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三三

三三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七子,你这酒量,实在是太小了吧,哈哈!”

大山与七子哼哼一齐骑马走着,行得极慢,所以,也是有大把的时间说话!在那泰山之颠,七子吃了个大醉,也是睡了一天一夜,方才醒转过来,这不,下山之后,仍是昏沉得很,不敢跑快了,免得又得大吐出来!

头一日还艳阳高照,可今日,却突然天阴下来,不一会儿,又是下起了雨来,雨不大,这般淋着,倒觉舒爽!

龙霸天还欲跟大山几人走,可又遇着一位丫环叫他回去,当然支使丫环过来的,自然就只能是他那夫人了,而且他还有这么些个孩子,全交给家里人,当然是很有问题的!他初时还欲反抗,可大山劝说几句之后,这便乖乖带着人去了!三人调转方向,与他们分道扬镳。

七子被哼哼嘲笑,他倒也没所谓的,确实,他也知自己的酒量是很差的,不论怎样练习,也都一样,为此,也是闹出过好几次笑话,多这一次也没什么的!七子也不理她,大口呼吸清新空气,好生醒脑!哼哼见他如此,也是没有再打趣他了!当然,她还有别的话要问大山,

“大山哥,这龙霸天,每天都只知道喝酒生孩子么,呵呵,看上去好好笑哟!”

大山笑着回她,

“是挺好笑的,现如今,天下太平,多数匪患也都清理了干净,他自然也是乐得清闲,呵呵,不就在家里生孩子玩了么!”

哼哼嘻嘻笑道,

“哈哈,这话说得好!别说,他刚才邀请我们去他家中做客,我还真有些想要过去看看的呢,嘻嘻,你们说,他那老婆,到底是个什么模样,这么能生!”

大山回她,

“呵,人说屁股大,能生娃,咱们的霸天嫂子,应该就是那样的了!”

哼哼一听这话,笑得合不拢嘴,又道,

“哈哈,哈哈,这也能行!再看看我,哎,可是差太远喽!”

大山又道,

“一个女人,甘愿为自己心爱的男人生这么些个孩子,嫂子实在伟大!这世上,有太多太多的女人,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一次又一次的面对这等恐惧,又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所以,说她是英雄,也不为过吧!”

哼哼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没错,没错,是个英雄,是个英雄!就如大山哥所讲,每个生儿育女的女人,都是英雄!”

大山笑笑,继续驱马往前。

哼哼追上来,又问,

“大山哥,这龙霸天如今还在替朝廷办事的吧,你看看他们的装扮,还真是气派得很呢!我又想起,咱们在东京城外见到的那公子,啧啧,这么一联想,哎,泰山山顶之上,或许龙霸天又替公子做了许多事,叫那公子看中,委以重任!”

大山回道,

“这个嘛,就等着来日再说了!”

哼哼噘起嘴来,又道,

“又是这样,真是扫兴,扫兴!”

七子笑着说来,

“做人嘛,别要这么贪心,咱们到了下一站,自然就会知晓后边又发生了何事!”

哼哼白他一眼,也未有理他,又问大山,道,

“大山哥,人说两个女人一场戏,那已经是不得了的了,嘿嘿,你又是怎么做到,跟四个女子一齐相处的呢!”

大山笑笑,回她,

“你这小女子,又从哪儿听来这说法的!”

哼哼拍起手来,又道,

“哈哈,这个嘛,你就别管啦,说说看,怎么相处的?”

大山呵呵笑起,回她,

“爱怎么相处,便怎么相处呗!”

大山有意回避这个问题,哼哼也不愿让他难堪,不再追着来问,又听她道,

“时隔多年,这所有人又都聚拢在了一处,实在也是缘份!一家人终于团圆了,真好真好!我也常会想起我的爹爹,也经常会梦到他,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这半年多来,却是很少梦见他了,有时想起,他的脸,却也显得不那么清晰了!嗯,大山哥,七子,你们有没有觉得我变了呢?!”

大山未有回话,七子却是抢先道来,

“是人都会变的,又何况是你我呢!我也常会想起故人,也会伤心难过,不过,也正是因为他们,给了我勇往直前的勇气,让我能够更加坚定,更加坚强!”

哼哼双眼迷离,笑着回他,

“你这话,倒是讲得不错!”

哼哼轻轻仰起头来,那细雨扑打在脸上,格外的舒服,她闭上了眼,尽情的享受!良久,方才又开口说话,

“大山哥,咱们这又要到何处去呢?”

大山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坐骑,而后回她道,

“你可有想去的地方?”

哼哼一愣,这好长日子以来,都是大山带着二人走,他也从未问过二人,此时问来,倒是让她很是吃惊!哼哼略一想,又才回道,

“算了,去哪儿都一样,我啊,还是不多想了!”

大山笑笑,不再多言。

三人继续往前慢慢走着,忽的,听得身后有人呼唤,

“等等我啊,等等我啊!”

哼哼猛的回头,一看,呵,竟是那老仙儿,他竟是骑了匹小马,飞快往大山三人这方过来!三人走得不快,他能赶上,倒是不足为奇!哼哼停下马儿,朝他笑着招手,大声喊道,

“老仙儿啊,你不赶紧跑路,跟着我们干嘛!”

老仙儿直奔到了跟前方才停下,大气喘不上来,缓和了好一阵子,终于讲出了话来,

“我,我现在一身的伤,伤,可是,可是不敢一个人走啊!”

呵,骑马也能骑得这般累,还真是少见!

哼哼笑道,

“依我看啊,你这是怕再被龙霸天他们捉了去吧!”

老仙儿呵呵直乐,又道,

“嘿嘿,看破不说破,看破不说破!”

哼哼又道,

“嗯,我们倒也好说话,走吧,这便走吧!”

老仙儿呵呵直乐,过来与哼哼齐头并进,又道,

“舒服,舒服,难得这白日里如此凉快!”

哼哼笑着问他,

“老仙儿,你这又要去哪儿发财呢?!”

老仙儿苦笑一声,回道,

“发什么财呀,年轻时赚得钱,也早就被挥霍一空了,如今没钱了,人人喊打,哎,真是要了命了!”

哼哼很是好奇,又问,

“咦,真是这样?!”

老仙儿无奈笑笑,又道,

“可不是么,要是还似前年,我也不必整日担惊受怕的呢!”

哼哼又道问,

“那你干嘛不及时收手,拿上大把的银子,远远的躲开,好好享受后半辈子!”

老仙儿苦笑一声,回她道,

“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更何况,是个人都贪,越有越贪,又怎么可能说收手便收手呢!这不,把自己也给贪进去喽!”

哼哼伸手拍了他一下,又问,

“哎,那你现在,身上已经没有一点钱了,还跟着我们,想要混吃混喝不是?!”

老仙儿笑呵呵回话,

“每个人都可能有落难之时嘛,互相帮助,互相帮助哈!”

哼哼又道,

“哈哈,是我们帮助你,知道么?!”

老仙儿回话,

“这话不对,你们呀,也总会有需要我帮忙的嘛!这不,咱们要往北边去的话,嘿嘿,留下我,一定会有用处的!”

哼哼一愣,想想也是,大山可是提到那幽州不止一次两次,所以,接下来,多半也是要向北方去了!要知道,幽州可都是契丹人,又从大山口中得知,这老仙儿在契丹人的地盘混迹多年,人脉也定是有的,若是有他陪着,或许真会少些麻烦!

哼哼瞟他一眼,笑道,

“得,你这瘦猴儿,想来也是吃不了多少,那便跟着吧!”

老仙儿笑着,眯起了双眼,回道,

“好咧好咧!那便由我,予你们介绍介绍这沿路的风光!”

老仙儿倒是个能说会道的,一讲起来,那可就没完没了的,他确认不会有危险,所以,也很放得开,各种浑话,逗得哼哼大笑不止。这样看来,把他带在身边,倒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几人继续往前走着,行进速度并不很快,比起走路来说,也是快不了多少的!一日又遇到了黄河,哎,也不知是不是老爷的安排,又是在这晚上,巧了,也真还有那么一条船儿!几人出行,几次过这黄河,仍是没能看个清楚,呵呵,或许,这就是缘分未到的缘故吧!一路向北,穿过山林之后,又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平原!越过平原,又是连绵不绝的山川!几人玩了一路,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七子看出了此地之异常,几处都有重兵把守,很明显了,已经是到了两国交界之处了!不过,大山却仍是一点儿也不担心,继续往前走着!说来也怪,几人这般过去,那些个四处巡逻的军武人士,竟似未有见到几人一般,这可真是让人想不通了!

七子不由得问上一句,

“大山哥,这也真是太奇怪了吧,怎么没人前来阻拦么!咱们怎么也算是越过了国界,这两边的人,似乎也是一点儿都不在乎的哟!”

哼哼也很奇怪,问道,

“这个,确实有些奇怪的哟!现在,真是觉得有些不大对劲的哟!”

天热了起来,七子和哼哼又一紧张,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大山笑着回道,

“没人阻拦,咱们自由进出,这还不好么?!”

老仙儿笑着回道,

“嘿嘿,没事啦,我一早就过去打点过的,咱们四人过去,他们必然不会拦阻!”

七子惊呼一声,又道,

“哎,老仙儿,你一早出去,原来是打点去了哦!呵呵,我还想着,你要去做些什么不可见人的勾当呢!”

哼哼长出一口气,抱怨道,

“老仙儿,你做这事,也不与我们说上一说,真是!”

老仙儿回道,

“哎,我早就说过了嘛,你们带我一齐走,一定会用得上我的嘛!嘿嘿,瞧瞧,这不就正好了么!咱们大摇大摆的经过,多有面子!”

哼哼笑道,

“呵,瞧你那得意的样儿,要不是这双方和平共处,你也钻不了这空子!”

老仙儿笑呵呵回她,

“嘿嘿,我老仙儿,当年也是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那时说上一句,没有人敢说个不字,就这么厉害!”

哼哼乐了,又道,

“哈哈,你不也说了,是当年么,与现在,又有什么关系呢?!”

老仙儿被呛住,后又摆了摆手,笑道,

“得,得,不与你这小姑娘计较!”

又往前方走出不远,见得前方的小河之上有座木制的小桥,桥边无人,几人大可由那处通行!老仙儿指着那桥,笑个不停,又道,

“看到了么,那条河便是国界,过了河,咱们可就到了契丹人的地盘了!这契丹人啊,个个通武,也都十分豪爽,你要与他们多相处一些时日,也会喜欢上他们的!”

哼哼回他,

“我可不想与他们打交道!我曾经听说,那些个契丹人,都是喜欢打打杀杀的,当年爹爹带着我四处游历,也是差点儿被契丹人抓住杀了呢!还好我们跑得快,又有宋军帮忙,这才逃过一劫难!我爹爹说啊,要是在平地上遇着那契丹人骑着在马,那可就逃不了了,他们个个骑术精湛,来是一阵风,走后你的头便落到了地上了哦!”

老仙儿大笑,又道,

“呵,小姑娘还挺有见识的嘛!确实,这契丹人善长马战,他们多有爱马之人,晚上睡觉都在那马背之上!他们爱马,也懂马,马儿当然也喜欢他们!哦对,咱们大宋,不也常用其他货物交换他们的马儿么,他们的马儿,也是真的好呢!”

说着说着,几人便上了桥!那真是条小河,也就只有三五丈宽,河水并不太深,它清澈无比,从这桥上向下看去,也能见着河底的石头!不过,七子看得出来,这也是假像,这河水的深度,可是能够淹过两个自己叠在一处!这季节,雨水充沛,水还算多,若是到了枯水季,倒是有可能直接能够蹚水过去!

走至桥中间,大山忽的停下了脚步!七子好奇,正欲问话,却忽又听着远处山峦有些异样声响!哼哼四处张望,却也没能见到什么异常!这个时候,反倒是那老仙儿紧张了,他口里也是嘟囔起来,

“怎么,怎么回事,难道这,这银子不好使了?!”

七子无奈笑笑,回他道,

“会不会,是这银子给少了呢,咱们可是四个人呢!”

老仙儿头顶上的汗也是紧接着流了下来,太多了,擦也擦不干净,又听他道,

“不会啊,不会啊,收了银子,又怎能不办事呢!”

大山一直未有说话,他扯住了缰绳,马儿也是听话,一动不动!这个时候,正巧是在这河水中央,也算是一只脚刚迈步到了契丹人的地盘了!

那方声势越发的大了,七子听得清楚,轰隆轰隆,听上去,可是有上百骑呢!他们跑得飞快,还在不停的“哇呜”“哇呜”的大声叫唤!又过不多时,这一队骑兵,从那山谷之中冲杀出来!七子一看,头皮也是发麻,后背冷汗直流,凉飕飕的!

这是契丹人,骑着马儿疯跑的契丹人!他们穿着杂乱,有兽皮,有麻布衣服,当然,也有各种中原所出的布匹制作而成的衣裳!他们的头上,大都绑着辫子,远远的看他们骑马过来,晃动也是极轻,呵,看来多是脏得很了!他们的体型,较之南方的宋人,确实是要大上许多,就只看他们骑马,那也能够看得出来的!他们风驰电掣般过来,手里的弯刀挥舞不止,这等气势,可不真就像要把几人砍了那般!

七子弱弱问了一句,

“大山哥,不会是冲咱们来的吧,咱们,要不要回退几步,避其锋芒呢?!”

哼哼急道,

“快走快走,要不这些个契丹人,真就要把咱们剁成肉酱了!”

老仙儿满头大汗,又道,

“快走,快走,莫要与他们正面冲突,那样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老仙儿已经拨动缰绳,把马头给转了过去,他又很快说话,

“啊,这边也来人了!”

七子回头一看,哎哟,果不其然,大宋这边也来人了,数量也是不少!他们也都骑着马儿,来得也是极快!再远处一些的那座小城,城墙之上,也是摇起了旗子!七子心想,难不成,这双方又要开战了么?!他们啾啾唤着,声势不强,与那契丹人相比,可真就没那么豪放了!由于大宋这一边离得近些,所以,他们也先于契丹人先赶到,而后沿着河边散开,列成了一排!

七子问道,

“哎哟,他们这是在做什么呀?!”

哼哼思索一阵,忙道,

“我知道了,他们是在给咱们助阵呢!哈哈,有大宋官兵帮忙,料想对方也不敢拿咱们怎样!”

老仙儿也算看懂了,终于长出一口气,又道,

“可不是么,这双方实力,也是相当,他们要想来硬的,也是占不得太多便宜!”

那些个契丹人也到了河对岸,与宋军一般,在河岸边排成了一排,他们仍是挥舞着弯刀,“哇呜”、“哇呜”叫喊个不停!

宋军有人大喊出声,

“两国早就有了协定,军人不可过桥,难道,你们要违背圣意么?!”

七子也知道,这两国早些年有些协定,双方各自克制收敛,不再兵戎相见!这几年,两国百姓少了太多的战乱之苦,日子也是有了盼头!而且,不仅是官方,更有民间的各式商业来往,更是让两国百姓受了益处,这样的向上的局面,可不能因为一时的冲动而土崩瓦解了!

契丹人那边回了话,

“你们这是做什么,我们也没有过河的!”

呵,虽然言语有些生涩,不过,还是能够听得懂的!毕竟是不同的民族,话语也是多有不同,能够说到这样程度,其实也算是很不错了!从这点儿也能够看得出,这两国之间,确实也是在向好的方面发展的!他这话也是好笑,本来就是你们气势汹汹过来,要不,谁没事跟你们两旁对峙呢!

宋军官兵回了话,

“你们先退走,我们紧跟着就回去!”

对方却道,

“你们先退,我们自然也会退的!”

他们仍在“哇呜”叫个不停,哪像是要撤走的!呵呵,难不成,还真就如七子所想,这双方好久没有打过,也都手痒痒了,想要来比划一番!只是小规模的较量,或许,也并不会影响到大局!

宋军这方又讲,

“我数到三,咱们一同后退,可好?!”

契丹人那方,有一人举起了手来,众将士手中弯刀立时停了下来,而口中叫喊之声,也是戛然而止!呵,就这点儿上看来,倒也算是纪律严明呢!七子曾听人说起,这契丹武士,最是豪放,他们也都极为散漫,很难管教,今日见得这般情景,还真是在自己的想象之外呢!

契丹武士又道,

“不必了,不必了!”

哎哟,不好,他说不必了,啧啧,这可如何是好呢?!七子后背又凉了起来,这双方若是谈不拢,要是真打起来了,那可怎么办呢!他又想起了己方四人,此时偏偏就在中间,前进不能,后退不得,唯一可能逃走的,便是跳入这小河之中,顺水而下,漂向远处的山峦之中!当然,不仅是七子觉出了可怕来,哼哼和老仙儿,也被这样阵势给吓着!还有,四人骑着的马儿,也都感受到了危险,于是四蹄不断踩踏,响鼻也是打得老响!

宋军这边又有人道,

“好,既是不撤,那我们也是奉陪!几位,快些撤回来,莫要再待在这桥上!”

哎哟,他们是在叫几人回退回去呢!他们当然晓得,过了这桥,便是对方的地盘,若是几人真的过了桥,那便不好说了!你想啊,谁主动过桥,那便是率先挑衅,将来若是查起,那也是不在理的!所以,在这样情形之下,谁都不愿意先出手的!

七子轻声问了一句,

“大山哥,他们叫咱们回去呢,走,走吧!”

老仙儿也道,

“走走走,快走,咱们夹在中间,可是不好办的!”

大山一直看向前方,任那马儿如何乱动,也都未受过影响!双方两岸僵持,这四人被围中间,他仍是一言不发,实在不知他心中又是作何感想!七子正欲再问,大山却是忽然伸手出来,轻轻拍了拍马脖子!那马儿稍稍镇定了一些,大山双腿轻夹马腹,那马儿虽是惊恐,却还是又向前迈出了步子!

大山大笑出声,又是讲出了话来,

“哎哟,我这可是好大的面子哟!”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