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一

四一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先换上,先换上!”

童陆笑呵呵与那人说着,可他的心里边,也已经翻腾了起来!兰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小个子,小个子有些难为情,童陆拽住兰羽,把她拉到了角落之中!那小个子这才迅速换衣,兰羽笑呵呵转过头来之时,他已然把兰羽的衣裳给换好了!

兰羽惊道,

“不是吧,怎么换得这么快!”

那小个子笑道,

“可不嘛,所谓兵贵神速嘛!”

兰羽笑呵呵走过来,问道,

“哎,你怎会被困到这地方呢?”

小个子回道,

“我遇到了恶匪,他们把我追得紧了,所以,只好弃了马儿,躲到了林子里边。这雨又下大了,我也怕得很啊,我可听说,这里边可是有凶兽的啊!要是天黑啊,可就更可怕了,所以我便跑了出来,正巧了,遇到了你们,所以,就开口叫住了你们!”

兰羽笑呵呵道,

“你就不怕我们也是强盗么?!”

那小个子道,

“哎,强盗又怎么可能坐这样的马车呢!”

兰羽坏笑道,

“嘿嘿,这可不一定哟!”

她伸手出来,这就要往小个子那边抓去!童陆笑呵呵待在一边,未有出手拦阻。兰羽两手各抓住对方的两只胳膊,轻轻一提,便将他提了起来。小个子略显惊恐,可仍是在笑着,

“好姑娘,你就饶了我吧!”

兰羽嘻嘻笑着,总算是放开了他,又听她道,

“哎,那些恶匪走了多久了啊,要不要我们帮你追回来,好好教训一顿!”

呵,这女子的口气,倒是大得很呢,呵,她也知道,若是真要比划,那也轮不到她来动手,这样的话,自然是放心讲了!

那小个子道,

“哎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现在人还在,咱们就别要再去招惹他们啦!”

兰羽一愣,又道,

“好吧,好吧,算他们运气好,那就饶了他们了吧!”

小个子呵呵直乐,兰羽也是笑得眯起眼来,又听她道,

“哎,我叫兰羽,你叫什么名儿?!”

兰羽这么容易就自报了家门,给人一种十分率真之感,那小个子自然也很爽快,立时回了话,道,

“我叫罗萨,很高兴见到你们!”

兰羽很是大方,把自己带来的肉干分给了这罗萨,又与他介绍小乙二人,

“他叫小陆,外边那个是小乙,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也都是好人,嘿嘿,你放心,绝对不会害你的!”

小乙真是哭笑不得,她还强调二人都不是坏人,哪有这般介绍人的!

那罗萨回道,

“哦,二位好,二位好!”

那雨似乎仍未有停下的意思,也是,这样的天气,要是被困在了那树林之中,也真是不大好受的!童陆往外看了一眼,天似乎也快要暗下来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不过,他更想知道,眼前这位,又会想要去到何处,所以,开口问他,道,

“我说罗萨,你又要到何处去呢?若是顺道的话,我们便送你一程!”

罗萨感激道,

“多谢,多谢,几位把我送到有人的地方便可!”

兰羽呵呵直乐,又把酒给拿了出来,递送到了那罗萨的面前!小乙很是无语,这女子,真是吃过了酒,便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临走之时,她还特意多带了些酒带上,账呢,则是记到了龙霸天的身上!不过还好,龙霸天也算是有钱人,所以,应该也是应付得来,小乙也就没有阻拦了!一路过来,表现还算不错,可刚才遇着一个,可就又把酒给拿出来了!

童陆笑着对小乙讲道,

“小乙哥,咱们走吧,要是再晚,怕是连住的地方也要寻不着了!”

小乙回了一声,

“好嘞,走喽!”

车身一晃,就此出发!那罗萨笑呵呵接过了酒,小抿了一口,就又放到了怀里边!兰羽一见,可不干了,立时跳将过来,又把那酒给抬了起来!罗萨急道,

“不行,不行,我酒量太小,可是吃不得酒呢!”

兰羽道,

“呵,是个男人都要吃酒,你刚才那一口,就只把嘴皮子给沾湿了吧!来来,我吃一口你吃一口!”

兰羽抢过酒坛,咕咚咕咚,吃下好几口,这才又把酒递还给了罗萨,罗萨惊呆了,他哪里见过这么豪爽的女人!这女人都吃了这么些酒,作为男人的他,虽然个头小些,但也绝对不能认怂吧!他咬紧了牙关,总算是好好吃下一口!虽然不如兰羽吃得多,但这点酒对他来说,还真是有些吃不消了!童陆笑呵呵看着他,他那身子,很快就有些不大稳了!

兰羽笑呵呵又来,

“好酒量,好酒量,来,吃点肉先!”

一块肥肉塞进了这罗萨的口中,罗萨不自然的嚼了嚼,哎,味道还真是不错,他立时开心起来,

“好吃啊,好吃!”

兰羽又给他挑了一块,笑道,

“哈哈,好吃吧,那就再吃一块!”

一连吃下两块,这罗萨心情更是美得很呢!你想啊,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还能有肉有酒,可是难得得很!罗萨这时,也是眯起了眼,摇头晃脑起来!哈哈,他这表现,实在有趣,别说,还真与那老仙儿有些相像呢!不过,这罗萨看起来,不似老仙儿那般能喝,想要把他灌醉,应该也会容易许多!

兰羽大笑,又道,

“看吧,看吧,还说自己不能吃酒!来,咱们今日遇着,也是缘分,自然是要多吃一些才行!”

兰羽又给他拿了些肉,罗萨更是欢喜,大口吃了起来!可是,他吃到一半,却又是再吃不下去,把头低下,身子还在不住抽搐!童陆一惊,上前瞧看,本以为他是快要醉了,谁曾想,却是在哭呢!紧接着,便听着他的哭声,虽然不是嚎啕大哭,但也能听出他心中痛楚!

他边哭边道,

“呜,呜,从来,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啊,呜,呜……”

兰羽不住眨眼,轻轻把手放在了罗萨的后背之上,这温暖的一只手掌,又是把他弄得大哭!兰羽摸着他的头,温柔说来,

“不怕不怕,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了!”

此时的罗萨,还真就似个孩子那般,小乙听着他的哭喊,也是不由得放慢了行进速度!兰羽还欲安慰,又道,

“哭吧,哭吧,哭完了,一切也都会好起来啦!”

小乙也很是吃惊人,这兰羽没想到竟然还能有如此尚佳表现,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是,突然兰羽的话峰又是一转,又道一句,

“来吧,咱们吃酒,吃酒最是开心,很快,所有的烦恼也就都没了!”

小乙听着这话,差点儿没从马车上掉落下去,童陆也是乐得合不拢嘴,若不是自己捂住了嘴,那可得笑出声来了,多不好啊!

再看那兰羽,把罗萨给扶起来,又慢慢将洒给递到了嘴边,她噘起嘴来,呵呵笑起,又道,

“乖,来吃酒,吃酒!”

罗萨抬起头来看她,那双眼睛通红通红,也是伤心得很了!他凝望着兰羽,那眼神,就似看到了自己的亲姐姐那般!忽而,他也咧嘴笑了起来,回了一句,

“吃,咱们吃酒,咱们吃酒!”

他果真又开始吃酒了,兰羽更是乐得哈哈大笑,自己个儿又拿了酒来,二人坐到一处,吃得好不痛快!

小乙心想,这罗萨,应该也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少受了太多的苦,也遭到了太多的欺凌!今日兰羽才对他这点点好,便把他感动的稀里哗啦,哎,可见他曾经受过多少伤心之事呢!小乙又一想,这样长大的孩子,心理多少也会有些问题,很容易走上歧路,这罗萨,看上去可不大精明,若真是做了不好的事,多半也都是被人指使的!

那二人吃得正起劲,忽又听得童陆问话,

“罗萨,你可少吃点儿吧,要不真醉了,耽误了正事,可怎么办呢!”

这罗萨,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他这酒量,跟兰羽相比,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何能够扛得住!童陆此时问他话,也是有些深意的,嘿嘿,趁着他尚未醉倒之时,或许也能够问出一些门道来!

罗萨回道,

“不,不,不行,我好,好着呢,好,好着呢,还能吃,还还能吃!”

他说话都已经很不清楚了,显然,已经差不了多少了!兰羽抬头看着童陆,问道,

“你干嘛呢,我们正吃酒呢,要不要也来点儿?!”

童陆回她,

“我自己来,自己来,就不劳烦兰羽姑娘了!”

童陆自己个儿拿了一小坛子酒,打开后吃了一口,又才继续讲道,

“我呀,只是对这罗小哥有些好奇,想多问两句罢了!哎,来,罗小哥,我也与你吃上一口!”

罗萨一见有人敬他酒,想也不想,便又把酒送到了自己嘴边,而后回道,

“来,来,吃,吃,吃酒,吃酒!”

瞧这模样,倒还真似个爱吃酒的,只不过,他可只学到了表面,未能领会更深层次的东西!

罗萨很快吃完,童陆也给他举起了大拇哥,又道,

“好酒量,好酒量!”

那罗萨的回应,更是不清楚了,不过,听得出他还是十分得意的!

“莫提酒量,莫提酒量!”

童陆接着问他,

“我看啊,你年纪比我们长上几岁,还得叫上你一句罗大哥才是!”

这童陆自是会讲话,对方应该很是自卑,就兰羽那几句,也能让他感动,童陆这一声大哥,更是叫他狂喜不止,又是吵嚷着要与童陆来吃酒!而后,这三人一齐吃酒,好不热闹!

童陆吃了一大口,又才接着问来,

“罗大哥,你如此豪爽,也不知是哪里人士?!”

罗萨回道,

“我啊,贵州来的,一个无名小卒罢了!”

一提到这贵州,小乙便想到了罗氏一族,曾经也是显赫一时,归顺大宋之后,其势力大大减退,但也要比普通氏族强上太多太多!可是,从这家伙身上,真是看不到什么大家风范,或许,也只是同姓而已吧!

童陆又问,

“哎哟,还得可是够远的啊!哎,罗大哥,你又是为何会到了此处呢?!”

罗萨回他,

“哎,还不是为了生计么,四处帮人做事,东走走,西走走,也就到了这儿了!”

童陆也学他的语气说话,

“哎,人活着,还真是不易啊!”

罗萨又是流出泪来,或许是想到了他四方颠簸的日子了吧!不过,他还在笑,应该对这生活,还是充满着希望的!又听他道,

“我一直幻想,要是能够挣够一大笔银子,寻个好地方,置办些房舍田产,再找个老婆,生下几个娃娃,这日子,该有多好呀!”

兰羽听了,也觉得很好,又道,

“不错,不错,我想,你一定可以办到的!”

罗萨大笑起来,又道,

“哈哈,我相信,这一天,很快就能到来啦!”

小乙心想,这家伙身上,定是藏着秘密,他如此开心,或许就是指望着这秘密赚个大钱呢!

童陆笑呵呵道,

“一定一定,来罗大哥,吃酒,吃酒!”

童陆一口一个罗大哥,把他叫得好生欢喜,他又吃两口,更是晕眩无比,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了!在他即将完全闭眼之时,童陆忽又问上一句,

“哎哟喂,那老仙儿,也不知跑到哪里了,怎么追了这么久,仍是没有追上呢?”

兰羽一脸的懵,而后回道,

“咱们走得这么慢,自然是赶不上的嘛!”

兰羽低头,却是见到了一脸惊恐的罗萨,不由得问上一句,

“哎,你怎么了,是我说错了什么了么?!”

良久,罗萨方才摇起头来,回了话道,

“没,没,没说错,是我,是我有些迷糊了!”

童陆更是信心十足,又接着问来,

“罗大哥,要是醉了,那便靠着睡会儿吧!”

罗萨努力让自己清醒,可是他的酒量确实太差,根本没法清醒了!他糊里糊涂说道,

“我没有,没有哦!”

兰羽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也只好自己吃酒了!她看童陆的眼神也是有些奇怪,嗯,她也发现了童陆有些问题!

童陆看这时机正好,又接着问来,

“罗大哥,难不成,你认得那老仙儿?!”

罗萨先是点了点头,又后摇个不停,这也太明显了吧,就连不知内情的兰羽也看出了,更何况是早有准备的童陆呢!罗萨回话道,

“什么,么老,老仙儿啊,啊,啊?”

他嘴里的口水很多,一说话,便滴了出来,这话已经很不清楚,不过,还算能够听着。

童陆笑道,

“哦,这样啊,我说见你和他面容有些相似,还以为你们会是亲戚呢!”

罗萨一听这话,立时暴怒,他站起身来,头顶刚好撞到了车顶之上,嘭的一声,差点儿没把车顶给掀了!童陆咬了咬牙,也替他疼的慌,可是,这罗萨却是一点不觉疼痛,一手指着下方,大骂了起来,

“那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又怎么可能与我牵扯得上!他不守信用,心狠手辣,早晚有一天,会被天打五雷轰,死后也会被人鞭尸,最终暴尸荒野,被那豺狼乌鸦吃得一丝不剩!”

兰羽垮下脸来,说道,

“哎哟喂,你这么恨他呢!”

童陆也是不住眨眼,又道,

“他,他又怎么惹到你了呢,我亲爱的罗大哥!”

罗萨大口喘着,差点儿一口气喘不上来,就此一命呜呼!童陆急急起身扶住,尝试着把他按坐下去。罗萨先有抵触,可童陆又道一句,他便乖乖跟着坐下了,只听童陆是如此这般与他说的,

“我的罗大哥哟,范不着与那小人作气,来,咱们坐下,慢慢说呢!”

童陆算是极力讨好,小乙听了这话,也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童陆可是正在兴头上,根本停不下来,又听他道,

“嗯,我们也见过老仙儿,这家伙,确实也是很不厚道,就今日,还想要对付咱们家兰羽姑娘呢!”

罗萨一听这话,又发了毛,立马又将站起,要去找那老仙儿,替兰羽出这一口恶气!只不过,这一次童陆拽住了他的衣袖,又把他给拉回坐下。童陆笑笑,接着道来,

“哎,罗大哥,咱们找他算账,也不急于一时,总有机会的嘛!哎,刚才我们说到哪儿了?!”

童陆反问那罗萨一句,确是高明得很!让罗萨主动参与进来,自是要比只是自己问话强出太多!

罗萨气呼呼道,

“他,他敢,敢欺负,欺负兰羽,羽羽姑娘,我,我一定不,不会会,叫叫叫叫他好过!”

童陆笑着回他,

“嗯,那到时咱们找着他,就让罗大哥先来惩戒!”

罗萨一连点了三下头,又道,

“这个老仙儿,没有信用,为了钱,不,不择手断,实,实在,在可恶,实在,在在可恶!”

童陆一脸的疑惑,又问,

“这,这又从何处说起呢?!”

罗萨回道,

“他现在确实是风光得很,带着一大帮手下到处耀武扬威,可我知道,这不过是花钱找人充面子而已!他若是没钱,又有谁会瞧得上他!”

这罗萨朝窗户外边吐了一大口唾沫,转过头来,几乎就是闭上了眼睛,又道,

“他吃了多少黑心钱,他自己心里才有数,哼,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有好结果呢!”

童陆又问,

“也是,要是规规矩矩的,也是很难挣着大钱的!就得像他那样,耍些小聪明,才有可能一夜暴富!”

罗萨又道,

“啊呸,呸,他哪是聪明,哪,哪里聪明,他比猪狗还不如,还,还不如!”

又骂起来了,看来这罗萨对老仙儿,还真是恨之入骨了!童陆心里乐开了花,嘿嘿,继续与他摆谈下去,或许就能把他的话给套出来了!所谓酒后吐真言,那老仙儿不与他人吃酒,或许也是因为怕说出了自己的秘密了吧!

童陆又道,

“罗大哥,那老仙儿,与你又有怎样的瓜葛呢?!”

罗萨几乎就要咬碎了牙,恶狠狠说来,

“我替他跑了多少路,办了多少大事,可最终得到什么呢,也不过是点点银子罢了!我可听说,我从他那里挣到一钱银子,他转手便能赚上二十倍,这样的买卖,他绝对是只赚不赔!可是,除了他有这能耐赚到这钱,其他人,还真是很难做到!没办法,还不是只能找他来着!”

这罗萨说到此处,却是忽然口齿清晰起来,好不奇怪,不过,他还醉得厉害,这是毋庸置疑的!

童陆又问,

“哎,罗大哥,既是这样,那也只能算作价格不合理嘛,谈不上人家有多坏的嘛!”

罗萨哇哇叫喊几声,口水也是喷得童陆一脸,又听他道,

“那这一次,我可差点儿栽到了他的手上,这总是事实了吧!”

罗萨呕了一下,几乎就要吐了出来,童陆和兰羽赶忙躲开,可反出来的东西到了嘴边,他又给咽了回去,更是叫童陆难受,罗萨没吐,他反倒是更想吐了!

罗萨缓和了一阵,又才接着道来,

“我与他联系,说有个天大的消息要卖给他,约好昨天夜里在泰山脚下的客栈见面,可谁曾想,他却是醉得死去活来,怎么叫都叫不醒!我气得差点儿拔刀,从他的心口捅下去!要知道,这消息越快,就越是值钱,若是太晚,那可就连一文钱也挣不了了!”

没错,这罗萨,便是夜里去到老仙儿屋内的那人!他刚上车,一说话,小乙和童陆可就认出了他,童陆多次确认,必然不会有错!所以,他才会与他吃酒,还一口一个罗大哥的叫着!童陆见这罗萨已经快到醉倒的边缘,于是开了口,引诱他讲出自己的秘密!没想到,这个罗萨,这么容易就被他套出了话,呵呵,看来还真是个实在人!相比之下,那老仙儿即便是吃醉了,他心头的东西,你是一个字儿也拿不走的,这样看来,老仙儿确实也是要高明太多!他二人之间,有些利害关系,而这之后,或许又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这才会让罗萨如此的痛恨老仙儿,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方才能够一解心头之恨!

兰羽紧盯着罗萨瞧看,可罗萨这个时候,却已经注意不到她了!而这个时候,童陆自然也不会去打断他,只是在旁静静听着便好了,要不然,自己一出口问询,若是又让他起了疑心,那这大好的局面可不就此葬送,多么可惜!

再说那罗萨,开口说起他与老仙儿之间的事情之后,呵,可不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了么!。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