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五

〇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桃子熟了,香味充斥了整个山谷,随手摘下一颗,放到嘴里一咬,香脆可口,好吃得不行!这桃花谷里的桃子,谁愿意吃便吃,若是你想拿去卖啊,那也不无不可,只要不浪费,无人会说你什么!小乙一口气能吃他三五个,每天都吃,却似永远吃不够一样!小然与小乙一个样儿,对这桃子也是情有独钟,每天都得吃得肚子鼓鼓的,方才愿意闭眼睡下!

每到这桃熟之时,便会有许多人过来摘桃,一来二去,大家也形成了默契,每次都不会摘得太多,以便更多人可以吃到这美味桃子!春天桃花开时,他们又会来到此处观景,闲暇之时,亦会约个三五好友,帮着照看一下!当然,也有好些个年纪大的,又或心情低落想要静静心的,搬到了这桃林之中长住,这些个桃树,多半还是由他们来照料了。其中一间屋子,便是被老蒜头给占了,呃,也不能说是占了,只因这两间紧挨的屋子根本没人打理,房顶也早就坍塌了,辜炎休整了一翻,又十分好用了!

那日一战之后,除了先前逃走的几位,其余人等,失去了主心骨,几乎没有作出任何反抗,应该可以说是完胜了!当然,这其中自是有史家和霹雳门,还有小乙等人的功劳!明显人很容易看得出来,对方又怎么可能会再为难小乙他们呢!至于小巍公子和闻默,他们也只当没见过,算是回了一个大礼吧!小乙与辜炎吃了一阵酒,待那霹雳门的援手赶来,要了些伤药,便回了辜炎所住地方!

令小乙几人大为伤感的是,并未见得蒜头前辈,他也只留下了一封书信,说他走了,要辜炎好好照顾小然,千万莫要再去寻他,若是去找他,他便与辜炎断绝师徒关系!辜炎悲痛无比,可他也知道他师傅,那可是说一不二的主,所以,自己也是绝对不可能改变他的想法!哎,那还能怎么办,只有照他的吩咐办了!小乙瑶儿都受了伤,这桃花谷景色宜人,山清水亮,十分适合养伤,所以,几人一商议,便留了下来,正好两间屋子,挤上一挤,倒也不用担心住的问题!

再说那史家和霹雳门,各自都遭受了重创,不过,算是保存了生力量,而且,皇上听闻他们的壮举之后,也是大为赞赏,实打实给了好处!所以,这次也并未白白的损失!他们要来接小乙等人过去,可小乙几人并不愿意前往,仍是留在谷中修养。他们不时拿些吃的喝的过来,有时还会带上大夫和药材,所以,几人虽然住在此处,却也被照顾得相当不错!不过,小乙他们也就几人,如何能够吃得了呢,所以,多有还是送到那酒馆之中,送与过往的客商罢了!

哦对,那日夏威仪提到过的西域商人,不知为何,与蒜头前辈一样,突然之间就告辞去了,想要找他看看瑶儿的病,也是没可能了!小乙都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二人是商量好的,一齐结伴而行!瑶儿倒无所谓的,她已经习惯了,再怎么痛,也觉得能够忍受的了,此时与小乙待在一起,她再多辛苦,也觉得值得!

至于小巍公子和闻默,他们待这局势稳定之后,又是携手离去了!他们以前算是一对主仆,不过现在,也能平起平坐了,小乙也是为他们高兴。或许,闻默才是小巍公子最好的朋友吧,他二人,也能算是最好的组合了!他们一路向西而去,追寻他们各自心中向往的世界去了!小乙知道,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着,所以,离别之时,还是与他二人各自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再说小然,虽然每日都能与小乙一齐玩耍,但要想让他叫小乙一声爹爹,可是做不到的,这一点,着实是让小乙好生难过的!也是,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辜炎在陪着他,与小乙相比,辜炎更像他的亲爹!所以,他也只叫辜炎爹爹,对小乙,则只是面带微笑而已!

瑶儿很喜欢小然,总是想着法子的哄他开心,小然也喜欢与她玩,一来二去,小然对她,可是比小乙还要更加亲密了!有那么几次,二人玩得开心了,小乙竟是听到小然唤她娘亲,啧啧,真是让小乙饱受精神折磨!瑶儿还不时与小乙说起,更是让他无奈,心想,这孩子,什么时候也能叫上自己一声爹呢!

再说童陆,他可不管这许多,每日都会寻到好玩的,史家和霹雳门,这些日子也是没少去的,好吃好喝管着,想去哪儿,都有专人陪着,这几个月,他可是把这远近好玩的地方耍了个遍,可是欢快得很呢!

所谓伤筋动骨一百日,这桃子吃够了,小乙瑶儿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算算日子,也是差不多了,该是继续赶路了!小然一听又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可是连那桃子也不吃了,吵着嚷着要走,呵,就这一点,倒是与小乙很像,果然还是一家人!小乙托夏威仪弄了辆马车,行路虽慢,但也要舒适许多!那日上路,告别了一干人等,小乙突然觉得此时桃花谷好像什么都没了,却反倒更有韵味,呵,真是搞不懂了!

几人不知接下来又要去往何处,于是,这次出行,则更像是游山玩水去了,小然每日都乐得屁颠屁颠,白日耍累了,天黑一倒下,便是一觉睡到天明!他能吃能喝,爱动爱笑,在桃花谷中,他也只是偶尔来看看小乙与多哦练武,可这一旦出了谷,却是每天都来了!他学得很快,每日都能有些进步,还别说,真是有模有样呢!小然自也有十分的天赋,若是多加培养,那将来的能耐,或许不比小乙差呢!小乙表面上满心欢喜,可内心却真是不愿他学武,他一直在想,将来小然可千万别要走自己的老路,这江湖凶险,哎,可不是人人都能承受得住的!不过,既然小然喜欢,那他自然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就只当作是强身健体吧!

这日继续赶路,白日里虽仍热得让心慌,可是到了晚上,真是一夜比一夜凉了!是啊,早就已经到了北方,可是不能大意了,染上了风寒,那可不好办了!所以,每日太阳下山之前,几人都会早作打算,尽量不在野外过夜。不过,这人算不如天算,这一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就只能住在眼前这一间破庙之中了!

停好车马,小乙率先进到了破庙之中,一进这里边,死气沉沉,无比的压抑!霉味很重,难闻至极!还有,那一地的污秽,更是让人呕吐,小乙也是不由得捂住了口鼻!

“这地方臭得很,根本住不了人啊,要不再往前走走?!”

小乙回头问话,瑶儿抱着小然,这小子白日里折腾得够厉害,此时已经在瑶儿怀里睡着了!瑶儿轻轻拍着小然,回了一句,

“臭汉子,我看收拾收拾,也能住人,就别再继续了吧!你怎么看呢,辜大哥?!”

辜炎自是心疼孩子的,再有,这天色已晚,这荒郊野岭的,还不知道能不能寻到下个落角点!再看天上,云层下得低了,随时都有可能落下雨来!这破庙虽臭,但好歹能够挡些风雨嘛,收拾收拾,再把门窗打开,通一会儿风,想来也是不会差到哪儿去的!于是,他也同意留下来,

“就这儿吧,我看这天啊,随时都有可能会下起雨来哟!”

童陆抬眼看天,忽的一阵风起,卷起了好些尘土!他打了个寒噤,也道,

“快,快,你俩赶紧收拾收拾,我与瑶儿先上马车等着,好了便要叫我们!”

说完这话,便拉着瑶儿去了,上了马车,落些小雨倒也不怕!

小乙与辜炎对视一眼,一齐点下了头来,二人进入庙中,行动了起来。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股脑扫到门外,放上一把火烧了!破门破窗打开,风起之后,味道也是迅速散去,臭味一下子可就少了多半了!再把各处清理清理,靠着中间石案生起一堆火来,可是大不一样了!

雨噼里啪啦打了下来,好响好响,头顶上破了好些洞,雨便从那洞里砸入了庙中,还好小乙二人生火的位置,并未受太大的影响,而且,稍稍比别的地方高些,这样一来,这雨再大,也不会淹着这边,依靠着这火,今夜该是不会冷的!这雨落进来,哎,也并非没有好处,它也算是把这庙清洗了一翻,那股臭味,可是又淡了几分!

辜炎忙着去把窗户关上,能补的,尽量想办法补上。小乙则是去接瑶儿他们,雨下得好大,怕淋着他们,小乙干脆直接把门踹开,将那马车赶了进来!呵呵,别说,这庙虽然不很大,门却还算宽敞,马车拉入进来,也是轻轻松松!这样也好,马儿和车辆,也能少淋一些雨嘛!小乙把马儿也带了过去,叫它也能烤上火,马车则是留在门口,遮风挡雨,它可比那破门还要管用得多!

一切安顿好后,那雨可又更加狂了,不过,这破庙看上去已经经历过了无数风雨,再多这么一点,似乎也没更多影响了!

雨泄如注,童陆笑呵呵看着周围的一切,傻傻的笑出声来,

“呵,你看看小然,这么大雨也没能把他吵醒,睡得那叫一个香啊!”

瑶儿也笑了起来,回他道,

“你也不看看他的爹爹是谁!哈哈,这两个爹爹,在这方面也都有得一拼,你别听着他俩夜里用呼噜声在比试么?!”

童陆大笑,又道,

“可不是么,这两个也都是一躺下就能睡着主,哈哈,哈哈!”

他二人当然是在说小乙与辜炎,他俩也如他们所说,在睡觉这方面,可是旗鼓相当!小乙以前也听阿爷讲过,想要成为顶尖的高手,必须拥有快速复原的能力,这其中,善睡便是极为重要的一项!你想啊,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恢复体力,才能让自己拥有更多上升的可能!所以,在小乙看来,善睡的辜炎,将来也是那能够独步江湖的存在!

这雨一落,没几下,这天可就黑了下来!除了雨声,门窗处也不时传来吱哑吱哑的响声,还有,有几只耗子之类也跑进来躲雨,偶尔唧唧叫上几声,啧啧,还真是有些瘆人呢!童陆身子一抖,又往那火堆靠近了一些。

“你们看这庙啊,就单有一间,如今中间也只剩下这大石头,也不知以前供奉的是谁!”

这庙确实是有些奇怪,孤零零的立在此处,不知为谁所建,也不知又有怎样用处!

小乙也是前前后后看过的,也没能看得出来,回他道,

“不是佛家,也不是道家,嗯,更像是供奉的什么受人敬仰的大人物吧!”

小乙讲出这一句,众人却是不觉如何,可他听到了一小声轻笑,让他立时从地上弹跳了起来!他提起嗓音,问上一句,

“是什么人?!”

辜炎几乎是与他同时跳起,他也听到了那声笑,也与小乙一般机警!在小乙问话之时,辜言也是问出了这一声,

“是谁?!”

他二人确信,那一声笑定是人为,绝对是还有别的什么人在这庙中!之前几人进来,天色尚未全黑,对方应该不是在那时进来,刚才门窗多有响动,或许是刚才进来的吧!二人严阵以待,害怕对方是个坏人!

那人自知已然暴露,所以,并未再有躲藏,很快回了话,道,

“哎哟,这耳朵当真是灵啊!别怕别怕,我可不是坏人!”

这是个男人,声调略高,多有是个瘦子吧!

小乙回他,

“阁下既然不是坏人,那请现身吧!”

小乙说完这话,便见到了人,正是在自己身后的那大石案上!那人瘦瘦小小,正自笑得开心!身上全湿,脸上也是挂满了水,那一双眼睛本来就小,再眯起来,可就几乎见不着了!他长得有些猥琐,说话声音也不讨喜,第一次见,很难把他当作好人来看待!

小乙见他被淋得很惨,再有,除他之外,似乎没有别的什么人,小乙倒也不担心他能干出什么坏事!正欲说话叫他过来,却是瑶儿先开了口,

“哎,怪冷的吧,过来烤烤火吧,要不染上风寒,可就不好玩了!”

小乙也没想到,瑶儿竟也对他起了恻隐之心,不管怎样,还是叫他过来再说!

那人听了这话,笑呵呵从石案上跳了下来,呵,落地无声,没想,竟还是个高手呢!也是,这样的天气,还会一个人出来,若是没点本事,又怎么能行!小乙给他留了个位置,他往前两步,坐到了那方。伸出手,烤起了火来!嘴里也是没停,又听他道,

“这雨说来就来,还要不要人活了!”

童陆看他的嘴和手都白了,看来也是被冻到了,于是笑呵呵问他,

“哎,要不要给你拿件干净衣服?!”

那人眼神一动,又是笑出了声,回道,

“不用不用,小哥不用客气,我这一身,烤上一烤,很快就能干了!”

童陆继续问他,

“哎,你叫什么,又怎会突然出现在这庙中呢?!”

那人回道,

“我呀,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老仙儿,嘿嘿,他们可都说我神机妙算,料事如神呢!”

童陆笑道,

“有这么厉害?我可不信!”

这老仙儿回道,

“呵呵,爱信不信!”

这人还挺有个性,童陆也是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又问,

“你又不老,人家干嘛叫你老仙儿呢?!”

老仙儿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绝对没过三十,叫他老仙儿,确实是有些奇怪的,他双手烤热,拿到耳朵边上捂了捂,又才回道,

“嗯,这个嘛,我也不知,或许是因为我本事太大,极受人尊敬罢了!”

他这话可是把众人都逗乐了,就连辜火也都笑出了声!

童陆笑呵呵,继续问道,

“我刚才问你的,你可还没回呢!你为何又会突然出现在这庙中呢?!”

那老仙拧了拧自己的衣裳,挤出了好些水来,而后又才回话,

“我这不是正赶路么,哪能想到,刚巧遇到这大雨!想要寻个躲雨的地方,却又刚巧见着这边有些光亮,可不就寻着过来了么!嘿嘿,真好,这里还生有火,可是帮了我大忙了!”

童陆笑道,

“这也算是运气好吧!”

小乙突然问他,

“哎,对了,你刚才为何会笑出声呢?!”

老仙儿思索了片刻,方才想起刚才之事,于是回小乙道,

“哦,我刚听你说起,这里可能是供奉什么受人敬仰的人物,所以才会忍不住笑起来嘛!”

小乙有些疑惑,又问,

“嗯,这有什么好笑的呢?”

那老仙儿慢慢悠悠说来,

“据我所知啊,这庙供的人,虽然名气极大,但可不是什么好人哟!”

小乙又道,

“真受不住,你啊,一次讲完可好?!”

那老仙儿乐呵呵拍拍大腿,又才说来,

“黄巢,你们可听过黄巢呢?!”

小乙一听这黄巢二字,也是一惊,据他所知,这可是百年前的风云人物,难不成,这庙便是后人建起,用来供他的?!

无人回话,那老仙儿又接着道来,

“这黄巢作乱,为祸一方,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也不知多少人惨死在他的魔爪之下!啧啧,我可还听说了,他和他的手下食人血,挖人心,什么坏事都做绝了!也正是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存在,让这本就混乱的世道更加雪上加霜!若不是他,根本不会有那么多人死,天下,也不至于到了三十年前方才安定下来!呵,你们说说看,这样的人,值得让这后人祭拜么!”

这老仙儿越讲越是激动,哎,别说,就从这一点上看来,他倒还真像是个正直之人!小乙对他的整体印象,也是有了些改观!

童陆看看后边的石案,问道,

“哎,难不成,这庙是用来供这黄巢的?!”

那老仙仍在气头上,怒道一句,

“可不正是这老小子么!也不知是他的哪个孙子,建了好些个这样的庙子,来供奉他的先人!不知明理的百姓啊,还来这庙中上香祈福,你们说,是不是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童陆咬住牙,回道,

“这样的大恶人,真是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那老仙儿的情绪稍稍缓和一些,又才道来,

“呵,他们想得倒好,但纸总是包不住火的,很快还是被人拆穿!百姓们虽然未有亲眼见过那黄巢,但也从各方传说中听过他是怎样的杀人恶魔!百姓们了解了实情之后,一怒之下,便将这里供奉的石像推倒砸烂了么!我可听说,这黄巢的子孙,后来也被人揪了出来,而后被那乱棍给打死了,呵呵,一想到这儿,我也会大笑出声!”

童陆也是不住点头,道,

“这样的人,心眼儿也是坏得很的,打死也好!”

那老仙儿总算是把情绪发泄完毕,他的身子烤得暖暖的,心情亦是大好,此时再看小乙几人,笑容也是完全不同了,他此时方才轻声问起几人情况,

“哎,你们几个,又是从何处而来呢?我对这一带熟悉得很,有什么需要,尽管问我!”

童陆笑着回他,

“我们呀,也不知要去往何处,四处走走转转,今日刚巧到了这儿,遇到大雨,便到里边来躲躲了!呵,谁能想到,这雨说下就下,一点儿也不留情面!还好,有这黄巢庙,要不,可就麻烦了!哎,别说,这倒算是这黄巢的子孙做的好事,多少能够稍稍弥补一下他那先人犯下的滔天罪行。”

老仙回道,

“呵哟,你们倒是悠闲自在得很呢!不过啊,还得当心一些,这里不时会有山贼出没,若是落在他们的手里,可是要遭大罪的哟!啧啧,你看看,还有个小娃娃,可是经不起折腾的呢!”

童陆哈哈大笑,回他道,

“这个嘛,你就放心好啦,这山贼再厉害,也是不敢来找我们麻烦!哎,不过啊,反倒是你,看起来更像是个山贼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