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二五

二五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一愣,又抬起了头,转过去一看,白青不慌不忙往这边走来!哦,小二黑说他的徒弟,可不就是白青么!小乙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白青,此时再见她,却感觉有些陌生了!白青不再是那个记忆之中的文文静静的女孩子了,她的眼中,更显温柔,不论是对谁,都是一样,对小乙,也没有任何特别!小乙心中一酸,还是挤出一个笑来,对她讲道,

“青青,好久不见!”

白青双唇微启,很自然的笑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那酒窝仍是挂在原来的位置,仍是那般的俏皮!她清瘦了许多,不过,看起来更加精神了,回小乙的话,也是十分坚定有力,

“小乙哥,你怎么也在这儿呢?!”

白青并不觉得十分惊喜,小乙心中,略微有些失落,不过,他还是很快调整了情绪,向白青点了点头,侧身让开,又道,

“青青,快些过来帮帮看看吧!”

白青挽住了一人胳膊,正是杜若,杜若笑呵呵望向小乙,问了一句,

“我说小乙,你就只认得你的青青,把我给忘得一干二净了么!”

小乙咧嘴笑开,回她道,

“哪能呢,哪能呢!杜若姐,忘了谁都不能把你给忘了呀!”

白青轻轻抽出手,往前一步,杜若在她后背拍了一下,笑道,

“去吧,看看这人还能不能救活!”

白青慢慢往前,与小乙眼神有过片刻交流,不过,也就只是这片刻而已!白青与小乙擦肩而过,并无更多的交流,小乙闻到她身上的味道,似乎也就只有这味儿没有一丝改变吧!小乙突然觉得,白青已经不再是他的白青了,而自己,当然也不可能是当年的小乙了!二人再次相遇,如此平淡,还真是让小乙大为感伤!

“青青,我也来帮你!”

瑶儿来到白青身边,二女相视一笑,白青仔细看她,又是道出一句,

“瑶儿,你这是中毒了不成?!”

白青竟是能够一眼看出,还真是长了本事了!瑶儿点点头,回道,

“是啊,不过不要紧的!青青,你还是快些给我师哥治治吧!”

白青笑笑,又道,

“别急别急,有我师傅在,他肯定是死不了啦!”

二人靠近了赵公子,小二黑也已经等候了多时!小乙欲要上前看看他们如何诊治,却又被一人拉住,这人正是杜若,笑得好不开心,

“小乙啊,你就别去凑热闹了,在他们看来,倒是碍眼的很!咱们这么久没见,过来说说话!”

童陆已经回到了火堆旁,举起一块烤肉,向着这边呼唤,

“杜若姐,到这边来,到这边来哦!”

杜若见得,欢喜得很,拽着小乙,往童陆那方过去!他回头看时,瑶儿正安排不相关人等让开一些,这其中也是包括那两位御医,啧啧,这也真够伤人的,毕竟人家也是实打实给皇家看病的嘛!不过,在小乙心中,他二人自然也是无法与小二黑相提并论的,单只小二黑见到赵公子时的从容不迫,那二人便是望尘莫及的了!小乙心想,也罢,他们也不需要自己帮忙,自己也是省得清闲!

小乙笑道,

“走吧,杜若姐!”

二人很快到了童陆身边,杜若见得吃的,也不客气,拿到手中,便大吃了起来!小乙童陆笑呵呵看着她,好不欢喜!

童陆见杜若吃相不大好看,又道,

“慢点吃,可别要噎着了才是!”

小乙也道,

“呵呵,杜若姐,你这是多久没吃肉了哇,这小二黑也真够抠门的哇!”

杜若嘴里包着一大口,边嚼边道,

“还不是怪你们把这肉烤得太香嘛!坐坐,坐下说话!”

几人坐到火边,小然还未醒来,兰羽觉得无趣,于是又抱着小然睡下,呵呵,可真是够懒得!

小乙这时才好生瞧看眼前这位老熟人,说来也怪,她可是比白青还要大上几岁,可是,今日见着,却是看不出这差距,也不知小二黑怎么办到的!杜若记忆之中更加开朗,也更爱笑了,或许也是因为有爱人常伴左右,又是细心关照的缘故吧,要不,她也不会显出这般年轻!她那衣裳很是与众不同,从不同的角度看来,竟会变幻出不一样的颜色,有青绿,有淡紫,也有绯红,想来,肯定不会太便宜吧,小二黑对她也实在够好!

不过,小乙还是对他们一路经过比较感兴趣,于是开口问她,

“杜若姐,这些日子,你们都去了哪儿了呢,又怎会突然出现在此处呢?!”

杜若笑着回他,眼角处都尽是喜悦之色,

“呵,我们去的地方可多了,那高山大河,荒漠雪原,哪哪都有我们的脚印!一路也是去到了各样城镇,体会不一样的风情!总之,一路走,便是一路的欢乐,这不,人感觉都年轻了许多呢!”

小乙笑笑,又道,

“这是自然,心情一好,可不就什么都好了么!对了杜若姐,青青又是如何找到你们的呢?!”

杜若笑笑,又道,

“我就说嘛,你三句不能离了青青!说来也真是巧,我们刚从临安城出来,便遇到了青青,他还带着个半死之人!我家这口子,最是心软,费了好大力气,总算是把人给救活了!不过,那人身子已经烂透了,我家那口子说,应该也是活不了太长时间!那家伙也确实是个男人,拍拍胸脯,自己个儿摸爬着起来,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就此去了!青青几经规劝,他却仍是坚持,而后,也就只能任他去了!我们都晓得,他这是怕耽误了我们,毕竟要想维持他的身体机能,可是需要极大的花费,更别说想要治子他了!你们也都知道,青青又是那种为救一人,愿意倾尽所有之人,自是要管到底的!那人明事理,所以选择一人离去,就这点,我确实还满欣赏他的!”

小乙不住点头,回道,

“无间大哥,确实是个爷们!”

杜若又道,

“对对,对,他确实叫无间,呵,若不是你说起,我还真就忘了他叫个什么名儿了!”

小乙又问,

“杜若姐,只有他二人么?!”

杜若疑惑问道,

“可不,就他二人呀,嗯,怎么,难道还会有别人不成?!”

小乙回她,

“据我所知,他们一行该是三人,还有一位,也不是普通人,也不知他又是何时离开的!”

杜若回道,

“没见着,或许是怕被那个一身晦气的家伙连累吧!不说他了,不说他了,说说你们,又是怎么过来的吧!”

小乙回道,

“我们也到过临安城,不过较之青青晚了许多,那时,你们可早走了哟!说来也巧,我们也是进了牢房,差点就出不来了!后来连夜逃走,也多亏有他人相助!再后来,又是去了扬州,一路往东京城而去,又是遇着一场血战,好在有老天爷保佑,所以才能活着出来!再后来嘛,又几经转折,直到前几日,方才到了泰山。早就听过,却一直未有来过,到了山脚,自然要上来看看了!”

杜若听得似懂非懂,她又往周围看去,觉出有些异常,于是又小心问话,

“这些人,又是些什么人呢,看上去,可不简单哟!”

小乙回她,

“他们的主子病了,来到这里突然发作,可不就昏死了过去么!大家可是把能试的办法都试过了,可是,却都没什么用处!正在束手无策之时,却是忽又见到了你们,真是令人惊喜啊!”

杜若哦了一声,回道,

“原来是这样啊,嗯,看得出来,躺着的那家伙,绝对不会简单!说说,他到底是怎样人物!”

小乙回她,

“我与你讲,你可千万别要对外人讲哦,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杜若听了这话,更是乐呵,忙道,

“快说快说,我听着呢!”

小乙小声与他说话,

“他便是三皇子哦!”

杜若听了,却也不觉十分激动,只是淡淡回了一声,

“哦,原来是皇子哦,难怪这么大派头!”

哎,这杜若的态度实在有趣,听着对方是皇子,却是一点儿感觉也没有,而且,似乎她不大关心这皇家之事,所以也不知晓,这三皇子便是太子了!小乙问她,

“他可是皇子啊,杜若姐,你竟一点儿不觉惊奇?!”

杜若呵呵一乐,回道,

“不就是个皇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还给皇上治过病,那我也是没低过头的!嘿嘿,你说说看,皇上,不比这皇子要强上百倍的啊!”

小乙大奇,童陆也是凑到跟前问话,

“杜若姐,你们真给皇上治过病?!”

杜若重重点下头来,回道,

“可不是么,要不是我们,那皇上只怕早就病死求了!哈哈,我家这口子,就是心软,见不得对方受苦,还是替他给看好了!”

童陆又问,

“哎哟,这可是厉害呢,杜若姐,皇上又是怎么找着你们的呢?!”

杜若回他,

“那女的,叫个什么名儿,哎,我,我竟是讲不出来!”

童陆提醒道,

“是不是叫沈沐阳?!”

杜若双眼弯起,脱口而出,

“是,是,就是她,就是她!嗯,若不是她好说歹说,我们家这口,还不一定会去替皇上看病呢!”

小乙忽又想起沈沐阳来,她可真是为了皇上,奉献了一切,自知皇上身体有恙,于是四处寻医,正巧小二黑有了些名气,于是把他找来给皇上看病!有人说过,真正的高手,都是深藏而不露的,小二黑,算是一个,由他看过的病人,几乎就没有治不好的!之前想着,哈里木也不输于他,可今日一见,哈里木束手无策,还是得靠小二黑出手,这谁强谁弱,已然十分明显的了!

童陆又问,

“嗯,皇上到底生了什么病啊?!”

杜若笑笑,却又是瞪了童陆一眼,回道,

“这可是病人的隐私,我哪能随便告诉你呢!”

小乙童陆相视一笑,童陆又问些其他,

“那你们又是何时离开了东京城呢?那一场巨变,可有听说过呢?!”

杜若回道,

“我们离开,怕是有个一年多了吧,后来四处游走,也就忘了时日了!你说的那巨变,我们也听说了,不过,没有亲身经历,终究是猜不到到底如何凶险!”

小乙又问,

“哎,杜若姐,你可认得老仙儿?!”

杜若一愣神,而后回话,

“老仙儿?是个老家伙么?”

看来她是不知晓的,不过,老仙儿说起他们,却是头头是道,也不知是不是真的,今日正巧遇上,倒是要来求证求证,看那些银子,是否真的花得值!

小乙又问,

“杜若姐,你们,你们可是去到了契丹人的地盘哇?!”

杜若不住点头,回道,

“嗯,你怎知晓的?!”

小乙回她,

“这个,说来也巧,我们刚好遇着一人,向他打听来着,他说在幽州见过你们!”

杜若惊呼一声,说道,

“哎哟,谁啊,竟连这个也晓得?!”

小乙回她,

“就是刚才提过的老仙儿,他说,在幽州城中见过你们,你们还开了一间医馆,替人瞧病来着!”

杜若笑了起来,回道,

“没错,没错,真有这事,真有这事!这老仙儿,还真是有些厉害的哦!不过,没做多久,我家这口子说,得过来看看,于是,我们三个又都回到大宋来了!”

小乙又问,

“那你可知道,回来又是为了何事?!”

杜若回他,

“这个啊,我就不晓得了,我们家那位总有他的想法,我呢,就跟在他身后便是,哪用想得那许多!”

童陆听得这话,呵呵直乐,又道,

“嘿嘿,杜若姐,这个啊,就是你不老的秘诀嘛!”

杜若听了,很是受用,笑个不停!小乙心道,那个老仙儿,似乎真是有些本事的,若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他很有可能真是长期往来于两国之间,若非如此,又怎会亲自见到小二黑他们呢!想到这儿,小乙更觉那银子使得对了!

说完这些,小乙还是想要问问白青,可是他一时之间,却又问不出口!童陆就是他肚子里的蛔虫,见他模样,立时就明白过来,于是便由他开口问话,

“杜若姐,青青这些日子,可还好呢?!”

杜若抬眼看了正在忙活着的白青,轻叹一声,方才道来,

“这小女子呀,什么事都藏在心底,即便对我,也不爱讲。与她说些什么,她也一直在笑,你根本不知道她心里到底在想着些什么!”

小乙也回头看了她一眼,是啊,她一直在笑,这笑,也不多有多少是真实!她把自己藏得太深,其实痛苦的,反倒会是她自己!小乙心中难过,他又一想,都是因为自己,她才会自己走了,她一切都在为小乙着想,她不想连累小乙,也不想让小乙替她伤心难过!她虽在笑,但心里,很有可能早就哭了!小乙忽又听得兰羽的呼噜声,竟是像在吹口哨那般,好不奇怪,他又想,若是白青能像兰羽一样,做个没心没肺之人,或许也会开心许多的吧!

杜若歇息片刻,又继续道来,

“那日遇着她,我们便问起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只是说没什么大事,只是与小乙陆陆走散了,而后不知去向,遇到了那个半死不活的!后来听说我们在临安府,便带着人来寻求帮助。她也只讲这些,至于真实发生了什么,我们可就不得而知了!”

童陆摇头叹息,又道,

“青青啊青青,你这个样子,会把自己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呀!”

杜若也道,

“可不是么,我见她常有出神,她也是有心事的,只是,她从不与我们讲说,到后来,我们也就懒得再问了!”

童陆又道,

“不过,今日再见我和小乙哥,应该也是发自内心的欢喜的吧!”

杜若笑着回他,

“当然,她是真的开心的!你们可不知道,她再见到小乙时,那紧张的呀,嘿嘿,把我的胳膊都给掐疼了呢,你们看看这儿,可不是青了一大块的么!”

杜若挽起了袖子,呵,果真见得他手臂内侧有块青紫,或许真就是白青干的呢!这样说来,她还是在乎小乙的,她并没有忘记小乙,再见之时,仍是会有心动之感!可是,小乙现在已经有了瑶儿,白青突然出现,自己又要把她摆在什么位置呢?!小乙脑袋之中混乱起来,转头看去,二女竟是一齐合作,还能有说有笑,更是让小乙不知怎么办才好呢!

杜若笑呵呵说来,

“你们看看,青青一到看病救人之时,便似换了个人那般。所有的不愉快,也都烟消云散了!”

小乙当然也注意到了,是啊,这是她唯一喜欢做的事情,为了治病救人,她可是连饭都可以不吃!

杜若又接着道,

“我家那口子与我说过,青青是极有天赋的,如果她愿意,自是能够成为绝世之名医!只不过……”

杜若说到此处,却又停了下来,童陆忙问,

“杜若姐,只不过什么,你倒是说于我们听听哦!”

杜若回他,

“这个嘛,哎,我家那口子说,只是,她仍是为情所困,所以,或许真是没办法做到一心一意了!可惜,实在是可惜!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会比大多数医者要强!”

小乙心中难过,为情所困,应该是自己了!自己与白青一路走来,实在不易,白青无法生育,连小二黑也无法治好,所以,也就不能指望还能好起来了!她应该也是因为这个,才会选择离开小乙!在小乙身中巨毒之时,她并未离开,后来遇到了瑶儿,知晓她也对小乙有些好感,便毅然选择离开,成全他二人!她做的这一切,都是在为小乙着想,可小乙呢,从始至终,却都没有为她着想过!是啊,她想要当个好大夫,小乙却从未陪她一齐过,就这一点看来,自己的付出,可是太少太少了!

童陆又问,

“那青青如今的身子可好呢?!”

杜若摆摆头,回道,

“并不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她呀,每到阴雨天时,身子都会痛得厉害,应该也是被伤到了骨头,留下了后遗之症!每到发作之时,她便会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受苦,从不让我们见着!我每每问起,她却也只道自己一点事也没有,其实谁知道,那很不好受,只是,为了她的心里好过一些,我也只当从不知晓罢了!”

童陆很是沮丧,白青受苦,他自然也不会好过,又听他问来,

“杜若姐,小二黑这么大的本事,也是治不好她的病么?!”

杜若回道,

“这样的病,根深蒂固,实在是很难断得了根的!当然,他也想过许多办法,偷偷弄些药与她吃,好叫她在疼痛发作之时,不再那般难受!青青也曾问起过,说她觉得好像身子有些不大对劲,是不是对她做了些什么,我呢,也就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敷衍过去罢了!这小女子,要是知道是我们早就知道她的秘密,又不知道会怎么想呢!哎,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真是两难啊!”

童陆摇头叹气不止,又道,

“把自己藏得太深,真是太辛苦了!我记起以前的青青,她是多么可爱,多么阳光的啊,怎会变成这个样子,真是,哎,真是!我找机会,可得与她好好说说才好!”

杜若笑着回他,

“对,对,确实得好好与她讲讲,特别,特别是小乙,或许小乙你,才是解开她心结的关键钥匙!”

小乙明白,缓缓点下头来,又道,

“嗯,我知晓的,我也会尽我全力帮助她恢复!”

杜若笑笑,伸脚踢了踢小乙,又道,

“好啦,你也莫要太难过,平常心,平常心,一切也都会有好的结果!”

杜若又与二人讲了,那一路之上遇着的有趣故事,二人听得欢喜,心情慢慢好了许多。这些年来,杜若的改变也是相当巨大,她变得开朗健谈,或许那功劳要算在小二黑头上!小乙又想想自己,哎,可能也正是因为小乙,白青才会这般压抑自己的吧!他想,定要努力改变这一切,叫白青也能重新做回自己!

又过许久,忽又听得瑶儿喊话,

“喂,二位大夫,过来一下可好?!”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