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下电子书
  2. 逐尘录下载
  3. 逐尘录
  4. 十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身犯险不弃不离

十四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身犯险不弃不离

作者: |返回:逐尘录TXT下载,逐尘录epub下载

众人回头,只见一老汉缓缓走出,青衣长袍,面色寡淡。夕月大声叫喊,

“师傅!师傅!”

众人也都认识,正是夕月师傅!众人只知他有些笔墨,平日里也极好相处,可又怎能猜到他便是那人口中的三长老。墙上之人收好武器,站起身来,

“三长老,我们在外恭候,门中巨变,请速速跟我等回去!”

夕月跑到她师傅面前,拉住他衣袖不放,道,

“师傅!师傅!你怎么成三长老了?你别走,月儿离不开你呀!”

师傅拉着月儿,极是爱怜,一个老汉竟是哭了鼻子,他哭了一阵,这才说话,

“月儿不用担心,师傅去去就回!”

夕月不是傻子,她疯狂摇头,

“不!不!这些人这么凶,定然是有所图谋的,师傅又怎能说回就回!我不让你走!不让你走!”

师傅摇摇头,把她头顶散乱的头发一根根收拢理顺,然后走开两步,仔细观瞧,觉得不满,又上前整理,如此几次,方才满意。

“月儿放心,师傅没事的!我呢,还有些利用价值,他们绝计不会对我怎样!你呢就乖乖的待在家中,跟着这黑小子好好过日子!我刚才亲见,这小子不错,是个靠得住的。”

师傅伏到夕月耳边轻声道,

“月儿你得用点心,这小子心头还有别的姑娘,必要时用些手段!师傅教给你的,你都记下的吧!”

夕月听他这话,有些羞赧,

“师傅!”

小乙有些慌乱,师傅拉着夕月来到他身边,伸手过来一把将小乙手中棍子夺下,丢在一旁,然后轻轻将夕月纤细小手放在他手心。师傅把二人双手叠在起,小乙想要抽回,却被他死死按住,师傅语重心长道,

“月儿就交给你了!你若不把她照顾好了,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小乙眼角余光看到白青童陆,白青怒气冲冲,童陆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他不知如何回话,却听夕月哭笑着回道,

“师傅放心,我们都会好好的!”

师傅叹了几口气,这才放开手来,朝那墙顶众人挥手,道,

“走吧走吧!”

他开门出去,右手食指指天,轻晃两下。那几十人跳下墙来,齐齐跟在身后,转过巷口便消失不见。

夕老爷哼哼两声,把那棍子狠狠摔在地上,

“关门!”

说完,他转身进了大堂,在主位之上坐了下来。众人跟了进来,小乙放开夕月双手,慢慢移到白青这边,白青生着闷气,转头不再看他,童陆直乐得弯下腰来。夕月则是嫣然一笑,回到夕老爷身边去了。夕老爷大口喝茶,又把茶叶吐回碗中,喝道,

“是谁走漏了消息!是谁!”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胆敢再说一句。

“他在我府上十多年,一直无事,怎会突然走漏消息!”

童陆好事,举起手来,

“夕老爷,我问一句?”

“说!”

“夕老爷您怎么知道是这府里人所为?”

夕老爷一拍桌子,怒道,

“若非如此,消息怎会流出!”

童陆笑笑,

“既然他已经在府中多年,应该也与众人相熟!早不出事,晚不出事,恰恰在这大婚之后出事,难道您不觉得蹊跷么!”

夕老爷身子一颤,冷静下来,

“你继续说来!”

童陆很是得意,大摇大摆来到场中,小乙很想给他屁股上来上一脚,听他说话也是浑身不自在。

“夕老爷,这人身份只有你知对不对!刚才听夕月说话,也能猜到一二。”

“确是如此,月儿并不知晓。”

“嗯,依我看来,这马官儿家最是可疑!您这移花接木之计,哎,怎么说才好!不提它不提它!这马官儿成婚之后,顺理成章成了您的儿子,可这家产仍是会交于夕月,不知是与不是!”

夕老爷点头,童陆又道,

“我们也先行审过,觉得这人心术不正,他又怎会甘心被夕月压制!若是你们都没了,这马官儿只是换个名字,喏大的家业,啧啧,就归他一人所有了!”

众人一听,恍然大悟,夕老爷不断点头,

“但这马官儿家,又怎会知晓月儿师傅便是他们要找的人!”

童陆卖个关子,清了清嗓子,小乙都看不下去,对他做了个鬼脸,白青一直不理小乙,小乙也只好陪在身边,闭上了嘴。

“夕老爷应是信得过对方,这才定下此计,因此马官儿家知晓此事的应该不多。不过人嘛,总会有疏忽的时候,或许是酒后失言,或许是梦中妄语。马官儿家虽然离得远,但夕月每次出门,总会遇上些路人吧!谁又能保证没人见过正真的马官儿?这两人长得一般无二,怎不让人起疑?”

“继续讲来!”

“夕老爷不要着急,嘿嘿!我猜想,这马官儿本来等着‘嫁’到夕府来,换个身份继续逍遥。哪知夕老爷心疼夕月,还是定期放她出门玩耍,也因此埋下了隐患。夕月出门总得以面示人,于是只有扮作马官儿的样子,这样才不会让仆人们发现问题所在。马官儿知道还有一个自己,便猜到了一切。易容之术这般高明,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这小子只怕也是从这入手,查明了夕月师傅身份,也正是利用这点,才请来这一群好手助力。”

“说的有理!不过又是何人在为马官儿办事!”

“夕老爷,若我猜的没错,马官儿家也有你的眼线,并且不止一个!”

“确实如此,你倒聪明的很!”

童陆抱拳笑道,

“过奖过奖,只是有些小聪明罢了!虽然不知其间发生何事,但也能看出马官儿家着实太不可靠。你那眼线只怕早已变节,马官儿才这般肆无忌惮!夕老爷,以后识人用人还得当心啊!”

夕老爷理了理童陆之言,不住点头,

“若真如你所言,倒真是我自己的过错!哎,还好今日没出大事,否则以后如何对列祖列宗交待。”

众人相互探讨,议论纷纷。门外又有人大喊起来,

“老爷开门,官兵来了!”

夕老爷站起身来,向旁边人示意,那人下去张罗,夕老爷则自己前去开门。大门一开,门前兵士足有五六十人,排列整齐,雄壮威武,带头一人迎上前来,抱拳笑道,

“夕老爷,看来你已经把事摆平,我们白跑一趟啦!”

夕老爷轻轻扶住那军官两臂,笑道,

“哪能让各位兄弟白白忙活!”

有人端上掌盘出来,盘上用红布盖上,夕老爷笑着接过,送到那军官手上,军官手掌按在盘上,摇头道,

“这怎么好,怎么好,兄弟们可什么都没做!”

夕老爷把盘子轻轻向他那方推去,又道,

“昨日小女大婚,兄弟们辛苦,没能过来热闹。这点小意思,便是感谢众位兄弟为我雅州百姓作主,保这一方水土安宁!”

那军官大笑起来,

“夕老爷太客气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替兄弟们收下了!来来来,谢过夕老爷!”

“谢过夕老爷!”

众兵士齐喊,倒是响亮得很。

“好说好说!”

那军官凑到跟前,低声问道,

“不是说大公子成婚么,怎么变了?”

“这事一言难尽,我让人备上酒菜,兄弟们一起坐坐。”

“不瞒您说,我们这还有任务,吃喝就免了,下次我做东,夕老爷可要赏脸哟!”

“一定一定!”

“那我们先行告辞。”

“好,好,兄弟们慢走!”

那官军带着众人匆匆离去,夕府中人又依次回到大堂之中。夕老爷正欲发言,这门外又响起敲门声,他用力跺脚,却咬牙平静说道,

“快去开门!”

小仆开门去了,众人又移步到院中。开门一看,却是另一波江湖人士,服装统一,也都不是普通习武之人,带头那人彬彬有礼,抱拳问道,

“夕老爷多有叨扰,我等听闻三长老在你府上,特来迎接,还请老爷行个方便!”

众人大哗,怎的又来一波。这人落落大方,不似刚才那位咄咄逼人,夕老爷迎上前去,说道,

“刚才已有数十号人前来要人,还与我们动上了手,我这些手下吃了兵刃之亏,他为保全我等,便随他们去了!你们来晚一步!”

那人也似知晓一般,并无太多喜怒,再次抱拳,道,

“夕老爷多有打扰,我们这就追去,三长老在您府上多年,我们下次再来谢过!”

夕老爷拉住那人,问道,

“那些人会如何对他,他现如今就一普通老汉,如何再受得了那许多折磨!”

那人回道,

“门内之事,恕我不能多言,夕老爷放心,我等定会拼死力保三长老安全!”

夕老爷微微回头,片刻便有人端出了掌盘。

“我与他这么多年交情,必然也要出些力的。需要用到钱的地方还多,把这些银子拿上!”

那人也不客气,接过银盘,回道,

“多谢夕老爷,我们自当全力施救!”

说完便走,十分干脆。

童陆轻声问小乙道,

“小乙哥,你可知这些人是出自何门何派,真是厉害得紧!”

小乙还未答他,旁边小仆开了口,

“我听说啊,十多年前,北方天台山上兴起一股势力,到如今盛极一时,在这雅州一带也颇有影响。人说盛极必衰,他们内部也慢慢出现了问题,听说分成几派,相互看不顺眼,也不知到了何种地步!依我看,今日这两波人便是来自天台山!”

童陆看这小仆懂事,轻轻拍他后颈,问道,

“那是什么门派!”

小仆嬉笑回道,

“齐天门呀!”

童陆皱起眉来,自言自语道,

“齐天门,齐天门!啧啧,这名字取得太大,一点也不低调!只怕也快要散伙啰!”

小仆脸色一变,食指在嘴边比划,

“小心些,咱们雅州城中也时常会有齐天门的人,被他们听去,只怕要惹上麻烦!”

童陆一把将这小仆搂住,笑道,

“你很不错呀!叫什么名字,我让姑爷小姐以后多多照顾下你!”

小仆嘿嘿笑道,

“小子于果,多谢小哥了!”

小仆偷偷看向小乙,小乙向他尴尬一笑,他便心花怒放,乐得合不拢嘴。

夕老爷回到院中,家仆便要关门,他大手一挥,道,

“今日多事,门不关也罢!”

果然关不得门,这外边又来人了,只见一人连滚带爬奔了过来,大喊不好,

“老爷老爷!咱们赌场边上的布店被官军查封了!”

夕老爷赶紧上前,问道,

“怎么回事,别急,慢慢说来!”

那伙计喘匀了气,这才说道,

“说咱们掌柜的是那邪教中人,官军一进门便将他抓了起来,我见形势不对,赶紧过来禀报!”

夕老爷眉毛上扬,道,

“邪教中人?!什么邪教,你可知晓!”

那伙计不住摇头,应该知道的也就这些。

“你先下去吧,这事我自会找人处理。”

小乙几人听这邪教二字,心头都咯噔一跳,莫非那拜火教之事已然被人发现,这官军正在四处搜捕!小乙心中着急,望向童陆白青,三人目光相对,便已然商量好了。小乙来到夕月这边,对她说道,

“我们还有要事需办,这小和尚法号圆心,就托你照看了。他性子温顺,很容易相处的。”

夕月走到这边,拉住圆心手来,圆心有些紧张,又把手缩了回去。

“圆心呀,你就跟着这位姐姐,我们办完事再来接你!”

圆心也知事情紧急,乖巧来到夕月身边。

夕月看着小乙三人,笑道,

“你们快去快回,我去备些吃食,就在院中等你们回来。还有,可得小心一些,今日有些不太寻常。”

夕月极是温柔,童陆正想打趣一番,又见白青低头玩着手指,兴致不高,这才闭嘴不言。夕老爷回房去了,小乙看出他刚才用力过猛,伤到了手臂,夕月没看出来,拉着小和尚后院去了。

小乙三人出了门来,最先想到的,便是那童西来。一路小跑过来,怎知这边早有三五官兵守卫,看这情形,拜火教多半已经暴露。三人躲在远处观瞧,那几人不时回头朝里看去,里边应该还有官军。

形式危急,小乙拉过二人,镇定了情绪方道,

“陆陆,你刚才有没有算过他们什么时候集会!”

童陆低声道,

“他们十日集会一次,今日正好是那集会日。我来的时候就在想,布店掌柜和童西来他们只有闲暇之时才能参加集会,在此处被抓也是正常。藏得这么深,还是被发现,看来这官军早就布置了天罗地网,要将拜火教一网打尽!现在可真是危险了!”

小乙同意他的看法,

“陆陆和我想的一样,你带着青青去找条小船,藏到这大船下边,咱们一会去那水洞。我先到这里边看看,很快便出来与你们会合。”

童陆带着白青绕道找船去了。小乙潜藏下来,从水边摸到了船上。来到舱内,只觉空空荡荡,四处寻来,才在一间客房之中寻到人声,

“这城里还有多少人!快说!再不说,便将你这身皮给扒下来!”

“啊……”

“啊……”

一阵嘶嚎,痛彻心扉,应该是被人用了刑。小乙咬紧牙关,挤到了门口,房门未关,他推门而入,只见得童西来二人被绳绑住吊了起来,浑身是伤,血流满地。三位官兵正想着如何施展厉害手段,也是不防有人进来,回头一看,竟是一位蒙面侠客。小乙来势极猛,右臂斩下,砍到一人肩头,这一击力道十足,那人双腿支撑不住,直直跪了下去,再看这人,已被击晕,再无还手之力。另两位官兵挥动着刑具攻了过来,小乙左侧一闪,躲过了那夹棍,右手顺势一拧,扣住那人双指,轻轻一用力,便将那东西夺了过来,他气不过,转身制住那人,将他十指放入夹棍之中,接下来便是那人撕心裂肺的叫喊之声,比刚才童西来二人的叫喊之声还要大上许多。另一人见状,心知不是对手,正欲开口叫人,怎知小乙鞋底飞至,打得他鼻血直流,小乙飞身过来,把那臭鞋塞入那人口中,再看鞋的主人,早已痛晕过去。

童西来二人半睁着眼,口水混着鲜血流了一地,小乙不忍,轻轻将他们放了下来。二人看小乙取下面巾,不住轻唤,童西来抓住小乙,死命摇晃,道,

“快!快!今日正是集会日,快去通报给大人!”

小乙还欲给二人治伤,那童西来干咳起来,痛不欲生的喊道,

“小乙!不要管我们,求求你了!快去!快去!求求你了!”

小乙心想二人伤得这般重,若不及时救治,很难活命,可二人如此坚持,又让小乙十分为难。他不敢多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给二人包扎好伤口,然后用被子裹好,开门出来。二人无力抵抗,被捂在被子之中,只觉得上下颠簸,不知到了何处。

小乙对这大船极为熟悉,顺着绳网下到了青衣江中,童陆白青的船早已等在那里,小乙翻身上船,接过撑竿用力一推,小船行得极快,不多时便拐过水湾,再不见那大船了。小乙让童陆解开床被,二人虽然开不了口,但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小乙长舒一口气,说道,

“还好大船上没有其他人,那些官兵也不太上心,这才让我们有机会逃出。我救他二人之时蒙住了面,应该没被官兵记下面容。对了,青青,我那长棍和包袱呢!昨日清早,葱头前辈离开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了。”

白青知道不是跟他生气的时候,赶紧回道,

“葱头前辈一直背在身后,就像你平日里一样,说是怕丢了,对不住你。他还说,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定会报答。”

小乙心想,若是趁手武器在手,自己的信心也要足上几分,他思索片刻,又道,

“陆陆,青青,待会找个浅滩,你俩带着他们上岸,我自己去那水洞便是,若真是动上了手,保全自己应该也不是问题。”

童陆大声喊道,

“小乙哥,你可千万不要逞强!安排好他们之后,我便去寻那两位前辈,若是有他们在,胜算也要大上许多!还有,你现在没有武器,把我这匕首带上!”

三人都知这是最佳方案,约定了集合事宜,童陆白青寻了个僻静之处,带着童西来二人上了岸来。

小乙一人行船,飞速前进。

大家还在看:大奉打更人轮回乐园完美世界神秘复苏夜的命名术剑来左道倾天第一序列诡秘之主

回到顶部