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〇

六〇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小乙实在不知他为何会讲出这样话来,连忙问道,

“嗯,这又是什么个情况呢?!”

老仙儿此时真有些醉了,他的情绪也有些激动,又是吃下一碗酒,方才回了小乙的话,

“人一死嘛,他身上的秘密,可不就不在了么!”

小乙又问,

“咦,他身上藏着的秘密,有这么重要?!”

老仙儿再讲话时,也是喷了一口酒出来,他两眼迷离,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又听他道,

“我当然知道啦,要不,又怎会到处去找他嘛!”

小乙迅速到了门口,向外查看,有几人站得老远,正在说着闲话,除此之外,可是再见不着其他人了,三人在此处说话,应该也是安全了!小乙就在门边待着,又朝童陆使了使眼色,童陆立时明白,这便由他来问了,

“我说老仙儿,到底又是什么秘密呢,还事关人之生死!”

老仙儿直摆头,连叹数声,又才回道,

“这可不是事关一人生死哦,那可是事关无数人生死的大事哟!”

小乙心道,依照那罗萨所言,这消息虽然可以让契丹人兴奋不已,可毕竟要与大宋翻脸,还是需要多加考虑的,毕竟这大宋也不是省油的灯,不是你随意给够践踏的!而且,大宋领土宽广,可是有相当的纵身,若是无法速战速决,一举而消灭,再僵持住的话,自己定是要多受损失的!是否只因这一消息出手,真是值得商榷的!

童陆又问,

“哎哟我的哥哟,到底是什么秘密嘛,你可明说哇,看把别人着急的!”

老仙儿又喷了一口酒,而后回道,

“成都,成都乱了,乱了!”

当然,小乙二人早就知道这事,也早就有了心理,不过,童陆还是故作惊奇,问了一句,

“成,成都?成都又怎么会乱了呢?我们前些年也是从那儿走来的,那时可是一切都好的呀,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童陆又给老仙儿倒上了酒,老仙儿吃下一小口,回道,

“王小波,带着一帮农民起义反抗,声援之人极多,听说,可是有十万余众!他们围攻成都,这个时候,应该也已经城破了吧!可以想象,这一仗又会死去多少无辜之人,想想,都觉痛心不已啊!”

小乙有种不祥的预感,这老仙儿,竟是知道此事,哎,那罗萨说的要与他作出交易,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说,老仙儿是把罗萨抢了他的好处,所以才想要他死么?!又想想,似乎也不对,真是奇怪了!

童陆又问,

“老仙儿,你这消息又从何处得来,是否信得过呢?!”

老仙儿回他,

“当然信得过,这事绝对是千真万确的!”

童陆直摇头,装作想不通,又问,

“哎,这又是什么时候的发生的事呢?”

老仙儿回答,

“已经很长时间了,第一次见着你们之时,我便知晓了!”

小乙大惊,什么,老仙儿早就知道此事了,可那罗萨却说,要用这消息与老仙儿做生意,这可说不通啊,他二人之中,一定是有人在说谎!

童陆口中念叨,

“第一次见着我们,哦,那可都有半个月了哟!”

童陆心中,应该也与小乙一样疑惑,只是,他又不好明讲出来,免得引起老仙儿的怀疑!

老仙儿又道,

“不瞒你们说,那破庙,就是我的一个联络点,那日遇上大雨,便留下来与你们说些闲话!后来觉得你们都还不错,所以,后来也与你们走了一路!”

童陆又问,

“那你得了这消息,没想用它做些什么么?!”

童陆的意思也很明确,既然这老仙儿是混迹于两国之间,把消息转卖给契丹人,应该也是极为容易的!老仙儿是聪明人,又怎会不懂这个呢!可是,他既然早就知道了这消息,又怎会还要带着大队人马去见那罗萨呢,这里边,会不会有会有什么隐情呢?!

老仙儿直摇头,回道,

“我能用它做什么,难道还能拿它卖钱不成?!”

童陆弱弱问道,

“我还以为可以把消息卖到契丹人那边去呢!”

老仙儿听着这话,也是一怔,后又回话,

“呃,这个,怕是也卖不了几个钱吧!你想啊,这消息能够传到我这,自然也会送到别的地方去。那些个契丹人,也不都是傻子嘛,消息早就满天飞,又怎么可能花钱向我这来买呢!”

小乙心中大动,真是,几人一直都未有好好想过,这消息还能传到别的地方去!这样看来,真就是那罗萨在说谎了!他说谎,目的又是什么,难道他的身上,真就藏着巨大的秘密,而不仅仅是那成都被围的消息么!小乙又想,那罗萨要找老仙儿帮忙,是不是也想靠着他的关系去见到契丹人,然后将真正的秘密告知他们呢?那个,才是他能够获得足够银钱的东西!

童陆又问,

“那,那你说的那人,身上藏着的秘密,也并非是这消息喽!”

老仙已经快要睁不开眼睛,不过,还是很快回了话,道,

“我早就晓得这消息了,当然不可能是的嘛!咦,你,好像对那家伙很有兴趣的嘛!”

童陆笑笑,回他,

“我对太多的事情都感兴趣,可不止对这一件哟!”

老仙儿睁开了眼,不过还是很快又闭上了!他侧过脸,又吐了一口唾沫,又继续说来,

“那家伙找我,是要我保护他,送他到幽州去!”

童陆不住眨眼,又问,

“就这么简单?!”

老仙儿睁开了一只眼睛,回道,

“对啊,就这么简单,怎么,你以为如何?!”

童陆脸上也是冷汗直冒,这本该是老仙儿干的活,却是让自己做了,万一那那家伙真的有大阴谋,自己岂不真的做了帮凶了么!哎哟,真是,这可不真就是那好心办了坏事么!

童陆又问,

“老仙儿,到底是什么秘密,快与我们讲讲啊,你是要急死人啦!”

童陆见他几乎就已经要睡过去了,那老仙儿歪着头,已然睁不开眼了,童陆跑到他身边,扶住了他,又把他的头回正,又问一句,

“老仙儿,快啊,与我说说呀!”

老仙儿喘了几下,却是真的睡了过去了!童陆无论怎么唤他,可都唤不醒了,他气呼呼的,想要把老仙儿推到地上,可又觉不大妥当,这才又让他靠到了桌子上,这样也会要好受一些!

小乙轻叹一声,道,

“老仙儿这家伙,口严得很,咱们还得多想想办法,才能从他口中套出话来!”

童陆回道,

“是啊,哎,想要从他口中套话,实在太难了!”

小乙又朝外边看了一眼,仍是清清静静,没见有人过来!他回头又问,

“现在怎么办呢,要不要把他们几个送到屋子里边睡下!”

童陆又吃了一口酒,回道,

“不要,我之酒劲上来,可得再多吃一些才是!”

那些个契丹人拿了这许多酒过来,却只吃了一点点,到时候,不得笑话几人么!不过,这酒还是小吃为妙,更别说是在别人的地盘了!

小乙笑笑,回到了桌边坐下,与童陆吃起了酒来,又道,

“哎,我也被搞得晕头转向,真是不知怎办才好了!”

童陆皱起眉头,又道,

“是啊,我也是毫无头绪!之前怎么就没想起呢,或许是太过大意了吧,以为套出了那家伙的话,一切也都在咱们的掌握之中!谁曾想,那家伙竟然也是极善掩饰自己之人,那样的情形之下,也能演得那般逼真,可真是不简单呢!”

小乙笑笑,也道,

“是啊,当然不会简单,要不,这江湖险恶,他又如何能够混得下去呢!”

童陆又吃了一口酒,接着道,

“要是叫我再见着他,一定得给他好看,先把他一条腿给打断再说!”

小乙呵呵直乐,又是大吃一口酒,回他道,

“也说不定,真就见不着他了!”

童陆又道,

“也是啊,那家伙,没什么特殊关系,想必也是见不到那什么镇南大王的,说不定啊,都已经死在途中了!”

二人正说着,那老仙儿忽又坐了起来,可是把童陆吓得够呛,他捂着胸口,拍个不停,又道,

“我说老仙儿,你可是要吓死个人啊!”

老仙儿睁开了一只眼睛,小声问道,

“你们刚才说谁死了呢?!”

哎,这话竟是被他听了去,难道说他没有真的睡着不成?!童陆试探着回他,

“那个人,好像叫罗萨吧!”

老仙儿一听得这名儿,立时马那另一只眼睛睁大,而后直盯着童陆,又问一句,

“罗萨?你说的,可是一个小个子男人?!”

老仙儿的酒,突然醒了大半,看来,这个人对他来说可真是重要得很呢!老仙儿看看童陆,又瞧瞧小乙,急急又问,

“说话啊,是不是一个小个子男人?!”

童陆畏畏缩缩回他,

“应该,应该是吧!”

老仙儿急道,

“什么叫应该是吧?!”

童陆回他,

“这,这都是你说的啊,我哪里知道!”

老仙儿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用手指着自己的头,又问,

“我?你,你,你说是我讲的?!”

童陆回他,

“可不就是你么,要不,我们又怎么可能知道的嘛!”

老仙儿欲哭无泪,面部表情真是难看至极,良久,方才又听他说来,

“哎,也罢,也罢,反正都成这个样子了,也就无所谓了!”

童陆问他,

“这罗萨,到底又是什么人呢,能与我们讲讲么?!”

老仙儿又吃了一口酒,不过,这个时候,却似乎越吃越是清醒了!小乙看他有些松动,或许是要说与那罗萨相关之事,他又去到了门边守着,防备着有人要听!

老仙儿长叹一声,这才道来,

“罗萨,他本来不叫罗萨,单名一个八,可能也是家中排行老八的缘故吧!他小时十分悲惨,个头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缘故,一直没能大长,成年之后,仍是只有那点个头!我认识他的时候,他与人跑腿做活,倒是勤快得很,不过,我知道,他可不是那么简单,我曾见过有人因为少给了他工钱,他一把火将对方的粮仓给点了!当然,官府没能抓着他,我呢,自然也是没有开口!后来,与他熟悉之后,偶尔也会有些交流,他呢,也能从我这里赚些钱财,贴补一下!”

老仙儿缓了缓,童陆却又开口,说道,

“哎,你说的这些,可是与这后来之事,没什么关系的哟!”

老仙儿回道,

“呃,急什么,我也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一些他的情况嘛!嗯,这后来,他也会偶尔出趟远门,回来的时候,还不忘给我带些当地特产,有时只有几块红薯,我呢,虽然不稀奇,但也觉得这家伙有心,以后必会有所成就!后来,突然有一天,他不见了!本来,他这样的小角色,我是一点儿不在乎的,可是,不知为何,心里却总会想起他来!后来,我多番打听,听说他一路西行,或许是死在了路上了吧!我替他惋惜,但是,却也没有到作心的地步!毕竟这样的人,死在路上,十分正常,我也是见怪不怪了!”

老仙儿又端起酒来,吃了一口,又接着道来,

“在遇到你们的第三日,我收到了罗萨的消息,他说想要我帮他去往幽州,还说,要到泰山山脚下的客栈之中与我相见!我心想,这根本不算个事儿啊,你大可直接来找我,干嘛费那么大劲到那去呢!后来我也想过,这家伙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难处,才会去到那边相见!由于时日尚早,我便慢慢走着,心想在约定的时日赶到便是!可让我没能想到的是,就是这一次,让我了解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小乙和童陆都听得极为认真,童陆的脖子伸得老长,几乎就在贴到那老仙儿的胸口了!老仙儿深吸一口气,又才接着道来,

“成都被围的消息,我早就知道,可是,我不知道的是,这农民叛乱,竟然,竟然也与他人有所牵连!”

童陆听得此话,差点儿没从凳子之上翻落下来!他赶紧稳住身子,而后问道,

“你的意思是,这王小波叛乱,并非只是单纯的农民起义,而是,而是有人在后这煽风点火,精心策划!”

老仙儿认真点下头来,回道,

“当然啦,要不,一个区区普通百姓,又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号召力,能够让这十余万民为其拼命呢?!要说这大宋确实对农民不是太好,但也不至于让他们连饭都吃不上吧,能够这般挺而走险,多有是被蛊惑的!”

童陆又问,

“那你消息如此灵通,可知这后边又有谁在谋划呢?!”

老仙儿直摆头,回道,

“这里距离成都,那可是数千里之遥啊,具体背后之人又会是谁,我又如何能够猜得到呢!而且,背后的人,可是那高手中的高手,咱们这些小人物,又怎么可能看得穿呢!不过,有一个惊人的发现,让我倍感恐惧!”

童陆急急问来,

“什么,又是什么呢?!”

童陆总是着急,他要不问的话,这老仙儿或许都已经说出来了。他这一下,也是打乱了老仙儿的节奏,老仙儿不得不再吃一口酒,方才能够继续说下去,

“拜火教,你们可有听说过拜火教?!这个,这个成都大叛乱之中,也是出现了拜火教的身影,而且,人数还不少呢!我曾经以为,这拜火教是被朝廷迫害,方才成为了邪教,可这般看来,或许称之为邪教,还是有些道理的!”

小乙和童陆自是与拜火教接触过,只是,那时一息尚存的拜火教众,全都撤走了,后来八百里洞庭之中,也只是见得拜火教的祭坛之类,他们去到了何处,二人自然也是不知晓的!听得老仙儿的回话,二人也都十分震惊,拜火教难道真就是成都叛乱的始作俑者么?!

童陆又问,

“真,真的是那拜火教?!”

老仙儿回道,

“或许,真就是他们吧!要不,那蛊惑能量,又怎会如此之强!总得先立起一个神来,这样才能召唤众人之力!”

小乙二人皆是沉默,若真是这样,那拜火教犯下的罪恶,可真是太大了!这一场叛乱,也不知会死多少人,百姓们的性命,难道都不是命了么?!他们不在乎,因为他们只为自己的私利,或许,这里边还有更多不可告人的阴谋在等着呢!

小乙忽又想到唐门,于是问出口来,

“老仙儿,你可知道唐门如何了?!”

老仙儿回道,

“唐门乃是巴蜀第一门派,我自然是知晓的!不过,这一次动乱,并未影响到任何人,唐家老太主持唐门事务,头脑可是清楚得很呢!他们应该也早就听到了叛乱之事,所以提前召回了蜀中各处的唐门弟子!他们并未靠近任何一方,只是作为中立人士,冷眼旁观!他们也知道,这双方都有自己的立场,也并不能判断到底谁对谁错,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龟缩起来,任你们斗上天际,也不关我事!”

童陆咬住了牙,回道,

“唐家老太,真是个狠人!当然,也就只有这样,才能保全唐门!”

老仙儿也是不住点头,回道,

“没错,没错!江湖人士,听闻此事,虽然多有在骂,但他们心底也知道,这才是唐门最好的选择!”

童陆又问,

“老仙儿,你说,这一次叛乱,最终结局,又会是怎样?!”

老仙儿直摆头,回道,

“这个,我可不知,或许,要看看各方的态度吧,特别,特别是契丹人的!”

童陆重重点下头来,回道,

“没错,契丹人实力太强,若是他借此时机,直取东京,没准那皇帝老儿的龙袍都得被人扒了!”

老仙儿又道,

“是啊,或许,还不仅如此呢!”

童陆咽了一口唾沫,又问一句,

“不仅如此?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势力会卷入进来?!”

老仙儿苦笑一声,回答道,

“要不,我又怎么会费了这么大劲来找罗萨呢!”

刚才讲话,可是把罗萨给忘了,老仙儿这时再次提起他来,呵呵,这里边果然有他的事,好,好,也总算是把他们联系起来了!

童陆此时倒很平静,缓缓抬头看着老仙儿,问道,

“嗯,他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仙儿这次可是一口吃下一大碗,那拳头砸在了桌上,脸上也是胀得通红,而后,又才听他讲道,

“这家伙,为了钱,什么都干,这一次,便是带来了各方的密函,他们,他们可是要结盟一处,将这大宋天下瓜分个干净!”

童陆听得此话,身子不稳,从那长凳之上跌坐下来!他这时想要爬起,却已经爬不起来了!老仙儿的话,没人打断,这次说得很是顺畅,

“他的身上,藏有这大宋周边诸国密约,大理、南黎、吐蕃、六谷、党项、回鹘,哪个不是虎视眈眈,更别说早就露出了獠牙的契丹人了!拒我所知,这罗萨一行人便是使者,他们可是走过了千山万水,目的当然也很明确,就是要把所有能够集结的力量全都合到一处,而后,他们一齐举事,灭了这大宋!”

小乙听到此处,双腿也有些软了,并不是被吓着,而是,他还不能把这与罗萨联系到一处!他又想,难怪那罗萨会如此的小心,要来找老仙儿帮忙了,不过,令他没能想到的是,老仙儿在去见他之前,得知这事,老仙儿无论如何,也是个宋人,要他放任不管,他可是做不到的!再说了,这两国之间对峙的局面一旦破了,他也就不可能再像今日这样,各处都能混得风声水起了!

小乙二人未有说话,老仙儿的情绪,也是有些低落下来,话音也是降了下来!又听他道,

“罗萨身上的这些秘密,或许,真会危及到千千万万的百姓,这一点,我应该也没说错吧!”

小乙长长出了一口气,回道,

“希望不要发生的才好!”

童陆也道,

“他被挂到竿子上,也不知死了没啊!”

老仙儿泪流不止,听得这话,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反问一句,

“哎,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又是谁被挂在竿子上呢?”。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剑来逆天邪神完美世界夜的命名术天启预报伏天氏大王饶命武炼巅峰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