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十二 听天由命悲苦自知,夕尊上坐不怒自威

十二 听天由命悲苦自知,夕尊上坐不怒自威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嘻嘻,哥哥,月儿这里还有酒呢!你等我取来,我再慢慢说于你听!”

夕雨跑进屋内,翻腾一阵,这才抱着一坛酒出来,向小乙不停眨眼,说道,

“哥哥,这是月儿珍藏的好酒,你可得好好品尝品尝,这可是陈酿,仅此一坛了哟!”

小乙心头火热,正想喝酒,他马上接了过来,打开一闻,只觉这酒带着翠竹鲜味,却比之前几壶香味更浓郁一些,他喝下一口,竹香伴着酒意一阵阵袭来,之后又是连绵不绝,那滋味真是妙不可言。小乙心想,这两种酒虽是同源,但应该不是出自一人之手。他回转过心神,无心再想这酒,只是低头看着夕雨。夕雨乖巧站在一旁,笑道,

“哥哥慢点喝,咱们还有好些话要说呢!”

夕雨拉着他坐下,甜甜说道,

“哥哥,咱们从哪里说起才是呢!”

小乙指了指她身子,她呵呵笑出声来,

“你直到刚才才看出我是女子吧!嘿嘿,师傅的手段可真是厉害!装扮了这么多年,就只葱头前辈认出我来!你呀,是第二个哟!”

“你师傅?”

小乙问道。又听夕雨说来,

“我师傅可是绝世高人,这一手易容本领冠绝天下,只因性格上有些小小缺陷,与同门不合,于是离家出走。来到雅州,父亲不住挽留,他一人自在,加之最是喜欢这玉竹酒,于是就一直待了下来。他也是从小看我长大的,是我最亲的人!”

夕雨吐了吐舌头,又道,

“看我都说偏了,不过这也和师傅有关的!咱们继续说这女扮男装之事!我和弟弟一齐出生,父亲求一位云游仙人算过,若是让弟弟接手这夕家产业,他定会把这家业败光。父亲对其深信不疑,于是把所有的寄托放到我的身上。可我是个女子,父亲思想老旧,认为也不能继承,他思虑良久,又与师傅秘密商议,这才定下这女扮男装之计。哎,其他人男扮女装都是偶尔为之,而我呢,则是从生下来,就一直这般打扮。哥哥你看我这房间,也是正常的男子装饰,我心头有苦,却是找不到人倾诉!除了师傅和爹爹之外,都长这么大了,也只有你真正见到了月儿真容。我只能在这独院无人之时,取出镜来,看看自己是何模样。”

小乙点点头道,

“你爹想把家业传于你,因而让你女扮男装,骗过所有的人!那为何还是让你娶亲,这不又把你给暴露了么!”

夕雨叹了口气,继续喝她那一杯酒水,

“爹爹说等我娶了亲,就让我恢复女儿身,他的心思,我终于明白了!”

小乙聚精会神听她说来,夕雨笑笑,

“哥哥你放松一些才是!葱头前辈昨夜进府见过我的,他早认出我是个女子,前来问我缘由,我觉得他心无城府,又极有本事,他虽不爱说话,却真的很可爱。他说想去看看对方什么样子,若是不好,就把他丢到青衣江中喂鱼,我也没劝他,心想他若是去了也能早些过来告知于我,免得我一直被蒙在鼓里。他在你进门前就知会于我了,听葱头前辈说你替了那人,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刚才进屋之前,我和他又见过一次。”

夕雨停了下来,眯起眼看着小乙,小乙刚要问那葱头,夕雨又开了口,

“哥哥你可知那人什么模样?”

小乙老实摇摇头,说道,

“他抹了太多粉,根本看不清真实样子!”

又听夕雨说来,

“就是你之前看到的我的模样呀!”

小乙又是一惊,好像回过味来,夕雨接着说道,

“我真是对师傅佩服的五体投地!细细想来,我和他的婚事在很小的时候便定下了。师傅常为我检查容貌,不时修补,应该都是按照他的样子来调整的。等我们成婚之后,他便成了我,而我也真的可以恢复女儿身了!哈哈,爹爹的也真够狡猾的!到时候接下这夕家家业,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爹爹不让我出门,可能也是怕我被人识破,坏了他的好事。再有,爹爹把我当男孩养,那边则是反了过来,把他当女儿养。这样想来,一切也都能够说通了!只是爹爹忘了一点,对方又是何种人物,人品怎样,能力如何,他难道也不考察考察?后来听葱头前辈说,这人特别能装,表面一套做的完美至极,内心奸恶却是无人能及,只怕也是因此骗过了爹爹。哼,想要算计我夕家,做梦去吧!”

小乙听完,也总算理清了头绪,他长舒一口气来,

“原来是这样!不过夕雨……”

“哥哥,我也不叫这名,这只是父亲让我在做男人时用的名字!嘿嘿,我原名叫夕月,是娘给我取的名字!你以后就叫我月儿呀!”

“夕雨,夕月,这夕月还真是要好听一些!”

“那是自然啊!”

“不过月儿,”

小乙初次这般叫她,倒是有些不太习惯,

“月儿,你这丈夫不在了,而你又恢复了容貌,那接下来怎么办才好,我可扮不成那人哦!”

夕月一想也是,这活生生少了一个,又突然冒出一女子出来,的确不太好解释,这夕家又如何面对那悠悠之口。

“哎呀,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跟爹爹摊牌!反正我也不想再恢复男儿身了,也不想再在家中待着。哥哥你就带我走,咱们走遍天涯海角,再也不回来了!”

小乙不知该如何拒绝,她一口一个“哥哥”,把他心都给叫酥了,只憋出几个字来,

“这样真的好么?”

夕月轻笑出声,把那杯中酒一口饮尽,

“哥哥,今日咱们已经祭过天地,拜过父母了!也就是说,我俩已经是真正的夫妻啦!只不过呀,白日里我是新郎你是新娘,这夜里颠倒过来,变成你是新郎我是新娘!哈哈,你可不能将我抛弃哟!咱们刚才已经喝了三杯酒,礼数都已经完成了!”

小乙噌的站起,忙道,

“不是不是,今日我只是帮忙,作不得,作不得真的!”

夕月有些惆怅,却仍旧轻轻笑着,

“哥哥,你真的不喜欢月儿么?”

小乙慌忙摆手,道,

“不是不是,不是不喜欢,呀,不是,哎,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

小乙一时嘴拙,乱说一通,倒是把夕月给逗乐了。

“那我就默认你喜欢月儿了哟!”

“我喜欢月儿,但又不是那种喜欢!月儿,你……”

夕月睁大了双眼,盯着小乙,小乙停下说话,夕月抿嘴一笑,说道,

“哥哥,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带酒窝的小姑娘,嗯,我见过她一次,也很喜欢的。但是,哥哥,你也可以喜欢我的呀!”

小乙真不知如何回话,

“我,我,你,你……哎呀!我……”

夕月捂嘴笑了起来,

“哥哥,你怎么还语无伦次了呢!我逗你玩呢!你若是那见一个爱一个的,我又怎会喜欢上你!”

小乙听完,这才放下心来,

“月儿,你可把我吓坏了!”

夕月一把抱住他胳膊,又道,

“嗯,你只当是帮我忙,我呢,可是当真了哟!呵呵,你是我已过门的媳妇,这一辈子都是!”

小乙想要挣脱她手,那胳膊却被她越攥越紧,他怕把她弄疼,也只好放弃,

“月儿,你,你……”

夕月甜甜一笑,道,

“哥哥,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好么,至于其他,我也就不再勉强于你了!”

小乙点点头,听她说来,

“陪我一晚,待到明日天亮,你若要走,我绝不拦你!”

小乙心想,这时辰已经不早,再待上一会料想也没甚大事,只当陪她说话解闷了。他微笑点头道,

“好!”

夕月已然累极,她被小乙扶到椅子上,很快闭上了眼。小乙听她呼吸平稳顺畅,已是睡熟。他抱起夕月,放到床上,欲脱开手来,可夕月睡梦之中仍旧抱着他右臂,死活不放,小乙就这般坐在床边,将右臂抬到让她最舒服的高度,直到天明。

夕月睡得香甜,小乙看她梦中嘟嘴,模样很是俏皮,即便已然天明,还是没想叫她起来。待她醒过来后,已然过了辰时。夕月睁开眼来,看那窗外已然大亮,惊叫起来,

“哎呀不好!哥哥你怎么还没走,这大白天的,你怎么出去呢!”

小乙笑笑,

“喏,你这样,我怎么好走!”

夕月看看自己双手还抱着小乙,上牙轻咬下唇,抱歉道,

“哥哥,都是月儿不好,你先在房里待会,我去去就来!”

小乙一把将她拉住,道,

“你现在这个模样,还有人识得你么!”

月儿这才想起,昨日那人已然不在,这么冒然出去,真是不容易解释清楚。她在房里走来走去,不知如何是好。

“月儿你先别急,不如将你师傅找来,暂时先恢复之前的男装,待到一切安排好,再变回女儿身?”

夕月差点哭出声来,道,

“昨日他们都觉没有意外,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师傅便放开手脚,喝得大醉当场,今日能否醒来都做不得准!而我,我,我也再不想穿那男装了!哥哥,你不知道这里绷得好痛好痛!”

小乙看她所指地方,那双峰激凸起来,他马上又移开眼去,心想,这少女要扮男子,仅是压抑住这胸前部位,已然要吃上不少苦头,更何况她每次走出房门还要贴面皮,浇发蜡,穿高鞋,就连声音也要刻意改变,其中辛苦可想而知。更难能可贵的是,即便如此,她仍旧热情开朗,对那未来充满着期盼。小乙对她,原本只是心生怜悯,现如今更多的却是钦佩与欣赏。夕月要他带她走,他倒真是有些摇摆不定了!

“怎的还没起床!真是懒到家了!”

“回老爷,昨天大喜的日子,公子和夫人兴致正好,还跳舞来着,应是太累,所以没能早起。”

“哼!你们先下去吧!”

小乙夕月听得真切,正是这夕家老爷来了,

“快些开门!开门!”

屋门被砸得咚咚直响,夕月干脆躲到了小乙身后,小声急道,

“哥哥,怎么办!怎么办!都怪月儿贪睡,连累了哥哥!”

小乙按住她肩头,道,

“迟早也要面对的,不如现在就说个清楚。”

夕月看着小乙坚毅眼神,用力把头点了一下。小乙上去开门,门两边打开,门口正中立有一人,四十上下年纪,穿着虽是朴素,却是从头到脚无不透露着干练。小乙看他国字脸型,五官分明,虽然只是普通样貌,可若是与他四眼对视,马上就能感受他那不凡气度,还有一种超然的压迫感。

“夕老爷好!”

那夕老爷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身体巍然不动,不带一丝情绪回道,

“嗯。都起来了?”

小乙尴尬着点头回他,

“起来了起来了!”

“收拾一下,到前厅来。”

夕家老爷转身去往前厅,夕月哆哆嗦嗦贴在小乙旁边,二人一起跟在后头。夕月这小院是个院中院,鱼池假山皆是小巧玲珑,别致得紧。昨夜听夕月说来,平日里,也只夕老爷、师傅、还有几位远近闻名的教书先生能够进这院子,除此之外,极少人来,因而这里多数时候只是她一个人的小天地。下人们平日里不让进来,就连饭菜也只由师傅亲自送来,偶有节日时分准许前来安置果品、装饰屋瓦之类,非有要紧之事,不会留在这院中服侍,等候差遣。不过夕月也没太多空闲时间,各类书卷堆得老高,她倒还算机灵,大都学了个马马虎虎。

三人来到厅内,桌椅之上早已置好了茶水,夕老爷端起来,又放了下去,应该还热得很,他眼中有些怒意,脸色却是一点没变,

“你俩谁来说?”

夕月挪了几小步,让小乙挡住她一半身子,

“爹爹,我来说。”

夕月刚要说,夕老爷却是打断她,道,

“还是这小子来说!”

夕月嘻嘻笑了两声,轻轻闭上双唇,眼中满是期待。小乙把心绪调整一番,这才把自己昨日经历说了一遍。夕老爷也是偶尔立下眉毛,或是动下嘴角,小乙完全看不懂他,也只好实话实讲,不敢有任何隐瞒。夕月听他说得一本正经,也是忍不住笑出声来,可被夕老爷用眼一瞪,也就不敢再造次了。

“听你说来,这小子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按理来说应该不至于,我有眼线不时跟我汇报,难道也被人家收买了?”

夕老爷有些不敢相信,小乙回他话来,

“我对天起誓,这事千真万确!第一眼见到他,他双腿之上分别坐着一女,长得一般无二,听他说话也是极其下流,不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夕老爷点点头,忽然双眉立起,

“嗯?!你就是可托付终身的?”

小乙被他问住,支支吾吾道,

“我,我和月儿,我们,我们之间没什么的!”

“哼!还月儿,叫得挺亲热啊!”

夕老爷端起茶碗,小乙看他架势,只怕随时要砸将过来。

“爹爹!小乙哥是个好人,他可帮了我们大忙!我和他呀,什么事都没发生,你放心好啦!”

夕老爷定力十足,马上恢复了之前模样,

“那小子现在在何处,把他拿来见我!”

小乙回道,

“那位前辈应该与我同伴一道,我这就回去把他带来!”

夕老爷瞪了夕月一眼,道,

“你小子就给我呆在这里,我闺女的清白坏在你手上,可不能让你就这样走了!”

小乙憋红了脸,他不知为何,在这夕家老爷面前,自己完全说不上话来。夕月站了出来,笑嘻嘻奔到夕老爷身边,拉住他手不住晃悠,

“爹爹!你别再为难小乙哥了!”

夕家老爷看来也是极爱这姑娘,思索了片刻,便道,

“你的同伴在何处,我把他们一同接来,若那小子真如你们所说,也是要多谢你们,没让我女儿毁在他的手里。哎,我当初也不知是怎么想的,白白忙活了这么多年,也害我女儿受了这许多的苦。”

小乙听他这般说话,也是替夕月高兴,她以后若能一直保持女儿身,那可真是因祸得福了。夕月围着夕老爷转圈,似个天真小孩一般,夕老爷笑得合不拢嘴,父女之情难用言语诉说。小乙心头暖意上来,却又想起了自己身世,慢慢低下头去。夕月见此情形,赶紧过来问询,

“哥哥,你这是怎么了,是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了?”

小乙轻轻摇头,笑笑,

“没什么,没什么。挺好的,我都挺好的!”

夕月笑得双眼眯成一条线,

“哥哥是怕月儿担心,嗯,月儿今日要亲自做上一桌好菜,让爹爹和哥哥一起品尝!”

夕老爷起身,说是要去接童陆等人,顺便给夕月准备食材。小乙万万没想到,这么大的事,在夕老爷面前,竟是这般轻巧过关了。夕月看出他心思,道,

“其实爹爹最疼月儿了,月儿要什么他都会满足,我想着他也是一见到我便想到了娘,还有我这么辛苦,他也总想要补偿于我!”

小乙点点头,

“看得出来,他是真疼你!”

夕月呵呵笑了起来,

“哥哥,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么!我特别傻,怎么找也找不到那骨剑!”

小乙想起当时情形,也不觉莞尔,

“当然记得,你一人叫了一大锅鱼,结果把鱼肉翻了个稀烂,却是一口没吃,还要把骨剑送给别人,还要去亲人家!”

夕月蹦跳着拍起手来,

“对呀对呀!我可是把脸面都丢光了,哈哈,不过它本来也不是我的脸面,丢就丢了吧!我要说的,也是这鱼骨之事。我回来之后问过爹爹,为何平日里我吃的鱼中并无鱼骨,爹爹说我很小的时候吃鱼卡住了鱼刺,差点没把喉咙扎破,从那以后,给我的鱼里就再没出现一根鱼骨鱼刺了!这剑骨我也经常拿来玩,不过都是早先就被取下来的。哥哥你说,爹爹还是特别疼我,对不对?!”

小乙点头道,

“自然是的,哪有爹娘不喜欢自己孩子!”

夕月跑进屋中,出来时带上一只檀香木盒,

“哥哥,你看你看,这盒里全是骨剑呢!我正想着把它们一个个用细线绑起来,做手串做项链,还要做一条漂亮的裙子,一动就碰得吱吱响!你说你说,会不会很好看!”

小乙笑笑,

“当然好看啦!月儿做的肯定很好看的!”

夕月呵呵笑着,紧紧抱住了那盒子。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