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一二

一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龙霸天也站起身,插起腰来问话,

“怎么还有个女人,这雨可还没停呢,赶紧叫她进来!”

小乙笑道,

“呵呵,霸天大哥,你还真是怜香惜玉呢!走吧,咱们一齐出去看看!”

二人开门出去,小乙听得地面啪啪水声,听这声响,似乎只有一人,呵,那女子还跑得蛮快,小乙把火把往前一举,那女子却是一步未停,疯也似的冲向了小乙!小乙只觉肚腹一痛,被这女子撞了个满怀!那女子撞到小乙身上,也是一懵,下意识往前一抓,抱紧了小乙!这一下来得生猛,若不是小乙另一手迅速抓住了龙霸天,还真有可能被这女子给撞倒了呢!

龙霸天一见,指着小乙大笑起来,说道,

“小乙兄弟,你这女人缘倒是蛮好的嘛!”

小乙憋住一口气,也懒得去理他,低头与那女子说话,

“姑娘,你还好吧?!”

女子紧紧抱住小乙,也不动弹,小乙能够清楚感觉到她的心跳,所以,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的!她胸口在小乙肚上起伏,倒是让小乙有些不大好意思了!

小乙她不答,伸手拍拍她肩头,又问一句,

“姑娘,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瑶儿听着动静不对,把小然交给辜炎,自己来到门边查看!龙霸天举着火把,让了开来,还朝瑶儿挤着眼色,模样十分好笑!瑶儿朝他笑笑,让了出来。

那女子浑身湿尽,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团,身子钻到小乙怀中,可就再也不起来了!

瑶儿见状,却也没有生气,反倒是大笑了起来,说道,

“臭汉子,你身子太舒服了,叫这姑娘抱上就不愿放手了呢!”

小乙双手摊开,回她道,

“这可不关我事啊,我可什么都没干的哦!”

瑶儿嘻嘻笑着上前,双手轻轻搭在那女子肩上,说道,

“姑娘,外边雨大,咱们到里边躲躲吧!”

女子仍是一动不动,小乙可是有些紧张了,说道,

“哎,她刚才这一下,不会把自己给撞晕过去吧!”

瑶儿笑着回他,

“其实啊,臭汉子从身上都是埂块,抱起来根本就不舒服的!或许,真是你这肌肉把她给撞晕了哟!”

小乙觉得很是冤枉,自己可什么都没干呢!瑶儿朝他做了个鬼脸,又道,

“傻愣着干嘛呀,还不快些把有给抱进去!”

小乙尴尬一笑,捏起拳头,双手胳膊夹住那女子,把她抬了起来!刚一抬起,那女子的腿猛的一缩,顺势盘在了小乙的腰间!你说她是醒的吧,看上去也不像啊,说她昏睡过去吧,她这动作可是相当的麻利,又怎会像睡着的呢!

小乙好不尴尬,这样的姿势,实在不雅,更何况,瑶儿就在她身边,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的!瑶儿确实有些不喜,不过,还是针对小乙来讲,

“有这么个美人儿抱着,开心了吧?!”

小乙无奈笑笑,回她道,

“没准是个丑八怪呢!”

瑶儿轻轻踢了他一脚,又道,

“还是快些进去,待这淋雨好玩么!”

小乙呵呵傻笑两声,回她道,

“这就走,这就走!”

小乙转身,入了小舍之内。他想要把人放下,可他刚一用力,那女子便抱得越紧,实在没办法,也只有在火边站着,叫那火快些把那女子后背烤干!

女子头发散乱,脸是直接贴到了小乙胸口,根本看不到她究竟长成什么模样!瑶儿扒了几下,没甚用处,于是也就懒得管她了!

童陆笑个不停,说道,

“小乙哥,你可真是艳福不浅呢,在这样的山谷之中,也能有这般女子投怀送抱!”

小乙瞟他一眼,道,

“要不换你来!”

童陆直摆头,又道,

“这么厉害的女子,我可承受不住,还是你来,嘿嘿,还是你来!”

龙霸天嘿嘿直乐,又道,

“这女的,应该是被雨淋傻了,所以一见到有温度的,便一把抱住,再也不愿放开了!哈哈,依我看啊,给她烤暖和之后,便能放开小乙兄弟了!嘿嘿,瑶儿姑娘,你男人正直的很,可千万别要吃醋哇!”

这龙霸天还真不错,帮着小乙说话!瑶儿懒得看小乙这边,眯起眼来,回了一句,

“哼,我才不会吃醋,可他那心里啊,应该早就乐开了花了吧!”

童陆笑道,

“小乙哥,你把她往火边推下,把她屁股烤烫,她自然就醒了!”

小乙心道,这还真是一个好办法,于是往前两步,那女子的屁股几乎就在明火之上,多烤几下,可不就烫得不行了么!龙霸天呵呵直乐,又在一旁吃起了酒来!不多时,小乙闻到了一股糊味,哎哟,这可过了啊,难不成把那女子屁股给烧着了?!他立时回退,可与此同时,却又听得一女子大声叫唤起来,

“哎呀,哎呀,烫死人啦,烫死人啦!”

正是抱住小乙的那女子叫喊出来的,她这一声喊,也是把瑶儿给惊醒,瑶儿张开了眼,直愣愣瞪着小乙二人!

那女子双手放开了小乙,直往屁股上摸去,这身子一下失了支撑,可不就往后倒了下去么!小乙一见,迅速伸手过去,将她环抱住!女子的身子是止住了,可是她的辫子老长,竟是直落到了火堆之中!呵,谁都知道,这头发只要遇着火,一瞬间就能烧掉多半!不过还好,她的头发仍在湿着,小乙很快抱着她走开,那辫子也只有尖部被烧糊掉!虽然着火不多,可是,这屋子里边,也早就充满了焦糊味道!

“哎哟,要了亲命了,要了亲命了!”

那女子又在大喊,双手摸到了屁股上,狠狠揉了几下,屁股还在,她也就放心了!她那一条辫子留得老长,不过,却只有细细的一根,其余部分,可是乱极,把脸都给完全遮挡了!小乙瞪大了眼睛看她,却仍是见不着其真容!那女子双手护在屁股之上,猛的停下,而后便再不动弹了!小乙觉得十分奇怪,于是开口问话,

“姑娘,你好些了么?”

又是沉静了好一阵子,方才听到那女子回话,她好不激动,双手放开自己的屁股,直往小乙头上抓了过来!小乙赶紧缩头,让了开去,又问,

“姑娘,你这又是做甚?!”

女子哇哇叫出两声,这才认真回话,

“哎呀,是我呀,你不认得我啦,相公?!”

瑶儿一听这话,立时蹦跶起来,指着那女子,大声叫喊起来,

“你是什么臭女人啊,见着男人便喊相公?”

那女子回头,从那发间瞧了瑶儿一眼,没搭理她,又给转向小乙这方,

“哈哈,我忘了你叫什么名儿了,只记得曾经叫过你相公嘛,哈哈,相公,你叫什么名儿呢?!”

小乙一脸懵,回她道,

“你是,你是……”

那女子终于想起,自己的头发散乱,把脸全都遮挡住了,她伸出手,笑嘻嘻把脸上的乱发拨到一边,总算是露出了脸来!这方背光,小乙看不清楚,于是转了半圈,叫那火光能够照着她脸!

哎呦,要论长相,未定真是有些俊的,眉毛又浓又密,却是与她的俏皮眼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脸上仍是挂着水珠,不过她肤色较黑,也就不显得那般娇嫩了!

小乙不住眨眼,又是思索了一阵,方才脱口而出!

“你是,你是……你是那个谁,谁……”

小乙几乎快要想起,却仍是记不起她的名儿!

那女子乐呵呵又道,

“相公,你怎么还没想起我呢!”

瑶儿皱起眉头,转了过来,盯着那女子瞧了好一阵,猛的把眼睁大,高声叫喊出来,

“你是,去往琼州的船上,那个,那个女的!”

那女子噘起嘴来,说道,

“相公,你看看,她都记起我了,你怎么能不记得呢!”

小乙终于想起来了,那条船上,她非得说小乙拿了她的铜镜,便是她的相公,后来这女子钻到了巨鲨肚子里边,把那铜镜给取了出来,这才作罢!她叫什么来着,这时间隔得太久,一时半会竟是想不起来!小乙又仔细一想,哎哟,那名儿已然到了嗓子眼儿,立时就讲了出来,

“兰羽,兰羽!你叫兰羽,是与不是?!”

那女子拍手大笑,回道,

“哎哟,相公,你终于记起我啦,哈哈,真棒真棒!我赏你一个……”

正说着,她伸出一指,猛的往小乙额头戳了过去,小乙双手抱着她,直往后仰,却仍是未能躲开!她下手倒也不重,只不过轻轻在小乙额头之上点了一下!

兰羽得逞,又是呵呵笑起,说道,

“赏你的,不用谢啦!”

瑶儿看她举止轻浮,有些不大喜欢,再有,此时她双腿仍是盘在小乙腰间,小乙为了避免她后仰摔倒,也是双手抱住了她!此时她可是再忍不住,冷冷说出口来,

“你俩抱得挺开心的啊,要抱出门抱去!”

小乙听得出来,这口气可是不善呢,他忙着对那兰羽道,

“兰羽姑娘,你可快些下来吧,再晚可就难以收拾啦!”

兰羽这才发现,自己竟是挂在了小乙身上,她身子一紧,连忙蹿跳下去!而后退出几步,又是差点儿摔到火中!睢她模样,当真好笑,她摸头后脑勺,半低着头笑起,慢慢说来,

“哎哟,我这,我这都干了些什么呢!对不住,对不住啊!”

龙霸天一听,大笑起来,说道,

“兰羽姑娘,你可知刚才都发生了些什么么?!”

兰羽歪起头来,细细思索一翻,回道,

“我那时眼睛都花了,好容易看到火光,可不就直奔过来了么!后来,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就,就再也不知道了!待我醒来,哎哟,相公可就一直抱着我呢,呵呵,真是尴尬呀!哈哈!”

瑶儿气不打一处来,又道,

“别再一口一个相公的叫了,再叫,我把你嘴巴给打烂!”

兰羽一愣,头摆动起来,看看小乙,又瞧瞧瑶儿。她应该也是见过瑶儿的,只不过,她连小乙都记不得,多半也是记不得瑶儿的!她抠着头,把那小辫子扯过来,猛的发现被烧掉一截,哎哟,可又哇哇叫喊了起来,

“啊,我的,哇,呜哇!这,喂……”

瑶儿气呼呼的看着她,以为她是在装傻!龙霸天却是很喜欢她这个样子,于是说出了原由,

“兰羽姑娘,刚才一不小心,你这辫子落到了火里,还好它被雨淋湿了,要不,这辫子怕是保不住了!”

兰羽口中也不知在说些什么,小乙可是一个字儿也未能听懂!瑶儿这个时候,也懒得与他计较,回头去抱小然。小然躺在辜炎怀中,一动也未有动过!这两人,就像是一齐吃醉了酒那般!

兰羽叽叽哇哇说了好一阵子,终于抬起了头来,泪眼汪汪看着小乙,好不委屈,又听她问道,

“相公,我这辫子,呜呜……”

瑶儿怒吼一声,

“我说过的,不准再这样叫的,你找打不是!”

瑶儿这一声,可是响亮得很,辜炎被惊醒过来,立时翻坐起身!小然的双眼,也是猛的睁开,眼中泪光闪闪,想来也是被吓得不轻!瑶儿好生后悔,自己刚才怎会没忍住,竟是把小然给吓着了!小然哇的一声,闭眼大哭起来,瑶儿抱他抱在怀中安慰,可小然却是越哭越大声,这哭得厉害,可是叫瑶儿好生心疼!瑶儿抱起小然,轻轻摇晃,又是唱起了儿歌,许久,小然方才又睡了过去!瑶儿总算是缓过气来,后又狠狠瞪了小乙一眼,小乙明白,她是要小乙立马把这女子摆平才行!

小乙赶忙解释,

“兰羽姑娘,你叫我小乙便是!”

兰羽总算是接受了自己的辫子被烧的惨事,听到小乙这般介绍,口里也是念叨了起来,

“小乙,小乙,哦对了,我就说嘛,是个很简单的名儿!哈哈,小乙相公,你这婆娘好凶哦!”

瑶儿又欲发作,兰羽立马捂住了嘴,见着瑶儿又把气给咽了回去,方才又开了口,道,

“不对,不对,不能再叫相公了!嘿嘿,小乙,对,对,叫你小乙便是!”

听着她讲出这话,小乙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你一口一个相公,可真是差点儿惹出事来!

小乙笑笑,回她,

“兰羽姑娘,你身上在湿着,快些烤干了吧,要不待会着了凉,可就不好办了!”

兰羽一听这话,浑身一个激灵,呵,瞧这模样,似乎是小乙的话让她到凉意!她把辫子往头上一盘,迅速坐到了火边,即便如此,仍是打起了摆子!她之前精神得很啊,怎的突然又抖了起来,真是叫人看不懂了!

“哟哟,真是够冷的啊!哎,你们也坐,坐啊!”

这兰羽的行为举止,当真十分怪异,真是叫人看不懂了!瑶儿看她表现,亦是满脸的疑惑,虽是不解,但她放松下来,这兰羽神神叨叨,应该不是来抢小乙的!

兰羽把火烤得红红,这才把自己凌乱的头发收拾起来!直到这个时候,小乙方才认真瞧清了兰羽的脸,哎哟,这一张脸啊,饱经风霜,可是与她的年纪不大相符呢,与几年前相比,可是大大不同了!她也就二十初头年纪,脸上的红斑可是不少呢!她眼角处有条伤痕,足有一寸多长,直划到了耳根处。按他人的说话,她这可真是破了相了!

童陆一见她的脸,心中也是一懔,他故意装作没见着,咧嘴笑起,问她,

“兰羽姑娘,你可还记得我么?!”

兰羽转头看他,不住眨眼,而后手指着童陆,小声说来,

“哦,哦,哦,你是什么,什么陆吧!”

童陆一拍大腿,笑着回她,

“童陆,童陆,你看看,一猜就猜到了!”

兰羽很是得意,笑得眯起了眼来,回话道,

“可不是么,我这记性可是最好的呢!”

童陆笑呵呵又问,

“哎,兰羽姑娘,自从南海一别,你又是去到了何处呢?!”

兰羽回道,

“我啊,好看的,好玩的,我可都走了个遍呢,嘿嘿,这天下也太大了吧,走来走去,却似永永远远也走不完一样!”

童陆回她,

“可不是么,我们一齐出来好些年了,走得一路,也没见过有重样的!”

兰羽大笑,又道,

“就是,就是,总有爬不完的山,看不完的风景,哈哈,当然,还有遇不完的人啦!”

龙霸天忽又笑出声来,说道,

“兰羽姑娘,我看你性情爽直,是个好姑娘!你,想不想要吃上一口?!”

小乙心想,你这龙霸天,除了那酒,你就没有别的可说的么,真是受不了他!说着说着,他已经把那酒囊给递送了过去!兰羽想都没想,便接了过去,而后把鼻子凑了过去,闻了一口,而后说道,

“啊哟,这酒实在醉人,哇哦,我醉了,醉了!”

说着这话,竟是白眼一翻,往小乙那方倒了下去!小乙赶忙伸手将她身子撑住,这才不至于摔着她!

小乙无奈笑笑,说道,

“霸天大哥,瞧瞧你干的好事!”

龙霸天两只眼珠子圆鼓鼓了,几乎就要掉落出来,他手指着兰羽,口里也是有些不大清楚了,

“我,我,我,她,她,她,一口,一口都没,没吃,吃哦!”

小乙不住摇头,又道,

“你要不拿酒给她,她也不会醉不是!”

瑶儿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小乙赶忙把手拿开,那兰羽的身子继续倒下,不过,却是又突然停了下来!兰羽慢慢坐起身,伸长了双手,大大撑了个懒腰!而后,先是慢慢睁开了一只眼,挨个瞧了众人一眼,而后又是把另一只眼给睁了开来!她嘿嘿直乐,又道,

“哎哟,这酒醉得,现在脑袋还痛,不行,不行,我可是吃不了这酒的!”

兰羽把酒递了回来,龙霸天愣住,她举了好一阵,龙霸天方才反应过来,把酒收了回去!

兰羽打了个哈切,又问,

“哎,我说,刚才我睡了多久呀,哎,怎么外边还没天亮哦!”

小乙听得这话,确信这兰羽,定是脑袋有问题,要不,只要是个正常人,也不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吧!小乙又一想,她肯定是受过什么伤,伤到了脑子,所以才会有如此异常之表现!这样一想,小乙倒是对她产生了同情之心!

童陆回她,

“兰羽姑娘,你还记得我么?!”

兰羽听得这话,又是把眼睛睁圆,而后嘿嘿笑起,回了一句,

“嘿嘿,见过,可是不知在哪儿见过,可否提点提点呢?!”

哎呦,她刚才还与童陆有说有笑,怎么的这眼睛一闭一睁,就把一切都忘了?!

童陆指着自己,道,

“我叫童陆,记起来没有?!”

兰羽又是仔仔细细观瞧一阵,方才回了话,道,

“哎呦,童陆呀,你这变化也够大的哟,我差点儿没能认出来!”

小乙更加肯定,这女子的脑子已经不大好使了,哎,这也是个可怜人啊!

童陆笑着回她,

“真好,真好!你还记得我呢,不错,不错!”

兰羽又是狠狠打了一个哈切,转头又见着了小乙,她眼皮子很难张开,眯起了眼睛,含含糊糊对小乙讲出一句,

“相公,我困了,我先睡了啊!”

说完这话,双眼完全闭上,又是不自觉的倒向了小乙!小乙也是顾不得这许多,连忙伸手将她扶住。童陆很快拿了自己随身携带的衣物过来,小乙把她身子摆平,童陆拿那衣物,垫在了她的头颈之下。

二人收拾好兰羽,童陆回去他的位置,亦是不住摇头,口里仍在念叨,

“这女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脑子都不她会使了!”

小乙也道,

“希望她只是困了,睡上一觉,一切也就都好了!”

瑶儿这时也不再计较之前的事,反过来关心起兰羽,

“臭汉子,这姑娘真是病得不轻,咱们,咱们正好要去寻小二黑,不如,把她也一齐带上吧!”

这倒真是让小乙有些意外,之前还凶过别人,此时反倒是怜惜起对方来!这人啊,还真是个感情动物,不过,这心一软,好些事情,可就做不成了!

这天气又凉了几分,小乙又给添了些柴火,这屋内,很快也就只剩下这火的噼啪声响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