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八

六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船就在前方不远,小乙只一眼便见到了!在一个回水湾处,安安静静的待着!它是被拉到了岸边泥沙之上,黄河水够它不着,若非涨了大水,也是奈何不得它的!再有,还有绳子拴住,起了双重保护,自然是很安全的了!它突然出现,也是给小乙几人多了一点希望!

四人匆忙赶至船儿跟前,老者大喊,

“一起推船,推!”

一边说着,他一边把那绳子起了下来,毕竟是老伙计,自然是熟悉得很的!小乙回身,先后又有几箭飞至,小乙长棍旋转格档,一一将其弹飞了去!那些人哇哇叫唤,可是,离四人之间,仍是有些距离!童陆和小巍公子也已经帮着老者,将那船儿推到了水边,一多半入了水,而后又才大声唤着小乙,

“小乙哥,快,快!”

小乙当然不会怕他们,只不过,不想要有那无畏的死伤,所以,还是逃命的好!小乙罢了身回来,另外三人已然上了船,船身摇晃,随时都能顺水飘走。小乙又在那船尾处用力一推,而后高高跃起,直跳了船!

与此同时,那老者也一根长竿撑住岸边石块之上,再一使力,船儿便离岸而去!初时速度不快,可入了水流之中,可就飞也似的了,啧啧,这黄河之水,果真是澎湃汹涌呢!水声哗哗直响,岸边众人的叫喊之声,也是听不真着,过不多时,可就很难再听得见了!

童陆此时恢复了多半,大笑出声,

“来啊,来啊,来追我们啊!哈哈,哈哈!”

这船儿不大,平日老者往来一趟,也只能送上五六个人,当然,若是还要装上货物,能送的人,可就更少了!不过,如今就只他们四人,倒也还算轻松!小乙又一想,此处河水如此湍急,划着这么个小船,确实还是需要一些技巧和胆量的,这老者竟能来去自如,这行船的能耐,可是不小呢!

小乙也笑了起来,道,

“啧啧,姜还是老的辣,果然如此!今日若非有老人家帮着,咱们还真是不好脱身呢!”

老者没有回话,自顾摆荡着他那长竿!小乙能够感觉得到,他有些紧张,或许也是因为他从不在夜里行船,所以有些过于担心了吧!不过,小乙也能感觉得到,他对这片水域十分熟悉,即便是闭上眼睛,多半也能安全行至对面!所以啊,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了!

老者显得十分紧张,比他还要紧张的,便是那小巍公子了!小乙本以为,这习武之人,多并都会游水的,却不曾想,小巍公子竟也是不会!这个时候,他蹲坐在船内,两手各自紧紧抓住两边,保持着这般姿势,似乎才能让他安定一些!小乙一见他这般模样,也是心里笑开了花,不过,他倒也没说什么,又把头给转向了童陆这方!

小乙又道,

“陆陆,你没事了吧?”

童陆笑呵呵回来,

“当然没事,吃了那鳖肉鳖汤,又怎会有事!嘿嘿,老人家,你说呢,是不是有用不完的劲呢?!”

老者还是没有回话,手里的动作,也是越发的慢了,小乙看他仍是挺着胸膛,心中大奇,忙问,

“老人家,要不我来吧!”

小乙刚才讲完这句,老者身子一晃,竟是直往后倒了下去!小乙已然看出他有问题,也是早作了准备,否则,他可就真的摔到黄河滚滚波涛里去了!小乙飞身过来将他扶住,手按在老者肚腹之上,一股黏黏的东西沾到手上!小乙又一摸,那粘液之间,有个断了的木条,小乙立时明白过来,急忙说道,

“老人家,你中了箭,怎么不说呢!”

童陆和小巍公子也很着急,只是,他们往这方一走,船儿便猛然一动,吓得那小巍公子脸色惨白,一屁股坐下,再也不敢动弹!

童过来帮忙,水流大急,又是把这小船掀飞了起来,童陆被掀翻过去,老者也是支撑不住,又要往后倒下。小乙双腿用力蹬住,手上也是吃力,在老者头部倒在水面之时,又把他给抬了起来!还好,这船儿没被掀翻,猛烈摇晃了几下,还是又稳了下来!虽是如此,但船儿失去了控制,在这波涛之中不断旋转起来!

小乙大声呼唤,

“陆陆,你来看着他,我去划船!”

童陆跌跌撞撞赶来,双手伸出,抱住了那老者,小乙再往后一送,二人抱在一处,跌落到了船中!小乙则是直扑过去,一把抓住了那长竿,由于船身转太过厉害,小乙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方才坐稳,长竿直入水中,往船儿旋转的反方向用力划去!好在,这处弯流没有多远,小乙最终,还是把那船儿给稳住了!小乙划水也算得上是一把好手,只不过,对于此处水情不甚了解,所以稍显狼狈,又多适应了片刻,可比之前好了许多!他大概记得方位,于是又划着船儿,往对岸而去!河水拍打在船身之上,啪啪直响,小乙身上已然全湿,而另外三人,也没好到哪儿去,一只大浪过来,直打到了小巍公子口中,呛得他大咳了起来!

小乙大声问道,

“陆陆,老人家怎样了?!”

童陆喊道,

“血流得太多,已经没多少气了!”

小乙心中难过,他想,今日若非他们过来,会不会就没有此事发生了!至少,那双方见面之时,也能第一眼见着他,他们也算是皇上的手下,应该也不至于对付这么个老渔翁吧!再有,他若是没与自己一齐逃跑,对方即便抓着他,想来也不会下狠手吧!小乙好生难过,不过,他还是要先把船划到对岸,再作安排!

说来也怪,自打小乙接手了这船,它竟是出奇的听话,虽然往下游走了很远很远人,但最终还是顺利上了岸!小乙提着绳子飞身上去,又是用力把它往岸边来拉!岸边都是泥沙,踩到上边湿湿的,软软的!这船身一半上了岸,也就没那么晃了,小巍公子也是翻身下来,抓住船身,用力拉动!二人一齐用力,这船倒也听话,很快就全都落到了这泥沙之中!

小乙飞奔过去,童陆扶着老者起身,小乙接过,用力一抱,把这老者抱了出来!

小乙大喊,

“老人家,你坚持一下,我这就想办法治你的伤!”

小乙虽然这般说来,但他明白已经晚了,再想去寻个能够治伤的大夫,也不知又要到什么时候了!他把手按到了老者的伤口之处,那是只断箭,是被人硬生生掰断的!小乙当然知道,是老者自己折断的,他为了不让几人过多担心,也是在中箭那一刻,立时将其弄断,这样,又过了好一阵子,这才再也支撑不住!小乙好生难过,他在受伤之后,仍是在想着己方三人,这等情谊,小乙实在难以为报!

童陆也哭喊起来,

“老人家,你坚持住,咱们可是一齐吃了大鳖的,哪能这么容易就死了呢,走,走,我们送你去看大夫,一定一定不会有问题!”

小乙伸出双手,抱起了老者,可是,老者却是用手狠狠的抓住了小乙的胳膊,而后艰难道出一句,

“放下我,放下我!”

他的气息微弱,说这几个字,也是颇为吃力!这四周都没见什么灯火,也不知到了何处,又去哪儿找大夫呢?!老者已经这样了,若是再不听他的,是否更加对不起他呢!小乙咬了咬牙,还是坐了下去,让他靠在自己的胸口,这样姿势,或许他也会好受一些吧!

小乙重重点下头来,又道,

“老人家,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尽管对我讲吧,我一定做到,一定做到!”

小乙把他放了下来,他紧绷着的身子也是舒缓了许多,看来,他是真的不想走了,或许,他更愿意死在这黄河边上,永远守护着它吧!

小巍公子刚才吐了好一阵,应该也是晕了船,这时匆匆过来,看能不能帮上些忙!童陆跪在老者身前,不住抽泣,也是再讲不出话来!

歇了一小会儿,老者方才开口,声音极其细微,若不是紧挨着,还听不着呢,只听他如此道来,

“我,死,死了,把我扔,扔到黄河里,就,就行,行了!”

小乙知道,他一辈子都在与黄河打交道,死了之后,也愿意继续追随!他之前害怕夜里行船,祭了黄河,可今日真在夜里过河,还真是应了他的担忧,不过,他并不是被黄河吞食而死,却是死于人祸!小乙虽然很是为难,但死者为大,他既是有这愿望,自己无论如何也会尽力满足!

小乙重重点下头来,把嘴伸到老者耳边,回他一句,

“我记下了,你死后,把你扔到黄河里,让你永永远远陪伴着它!”

老者听到了小乙回复,大感欣慰,脸上的肌肉,也都松弛了下来!他脸上都是水,黄河之水,小乙替他轻轻抹过,他又把眼微微睁开,看着天上繁星,似是产生了某种幻觉,而后嘴角带了些笑意,竟又是开了口呢!这一次,话音虽然仍是不大,但比之前要清晰太多,还真似有些好转了呢!

只听他道,

“那些年,总爱与她一齐躺在沙滩上看星星,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哎,若是她还在我身边,那该多好啊!”

说着说着,又是闭上了眼!小乙以为,他就这样去了,可是他胸口仍有起伏,看来也只是闭眼缓和缓和罢了!小乙三人都是静静陪着他,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此时,除了那河水之声,就再听不着其他了!小乙心想,老者刚才说的那个她,或许就是他曾经提到过的自己的爱人吧!他这时,也有个七八十岁了,可仍是在想着她,对她的爱,不可谓不深沉!若是,他口中的那个她,年纪与他应该差不太多,现如今,若是还活着,应该也是个老太婆了!哎,这世间感情,最是伤人,小乙怀中这位,伤了几十年,最终死时,仍是孤身一人!一阵心酸涌上心头,弄得小乙眼泪直往外涌!

童陆大声问道,

“老人家,与你一起看星星的,又是谁呢?”

老者听了这话,又是慢慢睁开了眼,眼里的光芒四射,竟是透露出兴奋神色!而后,嘴角又是一动,继续说来,

“小英,她好美啊,我一见到她,可就被她迷住了,从那之后,可就再也看不上别的女人了!”

这老者,到死之前,还有心情去想这些,看来,对这小英,确实是爱得深啊!这么多年都不曾忘却,却不知晓,那小英后来有没有嫁作他人妇,或许,小英,早就把他给忘了!小乙忽又一想,他似乎一想到小英,无形之中便是给了他强大的力量,或许,可以让他说着小英,多些时间替他想想办法呢!

小乙忙道,

“老人家,你与我们多说说小英怎样?!”

小乙抱着他起身,可是,老者却又激动起来,嘶扯着嗓子,说道,

“放下来,放下来!”

没有办法,小乙还是只有把他放下!哦,这样看来,他可真是以为自己今日必死,所以,不愿意离开黄河太远!哎,或许,他的一生,也只有这两个挚爱,一条河,一个人!小乙点了点头,又道,

“好了,还有什么想说的,就都说出来吧!”

老者眼睛又眯得更小了些,或许,那星光对于他来说,也是十分的耀眼了吧!他缓缓张开了口,嘴皮轻轻动着,又道,

“我后来去找过她,她说她已经嫁人了,还给别人生了孩子!我伤心,难过,恨不得跳到黄河里边死了才好!她说我不是男人,为了个女子,要死要活,若是我跳河死了,她会永永远远看不起我!我走了,回到黄河边上,了此残生!”

小乙好不伤感,从他的话语之中也能看出,那英子对于他来说,可真就是他感情的全部了!失了英子,他的人生也就没有意义了,所以,才会说这后半生为残生了!

老者歇息了片刻,又道,

“我这怀里,有根手链,一直没舍得戴!它啊,是小英亲手给我编的,虽然很普通,但却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的物件!你们,若是能够找着她,把它还给她,就说,就说我先去了,下辈子,一定不会再错过她!”

童陆一听这话,亦是哭得稀里哗啦,

“不要,不要,你要还她,那便亲自见了她的面给她!”

老者忽的喘不上气,他连咳嗽的力气都快没了,当然,身体里边的血,也是流得差不多了,这条命啊,也就只在瞬息之间了!

小乙对他讲道,

“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对么?告诉我们,我们替你把东西带到!”

老者又把眼睛睁开了一些,可是,他现在根本就讲不出话来了,嘴唇微微张起,却又再也合它不上!小乙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又问,

“不急,不急,咱们慢慢来,慢慢来!”

小乙又感觉到,老者的身子开始收紧,而后,口里也只剩下了出气!小乙又摇晃起他的身子,可是,他未有任何好转,这样子,又怎么能够再说得出话来!小乙又在他后背拍了起来,老者咳出一些血来,不过,仍是没有什么用处,这人啊,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小乙又不是大夫,如何应付得来!现在想想,或许也只有小二黑和毒神这样的人物,才有可能让他起死回生,只是,这个时候,又去哪儿寻这两位呢!哎,这老者,今日也就只能交待在此处了!

童陆也看出来老者不行了,他一下子瘫坐地上,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这老者,不久之前,还和他一同吃那大鳖,二人还不时开个玩笑,乐得合不拢嘴,可是,这才过了多久啊,就要阴阳两隔,叫他如何承受得来!再看小巍公子,他把身子转了过去,稍稍抬头看向天边,这样,才能让他眼中的泪水不那么容易流出来吧!小乙鼻子发酸,长出两口气,这才平复下来,而后,轻声对那老者讲道,

“放心,你交待的,我会一一办到!”

那老者似乎是笑了一笑,而后,便再也不会动弹了!小乙能够感受得到,他身子慢慢凉了下来,他经历过太多生死离别,但每到这样时刻,仍是会感到肝肠寸断般的痛苦!最让小乙难过的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到最后,连这老者叫什么名儿都不曾知晓,还有那小英,这世间小英何其之多,又要去何去寻呢!

小乙把手伸到老者的怀中,那里只有一个布包,比手掌稍小一些,布包裹得极为细致,看来也是用了心了!小乙慢慢把它打开,一层又一层,到最后,果真有一条用粗线编织成了手链!手链很长,看来也是专为男人做的,不过,做这手链之人,应该也不大会这手艺活,做得歪歪扭扭,很不好看!可即便如此,老者还是把它当作了宝贝,或许,在他看来,这便是那小英送给他的定情信物罢了!小乙又将其慢慢叠好,放到了自己的怀中!

“他们在那儿,在那儿!”

忽的,小乙听到了人声,抬眼看去,呵,河对岸打起了七八只火把,火光晃动不止,把那些人的脸照得明亮!不过,这河水极宽,也是看不清对方的脸的!

是他们追上来了,可是,小乙却是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即便他们发现了自己,那又如何,他们还能飞过来不成?刚才顺流而下,可是行了好远距离,折腾了许久,方才登了岸,他们要想直直过来,那又怎么可能!所以,他们吵着闹着,根本不会影响到小乙!

小巍公子也看向了那方,淡淡说了一句,

“有时,也并非皇上所愿,做这皇上,也是不易啊!”

是啊,皇上,那也只能在大局上指挥安排,手下人如何行动,他可是管不了那许多!再说了,手下人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多有是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这样一来,积怨越来越多,又会导致更多可怕的事情发生!哎,仅从这一点,也能看出皇上之不易啊!

小乙轻声回了一句,

“这世上,又有谁人容易呢!你,我,陆陆,这老人家,还有他心心念念着的小英!”

小巍公子长叹一声,又道,

“是啊,谁都不易,谁都不易啊!”

老者的身子,已然僵了,小乙抱着他,慢慢起身,站起之后,却是久久未曾移步!童陆来到小乙身边,又是抹了一把泪,而后说道,

“小乙哥,就按他说的来吧!”

小乙重重点头,回他道,

“我知道的,再给我一些时间!”

小乙看着对岸灯火不停闪动,哎,说来也是奇怪,他竟是慢慢平复了心情!是啊,他应该为老者感到高兴啊,这一生辛苦,今日总算是划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再有,黄河伴他一生,他临死之前最先说出的愿望,也是永远陪着它,小乙能够为他实现,他应该也会高兴的吧!如他所讲,下辈子,不会再错过小英,那么,对于他来说,早些过去,也能早作些准备吧!

想到此处,小乙也是释然了,他又转头看了老者一眼,嘴角上扬,笑出了声,道,

“老人家,我这就送你去了,希望,如你所言,下辈子,再也不要错过任何人了!”

小乙迈步向前,来到了水边,自己的双脚踩入了水里,直到那水及腰,方才停了下来!水流湍急,冲在自己双腿之上,亦是有好大力量!这般放了老者下去,想来,没几下,就被它吞没了吧!小乙深吸一口气,慢慢放下了手。老者的脚沾到了水,而后是腰臀,再是身子,直到那水冲到了老者的脖颈,小乙这才又停住!这时,老者也只有头部在这水面之上,其余部位,也都入了水中。

小乙朝他笑了笑,又道,

“好啦,这一辈子,就随着黄河之水流尽吧!”

小乙慢慢松开了手,老者的身子被这黄河之水一冲,迅速往下游而去!说来也是奇怪,这水流如此湍急,可老者的脸,却是一直露在水面之上,直到那入了黑暗之中,方才消失不见!而后,小乙就这般站在水中,久久未曾动弹!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