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四 香竹无欲有肉则欢,天台已见难觅齐天

〇四 香竹无欲有肉则欢,天台已见难觅齐天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竹林深处,竟然有一破旧茅屋,大山进到屋内,只觉昏暗无比,于是又走了出来。猫熊靠在外边,在木墙上蹭来蹭去,大山抱住他前肢,笑道,

“可经不住你这般摧残!你是想要和尚再花上半个来月来修理它么!”

猫熊好似能听懂一般,玩得更加起劲,那屋本就是木头茅草搭成,如何撑得住,只是三两下,便塌了下来。大山哈哈大笑,

“你啊你!你平日里也经常干这事吧!哈哈,和尚也真是够倒霉的!他不给你吃肉,你就这般报复他,也算公平,哈哈!”

七子看他二人玩闹在一处,会心一笑,自己伤口又疼痛起来,他便从包袱中取出金创小药自己敷上。

雨停了下来,又过不久,那和尚一手抱着几把雨伞,另一手提着木盒走了过来,看到茅屋倒下也是处变不惊,始终保持着笑意。他身后跟着两位女子,七子认得,是那母女二人。和尚放下盒子,轻轻打开,七子朝里看去,盒中热气腾腾,有饭有菜,有肉有汤。七子奇道,

“大师,怎么这斋菜之中还有肉来?”

和尚回他道,

“这是素食,可不是真肉,用这竹笋腌制而成,只是看上去有些像肉罢了!”

和尚取出碗筷,递给大山七子,自己则去张罗新鲜竹尖,七子心中好笑,这时还不忘喂那猫熊。猫熊干吼一声,把那竹尖推开,和尚看它这般,也不强求,再次轻轻放在它身边。

大山给七子和自己各盛了一大碗,然后把剩下的全和在一起,拿到猫熊身边,猫熊伸出舌头舔舔,乖乖吃了起来。七子边吃边问,

“想不到这猫熊竟然还会吃素!”

大山大吃了一口,回道,

“要是有肉吃,谁想吃素啊!”

妇人站在旁边,也是笑出声来,

“猫熊本就杂食,被你说得这般委屈。”

大山举起碗来,递给妇人,

“你们吃了么?没吃吃点?”

妇人轻笑起来,干瘦身子左右摇晃起来,

“你吃了一半才想起我们!还有,谁要吃你剩下的!”

大山收回碗来,

“不吃我可要吃完了啊!”

他一刻也不停歇,三下两下便将饭菜吃完,而后还不忘给猫熊看上一眼。猫熊看他样子,也是呼呼啦啦,把它的那一份也迅速吃掉。

妇人身后那女子初时不敢见众人,听大山这般说话,这才露出半个头来。大山摸着肚子叹道,

“没肉吃,果真是吃不饱啊!”

和尚笑着把碗筷收拾好,陪坐在一旁。妇人也找了一处,与女子并排坐下。猫熊舒服的趴倒在地,大山则侧躺在倒塌的屋顶之上,问道,

“你这闺女还挺倔,到现在还想要杀我?”

那女子怒气写在脸上,却是不敢说话,妇人叹了口气,回道,

“小女性子要强,认准的事谁都搬不回来!听说她带着年轻一辈出了谷,我就知道她又要闯祸了!没想到,竟是因为你!这么多年了,她还在怪我,还是不听我说。”

大山换了个姿势瞧她二人,

“有点个性还是好,要不也太过无趣了。你们看看这和尚,天天笑啊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笑的,看都看烦了!”

和尚依旧笑个不停,那猫熊也似听懂一般,一个劲儿的打着响鼻。有这许多人在,那年轻女子倒也不再怕这猫熊,不时偷眼看它几眼。妇人为和尚说话,道,

“大师是得道高僧,笑眼看众生!”

大山也傻呵呵看着和尚,掰着手指头说道,

“得了吧,就他还看众生呢!他每天就只几件事做,做饭吃饭,拉屎睡觉,然后过来修这草屋。无聊至极,真是无聊至极!”

和尚只是笑着回应,大山啊的一声,又道,

“你看你看,烦死了!烦死了!哎对了,刚才说到哪了?哦对,说到了这小娃娃要来杀我!”

妇人又道,

“那次冲突之后,门中分为几派,相互看不顺眼,跟随我下山的数十号人就是最弱的一股势力了。为了躲避追杀,我们藏入了深谷之中,直到数月之后,才敢出来行走。那谷与这碧锋谷相临,却是极少有人过去。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也是尽量少在外边走动。后来听说门中早已无人,但众人都不再想回去那伤心之地,还有,还有那毒,哎!于是我们就在谷中安下家来。谷中四季如春,自给自足倒也不成问题。偶尔出谷换些布匹之类,也都快去快回,少与外界接触。这门中人人习武,祖传的功夫倒也没有失传。琴儿她爹再没回来,因而她始终记恨于你。她早就吵嚷着要去为她爹报仇,这不刚好遇到你回来,才有了刺杀之事发生。”

妇人看着七子,显得十分愧疚,

“害你受了伤,真是对不住!”

七子示意无妨,大山着急起来,

“这小和尚怎的跑这么慢,还不回来!不太听话啊!和尚你得好好管管才行!”

妇人掩嘴偷笑,

“你不是说要让师傅们给鱼儿念经,再把它们放生了么!”

大山嘿嘿干笑起来,

“经是要念的,这和尚可好久没念了,今日得让他多念一会!”

和尚脸上仍有笑意,大山便不再看他。

云开雾散,微风轻扶,林中光影闪动,身上衣衫晒干,别提有多舒爽。小和尚回到寺中未找到大山,稍一打听,也来到这竹林。紧跟在他身后有一健硕男子,肩挑两个大桶,桶上搭着木板,里边鱼儿翻腾,不时溅出水来。男子远远的看到猫熊,不敢过来,和尚笑嘻嘻走上前去,把桶一并拿来,让他去寺中用些斋饭。小和尚上前回话,

“这位施主,您给的银钱除了这鱼和桶,还剩下这些,真的都捐给本寺作香火钱?”

大山起身捏了捏他小脸,笑道,

“当然是真的!佛祖面前岂能撒谎!快些去吧!”

小和尚欢天喜地,正要蹦跶,一眼看到猫熊,也是急忙收住,转身带着送鱼男子慢慢移步回去。

大山打开桶,看那鱼儿个个肥大,长吸一口气,对着和尚道,

“和尚,你还记得怎么弄吧!”

和尚仍旧傻笑不止,大山摇摇头,又道,

“好吧,我给你打个下手,你一会自由发挥!”

说完大山撸起胳膊,借了那妇人刀剑开始杀鱼。妇人看这鱼不少,也上前帮忙。茅屋边上有石锅石灶各式厨具,大山把茅屋拆了,让七子搭火,自己又跑到寺中拿了油盐小料面盆过来。猫熊左闻闻右看看,很是兴奋。和尚脸上只有喜色,手里握着颠勺不停晃动。那女子被晾在一边,疑惑的看众人忙活。

一切准备就绪,七子看这鱼,有的整条摆好,有的砍成块,有的切成片,还有几个大鱼头单独腌制起来,他心想,这么多鱼,还这么多种做法,可是要难为这大和尚了。

和尚似乎好久没碰过这些东西,初时还有些犹豫,待到锅中油烟起时,他似换了个人,虽然仍旧带着笑,眼神却与平日大大不同。和尚颠勺上下飞舞,甚是好看,锅中油烟热气不断,菜香弥漫开来,若非这茅屋离寺较远,只怕还要引来馋嘴之人。七子看得傻掉,只机械的配合和尚加火减火。除了大山和猫熊,其余人等都是大开眼界,想不到这鱼还有这诸般做法,再亲见这和尚做来,只怕也不是常人能够有缘得见的。

这鱼四种做法,分装四个盆中,大山折了两根竹子挨个尝过,这才发话,

“嗯,不错不错!虽然还差了一点,也将就能吃啦!快来快来,尝尝和尚手艺!”

七子早馋得口水直流,赶忙品尝起来,鱼肉刚一入口,便呆立当场,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他也不说好不好吃,吃一口这又换一口那。妇人看他模样,笑道,

“我只知道和尚斋菜做得还行,不知他还会做鱼,我也尝尝!”

妇人夹了一块放入口中,顿时满眼放光,鱼肉烫嘴,她也顾不得那许多,不住哈气,还大声叫唤那女子,

“琴儿琴儿,快来尝尝!这大师的手艺真是绝了!”

女子半信半疑,直到真尝到鱼肉之后,这才放开嘴来,吃个痛快。和尚看众人喜欢,坐在一旁憨笑。猫熊早已受不了,大山把各盆分别取了一半放到它身边。它很会吃鱼,也吃得极快,众人只吃了一半,它又盯着这边鱼盆了。大山吃了好多,拍拍猫熊道,

“好吃也不能多吃,一会跑都跑不动了!”

他回头看看那女子,吃相与他美貌容颜并不相符,笑着打趣她道,

“你知道这盆之前是做什么用的么?”

女子停下嘴来,又吸了一口汤,回道,

“做什么用的?”

大山嘿嘿坏笑起来,

“是大小和尚们洗脚用的哦!不过没关系,我可是好生洗干净的!”

那女子脸色骤变,把口中鱼肉吐掉,跑到一笼竹边干呕起来。猫熊眼中有些厌恶神色,可能是怪她浪费了美食。妇人七子则没这许多讲究,只顾继续吃食。大山坐到和尚身边,笑问道,

“怎么,还是没吃过这鱼?”

和尚咧嘴回他,

“你们吃了觉得好就是啦!”

大山拍拍他后背,道,

“以后没事也给它多做几条!我这还有些钱,你先拿着。”

和尚看看大山,又看看那猫熊,道,

“我看它还是多吃些竹子才好!”

猫熊一听,哇呜低嚎起来,大山哈哈大笑,

“你看它都不同意了!”

大山一边逗弄猫熊,一边调侃和尚,好不开心。那女子吐完过来,满眼怨念的立在一旁。大山看她仍有怒气,更是欢喜,

“哪这么大气,你也不小了,别老是耍小孩子脾气!”

大山说话带有些长辈语气,这女子更是不服了,

“我爱怎样就怎样,你管得着么!”

“怎么说话的!”

妇人怒喝她一声,她却一点也不在乎。

大山耸耸肩道,

“臭脾气还是得改改!”

那女子又要回呛,又听大山说来,

“不想回去看看你爹么!”

女子愣在当场,妇人也停下嘴来。大山抬头看看四面翠竹,悠悠道来,

“你们可知后来发生了何事?”

妇人摇摇头道,

“我们下山之后,便躲藏起来,后来也派人回去查看过,也都没探到什么消息。后来江湖传言门中剧变,头领死了,人也就都散去了!”

大山点点头道,

“也对也不对。我和七子,正好要去那看看,你们若是有空,也一起来吧。”

女子恨恨道,

“你又要使什么手段!可别以为本姑娘怕了你!那个,当年发生了什么,你赶紧说出来!”

大山眯起眼来,说道,

“我这脑子不好,记事费劲,也只有心情好时才能想起。哎呀,睡一觉醒醒脑子,明日再说啦!”

说完,他向后一倒,与猫熊睡在一处,竟是很快睡着。女子被妇人拉住,也是没有办法,赌起气来,把周围竹砍断不少,最后蹲到后边生着闷气。和尚老好人,把这碗盆锅勺收拾干净,又取来清茶给几人倒上。

这雨再没下过,大山一觉睡到天明,连姿势都没换过一下。他一睁眼,便看到和尚忙碌身影。和尚早已备好斋饭斋菜,又独自一人修整那茅屋。草木被大山拿来烧火,只怕这次修缮工作要多些时日了。那母女二人在不远处,看到大山起身,妇人迎上前来,

“我们商量过了。其实,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早没了复仇之心,但也想知道,至少知道她父亲是怎么,怎么没的!”

大山努力伸了个懒腰,回道,

“来吧,先吃点东西。”

二人看着他,没有动作,他叹一口气道,

“哎,我可得多吃一点,没准以后都吃不上这口了!”

只大山七子二人吃喝,也很快吃完。

大山抱着猫熊道别,猫熊有些难过,和尚站在一旁安慰。大山七子走在前头,母女二人稍后,再后便是三五十黑衣男女。七子回头一看,猫熊趴在地上,用舌头舔着前肢,表情有些呆萌。和尚仍旧憨憨笑着,空缺了两颗门牙,也不知道会不会呛着风。

向北行了一日,来到一处山门,七子抬头看去,只觉这山不高,林木却是异常繁茂,参天大树多不胜数,绿草遍地,也有那一人多高。山门往上隐约有些石阶,来到近前,才知这草从石缝之中长出,几乎要把那石阶遮挡干净。大山拨开草来,笑道,

“这里怕是好长时间没人来过了,这么好的地方,竟然就这样荒废了!真是太可惜了!改明儿集结个百十来人,来这占山为王,闲来无事下山活动活动,也是舒坦。”

妇人叹道,

“水里有毒,猛兽都活不了,人又怎么能活。”

七子奇道,

“这草木也长得极好,怎会有毒呢!”

大山回他道,

“这草木与人畜不同,获取的是这地下之水,这里雨量充沛,水倒是不成问题。再厉害的毒,只怕也早散干净了!若是还有,那定是有人将毒物安置在了水源之上,你们仔细查看一番,定有收获!”

几人拨草上山,一路之上房舍众多,当年繁荣景象可见一斑。山不高,不多时便到了主峰之上,主峰下不远处,依山建有一座大殿,与那僧佛宝殿有些相似,大殿旁有一湖清泉,三五丈宽,有如明镜一般。

妇人眼中饱含热泪,说道,

“我们齐天门在这里已有两百多年,虽是小门小派,也经历过无数变故,但始终能够屹立不倒。后来几经扩展,在这天台山上,也算是一枝大旗了。怎知在那最为鼎盛之时,却突逢变故,惨遭灭门,真是让人痛心啊!”

七子惊道,

“这是天台山?我也曾听说过的,传说当年大禹治水在此设祭天神台,还有,还有那司马相如与卓文君齐游天台,留下千古美名!可这里看起来,倒是有些……”

妇人解释道,

“天台山有大大小小数十峰,我们这里只是其中之一。齐天门历来与各山僧寺道院交好,从未有过逾越之举,也不知是得罪了哪路神仙,竟遭此灭门之祸。”

妇人痛心疾首,却寻不见女儿踪影。片刻之后那女子似是发现了什么,一刻不停跑了过来,

“娘!娘!你们快来看,镜湖边上长了些奇怪的东西!”

妇人一听,赶忙与她下去,大山七子则慢慢跟在后边。来到小湖边上,女子用长棍将那赤色水草抬出水面,

“娘,快来看!这草我可从未见过!这水中还长有不少,定是这东西让水有了毒性!”

七子看这湖中果然有不少同样水草,心想,若真是这草有毒,也难怪这毒无法清除干净了。妇人接过棍来查看一番,望向大山,

“这,难道就是因为这?!”

大山双手一摊,道,

“不然呢!”

有人叫出声来,

“姑姑你看,这墙壁之上还有字呢!”

众人齐齐向那边看去,那人把石上青苔清理出来,乍现四个大字,字体歪斜,确实不太好看,

“水中有毒!”

众人齐齐看向大山,大山笑笑,

“应该是我刻的吧,这种地方不太好刻,否则定会流传千古!”

那人又有新发现,

“还有还有!这旁边还有呢!”

众人再随他看去,只见字旁还有两幅壁画,也都十分简单。七子一看也是乐了,其中一幅只用三笔画出一个小人,小人正在喝水,另一幅则是那人躺在地上,舌头伸得老长,拖到了地上。众人又回头看向大山,大山看着那画,十分满意的道,

“简单易懂,又极富神韵,真是难得啊,难得!”

妇人泪如泉涌,扑通跪下,大哭起来。那女子上前劝慰,却是没起任何作用。妇人又哭了很久,回头看向大山,

“把这草清理之后,我们是不是,是不是就能回来重建我齐天门了!”

大山不置可否,四下看了好一会,这才笑道,

“希望如此啰,怎样,回家的感觉如何!”

妇人也不作答,瘫坐在水边愣神,偶有一丝笑意划过脸颊。大山找了一块大石躺下,七子则陪坐在一边,查看自己伤口。众人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静待妇人发话。妇人呆坐良久,缓过神来,她来到大山边上,轻轻说话,

“如果真是这水草作怪,我们会将它清除,重建齐天门。我相信,这些后辈也定会比我们做得更好!不过,当年定然还有人祸,还请告知于我等,好让我们明白为何被灭了门,也让后辈们引以为戒。”

大山侧起身来,斜靠在石边大树上,慢慢说来,

“我知道的,可能也不比你们多多少,若是想听,就搬个石头坐过来些,听我慢慢说来。”

众人齐齐聚到树下,大山清了清嗓子,道,

“想听故事倒也不急,不如再多听上一些,我这小友等了许久,也就等这时候,你们啊,真是赚到啰!”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