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五九

五九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进来的这女子,身材窈窕,凹凸有致,一层细细黑纱包裹住身体,在这烛火光芒映照之下,那若有若无的感觉,男人看了,也都会血脉喷张,即便是小乙,见到她,也是心跳不已!小乙也能感觉得到兰翼的呼吸之声急促了起来,呵呵,当然啦,他也是男人的嘛!

那女子蒙着白色面纱,看不清是何模样,不过,就只单看她那精心修理过的眉眼,也绝对不会太难看!那女子向几人施了一礼,后又才继续往前,来到几人身前,说道,

“三位辛苦了!”

别说,声音还挺好听,语气也是十分温柔!

小乙朝她笑笑,回道,

“不辛苦,不辛苦,倒是你们这许多人来伺候我们,更是辛苦一些!”

那女子咯咯笑起,又道,

“公子说笑了,今日礼数不周,还请多多担待!”

小乙也没能想到,会是个女子过来与几人谈话,更加想不到,她的话语又是如此的温和,叫人完全无法用强硬语气与她交谈!她的大宋官话讲得不错,比起多数偏远地界的百姓来说,可是还要更好一些呢!

小乙问她,

“嗯,现在又怎么说?”

女子笑笑,那白纱亦是往外吹起,又听她轻声说来,

“我看几位都是爽快人,我呢,也就不绕弯子了……”

这话刚才讲到一半,却又被兰羽打断,又听她讲,

“肯定有阴谋,可千万别要相信她!”

小乙拉了拉兰羽,道,

“别打岔,听她说!”

兰羽一脸的不快,不过还是闭上了嘴。那女子笑笑,又才接着道来,

“三位莫怕,我这次过来,正是要接这小狗回家,当然,我自然是不会为难你们!”

兰羽急道,

“你说小将军?你想要带走小将军?不行,绝对不行!”

那女子回道,

“小将军?咦,这名儿,倒中不错!不过姑娘,这小狗可是我们家主人所饲养的,还请姑娘体谅体谅,把它还给我们!”

小乙其实早有计较,只不过从她口中讲出,仍是有些不大敢相信,单只为地条狗,便如此大动干戈,实在让人不能理解!小乙又一想,这样看来,三人该是与那叛乱没有什么关系了,多有不用因此而要了命吧!

兰羽急道,

“你说小将军是你们的,那便是你们的了?”

那女子笑笑,回她,

“姑娘说笑了,你们也只与它相处了几日吧!前几日,小……小将军贪玩,自己一个人跑走了。它对此地极不熟悉,入了山林,多有是迷了路了!后来,我们派了很多人去寻找!这昨日我还听说呢,小将军被一男一女二人带走了,我也没能想到,你们竟是带着小将军过来了,倒是省去了许多时间!”

兰羽有些接不上话,小乙这时又道,

“所以,我们一路行踪,你也都一清二楚了?!”

那女子缓缓点下头来,回道,

“当然,自你们过了拒马桥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我也都很清楚的!”

小乙心头一惊,哎哟,这可不好!要知道,二人之前可是惹到了那镇南大王的手下,后来,又是被更多的契丹武士追逐,再后来,兰羽还一把火把山给点了,若不是这大雨突至,那火会不会也要烧到此处来呢,那个所谓的重要人物,也要面临巨大威胁!这样看来,二人并不那么友好的,要出手惩治二人,也是在情理之中!小乙一直想着,是否能够用小将军来保护三人,可是,这样对小将军来说,是不是也太过不公平了!小将军的伤还挺重,若是再多耽搁,是否也会危及其性命,若是把它交给对方,是否才会得到最好的治疗呢!再看看小将军,呼吸也已十分轻微,可是虚弱得很了!想着想着,小乙真是有些犹豫了!

那女子似是看穿了小乙的心思,笑着说来,

“不用担心,我们会让最好的大夫给小将军医治,绝对不会留下病根!对于你们,我们自然也不会追究过失!嗯,不知这样的回答,你们是否满意呢?!”

三人真没想到,她竟会如此回话!三人陷入了沉默,对方又接着道来,

“兰翼,你今日立了大功,就等着接受赏赐吧!”

兰翼指着自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话也是讲不清楚了,

“我,这,我,这,这……”

那女子笑道,

“没错,待明日起来,你可就大不一样了!”

兰翼急喘不停,又道,

“这个,我,真是,怎么,不行,不行……”

小乙也不知他要说些什么,只是,既然这女子都这般说了,多半是有好事!兰翼没事的话,小乙二人,自然也不会有事了!

小乙又问一句,

“你们,果真不与我们计较?”

那女子又是咯咯笑起,回话道,

“当然,当然,公子大可放心!后厨正在给几位准备吃的,很快就能吃了,客房也早就准备好了,咱们吃完之后,便可过去歇息!”

小乙有些松动了,那女子的眼神十分真诚,说话语气也很委婉,不像是在骗人!虽然小乙还不能断定她是什么人物,但从他的言语之中,也能感受到一丝威严,或许,她正是那正主的代言之人罢了!可是,小乙仍是有些害怕,待自己把小将军交到她手上之后,她便翻脸不认人,那时可不大好办了,即便为了兰羽,他也得再斟酌斟酌!

那女子笑眼温和,很是亲切,见得三人仍有犹豫,又道一声,

“哎哟,我可差点儿忘了,你们还有几位伙伴,也已到了咱们这里,嗯,我这就叫人带他们过来!”

小乙大惊,他说的几位伙伴,又会是谁呢?难不成,童陆和老仙儿也都被他们抓着了不成?她刚才说的,让人带他们过来,似乎又不像是对那被俘之人讲的!

女子用契丹语朝外边吩咐了两句,又转头过来与小乙三人讲话,

“其中一位叫老仙儿,我也是有所耳闻的,另一位嘛,好像叫什么陆的,不知是与不是?!”

兰羽惊呆了,急忙问道,

“你,你,你们把他俩也给抓了么?!”

那女子笑着回话,

“不,不,是请过来的,他们并未犯什么事,我们也是讲理的,哪能随意抓人!”

女子又扫视了三人一次,再问一声,

“嗯,现在,可以把小将军交给我了吧!”

小乙仍在犹豫,他在未有确认童陆他们的安全之前,他是不能把小将军交到对方手上的!正想着,忽又听着外边有人喊出一句,

“小乙哥,哈哈,我们来啦,小乙哥!”

小乙一惊,哎,真是童陆的声音哟,他真的来到此处了,还有老仙儿,多半也是与他一齐的!听着童陆的喊话,似乎还挺开心,哎,这样看来,应该是没遭虐待的!小乙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那女子身后现出了两个身影,走入这屋内,呵,真是那二人,每人都是嬉皮笑脸,也不知他们在笑个什么!那女子往侧方让开,童陆则是大摇大摆的进来,老仙儿跟在后头,嘴角扬起老高!

女子笑看着二人来到小乙三人身边,这才又开口说道,

“怎样,小将军,可以给我了吧?!”

小乙又从头到尾观瞧二人,果真十分自在,他又转头看向兰羽,这般与她讲道,

“小将军需要接受治疗,所以,还是把它交给他们吧!”

兰羽一愣,兰翼却是先开了口,道,

“好的妹夫,快把小将军交给她吧!”

小乙郑重点下头来,上前两步,把小将军放到了那女子的手中!女子抱狗也是在行,看来平日也没少抱的,这般看来,多有是如她所讲的了!女子抱住了小将军,轻轻摆动身子,小将军呜呜叫喊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见着那女子之后,又是一声,而后放松下来,慢慢闭上了眼睛!小乙看得清楚,小将军是认得她的,所以,她的话,不会有假的了!当然,那一声妹夫,也是让童陆和老仙儿惊掉了下巴,二人自是想要了解个清楚,不过,这可不是说这的时候,小乙朝二人挤了挤眼睛,示意接下来再来解释!

那女子朝几人笑笑,又道,

“多谢了,吃的喝的很快送来,小将军,我可抱下去了哟!”

小乙点点头,回她,

“好好对它!”

女子回道,

“这个当然,几位留步,我这就去了!”

女子抱着小将军,向几人又施一礼,这才转身,出了门去!她这一走,外边的几十号人,也挨个退开了去,哎,还真是不对几人防备呢!至少,不在明里表现出来,小乙也真的没那么紧张了!转头过来,小乙一把揪住了童陆,把他按到了长凳之上,小声问来,

“我说,你们两个,怎么会跑这儿来了?!”

童陆笑呵呵拍着小乙的胳膊,回道,

“哎,小乙哥,你这话可是不对啊,你们都能来,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

小乙回他,

“别废话,说说看,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童陆让小乙把手放开,这才抬起一腿,搭在另一长凳之上,而后方才回他,

“呵,还不是你们干的好事!你想啊,你们惹了这么大乱子,我们又怎么可能逃得了呢!很快,就被镇南大王的手下抓了!还好咱们老仙儿有些门路,要不啊,我和他可就要遭罪了!镇南大王一路北上,到了此处关卡,我们呢,跟在后头,也被带了过来!本想着,无论如何,都会遭罪,谁曾想,却又是好吃好喝管着,我可真是搞不懂了!哎,对了,就是刚才那位女子,她把实情告诉了我们,说是她们丢了一条狗,被小乙哥你们给救了,那狗啊,可是她主子的心头肉,可是丢不得的呢!我们也没想到,竟是沾了一条狗的光,呵,又朝谁说理去呢?!不过啊,一直没能见着你们过来,我们俩还是很担心的,要是不来,我们肯定走不了,要是那狗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俩的脑袋,应该也是留不住了!所以啊,一直盼,一直盼,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怎不叫人激动!”

小乙轻出一口气,慢慢坐了下来,又问,

“她真是这么说的,我们,救了那狗?!”

童陆和老仙儿皆是点头,这次却是由老仙儿来回话,

“没错,她就这般说的!至于真实发生了什么事,那就得问你们了!”

小乙无奈笑笑,回道,

“这个嘛,可是一言难尽了!”

兰羽突然插话进来,道,

“这有什么一言难尽,很容易讲得清楚嘛!”

兰羽倒是一点儿也不留,把她所知之事,一股脑全都讲了出来,听得那童陆、老仙儿还有兰翼一愣一愣!这,这,他们都晓得这大山烧了山,可谁能想到,点头之人,却是兰羽!呵,还说什么二人救了这小将军,没有把它害死就算不错了!不过,既是对方认定之事,小乙自然也不会去反驳!

兰羽刚才讲完,外边就来了人,紧接着,便听人开口问话,

“几位,酒肉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是否可以送进来了呢?!”

呵,还挺有礼数,真就把几人当作贵宾看待了,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小乙还未开口,童陆却是大声喊出话来,

“多谢了,请进,请进!”

外边可是有不少人,每人都端了吃的,只是一趟,便把东西全都给带了进来!小乙一看,真是应有尽有,可不比那富庶的江南之地差哟,在这地方,也能吃着这些,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呵,还有炭火呢,是怕这夜里太冷,让几人着凉不成,呵,想得还挺周道!所有东西都上完之后,又一人代表发言,

“几位慢用,我就站在门外候着,若有需要,随时吩咐!”

这次,可是兰羽回了话,

“不用在外边伺候啦,嗯,这酒可太少了,再多拿一些来,你也回去歇着吧!”

对方可是拿了十大坛酒过来,这还不够,对方实在不敢相信!兰羽见对方有些犹豫,又道一声,

“怎么,这么大的地方,可是连酒都没了?不行,我掏钱买还不行么?!”

那人咧开嘴开,笑笑,又道,

“好,好,我这就再去拿洒过来!”

讲完这话,他又是一礼,转身出去了!

小乙与童陆老仙儿是知道兰羽的酒量的,并不觉得十分意外,可兰翼却是不晓得,忙问兰羽,

“小羽,你,你要这么多酒做什么呀!”

兰羽起身,抱起了一坛酒,笑着回他,

“我与大哥分别了十年,今日自是要好好吃些的!”

兰翼咽了一口唾沫,回道,

“这个,意思意思就行了,也别吃太多!”

童陆和老仙儿都很好奇,这二人为何又会是兄妹,而且,还分别了十年,这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啊!小乙简单与他们解释一翻,那兰羽可已经把几人的酒都给倒满了!

“来,管不了那许多,咱们吃酒,吃酒!”

小乙无奈笑笑,不过,还是把酒给端了起来,一口下肚,肚子里边咕咕直叫,可又饿得慌了!小乙再受不住,狼吞虎咽大吃了起来!他知道,这样的好事,可不是天天有,对方也没什么必要在这酒菜之中下药,所以,就放心大胆的吃了!兰羽见此,也是不住把东西往自己嘴里边塞,是啊,这一连两日辛苦,又是没吃什么东西,自然是饿得很了!二人吃得起劲,其余三人却只随意用用,笑看着二人!兰羽一连吃下好些,方才又想起了酒,于是又来倒酒,与每个人都各干了一碗,实在够豪气的!

兰翼与兰羽又吃下一碗,他也是有些紧张了,忙问,

“小羽,你吃这么多酒,不会醉么?!你,你还是少吃一点才好啊!”

童陆笑着回他,

“兰翼大哥,这个你就别要担心啦,她呀,千杯不醉,咱们所有人都醉死过去,她也不会有一点儿醉意!”

兰翼瞪大了双眼,可是不敢相信,又问,

“小羽,这是真的么?!”

兰羽大笑起来,回他道,

“当然是真的啦,大哥,我的酒量,那可是深不见底的哟!”

兰羽很开心,又与兰翼连吃三碗,兰翼这么大块头,竟是有些招架不住!兰羽乐个不行,吃完那酒,把碗轻轻放下,又欲说话,可是,话音未出,她却是转而大打了一个哈切,而后慢慢闭上了眼,趴到了桌面之上,就此睡着过去!

兰翼有些担心,立时起身去扶,却被童陆唤住,

“兰翼大哥,没事的,她呀,一到晚上便犯困,今日若不是因为见到你,那可早就睡过去了!不用担心,天亮之后,自然会醒来的!”

兰翼咽了一口唾沫,又问,

“我这小妹,真是千杯不醉不成?!”

童陆直点头,回道,

“这是当然,我还能骗你不成?!”

兰翼把自己的衣裳脱了下来,搭在了兰羽的背上,再加上这两边摆放着两盆炭火,应该是不会觉得冷了!

兰翼又道,

“我真是,真是有些不大敢相信的!”

童陆指着身边的老仙儿,笑着回他,

“你若不信,大可问问他,他最是清楚,被你家小妹喝得不省人事,还因此坏了大事呢!”

老仙儿本是笑着,听着童陆的话,也是立时收住了笑意,他咽了一口唾沫,又才回了话,道,

“说到这个,我,我还真是有些担心了!”

兰翼不知他在说些什么,只是不住眨眼看着老仙儿!

童陆自是心知肚明,他把那罗萨给若恼了,所以什么好事都没弄到!童陆笑笑,又问他道,

“老仙儿,你这又是怎么了嘛,好像不大开心的哟?!”

老仙儿闷闷不乐,端起酒来一口吃完那碗,而后方才回来,

“什么事都没能办成,我当然不高兴啦!”

童陆装作什么都不知晓,又问,

“嗯,又是什么事,让咱们的老仙儿如此烦恼呢?!”

老仙儿皱起眉头,又道一句,

“还不是因为一个人么,真是让人头疼,头疼啊!”

童陆又问,

“一个人?嗯,又是个什么厉害的人物呢?”

老仙儿很不开心,又是吃了两碗酒,这时有些微醉了,方才又听他道来,

“也不是什么厉害人物,只不过,他身上有些重要的东西罢了!”

兰翼听得一愣一愣,老仙儿见着,又是要与他一齐吃,小乙也没能想到,这兰翼的酒量,竟然不如老仙儿!按理来说,这人身子结实,也是可以多吃一些的,老仙儿的体格与兰翼相比,可是差了太多太多,谁曾想,这酒量反倒是比兰翼更大呢!小乙又回想起来,第一次见着兰翼时,他可是醉倒在了雨中,哎,这酒量,看来真是不怎么样的哟!兰翼和兰羽一样,趴在桌上睡着了,这屋内,也就只剩下小乙三人还算清醒着了!

老仙儿把兰翼吃醉了,很是得意,指着兰翼,大笑不止,

“你看这家伙,白长这么大块头了,真是没用,没用!”

童陆却仍是很想知道,老仙儿对罗萨之事,又有怎样看法,于是又接着问道,

“老仙儿,咱们已经这么熟了,说说嘛,那晚到底是错过了什么,叫你大发雷霆呢?!”

老仙儿稀松着双眼,缓缓摆动起头来,回他道,

“不可说,不可说啊!”

他仍是不愿讲,嘴巴倒是紧得很呢!童陆又道,

“呵,还是不把我们当朋友不是!”

老仙儿有些醉了,打出一个酒嗝之后,又是缓和了一些,又听他回道,

“不是这么讲,不是这么讲的,那事嘛,关系重大,知是不好与人讲的!不知道,当然是最好的啦!”

童陆仍是不肯放弃,他想,可得与他说些关于罗萨相关的事情,才会叫他吐出口来,于是,又问一句,

“那晚去寻你的,可是个小个子男人,长相还有些猥琐呢?!”

老仙儿听得这话,酒也是醒了多半,忙着问来,

“怎么,你们,你们见过他?!”

童陆半眯着双眼,悠悠然回道,

“嗯,那晚出来拉屎,正好见着一眼,嗯,那家伙看起来,也是普普通通的哇,为何又会让你如此重视?!”

老仙儿的牙都快要被咬出了血来,回话之时,亦是满嘴喷沫,好不恶心,又听他道来,

“那家伙,真要死了才好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