如何破这一局吧!”

话题终于又转了回来,小乙瞪大了眼,问他,

“怎么破?!”

毒神笑着回他,

“他们人多,你们这边的人,也是不少的啊!”

小乙又往那方一看,眼神一亮,立时明白过来,

“你是说,把他们的毒都解了,自然就能赢了!”

小乙很是兴奋,自己刚才是糊涂了么,竟是连这个都没能想到!不过,这毒还得毒神来解才行!

小乙急急问道,

“怎么解,怎么解?!”

小乙忽又想到,别说自己过去会被人拦下,即便无人阻挡,给众人解了毒,也不知需要多长时间,到那时,皇上和拓跋将军,也早就死于对方乱刃之下了!

毒神似是看穿了小乙,笑着回他,

“我知你在想什么,你的这玩意儿,借给他们使使不就是了?!”

毒神拍了拍小乙的长棍,还有那黑丝游离其间的枪头!是啊,自己怎么这么笨,拓跋先生和皇上都是用枪高手,他们二人之中,无论谁人得此神物,实力必会大增,亦能再多挺一阵!

小乙已然说不出话来,对着毒神直点下头,毒神笑笑,掏出一只布包,送到了小乙鼻尖,而后说来,

“闻闻这个,半刻钟后,你就能恢复如前了,到那时,要不要再去帮忙,就随你意了!嘿嘿,那我走啦,有缘再见!”

说完这话,毒神伸手拍了拍小乙后脑,而后一跃而下,当然,他把小乙的长棍也给带走了!不多时,从这墙外某处忽的飞起一物,直往那皇上与拓跋将军而去!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