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三 庸人有胆全无本事,黑衣来袭萌兽护持

〇三 庸人有胆全无本事,黑衣来袭萌兽护持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位荆州好汉把脸转了过来,黑色面具正好抵在鼻尖,差点吓掉他半条命来,随后只听得尖叫连连,

“你,你,你……你是!”

“对呀,对呀!就是我呀!”

这人正是大山,他这一出现,众江湖中人皆是变色,不由自主握住称手的兵器。大山看众人这般模样,大笑起来,

“为何这般严肃,真是不太好玩!你们不是要来拿我么?!尽管来呀,我倒是好久没活动筋骨,手脚都有些僵化了!”

众人听他说话,却依旧没人动弹,大山摇摇头道,

“哎,他们都不敢来,不如你先作个示范?”

大山手中轻微使力,那人双腿发颤,跪了下去,一阵恶臭传来,竟是尿了裤子!七子看得好笑,只怕这人也是混个脸熟,到时若真擒到大山和自己,也能多少分上一杯羹。

大山放开那人,双手一摊,撇嘴道,

“他认输了,接下来该谁了?!”

看众人还是没动静,大山有些急了,

“快点啊,我还赶时间呢!你们不用自报家门,免得到时影响了自己声誉。”

众人看他这般目中无人,也是怒极,几个暴脾气还是没能忍住,跳将出来,也不啰嗦,抄起家伙便往大山头上使去。大山左右闪躲,几人招数尽皆落空。随后又再招呼过来,却仍是无功而返,急得几人哇哇大叫。这一叫喊,街上便有好事之人鼓掌叫好,气氛渐浓,围观百姓也是看得津津有味。

“五爷,您那逗鸟的枝丫借我一用,我也逗他一逗!”

吴老五哈哈大笑,赶紧令人取来细枝,枝上还有几片嫩绿树叶,应是刚折下不久。大山抽空取了这树枝,马上转守为攻,用两尺长小枝便打的那几人毫无还手之力。用不了几招,那几人脸上红成一片,皆是被树枝打破了脸皮,隐隐渗出一丝血来。几人自知毫无胜算,再战下去,只有把这久有的脸面丢尽,他们心中只怕也是庆幸刚才出战之时未报上自家的名号。

“大家一起上,不要跟他讲江湖规矩,此人穷凶极恶,死不足惜!”

众人一听这话,蠢蠢欲动起来,却是没人上前做那马前之卒。大山听了这话,也是来了兴致,

“这位小哥说话可得当心一些,我这是脾气好,才不跟你一般见识,若是换作他人,非得把你舌头拉出来打两个结,再用细针扎上百十来个小眼儿来!”

大山看看自己身上,点点头又道,

“这酒可是好东西,先放下,可别打倒了。”

他取下酒囊,轻轻放在五魁坊门前。

果真,有一人提胆上前,众人便是一轰而上,把大山团团围在当中。大山左右腾挪,不停挥动树枝,他近处的几人也被扇红了脸。

“咦,你刚才不是已经被打红了脸,怎么还来,你也让让他人,别一人占了好处!”

大山身前那人,之前便与他较量过,此时又冲到前来,大山忍不住说出这般话来,引得周围百姓大笑起来。那吴老五手中端着一碗茶水,也是眯眼笑看这边。

这几十人,真心没甚好手,不多时便都被扇红了脸。偶有几个躲得远些,大山也会突上前去,给那几人也上上颜色。百姓掌声热烈至极,心想这些人真是自不量力,还是先回去练个三五十年再说。几十人一齐,却是没能奈何这区区一人,也真是太过丢份,几位面子薄的羞愧难当,匆匆离去,剩下的心头也不好受。

“好啦好啦,就这样了!你们啊,回家娶个夫人,生几个大胖小子,安安逸逸、快快活活,难道不好?!别一天到晚想着一夜暴富!没这命,可勉强不得的!”

这话倒是说到了多数人心里,只是是否有用,那倒是另当别论了。

“五爷,这枝条还你,叶子不小心打掉了,请勿见怪!”

吴老五把茶杯递给丫环,自己过来接这树枝,

“好小子,你这么张扬,小心以后路不好走哦!”

大山笑笑,回他,

“该来的总会来的,今日小小热下身,改明儿才好对付硬茬。五爷,我这就告辞了!”

大山向吴老五抱拳,然后转过身来看着那群红脸,

“我走了啊,你们若是还有想法,也可一齐跟来。不过这北边峡谷之中多有凶险,可别把自己小命丢在里边了!”

大山拾起那两个绑在一起,满满当当的酒囊,一前一后挂在肩头,他把手伸在半空,左右摇晃起来,

“走啦走啦!不用送,不用送。”

百姓把巴掌拍得极响,欢呼着送大山离去,还有人远远跟在他身后,不知是否想拜个师学个艺来。大山刚才一口一句五爷,直把他捧上了天,想必在这雅州地界,威望也会更胜从前了,五爷亲自送了很远,这才笑眯眯回到府中。七子听大山之言,未现身出手,好容易才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小跑着跟上他一齐往北而去。

由于连日下雨,这路极不好走,好容易进了山,又有大雨来袭。二人快步来到谷口,谷口处有一凉亭,亭柱光鲜亮丽,应是新建不久。二人早已湿透,各自解下衣衫,用力拧水。大山心情不错,笑道,

“这雨挺大,只怕谷中更甚,咱们在此处歇息一会。”

七子取了些吃食,二人一边赏雨,一边吃喝,非常惬意。大山看了看四周,随意坐下,靠在亭柱之上,说道,

“这峡谷之中林木繁茂,花草常青,一眼望去尽是碧色,因而取名碧峰谷,你看这亭子对面崖壁之上的题字,也是书法大师之作。”

七子顺着大山手势看去,果见那崖壁上刻有碧峰谷三个大字,字形婉转,却又不失风骨。

“这峡谷不长,雅州百姓闲暇之余,也爱到此处游玩,因而这山路也经常有人修缮,还算好走。我们从大理过来,若论景致,这里并无特别之处,可它位置极佳,通行便利,文人墨客络绎不绝,又有传言说它是那女娲化成,一来二去,它的意义便不止于此了。”

七子看这翠谷有十余丈宽,延绵不绝,被那雨雾遮挡,神秘非常。大山笑笑,又道,

“哎,又有人来了,看来咱们这一路之上都不会寂寞了。”

七子看向四周,没有发现异常,可大山说有,那应是没错了。二人亭中躲雨,不管他外面如何凶险。过了许久,那雨变得绵软,大山起身,用手感受一阵,缓缓说道,

“雨小了,走啰。”

二人走出亭外,朝峡谷深处行去,七子注意后方动静,果然发现有人跟踪。这谷中倒不易藏人,也就索性不去管他了。二人行了数里,攀岩而上到一处高台,七子回头一看,乐了,

“大山哥,从这里向下看去,他们可是藏得一清二楚,也真够滑稽的!”

大山看了一眼,摇摇头道,

“苍蝇甩都甩不掉,也真够烦的。哎,不管了,咱们先去那寺中讨个饭吃。”

七子刚没注意,听大山这般说话,这才看向山谷深处,蜿蜒山路尽头,翠竹银树之间,风吹叶开,现出小小的寺檐尖角。看上去不远,却又走了好长时间。来到近前,刚才认清寺门之上的碧谷寺三字,却听得身后一阵响动,直把竹林中的鸟儿吓得飞逃。二人停下脚步,回过头来,只见数十人身穿蓑衣奔袭而来,黑衣裹身,黑巾蒙面,手拿利刃,动作整齐划一,不似雅州城中那些毫无组织与纪律的江湖散人。

大山四下看看,笑道,

“怎么,这么快就受不住了?不如,咱们和和气气,一起去寺里吃个斋饭再来比划?”

那些人也不说话,迅速将二人围在当中。寺中人听到外边动静,移步到寺门查看,其中一位四十上下年纪,身穿僧袍,头顶光亮,眉毛极粗极长,一段黑一段白,倒是没几根胡须。他笑呵呵看着外边,由于缺了两颗门牙,这一笑格外的喜庆。大山看到那僧人,挥手向他打了个招呼,僧人还是一样傻呵呵笑着,与他身边好奇之人截然不同。

雨又大了起来,大山看那些人没有动静,有些不耐烦起来,

“我说各位大哥,咱们要打就打,不打就赶紧的,看那和尚慈眉善目,想必也能给个饱饭吃!啧啧,你们这蓑衣倒是不错,不如借两件给我们,看我这记性,老是忘了要备上一件。”

话音刚落,一女子声音响起,在这谷中显得格外清脆,

“给我杀了他!”

众武士果然听令,挥刀便砍,大山七子在包围之中,倒是没有太多转身余地,只能把身子冲撞出去,以避开那刀锋。两人被大山击飞,马上有人补了上来,看来是经过严格训练,任何情况之下都不会乱了阵脚。大山这边游刃有余,七子则是有些吃力,那伤口还未痊愈,又被砍到一刀,新伤旧伤一起,只怕很难再继续与之相持。大山回身帮他,也是加上了些力道。

“非得拼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

大山一声怒吼,正窃窃私语的围观人士也赶忙闭上了嘴。那女子从竹林之中现了身,身边还有两人相护。众人看她与这群武士打扮相同,只是未蒙面纱,一张俊秀瓜子脸,这才倒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我们东躲西藏,不敢见人,都是拜你所赐,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速速把他的头给我砍下来!”

大山大笑,

“冥顽不灵!那好,我到看看你们有多少斤两。”

大山发起狠来,倒是把七子吓了一跳,不过此时形势危急,自己又成了累赘,不敢再想其它。大山夺过一人刀来,横刀过来,便将七子头上砍下的三把利刃弹开,二人一齐发力,渐渐脱离那人群中心,也有了些腾挪余地。七子作防守之势,大山则手起刀落,几人使刀的手背被划开两寸血槽,瞬间没了战力。可对方人数众多,又是扑将上来,不过还是没能奈何住二人。

那女子转头看到寺门站立的和尚,大怒起来,

“笑你个大头鬼!杀了这人,一会把你也砍了喂狗!”

那和尚依旧笑呵呵看着这边,也不知能否听见她说了些什么。又打斗了一阵,女子眼见自己手下再伤几人,心急如焚,也拔出配剑欲要上前助阵,却是被她身边二人拦下。她几经挣扎,始终无法挣脱二人束缚。寺外激战正酣,寺内却是炊烟袅袅,再看寺前那和尚,早已不见了踪迹。

“住手!快住手!”

又一女声响起,只是比刚才这位明显苍老了许多。

众武士一听这话,也是停下手来,人人气喘吁吁,泪珠混着雨水不停滴落。众人朝那声音传来方向看去,只见一位妇人黑衣素袍,立在对面山崖之上。大山收了刀,示意七子自行处理伤口,向着那妇人说话,

“多年不见了,看这身型,平日里吃的可不太好啊!”

那妇人瘦极,看着大山回话,

“活得倒是不错,瘦一些倒是更加精神!”

女子说完这句,换了个语气道,

“小杂碎,你哪来的勇气,哪来的权利!”

显然这句是说给那女子,她却一点也没听进去,大声呼喊吵闹,

“快些给我杀了他!他是我们大家的仇人!快些杀了他!”

众武士又提起刀来,崖上妇人急得大喊大叫,众人似乎也狠了心要与大山拼个死活。

还未再次动手,竹林之中有巨兽嚎叫,众人皆是大惊,一齐朝那方看去。只见翠竹自斜坡坡顶向下,依次晃动起来,定是有巨兽来袭。转瞬之间,那巨兽已然来到跟前,女子两眼呆滞,双脚不能动弹。两位护卫倒是忠心护主,赶忙上前抵挡,却被那物各拍一掌,击飞老远,再细看去,一人胸口被挖掉一大块肉来,模样十分恐怖,虽不致死,却也要饱受折磨。崖上那妇人惊慌失措,一时又无法下来,抬脚朝那向山上奔去,只怕是上方有路能下到谷中。

七子也被这突发事件惊到,他看那巨兽似熊又不像熊,它身子巨大,站起身来竟是比那女子要高出两倍不止。巨兽牙尖爪利,疯狂嚎叫,一把将那女子推倒在地,又用一肢压住,女子丝毫动弹不得。巨兽身上皮毛一块黑一块白,黑白相衬,倒是极为好看,两眼周围皆有黑圈,双耳圆润,又显得十分可爱。

“哎呀呀!是猫熊啊!这家伙可厉害了!”

围观百姓中有人识得此物,也忍不住叫喊起来。众武士见到此情此景,哪还有心情与大山斗法,都直勾勾盯着那猫熊,看它如何行凶。大山来到七子身边,为他检查伤势,似乎不太严重,这才放下心来。

那猫熊低下头来,鼻尖触及女子额头,女子吓得昏死过去。百姓之中又有人说话,

“哎呀不得了,听说这猫熊只舔一下,便能舔掉半个头来!这女娃娃肯定没救啦!哎呀!太惨啦!太惨啦!”

众人一听这话,也都后脊发凉,有胆小的干脆躲了起来,不敢再看。大山看着那猫熊,笑了笑,迎上前去。那猫熊倒似不愿伤人,把压住女子的那只粗腿拿开,对着大山哇呜喊叫。众人张大了嘴,心想这猫熊竟能通人性,真是天大的奇事。

大山来到近前,伸手抱住那猫熊脖颈,猫熊有些兴奋,用舌头舔他脸颊。百姓中又有人大喊,

“哎呀呀,猫熊舔人了!”

众人明明见那人无事,也就没人再去理他。

大山与那猫熊亲昵一会儿,这才放开手来。猫熊趴了下来,大山也很自然的靠在他身上,他抚摸它的皮毛,笑道,

“你这皮毛还真是好看得很!可得当心一些,千万别让坏人捉住,把它做了衣帽床被哦!”

那猫熊似能听懂人话一样,啊呜轻嚎。大山不停换着姿势,众人只看这一人一熊,倒是忘了自己要做些什么。雨势渐缓,谷中静得出奇,却是有人打破了这片宁静,

“哎呀呀,你看你看,这竹尖鲜嫩得紧,快来吃点,快来吃点!”

众人转过头来,发现竟是那缺牙和尚。和尚笑呵呵,抱着一大捆竹子朝大山和猫熊跑去。那猫熊看到和尚过来,也未排斥,只是眼珠闪动,似是有些厌烦。大山哈哈大笑,

“哎呀呀,你也别老让它吃素啊!和尚都不一定受得了,它又如何能够忍得住。”

和尚已经到了跟前,笑呵呵把竹尖分开,喂到猫熊口中。猫熊不愿吃,和尚也不强求,把竹尖放到一旁,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大山看那寺门前有个半大小和尚,向他不停招手,小和尚有些胆怯,不过好奇之心更强,慢慢移步过来。大山把他拉了过来,将他双手放在猫熊身上,猫熊全身湿透,摸起来确实不太舒服,可小和尚也是满心欢喜。猫熊忽的站起身来,把小和尚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它抖动起来,把身上雨水散了出去,打得大山和大小和尚满脸是水。它很是得意,欢快轻嚎。大山把小和尚扶了起来,对他说道,

“我这有些银钱,你带出谷外,让人送些雅鱼过来。剩下的,就给寺里添上些香火。”

小和尚接过银钱,还是有些不解,

“我们出家之人不食荤腥,前来参拜的香客也会遵循寺规,不敢……”

大山打断他话,说道,

“谁说是拿来吃的,鱼拿到寺中来,咱们让大和尚给它们念上几天经,再放归青衣江中,那可是要多结下不少福缘呢!记住,一定要大鱼才行!大鱼才行!”

小和尚将信将疑,抬头望向那缺牙和尚,和尚却只顾傻笑,没个正形。大山推着小和尚后背,小和尚边走边回头张望,大和尚笑盈盈的看他走远。

七子走到跟前,那猫熊倒也没有拒绝,让他好生抚摸一翻。七子心头火热,心想若是他日行走江湖,有这等猛兽为伴,定然会少了许多争斗。向那和尚摆手,二人十分默契,拍着猫熊朝竹林深处走去。刚走出两步,身后有妇人叫唤,

“琴儿!琴儿!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七子回头一看,之前崖壁之上那位妇人已然来到跟前。她跪坐在女子身边,深情凝望着她。女子被她一番叫唤,干咳了起来,咳嗽愈演愈烈,和尚回头按住背部,给她推了几下,这才缓解了下来。

“多谢大师!”

那妇人谢过和尚,把女子抱入怀中,女子嘤嘤抽泣,伤心至极。妇人只是将她搂住,任她作为。众武士面面相觑,不知接下来如何办才好。妇人把脸贴在女子额头之上,笑道,

“这么多年,父辈们的仇怨也早没了。你们这些晚辈本就不该背负这许多怨念,放下吧,不要再执着了!更何况,这事情本就不是他所为,为何还要怪在他头上!”

“若不是他,又怎会发生那许多事!”

“琴儿!别说了!”

那女子哼了一声,住了口。众武士拉下黑巾,立在一旁。七子注意观瞧,这里边竟然还有其他女子!和尚跟大山说了几句,大山带着猫熊去了,七子也跟了上去,他自己则留了下来,

“我这已经准备下了斋饭,大家一齐好好吃顿饱饭,什么仇啊怨啊,全吃进肚子,排到茅房中去!”

围观百姓平日只知他是个火头和尚,却不知他原来这般好玩,轻描淡写便为众人铺好台阶。那妇人望着和尚,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大师,他这是要去?”

和尚依旧笑嘻嘻,回她道,

“他走不远,咱们吃完饭再去找他!”

妇人看着那片竹林,久久不能言语。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