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二 光阴似水物是人非,蜂蝶乱舞本性而为

〇二 光阴似水物是人非,蜂蝶乱舞本性而为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窗外鬼声骤然停下,七子轻轻探出头来,想借那月色查看外边情况。忽的,那声音再次响起,由远及近,最后就似在耳边发声一般。七子哪受过这般惊吓,差点跌坐在地,他满头大汗,屁股刚一触地,大手往下一撑,蹭的站起,大喊,

“是人?是鬼!速速现身!”

长棍把窗顶开,七子鼓起勇气把手探了出去,未见异象,他翻身出去,四下查看,再无任何发现。他四处观瞧一阵,觉出这是一处小院,院中房舍大都破败不堪,只他们所住那间有所不同,应是有人常来打理。七子慢慢回到屋中,大山仍旧睡得香甜,他刚一坐下,门外又是鬼声四起。七子这次胆子壮了许多,赶紧持棍出门,那鬼音极速消去,可还是被七子辨明了方向。他装作并未发现异常,无意识的四处游走,其实早注意到了旁边轻微的喘气之声。他不作声色,慢慢靠近这方,待到长棍所及之处,便要发招。正此时,却听得身后又有鬼声,他也不管其它,径直朝之前那人攻去。七子心道这人故意扮鬼吓人,可要将他捉住,问个缘由。长棍还未触及,却被怪力弹开,七子这下真是大惊,却听得身后有人说话,

“七子,慢着!”

原来是大山,七子这才慢慢平复心情,静下来听大山如何说道。

“出来吧,这里没外人。”

七子好生奇怪,四周却是缓缓现出几个人影,七子心中盘算,竟有五人之多,两大三小,皆是黑衣打扮,隐入黑色之中确是不易被人发现。

“这外边太黑,进屋说话。”

众人跟着大山进去,大山摸出一节烛火点上,屋内有了光线,七子这才看清这几人模样。只见两位大人脸上抹满黑泥,一点不见人样,衣衫褴褛,外黑内白,在黑暗之中舞动起来,倒真有些吓人。再看三个小孩,也是一般模样,不太吓人,倒是有趣得紧。七子疑惑问道,

“你们是谁?为何会在此处扮鬼吓人!”

那两位大人目不转睛盯着大山,并未听到七子说话,七子看他二人这般模样,应该事出有因,只待听他二人说话。

“你,你是?是姑,姑……”

大山微微点头,那二人竟是惊声尖叫起来,随后又赶忙捂住了嘴,为表兴奋,二人还是在原地上下跳动一番才停将下来。三个孩童大的十岁初头,小的不过三四岁,三人都觉有趣,嘻笑着奔跑开去,大山抓住一个最小的抱在怀中,小孩也不怕生,伸手要去够大山的面具。七子满头雾水,不知发生了何事,不过知道对方并无敌意,心头也是放松不少。大山捏着小孩脸蛋,笑问道,

“说说吧,怎会在此处扮鬼?”

那男人回话道,

“哎,这家中衰败,房子也被抵押出去,眼看就要被那些人给占了,我没办法,也只想出了这招。没想到,还真管用,头一个被吓傻了,后来流言传开,更是没人敢来。于是这宅成了凶宅,常人不敢靠近。最近上眼皮子老跳,还以为会有恶事发生,害我提心吊胆好一阵。哈哈,原来是喜事,大大的喜事!”

大山示意众人坐下说话,道,

“哎,一下这么多年,没想到这宅子竟然还没被人占去!”

那人回道,

“哎,可不是么,一晃就是十多年。自从你们走后,老爷一病不起,不久就与世长辞了,也是从那时起,家道中落,再无往日气派景象。公子顽劣至极,一两年间便败光了所有家财,再后来四处借债躲债,家宅女佣尽数卖光,都还不够还本的。哎,可惜这祖辈多少年的努力,被他一朝毁了个干净。”

大山早已猜到七七八八,道,

“哎,世事无常,也怪不得别人。”

二人一同摇头叹息,这次换作妇人说话,

“这公子变卖家宅之后,自知这雅州境内再无容他之地,便卷款私逃,听说路上被人抢了,最后沦落为难民,死在逃难的路上了。不过没人亲见,作不得真的。不过,不过,公子没吃过苦,没遇过事,只怕,只怕在外边也是极难的。”

说着那妇人掉下泪来,泪水沾上黑泥,又被她一擦,把脸弄得更花,小孩看到直乐呵,妇人破涕为笑,笑骂一阵这才收住了口。看着这些个小孩,七子也觉欢喜。大山思索片刻,问道,

“这老宅房地契可都还在?”

那男人回他,

“当给了吴老五,可他也怕鬼呀,想要出手,却是没人肯要,现如今只怕白送人也没人敢要。至于这房地契,应该也还在他那里。”

“开赌场的那吴老五?哎,这小子爱到他那去,只怕这家财也是大多装进了这老家伙的腰包。”

男子点头,又道,

“可不是么!听说这房地契只当了三分之一所值,当真是心黑!”

大山又问,

“这吴老五可还在老地方?我去把房地契拿回来。”

男子回道,

“还在那雨城东巷,最热闹的地界!”

大山点点头,道,

“七子,今晚好生休息,明天与我走上一遭。”

七子明白,他又转头朝那男人看了一眼,问他道,

“对了,你们住在哪里,不会一直待在这宅里吧!”

那男人笑笑,回道,

“当然不是了!这鬼宅周遭早就没人住了,我们住临近巷口的一间,平日在家,也能看到这边动静。若是有人晚上前来,便从后院假山进来,扮鬼将他们吓走。我二人都还有活计要做,不然怎生养活这几个光吃不吐的臭小子!”

“那行,你们先回去休息,待我取回房地契,再来与你们相会。还有,还有!哎,不知怎么感谢,你们这些年还把这屋子收拾如当年一般,也是费了心了!”

那二人连忙回道,

“可别这么说,当年老爷小姐都待我们不薄,如今能有这好日子,也多亏了他们!那我们就先下去了!”

“去吧去吧!”

二人带着孩子一起走出门来,向那后院行去。

屋内只剩大山七子二人,大山长叹一口气,说道,

“七子,晚间中了迷药,你可曾知晓?”

七子挠了挠头,回道,

“我出了门便头晕目眩,一醒过来,便在这床上了,根本想不起来中间发生了何事。不过大山哥,那些人是在我们的饭菜中做了手脚么!若是在酒中,那你也喝了许多,为何像没事的一样!”

大山笑着摇头,

“不在酒中,却是在那汤中!”

七子更加不解,又问,

“若是在那汤中,大山哥可比我喝得多,为何没中迷药!”

大山笑笑,

“我这身子不知为何,寻常迷药不起作用。我虽喝了不少,可中途上的那次茅房也已然吐得干净。”

七子方才明白过来,

“大山哥怎知这汤中有药!”

大山闭上眼睛,微微把头扬起,

“那小伙计虽是明眼人,听我点了鲜鱼,他眼中一闪,却是露出了马脚,再加上这鱼汤味道确实有些异常,还是比较容易识破。在酒中下毒太过寻常,若是下入鱼汤,更不易被人察觉。你被迷晕后,被我倒扛起来,也是将肚中汤水吐了个干净,因而才能这么快醒来。这江湖多有凶险,确实要多加谨慎才行。”

七子腹中咕咕直响,之前极度紧张,倒是忘记饿了。

二人从出发开始,好容易有个舒适的住处,也是睡得大好。天刚蒙蒙亮,七子跟着大山从那后院假山密道转出,果然不出所料,有人在宅外盯梢,二人动静极小,并未引起那些人注意。走了好长时间,便到了一处宽阔街面,大山从小贩那买了些吃食,便直接去了那五魁坊。

这五魁坊处在这雅州最为繁华的地界,两条主街交汇,门面宽大,背靠青衣,开门迎客,日夜不分。听说这越是繁华之地,赌徒也越是疯狂。七子看那招牌巨大,只怕能改上七八个普通店招,当然这木料也很有讲究,一眼便知非同寻常。门口四个守卫刚换了班,个个穿着粗狂,该露的肌肉一点没少全给露了出来。两个二十岁小伙并肩从里边低头走出,眼圈黑红,应该是赌了一晚,又输了个精光。二人走进赌馆,四个守卫瞪眼盯着,像是看贼一样,不过也未进行拦阻。

进了赌坊,七子也被这规模吓到,只见里边大大小小的赌桌不下十张,正中那张最大,围在这里的绝不止三十人,正赌得热闹。七子踮脚看去,只见人群中间的那荷官双臂雪白,把手中骰碗举得老高。

“大山哥,你看,那竟是个女子!长相也是极好,只怕这些人赌钱是一,看这美女是二!”

大山笑笑,拉住一旁跑堂伙计,

“老五在何处,给通报一声。”

那伙计缩起头来,回道,

“我,我我不知道啊!”

大山在他耳边说道,

“那去找知道的人!”

语气有些狠,那伙计被吓着了,赶忙去通报他人。不多时,一人迎了出来,身边还带有两位打手。来到大山七子身边,上下看了一会,未觉出什么异常,这才说话,

“哪来的?哼,想在这里闹事?!是不是想找死!”

大山微笑着上前,两个打手还未反应过来,他就已然贴到那人脸上,二人正要出手,那人却是抬手阻止。也不知大山说了些什么,那人沉下脸来,脸色变红,又转为暗紫,半晌方才吐出字来,

“跟我来吧!”

二人跟着他从侧门走出,经过几条走廊,来到一处院落。那人上前禀报,又迅速回来告知二人,

“五爷有请!请随我来。”

大山七子进了院中,各种鸟叫声此起彼伏,这主人家不嫌吵闹,还真是有异于常人。刚入厅堂,迎面而来一位慈眉善目老者,头发花白,鼻头稍稍歪向一边,脸上堆笑,让这歪鼻不再那般明显。七子怎么看这人都不像是开赌坊的,他从前只听说开赌之人,都是一方恶霸,要与这老头联系到一起,还真是难以想象。老头开口说话,

“我们的大侠回来了,真是天大的好事!今日就让老五为你接风,以洗去这一路风尘。”

大山笑笑,回道,

“老爷子身子健朗,倒是越发慈善了!”

那老五笑笑,

“兄弟们多有抬爱,才在这地界有了些威望,只是虚名罢了!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咱们坐下说话!”

大山也不客气,随意找个位置坐下,一旁茶水温热,应是刚沏好不久。大山喝了半碗,说道,

“我也有事说事,老爷子也不用东猜西猜了。我这次来,就只为了那房地契约,再无其它。”

老头子思虑良久,道,

“这事好说,送你也是无防。你既然这般坦诚,我也说些心里话。你这突然在江湖中消失,又突然冒了出来,这些日子底下已然有了些消息,不知你可否知晓。”

“但说无妨。”

那老头继续说道,

“你二人早已入了福泽榜,高居榜首啊!值这个数!”

那老头伸出五指,又道,

“直比那其余百人加起来还要多!也不知你们惹到什么厉害角色,这般大手笔!”

七子念叨那福泽榜,却被老头听了去,

“这福泽榜啊,便是江湖中的悬赏名单了,按照赏金大小依次排序。这福泽榜,顾名思义,能够成功擒住榜中之人,便是天降福禄,地予恩泽。可是,这榜中人也都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想要得到这赏金,实在不易。不过有钱能使鬼推磨,总有那许多人,拼死也要试上一试。”

七子听得清楚,对这前路也是有些担忧。

“老爷子是否也想做这生意?!”

那老头眯起眼来,笑道,

“这生意可做不得,我虽是恶人,也不是卖友求荣之辈,在我地盘上,想要动你们,先把我给废了。”

大山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只那丁点儿交情,老爷子你也太客气了!”

老头看起来心情不错,吹了几声口哨,一位十五六岁少女捧了个鸟笼走了进来,来到老头身边立正站好。老头打开笼帘,只见里边一只白色小鸟,不知是甚品种,在这笼中四处飞窜,极是活跃,老头逗弄几下,笑着说道,

“人老了,找点事干,也不想再有那许多打打杀杀了。”

三人喝了一会茶,便去到院中,老头安排了歌舞妓,七子头一次见这种场面,也是看得脸颊飞红。午宴很早,也是极为丰盛,七子从未吃过这等大餐,可这头一晚被人迷晕,再加上有人服侍吃喝,落得十分不自在,最终也没能吃下多少。

老头吃得这般早,平日应该习惯睡个子午觉,大山也未催促,只在院中坐下,等他醒来再议。老头却并未睡去,回头便取来房地契约,交于大山手上,

“这老宅闹鬼,没人敢接手,我什么都不缺,也就一直留着。现在没啥用处,就随你处置了。”

大山接了过来,点头回道,

“多谢多谢。我把这交给于氏夫妇,还望老爷子有空多照看一下。”

老头揉了揉鼻子,笑道,

“那是自然,这宅子也归了我多年,倒也有些缘分,照看一下,也不是多大的事,放心好了。”

大山双手抱拳道,

“那我们先走了,免得再给你惹下麻烦!”

老头嘿嘿轻笑,

“不麻烦,不麻烦!”

二人告辞,由那女仆带着出来。这次未走赌馆,而是从一静匿小巷出来。女仆施礼便回,大山二人也回去寻那于家夫妇。房地契约交付给夫妇二人,就此辞行。于家夫妇挽留不住,装了吃食银钱给二人带上,大山也只取了些吃的,转身离去。于家夫妇目送二人走远,手里房地契约被攥得极紧。

“大山哥,你说那吴老五真这么好心!他虽面像和善,却真不是个好人啊!”

七子有些疑惑问道。

大山边走边答,

“有人些表面良善,背地里却爱干些无耻勾当。有些人虽然极恶,但却是恶得光明正大。谁更加卑鄙,倒是很难说清。”

二人走在街上,倒也不太显眼。行人有些混乱,有人叫喊道,

“有好戏看了,快去五魁坊!要打起来了!”

一传十,十传百,路人全聚集到那边去了。七子苦笑道,

“应该是为我们去的吧!这消息传得还真快!”

大山嘴角翘起,有些兴奋道,

“不然,咱们也去看看!”

七子没有异议,二人跟着人流朝那五魁坊行去。来到这五魁坊门前,街上早已是人满为患,周边两层小楼之上也挤满了人,众人议论纷纷,大多数人也只为看个稀奇,根本不知有何事发生。

“把那两人交出来,我们要冲进去要人,可别说我们没有提前打个招呼!”

一人大声叫喊,那五魁坊中却是无人应答,弄得那人十分尴尬。七子听得明白,这人并非雅州人士,他身后排着数十人,看那身形打扮,也都不是普通乡民,应该是从外地赶来的江湖中人,聚集到一处,要逼这吴老五交出二人。大山形象特殊,倒也不难被人发现,跟在这些人身后,看他们如何作为,倒是有趣得很。

“快些叫吴老五出来说话,我们的耐性可是有限的!”

里边依旧没有人搭话,围观百姓说话声音渐大,把这人气得脸红脖子粗。他来回跺脚,竟是骂起人来。

“他娘的吴老五,别给脸不要脸,老子给你面子,这才好言相劝,你若再不现身,休怪我们手下无情!”

这话倒是起了些作用,那几个护卫怒气上涌,若非早作过安排,只怕便要冲上来把那人绑了丢入青衣之中。

“谁这么厉害,敢在我家门口撒野!不想活了!”

七子听得清楚,这话正是出自吴老五之口。抬头一看,果然吴老五走了出来,手中提着一只鸟笼,一旁管家令人搬来凳子,吴老五侧坐在上边,另一手则拨弄小棍,逗弄那白色鸟儿。白鸟有些怕生人,四处乱窜,又狂叫不止,吴老五这才把笼子递给丫环,带了下去。

叫嚣之人倒也不怯,上前问话,

“听说那两人在你这,赶快交出来!”

吴老五大笑道,

“可笑,可笑,你说交出来就交出来?!你算个什么东西!”

“我是荆州……”

“你他娘是谁,我他妈一点都不关心,快些给老子闭嘴,否则一会按住用针线把你臭嘴缝起来,看你再嚼舌根!”

那人刚要自报家门,却被吴老五打断,真是丢尽了颜面。再看几个护卫怒目瞪着自己,身后众江湖人士也不知是否真靠得住,只好硬生生憋回怒气,往肚里咽下。

“人在不在我这另说,即便是在,我就是不交出来,你们又能拿我怎样,还想要对我也使些手段么!哼哼,尽管使来!我奉陪到底!”

这群江湖人士各心怀鬼胎,完全不能齐心,强龙难压地头蛇,他们又怎会真正与吴老五斗法。吴老五这话一出,街面上安静下来。众人呼吸可闻,浓烈的汗臭味袭来,几位大姑娘赶忙捂住了口鼻。

“唉,唉,劳驾,劳驾!借过一下!借过一下!”

人群之中有一人向中间挤了进来,挡道之人虽有不满,却还是让了开来。那人来到近前,一把搂住刚才叫嚣之人的肩膀,大笑道,

“咦,怎么,你找我呀!不知有何贵干?!”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