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六三

六三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那些个契丹人一见此等情形,也是急了,他们身下的马儿也是慌乱了起来,一个劲的踱步不停!他们也都被安排下了任务,若是保护不利,那可得遭受惩罚的!不过,大山已经说过自己来,他们此时再上,又是会影响到大山,最后,也只能守在边上干着急罢了!

七子睁圆了眼睛看向前方,那人慢慢把那背后的长剑拔了出来!哎,不对,不对,不是长剑,竟然是一把类似于长剑的锋利长刀!那长刀足有四尺长,七子真不知道,他是如何用自己的身体将其挡住的!此时,他双手紧紧握住长刀,比划到了胸前,瞧那姿势,想来也是用足了力气的!他身上散发来浓重的杀气,让这观者都无法喘得过气来!

七子不由得长出一口气,轻唤一声,

“大山哥,小心啊!”

再看大山这边,却仍只是傻呵呵的笑着,一手提着长棍,长棍的一头触到沙子里边,似乎根本就没有抬起的欲望那般!

那青衣男子大吼一声,刀飞快往上举起,而后急速下落,他的身子,也是直往前扑,直往大山而去!大山也是艺高人胆大,在那刀即将劈砍到头上之前一刻,方才在双脚连点,急急往后退去!那长从大山的眉尖下落,叫人看得心惊不已!就连哼哼,那也是用手捂住了嘴,不敢发声!

大山连退数下,那刀锋却是落到大山腰间之际,又是摇晃着刺了过来,大山的腹部,几乎没有任何防备,当真是凶险至极!不过,大山自然也是高手之中的高手,在那刀锋刚到之时,长棍竖着挡了过来,与此同时,身子也是顺势一转,让了开去!那刀势再次变换,可长棍已经挡在了前边,他这一刀,全力砍在了长棍之上!七子本以为这一刀没什么要紧,谁曾想,这长刀之锋锐可是大大的超出了他的想象!看上去没有十分用力,可砍到长棍之上,却也几乎把那长棍给砍断了,只留下一点点,算是保住了长棍最后的一丝尊严!

七子心惊不已,这棍子也是跟他好久,其坚韧程度,他还是颇有自信的,可是,那长刀轻轻一划,就差点儿把它给切断了,真是不可思议啊!同样,七子也很担心大山,对方一出手,他便看出了实力不凡,而且,他还有如此锋锐利器,真是太难对付了!而大山这边,却只有一根断了的棍子,又该如何抵挡呢!七子的手心出了好多汗,竟是连握也握不紧了!

大山见得自己的长棍断了多半,倒也一点儿不急,他迅速往侧方退走,让开了那方的下一招。而后他一手抬起了长棍,只听得一声清脆声响,那长棍竟是断裂了开来!七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也只见得大山手上一抖,便把那棍子给折断了!即便那棍子的横面只残存一小半,想要把它完全折断,也是不容易的,大山这轻描淡写一下,却真是叫人佩服得很!

大山手上的长棍,只保留着长些的那一半,这长度,倒是与对方的长刀差不离了!大山脸上仍是带着笑意,又听他如此道来,

“不错,不错,进步也是飞快的嘛!”

那人仍是板着脸,脸上红红,汗水也是沾了满脸!是的,他这一招一式,那可都是使足了全力,就这么几下,可就出了这么些汗,实在有些可怕了!反观大山,几乎就没动过几下,自然是不会觉得累了!而且,他还讲得出话来,语气颇为平和,七子见他如此,心也是放下了许多!

那人没有回话,又是接着攻来,又是直来直往的招数,斜斜劈砍过来,呼呼作响!大山则是从容应对,那半截短棍朝着对方的长刀,旋转而去,长棍在那长刀刀身上游走,最后压在了那刀背之上!嗯,这策略当真不错,对方的长刀虽然锋利,可这刀背,却是伤不到人的!大山手上用力,对方的刀势,略一改变,已然从自己的身侧划过!这个时候,那半截短棍却是突然放弃了防御,猛的直往前方捅了过去!青衣男子来势未减,这一下可真就要捅到他的心口了!

七子暗中替大山加劲,希望这一下便能杀伤到对方!可是,对方也不是简单人物,就此一下,又如何能够制止得住他呢!只不过,他的方法有些极端,自己未曾躲藏,却反倒是把身体给压了上来!他的手上,也未有停下,刀锋一转,又是朝大山腰部划来!七子看得心惊,这家伙,可是拼了命,要与大山来个玉石俱焚啊!不对啊,他二人不是认得么,本以为只是切磋,又怎会演变到以命相搏的地步呢!七子大惊不已,哼哼也是一样,那些个契丹武士,更是慌乱无比,弯刀握在手中,已然急不可耐要来帮忙了!

七子看大山的眉头亦是动了一下,而后,大山手中的半截棍子,又是迅速回收,斜斜压在了对方的刀背之上!那刀势立减,大山再借着对方力道,向后飞出一大步,对方的长刀又来,大山长棍连点数下,将对方的招式一一点开,这时看来,暂时应该没什么可怕的了!七子这一口气总算了呼了出来,再看哼哼,亦是有功夫眨眨眼了,而那些位契丹武士,原本紧张得嘴唇直颤,这时也能把嘴给闭上了!

对方一连数下劈砍捅刺,都被大山很轻松的化解,他的汗水,亦是飞散得到处都是,沾到了沙子之上,变成了点点小块!再看大山这边,只作防守,倒是显得轻松!只不过,对方的刀锋,也会不时砍到短棍上,在那上边划开了一道道口子来,长此下去,总会被对方砍烂的!当然,大山只守不攻,自然也是很难得胜的!

这一番对打,七子也是看得明白,那青衣男子,招式虽然变换极快,但是,整体而言,却也不过只是一劈一刺而已,在细节之上的处理,并不十分精细!虽是如此,但他小小的身体里边爆发出来的能量可是强大无比,再加上这长刀之锋锐,那也是极不好对付的呢!七子又替大山着急,希望他能早些出手,制服对方,免得这般耗下去,后来可能又会吃个大亏也说不定呢!不过,大山自有自己的想法,倒也不需别人担忧!

大山笑道,

“差不多了吧!”

那人提起了一口气,回道,

“要分个胜负才行!”

大山摇了摇头,突然,他加快了出招速度,更有,那短棍的使法,也是大有不同!只见大山双手紧挨着拿住这短棍,一连数下劈砍,后又一连朝对方身体捅了几下,哎哟,可是与对方的招数如出一辙!大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便把对手的招数摸清,还学得有模有样,当真是厉害得紧哟!再看对方,显然也被大山突如其来的招数给怔住,这电光火石之间,自己的防手亦是出了大问题,大山又是一连劈砍了数下,他也不得不退走避让,可他没能注意到脚下,那些个沙土不稳,脚下有些拌蒜,而正此时,大山以棍作刀,棍尖也已经捅到了对方的肚子!这一下看似轻巧,但七子知道,力道仍是不小的,正正捅到了对方,那也必是十分难受的!那青衣男子中招之后,又是往后急退了好几步,方才停了下来,片刻之后,长刀直插入沙土之中,直直跪倒了下去。一口鲜血再包不住,从口中喷涌了出来!再看这旁观的众人,见到这等场面,也都欢呼了起来,那些个契丹武士的弯刀,亦是在半空中不住的画圆!七子和哼哼,也总算是放下了心来!

大山胜了,他笑呵呵的走上前去,那半截棍子,也是被他扔到了一旁,到了对方眼前,又才道来,

“嗯,是我赢了!”

那青衣男子用手将嘴角残留的血迹拭去,抬起头来看向大山,回他道,

“是我输了!”

大山笑笑,慢慢伸出手去,又道一句,

“快起来吧!”

二人说话,也都十分干脆,似是一个字也不愿多讲!

青衣男子咬住了牙,放开了握紧长刀的那一只手,伸来握住了大山!七子知道,他应该也是怕自己另一只手沾过了血渍,用它不大好吧!大山轻轻往自己这边一提,便将他拉了起来!青放男子空出的那手,又从沙子之中取出了长刀,而后背到了身后。这一场大战,就此结束!

那些个契丹武士见此之后,也有很有默契的退了出去,很快,就不见人影了!这沙滩之上,也就只剩下了四人,那个青衣男子身上的杀气,也是减退得无影无踪了!

大山放开了青衣男子的手,慢慢走至海边,坐了下去,他用双手撑住身子,斜斜往后靠起,目光直视着远方。七子和哼哼也跑了过来,站在了大山的身后,青衣男子则是在远处坐下,他直立着身子,腿脚卷曲起来,任那双手搭在了膝盖之上。他后背的长刀,也是歪到了一旁,要不,怕是坐不下去了!哼哼见他这般模样,也是笑出声来!没有人说话,只是眼巴巴的看着远方,那海天交际之处,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楚,真不知有什么可看的!

良久,大山方才开口说话,

“我说,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

青衣男子又是待了好一阵子,方才回了话,

“我要回家去!”

大山又问,

“嗯,怎么回?!”

良久,青衣男子又才转过头来,回道,

“坐船!”

大山笑笑,又问,

“多大的船,能够经得起风浪么?!”

青衣男子回话很慢,七子和哼哼听着,也很是着急。不过,这一次,他倒是回得稍快一些,

“有大船,这个时节,应该会好些的!”

七子心想,这是即将入冬了,大海之中的波浪,或许也较之夏日会平静一些,再有条大船,出海远行,该是十分容易了!

大山不住点头,又道一句,

“哦,这样最好,这样最好!嗯,那什么时候走?!”

安静了片刻之后,青衣男子回了话,

“待会就走!”

他说这话时,还是有些伤感的!七子心想,他在这地方住了多年,怎么也会有些感情的!看得出来,他不是本地人士,家乡离着此处,或许也有千里之遥,要不,又怎会留在此处为么些年呢!

大山咦了一声,又道,

“哦,那我今日还真是来得巧了!”

青衣男子回道,

“我等着你,分出高下之后便走!我为了胜得过你,也是专做了这把长刀,以为可以用它来战胜你。可是,你比当年强了太多太多,我这些年的努力,还是没办法缩小你我之间的差距!我输了,输得心服口服!真是应了那句话,无论你多么努力,也无法战胜那个天资更佳,而且,比你还要更加努力的人!你,我这一生一世,都无法超越!”

大山笑笑,回他,

“为何一直想要超越呢?你可知你差在哪儿么,跟你说实话吧,就差在你的内心!你太想要赢了,始终想着要赢,可是大大的分散了自身精力!从你自创的战刀刀法来看,变换虽多,却始终无法摆脱固有的模式,我多看几眼,也能学得七七八八,这样的刀法,确实是可以有更多改进的可能!”

大山的话,七子也十分赞同,七子学艺不久,也能看得出来,这青衣男子也算得上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他却没能发现,或许也是因为把自己陷得太深了吧!

青衣男子低下头去,思索了好一阵子,而后点下头来,回道,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懂了,我懂了!谢谢,谢谢!”

大山又道,

“这个无需谢我,都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

青衣男子看着远方,那海天之间的迷雾,慢慢的散开了去,他就此观瞧了良久,又才讲出话来,

“可以回家了,真好,可以回家了!”

大山笑笑,盘腿坐下,扔着沙子玩耍,又道,

“去吧,去吧,把你的梦想,也一齐带回去吧!”

青衣男子慢慢站起身来,长刀这时也终于恢复到了原位。他眼望着茫茫海面,怔怔出神,良久,方才又道,

“我这就走了,后会有,哦,还是后会无期的好!”

大山不住点头,又从那沙子里边摸出了一个小石头,他把那石头扔到了海水里边,回那青衣男子,

“嗯,如你所愿,还是后会无期的好!”

七子一直盯着那青衣男子,他听得这话之后,嘴角竟是往上一扬,呵,他总算是真心笑了一下,实在是难得!

青衣男子转过身来,又道一句,

“走了!”

大山也没看他,随意回了一句,

“走吧!”

而后,青衣男子迈开了步子,踩踏着沙子而去,留下了一串颇为规整的足迹!七子觉得他有些古板,可是,却也没有那么让人讨厌!七子坐到了大山的身边,轻声问他,

“大山哥,这家伙实力非同一般,可是,他一心想要赢你,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把自己禁锢住了吧!”

大山笑笑,回他,

“哎,别说,你讲的这个,还真是有些道理的!”

哼哼靠近过来,笑着说来,

“得了得了,就像你懂似的!咱们啊,还是早些寻个地方歇脚才是,再有啊,我这肚子,也是饿得很了,再不吃些好吃的,可就真要找我麻烦了!”

七子笑道,

“你啊你,就只知道吃!”

正说着呢,远远的有两人往这方跑了过来,七子看得清楚,那二人双手可都挂站篮子,呵,谁见着他们,也都能猜得出来,二人这是送吃的来了!哼哼见此,也是得意的大笑起来,又道,

“哎哟喂,你看看,人家萧太后想得多周到,这吃的喝的,可不立马送过来了么!真好,真好!”

七子也道,

“哎,这一路之上,可是什么都不缺,想想看,有时也会觉得无聊!”

哼哼呸了他一口,又道,

“得了吧,有吃的就不错了,谁还管它无聊不无聊!”

说着说着,那二人已然靠近了过来,二人跑得太快,额头之上也是冒出了不少汗来!见得三人之后,立时把东西送上,而后一人解释道,

“三位,有位客官点了酒菜,说让送到这里来,我想,应该是你们的吧?!”

哼哼想都没想,便道,

“当然是我们的啦!”

她伸手过去,接开了一只篮子,里边有几小坛酒,外加几叠点心之类,能够在这样偏远的地界,吃上这样精致的小点,实在是难得很呢!她又看了看另外几个,多是肉食,分量十足,怕是够三人吃上一日的了!

那二人笑看着哼哼接过了酒食,于是往后退出两步,又才道来,

“三位慢用,我们这就先下去了!”

哼哼突然讲出一句,

“喂,这里边会不会有毒?!”

那二人大惊失色,立时摆起手来,回道,

“姑娘说笑,说笑,这里边怎么可能会有毒呢,怎么可能会有!”

哼哼双手叉腰,一脸的严肃,又道,

“这可说不准呢,说,是谁让你们来害我们的!”

那二人大急,忙着解释,

“姑娘,你这话怎么说,我们又怎么会下毒害人呢!”

二人脸色铁青,哼哼却又突然咧嘴笑开,指着二人笑出了声来,

“哈哈,哈哈,看吧你俩吓得!我呀,跟你们开玩笑呢,去吧去吧,这里没你们事了!”

那二人听得此话,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二人连连朝三人赔笑,慢慢退了出去。离得远些之后,方才迅速转身,跑了开去!哼哼看他二人模样,又是大笑起来,良久方才停下!哼哼回头,把篮子摆开,放到了二人身前,大山七子也都看了看,呵哟,准备得可是充分,想来,能够在这地方寻到的最好的吃食,也全在这里边了!

七子笑呵呵道,

“哎,还真是不错哟!”

哼哼回他,

“萧太后出手,又怎么可能差呢!”

七子拿了一块肉来吃,回她道,

“也是,若是太过寒酸,倒是有些失了面子!”

大山却是先拿了酒出来吃,一口气吃掉半坛,方才又接着说话,

“这个嘛,又怎么可能是太后大人准备的嘛!”

哼哼和七子立时停下,嘴里包着东西,却是没能问出话来,大山笑笑,又道一句,

“这个嘛,明显是刚才走掉的那家伙让人送来的嘛!呵,这家伙倒也得不错,不仅置办好了大船,还能随随便便请吃这么一顿,还真是不错!”

七子哼哼一回想,这才又明白过来,哦,是啊,应该是那人了!只不过,那家伙还真是有一些不大通礼数,按礼说来,你请人吃喝,也得亲自陪着啊,这样叫人送来给三人,又算个什么事呢!

七子轻声问话,

“大山哥,他说要走,也不用这般急吧!”

大山笑笑,回他,

“早走晚走,都是一样,什么时候准备好了,那便走了,没什么可说的!”

七子不大明白,不过还是点下了头来!他正欲再问,却是见得远处有条船儿沿着海岸线,正是在往三人这方过来!七子立时站起了身,往那方张望!嗯,那船儿看上去虽然并不十分宽大,但用料十分讲究,应是也十分结实的!那船头之上,站着一人,真是没有任何的改变,与之前见着的一模一样!呵,可不就是那青衣男子么!哼哼看到他,也是颇为兴奋,挥手朝他大喊,

“喂,谢谢你的酒肉,谢谢你的酒肉!”

那船已经靠近过来了,对方应该也是听到了这话,只不过,他还是直愣愣站着,根本就是无动于衷!哼哼热脸贴了冷屁股,把嘴歪到一边,又是坐了下来!

七子笑呵呵看着那船,船儿放慢了速度,那人的衣衫,也是随着细微的海风飘扬,手里的酒,也是握得极紧!说来也怪,那家伙身边,可是各摆了一个巨大的花盆,花盆里边似乎种了些什么东西,不过,离得稍远,也是看不大出来!七子正欲再讲,那人却是突然把酒拿了起来,哎,这是在向这边敬酒呢!

七子看了大山一眼,只见他也端起了酒坛,朝那方比划了一下!而后,对方抬酒便吃,一连三次,干脆而又利落!七子心想,这一连三下,莫不是也把自己和哼哼也给算了进去!正欲拿讲,看是不是也回敬他一个,可是,酒才拿起,那家伙已然把酒坛扔到了海中,转过身,走进了船舱之中!七子直愣愣站着,不知如何继续!再看那船,转过头去,缓缓驶入了深海之中!

大山拿起酒来,把那坛中剩下的酒全一口吃完,他侧躺下来,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拿了一块羊肉,一边撕扯,一边说来,

“这么多年过去了,可当年发生的那些事情,仍是历历在目啊……”。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完美世界武炼巅峰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超神机械师一念永恒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