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二

四二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这罗萨说了老仙儿好多好多坏话,可是,童陆和小乙,却一直想着他心头的那个秘密,所以,他说些什么,其实并不十分要紧!

罗萨讲了好久,又再多吃了几口酒,这才又说起了昨夜之事,小乙一听,又是把马车速度减慢,往后靠着倾听!只听这罗萨如此说道,

“我到了他屋内,便闻着了好大一股酒味,我抱住他身子,不住摇晃,可是,他仍是睡得死死!我没有办法,正欲离开,他的手,却是猛的伸出,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划了一道!他嘴角处,竟是挤出了笑意,我在旁边看着,也被吓得惊出一身冷汗!我一直想,这家伙会不会是针对我呢,若是这一次,他耍个心眼,正巧把我给除了,那该如何是好!我害怕极了,所以,赶紧从他那屋出来!他的那些个跟班见着了我这么快就出来了,也是颇为吃惊!我不待他们反应,直接冲出了客栈!他们追撵过来,还好我马背功夫了得,所以才能逃走!他们如此待我,我更加确信,他们是要谋财害命!哼,想要了我的命,绝不可能!”

罗萨又吃了一口酒,说来也是奇怪,他的眼睛里边,之前还是混沌一片,可此时,却又显得格外清明,他竟是越吃越清醒了么?!不过,他还愿意继续说下去,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又听他道,

“我以为甩了他们,正自得意,可是,那不争气的马儿,脚下不稳,竟是把自己个儿的马腿给弄折了!它把我甩飞老远,还在不停大喊大叫!我几乎就要被他摔晕过去,清醒之时,它竟是只用三条腿跑开了,只留下我一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天还下着雨,好冷好冷,我又想起了小时候被人欺负的日子,那么难,我都能挺过来,现在,我也绝对不可能倒下!于是,我不断往前走,可我也知道,一定得小心一些才是,要不,他们追赶上来,我可很难再逃脱得了了!我进了林子,摸黑往前,可是行了好久好久,方才觉得安全了!我太累了,爬到了一棵树上,挂在枝条上,可就睡着了!”

兰羽听了,也是双眉紧锁,回他道,

“真是苦了你了,没想到,那个老仙儿如此的不讲信义,哼,下次见着,我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他!”

罗萨慢慢点下头来,又道,

“我是被一阵马蹄声惊醒的,我缩在树上,偷偷从那叶间的缝隙往那边看去,哎呦,是老仙儿,是老仙儿的人马!他们追上来了,追上来了!我被吓坏了,都不敢大口呼吸了!哎呦,我又看到了我的那匹马,它,它竟然又跟到我这里赤了,难怪,难怪他们又能找到这边来!那臭马,干啥啥不行,出卖我它算第一,真是可恶!还好,还好它离我还稍远一些,要不然,立时便要被他们找到了呢!他们进入了林中,四处搜寻,有一个,都跑到我的身下了,还好,还好,他没有往上边看,却又被另外一个声音吸引了过去,我觉得那是只小兔子,该是它救下了我!”

兰羽不住点头,道,

“难怪呢,遇到你的那处,到处都是马蹄印,原来是他们留下的!”

罗萨咬住了嘴唇,用力稍大,也是把嘴唇咬出了血来!只是,他此时正是醉酒状态,自然也不会觉得疼痛!咬了好一阵子,这才放开,接着说来,

“他们在林子里边寻了好久,也怪我运气好,才没有被他们找着!我看得清清楚楚,老仙儿是怒了,指着那些个手下大骂了起来,还说,一定要把我寻着,然后把我抓起来,好好折磨折磨!我知道,要是落入他手里,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所以,我也是一点声音也未有发出!老仙儿他们终于走了,可能也发现了那马儿断了一条腿,想着我多有是弃了马儿先走了!他们这才又再次集合,往前去了!他们走后,我从树上下来,一屁股就跌坐到了泥潭之中,我真是不知接下来又该去向何处呢,直至听到了你们的行车之声!我远远的便见着了你们,我也是混迹江湖多年,也能懂些面相,我一看驾车的小乙兄弟,便知他是个好人!而且,他的眼神坚毅,身形亦是强健得很,我知道,他的能耐,定是不小!我可不想一直待在这林子里边,所以,我爬了起来,朝着你们大喊起来!嗯,正如我想象之中的那样,你们都是好人,都是好人!”

这罗萨说着说着,就又哭了起来,兰羽安慰一阵,方才停下!这个时候,罗萨可是连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能够微微晃动着脑袋罢了!童陆知道,这是最好的时机,所以趁机问来,

“罗大哥呀,你接下来,又要去往何处啊,要不,咱们一齐去呗!”

罗萨想要睁眼,可是,却是于睁不开,不过,童陆的问话他是听着了,而后,眉头略微皱了皱,如此回道,

“我,要去找契丹人,契丹人!”

几人皆是一惊,可是,回头想想,却也是有些道理的!毕竟那老仙儿也是常在两国之间往来,这个罗萨来找老仙儿,或许也是与契丹人大有关系!

童陆咦了一声,又问,

“罗大哥啊,我可听说,那契丹人凶得很哟,若是被他们抓住,多有要了咱们的性命,哎哟,我看,咱们不如换个地方去吧!”

罗萨有些着急,又道,

“不,不,我有他们想要的消息,他们不仅不会加害于我,更会给我带来许多好处!”

童陆心里大概猜到了一些,只是,他还想让这罗萨自己讲出来,于是又问,

“罗大哥,你去找老仙儿,便是想要把这消息卖给他吧,他对你起了杀心,所以,你现在想要自己去,是这样么!”

罗萨咬牙点头,很是坚定,那双眼睁仍是未有睁开,他有时也会朝左右倒下,还好有兰羽帮扶着,要不早就摔下去了!罗萨大大的打了个酒嗝,又才道来,

“没错,我自己去,我要自己去!”

童陆长出一口气,那消息,就在嘴边,很快就要套出来了,他又轻声问他,

“哎,是什么样的消息,值得他们花钱来买呢,嗯,想不通,真是想不通啊!”

罗萨似乎睡着了,兰羽听了一阵,也大概明白了一些,她当然也想知道,于是伸手轻轻拍了拍罗萨,柔声问道,

“哎,到底是什么消息嘛,也不能与我讲么?!”

罗萨本在昏睡状态,可是听着了兰羽的问话,却又微微直了直身子,而后回了她话,

“不,不,当然,当然可以给兰姑娘说,兰姑娘是自己人,是自己人!”

兰羽眼里尽是欢喜之意,所谓酒后吐真言,这罗萨,还真是把她当了自己人了,有人如此信任她,她当然很是受用的!

兰羽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耳朵,罗萨觉得有些痒,下意识的躲了躲,可是,他醉得厉害,没能躲得开!他嘴角笑起,兰羽也是趁机问了他话,

“那就说给我听嘛,嘿嘿,咱们送你过去,得了好处,也分我们一点儿!”

罗萨咯咯干笑两声,终于说出了秘密,

“王小波李顺等人集齐数万义军围困成都,成都已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啦!”

小乙一听这话,一时心急,也是不由得停下了马车,车身一晃,差点儿把罗萨给甩了出去!还好兰羽早有防备,将他身形稳住!兰羽轻唤一声,

“干嘛呢,你就好好驾你的车!”

小乙确实是有些冲动的,他与成都也是颇有渊源,那里出现了兵乱,他自是十分担心的!

罗萨被甩了一下,本以为能让他清醒一些,可谁曾想,稳住身形之后,他的头却是再也抬不起来,竟然真的完完全全醉倒过去了!兰羽多番尝试,都无法将他唤醒,没办法,你总不能给他用刑吧,算了,就让他好好睡下吧!童陆过来帮忙,二人把他平放下去,又给盖上了一件干净衣裳,这样应该也会舒服许多!

小乙又驾车前行,只是,他的心里,已经翻腾起来了!

好一阵子,没有讲话,直到见着那夜色将近,方才听那兰羽说话,

“哎哟喂,竟是叛军哟,还这么厉害,真是不得了,不得了呢!”

童陆也开了口,道,

“是啊,本以为天下太平,却没想,蜀中竟是出了乱子!”

小乙也道,

“这巴蜀之地,自古以来都是天下粮仓,乃是一国之根本!而且,如今蜀地战略地位亦是奇高,大理在南,西域诸国亦是虎视眈眈,若是他们乱出兵,夺取了巴蜀之地,那可真是在大宋国的胸口之上插上了一把刀子呢!”

童陆接着道,

“没错,没错!蜀地如此重要,成都处于危难之中,试问这朝廷,又怎会置之不理呢?所以,必会有大军前去镇压!要知道,这天下的兵马也是有限的,他们都去镇压乱兵了,这北方的契丹人要是得知这局势,可不又要兴风作浪了么?!”

兰羽一个劲儿的眨眼,也不知她有没有听懂,她弱弱的问上一句,

“所以说,把这消息转卖给契丹人,应该也能得到不少的好处喽!”

童陆扑哧笑出声来,回她道,

“当然啦,这么重要的消息,应该也是很值钱的!也难怪,罗萨会把老仙儿约出来呢!”

小乙长叹一声,又道,

“也不知唐门,他们又该如何选择!”

童陆回他,

“哎,这个嘛,就不是咱们可以掌握的呢,不过,唐门还有老太坐镇,自是不用担心的啦!即便不成,他们龟缩起来,我也不信有人能够攻得破他们的天下第一堡垒!”

小乙想想也是,心里立时舒缓了许多!

兰羽忽的一拍大腿,道,

“走呀走呀,咱们愉去把这消息卖给契丹人!”

童陆大笑,回她,

“你就这么缺钱么?!”

兰羽回道,

“是啊,谁能不缺钱呢,有钱当然好啦!”

童陆笑道,

“那你说说看,这消息又能卖个什么价钱?!”

兰羽手托着腮,思索了一阵,而后回他,

“怎么也值个几十两吧!”

童陆笑呵呵回他,

“真这么值钱,哦,也是,真得了这么些钱,倒还真是够置办一片田宅的,若是不乱花,后半辈子也是有得吃了!”

兰羽又皱起了眉头,道,

“只是,时间越久,这消息就越不值钱!”

童陆朝她点点头,又道,

“可不是么,而且你要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又怎么可能只有这罗萨最先带回消息呢?!他的腿那么短,我可不信他是第一个过来报信的!”

兰羽也被这小短腿的说法逗乐,又道,

“也对啊,如果不是第一个,还真就不值钱了呢!”

童陆接着道,

“所以,依我看来,这罗萨,多有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再说了,要去向契丹人通报消息,那也是有极大的风险的,一个不慎,把自己也搭进去,那可是大大的划不来呢!”

兰羽不住点头,回道,

“有道理,有道理,陆陆说得真是极有道理!”

她竟是夸起了童陆,倒是让童陆受宠若惊,而后回她道,

“不敢当,不敢当,小弟也是受了兰姑娘的启发才会想到此处!”

兰羽乐得大笑起来,又把大腿拍得好响!她又拿起了酒来,递到了童陆的手上,童陆无奈笑笑,还是吃了一口!兰羽咕咚咕咚吃下好几口,童陆看着她,也是乐开了花,又听他问来,

“我说兰大姑娘,咱们接下来又该怎么走呢?”

兰羽想都没想,便回了话,道,

“要不还是去看看,要是真能卖钱,那也不错的哟!”

童陆大笑,又道,

“你啊你,还真是个财迷啊!哈哈,哈哈!”

兰羽笑呵呵道,

“谁又会跟钱过意不去呢?!”

二人一齐大笑,这马车之内,气氛颇为欢乐!兰羽笑了一阵,却忽又停了下来,她斜眼看着童陆,笑问一句,

“哎,哎哎,不对啊,你们怎么知道,他心中有秘密,这才一个劲儿的追问他呢?”

兰羽也不是傻子,这不,就把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童陆笑容僵住,眼见着兰羽一脸的怪笑,不过,他还是很快缓和下来,回了她的话,道,

“这个嘛,嘿嘿,嘿嘿!”

兰羽指着童陆,又道,

“嘿嘿什么,你倒是说个清楚呀!”

童陆回她,

“算了算了,我也不瞒你了!我,哦不对,是我和小乙哥,觉得那老仙儿有些问题,所以,潜到了他旁边那屋,偷听那边动静!到了半夜,突然有人开门进了那屋,还小声与老仙儿讲话,那人的声音,可不就是这罗萨的么,所以啊,我才会刻意引导他讲话喽!”

兰羽不住点头,回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你们两个,倒是贼得很啊!”

童陆笑呵呵道,

“咱们能够得此消息,最大的功臣,还不是兰大姑娘你呀,若不是你把他二人都给灌醉了,咱们怕是也没什么机会的哟!”

兰羽大笑,很是得意,她仰起头来,把她手里的那坛子酒全都吃完,而后长长的打了个酒嗝,别提多舒爽了!她半眯着眼,笑了起来,忽的,她又是猛的睁开了眼,直盯着童陆瞧看,

“哎,不对啊,老仙儿那屋,不就挨着我那屋么,你们偷听他们说话,哎,难不成是躲到了我的房间?!”

呵,这女子,平日总是大大咧咧的,没想到,竟然也是有细致的时候!童陆哼哼两声,问出一句,

“哎,小乙哥,咱们到哪儿了哟,今晚莫不是又要住在荒郊野外了吧!”

这中原腹地,想要寻个村落,自是十分简单的,童陆这般讲话,当然是在要转移兰羽的注意力,叫她别再老想着二人潜进她屋内那事!这兰羽虽然很汉子气,但毕竟这般作法,还是很有问题的!

小乙随口回了一句,

“哎哟,这天也快要黑了,就随意寻个地方住下吧!”

兰羽一听,往窗外看去,哎,果真,那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大大的打了个哈切,眼睛里边也是泪光闪闪,又听她说出一句,

“啊,天黑啦,人也要睡觉啦!”

兰羽身子慢慢倒了下去,童陆赶紧让开,给她腾了个地方出来,叫她能够舒舒服服睡下!这刚一倒下,可就睡着了,这兰羽睡觉的功夫,还真是不得了呢!童陆笑呵呵给她盖了层厚衣裳,这才起身,缩到了罗萨的身边,罗萨身子小些,倒也不算十分拥挤!童陆笑呵呵,继续说来,

“别说,这兰羽,还真是挺有趣的呢!小乙哥,我敢与你打赌,明日醒来之后,她定然会忘了咱俩潜入她那屋之事!”

小乙回他,

“这个嘛,足有八成胜算,我才不与你赌呢!”

童陆哈哈大笑,又道,

“没劲,没劲,说出来多没意思!”

小乙回他,

“真别说,像兰羽这样活着,还真是挺好的,不仅能给自己,也能给别人带来欢乐!”

童陆也很认同小乙的看法,接着他的话讲道,

“没错,没错,与她相处的越久,便越喜欢她!嘻嘻,我算明白,瑶儿为什么会不喜欢她了!”

小乙问他,

“哎,这又是从何说起呢?!”

童陆笑呵呵,回道,

“这还不简单啊,兰羽之前一口一个相公,已经惹恼了瑶儿,她的个性,又是如此的鲜活,与谁都能相处得好,瑶儿一见,眼前会不会又将是一大情敌,这样一来,可不就越看越讨厌了么!”

小乙很是无奈,竟是不知如何回话!

兰羽打起了呼噜,还真挺响,睡得,那也是安稳得很,童陆看着她,笑个不停,又道,

“兰羽与小然相处得好,所以瑶儿才没对她发飙,要不,怕是早就打起来喽!嘻嘻,我还真想见识一下,这女子为男人争风吃醋,又会是怎样情形!”

小乙回他,

“陆陆,别要乱说吧,要是叫兰羽听了,那多不好啊!”

童陆笑道,

“这个嘛,你就别要担心啦,这兰大姑娘,睡着之后,又有谁人能够吵得醒她呢!”

小乙笑笑,回他,

“那也不能乱说!”

童陆却是越讲越兴奋,又道,

“小乙哥,真不是我乱说呢,有时,这缘分来了,也是赶也赶不走呢!我又想起了南海之上,四个女人围在你身边!那时青青欲要离你远去,月儿只想每日陪在你身边,瑶儿呢,则比较特殊一些,恨不得剥了你的皮,而这兰羽,一口一个相公,叫得那么亲热,却是与你没有半点儿关系!这四个女人,长得都很不错,也各有各的特点,所以,那场景,我的印象也是十分深刻!这几日前,咱们上了泰山,在那山顶之上,却又是四女同台,啧啧,你说,我又能怎么想呢!”

小乙很是无奈,回他道,

“还能怎么想,我与这兰羽,没什么可能的吧!”

童陆又道,

“不对不对,你有没有想过,这或许又是老天爷的意思呢!哈哈,你想你想,这瑶儿月儿和青青,她们几乎是同时决定要离开,所以,双方都不晓得会有如此结局,若是她们晓得的话,或许就不会这样选择了吧!就只有兰羽留了下来,这可真是,若非龙霸天这家伙,你二人可不又是孤男寡女了么!呵呵,老天有意这般安排,定是有他的用意的!”

小乙长叹一声,直摆头,道,

“儿女情长之事,实在让人头疼!更何况,每一个与我有关的女人,都会遭受苦难,我也实在不愿意再有人因我而受伤了!”

童陆回他,

“哎,倒是不能这么讲,你想啊,要是没有你的话,难道她们就都不会有事么?若是没你,青青又会怎样,是不是早就被人抓上了山,做了压寨夫人?若是没你,月儿又会如何,她一个弱女子,真的能够撑起一个家么,更何况,她嫁的那人,又是十足的憨货,生出的孩子,又怎么可能像小然这般聪明乖巧!还有瑶儿,若是没你,她爹出了事,她又有多大可能能够逃脱得了呢?如今再看看这兰羽,呵呵,我总觉得,你们之间,定然还会带发生一些什么!”

童陆讲出这话,小乙又想起了那三个与自己有关的女子,不由得心酸起来。他还是坚持自己看法,回了一句,

“哎,还是离我远一些才好呢!”

天暗了下来,马车继续往前,拐过一处树林,却是看到了光,呵哟,那光点可不少呢,竟是有一小队人马在那处聚集!。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