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五 山高水远有缘得聚,前路难测何不同行

〇五 山高水远有缘得聚,前路难测何不同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嘟……嘟……嘟……”

童陆不停嘟着嘴,他缩成一团,不住叫唤,

“冻死了,冻死了!这河水真是太凉了!”

小乙身子强壮,泡了太长时间,也是有些受不住,

“是啊,真是够凉的。再等一下,我马上就能生上火了!”

白青脸色惨白,打着寒颤,与童陆缩在一处。小乙正在生火,可近日雨水过多,哪能找到干柴,没生起火来,也就冻得更加厉害了。小乙看向山洞的另外一边,尴尬说道,

“前辈,您怎会和圆心小和尚一齐落入水中的?你俩都不会水,还是多亏了这头猪!”

那人正是蒜头,哦不,又不像是蒜头。他虽与蒜头长得一般无二,可却又是大有不同。首先看这头发,蒜头头发蓬松,整个爆炸出来,而眼前这位,平顺无比,一直落到肚脐位置。再有,蒜头嘻嘻哈哈,没个正形,这位却是一脸严肃,不苟言笑。还有还有,蒜头只一件单衣便敢上那扇子峰,这位则是被这河水冻了个半死,如今已然缓和了许久,还是半死不活,说不出话来。那肥猪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冷不防抽搐一下,证明自己还活着。小和尚圆心已然抱着它睡着,他这浑身湿透,还能睡得这般香甜,想来也是困得很了。

小乙说了当白说,向白青童陆挤了挤眼睛,

“好吧,这俩人自从上来后,一句话也没有,也不知是不是被冻坏了!我还是先把火生起来才是。”

童陆看着那头肥猪,不由自主吧唧起嘴来。

“小乙哥,等你生起火来,我看这猪啊,嗯,味道肯定不错!”

小乙双手发抖,刚起的一点火星又灭了,他躺倒在地,再也不想动弹。

“这以后的日子难过了!哎,现在身无分文,守着一头猪还不让吃,哎呀,我的命怎么这般苦啊!”

白青微微张开嘴,上下牙马上打起了架,慢慢说出话来,

“还不是因为你,小乙哥下河救人,你凑个什么热闹,害得我也掉河里,这才丢了钱袋!”

童陆回她道,

“我,我那是脚下打滑,身边没抓的,可不就把你拉下去了。”

“还好意思说!我看你就是脚下虚浮,待会我配付药,给你吃了治病!”

“你才有病呢!我又不是故意的!嘿嘿,不过话说回来,若咱们没下河去,现如今小乙哥身在大宋,咱俩却还在大理,可是隔了一国之遥呢!”

“哼,臭贫嘴!”

“……”

二人斗起嘴来,身子却是暖和了不少。

白青再看小和尚那边,赶紧停下争斗,对着小乙大喊,

“小乙哥,不好啦,那前辈不行啦!”

小乙爬了起来,来到那人身边,用手探他鼻息。他心凉了半截,道,

“只出不进,哎呀,不会吧!怎的这般脆弱!”

小乙抱着他不住摇晃,只觉他身体冰凉无比,没有一丝血色,他心急如焚,快要把那人骨头都晃散架了。白青挪到这边,大喊,

“小乙哥你疯啦,这样没用的!”

小乙停了下来,那人虚弱已极,硬梆梆的倒在小乙身上。小乙只觉有一物弹到腿上,他侧头一看,却是一块油纸,从那裸露之处能够看出,里边包有一块野菌。小乙把那人放下,再将菌子打开,

“哎呀!我的天啦!这菌子里边有火啊!”

童陆白青都是一惊,赶忙靠近过来观瞧,只见那菌子内有点点火星,小乙轻轻吹气,火星扩散开来,竟是慢慢燃烧起来!三人大喜,赶紧把稍干的细柴拾来。三人小心呵护,终于把那火燃了起来,虽说柴湿烟浓,这洞通风却也不差,受些烟气也好过忍冻挨饿,何况现如今还有一个活人就快要被冻死。

童陆抱起小和尚,放到火旁,小和尚翻了个身,又甜甜睡去。小乙把那人扶起,让他面向柴火,后背则紧靠着自己。小乙明显感觉到洞内气温升高,自己的胸前虽说冰凉一片,那人却也慢慢有了复苏迹象。

“哇,有火真是好啊,我这衣服快干了,要是再有些吃的就完美了。”

童陆边说边看着那头肥猪,白青噗嗤笑出声来,

“陆陆你看这猪,还带有盔甲呢!”

三人再看那猪,猪身之下有银色亮片,之前也因冻得不轻,众人都没注意到这点。童陆上前查看,它似乎也只护住了猪的下颈和胸部。

“还真是奇怪,这前辈也真有意思,还要给猪作护身符。”

话音刚落,那人闭着眼开口说话,也是吓了三人一跳,

“这畜牲可不是我的,蒜头真是可恶至极,可恶至极!待我找到他,非得把他打成猪头!”

童陆来了兴致,移到那人身边,问道,

“前辈,你认识蒜头前辈吧!你俩什么关系呀,为何长得如此相像?”

那人长吸一口气,道,

“哼,我是他同胞哥哥,他长得当然跟我一模一样了!”

那人说完睁开眼来,身子也离开小乙,朝向火堆移去。

“前辈!火!火!”

小乙三人一齐惊呼,那人却好像玩似的,直接趴到了火中,差点把火给扑灭。小乙赶紧把他拉起来,查看他是否被火灼伤,

“咦,前辈,火这般大,您这却只衣衫着了些火,真是奇了!”

那人看了小乙一眼,又马上撇开,然后挽起袖子,把双手直接放入火中烧烤,

“看吧,一点事也没有!”

小乙三人张大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火中飘来寒毛烧糊的味道,小乙不停咽着口水,

“前辈,您这肉是怎么长的,怎么烧都烧不坏么!”

那人有些得意,嘴角不由自主上扬一下,又马上变得严肃起来,

“我天生不怕火,是不是比蒜头强上许多!”

童陆好似明白过来,赶忙接话道,

“前辈前辈,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和蒜头是同胞兄弟,你呢天生不怕火,他则天生不怕寒,二人互补,还真是一对亲兄弟。你们一个是体热,一个是体寒,就连个性也是一样,一个极热,一个极冷,哎呀呀,真是太神奇了!”

那人哼了一声,道,

“小娃娃倒是有些聪明!”

童陆眯起眼来,又问,

“前辈,让我猜猜你的名号!嗯,蒜头蒜头,那必然有个相配的称号,难道您是葱头?!”

那人一愣,慢慢转过头来看着童陆,神情肃穆,说道,

“你怎么知道!”

童陆一猜即中,笑得前仰后合,不住打挺,

“哎呀呀,太好玩啦,太好玩啦!你俩真是……”

话音未落,他却已然叫不出声来。原来只一眨眼功夫,童陆的脖颈已然被这葱头掐住,以他手力来说,只怕稍稍用力,就能要了童陆性命。小乙一点反应也无,被这一幕吓得不轻。那葱头想来也不爱随意杀人,只淡淡说话,

“这样好玩么?”

童陆满眼泪水,轻轻摇头,葱头这才放开他来,在火边坐下,慢慢说话,

“我厌恶吵闹,什么乱七八糟的!”

童陆双手捂着颈部,眼中泪珠不停打转,可又不敢哭出声来,显得十分委屈,白青小乙在旁安慰,都不敢再去招惹这位怪人。

天色渐暗,那小和尚还未醒来,众人也不着急赶路,便决定在这洞中过夜,次日清早再作计较。白青查看小和尚身体,忽觉有异,

“小乙哥,你来看看,小圆心是不是发热了。”

小乙过去一看,小声说道,

“哎呀,是真热啊!青青,你刚才把手烤热了,所以没一下探出来!有没有药给他用点?”

白青摇摇头道,

“药箱还在,药草药粉,都给大渡河吃了!”

小乙心中急切,

“那可如何是好!”

白青想了想,道,

“咱们弄些水来,给他擦在身上,让这热气散出,不至于淤积体内,坏了脏器。明日再去寻些药来也不迟。”

小乙把小和尚衣服脱去,用清水擦拭良久,小和尚身体却是越来越热,开始说起胡话来,

“师叔祖!师叔祖!哥哥……不要……”

他已经热得头脑不清,把小乙白青急得团团转。

“不如把他弄到洞外,这里边有些热了!”

小乙正要动手,却被那葱头叫住,

“不怕那虫蚁猛兽么!把小秃子抱过来!”

小乙思索片刻,这才想起葱头前辈天生寒体,定能解了小和尚体内热气。小乙把小和尚抱过去,那葱头轻轻接了过去,瞟了一眼小乙,道,

“把你衣服脱下来。”

小乙有些发懵,葱头又道,

“你在干嘛!快着点!”

小乙匆匆将外衣解下递给葱头,葱头把衣服叠成厚厚一团,这才抱起小和尚贴到自己胸口,那衣服则是隔挡在了中间。小乙看这情形,也是明白过来,原来他是要为小和尚散热,又怕自己的寒体将小和尚冻坏。小乙心想,这葱头虽然外表冷峻,倒也有颗善心。

小和尚靠在葱头胸前,立时有了好转,脸上红色慢慢消退,也不再说那胡话了。小乙白青远远看着,心中大石也放了下来。又过一会儿,小和尚沉沉睡去,一丝口水流出,滴到葱头手上,他嘴角变形,却仍旧没有将小和尚推开。

天色未亮,小乙还是闲不住,又去练武打拳,打得大汗淋漓,又在这大渡河边洗了个澡,这才回去洞中。刚一进来,怀中被人塞入一团衣物,小乙知是自己的衣服,赶忙展开穿上。葱头冷冰冰与他擦身而过,出了洞来。小乙回身看他,葱头一人负手而立,微抬下巴,后背笔挺,轻风扶过,将他衣角吹起,甚是潇洒。

“葱头前辈!咱们要一起走么?”

小乙主动问他,葱头向右下看去,轻轻回道,

“小和尚我带走,至于你们,我管不着。”

小乙吐了吐舌头,随意应了一声,

“好吧。”

进到洞中,童陆趴在地上,直溜溜盯着那头肥猪,

“我说,这猪死了么!我怎么看都不像还活着!”

小乙笑笑,回他,

“肯定活着呀,昨晚的呼噜就它打得最大声!陆陆啊,我看你就是饿的!”

童陆翻了个身过来,捂住腹部,

“啊,好饿呀!好饿呀!”

话音刚落,洞外扔进一条大蛇,不偏不倚,刚好落入火堆之上。三人吓了一跳,再看那火堆,只见那蛇如碗口般粗细,足有五六尺长,蛇头不在,不过从那断口处还是能够看出这蛇的死法。小乙心生敬佩,对二人说道,

“这葱头前辈也是高手中的高手啊,这么大一条蛇,用两手便将蛇头扯断!我想,即便是师傅,只怕也是不能!”

“哼!你师傅又是何人!”

葱头从外边进来,小乙缩了缩脖子,回道,

“他大名叶风,江湖上难有敌手!”

那葱头鼻中喷了口气,又道,

“没听过,无名小卒!”

三人咂舌,不再回话,只是眼睁睁的看那蛇皮退去,蛇肉蹦出。葱头拿着木棍翻火,三人砸吧着嘴,还不停咽着口水。这蛇足足烤了一个时辰,葱头这才发下话来,

“吃吧,也不知道够不够吃!”

小乙心想,蛇这般大,怎吃得完!他先给葱头切下最肥的一块,然后才给三人各分了小块。童陆白青用小棍夹着蛇肉,不断用嘴吹气。葱头直接用手拿起,大口将那蛇肉吞入腹中,小乙又给他切下一块,如此这般,他吃完三块,童陆白青也都还没有下嘴。

“葱头前辈,您这口舌也不怕烫的么!”

葱头也不理他,继续大吃起来。小乙三人刚吃完一块,那剩下的蛇肉却已然被他吃了个干净。他站起身来,拍拍肚子,满意的打个长嗝。他抬手一拍自己额头,叹道,

“咦,怎么把小秃子给忘了!”

小乙三人呆立当场,看他出了山洞,不多时,又丢进一条蛇来,与之前情形一般无二。蛇烤好后,他给小和尚切下一块,其余则交给了小乙。小和尚还未醒来,只是口鼻上下活动,想来梦中也正在吃喝。小乙三人只吃了一半就再也吃不动了。

“还这么多,这就不吃了?”

小乙三人一齐点头,葱头一把将剩下蛇身夺了过去,大口吃了起来,

“不吃浪费了,还是一齐吃了吧。”

小乙看他如此能吃,这一顿吃,只怕够普通人家三日吃食!

“葱头前辈,您这胃口也真是太好了。”

童陆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昨夜那事,倒也没再放心上了。

“不吃饱,哪来的力气练武!”

童陆来了兴致,

“那是您厉害,还是蒜头前辈厉害!”

葱头抬起头来,嘴角又是微微上扬,

“那还用说,他怎会是我的对手!”

童陆较上劲来,

“蒜头前辈可是名满天下,可是您这名号,似乎没那么响亮哦!”

葱头满脸的不屑,道,

“就他那两下子,哼哼,还名满天下!我呸!”

童陆想笑,又不敢太过大声,

“蒜头前辈说这天下没人是他对手,我看您还是抽空教训他一下,还有还有,若是能让我们一起作个见证,那江湖上传下佳话,也能让我们沾些光来!”

葱头哼哼两声,

“揍他还不简单,待我追上他,随时能给他好看!”

二人一问一答,说了许久,还是白青幽幽一句将二人打断,

“小圆心醒了!”

葱头转身看着圆心,把那蛇肉端到他面前,

“小秃子,快吃点东西,咱们快些赶路去!”

小和尚一见这蛇肉,大呕起来,葱头有些莫名其妙,把蛇肉撕下一块,自己尝尝,确认过后又递给小和尚。

“葱头前辈,他是出家人,不吃肉的哟!”

白青笑着说道,葱头一听,这才收回手来,把蛇肉放下,拍着小和尚道,

“有肉都不吃,奇怪!小秃子,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弄去!”

小和尚呕得眼泪直流,向下看去,那头肥猪突然醒来,只一口便把蛇肉叼入口中,又躲到了一边。葱头作势要打,可又放下手来。只恨恨的对那肥猪道,

“你这死肥猪,改明儿就把你宰了,看你还贪吃!”

小乙心中好笑,葱头前辈可比这肥猪要贪吃许多,话从他口中讲出,还真是有趣得紧。

“咦,小乙哥,你们,你们怎么在这里呀!”

小和尚终于发现了小乙三人,小乙递过水去,回他道,

“你可是昏睡了一天一夜!昨晚高热不退,多亏了葱头前辈,才让你好转过来!”

小和尚看看小乙,又看看葱头,

“咦,怎么是葱头前辈,不应该是蒜头么!哎呀,我这一觉把脑袋给睡糊涂了!”

葱头有些恼怒,脸上气色变化极快,不过还是被他强压下去,

“小秃子,你可知道蒜头哪里去了!”

小和尚摸着光头,一脸无辜,

“您,您真不是蒜头前辈?”

“好好回答我问题!”

小和尚被他呵了一句,这才说来,

“蒜头前辈本来要带我去看雪山的,还把他的大猪借给我骑!怎知,怎知这猪不听我使唤,直接跑河里去了,我又不会游水,还以为没救了呢!”

葱头紧咬着牙,怒道,

“好容易被我找到,竟然又把这小和尚塞给我,还差点要了我的命!这笔账我可是记下了!你说,他要去雪山?!”

小和尚回道,

“他确实是这么说的。那日在大理城遇到他和辜炎师兄,他非得拉着我去看雪山,我也觉得奇怪,寺中这么多师兄弟,他偏偏要找上我,更奇怪的是,师叔祖竟然也同意我跟他一起出来,说是要我在外面多历练一番,才能真正参悟佛法。我什么都不懂呀,然后就被他拉过来了。一路上也没怎么休息,我不知道他为何这么赶路,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葱头喘着粗气道,

“那晚私下与他见面,我便要拿他回去,可他说答应了别人,要把你送到才能跟我回去,还说怕自己功夫不到家,保护不了你!”

童陆呵呵笑了起来,

“所以葱头前辈便一起做了这护僧使者?”

葱头哼了一声,

“这第二日本来就要赶路,刚起身,却只看到小秃子骑在猪上闲逛,狗蒜头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不知怎的,这死肥猪忽然乱窜乱跳起来,竟是直接背着小秃子冲进河中,没办法啊,我武功高啊,怎么能让小秃子淹死,于是跟了上去。”

童陆接口道,

“但是葱头前辈没想到这夏日的河水,竟然仍是这般冰寒刺骨。”

葱头没有回答,努力去平复心中怨念。他闭上眼来,说道,

“小秃子,跟我一起去那雪山!”

小和尚吐了吐舌头,回道,

“我压根就不想去什么雪山!”

葱头嗯了一下,众人也都闭上嘴来,又听他讲,

“你不去,那他向我要人怎么办!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小乙打个圆场,问道,

“葱头前辈,您可知这雪山在何处?”

葱头望向小和尚,小和尚唯唯诺诺,说道,

“我不知道啊!他只说这雪山与众不同,也没说在何处啊!”

小乙心想,这两人若是与大家一路,自己也会放心不少,不如就随意说个地方,众人一齐去罢了。

“葱头前辈,我听说这前朝诗人杜甫杜子美作过千古名句,‘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这西岭雪山名气极大,蒜头前辈说的雪山只怕就是它了。你想,蒜头前辈喜欢四处游玩,这一路北上,也定然会去往成都,那雪山离成都不远!咱们去那里寻他,定然是错不了的!我们正好也要去成都,不如就一起搭个伴吧!”

葱头想来也没去过太多地方,对很多事物并不了解,他没太多主意,听小乙这般说来,也是动了心。他故作高深,假装思考良久,这才慢慢说道,

“那就先去成都,再去那雪山,我就不信找不到他!”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