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九

〇九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岸边停了车马,是龙霸天早就令人准备好的,几人上车,便能走了!龙霸天睡得死死,被人抬到另一辆车上,给小乙几人这车多空出一些位置出来!

小乙听着刚才那一声,也是放慢了动作,童陆也察觉到了异常,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待众人全都上了车之后,方才开了口,

“小乙哥,你也听到了,对么?!”

瑶儿很是好奇,问道,

“你俩到底要说些什么呢?!”

小乙压低了嗓音,回道,

“刚才说话那人,很可能是位旧识!”

瑶儿又问,

“旧识?我也认得么?!”

童陆急道,

“哎呦,就是那个卖女孩的吕麦啊!”

瑶儿一惊,声音也要大了几分,

“什么?!”

这一声说完,自知又有些不妥,于是又轻声言道,

“啊,真的是他么,这刚才问起他,竟是又遇上了,有没有这么巧哟!”

小乙回道,

“虽然不能确信,但这声音几乎一模一样,在不经意间讲出的话,才最能表明其身份!呼,我看他是驾起一辆马车,咱们要不要等等再动手呢?!”

小乙是想要对付他的,只是又一想,或许他还会有同伙,若是放长线钓大鱼,或许还能有更多的收获!

童陆从那车窗往外瞧看,那辆车马,单独走了,车上似乎还有别人,哎,没准是这家伙死性不改,又做起了那样恶事!他转头回来,又道,

“我看行,慢慢跟上,将他和他的同伙一网打尽!”

瑶儿回道,

“嗯,你们商量好了就行!不过我想,咱们还是自己来做,莫要麻烦别人了!”

小乙回她,

“好好,我这就去与他们说说,改日再去霸天大哥府上拜访!”

童陆想了想,又道,

“嗯,还得想个去处,哎,对了,好像泰山离此地也是不远的吧,要不然,就与他们讲说,想要过去那边看看呢!”

瑶儿回他,

“别说,这个说法着实不错,我也早就想要去泰山瞧瞧的呢!把那家伙抓住之后,咱们还真得去玩上几日才行!”

小乙下了车,与他人说出自己的想法,对方当然也很为难,毕竟早先答应了龙霸天,要护送他们回府的!不过,小乙还是坚持要先去泰山,又道那边也有朋友等候,托他们与龙霸天讲说,到时去到泰山,再与众人汇合!小乙一再坚持,对方也只好点头,还想让人陪着,却被小乙给拒绝了。小乙告辞众人,上了马车,轻轻挥动缰绳,那马儿慢慢往前迈步!

童陆之前一直在观察远去的马车,果真只见得一辆,车行的不快,看来也是不愿引起他人的注意!童陆心想,这家伙的心理素质可是相当了得,遇事不慌不忙,难怪能够在危急关头逃走呢!再看那方,远远的,还能见到一点影子,保持这样的距离,对方应该也不那么容易发现得了!小乙仍是十分小心,尽量稳一些,不要打草惊了蛇!

瑶儿轻声问道,

“这吕麦也不知是怎样人物,你们倒是细细与我讲讲啊!”

童陆不时注意着远处,口中未停,把几次遇到吕麦的情形,一一告知与瑶儿知晓!瑶儿昨日听着龙霸天讲,说是被吕麦拐走的几位女子,都被救了,还不觉这人如何,此时听了童陆之言,也是恨得不行,心想,若是将其抓住,必要好好惩治一番才对!

童陆说完,疑惑问道,

“哎,你们说啊,这家伙又要去往何处呢?!”

瑶儿也是直摆头,回道,

“不会也要去泰山吧!”

童陆呵呵笑起,又道,

“若真是这样,那倒是省了事了!待明日霸天大哥醒来,必然也会带着人来,嘿嘿,那咱们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小乙也觉得十分奇怪,又道,

“我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这家伙走得如此之慢,也不知又是为何!”

瑶儿回道,

“或许是怕有太大的响动,引起他人的注意。也有可能是,这车里还有别人,他走得慢些,马车也能稳当一些,好叫车里的人能够好生歇息!”

小乙回她,

“嗯,我的想法与臭娘们一样,或许这车里,还有什么人!”

童陆又道,

“依我看,一定还是美人,这家伙狗改不了吃屎,除了这一行,可是什么都不会做了!”

瑶儿道,

“哎,我忽然又有一个大胆想法,你们说,这车里的,会不会是他的家眷呢?!是啊,若非如此,他驾车又怎会如此的小心!”

小乙回她,

“倒是有这可能,不管怎样,咱们先跟着,待捉住他时,一切也都会水落石出了!臭娘们,你先睡下,我与陆陆看着就行,你可得养足了精神才行哦!”

瑶儿回了一声,闭上眼睛歇息,不过,这一日也没怎么活动,闭上眼之后,又是过了好长时间方才睡着!童陆和小乙早就习惯了夜里赶路,二人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如何难受!

一路之上,多是平地,道旁也有不少丘陵山脉,不过,对方仍是顺着大道而行,所以,并不十分颠簸,而且,对于小乙这方也有益处,这样也很容易跟得住他!别说,这道路还真是比较好走的,看来也是经常有人修理整治!小乙又一想,这大道直通南北,若是两国交战,这一条道也能作为兵马粮草的通行大道,所以,当然也得时常检修方可!由于这道路宽敞平整,对方的行进速度,也是加快了一些,不过,小乙几人跟上他,也是没有什么问题!

这一跟啊,可就跟了整整一夜,待到天明之时,眼前山清水秀,一座大山就在眼前,林深之处,已有游人在热烈交谈!说来也怪,在这即将天明之时,天空之间乌云迅速聚集起来,可就看不着一点儿蓝天了!再看眼前这一座山,云雾缭绕之间,只能见着很少的一部份,不过,仅这一点儿,也能看出其与众不同来!

童陆跳下马车,问道,

“哎哟,怎么跟到了这儿了,难不成,那家伙还爬到山上去了不成?!”

辜炎突然醒了,跳下马车来,一脸的茫然,童陆简单与他说起昨夜情形,他拍拍脑袋,勉强明白了!瑶儿也抱着小然下了车,小然还未醒来,一阵小风吹来,带着些许潮湿气息,还是有些凉的,随时也都可能下起雨来!瑶儿又是给小然身上披了一件衣裳,这才放心!

瑶儿抬头看那山峦,多有是在云雾之中,根本看不清楚!不过,几人也都看得出来,这座山,可不是普通的山,它的神秘,可是不仅如此的!瑶儿惊声问道,

“臭汉子,咱们不会真的到了泰山脚下吧!”

小乙也觉有这可能,眼见着好些游人上了山,若不是名山大川,又怎会有如此吸引力呢!小乙回她,道,

“没准真就是了呢!呵,这样也好,霸天大哥也不会怪咱们骗了他了!”

童陆回道,

“哎,若是真上了这山,咱们可是不易寻啦!”

是啊,这山可是不小,随便藏个地方,要想寻得,也是不易!更何况,这吕麦可是个厉害角色,你要想找出他来,更是难上加难!没准,人家早就发现了小乙几人,眼看着几人上山之后,迅速撤走,几人又再去什么地方寻呢?!

小乙深吸两口新鲜空气,又道,

“来都来了,这就上山吧!”

刚说完这一句,小乙见着一个小伙,直向小乙几人奔了过来!他长得秀气,面带微笑,还真算个美男子呢!到了跟前,轻施一礼,对几人讲道,

“几位第一次来泰山吧,要不要寻个向导,领着你们上山观瞧观瞧?!”

哎哟,果然是到了泰山了呢,这倒也能想通,毕竟附近,也只有泰山比较有名了!

小乙回他,

“不用了小哥,我们自己个儿走走便是!”

那小伙笑笑,又道,

“这山路难走,是否需要坐个轿子,你看看,还有夫人和孩子的嘛!”

小乙又道,

“不必了小哥,孩子也吵着闹着要来爬山,让他坐轿,他可又要闹腾了!”

那小伙有些失望,他倒也很懂得察言观色,见着小乙几人并无想法珍与他人一同上路,于是也就不再勉强了!他又道一声,

“这样啊,没关系,有需要的话,尽管寻我来!”

他笑呵呵看着那马车,接着道来,

“这马车可是上不了山的,将它寄存至小店之中,安全放心,何乐而不为呢?!”

小乙也是乐了,当然,也没有再拒绝他的道理,于是回他,

“这倒是不错,嗯,那就交给你啦!”

那小伙一听这话,喜笑颜开,立时蹿过去牵马!他也是驾轻就熟,马儿也没反抗,被他牵着走了!又听他道,

“几位客官,今日天气不佳,若是需要吃些喝些,置办些衣物雨伞之类,又或是打尖住店,我们小店也是不错的选择哟!”

小乙心头好笑,这店开在泰山山脚之下,实在是占尽了地利,而且,其服务听上去,也算上乘,不火可是没天理了!小乙也想着,毕竟还有孩子在,可是不能马虎!到了那小店,再看看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也都一一置办齐了再上山!

小伙牵着马,与几人说着这泰山如何壮观,他越说越是激动,倒是极有感染力!小乙又一想,若是几人没有别的事要办,或许花些钱请他同行,一路上的收获,必要多出许多!小伙没说太多,可就到了地方了,其实,也就是在不远之外的树林之中,那地方地形平坦,林间有座客栈,应该也就是小伙口中的小店了!近到前来,它可并不算小呢,怎么也有个二三十个房间吧!

客栈旁边的栅栏之中,也是捡有多辆马车,其中一辆,小乙觉得十分眼熟,回头与童陆对上一眼,确认这马车便是那吕麦所有!小乙问那小伙,道,

“小哥,这停一日,算多少钱呢?!”

小伙把马车停下,笑着回他,

“不多不多,每日一两银子,马儿有专人照料,连那吃的也都是最最上等的草料,这价钱,可真是实惠得很呢!”

一两银子,呵,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呢,有些车马差些点的,怕是连一两都卖不了呢,他这一日收一两,可是贵出了天际呢!呵呵,小乙又见着里边有些驴车,破破烂烂的,那车马的主人,又怎么可能给得起这价钱呢!所以啊,这家伙定是看人下菜,毕竟这马儿,一见就知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童陆笑呵呵道,

“你小子倒是机灵得很哇,见我们这马儿好,便收得如此之贵!”

那小伙略微有些胆怯,回话,

“哪能呢,哪能呢!”

也是,这小伙也该是个老江湖,什么人没见过,谁能拿得出多少银子,他一看这车马,心里便有了数了!平日里,很少有人计较这个,毕竟他的报价,与对方的身份相当,童陆忽然说出这话,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童陆哈哈大笑,又道,

“倒是不贵,不贵!不过,我倒想了解了解,这其他人又收得多少钱呢!哎,对了,最边上那个,车轱辘上画了个花儿的那辆!”

小伙咽了一口唾沫,尴尬回他,

“这个,真要说么?!”

童陆回他,

“当然,照实了说,说得好,我可重重有赏!”

童陆拍着自己腰间,那地方鼓鼓的,可是有不少钱呢!小伙一见,立时喜上眉梢,回道,

“这个,这个十文一日!车马差些,自然也不能收太贵的,对吧!”

童陆手指着他,嘿嘿直乐,又指向了一辆板车,那车子烂得不成样子,更是被拴到了外边,呵呵,想来值不了几个钱的!

“那辆,一文,不能再多了吧!”

小伙笑得欢乐,回道,

“客官还是猜错,那辆两文一日,不过,客人上山已有三个多月了,按日计算,这钱已经能够买上几辆这样的车了!”

童陆大笑,又道,

“哈哈,还有这样的,真是好笑!那你再与我说说,这一辆又是怎样收钱呢!”

童陆指向了几人一路跟踪过来的那一辆,他说了这许多,可不就是为了了解这辆车马的主人么!

小伙很快回话,道,

“这一辆啊,那位客官已经卖给了小店了,所以,算是小店的了,哪位客官需要,随时都可以带走!”

童陆哦了一声,又问,

“哎,这也真是奇怪啊,上山竟是把车马给卖了,难道就不想再下山了么!”

小伙也道,

“呵,可不是么,我刚才接到人,还没来得及问上几句,那客官便说要把车马卖了!哦对,他又拿这钱,买了些吃的,还有几件衣裳和雨具,就此上山去了!”

童陆不住点头,又道,

“小哥啊,你可真是个做生意的料啊,拿些吃的和衣裳,便换了人家车马,啧啧,可是没少赚啊!”

小伙很是得意,回道,

“可不嘛,若是再卖出个好价钱,那可不得了了呢!”

童陆本想再问一下那人车中还有些什么,可是,又怕问得太多,生出不必要的麻烦出来,所以也是忍住没问。他从腰间摸出一锭银子,足足二两之多,那小伙看得眼发直,童陆可又拿了一块一两左右的出来,递到他手上,说道,

“喏,先给你这些,给我们装些上山必须之物!剩下的钱,就留给你了!”

小伙大喜过望,要知道,这可是足有三两之多呢,购置一些用具,一两足够,剩下的二两,可不就被他一人赚了么!所以,他自是高兴得合不拢嘴了!

那小伙收了钱,眉飞色舞道,

“客官放一万个心,车马定会帮着照看妥当,必要的准备,马上就送来,马上就送来!”

小伙这时提马也显得格外小心了,呵呵,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有钱能使那鬼推磨啊!小伙很快拴住了马儿,又与里边人嘱咐了几句,方才回了客栈之中,替几人准备上山所需去了!

几人未有进店,就在外边站着说话。童陆先开了口,道,

“那家伙也真是奇怪,竟是把马车卖了,难道是要长住在山上不成?!”

瑶儿回他,

“是有些奇怪,哎,你们说,他会不会真的洗心革面了呢,到这泰山长住,也是想要为自己赎罪呢?!”

童陆笑道,

“这人啊,禀性难移,我说瑶儿大小姐,这可不像是从你口中说出来的话哟!”

是啊,根本就不像是她说的!瑶儿自从见到小然之后,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她以前性情浮躁,处事极端,在这几个月里,可是得到了大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一个女人在有了孩子之后,都会变得大不一样吧!虽然小然不是她所生,但她却也一直把小然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做母亲的,当然也要给孩子作个表率的嘛!

瑶儿笑着回他,

“臭汉子都说了,那毒神可能都不会再做恶了,那这小小的吕麦,也不是不可能的嘛!”

小乙道,

“不说这个了,我在想,这山路艰险,臭娘们,你要不要带着小然住下,我与陆陆……”

话还未讲完,便被瑶儿打断,又听她道,

“不行,我也要上山,再说了,小然如此乖巧听话,也不会耽误什么!”

一句话就把小乙噎住,叫他再讲不出话来!也罢也罢,既是如此,那便共同进退吧,这山上,应该也起不到多少风浪,而且,有辜炎在,小乙也要放心许多!

正说着,那小伙可是又带了一人出来!二人皆是背着特制的背篓,模样有些奇怪,不过,看上去还挺实用!那二人把背篓放下,另一人施礼退走,便由这小伙来介绍,

“几位贵客,这个是小店卖得最好的登山背篓,用精竹制成,皮实耐用,坚韧轻巧,而且,竹间紧密,普通的雨水,也是没法淋湿里边东西的!再看这里边,很是宽大,装些衣物吃食之类,可是再合适不过了!侧方可挂水袋,背面绑着竹帽,若有需要,也能在第一时间取下应急……”

童陆打断他话,说道,

“得了,得了,不需要再多介绍了,我们一用便知!好啦,照顾好我们的车马,过两日便会下山来取!”

那小伙点头哈腰恭送,小乙与辜炎一人背起一个背篓,几人这便山上去了!真别说,这背篓设计实在了得,背上之后,肩膀不觉难受,力量都压在了腰间,爬了好一会儿,也都不觉如何疲累,还真是一个极好的物件呢!

不知觉间,那云层可是又压得更低了,走在这山路之上,也似入了云中那般!空气潮湿,不多时,便是下起了雨来!还好那小伙准备周全,几人才没被雨淋成落汤鸡!行了好一阵,这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再听那头顶上轰轰直响,也不知是那雷声,还是有洪水爆发,冲了无数山石下来,实在可怕得很!而这雨,又是大了几分,几人不得不停下,寻个能够避雨的地方先躲躲!好在,这泰山常年都有人来往,所以,可供歇息的地方也是不少,小乙很快寻到一处紧靠山石的凉亭,几人进入里边避雨!这山石刚好把风也挡下,这可真是一处极好的去处!

小然醒了,见得这般新奇事物,拉着瑶儿四处查看,不过,瑶儿也只让他在这亭子之中转悠,不许迈步出去!小乙看着他二人,颇感欣慰!

童陆四处观瞧,忽然讲出一句,

“哎,你们看啊,这里是不是刚才有人来过呀!”

小乙与辜炎来到他身边察看,果见许多零碎足迹,而且,还十分的清晰,必然是不久之前留下的!再看这些个足迹,可不止一人呢!

小乙回他,

“别说,好像还真是不久之前方才留下的呢!”

辜炎也同意小乙的看法,也道,

“好像真是这样!这雨也没下多久,看来他们进到此处,也没能待上太长的时间吧!”

童陆又道,

“是啊,外边这么大雨,又为何这么着急着走呢?是不是,还另有隐情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