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〇八 恶首面善谈笑风生,绿女红男青衣作伴

〇八 恶首面善谈笑风生,绿女红男青衣作伴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哈哈,连赢三把!可惜啊可惜!这里只玩大小,痛快是痛快,却是少了些刺激。若是能下注猜点,赔点更高一些,那咱们可要赢个够啦!”

童陆抚摸着刚赢来的热乎银钱,大声喊了起来。

“谁说没有!只是这位小哥,这位姑娘,你们是否敢玩呢!”

众人一齐看去,只见荷官边上多了一人,他光着上身,肌肉坚实非常,黑衣绑在腰上,像裙摆一般,面目清秀,看似一个文弱书生,与这一身的腱子肉十分不搭。童陆看着那人模样,只是干笑,

“我们也只是小打小闹,输赢倒是没所谓的!嗯,不过你要怎么个玩法!”

那人作挽袖手势,却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他很自然的将手摸向肘部,再慢慢放了下来,对童陆道,

“猜大猜小可以,猜单双也行,要想猜点数也成,只要你愿意下,我们都照赔不误。至于赔多少,按数率赔便是了!你若是想亲自上手,与我比大比小,也并无不可!”

童陆回头看着白青,问她道,

“嘻嘻,反正都是赢来的钱,不如多陪他玩上几把?还有啊,你刚才不会是瞎蒙的吧!”

白青吐舌点头,童陆笑笑,

“了解了解!你真是狗屎运了!”

那人笑眼看着童陆白青,笑道,

“怎样,想好了没?”

童陆大声喊道,

“不然,咱们先玩猜点数吧!”

那人举起碗来,随意一放,众人看着童陆白青,都想等他们先行下注,自己则作个参考。童陆取出少量银子,分成两份,望着白青,白青会意,食指放在嘴边作思考状。然后道,

“我猜,三五六,嗯,一二六。”

一群赌徒听了进去,却是不好下手了,他们向来只猜大小,输赢干脆,白青这连下两注,一组大一组小,还真是让他们为难了。这边玩的正红火,小乙注意到二楼隔间之中有人走动,似在观察这外边情形,也不知那人是否就是传说中的吴老五了。若真是他,童陆这样耍来,引起他的注意,没准就能见到真人了。赌徒虽有些犹豫,却还是很快下了大或小,下定离手,那人开官。

“一二三,小!对不住了姑娘,你猜错了,这银子我可要收回了哟!”

童陆倒也爽快,主动把钱递了过去,笑道,

“愿赌服输,咱们再来便是!”

那人又问,

“这次怎么玩法?”

童陆看了看碎银,嘻笑道,

“再猜一次点数,这次要输了,我们可就要动上老本了!”

那人将碗随意摇了两下,放在身前按住,道,

“那就请吧!”

童陆向小乙和小和尚问数,小乙说四五五,小和尚道二二三,也是一大一小,可开出三四六,又输了一局。童陆叹了一口气,

“哎,这猜点数果然很难!青青,你那三把也不知走了什么运,关键时刻没能靠住啊!”

白青笑笑,

“反正都是赢来的,这里太乱了,咱们也走了吧。”

童陆还心有不甘,他望着葱头,眼珠直转,

“葱头前辈,你行不行啊!”

葱头好一会才回过头来,瞪着他道,

“怎么不行!怎么不行!”

童陆大笑起来,

“那我们再玩一把!”

他只留那一锭整银,将其余碎银全取了出来,道,

“请吧!”

那人见他还不死心,熟练的比划起来,骰碗已定,众人开始下注。众赌徒见这几人不再神奇,也没人再看这边如何了。童陆向葱头眨眼,葱头却不看他,脸上略微有些抽搐,不过马上又恢复过来。他拉着葱头衣袖说道,

“葱头前辈,咱们都玩过了,你这最后一局,可别浪费了哟!要是赢了钱,够咱们吃上几个月大餐了!”

葱头把这话在脑中过了一下,眯眼看他,道,

“一!”

童陆不解,问道,

“这里边可三个骰子呢!”

葱头恨恨道,

“说了一就是一,哪来什么三个!”

童陆瞥了一眼开官那人,瞬间明白过来,

“哎,一点,只一个一点!”

他把碎银放下,从怀中掏出那一锭整银也一齐给押上,笑道,

“若是中了,也不知道能赔多少。”

众赌徒惊愕无比,还以为是自己看错听错了!那人按捺住脸色,伸手去开官。忽然,葱头瞪大了双眼,歪斜了嘴角,朝那人大吼一声,

“手别动!”

那人被吓了一跳,手停放在碗上,不敢动弹。众赌徒本是高声呼喊,也都静了下来。葱头抽动了一下右脸,把手放到那人手上,然后稳稳将碗抬起。

“哎呀!哎呀!三子重起,一点向上,真是个一点啊!”

有人一见,大喊出声。管他赢没赢钱的,都嚎个不停,想这难得见到的场景被自己遇上,都发自肺腑的庆祝起来,就连小和尚也是蹦蹦跳跳,手舞足蹈起来,可见在这赌场胜出是何等的痛快。小乙白青不知童陆为何这般大胆,但旁边有个高深莫测的葱头,二人也就随他去了,若是输了,只当是从没人资助过一般。童陆极是得意,向众赌徒抱拳拱手,

“多谢各位,多谢各位!咱们这里的,有一个算一个,对面雅春居,今日我们包场,吃喝随意!”

众赌徒欢呼起来,比自家赢了钱还要开心。再看那人,面如死灰,上身发白,双拳攥得老紧,眼睛也快要瞪出血来!童陆奸笑着看他,道,

“愿赌服输,大哥,您看这局如何赔付才是!”

这人不敢说话,小乙注意到的楼上那间房门打开,走出一位中年汉子,四十上下,中等身材,并不十分强壮,面色红润,一副与人为善的模样。众人一见他,都停下手中活计,齐齐望向他那边,

“五爷好!”

“五爷!”

“……”

众人这一喊,小乙几人便已知晓这人就是那吴老五了,小乙抬头看他,这人看起来面容和善、与世无争,无论如何也不会将他与那恶霸头目联系起来。

吴老五下了楼来,众人让出一条道,他慢慢走到小乙几人跟前,

“我这手下太不懂事,竟敢在高人面前造次,这次就当给他个教训了!”

童陆丝毫不怵,回道,

“五爷,你这不会不认账吧!这赌桌之上,可是愿赌服输的哟!”

吴老五笑笑,

“我吴老五这点银子还是赔得起的。小兄弟,你觉得按多少赔才是!”

童陆笑笑,说道,

“每子六面,三子便是二百一十六面,我也不提那重到一起有多困难,咱们打个折,要个整两百便是!”

吴老五微微点头,道,

“小兄弟倒是仁义!我在后边备了酒菜,咱们边吃边说?”

童陆看看几人,笑道,

“有劳五爷了!”

童陆在这赌坊得意,大摇大摆跟在五爷身后,小乙笑笑,拉着白青和小和尚,葱头则是自己慢悠悠的跟在后边。

这赌坊后边便是青衣江,江上搭有一座小楼,有廊道与之相通,小和尚十分兴奋,趴在栏杆上晃悠。几人来到楼中,桌上已然备好酒菜,各式蔬果甜点应有尽有。小乙还未见过有人专为吃饭建个江中小楼,也是大感新奇!

“各位随意,我这小楼刚搭起不久,你们算是它的第一波客人!”

吴老五示意众人坐下,自己则提了酒来给各人斟上。葱头和小和尚也不管其他,大吃起来,白青给小和尚胸前搭了块手巾,怕他弄脏了衣服。童陆端起一小杯酒来,轻轻抿了一口,道,

“五爷真是太客气了,不过这雅春居,我刚才已然答应下来,这会……”

吴老五知他意思,

“我已然安排下去了,你大可放心。”

童陆嘻嘻笑道,

“五爷真是心细如发,贴心至极啊!小弟可要好生敬你一杯!”

五爷笑笑举杯饮尽,

“小兄弟,你可知刚才差点把我这赌场输个干净!”

童陆回道,

“若是我这赌注再大上一些,只怕是了!”

呈老五又道,

“我观察了许久,你们不像是别人使来砸场的,因而也未对手下进行拦阻。你连胜三场之后,接连两次都是双份下注,便是避免那投机之人取了巧,这点我是很欣赏的!之后两局皆输,又故意激将这位高人出手,一局定输赢,我们输得服气!”

童陆嘿嘿干笑起来,

“五爷倒是看得透彻,不过你那手下想要耍些手段,是否也入了你的法眼?”

吴老五叹了口气,道,

“我这义子生性要强,做出这事,也让我脸上无光!还好被这高人制止,这才没有颜面扫地!这位高人?”

葱头只顾吃,连小和尚都不理会,又何况是这吴老五。童陆陪笑道,

“别管他了,他脑子里边少了点东西。”

吴老五也不勉强,又问,

“还有一问,不知你是如何知晓这位高人懂得听音辨子?”

童陆回道,

“他似乎并未进过赌场,第一局时,他眼中有些疑惑,第二局则是恍然大悟,第三局还未开官,他听了白青之言,竟是自信满满。后来输了两局,前辈眼中不屑之意渐浓。我就在他身边,看得清楚,因而断定他已然知道这碗中秘密,再下一局押上全部身家,便赚个盆满钵满!哈哈!哈哈!不过好在前辈机警,这才没让你那义子得逞!”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是有趣,有趣!”

“五爷,这么多银子,您一时能凑齐么?”

吴老五笑容可掬,回道,

“肯定凑不齐啊!所以请你们进来说话,看能不能少给一些!”

几人大笑起来,

“五爷还真是快人快语啊!咱们也不是不讲理之人,你准备大小一致的十锭银两便了!”

吴老五刚端起酒杯,又放了下来,

“这般便宜了我?”

“不过还有一事相求!”

“但说无妨!”

童陆清清嗓子道,

“我们听闻五爷手下四处征收税钱,不知是与不是!”

“这事我知,固定铺面每月收取一次,散户当日收取,按官家计划办事,又有何不妥之处?”

“我一见五爷,便知五爷不是图财之人,想必也是这手下独断专行,将那多收的钱入了自己腰包。”

“我确实授意他们可适量多征一些,不过也要求只多上一成而已!”

“岂止一成!若是只多交了一成,那又怎会四处怨声载道!这多的一成能保他们平安,遇事还能有五爷帮忙摆平,只怕大多数人都会主动上交。可现在并非你所想象,商贩们有苦不敢言,真是万难忍受!”

“我知晓了,这就派人查去,若真属实,必定严惩!”

吴老五又喝了一口,笑道,

“原来你们来我这里便是为了这事!我还在想,怎的有人带上女人和和尚来赌,真是稀奇!”

“可不是么!所以现在事已办成,又赚到了钱,哎,痛快啊痛快!”

“那就别客气了,咱们不打不相识,今日不醉不归!”

众人再无顾忌,吃喝起来,不再把自己当成外人。小楼下边青衣绿水缓缓流过,无声无息,无欲无求。

这晚便在小楼中过夜,转过天来,众人辞了吴老五,又在这雅州城中四处游玩,临近傍晚,这才找了一只青衣江上的改装客船安歇。这船原本是作远途运货之用,后来因船旧难以维持远程任务,便停下工来,由于维护费用高昂,船主将其贱卖给了吴老五。吴老五手下心思活泛,将其固定在青衣水中,又加固加宽,再把舱隔开,成了一间间客房,做起了这供人吃宿的生意。这船极大,那普通的房船又如何能比,每隔半月还有大型活动,人气极旺。小乙几人也是听人说道,这才寻来一看究竟,几人现在有的是钱,哪用再去知会吴老五。不过也还好是在平常时日,这才让他们抢到三间客房,若是赶到集会之时,只怕一间也要不到了。这生意的火爆程度,可想而知。

这船上有吃有喝,倒是什么都不缺,几人要了些酒水,来到船边,吹着江风,十分惬意。小乙靠在船檐,喝了一口酒,

“这酒味太过寡淡,只怕好酒之人只能将他作为醒酒之用了!不过酒中这一缕瑰香,倒是沁人心脾!”

“这位小兄弟倒是懂酒啊!这酒中正是添了玫瑰,可这份量就很有讲究了!”

小乙身边不远处,竟是有人回他话。小乙只是自言自语,却是被他听了去,想来此人耳力也是异于常人。小乙走上前去,问他,

“这位大哥,不知有何讲究,可否说个一二。”

那人笑笑,又道,

“这酒味极淡,若是多一分玫瑰,便没了这酒味,少一分,又没了瑰香,份量极难掌握。喝这酒有益身心,即便是那老幼妇孺也可直饮,真是家人聚会最佳饮品!咱们这船上常备此酒,也是最受客人们喜爱的酒品!”

那人歪过头来,小声在小乙耳边说话,

“其实更重要的是钱!这酒啊老喝不醉,不就能多卖钱了么!哈哈!哈哈!”

小乙会心一笑,正欲与他再说几句,那人却是摆了摆手,转身离开。灯火微暗,小乙也没能看清那人模样,只是隐约看到他鼻梁高挺,较之常人大有不同。小乙正疑惑间,童陆趴了过来,笑呵呵的,想要跟小乙对饮,小乙与他碰了一下,笑道,

“陆陆昨日好神气,今天气色也是不错哦!我看这雅州府中好赌之人,都没有不认识你的了!”

童陆嘿嘿笑了两声,

“过奖过奖!若不是你和葱头前辈在旁边,我哪有这胆子啊!”

二人正说笑间,一条小船从下划过,水声不大,小乙却是听得真切。他向下看去,借着这大船上的微弱灯火,看到那熟悉的背景,正是刚才与他说话之人。小乙再看葱头,只见他朝下一瞥,应该也是发现了异常。小乙心想,这么晚了还有人行船,也不知是真有急事,还是要做些不法勾当。他想了片刻,道,

“这人有些奇怪!也不知道这么晚了,要去往何处!”

童陆朝下边望了一会儿,什么也没发现,

“哪里有人!小乙哥,我看你是喝醉了!”

小乙心中明白,却也不想说更多,想着这人也许只是家去罢了。

听闻下一次集会是在三日之后,几人也想见识见识,于是预先付了房钱,把吃的住的都给定了下来。雅州这么大,随便找个地方也能混上几天,这三日倒是不愁寻不了开心。葱头本想早点去往成都,被童陆一阵忽悠,说是蒜头会在那大渡河寻他二人,二人兄弟情深,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绝对不会置之不管,若还找不到,这才会北上成都,那时早已过了一月,现在去成都,也定然寻不着他,不如大家聚在一处,相互照应,也很欢乐不是。葱头这些日子与几人相处,也是亲和了不少,于是也就依了童陆之言。再说那圆心小和尚,他这般岁数,又做得了什么主,他对任何事物都感兴趣,喜欢四处观瞧打探,只是他仍不太说话,偶尔说上一两句,众人也会欢喜半天。

这三日一晃而过,船上集会的准备工作在两日之前便开始了。小乙看这边准备情况,想来集会的人数绝对不在少数。各色装饰,各式灯火,这船大变了个样!这集会之处,有珍馐美食,也有时令鲜果,有动情歌舞,也有乱耳丝竹,甚至那假面杂耍之人也不时穿梭其中。至于那些附庸风雅之士,则是聚到另一处,安心的猜灯谜,写对联去了。这船上所有供应都是免费提供,只是要上船,那得要一大笔入场费,这一张票,只怕够五口之家半年的生计了!因而来这的,大都是些有钱人家。可即便如此,这入场券也是供不应求。小乙几人由于付了高额房费,自然也能入这场中了。

集会日落时分方才开始,可船上早已灯火通明,一连串的爆竹之声响过,集会正式开始。初时还有人引领大家,之后,也都轻车熟路,各自寻开心去了。玩了一阵,小乙觉得无聊至极,这公子小姐在此处欢娱,只怕多是想要在此处寻个良配,自己背个棍子四处转悠,倒是显得有些突兀了。白青也不觉好玩,跟小乙一起来到清静之处闲聊。

“这钱花的真是不值!一点都不好玩!”

白青发着牢骚,小乙同意她的看法,

“是啊,你看陆陆,玩得好疯,这小子以后可不能有钱!”

二人说笑起来,童陆远远看到,端酒过来,

“你俩在这做甚,干嘛不过去,一边喝酒一边唱跳,好玩好玩!”

白青回他道,

“陆陆你自己玩吧!我可没那兴趣,等这声响小了些,便回屋睡去了!”

童陆撇嘴道,

“真是无聊!好啦,不管你俩了,我过去玩啦,还有几位小姐等着请我喝酒呢!嘿嘿!”

说完他端着酒碗一蹦一跳走远。

小乙叹了一口气道,

“青青,你那间房偏一些,应该没这么大声响,你先回去休息!我呢,去趟茅房,也回屋睡了!”

白青也觉得无聊,点头同意。二人又说了一会,这才分开。小乙将白青送回屋去,这才晃晃悠悠去了茅房。

这茅房紧挨着有个四五间,小乙一一试探,只一间没人,他推门进去,里边恶臭熏天,小乙哭笑不得,想不到这群公子小姐平日里有模有样,拉起屎来,倒也不比普通人来得香!上完茅房,刚一开门,一人窜了进来,嘭的一下撞到小乙身上,他转身又把门给关上了,小乙只隐约感觉到此人骨骼略小,有些干瘦,和童陆一般,只是稍稍要矮上一些。

那人进来之后也不规矩,伸手在小乙头上摸索,小乙正要说话,却被那人轻轻捂住了口鼻。小乙只觉那手异常温暖,细弹嫩滑。小乙屏住呼吸,不知他要做甚,只是他觉得此人并无恶意,又想要看看他还要如何,于是就任由他这般捂着。好长时间,那人方才放开手来,他长舒一口气,道,

“哎呀!好险啊,好险!”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夜的命名术轮回乐园全球高武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近身兵王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