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六 身无分文得人相助,地痞寻衅自讨苦吃

〇六 身无分文得人相助,地痞寻衅自讨苦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终于见到人了!”

童陆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

众人一路翻山而来,十分不易,再加上那肥猪体型巨大,又很不善于攀岩,再加上它极不听话,众人带了这个超大累赘,比各自挑个百十来斤粮食还要辛苦。这几日没有路可走,众人边探边行,还好白青方位感极强,这才没有迷失方向。从这山翻下,来到了大河边上,才终于见到人影。

“几位走船么!”

河中划船小哥叫唤几人。

“哪有吃喝的地方呀!”

童陆马上回问,那人嘻笑说道,

“要论吃的,那可多了,离这最近的码头附近,好吃又便宜。吃饱喝足,再上青楼逛逛,美的很啊!”

童陆跳将起来,奔了过去,

“快,快!快带我们过去!”

小船不大,却是把那猪也给一齐装下。船儿顺流直下,行得极快,只是片刻功夫便到了小哥口中提到的那码头。众人下船上岸,却是没人付钱,划船小哥大声呵斥,

“怎么,连个船费都给不起么!”

葱头回头做了个凶狠表情,双眼直勾勾盯着他,把他吓得不轻,

“这头猪给你够不够!”

小哥哪里还敢要钱,赶忙起速逃开。

“我说葱头前辈,您这老吓人可不太好啊!我这一路上也被你吓了好些次,差点被吓得大小失禁,难以自理啊!”

童陆打趣葱头,经过这几日相处,大家活络不少,偶尔开个玩笑倒也不伤感情。

“走,吃饭。”

葱头抬头挺胸走在最前,手中牵着那一瘸一拐的肥猪,它受了这几日折磨,却似乎一点也没瘦下来。小乙四人紧跟在肥猪身后,大家身上都没了银钱,心头或多或少都有些打鼓,不过看看前边那位,也就宽下了心来。

找了个就近的酒馆,几人一齐冲了进去。那肥猪一马当先,竟是把葱头给挡在了后头。伙计阻拦不及,只是大声叫唤,

“这猪可不能进来,不能进来啊!”

葱头不听他说,冷冷道,

“有什么好吃的,全给上来!”

伙计平日哪见过这般豪气的食客,赶忙热情招呼,把那干净的方桌又擦了几遍,

“客官您这边坐,菜马上就来。嗯,这猪,我给您拴到外边去?!”

正说着,那伙计便要伸手去接套猪的绳子,可还差得老远,那肥猪向前一窜,差点咬掉他半个指头。伙计吓得不轻,向后急退,却是绊倒了长凳,后仰跌倒,脑袋又磕到桌腿之上。他翻坐起来,双手不住摸头,死盯着那肥猪,想要骂上两句,又怕惹得葱头不悦。小乙上前将他扶起,伙计谢过便叫菜去了。

酒菜上桌,除了几道小点,其余全是大肉,看那大盘肉食,倒也刺激味口,葱头抓起一块熏鱼,大嚼起来,连同那鱼骨也一齐嚼烂吞掉。小乙吃相也不好看,白青看他不住掩嘴偷笑,童陆则是边吃边看这四周食客。

“小乙哥,你看你右手边那位,也真够瘦的,一个大老爷们儿,这夏日里还穿这许多,莫非又是一个葱头前辈,还会怕冷!还有你看,他一人吃这么大一锅鱼,胃口也是不小哦!”

葱头听后,瞪了他一眼,完全没有心情去看那人如何。小乙侧过身来看去,只见那人十六七岁年纪,面目清秀,五官立体,眉宇之间隐隐约约透出一股英气,确是一名极美的男子。紫色发带将头顶黑丝缠出十几种花样,有些怪异,又极为好看。他身着白衣长袍,边缝之处有几丝淡紫点缀,毫不起眼,却又十分耐看。小乙看他一人一桌,桌上却是摆了一个大锅,那桌放下这锅,便再也放不下其他了。小乙觉得这人有趣,又多看了几眼,那人察觉有人看他,也不在意,只顾使筷在锅中搅和。

“陆陆你说他在干嘛,不好好吃鱼,干搅个什么劲!”

童陆吃着鱼肉,摇摇头道,

“不知道啊,我也奇怪着呢!”

正说话间,那人却是暴怒起来,拍着桌子大喊,

“伙计!伙计!”

伙计赶忙上前搭话,

“客官有何吩咐!”

那人怒道,

“这是什么雅鱼!为何连小骨剑都没有!你这黑店!信不信我找人把店给你拆了!”

那伙计赶紧陪笑,道,

“公子您可别说笑了,我们这正宗雅鱼,怎能没这骨剑!”

那人一愣,回道,

“我怎么寻不到!”

伙计这才知道这人不知如何取那骨剑,于是上前动手帮忙把那骨中小剑取了出来,整整齐齐码放在一旁,小乙粗略算了下,足足有一十六只。

那人咦了一声,

“呵,原来在这里哟!”

伙计弄完,边退边说,

“您慢用,慢用。”

童陆见这鱼竟有剑骨,把自己这边的鱼肉戳得稀烂,这才取出了出来。

“啧啧,这骨头真有意思,活生生的一只宝剑!好玩好玩!”

葱头哼了一声,

“有什么好玩的!”

他继续吃肉,白青小乙偷笑不止。小和尚一直闷头对付那些小点,对这肉食丝毫不感兴趣,小乙把那几盘点心全堆到他面前。

“嘿嘿,正好一十六只,伙计,这钱不用找了!”

小乙几人一齐看向那人,他丢下一锭银钱,把那十来根鱼骨用丝绢包起,起身便走。伙计乐得合不拢嘴,赶忙过来拾取银两,不住的好言相送。

“这人真有意思,点了这么多鱼,就只为了取那几根骨头!真是有钱没处花了。”

童陆随意说了一句,又对那伙计说道,

“小哥,那鱼一点儿都没吃过,扔了浪费,不如让我们帮帮忙消灾消灾?”

伙计犹豫了一下,不过见这几位也定要花费不少,便使人将那桌一齐抬了过来,二桌并起,正是好吃不如宽坐。

葱头的饭量几人都已领教过的,倒是惊吓住了这一干食客。小伙计有股机灵劲儿,一个劲儿的夸赞,直把葱头美的嘴角歪斜。小乙几人心头盘算,这么大一桌,没一个子儿银钱,也不知待会儿怎么办才好,因而吃得也少了。葱头却是毫不客气,把这一大桌,连同那一锅的鱼肉全部吃完。

“哇哇哇!你这好大饭量啊!”

原来那美男子又回到店中,一直看葱头把这一大锅鱼全部吃下,惊得无以复加。

葱头打了个长长的饱嗝,也不理他,只顾摸着肚子歇息。

“哎,我说这位大叔,你怎会有这么大饭量?”

葱头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

“不吃饱,哪有力气去打架!”

那美男径直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在小和尚旁边,把那之前包鱼骨的手绢放在桌上,对着葱头不断眨眼,

“我说大叔,你还能吃么?”

葱头微微抬头,眼珠转动,向下看他,回道,

“怎么不能!”

那美男哈哈大笑,把手拍得啪啪直响,

“哎呀,哎呀,好厉害!大叔,尽管吃,这饭钱全算我的!”

葱头哎了一声,还未发话,童陆插嘴进来,

“伙计伙计,这鱼再来一份,与之前那份一样!”

伙计一听,心中不停盘算,看众人直盯着自己,这才咧嘴笑开,应了这奇怪要求。

这鱼做熟上来,一十六条大鱼,装了满满一大锅。小乙几人看得胃部不适,葱头却是淡定无比,他用汤匙舀起一勺,小喝一口,觉得味道合适,这才开动起来。四周不少围观群众,不时发出议论之声。那男子眼珠始终跟随着葱头口舌,连眼都舍不得多眨一下。

“哎呀,真是厉害,大叔,再来一锅怎么样!”

葱头迅速吃完,满足至极,男子不住感慨!小乙看这男子没个正形,又怕葱头把自己撑死,只好打个圆场,

“这位小兄弟,他已经吃够多了,再多些只怕要将肚子撑坏了哦!”

小乙手指葱头浑圆大肚,又道,

“这差不多能与那足月的孕妇一较高低了!”

葱头哼了两声,面无表情眯起眼来。那人拍起手来,嘻笑道,

“真好玩,我还没见过把自己吃撑死的呢!”

葱头睁开眼来,小乙生怕他真来了劲,将他按下,把刚才取下的骨剑划到那人身边。那人一看,却不十分欢喜。小乙奇道,

“你刚才集了这许多鱼骨小剑,难道不是真心喜欢?”

那人似泄气一般坐了下来,一手摸着小和尚光头,摇头晃脑道,

“好无聊啊,好无聊!”

众人只觉莫名其妙,又听他继续说话,

“那花楼里的阿春说要是我在一个时辰内集齐一十六枚骨剑,就让我亲上一口,怎知我刚亲了一口,就对她没兴趣了。哎,你说烦恼不烦恼!嘿嘿,不过我还真没见过这般能吃的!大叔,你还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啊!”

小乙笑笑,回他,

“今日只怕不成了,不如明日?”

那人啊了一声,靠在小和尚肩头,幽怨说道,

“我一个月就只这一天时间可以出门,明日,明日又要被关起来了。”

话音刚落,便有几人进了店中,来到那人身边,道,

“公子,今日玩够了,该回家啦!”

小乙早就注意到这几人,应该是这公子护卫,只是乔装打扮了一番,与常人无二。那公子把身子扭成麻花,极不情愿的站起身来。他走出两步,又转身回来,留下两锭银,

“这顿算我请,大叔,我下次再来找你玩啊!”

童陆赶紧把钱收好,葱头微微点头,十分满意。

公子刚要出门,又进来几人,蛮横至极,把公子的两个护卫一把推开。小乙心道,这几人不识好歹,若是对方还手,他们又如何承受得住。小乙不防,这几人却是朝着己方走了过来,当头一人五大三粗,光着上身,把那腱子肉全给露了出来。

“就是他们?!”

“没错,就是他们!”

那汉子身后窜出一个小伙,小乙一看,正是那划船小哥,他正欲解释,那汉子暴怒起来,一巴掌拍到桌上,桌子拍裂开来,开口处留下一丝血迹。小乙几人憋住笑意,不好意思扫了他威风。那汉子手被划破,却是镇定自若,缓缓将那手背到身后,依旧保持着威风,

“你们坐船不给钱,还要做恶犯狠!我这就要为兄弟讨个说法!”

葱头斜眼看他,眼中透出寒意,小乙赶忙站起陪笑,

“大哥,刚才走得急,是我们的不对,咱们马上给钱补上。小哥,那船钱要多少?”

那划船小哥想了想,道,

“要二十两银子!”

小乙深吸一口气,看来是遇到氓流敲诈了,要知道这二十两能在这雅州地界置上一套像样的房产了。他还未说话,又听那小哥说道,

“船钱本不多,可是哥哥们如此辛苦过来,这二十两也算便宜你们了!哼,这钱若是不还上,我这些哥哥们可都不是吃素的!”

十来个壮汉围了过来,葱头眼神一瞥,随时都要发难。小乙怕他伤着他人,惹上麻烦,贴在他耳边说话,让他不要动手,由自己来处理这事。童陆瘪着嘴,慢慢把两锭整银取了出来,放到桌上,

“我说大哥们,钱在这里。”

壮汉们一见这银子,大笑起来,当头那人说道,

“小娃娃懂事,懂事!”

他正欲把银抓走,童陆伸手护住,笑眯眯看着他道,

“钱可以拿走,不过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那人一听,拍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他们说我有没有这个本事!哈哈!哈哈!”

众人陪他大笑,围观食客也是不住指指点点,看热闹不嫌事大,只怕都想着双方动起手来,更有看头。

那壮汉坏笑着把头伸了过来,差点没贴到童陆脸上,

“拿来!”

童陆好似被吓着一般,把手抬起,护住双眼。那壮汉哈哈大笑,一把抓起,不过他刚捏住“银子”,又觉不对,向手心一看,竟是两坨粪便,它们的主人只怕就是那只趴在桌边大口吞肉嚼骨的肥猪了。童陆不知什么时候把银子换成了猪粪,倒是让这壮汉抓了一手屎。

壮汉大怒,翻手就要把猪屎摔到童陆脸上,怎知他手还未翻转过来,屎已然飞出,竟是填入自己口中。他噗噗狂喷,用手去抠那猪屎,却是又多送了些进去。酒馆之中笑声雷动,那人狂嚎一声后,却又静了下来。

“给我打!给我打!”

众汉子听令,便要上前殴打几人。小乙摆手绕桌一圈,口中不停念叨,

“大哥们,误会误会!”

“打!”

十数双拳脚开打,连那小和尚都没漏下。小乙早有防备,抬棍护住了白青童陆和小和尚,对方使出的阴脚被他一一踢还回去。几人吃了亏,发起狠来,又冲将上来。

“哎呀哎呀!”

“啊!啊!”

“……”

小乙心道不好,葱头出手了!他回头一看,果然葱头身后躺倒四人,人人筋骨折断,倒在地上痛苦不堪,葱头难得怒气上涌,道,

“他们竟然想要打我的头!要打我的头!哎呀呀,受不了,受不了!”

小乙心中有些抱歉,这对方人多,自己护住童陆三人已属不易,何况葱头那边他一点也不担心。可他万万没想到葱头这次出手,就差点伤了人命。其实那几人还未打着他,就已经如此凄惨,要是真打着了,那结果可想而知了。众人都停下手来,不敢再动。葱头怒气未消,还欲找人泄愤,却是没人胆敢上来。

“哎呀呀!我说大叔,你可真是厉害呀!”

那公子满心欢喜,拍掌走了过来,

“大叔,你这只一招,就踢断那人胳膊,好大的气力!啧啧,原来你说的是真的!吃饱了才有气力打架!”

这话对葱头极为受用,他慢慢坐下,又眯起了双眼。那公子来到葱头旁边坐下,给他捶背,

“大叔,你教教我呗!教教我呗!以前别人教我,我一点兴趣也没有,今日看到你这绝顶高手,我倒是有些想学了!”

葱头双眼忽的睁圆,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一般。小乙心道不好,那公子碰到他头了!他心头一紧,葱头要是出手,他这小身板如何受得了。自己要去救他只怕也是有心无力。可大出他所料,这葱头竟然又缓了过来,乖乖听着那公子说话,

“大叔,您这头发可真漂亮,黑顺顺滑溜溜的!想必也是时常打理吧!以前我娘也有这样一头黑发,真是美极了!”

葱头嘴角扬起一半,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那公子似乎不愿意别人知晓他身份,只是附耳跟葱头单独说话。说完他直起身来,大喊,

“把这群家伙给我扔出去!”

门外进来七八人,也不多说,把刚才围攻这边的汉子一个个揪着丢出门外,稍有反抗的,便是一脚踢服,龟孙一般赶了出去。那带头汉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踢翻在地,他还要骂人,却又被堵住嘴,双人将他夹起拖出门来。汉子们脸面丢尽,谁还愿意多留,便作鸟兽散去了。

“嘻嘻,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葱头招招手,那公子贴耳过去,听他说话,又不住点头,

“我记下了,嘿嘿嘿!你得来找我玩哟!”

葱头竟是笑出声来,小乙四人面面相觑,不知这公子有何魔力,竟能让他开口赏笑。

“这大肥猪也好有意思,来找我玩时也把它给带上哟!”

还要再说,旁边一人说道,

“公子,太晚啦,咱们该回啦!”

护卫们早已等不及,反复催促。那公子歪起嘴,用力在地上踏了几下,这才使起小性子,跟着出了门。

这一连走了两波人,围观人士眼见无热闹可看,也都各自散去。不多时,酒馆之中除了小乙这边两桌,也就三五个散客而已。

“葱头前辈,这人刚才对你说什么来着?”

葱头不理会他,自顾眯眼休憩。童陆向他吐舌,跟白青小乙说了几句。葱头睁开眼来,大手一挥,道,

“走!”

肥猪被他牵着走在前头,几人跟在身后,童陆得了银钱,便去与伙计算账。他取出一锭钱来,伙计以为与刚才那位豪气公子一路,能多得些赏钱,怎料这几位正缺银钱,计算的精细,也只赏了他一点点,倒让伙计心中有了些起伏。

众人出了门来,葱头立在门口四处观瞧,指着对面花楼道,

“今晚就住这里!”

小乙赶忙接话,

“葱头前辈,这可是妓院啊!咱们,咱们去那怕是不大方便!”

葱头回头看了看白青和小和尚,微一皱眉,又道,

“为何不方便,这里也能住人啊!”

童陆笑道,

“小和尚逛青楼,不太雅啊不太雅!葱头前辈,刚来时我就见那江边有几家客栈,咱们要上两间临水的,还能看这青衣江水潮落潮起,真是美的很啦!”

童陆学那划船小哥说话,葱头点点头,道,

“嗯,不错不错!就去那里!”

童陆在前带路,五人一猪,一起去寻那晚间住处。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