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八八

八八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雨仍旧下着,不过,比起之前,又是要小了许多。一线天出口处的火,又是慢慢燃了起来!里边人出不来,当然也不敢出来,一出来,也就只能被人抓了,想要往后退,却也退不出去,向上爬,又没可能爬到上边去!这下可好,除了投降,似乎也没有更好的保全自身的办法!

小乙几人并不关心那边如何,三人的心,也都关注在小然身上!小乙越发他,越觉得他长得像月儿,是啊,他怎会没有想到这点呢!小乙看着看着,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瑶儿忽然问道,

“辜炎兄,那个,你是如何从海中逃出来的呢,月儿,还有蒜头前辈,还有,还有猫奴,他们,他们都怎样了?”

辜炎脸上仍是挂着笑意,听着瑶儿问话,这才又收了起来,瞧他表情,似乎情况不大妙啊!辜炎咽了一口唾沫,慢慢说来,

“这一下几年过去,真是不敢相信啊!那日船翻了,我们都落了水,茫茫大海之上,我以为,应该是活不成了!我的水性不佳,很快就没了影了,沉了下去!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完了,却又突然被什么东西扯到,直往海面浮了上去!原来,是大将军,它可是救下了我的命!大将军把我放到了一块暗礁之上,我趴在上边,刚好能够呼吸得上!大将军很快去了,又把师傅给救了上来!师傅已经昏迷了过去,我抱着他,觉得他身子好烫好烫,不过,很快就凉了下去!我很害怕,因为师傅从来没有那般凉过!很快,他就不醒人世,再也睁不开眼了!后来,大将军又把小然给救了回来,自那时起,小然便一直与我在一起了!”

瑶儿又问,

“月儿呢,他们又怎样了,难道没与你们在一起么?!”

辜炎很是失落,从他眼中,也能猜到一些,又听他回道,

“我那时头脑一片混乱,根本没有想到这些,还有,小然在我怀中,照看他还来不及,又怎会有心力再管其他!月儿,还有猫奴他们,全都不知所踪!”

辜炎十分伤感,话音也是有些颤抖,又接着道来,

“小然在月儿心中,可是比她自己的命还要重要,所以,要她放开小然,她,她多半也是,也是……”

辜炎难过得再讲不出话来!小乙又把小然紧了紧,是啊,小然就是月儿的命,她绝不可能轻易放手!如今,知道那时发生什么事的,就只有大将军一个,此时,大将军也已经死了,什么记忆也都不会有了!

瑶儿痛哭不止,口里呜咽,好一阵方才讲得出话来,

“月儿,呜呜,月儿……”

小乙也是激动了好一阵,方才又问,

“那后来,又发生了些什么事呢?”

辜炎回道,

“后来,大将军也不知从何处寻了个圆木过来,我把师傅绑在上边,将小然拴在自己身上,就这样趴着,整整一天一夜,总算了上了岸了!那地方见不到人,更有许多猛兽出没,还是多亏了大将军,我们才有机会活命!大将军寻了山洞给住下,师傅昏迷后,直过了十日方才醒转了过来!那十日,他与小然一样只能吃些汤水,整个人可是瘦了一大圈!又再歇了几日,师傅终于开口说话,他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好地方,那里只有桃花,好看得很!再后来,我们便一直在赶路!不知觉间,可就过了三年!”

小乙很是疑惑,又问,

“三年?怎么会走这么长时间!”

辜炎回道,

“带着这一老一小,实在是走不快的!还有,师傅总是走错,好容到了一处,他又说不对,于是又折返了回去!这来来回回的,时日可就长了!不过还好,小然乖巧得很,每天都能给大家带来快乐,所以,这一路也不觉十分辛苦!”

小乙抱紧了小然,是啊,这么些年,自己根本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有的义务,所有的都是辜炎在付出,这样看来,倒是辜炎更像是小然的爹爹了!

小乙又问,

“你们一齐到了这桃花谷,又怎么会分开了呢?”

辜炎回道,

“我们到了这桃花谷,师傅总算不再走了,我以为这里便是他一心想要寻找的地方,所以便在此地安顿了下来!师傅到了这里之后,性子也是大变,他突然对大将军特别的凶,哎,我可从未见过他如此生气,发这么大的火!我看得出来,大将军很伤心,它本不想走,可是师傅对它实在太厉害,它没办法,最后还是默默离开了!自它走后,直到刚才,我才又见到了它!我也没想到,大将军竟会,竟会就这般死了,它,就这般死了!要是,要是师傅知道了,也不知会如何伤心呢!”

小乙问道,

“那小然,他又怎会一个出现在这儿呢?”

辜炎回道,

“小然今日调皮,被师傅训了一阵,那时我正好出了门,他便一个人跑走了!待我回去之后,一问师傅,他一会说自己骂了小然,一会儿又说他什么都没做,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小然还这么小,这外边又会有许多野兽出没,若是被那恶兽给捉了去,那可如何是好!我害怕极了,于是四处搜寻起来!小然这几日爱去的地方,我都去了个遍,根本没见到任何线索,我越走越是惊心,害怕永远见不到他!天越来越黑,我的心也是跳得越来越快,这已经天亮了,仍是没有见着小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真是,真是!我正自伤感,忽又想到了这一处,对啊,师傅带着小然来过这酒馆,回头还与我说这酒如何好吃呢!虽然后来再未来过,但小然或许就记下了呢!想到这,我赶忙朝这方过来,老远便听到有人打斗,来到跟前,便见着那人要杀瑶儿姑娘,所以,想也没想,我便出了手!我本不知小然就在此处,更没想到,小乙你也在这儿!可能这就是天意吧,要你你父子二人在此处相遇!”

小乙轻出一口气,又道,

"还好有你,救了我们大家的命!"

辜炎回他,

"没,没,我只是运气好些,才能挡住对方罢了!"

小乙知道,他这是谦虚之言,他的武艺,比起以往,已然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仍是那么几招,但就是这几招,反反复复,也能叫对方伤不着他,这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哦!小乙如今对他,可更加崇敬了!

瑶儿问道,

"蒜头前辈现在又在何处呢,他现在情况不大好,一个人在,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辜炎回道,

"没问题,他虽然不比以往了,但身子还算不错,也没什么人敢找他麻烦的!"

瑶儿回道,

"哦,这样啊,那等咱们休整好了,再去见他吧!"

辜炎看看瑶儿,又瞧瞧小乙,满心的疑惑全都写在了脸上,又听他问话,

"你们两个,这是,这是?"

瑶儿倒是很大方,笑着回道,

"我们现在是一对啦,我呀,替月儿照顾臭汉子,这以后,小然,便是我和臭汉子的亲生儿子!"

辜炎狂咽了一口口水,又道,

"臭,臭汉子?!"

瑶儿靠在小乙身上,表现得十分亲密,又道,

"是呀,我叫他臭汉子,他叫我臭娘们,都是臭臭的,正好成一家!"

辜炎似懂非懂,不过还是点下了头来,他的眼神,很自然的又转向了小然那边!小乙能够明白,这么些年,他与小然朝夕相处,虽然自己才是小然的生父,但在小然的世界里,辜炎才是他的父亲!辜炎付出了太多太多,他也定是深深的爱着这个小小家伙!刚才瑶儿说的那话,在辜炎听来,就似要把小然从他手里夺走一样!他有千万个不舍,可是,他又是什么都讲不出来,就只这般傻傻的看着小然!

头顶上突然亮起,那阳光在乌云之间破开了一个洞,好亮好亮,小乙抬头看去,也是不由得眯上了眼!再低下头时,小然却是睁大了眼睛,定定瞧着辜炎!

小乙瑶儿都很兴奋,正欲开口与他说话,却是听得这小小的男声响起,

"爹爹,爹爹,你终于来啦,你可终于来啦!"

小然伸手过去,他这是要辜炎来抱着,是啊,他当然认为辜炎就是他的父亲,昨夜经历的太多可怕的事情,此时终于见到了辜炎,小手伸出去,立时就要钻到辜炎怀中!辜炎略有犹豫,又看了看小乙,小乙朝他点头,又把小然往他那边送了过去!辜炎一脸的欣喜,伸出手来,将小然接了过去!

辜炎对小然说话也是十分温柔,

"小然啊,你以后,可不能再随便乱跑了,知道了么?!"

小然把头钻到辜炎怀中,哭着回道,

"呜呜,爹爹,好可怕,好可怕啊!"

辜炎轻轻抚摸着小然的头,安慰他道,

"小然不怕,有爹爹在,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小乙看着他二人,眼中也是带着笑意!是啊,辜炎肯定会是个慈父,小然跟着他,一定不会吃苦!小然如此依赖他,小乙并不觉得不自在,毕竟他们一直都待在一起的嘛!

小然又道,

"嗯,有爹爹在,我不怕,一点都不怕!"

辜炎乐呵呵笑起,瞧他这模样,还真是感到了无比的幸福,他本是个不善言语之人,可有了小然这个开心果,整个人的心态,或许也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的吧!

辜炎轻声回他,

"小然乖,你可是一夜未睡吧,嗯,想睡的话,就睡吧,睡吧!"

小乙瑶儿也见着小然慢慢闭上了眼,他是真的困了,这整整一夜都在厮杀,四处乱糟糟的,小小孩童,害怕极了,根本就没敢睡去!此时,他终于躲到了爹爹的怀里,终于可以放心睡下了!

小然闭着眼,嘴角带着笑意,从这角度看来,实在漂亮,还真是有几分月儿的影子呢!小然的小嘴还在动,撅了几下,又是笑出了声,

"爹爹,你可不知,今日那几个人吃的酒,可都,可都被我撒了尿呢!笑,给我,给我笑惨了,笑惨了!"

小然说话十分清晰,他这一句,声音越发的小了,说完之后,又是呵呵笑上两下,便再也不出声了!

辜炎笑着问他,

"小然,你怎么也学着爷爷做坏呢,以后可是不许这样,要不爹爹打你屁股哦!"

辜炎的这话,小然应该是没能听进去的,他嘴里呼呼声响,已然睡熟!辜炎又温柔笑起,轻轻拍在小然身上,又道,

"睡吧,睡吧,爹爹陪着你,放心睡吧!"

说完这一句,辜炎方才慢慢抬起了头来,忽而见得小乙瑶儿皆是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他有些不知所措,忙着问来,

"这,这又怎么了呢?!"

小乙咽了口唾沫,尴尬一笑,瑶儿的表情僵住,不过,又是很快变为欢乐,她用手捂住了嘴,又问一句,

"辜炎兄,刚才小然说什么来着,他,他把尿撒到了酒里了么?"

辜炎略一思索,点头回她,

"他是这么说的,这小子,可真是学坏了!"

瑶儿眼中泛起了泪花,她这可不伤感,而是在这非常时刻,由小然带来的欢乐成就的!瑶儿抹了一把泪,这才指着小乙说道,

"这个,这个小然的亲爹,可是没少喝小然的尿哟!"

辜炎听完这话,又是看向了小乙,小乙朝他尴尬一笑,辜炎立时明白了过来,又道,

"啊,不是吧,小然的尿的那酒,竟是被小乙喝去了?!"

小乙又咽了一口唾沫,回道,

"是啊,我可是喝了不少呢!"

瑶儿接着他的话讲,

"可不是么,我都说了,这酒有问题,可他偏偏不信,说这酒就是这味儿,你看看,你看看,可不就把小然的尿给吃了么!"

小乙呵呵笑起,眼角也同样泛起了泪花,

"我不是个好父亲,也该吃吃小然的尿!"

瑶儿抓紧了小乙的胳膊,她知道,小乙自觉欠了小然太多,这个,也算是给他的一点小小的惩罚了!其实,小然这么小,即便是他的尿,想来也不会有多大味儿,所以,也并非不能接受!

小乙眯眼笑起,不住点头,又问,

"辜炎兄,你这接下来,又有怎样计划呢?!"

听了小乙的问话,辜炎情绪立时低落了许多,歇息了片刻之后,方才又开口回话,

"嗯,小然交给你们,我呢,就陪着师傅吧!他年纪大了,这几年,身体也越发的弱了,我想,或许,活不了几年了吧!而且,他的脑子越来越不清楚,有时刚与他说过,他便忘到了脑后,过个几日,他可又想了起来,又过来问你!我把师傅当作亲爹看待,自是要给他养老送终的!"

小乙很能理解他的感受,对他亦是更加敬重了几分,

"辜炎兄,真是辛苦你了!"

辜炎笑了笑,回道,

"不辛苦,不辛苦,这个,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住在这桃花谷中,也是极好的,这里不仅风景好,水也好吃,果子也多,难怪师傅父会带我们到这里来呢!"

听到他说蒜头前辈可能会不久于世,小乙二人亦是颇为伤感!要知道,蒜头几十年前,那也是江湖之中赫赫有名之人,老了老了,到了桃花谷中默默等死,实在是凄凉啊!小乙又一眼见到了大将军的尸体,很是动容,是啊,大将军跟着蒜头前辈这么多年,他们一直算得上是相依为命,蒜头前辈突然对它发怒,会不会,会不会是因为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所以故意将它赶走,叫它不要为自己伤心难过呢?!想到此处,小乙更是难过无比,这一人一狗的欢乐场面,只能永远藏在记忆之中了!

小乙长长出了一口气,再也讲不出话来!

瑶儿伸手过去,想要抱抱小然,辜炎见小然睡得熟了,也就放心把小然交到瑶儿手上!小然只是略微翻转了一个身,又是甜甜睡去!这时的瑶儿,浑身散发着母性光辉,她是做好了准备,随时都能成为小然的母亲!小乙见此一幕,心中亦是温暖起来!

小乙与辜炎一同起身,走出了帐外!雨已经停了,而那一线天的出口处,火燃得正大,没有人能够进去,当然也没有人能够出来!这一场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反倒像是在给这大火助力呢!

外边的官兵也不着急,就这般等在外头,他们都清楚的,这一仗是胜了,而且,是来了一场大胜,回去之后,定是每人都能得到赏赐!至于小乙几人嘛,做好了事,也是不求回报,待夏威仪他们的同伴赶到,童陆等人从那一线天上下来之后也就走了!最好,别要让对方知道自己又是何人才好!

辜炎看着那大火,不由赞叹起来,说道,

"小乙,你真是个英雄!"

小乙回他,

"辜炎兄说笑了,我又哪里算得上是英雄!"

辜炎回道,

"不,在我心中,你就是一个英雄,今日之事,亦能名垂千古!"

小乙笑着回他,

"这可太过了哟,我呀,只是个小人物,能够有那一腔热血,做了自己认为应该去做的事罢了!"

辜炎也笑了起来,道,

"做自己认为应该去做的事,哦,这样,挺好,挺好!"

小乙拍拍他,又道,

"咱俩这么久未见,可得好好吃些酒的!我看这酒馆之中,仍有不少存货,不如拿些过来,咱们边吃边聊?!"

辜炎该是不怎么会吃酒的,不过今日见到小乙,自然也没有拒绝的道理,他重重点下头来,笑着回他,

"好,好,那就吃个痛快!"

小乙呵呵直乐,又道,

"这一次,应该没有小然的尿了吧!"

说完这句,二人一齐转身,到后方拿酒去了!各自拿了一坛酒,直接坐到地上,干了起来!没吃几口,辜炎便两颊泛红,说话也是不大清楚了!不过,他又吃了许多,仍就只是这般模样,看来,还真是有些量的!还有啊,这酒,果真与之前吃的大不相同,呵呵,果真是小然加了些尿呢!

夏威仪见着二人吃酒,也加入了进来,他的伤极重,也不经劝,仍是在大口吃喝!三人吃着,可就更加痛快了!夏威仪说,他从未见过有哪个人,能够像小乙一样,如同天神下凡那般威武,他对小乙实在是佩服得无体投地,喝着喝着,竟是一下跪倒在小乙面前,而后磕起头来,欲要拜师演艺!小乙大笑起来,将他扶起,与他讲说可以教他一些,只是这师徒的辈分,也就免了吧!夏威仪欢喜无比,酒又是吃得太急,很快就醉倒了过去!他的同伴将其接走之后,又只剩下小乙和辜炎。

辜炎眼神迷离,几乎快要睁不开来,他的头忽然上下摆动了起来,而后一愣神,看向了小乙的身后,讲出一句,

"哎,小乙,你看看那个,是不是,是不是童陆兄弟啊!"

小乙回头一看,哎,果见有那么几人从后边出现,中间一位,脚上一瘸一拐,吵嚷着向小乙这方过来!小乙听得清楚,也看得清楚,这家伙,化成灰自己也能认得,哈哈,可不就是童陆么!而在他身边,闻默和小巍公子,也是一个不少!他们竟是直接从一线天上边翻了过来,呵呵,还真是厉害得很呢!

童陆还未近身过来,便开始抱怨起来,

"呵哟,你们可不知道,从这上边下来有多难!差点儿,只差那一点儿,我可就从上边掉落下去,摔成了肉酱了哟!"

小乙起身,向他几人招手,又道,

"辛苦了一夜,过来吃些酒先!"

这酒馆已经被拆,此时小乙二所在位置,放着数坛酒,他们这几个,也早就见着了,赶了过来,也不客气,拿起酒来便是!也是,他们在一线天上方,没有可以遮挡的东西,淋了一夜,身子可是冷得不行,吃上一些酒,正好可以暖暖身子!

童陆大大的打出一记酒嗝,笑道,

"真好,真好,总算是没白忙活!"

那一线天出口处的火,已经熄灭了好一阵子,一直未见有人出来,哎,童陆说完这话之时,可不正有一人迈步走出么!童陆眯起眼来,看向那边,忽又唤出一句,

"哎呦,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是冤家,他不聚头啊!"

小乙朝那方一看,呵,可不又是黄河边上遇到的那位么!可是,现在的他,可是不想管这许多,管你是谁,即便是那皇上亲自来了,他也照样坐着吃酒!

小乙大吼一声,

"干!"

众人一齐举起了酒来!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