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十一 事发突然假作人妇,春宵苦短对饮红烛

十一 事发突然假作人妇,春宵苦短对饮红烛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你现在什么都别问,以后我自会告知于你!”

小乙正欲问他,葱头又说话了,

“把衣服给我脱了,还有这破棍子破袋子也都交给我!”

小乙一头雾水,可这些东西他平日里也都不离身,葱头这要求,还真是有些奇怪。葱头迅速将那“新娘”衣服扒下,又用手在他身上摸索一阵,把那乱七八糟的东西通通拆下。他看小乙还未动弹,一个箭步奔上前来,把那红色盖头狠狠砸在小乙额头之上,

“你不是说夕雨是你朋友么?你这个忙总得帮啊!这些人不仅仅要害夕雨,还要害他们全家!你忍心么!”

小乙听刚才那三人的对话,当然知晓这人图谋不轨,可要脱衣服又是为何。

“笨死啦!笨死啦!你装成新娘,与夕雨完婚,可不能让他把夕家的脸面都丢光了!咱们将计就计,把这家伙抓起来,好好利用利用他!”

小乙憋住一口气来,脸色由黑转紫,小声呵道,

“我!我!我去当‘新娘子’?葱头前辈,你有没有搞错啊!”

“没错没错,就你了!”

葱头伸手去抓他身后的黑棍与背囊,小乙抬手格挡,葱头发力,小乙用尽全力都不是他对手,此时又不敢太做动作,只三五招便败下阵来!

“你小子听我的就是,不然我要用强了!就算我替夕雨求求你!好不好!”

小乙艰难点头同意,葱头飞快的给他穿上新娘装,各式装饰也都胡乱插上,算是打扮过了。

“你就跟着外边婆子走,一路上只需配合她行事就好!这人本就是男的,他们想必也好糊弄。还有还有,我先把这三人藏起来,等这大婚一了,再把他们拿去好好审问!”

小乙听得明白,葱头又呛道,

“还有,别老绷着背,那小子比你矮上半个头,这衣服宽大,你自己撅着点!”

小乙掀起盖头来,葱头已然卷好棉被,扛到肩上,

“你当心点,别出丑了!我去夕家等你!”

说完,他轻轻开门,贴墙而走。小乙上前关上门来,呆呆靠在门上,他这还没成亲,却要成为别人的“新娘”,到哪里说理去。不过葱头平日难有一句话,一下说了这许多,可见这事在他心中多么要紧。不仅因为葱头,更多的,是为了夕雨,为了整个夕家。再说了,自己扮这“新娘”,又如何能够当真!他终于想通,用手在门上头顶的位置划了道,又跪下来比出半个头的距离。

婆子进来,乱七八糟说了一大堆,小乙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想着怎么不让对方发现自己。好在这一路时间耽搁不少,众人也没再东问西问,只想着赶紧把人送到了事,也因此轻易的骗过送亲人。没人提到那俩丫环,小乙心想,只怕是那“新娘”私养的小妾,众人也不知晓,或是根本不去关心。

上轿下船,一路欢歌,那围观人群慢慢聚了过来,小乙坐在轿中,不知外边什么情况,只是心头憋屈,想要发泄一通。也不知童陆白青知道了今日之事,会不会笑掉大牙,他轻轻抬起盖头来,想看看二人是否在那人群之中。轿帘起伏,只隐约见到光亮,哪里能见到实景,小乙索性好人做到底,又把盖头盖得严实。人群一多,行进速度也是慢了下来,有人前方开道,甚至还有官兵帮忙,送亲迎亲双方都是汗流浃背,总算是赶上了进门时辰。

来到夕府门前,小乙弯下身子,听人指挥,顺利进了屋来,这百十来步也是走得异常艰辛。

小乙正等候指示,一只手伸进他衣袖,紧紧握住了他手,又有人在他耳旁小声说来,

“哥哥是我!先陪我演完这场戏好么!”

小乙心知不能回话,只轻轻捏了捏他手,以示明白他意。紧接着二人各种结婚礼仪过了一遍,他和夕雨虽然交情不多,但为了他,他也愿意下跪给他的长辈叩头。小乙只觉一切都慢了下来,走一步都要花上好长时间,真是恨不得马上找个房间躲起,再也不要出来。

终于结束了,小乙被人带到新房,夕雨陪在身边,在他耳旁轻轻说道,

“哥哥你在这里待会儿,我先出去应酬,晚些时候再过来!桌上有好吃的,你饿了就取了来吃!”

小乙看房中还有他人,轻轻点头,夕雨这才带了人出门去了。

小乙把盖头扯下,扔到地上,自己瘫倒在床上,愣愣看着那精心打扮过的新床。床上有些淡淡香味,小乙也曾见过这黄花梨木,可用这极品的木料做床,即便是那大理皇帝家,也是没有的。小乙坐起身来,看这屋内情形,初见觉得只是普通男子卧房,只是多置办了些喜庆物饰。再看却又十分惊人,大到婚床酒桌,小到帘钩梳篦,无一不是用那最名贵的材料制成,小乙也是见过世面的,却仍被震惊得无以复加。再往细看,就连那屎盆盖子的纹路也都精致无比。他想,这夕家果然是家财万贯,这屋内,仅这小小杯碗也是价值不菲,一齐算来又如何能够估量。可夕家每代就只单传,人丁不旺,又如何能够长久延续呢!所以这人世间,也不是人人都能尽享如意。

这屋外不时有人走动,却是没人胆敢进来,小乙闲得无聊,倒上酒来自己喝过。这刚一入口,心中火热起来,这酒似曾相识,却是与记忆之中略有不同。小乙只觉这酒带些竹香,温润至极,一口酒入到喉中,便如水珠一般,极轻极柔的滑落进胃中,那微弱热气慢慢扩散,暖了整个胃来。小乙心想,之前喝过的那竹叶青与之相比,虽是不同路数,也确实要稍逊一筹,虽都与竹相关,只怕酿制之法、所用竹水都是大为不同。

小乙慢慢喝着酒水,时间却是过得极快。看那外边情形,已然掌上了灯来。小乙还欲倒酒,那壶内却已见底,让他十分扫兴。正不知如何消遣,门外有了动静,

“今晚不用你们服侍,快些下去吧!”

原来是夕雨回来了,他支开外人,进了门来。小乙躲在床后,看他一手持杯一手拿壶,摇摇晃晃走了进来。小乙赶紧上前将他扶住,又把门给带上。小乙将夕雨扶到独凳坐下,他很是开心,看小乙杯里空着,赶忙倒上,

“哥哥,我要跟你喝上几杯!”

小乙怕他倒下,一手轻轻扶住他后背,

“你喝太多了,来日方长,咱们明儿个再喝吧!”

说完他便要扶夕雨上床,夕雨一把握住他手,又道,

“不不,现在要喝,一定要喝!”

小乙手心被他攥得生疼,也不好强求,他坐下来,夕雨凑到近前,笑道,

“谢谢你,哥哥!”

他一口喝完,又倒上一杯,小乙想着快些喝完,扶他休息,也跟着饮尽。怎知夕雨又要给满上,只是手不听使唤,酒水晃得到处都是。小乙把酒拿了过来,替他斟满。夕雨端起酒杯,笑道,

“哥哥,还要再谢谢你!”

小乙回他道,

“都是应该的,别这么客气,喝完给你倒水洗洗,赶紧休息才是!”

夕雨把胳膊举了起来,左右摆动,酒水洒了出来,弄到自己身上,

“不不,我要和哥哥喝上三杯!”

他把酒杯凑近嘴唇,却发现杯中无酒,于是又要去夺那酒壶。小乙背在身后,温柔道,

“那只喝三杯!咱们刚才已经喝过一杯,还有两杯!”

夕雨整个人迷迷糊糊,听完之后微微点头。小乙将他杯中倒上半杯,送到他嘴边,轻轻一抬,酒水滑入口中。夕雨早已醉了,只半张双眼看着小乙,道,

“哥哥,我喝不下了,这最后一杯,咱们待会再喝!”

小乙本想让他赶紧喝完休息,又听夕雨说来,

“哥哥,你跟我说说话好么!”

小乙不好违他意,只道,

“说一会就乖乖睡觉哦!”

夕雨嘴唇微动,那一对巨大红烛在他眼中映出两点火光,

“哥哥,我好羡慕你哦!”

小乙放松下来,也看向那红烛,

“一路奔波,总是很辛苦的,一不小心,便把命也一齐搭了进去。”

夕雨用酒杯拨弄那烛火,又道,

“可是能选择自己的命运,也是很好了呀!”

小乙心知他是说自己,没有办法把握自己的命运,夕雨继续说话,

“哥哥,我从生下来开始,就被人规划好了人生。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没有能力去改变这一切。我好希望只是生在普通人家,那样我可以和要好的伙伴一起四处玩耍,可以在父母面前撒娇,可以去集市上置办家用,可以农忙之后在勾栏瓦舍听上一整天的故事。”

小乙知他心中苦闷,可这大富之家,也不似寻常人家那般,需要为生计而辛苦劳作,时时吃不饱穿不暖,那种艰辛也不是人人都能忍受。小乙正欲说来,夕雨又开了口,

“哥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是想说我们夕家要什么有什么,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那些穷苦人家的辛苦,我们体会不得。嗯,是啊!可是我不怕辛苦啊,我就想要普通的生活,若是可以,我愿意放弃我所有的一切,去换这一份自由。我现在就像是一只关在金笼子里的鸟儿,怎么飞也飞不出去,主人再宠,也是欢乐不起来。”

夕雨醉酒后话很多,小乙便只做一个倾听者了。

“哥哥,你知道我长这么大,哪一天最开心么!”

夕雨用手把头托了起来,笑道,

“就是那晚,跟哥哥一起看月亮,然后一起看人家拜火神!哈哈,我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玩的经历!”

夕雨脸色一变,忧郁起来,

“我每月能有一次外出机会,可是一到外边,便有好多人跟在身边,做什么都不自在。每次都只是在这城中转悠半日便回,偶尔让坐坐船,也完全没有自己抉择的机会。与你相遇那次,也就是最后的一次了!若是完了婚,也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我可能都会认不出自己来。”

夕雨忽然大喜,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怎知遇到了葱头前辈和你!我就说你们是我命中贵人,果然不假!不和那人成婚,便有回转余地了!哈哈哈!哥哥,哥哥,你带我走吧!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小乙看着他不停眨眼,道,

“你真愿意放弃这一切!难道就不要爹娘,不要弟弟了?”

夕雨神色黯然,摇摇头道,

“有没有我,也都一样的,都一样的!”

小乙不太明白他的话,思虑良久,夕雨轻轻喊他道,

“哥哥,我只想做回自己,你能不能帮帮我!”

小乙终于还是点下头来,夕雨兴奋的跳起,他左手上扬,右手甩在身后,慢悠悠转了一圈,然后笑道,

“哥哥,哥哥!我好想跳舞,你和我一起跳吧!”

小乙只会些拳脚,哪里会跳,屁股依旧粘在凳子上,夕雨也不勉强他,自己跳了起来。小乙看他迷迷糊糊,却也能控制好步伐,左右腾挪,上下流转,只怕清醒之时也不一定比现在跳得好。小乙看得愣住,夕雨身体柔软,体态轻盈,似个女子一般。他面色时而凝重时而欢喜,舞姿也随这情绪不停变换,小乙虽不懂舞蹈,却也能看出他内心的苦楚与不甘,还有那一点点喷薄而出的梦想和希望。夕雨一支舞毕,停下身形,脸上红润以极,汗水顺着双腮滴下,隐隐约约透出一丝香味,这香味极淡,却沁人心脾。

“哥哥,我跳得好不好看!”

小乙轻轻拍手,道,

“非常好看呢!你可是我见过跳舞跳得最好的男子了!”

夕雨呵呵笑了起来,轻轻拂去汗水,说道,

“哥哥,你这只怕也没见过几人跳舞吧!不过没关系,你说我跳得好,那我就是跳得好!以后呀,我要有空,就跳给哥哥看,你说好不好!”

小乙想都没想,便道,

“当然好了。”

夕雨拍着手笑道,

“那好那好!以后我要学更多的舞蹈,只跳给哥哥看!”

“为何只跳给我看呢!”

“因为只有哥哥懂我呀!还有哥哥,你是第一个看到我跳舞的人,也将是唯一的一个!”

小乙轻轻“哦”了一声,夕雨已然趴在桌上睡着。小乙上前将他抱起,只觉他十分轻巧,只与白青相当,他也没有多想,将夕雨放到床上。他拉开被子,正欲给夕雨盖上,却看夕雨睁大双眼盯着自己,

“哥哥,我还有一支舞要跳给你看哦!”

小乙放开他来,夕雨双肘支撑坐起,笑道,

“哥哥,你过去喝上两杯,待我片刻。”

小乙听他之言,来到桌旁坐下,看夕雨放下房中隔帘,也不知在里边鼓捣些什么。他倒上一杯酒来,慢慢喝上一口,只觉这酒越喝越润,难怪这么容易喝醉。

又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那烛火也只多烧了一小节,看来燃个三天不成问题。小乙心中挂欠白青童陆,也不知他们现在在做什么,若是葱头没有回去,会不会心中焦急,四处来寻自己。正自发神,帘子分开左右,里边人儿出来。

小乙一看,心道,这夕雨也不知是搞什么鬼,竟是扮上了女子装束。只见迎面这人一身淡紫色,衣裙剪裁得体,精致非常,出尘典雅却又不显老气,美的恰到好处。再看这人一手举在前方,衣袖自然垂下,遮住了上半身来。

“哥哥,我开始了哦!”

听他说话,小乙确定此人正是夕雨,若非如此,只怕会误认为是夕雨身边的丫环了。

小乙定睛看去,夕雨慢慢让那衣袖下滑,露出盘好的精美发髻,发髻之上插着一支淡紫色玫瑰金钗,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小乙知他喜好紫色,这般打扮倒也像样。衣袖继续下来,露出清秀眉眼,右眼眼角之处有一点嫣红,倒是让这眉眼更加鲜活。他眼中光华流转,只有少女般的天真与浪漫。小乙心头一振,这眉眼绝计不是夕雨,可听那人声又定是无疑,他不敢相信,只是用指尖与那酒杯较劲,只待眼前这人将那衣袖放下。

那人轻笑一声,眉眼即露喜色,可他随即一个转身,又躲了开去,小乙不禁站起身来,酒水过满,晃了出来。那人退入帘中,轻纱四处飞舞,他上下腾挪,曼妙身形展露无疑,必是一妙龄女子无误了。细纱蒙住那人一半脸来,看不清真实面容,只依稀觉察这人长得清新脱俗,似那天宫上的仙女一般。那人越舞越快,小乙的心也紧跟着他狂跳起来,他喝了这许多酒也未觉醉意,可看这舞蹈虽只片刻,却已然迷醉得不轻。

良久,那人动作慢慢放缓,轻舞旋转,慢慢靠了过来。小乙未及反应,呆呆立在当场。那人迎到近前,屈膝半蹲一下,以示舞毕。

“哥哥,月儿跳得好么!”

小乙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却仍被吓得不轻,听声音,这人不是夕雨又是何人!还有,这人自称月儿,又是为何,他一时想不通。那女子见他这般,轻轻掩嘴偷笑,

“哥哥,你先坐下,让月儿细细为你说来!”

她拉起小乙手来,又怕手心出汗让小乙不舒服,于是又用细纱擦拭干净。小乙也曾拉过他手,这般柔软细腻,确定是那夕雨无误。

“这,这是怎么回事!”

小乙结结巴巴问道,她却又把酒给倒上,

“月儿刚才说过,要跟哥哥喝上三杯,这是第三杯!”

小乙接过酒来,下意识的与她碰了一下,然后一口饮尽。

“你让我先缓上一缓!”

小乙拿过酒壶,对着壶嘴大喝几口,那壶很快见了底,小乙这才放了下来,

“好了,这下可以说了!”

那人抿了一口自己的那杯酒,轻轻抬手,慢慢将脸上丝纱拉开。只见这女子皮肤白皙细致,双眉纤细,两眼专注更是炯炯有神,鼻梁高挺,双唇微启,两颊有些腮红,那嘴角轻轻上扬,粉嫩耳垂轻轻振动。小乙不由自主咽了一口口水,心想这女子长相倒是甜美,还有一丝俏皮色,与白青那种可爱脸型倒是有些不同。

“哥哥!”

“哥哥!”

小乙一时没反应过来,那女子接连叫了两次,他才回过神来,

“哦哦,你说你说!”

女子笑笑,

“哥哥,你说月儿美么!”

小乙脱口而出,继而有些害羞道,

“美!美!”

那女子偷笑道,

“哥哥那晚也是说过月儿美的!”

小乙回忆那晚情形,心道只怕夕雨的小名便是月儿,那晚说过天上的月儿极美,她想着这天上地下的月儿都是一样的美。他掩藏不住尴尬,傻傻笑道,

“是啊,是啊!”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剑来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