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六

六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很是迟疑,连忙问他,

“年轻男子,什么样的年轻男子呢?”

老者连连点头,回道,

“是啊,是啊,二十来岁,应该也算是年轻的吧!虽然年纪不大,但看上去却是十分的阴郁,实在不是他那年纪该有的东西!不过,每每看向她身边那位女子,眼中又尽是温柔!只可惜啊,那女子对他爱搭不理,他对她的一番心意,也不知人家知不知道呢!”

说到这一男一女,小乙三人也是一阵心惊,这二人,有没有可能就是瑶儿和闻默呢!按小巍公子得到消息的时间进行推理,还真有可能是他们!他们来到这里,然后从此处过河,一直往北,便能到达太行山了!闻默给小巍公子留下的线索,也就都能对上号了!

小乙显然有些激动,忙问,

“老人家,你可听到那二人叫什么名字么?”

小乙突然起身问话,也是让老者大为惊奇,他反过来又问,

“瞧你这激动样儿,难道你们还认得他们?”

童陆听他们说到此处,也是蹦跳着过来,说道,

“老人家,他们是师兄妹,男的叫女的瑶儿师妹,可是这样的?”

老者歪了歪头,思索了片刻,而后回道,

“哎,真别说,好像是唉,哦哟,你们真的认得他们呀!”

童陆笑道,

“可不是么,我们一路过来,就是来寻他们的!老人家,他们也过了河么?”

老者回道,

“是啊,坐我的船儿去的,稳稳当当的!上岸之后又去了何处,我可就不知晓了!”

果真是他们,小乙大为欢喜,是啊,一心念着瑶儿,这时总算是有了她的消息!小乙很想见她,很想再听她叫自己一声臭汉子,他真是恨不得立马飞到河对面去!

小乙太过激动,手里的大鳖没能拿稳,掉落到了地上,他往前半步,来到老者身前,急急问来,

“老人家,他们是什么时候过河的呢?”

老者下意识往后仰了仰头,笑着回他,

“瞧你紧张的,莫非你也喜欢那女娃?”

老者见小乙十分认真,也就不再打趣他了,对他讲说,

“他们比你们早一日,刚刚好,也是在我这儿借宿了一宿,那女娃尝了小老儿做的鱼汤,也是连连称赞呢!他们本想要连夜过河,可我坚决不许,直到今日一早,我才送他们过了河!他们连连感谢,还给了我好大一锭银子,哎哟,小老儿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银子呢!”

小乙当然想要立时过河,不过,看这老者,似乎是不愿在夜里行动的!小乙又问,

“老人家,真的不能在夜里过去么?”

老者头摆个不停,回他道,

“不行,不行,坚决不行!我早就发过誓的,绝对不会在夜里行船,所以啊,无论你们再说什么,我也不会做的!”

小乙心想,若是明日再去,可不知他们会走得多远,若是现在过去,自是要好些,或许,在天明之前,就能见着瑶儿!他越想越是难以平复心情,于是又道,

“那,老人家,可以把你的船儿给我们,我们自己过去,我用钱买的,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老者直摆头,回道,

“不成不成,我这小船,虽然破旧,但也算是个念想,我可不会把它卖掉!小伙子,你呀,也莫要太过着急,有缘的话,你不论隔上多久,那也能够遇着!若是没有缘分,即便是面对着面,或许也会看她不着!所以嘛,万事都不必惊慌!嘿嘿,看看,看看,你们今日可真有福气,刚巧碰到我抓到这两个大家伙,吃饱了,好好睡上一觉,明日定然行走如飞,很快就能把人给找着了!”

老者伸手过来,在小乙的肩膀之上拍了几下!小巍公子也觉他说得有理,于是接着道来,

“小乙,老先生说得有理,咱们就在他这叨扰一夜,明日再走吧!”

童陆也是不住点头,不知他是看上了那大鳖,还是真觉那老者说得对呢!只听他道,

“小乙哥,既是如此,咱们还是留下的罢,正好,老人家一人吃它不完,咱们正好帮帮他嘛!”

童陆这般讲话,老者听来,亦是哈哈大笑,又道,

“没错,没错,来来,好东西可是不等人喽!”

这话讲完,小乙也就不再勉强了!几人帮着老者一齐烧那大鳖!一只除去了头和手脚,直接翻到火里烧着,另一只,则是破开,放入锅里炖着,不多时,可就香满四溢了!

童陆倒是吃得开心,与那老者也是无论不淡,就似一对望年交那般!小乙却是没什么心情品味,随意吃了些便饱了,到外边吹了吹风,回来之后,童陆与那老者,已然睡得深沉,老者的呼噜之声,也是大得出奇,童陆在这样环境之中,仍能睡得着,真是够可以的!

小巍公子一人收拾着东西,轻声与小乙讲话,

“那些叛军,应该是从这里过去的,否则,这桥又怎会突然断了呢!”

小乙过来帮忙,回他,

“瑶儿他们应该也是发现了对方踪迹,才会跟过去的吧!希望他们莫要冲动,等我们一齐到了,再想办法!”

小巍公子又道,

“有闻默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小乙,闻默对瑶儿姑娘的感情,你又是怎么看的呢?!”

小乙回他,

“人人都有选择去爱的权利,至于能不能得到对方相同回应,可就不好说了!闻默恋着瑶儿,我也早就知晓的,从第一次见他之时,我便看出来了!瑶儿也与我说起过,只是,我多是装作不知而已!说不在乎,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相信瑶儿,她从始至终,也只会有我一人!”

小巍公子笑了笑,又道,

“真是羡慕你们,哎,也不知我还有没有这机会去爱或是被爱呢!”

小乙回他,

“只要对生活充满希望,当然会有的!再说了,你即便成了如今这般模样,那也比寻常人强上太多,喜欢的你的女子,绝地不会少了!呵呵,你若是愿意啊,就寻上一个,做对快活夫妻,逍遥于世间,不再有那许多权利争斗,想来,也会轻松许多的吧!”

小巍公子笑道,

“希望吧!不过,我现在或许不容易立得住身了,跟了我,岂不危险,呵呵,所以,这事还是莫要着急才对!”

小乙笑笑,又问他道,

“小巍,我想问你一事,那个,闻默到底能有多厉害?”

小乙其实早就想要问他了,只是一直未有机会聊起这个,今日正巧童陆和老者都睡下,只剩他二人,终于问了出来!

小巍公子微微抬头着看向小乙,又笑了笑,回道,

“你是怕比不过他吧!”

小乙无奈笑笑,回他,

“我也想要了解一下,与他之间,还有多大差距!”

小巍公子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这个嘛,我还真是说不出来!我没有见过他全力出手,每次似乎都是轻轻巧巧就把对方打倒了,他究竟能有多少实力,实在说不清楚!不过,小乙你也很厉害啊,在我看来,你们应该是不分伯仲的吧!”

他这般讲话,小乙其实也是明白的,闻默的实力,一定是在自己之上的!自己虽然拥有了神兵利器,或许才能勉强与之一战吧!

小乙笑笑,又说些其他,

“小巍,你可有想过,这些事情结束之后,又会去到何处?”

小巍公子眼中一片迷茫,回他道,

“我不知道,或许,会去到大漠吧!我总是听着,那大漠如何如何荒凉,可即便如此,鹰隼却仍能翱翔天际,捕捉到原本就不多的食物!我总是幻想着有一天,能够近距离感受一下那大漠风情,所以,在没有前路之时,或许也会去到那边看看吧!”

小乙口里念叨,

“大漠,大漠,我倒也想去看看的!呵呵,若是有机会,一齐去也不是不可呢!”

小巍公子笑道,

“这样最好,多一人为伴,日子也会过得欢乐许多!”

小乙朝他笑笑,又点了点头!这时的小巍公子,可是与以往大为不同了,他的笑,较之以往,也是纯净了许多,是那种让人放心的笑,叫人看了,也觉十分舒服!

小乙又道,

“若是走得那般远了,想来也能不用担心有人再盯着你了,你也就如那鹰隼一般,能够自由的放飞自己了!”

小巍公子回道,

“是啊,是啊!那样,也就再无后顾之忧了!”

小乙忽又想起一人,问他道,

“对了小巍,之前说起你娘去逝,你那弟弟,又是如何了呢?!”

小巍一听到他弟弟,脸上笑容立时僵住,他微微低下了头,回道,

“他本是在娘亲身边照顾,娘亲死后,他也就离开了,不知又去到了哪里!我呢,也没这心情再去管他,这兄弟情分已逝,就任他去吧!只是,希望他莫要再做恶,那样,我也就心安了!”

小乙轻叹一声,又道,

“希望,你也能寻到你想要的吧!”

二人正说着,忽又听得外边有些动静,小乙轻声说来,

“小巍,好像有人来了,人还不少呢!”

小巍公子面色凝重,回道,

“嗯,我也听到了,也不知又会是什么人!”

小乙手指后方,又道一句,

“咱们退到外边去,看清楚了再出来!”

这话讲完,二人从那篷布下方的缝隙钻了出去,虽然小些,但努力一下,也能做到!这样一来,他二人又处于暗处,若是双方交上了手,也能多占些便宜!童陆和老者仍是睡得香甜,一点儿不曾发觉有异!那声音忽的消失,不过,还是瞒不住小乙和小巍公子,他们这是靠近一些之后,也是放慢了脚步,行动的声响也因此小了许多!

“哎,有两个睡死了哦!”

有人开口说话,同时也已经迈步进来!另有一人接着说来,

“这老头,呼噜打得这么响,可是能把那鬼给吓跑了!”

之前那位回话,

“呵哟,你看看这鳖壳,这么大,被这两个家伙吃了,可真是浪费啊!”

又进来一位,说道,

“桥断了,怕是不好过河去的,这老头黑呼呼的,应该也是这里的渔民了,把他的船拿走,咱们自己划水过去吧!”

最初那人立时摇头,回他,

“不行,不行,这夜里如何敢渡河,你是想死不成?!我可听说了,黄河每年都会吃掉成百上千人,我可不想成了它的盘中餐!”

那人听了这话,方才妥协,回道,

“好吧,好吧,咱们就等天亮再去!”

又一人问话,

“那这两个,又该怎么处置呢?!”

又一位回道,

“嗯,我看这四下无人,不如就扔到黄河里边喂鱼去吧!”

最先进来那位回道,

“不可不可,咱们这次出来,可千万不能惹事!这老头,在此处多少年了,认得他的人,可是多了去了,他突然消失不见,怕是要引起别人的注意了!依我看来,还是喂他们吃些迷药,扔到外边便是!”

小乙本想着,若是他们胆敢下黑手,那自己可是绝对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哎,谁想,人家却只愿迷住二人,想来,自己手中的长棍,一时之间也是用不上了!不过,这可就要委屈童陆和那老者了!

接下来,童陆和老者被下了药,很快又被人抬到了外边,这夜里还是有些凉意,被这河风吹上一夜,可是要吹出病来!小乙有种感觉,这些人定然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还是想要弄清楚,他们到底是谁!

“好了,叫兄弟们进来吧!”

这一声呼唤之后,又是进来十来位,留下四人守在门外,其余人等则是进去歇息!里边一阵混乱,众人都在叫苦,一个说腿都快要断了,另一个讲膀子都快要不是他们自己的了!小乙二人伏在地面,见得了对方装扮,呵,挑着担子,衣裳脏得不行,只瞧这模样,可不就是普通庄稼人么!只是,从他们眼中,看出了一丝不同,不对,他们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最初进来那位开了口,道,

“兄弟们稍安勿躁,咱们不也是迫不得已么,若不是被逼无奈,谁又愿意这么做呢!”

另一人回他,

“可是哥哥啊,咱们平日都是拿刀拿枪的,挑着这个,可真是受不了啊!”

又有一人抱怨,

“是啊,是啊!要不,每人来匹马,那也行啊!”

那人轻叹一声,又道,

“我当然也知道兄弟们辛苦啊,不过没办法,官府查得这么严,咱们若是不想点办法,又如何能够蒙混过关呢,兄弟们再坚持坚持,很快就能好了!”

又一人问他,

“哥哥啊,咱们还得坚持多久哇!”

那人回道,

“昨日一早过渡了黄河,很快就能进入太行山,到那时,咱们也就自由啦!至于这些东西嘛,也就送给那老头,让他多吃胖一些才是!”

众人一听这话,立时欢呼了起来!小乙心里也在算计,这些人竟然也要去太行山,这可真是奇怪!他又一想,他们既是要躲着官府,定然也不会是什么好人,而且,刚才有人说起,他们每日与刀枪为伴,这样看来,没准就是些土匪强盗呢!忽的,又有一个念头在小乙脑中浮现,这些人,会不会也与那些逃兵一样,是些叛军呢!哎哟,越想,小乙越觉可能!

里边人又在讲话,

“去把火给搞大一些,弄点吃的吧!”

那人吩咐下去,立时有人照办了!他们又把火给烧大了些,小乙二人在外边,也能听到里边大火燃烧之时发出的噼啪之声!里边人正热闹着,小乙忽又见得远处有了些火光!哎,怎么,又有人来了不成?!

这外边守门的几位自然也发现了,忙着进来说话,

“哥哥,好像又有人来了!”

那人咦了一声,去到门口瞧了一眼,那火光可是又近了许多,他自然知晓,自己来此处,也定然早就被对方发现了,此时再想走,反倒是显得自己心虚了!于是,他回头与众人道,

“大家不要惊慌,咱们现在都是乡民!哦对,快把那两人抬进来,再喂些酒给他们吃下!”

他的手下倒也听话,很快把童陆和老者带了回来,又喂了酒吃下,而后,各自一齐吃酒,每个人也都沾到了酒气,那气味从篷布底下传来,让小乙也能闻到酒味!

那一排火光很快进前,虽然身穿便衣,可小乙还是一眼看出,这可是皇上的人啊,那几张面孔好生熟悉,可不就是那日见着的皇上的护卫么!哎,这又是怎么回事,他们又怎会突然赶到此处?难道说,他们也听到了风声,所以赶了过来,想要把那叛军一网打尽?!可是,看他们人数,也就只有十来位,比起这里边假装吃酒的,还要少去一半!

这些人到了门外,停了下来,火把排成一排,把这四周照得一片明亮。小乙二人也是往后退了好远,方才没被他们发现!他们已然把老者的住处包围了起来,似乎这里边藏了敌人!

他们还未有人开口,里边却是有人探头出来,问道,

“哎,各位也是在借宿的?哎哟,可是不巧啊,这里边实在是小,怕是装不下这么多人了,要不,你们还是往别处去碰碰运气?!”

这人话说倒是淡定,一点儿没被对方吓着!可是,他又不想想,自己如此这般,又怎么像是普通百姓呢!对方心里自然也在掂量,所遇之人,必定不会简单!

一人把火把往前推了推,刚才那说话之人,亦是把头给伸了回去,片刻之后,又钻了出来,道,

“怎么说,你们不愿再走了?也是,也是,这么晚了,除了这儿,也没个别的去处!哎,怎么办才好呢?要不,要不咱们一齐进来?只不过,你们要把火把放到外边,免得把老头子的屋子给点了!”

打火把那位淡淡回了话,

“不必这么麻烦,由我进来看看便是!”

里边人叫唤起来,道,

“快来,快来,今日带了酒,也一齐吃点!”

小乙心头好笑,寻常百姓,若是挑酒去卖,又怎么舍得吃了,这些位越想要掩饰,可就更加暴露出自己!小乙心想,既是皇上的手下,也不可能是蠢人吧,对方这点破绽,应该也是能够看得到的!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走到了门前,

“酒不吃了,我进来看看,有没有我想要找的人!”

里边人倒也痛快,立时回话,

“来来,随便找,随便找!”

那人打着火把进了屋去,一眼望去,都是些平民打扮,倒也看不出什么异常来!这屋子本就不大,一下子装下了几十号人,再加上外边摆着的装满粮食的人担子之类,倒也还是像这么一回事!那人瞧看一阵,正欲退到门外,可忽又听得一呼噜声响起,啧啧,小乙二人离得老远,也能听着,这声之大,可想而知!当然,那人刚迈步出来,可不又被这一声给吸引了回去!

他转头问道,

“是谁?!”

里边人回道,

“有位兄弟吃醉了酒了,呼噜倒是打得大声,这位哥哥,惊到了你,实是不该,我这就让他闭嘴,闭嘴!”

呼噜声立时止下,看来也是用了些特殊手段!

门口那位又往里看了一眼,回了一声,道,

“哦,是么,原来这样啊!”

里边人回道,

“可不是么,真是,一吃酒就会成这样子,哎,这辈子可都改不了了!”

门口那位不住点头,回转过身,又才继续往里行去。

“哎,几位,真不吃点儿么?!”

里边又钻出一位,如此问来!小乙心头好笑,对方没见到自己想要找的人,走了便是,可不要省去多少麻烦!可你,又是突然问他要不要吃酒,这又算是怎么回事嘛!

对方回话也是十分的平静,又听他道,

“不必了,酒就留着你们自己喝吧!”

门口那人乐了,又道,

“好咧,那就再会了哟!”

手拿火把之人,朝那人点了点头,而后转身过去,这才回他,

“好,再会!”

门口那位笑呵呵为他们送别,还在招手,可是,忽然,他的肚子上多出了一个东西,小乙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飞箭,此时,也只留下了一小半在他身前!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