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七 小子出手好大气魄,赌场得意连中三元

〇七 小子出手好大气魄,赌场得意连中三元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几人白白得了钱财,却也不至于浪费铺张,只要了三间临水的客房,白青一间,葱头小和尚一间,小乙童陆一间,那肥猪则被安排到了马厩之中。众人疲惫至极,好好沐浴了一番,倒头便睡。直到次日正午,众人这才聚齐。小和尚不时跑进跑出与那肥猪戏耍,也不知这一人一猪何时成了要好伙伴。小乙三人叫了些吃食,一边吃喝一边说笑逗乐,只是言语中最多提到的还是眼前这位。葱头还是那身打扮,只是把这黑发精心收拾了一番,虽说只略微有所不同,小乙三人眼尖,早发现了问题所在。童陆打趣他道,

“葱头前辈,昨个儿被那公子摸了摸头,今日便这般爱美了?嘿嘿,看你这青丝多么整洁,多么顺滑,只怕那蚊虫立在上边也会打滑哦!”

葱头右手二指捻着一丝发尖,也不回话,只是悠然静坐。

“真是无趣!我看还是昨日那位能对上他胃口!”

葱头依旧面无表情,不怒自威,不过倒也没人再怕他了。白青有些小激动,道,

“小乙哥,陆陆,咱们吃完去大街上逛逛,听说这雅州城中白日里十分热闹,就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正好我也收些药材,以备不时之需!”

小乙点头,

“那当然好了!上次小和尚发热不退,还真是有些吓人!”

童陆忽的放下手中吃食,道,

“我看这雅州还有不少好吃好玩,咱们先少吃一些,留着些肚子才是。”

三人向葱头道别,刚上到街头,小乙只觉背后一阵阴风,回头一看,却是葱头提着小和尚跟了上来。

“葱头前辈,您也来逛逛啊?”

葱头也不理会,把小和尚放了下来,负起双手,走到前头去了。

这雅州城依山伴水,街道四通八达,各色人等来来往往,好不热闹。小和尚异常兴奋,拉着白青东看看西看看,说是给他买些小玩意儿,他却又是不住摇头。几人把持不住,买了好些当地有名小吃,边吃边看,递给葱头,他却只顾瞧看,白青便把他的那一份收好,等他饿了再取出给他解馋。

好久不见阳光,这一出来,几人都难以适应,被晒得头皮发麻。为躲这烈日,几人来到一处凉棚坐下,喝些茶水解渴。正闲聊间,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一齐过来,占了这茶棚一桌。童陆偷看一眼,把唇埋入茶水中,含糊着道,

“喏,不是冤家不聚头,那家伙伤痛还没好,这又来找麻烦了?”

那人似乎没注意到几人,他的同伴先开了口,

“黑子,你这茶摊位该交租子了!你看是现在给,还是马上给啊?”

几人一听便知这些人是来收租的,至于合不合乎王法,就难说得很了。

茶摊老板点头哈腰,为几人倒上茶水,虽面带笑意,却也不难看出怒色,

“这租子前几日刚交过,怎的又要收来?”

那人喝了一口茶,又全吐出来,

“这什么破茶,这般难喝!我看你这生意不做了罢!”

茶摊老板慌了,赶忙陪了不是,又给倒上一碗,陪笑道,

“老哥哥们,这次要交多少才是!”

那人比了个手势,亮出两指,老板从口袋之中摸出钱来,颤颤巍巍递了过去。那人一把夺了过来,大笑出声,

“嗯,这茶水不错!不错!”

几人一起笑过,起身便走。小乙心道这些人好生不讲理,正待要为这老板讨个公道,却被童陆拉住,

“小乙哥,你救得了一时,怎救得了一世!他们也只不过是跑腿的,你解决了这几个,又会有新的补上,除不干净的。这老板现在只是花些钱,买个安稳,若是惹上麻烦,只怕一家人都要受连累啰!”

这话说得有理,那老板也是听入耳中,过来为众人添茶,

“小兄弟是明白人,咱们这小本生意,勉强维持生计罢了。这前些日子雨下个不停,真是苦了我们这些小商小贩,一天到头没入几个钱,租子却是一个子儿也不会少。若是不交,那你别再这里混迹了,若是找个由头隔两月再来避开这租子,那好,你也再也不用来了,人家换个人照样收租。他们正常情况下,倒也不太用强,不过派几个膀大腰圆的过来,也还是怪吓人的。”

白青有些怒气,小手拍了一拍桌子,问他道,

“难道官府不管!”

众人难得见她生气,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那茶摊老板轻叹一口气,

“这就是官府派来的啊,你又向谁诉苦来着?这官府人手有限,如何能应付这偌大的雅州府,再有,穿上这官家衣服,去做这类勾当,只怕也是不妥。所以干脆找来地痞流氓,收来租子,大多上缴,剩下的则是底下分去,双方心照不宣,官府对这些事也大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哎,可怜了我们这些生意人,还要多交上一份租子。”

小乙知这内情,心想着自己是否能够帮上些忙,也算为这一方百姓做些好事,问那老板,

“这群无赖也会有个头吧,不知是何许人也!”

老板缩起脖子,又四处观瞧一阵,这才俯过身子,轻声回话,

“雨城那边的吴老五,厉害得很,在这雅州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做得那要命要财的生意,有钱有势,谁人敢惹,就是官老爷也得给他七八分面子!”

小乙又问,

“如何能够寻到他?”

老板回道,

“这吴老五就住他赌场附近,顺着这条街走到尽头,再向右直走,到底的街口便是了。我也就是跟你们诉下苦,心情也好多了,可不敢教去寻他麻烦!你们呀,四处逛逛便是,有些人是千万不能惹的!咱们小老百姓,能够吃饭穿暖就不错了,安安稳稳,比什么都强!”

小乙知他想法,回道,

“我们知晓得,你也不用担心。”

众人喝完茶水起身,小乙心想着去会那吴老五一会,看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葱头今日有些心事,眼珠四处乱动,小乙们朝哪边走,他也就一直跟住。童陆心头盘算,只要有葱头在,哪管对方是谁,来一个打翻一个,来十人也是一齐撂倒。俗话说那狗仗人势,狐假虎威,感觉还真是不错。

随老板指示,不多时便到了那路口,长街交汇之处人来人往,两边酒楼生意红火,这边赌坊更甚,人都挤出了门来。几个大汉门口守住,叫唤着维持秩序。童陆看这“五魁坊”赌徒众多,如何能够挤得进去,再看这酒楼也是不错,心想葱头今日没吃什么,一会若是有麻烦,还得靠他摆平,

“咱们不如先吃点东西,葱头前辈可是一天没吃了!吃饱了,才好看戏啊!”

葱头眯起眼,抬头看这酒楼,然后缓缓点下头来,道,

“走!”

他一步迈入酒楼,三步并作两步上到楼上雅间。雅间中有一对男女,正亲昵着,被他破门一吓,顿时软了腿。二人匆匆收拾一番,遁逃而走。

伙计大笑着把几人迎入,

“哎呀,你们可帮我大忙了,这两人从正午腻到此时,我们从不让客人为难,他们一直占着,我们便一直等着。多少客人想要这雅间,让我们好生为难。”

童陆拍拍伙计肩头,笑道,

“那待会是不是给多上几道小菜呢!”

伙计机灵得很,看这几人不是本地人士,只道,

“那是自然,我先给您端些小点,待会再上咱招牌大菜!咱们这可是雅州最好的酒楼,若论吃喝,咱们要排第二,谁敢排第一。”

童陆听他这般吹嘘,十分满意,又拍了拍他,

“有什么招牌尽管上来,做好了,咱们这位大大有赏!”

伙计得令,欢喜着出门,又轻轻将其掩上。

小乙白青趴在窗边向外看去,正好能见着那赌坊正门,那里人头攒动,里边应该有事发生。小和尚几日以来不爱说话,虽对周围事物倍感好奇,却只偶尔回复两句,也不知是不是跟着葱头久了,言语也会少了,童陆在一旁逗他玩耍,小和尚嘻嘻笑个不停。葱头依旧那副德性,对任何事情都装作漠不关心。

门外嘈杂起来,小乙看得真切,正是从那五魁坊里边传来,似是欢呼,又似嘲笑。不多时,十来个汉子护着一人出来,那人面容白皙,紫色长袍,黑发扎出花来,左手一把尺长折扇别在腰间,右手手指顺着额头摸到发根,然后又顺着头发滑到发尖。听见欢呼之声,童陆与圆心小和尚也挤到了窗前,就连葱头也不时瞟上一眼,以示关注。

“这小子不是一般人哪!看这气派,得迷倒多少妙龄少女!”

白青嘻嘻笑着,

“我看他只十五六岁就学会赌博,以后那还得了!即便家境殷实又如何够他这般挥霍!”

小和尚难得说上一句,

“他定是赢了钱了!好厉害的!”

童陆刮了刮小和尚鼻子,道,

“小光头,你看他现在风光,若不收住,早晚把家底给赔光!”

众人拥着那公子慢慢走远,这边酒楼伙计也正好端来点心,见众人围在窗前,也是不由发出声来,

“这是人家夕家公子,可了不得!这夕家好生了得,是这一方首富,有那万贯家财,这小公子平日倒爱四处闲逛,出手也算大方,大家都视为财神。这几日以来,倒是恋上赌博,听说赌得极大,每次他来,都能引起轰动,这不,今日大赢了一把,便赢下半个赌坊!”

小乙几人皆是咂舌,心想这么大的赌坊,一把便输掉一半,这赌注下得也真够大的!就连葱头也挺起腰来向外张望。那伙计看众人听得起劲,更是来了劲,可又想着还有菜要端来,只好抱歉道,

“酒菜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童陆向他说道,

“待会再过来跟我们讲讲!”

那伙计是个碎嘴之人,难得有人喜欢听他说道,他嘿嘿直乐,先去忙活吃喝去了。

窗外人群散去,众人也都回到座位之上,童陆吃了一块小点,说道,

“这有钱就是好,甭管输多少,自己再多加一倍,赢了就整个翻盘。所以说十财九输,赢的都是赌坊或是见好就收的主,长期开赌的,难有不输的,咱们以后啊,少赌为妙。不过话说回来,夕姓倒也极不常见哦!”

“这姓氏难见,我们倒是早习惯了!”

这碎嘴伙计端菜进来,马上接上了话,

“听说这姓氏是一国姓,这国具体在何处早已无人知晓。这夕家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雅州人,不过也扎根此处数百年,我还听人说,当年这夕家搬来雅州,带来的钱财不计其数,从那时起便是这一方富甲。”

小乙问他,

“那这夕家少爷是否是那家中独子?!他这般豪赌,家里也不管管?”

伙计笑笑,

“并非如此,夕家虽然有钱有势,人丁却不兴旺,几代以来都是单传。可传到小公子这一代,夕夫人却是一胎生了二子!刚才这位是胞弟,至于那胞兄,我们也只是听说,从未见过。夕夫人平日里关爱乡里,深受百姓爱戴,也因她,这夕家的口碑一直不错。可惜好人命不长,她前年突发疟疾,医治不及故去了。听说她死相极为难看!真是可怜啊!可怜啊!还有这小公子豪赌之事,夕家老爷出门在外,只怕还不知晓呢!”

“臭老二,你又在这里偷懒瞎说话,还不快些上菜!”

伙计正说得起劲,却被路过的其他伙计喊住,

“几位慢用,我先去忙了!”

童陆注意到葱头对刚才表情不对,似乎对伙计的话格外上心,思虑多时,这才问他,

“葱头前辈,你这么关心这家人,是不是昨天那位公子便是这夕家大少爷呢!”

葱头长发微微一晃,已然说明一切,又听童陆说来,

“还真是啊!您老这把年纪,也爱攀龙附凤么!哈哈,您要攀上高枝后,可千万不能忘了我们呀!”

葱头恶狠狠瞪了他一眼,拾起筷子夹块肉吃。童陆话多起来,又道,

“啧啧,咱们刚来就遇到这兄弟二人,不过我看二人长相不太相似,这老二似乎也要壮实许多,只怕是这夕家老爷偏心,把这老二喂得更好一些!”

白青呵呵笑了起来,

“陆陆真是瞎说话,你看昨日那人排场,还能饿着他不成?”

几人吃喝说话,又不时有人端菜进来,小和尚面前摆上几样素食,他倒也吃得香极。还是童陆话多,

“咱们吃完去那赌场看看如何!以前咱们也只见过小赌,这么大的阵势还是第一次见着!”

小乙本就想去看看,众人便只待葱头点头。葱头眼珠从左至右移过一次,把几人心思也都猜透,他依旧装作无所谓,只轻轻哼了一声,众人便知他也没意见了,自顾吃喝起来。说来也怪,这雅州府这般规模,酒类繁多,却大都是从外地进来,没有几个自有的特色酒品,这酒楼号称雅州第一,菜虽不错,酒就差了许多。几人喝了些自酿酒水,也不觉有何长处。

众人吃完结账,下了楼来。带着一个小和尚进赌场,倒是不太常见。一个护卫有调笑取乐之意,拉着小和尚不让进,葱头一抬手,便将那人手腕弹起,看似轻描淡写,却不知那手腕已然脱臼。那人按住手来,还在假装无事,转身便找大夫治疗去了。

来到赌场之内,众人虽有心理准备,却仍旧被震撼得不轻。只见这堂极大,上下两层,正中间摆有一个大桌,数十人围在桌前,正赌得起劲,四周大大小小也有个十来桌,每桌都围有不少赌徒。有人面色红润,有人愁容满面,有人紧张至极,赢钱后欢喜大笑,也有人捂住了心口,一时不能立起身来。小乙奇怪,这里还有不少穷苦百姓,看他们衣着,也知家中并不宽裕。有几人脏衣脏裤,满头大汗,似是刚做完苦力,便将这辛苦挣来的血汗钱押到赌桌之上。更有甚者,带着孩童前来,似乎让这孩童摸一摸牌,便能多添些运气。所以说,众人惊叹的不是这赌场规模,而是竟有这么多好赌之人,人人心想着一朝富贵,却难得有人积极面对人生。这数百人聚在此处,人性的贪婪,在这赌场之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童陆挤到正中那一桌前,不时向后说道,

“这是赌大小,玩骰子的哟!这简单直接,最是刺激啊!”

刚一说完,那荷官便开始摇碗,碗中骰子声响,众人屏住呼吸,待他停下开官。可荷官并不放下,又摇了起来,他大声叫唤,

“快些下,快些下,还来得及啊!多买多有,多买多有啊!可别到时后悔哦!”

如此这般又说了好些次,不少人经不住诱惑,又把注加大了一些,心想定能大赢一把。童陆看得起劲,一会跟着左边叫大,一会儿又跟着右边叫小,待到那荷官停了手,全场安静下来,

“四五六,大!”

左边那几十人赢了,童陆也跟着大喊,

“哎呀,好玩啊!好玩!”

他回过头来向小乙大喊道,

“小乙哥,咱们还有些碎银,不如玩上几把!”

小乙摆摆手道,

“钱在你那里,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还是省着点,别一齐全输了,那咱晚上可又要住荒郊野外了!那蚊虫,哎!”

童陆笑笑,

“嘿嘿,放心,我这一点点碎银,输了也不影响什么!”

小乙也想看看,便拉着白青一齐挤到了童陆身边,一人骂骂咧咧,想必是刚才输了钱,心头不大痛快,被小乙这一挤,忍不住发起火来,可他还未来得及发作,就被拖到后边去了。一大一小靠在小乙边上,正是葱头和小和尚。小和尚没见过这赌桌,一个劲的眨眼,小乙看葱头表情,心中好笑,只怕这东西他也从没见过!

“又来了!又来了!赶紧下注了,机会就在眼前,多下多得,多下多得!”

众人只略微思索,便就近下注,又有不少人不够坚定,换来换去,好生为难。童陆大喊,

“你们说,咱们下大还是小!”

白青抢先说话,

“下大!下大!我猜一十二点,会出三个四!”

童陆取出碎银,分成三份,每次下注一份,若是运气不佳,也能玩上三把。他把一份放在桌上标注有大的那一方,然后大喊起来,

“大!大!”

小和尚平时不爱凑热闹,这时也兴奋起来,跟着童陆一起喊“大”。童陆打趣他佛门有那赌戒,他这才用手把口捂住,不过眼睛却是一眼未离开过那骰碗。

“开!三个四!大!”

那荷官这次加快了节奏,没有太多言语便开了碗。白青啊的跳起,不住拍掌,

“三个四!三个四!可被我猜中了!哈哈!哈哈!”

几人都很高兴,引来不少怨恨目光。这第一把便赢了钱,童陆取回本钱,准备下一把将刚才赢来的押上。

“青青,你可真神了,快,快,这次下什么!”

白青想了想道,

“这次三五六,还是大!”

童陆赶紧押上,静待那荷官表演。

“开!三五六,大!还是大!”

这次童陆也跟着白青一起蹦跳起来,这接连两次赢钱,还都猜准了点数,可真是少有的运气!众赌徒也注意到了这边,心想这小姑娘只怕是位高手,下一局要不要跟她一把。

童陆又把刚才赢来的押上,

“青青,这次呢,这次呢!”

白青看看周围,好些人盯着自己,她有些惊慌失措,只是轻轻说了句,

“这次,这次,还是大吧!我猜,我猜四四六!”

童陆赶忙又掏出钱来,把之前所有赢来的全部押上。小乙注意观察周围,也有好些跟着押了大。

“开!四四六,大!这位姑娘,你可真神了!真神了唉!”

小乙也是有些激动,就连小和尚也忍不住大喊大叫起来,这赌徒心理,真是难以压制。众人大哗,围了过来,这连续三把猜中点数,那可不是运气这么简单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