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四六

四六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老仙儿笑着唤小乙过去,小乙也很识趣,还未到达跟前,便从车上跳了下来,轻轻拉住缰绳,慢慢走了过去,当然,这也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老仙儿笑得眯起眼来,对那人说道,

“白大哥,车里边还有两个,他们三人都是我的朋友,也绝对不是什么坏人,我敢用,用个人信誉作担保,还请……”

老仙儿的话讲到此处,手却已经伸到了对方的腰间,对方乐呵呵的朝他笑笑,招手唤人过来,

“老仙儿啊,咱们倒行公事,所以啊,得罪了!”

老仙儿笑道,

“明白,明白,白大哥请,请!”

小乙轻轻拉住绳子,童陆和兰羽,则是掀开了车帘!对方两人过来检查,一人趴在车边,伸头进来简单看了看,便转头回了话,

“一男一女,车里也没什么东西!”

另一人则是在车外随意摸了摸,也是很快过去复命。

被老仙儿称作白大哥的那位,只是轻描淡写挥了挥手,道,

“嗯,去吧,去吧。过河的时候,一定小心哦!”

小乙也没想到,竟是如此的容易,他愣了片刻,又是咧嘴笑了起来,对那几人说道,

“多谢各位哥哥!”

那白大哥指着那桥,笑着回他,

“快去吧,快去吧!”

老仙儿又与那白大哥附耳说上几句,二人勾肩搭背,看来也是熟络得很的!小乙牵着马儿,往河边过去。他留意到之前想要通行的那一队车马,仍是被各种盘查,小乙当然明白,他们这是没给钱,又或是钱给得太少了,所以才会遭人为难!小乙当然也能够理解,他们长期坚守此处,虽然现在看上去还算安全,但保不齐哪一日就会突然丢了性命!再说了,朝廷许给的粮饷,又有几时能够给得充足呢,很多时候,还不是得靠自己来做!这样其实也挺好,至少不必再看别人眼色行事,怕就怕,朝廷又来插上一脚,又欲把这钱给收了去!兰羽趴在窗边,朝那几个当兵的挥手,那几人竟也有所回应,这些个当兵的,其实也并非毫无情趣的嘛!

小乙已经拉着马儿,来到桥边,那是座半浮桥,由一排排的木板拼凑而成,两边长竿直直插入水中,给了这些木板支撑之力!这桥看上去,可不太结实哦,小乙刚踩踏上去,这桥便摇晃了起来,还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就似随时都会散架那般!小乙又试探了一下,踩实之后,倒也还算结实,他拽着马儿往前,马儿也是多有抗拒,不过,真正踩上去之后,它也很快适应过来,然后拖着马车往前慢慢走着。马车上了桥,响得更是欢快,兰羽听着,大为兴奋,也是叫唤不止!

童陆大笑回她,

“我说兰大姑娘,你可长点心吧,咱们本来就是偷跑,别到时又把这桥给弄塌了才好哟!”

兰羽大笑不止,回道,

“要真把桥给喊塌了,那才好玩呢!”

突然,一块木板断裂开来,一侧翘起,带了好些河水起来,也是有那么些水珠,洒在了兰羽的脸上!车身一晃,不过,很快又稳住了,兰羽一见,又是笑个不停,

“哎哟,我怎么这么厉害,还能把这桥给震散架哟!”

小乙好生无语,她倒是会在自己脸上贴金!童陆正欲开口,却是听得老仙儿开口说话,

“呵,这桥才建起多久啊,就烂成这个样子,真是受不了!哎,你们俩,还是下车来吧,要不车太重,真把桥给压坏了可就不大好了!”

他自然是在对童陆和兰羽说话,兰羽一听这话,拍了拍脑袋,回道,

“哎哟,真是,下车可以玩水,多好!”

话还未讲完,她便从车上跳了下来,又是弄得左右摇晃不止,这桥还真不太稳的!不过,对于兰羽来说,就似找到了宝物那般,东窜窜,西跑跑,真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娃娃!童陆也不想落入水中,于是也跟着兰羽下了车,二人走到前边去,给众人带路!

老仙儿追了上来,与小乙并肩一处,而后笑着说来,

“这个姑娘,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呀!”

小乙笑笑,回了他话,

“嗯,她总能寻找到快乐!”

老仙儿又道,

“嘻,这样的姑娘,可是不多了哟!”

小乙问老仙儿,道,

“哎,老仙儿,咱们过桥,花了多少钱哟!”

老仙儿笑而不语,仍是一直注意着兰羽的动作!好一阵,他方才反应过来,回问一句,

“哎,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小乙心想,看这家伙的眼神,莫不是对兰羽有些想法了不成?小乙倒也不愿说明,又是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

“咱们过桥,到底花了多少钱?”

老仙儿这次听清了,回话道,

“几两碎银而已,算不得什么,算不得什么!你们啊,也无须与我客气,这点儿小钱,我也还是花得起的!”

几两银子,对于普通人家来说,那也是笔巨款了,可是,在老仙儿看来,却是算不得什么,呵呵,这家伙,看来还真是挺有钱的!哎,回头想想,能够如此轻松的就过了桥,自然也是这钱的功劳了!

小乙回他,

“这样啊,那就劳你破费啦!”

老仙儿笑着回话,

“客气了,客气了!再说了,我们可是常来常往,这桥坏了,自然也有道义花钱整治的嘛!”

小乙笑着回他,

“呵,若是人人都像老仙儿你一样,那这些个当兵的,可不赚翻了么!”

老仙儿回答,

“也不能这样说,你想啊,每每遇到大水,桥就被冲了,再建起来,可不也得费时费力费钱么,靠它回收上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小乙笑笑,点下了头来。老仙儿眼神仍然游走在兰羽身上,此时,又往小乙这边靠近了些,小声问道,

“我说小乙,这兰羽姑娘,不是你的相好吧?!”

小乙回他,

“当然不是啦,我们也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老仙儿,你问这个,又有什么想法么?!”

老仙儿口中咯咯不停,笑得那叫一个欢乐,又道,

“倒也没什么想法,只是,有些欣赏她罢了!”

小乙也是男人,哪能不懂他的想法,更何况,他已经讲得那么直白了!老仙儿的心里,想来也是乐开了花了吧,不过,他有没有这能耐赢得兰羽的芳心,可就不大好说了!只不过,小乙打心底里,还是对这老仙儿有些想法的,毕竟,像他这样的三面玲珑之人,很难叫人对他放心,即便是现在,小乙仍然对他有所介怀!

小乙不想再与他说兰羽,于是问了些其他,

“老仙儿,我一直想要问你,你年纪又不大,为何别人都叫你老仙儿呢?!”

老仙儿眯眼笑了起来,不过,那眼神仍是在兰羽身上,听他如此回答,

“这一个老字嘛,便是朋友们对我的尊称了!喂,小乙,你可知这兰羽姑娘,平日都喜欢些什么啊?”

这家伙又把话题转移回了兰羽身上,看来,还真就对兰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小乙无奈笑笑,回他道,

“我与她认识也是不久,这个嘛,也是不大清楚的!哦,对了,她似乎喜欢上了吃酒,或许,你可以从这一点上下些功夫!”

老仙儿皱起了眉头,好生为难,又道,

“我的酒量也不算小,可是,与她相比,那可是差得太多太多,从这点儿上安排,怕是有心而无力了!”

小乙笑道,

“是让寻美酒给她吃,又不是让你陪她吃多少,你也想太多了吧!不过,这兰羽能吃酒,当真有用,你想啊,若是以后有那大小应酬,把她带上,呵,把人吃的大醉,可不什么都好办了么!”

老仙儿乐开了花,回道,

“没错,没错,小乙你这说法,正合我意,正合我意啊!”

突然,小乙听得车身突然有了响动,那老仙儿也听到了,立时回头去看。小乙寻思着,没准是因为那罗萨再坚持不住,因此而发出了声响!小乙也没多想,抬腿便往车左侧的车轱辘踢了一脚,又道,

“这破车,还真是没用,才行了多远啊,就响个不停了!”

老仙儿听得这话,又才把头转了回去!

再看那兰羽和童陆,已经到了对岸,这一座桥并不长,因此从此处通行,也是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两岸的守军也都很清楚它的作用,当然,双方也达成了某种默契,绝对不会去到对方的地界,而这一座桥,为往来的客商提供了便利,当然,也为他们带来了可观的收益!这不,对面收钱的,可不也来了么!

童陆和兰羽正自得意,欢笑个不停,可他们后方,却突然出现了两骑,很快听到了马蹄之声,这二人回头一看,也被吓得不轻,立时又回到了桥上,来到小乙和老仙儿的身边!

老仙儿笑嘻嘻说来,

“不怕不怕,他们收了钱,自然会让咱们好好走的!”

对方来势汹汹,而且,那弯弯的马刀也是不停在空中舞动!他们眨眼之间就要到了眼前,那刀就直往你脑袋上招呼,你又怕是不怕?呵,这哪是待客之道,简直就是来恐吓的嘛!对方骑至桥边,分左右两侧站住,弯刀这时略微收起一些,而后侧转过身,看着小乙几人!这二人衣着与宋人大有不同,上身穿着的皮制护具,更是显出其狂野的一面!这二的脸都黑黑的,皮肤十分粗糙,想来也是常年在外晒着,方才会变成这般模样!再看那一头乌黑长发,绑扎成好些个辫子,披在肩头,胸口挂着的或许是狼牙,便是他们勇气与实力的证明!再有,这二人面露凶相,胆小之人看了,也是要被吓个不轻呢!

老仙儿先行一步,竟是讲出些几人完全听不懂的言语!哎哟,小乙立时明白,他说的是契丹话,几人从未接触过,自然是听不懂了!当然,能说契丹话并非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嘛,自然是银子啦!老仙儿笑呵呵上前,把碎银轻轻放在对方的摊开的马刀之上,又是毕恭毕敬往后退上一步!对方收刀,拿住银子,往那怀里一揣。双方再对视一眼,又说了一句,而后就又骑马走了。这二人,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走了,好不干脆!他二人连几人的车马也未看上一眼,相比之下,宋军那边儿就要规矩了许多!不过,想想也是,宋人那边已经好好检查过了,他们再来清查,也真是没有太多的必要!

那二人的骑术当真了得,很快,就消失在了几人的视野之中,而这一行人也终于踏上了这契丹人的地盘!

小乙看着那腾空而起的飞灰,不由得道出一句,

“这契丹人,果真都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哟!”

老仙儿回道,

“那是,他们从小便骑马,若是有哪家的男娃不会骑马,呵,都会被人看不起的,他将来想要讨个女人,可都难喽!”

小乙笑道,

“我可听说,不仅是男孩,女孩也是厉害得很,可不像咱们南方那娇滴滴的小姑娘,擦个桌子都怕伤了手!”

老仙儿笑道,

“这也不能说谁就一定好,谁就一定不好,嘿嘿,要知道,这好些契丹人,对咱们南方的姑娘可是垂涎三尺的呢!若非相互克制,他们或许真就要为了咱们的美人儿,直奔南方,抢上些姑娘过来呢!”

小乙又道,

“有这么厉害么?!”

老仙儿回道,

“当然厉害啦,这契丹人打仗勇猛,谁都知晓!若非有诸多天险屏障,他们怕是早就打到江南去了!还有,还有,你可知这镇南大王的夫人,便是一位宋人女子!”

小乙问道,

“镇南大王?”

老仙儿正欲再说,远处的尘灰散尽,却又见得大队人马慢慢往这方行了过来!这密密麻麻的人头,可是越来越多了,小乙略一估计,应该有个上千人!他们未有骑马飞奔,所以,动静不是很大,但这种压迫之感,即便还离得这么远,小乙也能感觉喘不过气来!这些又是些什么人,这么大阵势,到底想要做什么呢?老仙儿常在此处活动,见了他们,也被吓得不轻,可是,他又不敢跑,于是只得轻唤一声,

“停,停!”

所有人都站住了,童陆和兰羽也是躲到了小乙的身后,从他肩头处往外看去!

童陆问道,

“哎哟,这么多人来欢迎咱们,也太给面子了吧!”

他虽然这般说法,可是,内心想来也早就翻涌了起来了!当然,除了小乙几人之外,对岸的宋军见得此等阵势,也都紧张了起来!若是对方真的过了河,那双方这一战,真就不可避免了!他们当然也不愿意打仗,所以,恨不得是自己眼花看错了吧!

小乙倒还镇定自若,他知道,这么多人,绝对不可能是单只针对他们而来,或许这只是碰巧遇到了吧!小乙轻声问道,

“老仙儿,这又是些什么人,你可知道?!”

老仙儿头上直冒冷汗,呼吸也是大为急促,这个时候,他当然也没心情再看兰羽了,直盯着那数千契丹轻骑瞧看!片刻之后,方才听他回话,

“这,这是镇南大王的铁血骑兵,他们,他们可,可都是精心挑选的,以一以十不在话下!哎哟,他们怎么来了,他们怎么会来了呢?”

老仙儿刚才才讲到镇南大王,话刚才结束,却又亲见了这镇南大王的队伍,真是好不神奇!

小乙笑笑,回他,

“哎,老仙儿,这怕是被你给唤出来的哟!”

老仙儿尴尬一笑,回道,

“小乙,你可别要逗我啦!”

童陆弱弱问来,

“哎,咱们这离岸边不远,要不,还是先退回去吧!”

老仙儿回道,

“不行,不行,就像恶狗咬人,你越是逃,它可越是兴奋,咬得更加厉害!”

小乙大笑,又道,

“呵哟,老仙儿,你这胆子也太肥了吧,竟敢把对方比作恶狗,死了死了,你今日肯定是死了死了哟!”

老仙儿听得这话,更是紧张,他在努力平复自己心情,而后又道,

“放心,放心,只要不乱走,不会有事,不会有事!”

小乙倒是做好了准备,若是实在不行,便带着童陆和兰羽退到桥上,最不济,一齐跳河也行,总之,他还是有信心可以逃得掉的,毕竟这里距离河边,也就只有几丈而已!

兰羽忽然指向那队伍中间,大声问道,

“哎,你们看那一个,他,他就是你们口里说的镇南王么?!”

小乙也注意到了那人,衣着打扮与众人有异,那一匹赤红大马,近些之后,格外惹眼,一看便知不是一个普通人物!这地界,或许也只有他镇南大王,才能搞出这么大阵势,这人,或许就是他了!只是,小乙还没搞懂,既然两国如今相安无事,那这镇南大王带着精兵来此,又是所谓何事呢,难不成只是来向河对岸的宋军耀武扬威来了?!小乙忽又想起罗萨带来的消息,心中隐隐有了些不祥的预感!

正想着,骑赤红大马的那位伸出右手,往上一扬,这些个精兵,那可真就是脱了缰了,尘土顿时起来,遮盖了半边天!那喊杀之声把上千的马蹄声都给压了下去,这等威势,可想而知!

小乙当然不会拿自己人的性命当赌注,所以他迅速转过身来,一手拉住童陆,一手拽住兰羽,直往那桥上退了回去,当然,他也没来得及去管趴在车底的罗萨!老仙儿此时也不淡定了,他刚才还说要留在原地,可是小乙一走啊,他又哪能再站得住,哇哇叫唤着跟了上来!几人退到了桥中央时,那马车,已是被骑兵们团团围住了,马儿大惊,可它又能做得了什么,就连嘶鸣嚎叫之声,也都被对方的马蹄声压了下去!

小乙回头一看,更是心惊不已,这遮天蔽日的尘土,已是沿着河岸扑散了过来,此时再看那天色,已是一半湛蓝,一半尘灰了!对方行动速度之快,可是大大超出了自己的想象!童陆和兰羽更是脸色惨白,可都被吓得不轻呢!小乙当然也是庆幸,没有听那老仙儿的话留在当场,要不,这个时候,怕是要被对方战马的马蹄给踩踏成肉饼了!小乙忽又想起了罗萨,哎哟,他这一人躲在车底,也不知还能不能行!他若是承受不住,落到了地上,会不会已经被踩死,或是被对方的弯刀给削去了头颅了呢!想到此处,小乙也是有些自责,那罗萨,感觉也并不太坏,若是就这般死了,还真是有些可惜的!

小乙几人未有继续往后退走,只因发现他们并未上桥,而只是在河对岸奔走狂嚎!哦,小乙可是看明白了,他们真就只是来耀武扬威,并非真要与宋军兵戎相见!小乙提着的一颗心,也总算放心了下来,而这河另一边的宋军,可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有几个提着大刀来到了这侧桥上,小乙看得出来,他们这是做好准备,若是对方上桥,便把这桥给毁了,要用这条河来阻挡对方的进攻!小乙想想也是,有这条河挡住,对方的马无法奔跑起来,其杀伤之力也立时大减,宋军也能得到喘息机会,伺机反攻!他们想得倒是好,可是,小乙他们还在桥上,若是把桥毁了,那小乙他们可不就只能听天由命了么!

好在,那些个契丹精锐,并非真要来与宋军一较高下,而只是给他们表演了一翻罢了!那尘土盖过了河,过不多时,总算是慢慢的散去了!尘灰太多,小乙也是被呛得大咳不止,咳完之后,那呼喊之声,也是慢慢停了,只远远的听着马蹄之音,已然不那么可怖了!再看远处,这数千骑兵的身影,多半已经消失在了那山谷之中,留下的些许,也很快跟上,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了之前的模样!

童陆抱怨一声,道,

“哎哟,可是要把人吓死才安逸么!”

老仙儿一直紧张得很,此时放松下来,却是一屁股坐到了桥上,那里正好有些缝隙,桥身摇晃,把他的屁股也给沾湿了!

小乙正欲说话,却又听着兰羽讲道,

“哎呀,你们看啊,咱们的马车,怎么,怎么都散架了啊!”

小乙定睛一瞧,哎哟,可不真就如她所说的那样么!。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神话版三国武炼巅峰第一序列伏天氏轮回乐园神秘复苏至尊重生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